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四灵学院存在的意义(重要题外)/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声大喝,成功地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也成功地让卿云歌停住了脚步。

她扭过头去,看向声音的来源,发现正是方才那位修为达到了幻阶八段巅峰的学员,然而因为不符合四灵学院的入学标准,所以直接被剔除了。

许是因为有些不甘心,他并没有离开,然后就看到了这一幕。

“哟,我说你为什么能不考核就直接通过呢。”那学员看见她转过头来,先是愣了一愣,然后呸了一声,“原来是靠这张脸啊,啧啧啧,本公子还以为四灵学院有什么了不起,看来也不过如此。”

“大胆!”听到这么一句极具侮辱性的话,立马有四灵学院的导师厉喝出声,“来人,把这个人赶出去。”

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次有人敢对四灵学院出言不敬,简直是不知好歹,如若传了出去,四灵学院的面子该往哪里搁?

“我看谁敢跟本公子作对!”那学员看着那几个导师,冷笑一声,叱骂道,“你们几个不过是四灵学院的走狗,地位连四殿麾下的学生都不如,还想把本公子赶出去,你们是想被我纪家报复吗?!”

纪家!

在场所有人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瞳孔都不禁缩了缩。

原来眼前这个狂妄嚣张的学员竟然出身于十大玄法世家排名第十的纪家,纵然只是一个最后的名次,但也不是平常人可以相媲美的,再弱的十大玄法世家,也要比普通家族强上百倍。

他们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将这位来自纪家的学员惹得如此不痛快,但都抱着看好戏的想法,在一旁看着接下来即将会发生什么。

然而,果不其然,先前呵斥出声的导师立马顿住了。

诚如这个学员所言,他区区一个四灵学院的普通导师,根本无法和纪家相抗。

而且从眼前这个学员的自称来看,就算不是纪家的天才子弟,也是嫡系血脉,因为庶系可没有资格自称“本公子”。

“呵呵……纪家?”就在一片骚动之中,一声轻笑凭空响起,带着几分轻蔑,几分不屑和几分讥诮,笑声落下之后,那道清灵淡然的声音接着说道,“如此大的口气,我还以为你是梦家少主梦玉染的老子。”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正想知道是谁竟然敢对着纪家公子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不由地朝那道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见到一个红裙少女站在不远处,正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位纪家公子,眼神怜悯而冷漠。

然而在看清楚那少女的容颜时,众人又不由齐齐地倒吸了一口气。

那是一张一看就难以忘怀的脸。

阳光之下,她眉目如画,一袭红裙在空中飘舞,露出白皙的脚踝。

更加令人惊奇的是,那双眼眸竟然是罕见的玫瑰紫色,玲珑剔透,如玉微凉。

可她的瞳底,此刻却是化不去的冰冷。

那位纪家公子听到这么一句不屑的话,而说出这句话的人还是那个没有考核就直接通过的少女。

即便被她的容颜所摄,依然暴怒不已:“你说谁?你再说一遍?!”

因为怒气的缘故,这位纪家公子的身上已经隐隐有了光芒在波动,正是玄力凝聚的象征。

“我说……”像是丝毫不为那滔天的怒气所动,卿云歌只是轻轻地瞥了他一眼,樱唇一弯,笑得轻蔑而冷淡,“既然知道自己长得丑,就别出来吓人,我胆小,怕被你吓出病来。”

她从来都不是惹是生非的人,但如果有人上门挑衅,她还要摆出一副恭恭顺顺的模样,那还真是不符合她的性子了。

敢找茬儿?

怼不死你算她输。

此话一出,在场围观的好多人直接大笑出声,有些前来参加考核的学员甚至还直接笑弯了腰。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话说的真有才。”

“哎你还别说,我瞧着那纪家公子那张鞋拔子脸,就觉得犯恶心。”

“就是,自己张得难看还出来吓人,简直是天大的罪过。”

“也不知道着少女究竟是什么背景,竟然敢这样埋汰纪家公子。”

“啧啧,我有预感,今天有好戏看了。”

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冷眼旁观,有人摇头叹惋。

就连那个面色无比冷淡的罗季宇,此刻也不禁看了一眼这个无比嚣张的红裙少女。

听着众人毫不留情的嘲笑,那位纪家公子更是怒火滔天。

但碍于这里并不能动手,只能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少女,指着她叫骂:“臭小娘皮,报上名来,本公子要是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本公子就不叫纪梧立!”

纪梧立身为纪家的嫡系公子,从来没有被这样不敬的对待过,一时间被气得脑子都发蒙。

他并不知道眼前的少女究竟是什么背景,但在他看来,这个少女并非其他九大世家中人,所以他并不在乎得罪眼前的人会有怎样的后果,反正天大地大,他都有纪家给他撑着,一个没有来历的少女,难不成还会翻了天?

中州界因为立于整个混沌大陆的正中央,并不同于四国所在的四洲界,这里群集着各大宗门和世家,而纪家也正是中州界的一大家族。

在这些世家和宗门眼中,世俗皇朝根本不被他们放在眼里,所以尽管十几天前卿云歌已经闻名了整个四国,但中州界依旧对她一无所知。

而中州界更是以实力为尊,纵然拥有着倾国倾城的容颜在这个地方的人的眼中,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

这么多年来,世俗皇朝中那么多人,也唯有第一世子容瑾淮,才被这些大家族和宗门所认可。

然而纪梧立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这句话刚刚落地,只听“扑通——”一声,他就被迎面而来的一只脚直接踹飞了过去。

那只脚的力度之大,让他足足飞了十几米,然后狠狠地撞在了墙上,连带着墙面都颤动了一下。

“长得丑,嘴巴也臭。”这边,卿云歌一脸淡定地收回了右脚,像是觉得自己方才那一脚脏了自己的鞋子,还颇为嫌弃地在地上蹭了蹭,然后直接转身,不紧不慢道,“我看你确实不用叫‘肌无力’,叫鸡吃屎挺不错的。”

因为先前的那些事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两个人身上,忽然看到纪梧立被踹飞,正还震惊着,然后又冷不丁听到卿云歌这么一句话,再度笑得死去活来。

“哈哈哈……肌无力,鸡吃屎,原来这位纪公子的名字是这个意思啊。”

“有才,太有才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年纪公子出生的时候,有一只鸡在纪家家主身上拉了一泡屎,所以纪家家住才给他儿子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你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要不然哪个父亲会给儿子取个这种低俗的名字,还十大玄法世家呢,还没有人家乡下人博学。”

本来已经打算走掉得罗季宇听到这段话,也不禁摇了摇头,又多看了红裙少女一眼,然后才收回了目光,朝着最终考验的目的地走去。

他本来就十分看不惯这些大世家出身的公子哥,明明自己还没有什么实力,却仗着家族实力为非作歹,恃强凌弱。

好好的一个家族,就是因为有这些人的存在,才会走向衰弱。

曾经他也曾遭遇过类似的事情,然后他将那个大家族的公子哥直接打残掉了,虽然有些好奇眼前这个少女会如何处置这件事情,但毕竟跟他无关,他并不在乎。

对他来说,他的生命里,只有提升实力这一件事情。

只有实力强,别人才会看得起你。

众人仍笑着,一时间,连考核都停了下来,都在围观着这一幕。

而倒在那里的纪梧立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踹的有些发蒙,他只感觉脑袋晕乎乎的,屁股有些疼痛。

虽然以他的修为,这一脚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可这一脚,委实让他丢了面子。

所以他到现在还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没有丝毫背景和实力的少女竟然敢对他动手,他虽然在纪家之内天赋不算顶尖,但也是中等偏上,哪一个人见着他不都是恭恭敬敬?

更何况他还有一个纪家第一顺位继承人同父同母的哥哥,何时又曾遭受过这样的屈辱?何时敢有这么多人嘲笑他?

纪梧立捂着屁股,慢慢地站了起来,然后眼神阴冷地扫视了一圈周围,成功地让那些看笑话的人闭了嘴。

这才将视线放到了眼前这个自己看不上的少女身上,他冷笑一声:“很好,很好,你成功地惹怒了本公子,看在你有这么大的本事,本公子给你个面子,立马,从这里滚出去!”

这一句话是被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众人微微噤声,心中都不禁为那个红衣少女感到怜悯,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得罪十大玄法世家内的少爷?

就算人家纪家只是第十名,也不知你一个来历不明的无名小辈可以相比拟的。

这下好了,就算通过了考核,也进不了四灵学院的大门。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脚步连顿都没有顿一下,声音轻飘飘地从前方传来:“你算个什么东西,我的面子,你也给的起?”

声音虽然轻,但带着不可察觉的凛冽杀机,像是再有人前进一步,就要被那杀机斩下头颅。

此话一出,考核场内又是一阵喧嚣,所有人仿佛见鬼了一样看着那道红色的身影,就连先前负责测试学员修为等级的老者听到这句话,都不由地抽了抽嘴角。

嚣张,实在是太嚣张了,瞧瞧人家姑娘的口气,分明没把你纪家放在眼里。

“天啊,我是不是听错了,这少女居然说纪家公子算什么东西?”

“这位同学,你应该没听错,因为我听得也是这么一句话。”

“完了,这下纪梧立少爷真的要发怒了。”

“但愿一会儿打起来,血不要溅我身上,这可是我刚买的裙子。”

“你找死!”

纪梧立听到这句话,直接暴怒了,也顾不得这里并不能打架,全身上下浮起了一层蓝色的光来,正是水系玄力的象征,然而还没有等他出手,便听见一道声音冷冷道,“考核场内,不许动手,违反者,废修为。”

这句话如同一桶冷水兜头泼下,将纪梧立整个人都浇了个清醒,他缓缓打了一个寒颤,才看见说话的那个人是谁。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他凭空出现在这个考核场内。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紧身服,身姿颀长,胸口处带着一个徽章,而那个徽章上画着的正是四灵守护兽之一的白虎。

那么眼前的年轻人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四殿之一白虎殿的学员。

众人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不由微微地屏住了呼吸。

他们都知道,即便成功地通过了玄灵域,也不一定能进入四殿。

只有天赋极高的学员,才会被四殿收入麾下,那么这个年轻人的地位一定在白虎殿极高,因为那浩瀚的玄力,就让人为之震慑。

“行,本公子不打。”纪梧立立马停止了玄力的凝聚,因为他也知道这个白衣年轻人不是好惹的。

纵然他是纪家公子,在面对白虎殿中的人,也不得不退一步,但被一个平民百姓拂了面子,这口气他却咽不下,所以他仍强硬道:“但你们四灵学院一定要给我一个说法,为什么那个女人没有考核就可以直接通过?”

闻言,白衣年轻人微微皱眉,他看向负责测试参加考核学员修为的老者,目光里带着询问。

“尊者,因为那个少女有……”然而老者这就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道声音打断了。

“我说鸡吃屎你有没完没完?”卿云歌掏了掏耳朵,极为不耐烦地,“你一直在这里瞎嚷嚷什么呢?自己实力达不到学院的标准线,就不允许别人通过?说你吃屎还就是吃屎,满嘴喷粪。”

“你这个贱女人!”纪梧立被这一连串的话都要气疯了,他低吼出声,“有本事你和本公子打一架,打赢了,本公子就承认你有资格参加最终考验。”

“没空,下一个。”卿云歌耸耸肩,并不想理会。

打架这种事情,真的是劳心费神,能省一场是一场,省下来的功夫她还好炼丹。

“本公子就知道你是走后门来的,连比试一番都不敢。”纪梧立冷笑一声,“若是你真有实力,怎么会不敢比试?”

“是啊,我走后门来的,有本事你也走啊。”卿云歌歪了歪头,声音不紧不慢,“你走成功了我会给你鼓掌。”

纪梧立:“……”

老者:“……”

众人:“……”

都在等待接下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会如何反驳纪梧立这句话,熟料却得到了这么个无厘头的回答,姑娘你实在是太不走寻常路了吧?

听到这句话,白衣年轻人倒是多看了卿云歌一眼,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微笑起来:“四灵学院向来很公正,既然纪少爷觉得不服气,那么本尊就破这个例,让你们比试一番,赢了的人,可以直接进入玄灵域,如何?”

一旁的老者听到这话,不由地焦急起来,然而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说话,只能精神力传音道:“尊者,那个少女有朱雀殿的资格勋章,我才让她直接免除下面的考验的。”

“哦?”听到资格勋章这四个字,白衣年轻人这才有了兴趣,他瞥了少女一眼,才对着老者说道,“不过为何本尊听说,明焰殿主大人那块资格勋章,可是向来不给人,你会不会看错了?”

“这个绝对不会。”老者擦了一把汗,道,“资格勋章上独有的玄力波动,我还是能分得清的,确确实实是朱雀殿的资格勋章。”

“嗯……”白衣年轻人微微沉吟,思索了不过半秒,才勾起唇角又笑道,“就算有朱雀殿资格勋章又怎么样,本尊说出去的话,从来不能食言,他们必须接着打。”

“依尊者所言。”老者也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不好得罪,于是只能回了这么一句。

精神力传音的时间不过半息,白衣年轻人又看向一旁的纪梧立:“你可愿意进行比试?”

听到这话,纪梧立连连点头,急声说道:“我愿意!”

“那么姑娘你……”白衣年轻人扭头看着站在另一边的少女,再度询问。

“不好意思,我不愿意。”没等这句话说完,卿云歌就直接打断了,“我可没听说四灵学院还有这样一条规矩。”

“规矩?”白衣年轻人听到这两个字,轻轻地重复了一遍,然后笑了一声,然后声音直接变冷了,“在这里,本尊就是规矩!”

下一秒,庞大的玄力直接爆发开来,将整个考核场都笼罩在内。

有些低修为的人甚至已经脸色惨白,肚子里不断翻滚着。

然而面对这么庞大的威势,卿云歌依旧岿然不动,但身上却泛起了不深不浅的黄光,正是幻阶六段的象征。

她看着白衣年轻人,气势毫不落之,扬眉冷笑道:“好一个你就是规矩,我倒是今天才知晓,四灵学院原来也是用武力来压人。”

看到这一幕,老者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怎么他好不容易当一次考核官,就会碰上这么一堆麻烦的事情?

这个能拿到朱雀殿资格勋章的神秘红衣少女,纪家少爷纪梧立和这个白衣年轻人,可都不是那么好得罪的啊。

然而纪梧立虽然也被白衣年轻人的气势所压制着,但他在看到卿云歌身上的黄光时,眼睛微微一眯,冷笑出声:“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以武为尊,你一个幻阶六段的人,有什么资格来四灵学院?还不快快和本公子比一场,把这个最终考验的名额乖乖地送到本公子手里来。”

在看见卿云歌真实修为的时候,纪梧立大喜过望。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嚣张无比的红裙少女,其真实实力,居然只有幻阶六段,他可是幻阶八段巅峰。

不管怎么样,这场比试他都赢定了。

听到纪梧立这一句话,众人这才看清那道不浅不深的黄光,又是齐齐一惊。

“这少女不过幻阶六段,怎么会免了后面的考核?”

“没听人家纪少爷说嘛,这少女啧啧啧,走了后门。”

“嘁,我还以为她有多么了不起,就算走了后门,拿到玄灵域的考核资格又怎么样,她这么低微的实力,进去也是死。”

“就是,倒不如把这个名额交出来,可不能被这样浪费掉。”

然而,不同于其他人的嗤笑,白衣年轻人却微微诧异,他知道自己释放的这股威压究竟有多么大,按理说以这个少女幻阶六段的修为,根本承受不住,轻则吐血,重则受伤,可她只是被逼迫着释放出了玄力,连身子都没有颤动一下。

倒是有趣……他勾了勾唇,看来这场比试,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

卿云歌在一片喧嚣中依旧面无表情,她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纪梧立,挑了挑眉,说道:“你确定要跟我比?”

“废话,啰嗦什么,赶紧!”纪梧立眸中有着贪婪,“你一个小小的幻阶六段本公子要还是打不过,那么本公子就当场学狗叫。”

“很好,记住你这句话。”卿云歌勾了勾唇,笑得邪肆而狂妄,“一会儿我很期待,你学狗叫。”

她连魂阶都能打个平手,区区一个幻阶八段巅峰,她还没看在眼里,既然这位纪梧立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那么就把他打得说不出话来。

果然,在这里所有道理都说不通,只能用拳头说话,拳头硬才是王道。

“不知好歹!”纪梧立冷哼一声,率先出手,身体上又浮现出了一层淡蓝色的光芒来,他抬起双手,握掌成拳,恶狠狠地说道,“让你试一试,本公子的天品玄诀《水波术》!”

《水波术》是天品下级玄诀,用水元素化为波涛海浪,给对手造成严重的伤害。

便见空气猛地震荡起来,面前出现了一层水做的幕帘,下一秒,那幕帘剧烈地抖动起来,朝着红裙少女的方向飞去。

“来,试一试……我的《凤火燎原》!”卿云歌同样伸出手来,玫瑰紫色的瞳中不畏不惧。

只见掌心中蓦地腾起了一团灼热的火焰,那火焰不断扩大,然后竟然变成了一直硕大的神鸟。

神鸟昂首,然后仰天嘶鸣一声,直直地和《水波术》撞在了一起,顿时发出了一声巨鸣,响彻了整个天地。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那个负责考核玄力属性的年轻人也死死地睁大了双眸。

他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眼中满是兴奋,低声喃喃:“真的是火系玄诀,竟然真有人没有火系玄力,就能修炼火系玄诀,一定要把这件事禀报给院长,此等人才,必须要留下。”

而走了一半的罗季宇偏头看到这一幕时,也不禁微微吃惊,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他先前注意到了他身后这个红裙少女测试玄力属性的时候,他记得清清楚楚,那颗透明的球状体明明变成了紫色,那是暗系玄力的代表,怎么这个少女居然能用出火系玄诀?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玄力,也可以修炼玄诀么?

一时间,罗季宇沉思了起来,这一幕超出了他的常识,但也让他感到了兴奋,连带着血液都沸腾起来。

他忽然就很想和这个少女打上一架,好知道为什么她没有火系玄力也能修炼火系玄诀。

于是他停下来去往最终考验的脚步,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场打斗。

然而没有人知道,在四灵学院内部,还有两个人,透过一块巨大的透明薄幕,也在看着这一场比试。

“这就是那个你把资格勋章给出去的小女孩?”女人的声音冷冷冰冰,带着一丝威严和多年岁月沉淀后独有的魅力,宛若一杯烈酒,深入人心。

“是啊。”明焰点了点头。

“倒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女人的声音依旧很冷,仿佛寒冰大陆上的皓皓冰山,“这么多年都没人能得到你的青睐,区区一个幻阶六段的小丫头,就让你把资格勋章送了出去?”

“阿影你不懂啦。”明焰看着面前的那个红裙少女,笑道,“这个小姑娘,可不简单啊。”

女人正是四灵学院的院长影溶月,她全身笼罩在黑色的紧身服里,连容颜也被面纱遮住,只露出了一双深灰色的眸子来。

那双眸子里的冷意,足以冰封整个迷失海洋。

“你说的是没有火系玄力就可以修炼火系玄诀?”影溶月冷冷道,像是这件事对她来说十分的微不足道,“明焰,这点还不够。”

“不不不,我给出资格勋章的时候,其实并不知道这件事。”明焰摇了摇头,“那日他来找我的时候,我虽然将这枚资格勋章给出去了,但是我也去看了那个少女一眼,然后我发现了一件事。”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然后看着影溶月。

“有话快说。”影溶月皱起了眉头,心情显然十分不好。

“好啦好啦,不打趣你啦。”明焰摸了摸鼻子,才道,“我发现这个少女身上,有朱雀之灵,而且朱雀之灵,已经认她为主。”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影溶月万年不变的神色才微微松动了一下,她轻声问了一句:“她是朱雀之灵的主人?可她并非是朱雀皇族的后裔。”

“这我也不知道了,朱雀之灵选择她的原因是什么都不重要。”明焰双眸微微沉了下来,低声道,“重要的是,如果她能成功地通过玄灵域,那么朱雀殿的那本玄诀,终于有人可以修炼了,我等这个人,已经等了几百年了。”

听到这句话,影溶月罕见地沉默了下来,。

雀殿的实力之所以在四殿之内是最差的,那就是朱雀殿传承的那本玄诀,只有身怀朱雀之灵的人才能修炼。

而自四灵学院万年前创立至今,能修炼那本玄诀的人,只有两个。

沉默了好久,影溶月忽然开口了,声音很低很轻:“明焰你知道么,四灵晶石只剩下最后四个了。”

“什么?!”闻言,明焰不由地吃了一惊,“怎么会消耗地那么快?”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这一次玄灵域开启完毕后,就要彻底封闭了。”影溶月低低地叹息了一声,“可是,还是没有人能得到玄灵域的认可啊。”

之所以四灵学院每次招生都用玄灵域作为最终考验,就是因为玄灵域之内,有着上古四灵守护兽朱雀、玄武、青龙和白虎的传承。

可这么久过去了,纵然有着无数惊才绝艳,天资聪慧的学员,可依旧没有任何一个人,得到这部分穿承。

如若这一次还没有人得到,那么四灵守护兽的传承就要彻底消失了。

“其实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糟糕。”明焰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道,“这一批的学员,要比往年的质量都高,他们中应该有人能得到上古四灵守护兽的传承。”

“但愿如此……”影溶月的目光落在那块巨大的薄幕上,目光仿佛抵达了久远的未来,她轻声说,“人族的兴亡,就靠他们了。”

“瞧你这话说的,这不是还有你呢吗?”不知道为何,明焰忽然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一丝伤感,她劝慰道,“只要有你在,人族是不会倒的。”

“呵呵……”闻言,影溶月轻笑了一声,笑声意味不明,“我可不是不死的存在,照看不了人族一辈子。”

“还有,你说错了,人族不是因为我不会倒,而是因为那个男人。”

“只可惜,他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了啊……”

……

考核场内,卿云歌和纪梧立对峙着,只见天空中的凤鸟和水波谁也不让谁,成分庭抗礼之势,似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然而下一秒,令所有人都感到吃惊的是,那只由火化成的凤鸟,竟然再度变大,然后张开嘴巴,直接将那一大片水波都吞了进去,紧接着凤鸟的颜色和光泽依旧没有黯淡,它仰天嘶鸣一声,直直地朝着纪梧立飞去。

只听“噗——”的一声,纪梧立整个人都被火焰化作的凤鸟包裹在内,他已经感受到了皮肤被灼烧的痛感,不禁惨叫出声,然而火焰却没有半点平息,依旧烧灼着,毫不留情。

不知道是什么火焰,一时间,他竟然连水系玄力都无法凝聚,无法凝聚玄力,便无法用水系玄诀来疗伤,所以只能任由火焰在他身上窜动着,连声痛呼。

“不可能的,不可能!”纪梧立一边痛嚎着,一边歇斯底里地惊叫出声,“你一个幻阶六段,怎么可能打过我?不可能的,你作弊!”

脑海里一直回想着一句话,那就是——他怎么可能输?!

“呵……”听到这么一句话,早已停止凝聚玄力的卿云歌微微冷笑一声,“别说这些没用的话,说好的学狗叫呢?叫啊。”

此话一出,众人这才从方才那场比试中回归神来,他们看着在地上不断打滚的纪梧立,一时间不由嘴角抽搐,不得不说,纪梧立这个样子,真的就像是一只被烧了的鸡。

“你作弊!我不会叫的。”纪梧立虽然疼得要死,但他仍然死死地咬住牙,笑话,他连比试都输了,怎么可能再学狗叫来让他的形象再跌一层。

“嗯,好啊。”闻言,卿云歌点了点头,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朝着地上的纪梧立走了过去,然后就在一片震惊之中,伸出了右脚,果断地踩在了纪梧立的头上,柔和的声音一下子变冷了,宛若刀刃将咽喉一点点割断:“快点,我还要去玄灵域,没这个时间陪你耗。”

“你敢这样对我,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脑袋上的疼痛让纪梧立不禁倒吸了一口气,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红衣少女竟然下手如此之狠,但他不可能学狗叫的,所以只能搬出他的大哥,震慑一下这个少女。

“你大哥?”卿云歌轻笑一声,“就算你老子来了,你也得给我叫!”

说完,脚下的力度更大了,如若不是纪梧立有着幻阶八段巅峰的修为,这一脚下去,恐怕整个脑袋都会碎成无数瓣。

“我叫我叫。”纪梧立又是一声惨叫,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意志坚定的人,在比他强的人面前,只能选择屈服,他屈辱地张开嘴,“汪汪汪。”

“大点声。”对这么点叫声十分不满意,卿云歌似乎还准备再加大力度。

“汪汪汪!”

纪梧立几乎是怒吼地叫了出来,然后极度的屈辱让他的双眸都变得血红,身为纪家少爷,何时曾受过这样的屈辱?

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叫的不错,挺像狗的。”卿云歌收回了脚,然后慢悠悠地转身,看着那个让她和纪梧立比试的白衣年轻人,弯了弯唇,笑了起来,但笑容却很冷,冷得刺骨,“满意了吗?”

白衣年轻人不由微微苦笑一声,得知这本就是自己的不对,所以只能笑笑,说道:“小师妹以后在学院里,可以报我的名字,我叫……”

“没兴趣知道你叫什么。”卿云歌比了一个打住的手势,看都没看白衣年轻人一眼,然后朝着最终考验的方向走去,“还有别叫我小师妹,受不起。”

无语地耸了耸肩,她心想这人还真是有病。

老者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难以想象居然有人会这么不给白衣年轻人的面子,要知道这个年轻人可是白虎殿殿主唯一一个亲传子弟,其在四灵学院内的地位几乎要跟殿主们相同。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人家少女确实不在乎这些,毕竟人家以幻阶六段的修为就能打得过幻阶八段巅峰,此等天赋,可不是常人能比。

白衣年轻人也没料到自己居然直接被拂了面子,倒也不尴尬,仍旧微笑地站在那里,目送着红衣少女远去的背影。

“这个少女,一定要收到我白虎殿的麾下。”他低声说道,“那么下一次四殿之争,我白虎殿必会夺得头筹。”

已经走远的卿云歌并不知道自己又被人惦记上了,等她走到最终考验的地方,发现那里只有数十个人,和外面的成千上万人简直是大相径庭,可以想到,能拿到玄灵域的考核资格是多么的不容易了。

卿云歌目光扫视了一圈,正准备随便找一个位置坐下来,便听见有个声音忽然在她耳边响起,那声音清清淡淡,仿佛流水拂过田野,又如清风吹拂脸颊。

“这位姑娘,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题外话------

才回到家,雪好大直接封路了,明天更新不会迟了。

在这里还想给看书的姑娘们说一句,因为卿卿是第一次写书,难免会有不足,对于有些情节的力度可能把握不太好,卿卿希望你们能在评论区多评论,指出我的不足,我日后也好加以改正(*^▽^*)。

我准备修一下前面几章,修好的话会在题外话里说。

这本玄幻可能会和潇湘的其他玄幻不同,因为我把人生融了进去,女主不可能一帆风顺,但是这个度我承认我没有把握好,以后会注意。

说实话,第一本长篇就构造一个这么庞大的世界,确实很累,但我会尽量写好的,希望我们可以多多交流~

一起期待着《祸世》这本书的成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