第97章 凤火燎原!(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洞穴干燥而寒冷,穴口的冷风因为有着精神屏障的缘故而无法吹进来,倒也让温度不在下降。

现实世界里,紫冥正在用精神力替少女稳住因为受了重伤而有些溃散的神魂,使得伤势得到了稍稍的稳定,不会再加重。

然而不光紫冥焦灼万分,七玄空间内的剑灵也是急得跳脚。

作为凤璃剑的剑灵,若是剑主失去了意识,那么七玄空间和外界的通道就会封闭。

他虽然有办法就卿云歌,但是奈何他根本出不去,被封锁在七玄空间之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面色苍白的少女躺在地上,却没有任何办法。

然而,就在一灵一兽都快急疯了的时候,却都不知道,他们的主子此刻却在精神之海的深处。

卿云歌有了意识后,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醒过来,而是来到了那日成功地接受完凤璃剑传承后,学习《凤天诀》的地方,她第二次看见了那个神秘的红衣男子。

男子剑眉英挺,双眸如火炽烈,身姿高大,带着一股狂傲不桀的气势。

他手持一把三尺青峰,站在那里,岿然如同万丈高山,使人新生敬仰。

“你……是谁?”她好不容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忽然脑子一阵发蒙。

仅仅只是三个字而已,却让她的精神力几近耗空。

“云歌丫头,别说话了。”红衣男子见状,无奈地笑了一笑,“你本来就身受重伤,再这样耗用精神力,可就真的要醒不过来了。”

卿云歌甩了甩脑袋,才将那种眩晕的感觉甩除。

听到男子说如果再开口会耗用精神力,她索性直接闭了嘴,不再多说一个字。

虽然她的精神修为已经进入了纵观境,但是似乎在这个地方,她依然不能很顺利地说话。

她知道眼前的人不会伤害她,所以就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听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说来你倒还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每次对战从来都是越阶。”红衣男子摇了摇头,失笑道,“如若不是《凤天诀》的话,你这样乱来,早就要没命了。”

听到这话,卿云歌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她不得不承认红衣男子这番话确实属实。

可她其实也并不想进行越阶对战,她一个幻阶,在短短几天之内,就已经和一个冥阶,还有一个魂阶的人交了手。

虽然两次都幸运地只是受了一些伤,但如红衣男子所说,若她日后还经常碰见这些事,是真的要没命了。

“不过你的进步,即便是我,也不得不大吃一惊。”话锋一转,红衣男子不禁莞尔,“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达到幻阶四段,果然不愧是我的传人。”

我的传人!

闻言,卿云歌蓦地抬头,她有些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红衣男子,一时间脑海中思绪万千,也并不知道这四个字究竟意味着什么。

如果说那个神秘的青璃是凤璃剑的前任剑主,难不成眼前这个一直在她精神之海深处的红衣男子,竟然是第一代凤璃剑主么?

“小丫头,你很聪明,可是我并非凤璃剑主。”红衣男子微微偏头,双眸中似乎有着火焰在熊熊燃烧,他笑得时候唇边有着深深的笑纹,“你这次重伤,牵动了你体内的朱雀之灵,所以对你来说,不是祸而是福。”

听了这话,卿云歌的眸光微微动了动,心道,果然那日在东宫的那块朱红色玉石,就是传言中的朱雀之灵。

然而也只有那日她将朱雀之灵吞下后,身子有了巨大的变化,极致之火元素炼制的毒药被一朝根除,容颜也跟着一同恢复,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倒是没有感受到半点朱雀之灵的波动。

红衣男子看了她一眼,缓缓说道:“朱雀之灵,乃是朱雀的残骸所化,里面有着朱雀的力量,当然,就算你已经初步得到了朱雀之灵的认可,这股力量,你可能穷极一生都不一定能拿到。”

“朱雀之灵和朱雀的血脉有很大不同,可以这样说,有了朱雀之灵,没有朱雀血脉,也可以开启朱雀的力量,但是只有朱雀血脉,没有朱雀之灵,纵然能找到上古不死鸟之心,也是没有用的。”

闻言,卿云歌倒是松了一口气,她并不在乎自己能不能得到朱雀的力量,但是能让赫连笙离得不到,日后少了一个强大的敌人,也算是能了却一桩心事。

“不过小丫头,你可别放下警惕。”这个时候,红衣男子像是看出了她内心所想,慢悠悠地开口了,“如果身负朱雀血脉的人喝了你的鲜血,那么也算是得到了朱雀之灵。”

卿云歌:“……!”

喝她的鲜血?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想到这里,她不禁默默地在心里望了一会天,看来若是日后真的与赫连笙离对上了,一定要好好地保护好自己的血。

“本来朱雀之灵一直潜伏在你体内,但是现在因为你身负重伤,直接让朱雀之灵感受到了不安的因素。”红衣男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蓦然微笑起来,“所以你现在已经可以逐步吞噬朱雀之灵了,等到你吞噬完毕之后,没有赤色剑魂归位,你的火玄力依旧可以觉醒。”

那么如何吞噬朱雀之灵呢?

卿云歌樱色的唇动了动,但一想到自己不能开口,又无奈地闭了起来。

“哈哈哈哈……”红衣男子看到这样一幕,忍俊不禁,大笑出声,“别苦着脸了,等你的精神修为达到芥子境,你就可以正常地在这里和我交流了,倒时候你想知道的东西,都会一一揭晓。”

还要达到芥子境才行啊……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更加无奈了。

她现在才纵观境初级,要达到芥子境,恐怕还要修炼好久,等她达到芥子境,估计器殿和阵殿都被她打开了。

算了,本来修为这种东西不可能在瞬间就飙升到巅峰,她可以慢慢来,总有一天会达到的。

得之,她幸,不得,她命。

“不以得失而动心,小丫头,心性倒还真的豁达。”红衣男子赞赏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伸出左手,在空中虚点,缓缓说道,“那么现在,我来告诉你,如何吞噬朱雀之灵。”

只见那修长的手指在空中迅速飞舞着,红色的光从指尖缓缓倾泻而出,不断流动着,然后组成了几个大字。

卿云歌微微屏息,睁大双眸,定睛一看,才发现那几个大字写的正是——凤火燎原。

而下面还漂浮了十六个小字,四字一行。

凤啸九州,振翅飞天,红莲之火,可以燎原。

“这是一本火系玄诀,我从所有玄诀中挑选了一个最适合你的,你虽然现在没有火玄力,但是有着朱雀之灵,依旧可以修炼火系玄诀。”红衣男子写完最后一个字后,长袖一挥,收回了左手,才开口道,“它的品阶仅仅只有地品上级,可是日后,若是有机缘,是可以进阶的,至于最终到底能进阶到什么品阶,还是要看你自己了。”

听罢,卿云歌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而内心也隐隐有了一个想法,眼前的这个红衣男子,恐怕和凤凰一族,关系匪浅啊。

紧接着,便见那几个用火组成的大字,朝着她飘了过来,然后仿佛像是小孩子见到了美味的糖果,争先恐后地进入到少女的身体内,顺着血液,缓缓流进了丹田之中。

卿云歌的身子霍然一震,她感觉到整个身子都被烈火灼烧着,但紧紧只感觉到了热,并没有想象中的疼。

下一秒,她的脑海中便浮现出了《凤火燎原》的修炼功法来,脉络渐渐清晰,仿佛是与生俱来就有的一般。

她对这部玄诀,感觉到十分的熟悉,就像是在很久很久之前,她曾经修炼过。

虽然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对《凤火燎原》有着熟悉感,但这对她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情。

凭借着那莫名的熟悉感,她闭上眼睛,盘腿而坐,开始默默地感受着体内翻滚的玄力。

红色的光芒从底部爆发开来,逐渐攀升,逐渐将少女笼罩在内,周围的元素疯狂地翻滚着,都被吸收了个一干二净。

“又见到了《凤火燎原》啊……”红衣男子持剑站在那里,目光变得悠远而深幽,烈烈的赤光在他的双眸中倒映出来,辉煌而神圣,他轻声说,“希望你,不要再重蹈青璃丫头的覆辙了。”

“这样才能去神玄岛,了结多年的恩怨。”

“我也才可以,和她见面。”

……

与此同时,现实世界内,正在护法的紫冥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被另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给吞噬了。

它下意识地看向仍然躺在地面上的少女,却惊骇地发现,少女的身上不知何时腾起了一阵大火,那火将她的整个身躯都包裹在内,烈烈烧灼着,她的肌肤却没有半点伤痕。

“这是……”紫冥巨大的金色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看着这一幕,脱口失声,“神凤之火?”

一时间,明明并非实质的火焰,竟然让身为神兽的它都感到了畏惧,忍不住想匍匐在地,好似又回到了在幽冥森林的那一夜,那双炽烈的火眸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它,让它不由地感到惊惧。

玄兽之中,到了神兽这个层次,便会有传承记忆的出现。

紫冥身为九幽梦魇,虽然只诞生了不到千年,可是脑海中的传承记忆,却能让它知道不少东西。

它并不明白,一个人类身上,为什么会出现神凤之火这样的东西?

传承记忆告诉它,神凤之火应该在很久之前,神凤死去的时候,就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难不成……神凤当年竟然没死?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紫冥缓缓打了一个寒战,连忙把这个想法从脑子里逐了出去。

不可能的,神凤若是没死,早就出现了。

若是没死,神凰也不会自我封印,凤凰一族不至于避世不出。

可现在这一幕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为什么吾主一个人类之躯,会出现神凤之火?

怎么想也想不出个理所当然,紫冥只能沉默地站在那里,看着火焰在烈烈燃烧着。

浓烈的火光将整个黑暗的洞穴都照亮,仿佛黑夜之下的冰雪荒原中燃起了耀眼的明灯。

然而同样震惊的还有正在七玄空间内的剑灵,他虽然不能从七玄空间内出去,但外部世界的一举一动却依旧能清楚的知道,他自然也看到了少女身上发生的这一幕。

“这火……绝对不是普通的火。”剑灵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挠着脑袋观察道,“但也不是极致之火,嘶……怎么看着有点像神凤大人的本命火焰?”

想到这里,剑灵忽然打了一个哆嗦,一时间心情忽然激动地无法言语。

他是神凤大人当年身死之后,经过千年的滋养,才形成的一道灵体。

而今天再度看见神风之火,不啻于看到神凤大人再度出现那种震惊之感。

“难道说……神凤大人没死么?”剑灵喃喃,“可若是您没死,为何不出现呢?”

“没有您的世界,实在是太过荒芜了啊……”

……

意识依旧还在精神之海的卿云歌并不知道,此刻她身体上的一番动静引起了多么大的震惊。

她仍在修炼着《凤火燎原》,随着不断的修炼,她已经感觉到,体内沉寂已久的朱雀之灵正在被唤醒。

于此同时,一股本不属于她的力量,正在顺着经脉缓缓流动着,丹田一吐一吸,因为受了梦玉染一击的胸口处所堆积的淤血,也在这股力量下,被逼了出来。

只听“噗——”的一声,红裙少女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苍白的面色终于渐渐红润起来,呼吸也不再微弱,逐渐归于平稳。

紫冥看到这一幕,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不管吾主身上为什么会出现神凤之火,只要吾主的伤势能好起来,就是最大的幸运了。

“看来剑主大人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剑灵也松了一口气,紧皱着的眉头缓缓舒展而开,“果然是神凤大人在天保佑。”

精神之海深处,这时候,卿云歌已经成功地将《凤火燎原》融会贯通了,这部玄诀学起来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将它的威力成功地施展到最大。

她估摸着,自己现在就算释放出《凤火燎原》,燎原是不可能的,威力只有方圆十几米。

不过红衣男子也说了,这部玄诀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日后可以进阶,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如何进阶,但这也算一个好消息。

而学会了《凤火燎原》之后,卿云歌还惊喜地发现,自己的修为直接突破了两个段位,来到了幻阶六段的初级。

“咦,速度倒是要比青璃丫头快得很多。”见到卿云歌已经睁开了双眼,红衣男子微微一讶,继而大笑出声,“果然,我没有选错人,你确实是最适合凤璃剑剑主这个位置的人。”

闻言,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凝,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听见青璃这个名字了,但每次听见这两个字时,都有着宛若第一次听见的那种深深的冲击感,心脏仿佛被一*扑面而来的海浪吞噬,她站在大海中央,随着海波而剧烈浮动着。

可以知道,名为青璃的人,必然和她有着极度密切的关系。

然而这一切,都只能等到日后她的精神修为达到芥子境后,再来问眼前这个神秘的红衣男子了。

“好了,你该出去了。”红衣男子笑完之后,长袖一挥,便将少女直接从精神之海内送了出去。

离开之前,卿云歌听见那道声音淡淡地叹息道:“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话音刚落,下一秒,少女的双眸蓦地睁开了,玫瑰紫色的双眸忽然爆发出两道炽烈的红光来,红光所到之处,地面微微颤动着,然而不过一息,光芒就迅速地消失了。

卿云歌这才动了动有些酸麻和疼痛的身子,她呲牙咧嘴地揉了揉胳膊,小声嘀咕一句:“靠,真是疼死本姑娘了,梦玉染出手还真是狠,哼哼,不过姑奶奶没死成,等我下次打回来。”

然而这一句话要是被梦玉染知道,恐怕就算是有着当了多年上位者才有的沉稳心态,也要被气得不行。

因为先前打出的那道攻击,可是他主修的玄诀《梦》第一式——梦之碎魂,只要是修为低于他的人,都无法在这道攻击下活过来,结果这一次出手,不仅人没死成,反而还让那人的修为进了一步,传出去,要被所有人都笑话了。

此时的梦玉染并不知道卿云歌竟然没死,以他极为自负的性格,绝对不会料到,自己出手还能有活口,所以此刻已经回到梦家之内的梦玉染,很快就把刚才发生不久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主子!”剑灵在卿云歌醒过来的时候,就立马从七玄空间内跑出来了,然后连忙飘了过去,一把抱住自家剑主大人的大腿,就开始边哭边嚎,“主子你终于醒了,你吓死灵了,呜呜呜……”

卿云歌差点被某灵吓了一跳,刚回过神来,就听见这一声鬼哭狼嚎,脸一下子就黑了,她嫌弃地抬起腿,然后一脚把剑灵踹开了,冷哼一声:“哭哭唧唧像什么话,还是不是男子汉!”

羽毛看起来平常一个如此欢脱跳线的剑灵,搞这么煽情的一出委实是一种反差萌。

闻言,剑灵也不嚎了,他老老实实地说道:“不是,我只是个灵体。”

卿云歌被这无厘头的一句话直接气笑了,但这句话倒是没有什么不对,她颇为无语地看着此刻低眉顺眼的剑灵,挑了挑眉道:“行,那我以后就叫你羽毛小灵灵了。”

羽、毛、小、灵、灵!

一听到这五个字,剑灵整个灵都不好了,他哭丧着脸:“剑主大人别这样,以后你说东我绝不往西,一切都听你的。”

“哦?”卿云歌依旧挑眉,笑得邪肆,“你意思是你不往西你要往北或者南?”

剑灵连忙捂嘴,拼命摇头:“不不不,主子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乖。”卿云歌调戏了一把某灵,心情很好,然后偏过头去,看到还守护在一旁的九幽梦魇时,眼神一下子柔和了起来,她伸出手揉了揉它的头,低声道,“辛苦你了,紫冥。”

紫冥眯着眼,蹭了蹭少女的手,温顺地低下头来,声音暗沉:“吾主你没事就好。”

说完这句话,某神兽摇了摇尾巴,金色的眼珠转了转,瞥向了一旁的剑灵,神情得意,似乎在说,你瞧瞧咱俩的区别待遇。

看到了这个目光,剑灵嘴角不觉一抽,他翻了个白眼,瞪了回去,哼哼两声,心说瞧你那个小样,本灵跟着剑主大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不管怎么说,肯定是本灵在剑主大人心中的地位要高于你这个小梦魇。

“好了,我的伤势也并没有什么大碍了。”卿云歌并没有发现一灵一兽此刻正在无声的争论着,她望了一眼洞穴外的天色,又结合了一下自己的体力,估摸着自己大概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

那么,距离四灵学院开启,还有不到七天的时间,得赶快加紧了,否则若是因为错过了考核时间而没有进入四灵学院,那可真是冤枉得无法可说,要是容瑾淮知道了,估计要笑死她。

“再休息一天,我们就启程吧。”她又盘腿坐了下来,摸了摸自己有些干瘪的肚子,然后对着九幽梦魇说道,“紫冥,你出去抓几只低阶玄兽回来吧,我有些饿了。”

“遵命,吾主。”紫冥点了点头,然后张开翅膀,飞出来洞穴。

飘在一旁的剑灵得意地哼了一声,心说果然还是本灵深得剑主大人青睐,此等跑腿的低等活,剑主大人都不会让自己去做。

然而,还没等他得意一会儿,只听见坐在那里的少女又开口了,空灵清澈的声音淡淡道:“羽毛,你去砍点柴回来,然后生一下火,我感觉这里有些冷。”

剑灵:“……”

见鬼,他一个灵体怎么砍柴?难不成用神魂之力?

果然不能对剑主大人期待太高,他想着,看来只能剥削一下那只小梦魇了。

……

七天之后,中州界,四灵学院。

此刻正值六月,季节刚刚入夏,太阳却已经有些毒辣了,烈烈的阳光将大地烤得灼热无比,仿佛白色宣纸上用朱砂笔点染出的朵朵桃花,又似大团的火,灼烧了整个苍穹。

骄阳之下,有一条长河,几缕淡金色的光落在上面,宛若轻纱缦笼,水面泛起浅浅的花浪,波光粼粼,一碧万顷。

而在长河东侧的不远处,矗立着一座庞大宏伟的城池,城门前有数十名侍卫把守,他们手持长矛,身姿挺拔。

城池上每隔五米便有一面旗子,上面用烫金色绘着一个“灵”字。

风自西北呼啸而过,数百面旗子同时在空中翻滚,仿佛雷声轰鸣,不绝于耳。

这就是四灵学院,不论时代如何变迁,万年来它一直矗立在这里,仿佛英勇的禁卫军,守卫着整片混沌大陆。

城池前早已云集了数万人,他们在城门前排成了一条长长的队伍,脸上的神色皆是激动不已,毕竟马上就就可以进入他们一生向往的地方了。

巨大的城门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缓缓打开,紧接着,一道冷冷的声音从那扇门后方传来,声音不大,但带着极强的穿透力,震动了所有人的耳膜。

“考核开始。”

众人皆惊,要知道前来的人员,实力都不会在幻阶九段之下,更不用说还有被家族和宗门派来保护他们的护卫,有甚者实力甚至达到了灵阶巅峰,可这道声音却让他们都感到了深深地惊惧。

“莫非这道声音……乃是四灵学院的院长?”

提到这个名讳,众人的神色更加激动了,谁人不知道四灵学院的院长影溶月足以称得上是人族之中,修为第一人,然而其真实实力,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

因为从她的对战记录中得知,对付冥阶,她能刚好打赢,对战灵阶的时候,也是略胜一筹,然而等到了有魔阶修为的人打上门来,她依旧只是在战斗中高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所以有人猜测,四灵学院的院长影溶月本身的修为就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可以随便变幻。

但不管其真实修为如何,影溶月的威望,绝对算得上是混沌大陆的前几。

有她在,四灵学院才不会倒。

也是因为她,每五年的一次学院大比,四灵学院才能和兽族的卡撒学院、精灵族的月神学院和羽族的风羽学院相抗衡。

前来参加考核的人都不禁为这道声音所震慑,他们都不觉挺直了身子,希望能进入四灵学院,得见这位神秘的院长一面。

然而据传言,只有四灵学院中排名前十的学员,才能有机会见到院长影溶月,其他人就算是进入了四灵学院,也不一定能见到这位院长的真身。

只见城门后,有数十个桌子依次摆在那里,每个桌子旁边有一面旗帜,上面写着“骨龄”、“玄力”、“阶级”、“元素系别”……等一系列名字,这就是最终考验前的初试内容。

骨龄是测试参加考核的学员的年龄是否在二十二岁之下,而玄力是测试他们拥有多少种玄力,凡是拥有双生玄力及以上的学员,会直接免除接下来的测试,毕竟多生玄力可是十分稀罕的存在。

阶级便是表面意思,测试学员的修为是多少,四灵学院一向规定,他们不收幻阶九段一下的人,即便是来自十大玄法世家和知名宗门,也不会要。

接下来的元素系别便是测试前来考核的学员的玄力是什么属性,如果是空间系、时间系等特殊属性,那么之后的考验便不用参加,可以直接进入最终考验玄灵域。

最终考验前共有数十个考验,目前前来四灵学院参加考核的人员共有上万名,但依据往年的招生经验,可以确定的是,能够进入玄灵域的,绝对不超过一千名,甚至比这个数量还要少。

卿云歌是踩着点大门关闭的点来到四灵学院的,她抬起头,看着城内密集的人马,不禁也感叹一声果然是传承万年的四灵学院,能让这么多人都趋之若鹜。

本来有着资格勋章,只要她在第一个考核前给四灵学院的老师看一下,她便可以直接免除初试,直接拿到玄灵域的钥匙,进入最终考验。

但卿云歌仔细想了一下,想看看以自己现在的实力,究竟会在第几关被刷下来,于是她就没掏出资格勋章,而是跟着大部队,进行第一项测试。

“骨龄15,合格,下一个。”第一张桌子前的老者只是轻轻地看了她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年龄,然后挥挥手让她去下一张桌子那边。

卿云歌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朝着后面走去。

原本她还以为要测试骨龄会用一种十分的麻烦手段,毕竟这个世界可不像前世的二十一世纪,有着精密的仪器,只要一扫描便可以测试出骨龄,但万万没想到,人家只是看一眼,就知道骨龄是多大了。

第二张桌子前坐着的是一个年轻人,负责测试学员有几生玄力,卿云歌站在后面,看见前面那个人,在把手放到一个水晶球模样的东西上时,那透明的球状物忽然变成了绿色,不浅不深。

年轻人看了一眼,然后淡淡道:“一生玄力,木系,下一个。”

前面的那个人收了手,然后对着年轻人致谢完毕后,朝着下一章桌子走去。

轮到卿云歌的时候,年轻人没有抬头,右手拿着一支笔在纸上记录着什么,然后淡淡地说:“凝聚玄力,然后注入到这里面。”

听到这么一句极冷极淡的话,卿云歌耸了耸肩,抬起右手,覆上了那颗又变回透明状的球体。

手心处慢慢地凝聚玄力,然后注入到球体里面,只见下一秒,透明的球体变成了紫色,紫色很深,透着一种诡异之感。

“暗系玄力,一生。”年轻人这才抬头,看了一眼球体,目光依旧平静,可就在他即将收回目光的时候,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忽然死死地定住了,一时间沉默下来。

卿云歌有些莫名其妙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也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把手放下来,于是出声问道:“请问,我可以去参加后面的考试了吗?”

听到这句话,年轻人这才从失态中回过神来,他淡淡地咳嗽了一声,才道:“可以了,下一个。”

直到卿云歌去了后面一个桌子后,这个年轻人瞳中才浮上一抹震惊,他低声喃喃:“怎么还会有人没有火玄力,就能修炼火系玄诀?”

但震惊也只是转瞬即逝,他知晓这并非是他的职责范围之内,所以神色依旧淡淡,开始测试下一个人。

然而到第三个桌子的时候,卿云歌才知道这里是测试什么,她有些无奈地看着前面一个人,因为修为只有幻阶八段巅峰,而被考核的老师宣布不合格,继而灰溜溜地走了。

四灵学院不收幻阶九段以下的人。

那日苏沐颜的话又浮现在了脑海中。

然而现在她不过幻阶五段,连幻阶八段巅峰都没有得到半点通融,看来这项考试自己就得拿出资格勋章了,否则也得向先前那个人一样,被逐出考场。

像是想到了什么,少女的眸光忽然动了动,她心中忽然感受到了一种安心,想必容瑾淮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所以他才去要了资格勋章给她,倒真是废了好大一份心思。

测试修为这一项考核很快,所以卿云歌不过沉思了一会儿,面前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魂阶三段!”

这四个字出口的时候,不光是前来参加考核的学员,连几个负责维持秩序的老师,都不禁朝着这个方向看来。

魂阶三段可算是学员之中修为极高的存在了,要知道就算是三年前那一批进入四灵学院的学员,到现在还有没达到魂阶三段的人,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究竟是否还有着多生玄力?

若是有,那可真的算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了。

“你叫什么名字?”负责考核的老者不禁询问出声,本来这是十分不符合规矩的,但好奇之心却让人忍不出问出这个问题。

那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同他的长相一样,他出口的声音也是十分的冷:“罗季宇。”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蕴含着不容忽视的力量。

老者深深地看了这个少年一眼,说道:“我记住了。”

卿云歌倒是一脸坦然,没有丝毫地意外,毕竟,在见过容瑾淮那种妖孽之后,再怎么变态的人,她都觉得很正常。

所以等到轮到她的时候,她没有等老者开口,便从口袋里直接掏出了那枚容瑾淮给她的资格勋章,在老者面前晃了晃,说道:“我是不是可以直接进去了?”

听到这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话,老者刚想嗤笑一声。

但等他看清楚少女手中那块朱红色玉石的时候,不禁死死地瞪大了眼睛,失声喃喃:“这难道是……朱雀殿的资格勋章?”

声音虽然震惊,但很小,只有卿云歌能听见,于是她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是朱雀殿的资格勋章。”

闻言,老者差点把自己养了多年的胡子都揪了下来,他不由低声痛呼了一下,然后看了面前的红裙少女一眼,这才说道:“你可以直接进入最终考验了,顺着这边往里走,有人会告诉你在哪儿。”

面上虽然淡定着,但老者内心已经泛起了惊涛骇浪。

他们身为四灵学院的一员,自然知道朱雀殿那枚资格勋章从来都没有给过别人,所以久而久之,也就认定了,只有白虎殿、青龙殿和玄武殿三枚资格勋章。

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女是什么身份,竟然能拿到朱雀殿的资格勋章,嘶……不会是明焰大人流落在外的子嗣吧?

嗯,很有可能啊!要不然以明焰大人的性子,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的把资格勋章送人。

殊不知,老者脑海里已经脑补出了一场大戏。

听到可以直接参加最终考验后,卿云歌满意地点了点头,她收了资格勋章,然后朝着后面走去。

然而,有人看到她没有测试,就被允许通过了,立刻怒从心来,不由站起身,一把将那张测试的桌子踢翻,大喝出声:“呵,我还以为四灵学院是多么的公正,原来也不过如此,我幻阶八段巅峰都不能通过,那个少女都没有测试,凭什么她可以通过?!”

------题外话------

容瑾淮:凭她是我夫人。

众人:……

ps:感谢浅若清心小宝贝提供的名字影溶月~来吧,这一卷需要的名字很多,想要客串的尽管砸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