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谁敢和第一世子抢人?(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耳朵微微一动,首先想到的是有人来寻仇了,咳,这也并不怪她,她的仇人实在是太多了。

于是先提高了警惕,她再微微抬起头来,看见了声音的主人,这才发现,同她说话的正是那日她去寻找暗系剑魂时,在幽冥森林外所遇到的那个身穿水蓝色长裙的女子。

那女子眉目温润,肌肤胜雪,是不可多得的稀世美人,她笑得时候,仿佛有三千繁花缓缓盛开,惊起一地的清香,在空中弥漫开来。

“原来是慕姑娘。”卿云歌朝着面前的女子微微颔首,微笑道,“我也很意外,能在这里遇见姑娘你。”

慕月听到这个回答,倒是有稍稍的意外,正在思索着这个红裙少女是如何得知她的姓时,然后转念一想她在那个晚上曾经训斥过慕义,这才有所了然。

她亦回以微笑,笑容轻柔:“那日相别的太过匆忙,慕月还未请教姑娘尊姓大名。”

其实慕月早就有预感,她会在四灵学院这里碰见那个昔日仅仅只见过一面的红裙少女,所以她并没有感觉到意外。

真正令她意外的是,那日她见到这个少女时,其修为还是幻阶一段,但且看她今日都能来到最终考验的地方,那么修为应该不下于幻阶九段。

不过一个多月的功夫,修为就涨了八个阶级,此等修炼实力,委实恐怖不已。

慕月自认为就算是她,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提高这么多。

纵然有着家族丰厚的底蕴,和强大的灵药堆积,十八岁的她今年才不过魂阶二段初期,而距她上一次突破,已经过了半年之久。

当然其中的原因有一项是魂阶所需的玄力要比幻阶更多,但是这个少女的速度,却是十分的厉害。

“尊姓大名不敢。”卿云歌眨了眨眼,说道,“我姓卿名云歌,慕姑娘若是不嫌弃,直接唤我云歌就行。”

眼前的这位慕姑娘,她还是有好感的,既然别人抛出了善意的橄榄枝,她也应该接受才对。

“卿云歌?好名字。”慕月轻轻地将这三个字重复了一遍,然后笑笑,“我当然不会嫌弃,云歌你也可以叫我阿月。”

“阿月。”卿云歌点点头,然后目光扫视了一圈周围,才说道,“其实我有个问题想问阿月你,那日你去幽冥森林是为了什么?我觉得以你的性子,并不像那种遇见一个陌生人,就发出邀请的人。”

闻言,慕月怔了证,才摇了摇头,笑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三个月前,隶属玄武国的一片玄兽森林,忽然出现了大面积的玄兽消失的诡异事件,家父得知后,派我和二小姐去勘察此事,我寻着一点足迹来到了你们朱雀国的幽冥森林,然而我的人手只有慕忠和慕义两个,所以想请你帮忙。”

“玄武国的森林也出现了此事?”听到这话,卿云歌的瞳孔微微的收缩了一下,她说道,“不瞒阿月,朱雀国的幽冥森林里的玄兽,几乎也都消失了。”

“什么?!”慕月顿时睁大了双眼,以她平淡的性子此刻也忍不住失声道,“怎么会有如此诡异的事情?”

卿云歌沉了沉双眸,想起前几日碰见的梦玉染和那些对话,思索着要不要说出来。

但转念一想,她并不了解如今十大玄法世家之间的关联,如果慕家和梦家是盟友的话,那么她说出来后,可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她也只是摇了摇头,声音低沉:“我也不知道,阿月你有没有想过,不光是朱雀国和玄武国的两片玄兽森林出现了这种事,白虎国和青龙国也可能有?”

“不错。”听了这句话,慕月悚然一惊,“想必白虎国和青龙国的玄兽森林也在劫难逃,只不知道是何人有这等通天的本事,能将那么多的玄兽都洗劫一空。”

她蹙了蹙眉,仔细想着,若说做件事的人是为了玄兽的兽丹和皮毛,为何森林之中连半点血迹都没有?所以,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一定要尽快禀报家族。

“也许是什么了不起的大家族或者宗门。”卿云歌懒懒道,只是点到为止,剩下的就要让慕月自己去想了,毕竟人兽杂交这种事情,说出来是不会有人信的。

一想到人兽杂交,她忍不住对着七玄空间内悠哉悠哉的剑灵问了一句:“羽毛,你可听说过,人兽杂交?”

“人兽杂交?!”一听到这四个字,本来飘得十分荡漾的剑灵差点从空中跌下去,他正想痛呼一声,然后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无感,这才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道,“那是暗兽人时期,曾经发明出来的一种手段,不过自从那场大战之后,这个手段就失传了,主子你问这个做什么?”

“暗兽人?”卿云歌轻声重复了一遍,这是她第二次听到了这个名谓,她皱着眉想了半天,又问道,“人兽杂交会有什么后果?”

“主子,你所有不知,人族是九个种族里潜能最大的一族,在上古时期,四灵守护兽还在的时候,人族可是九族之首。”剑灵耐心地解释道,“纵然这么多年来,人族已经式微,但其潜力依旧很大,玄兽又是这个世界上对玄力和元素亲和力最高的生物。”

“而人兽杂交生产出来的东西,非人非兽更非兽人,但是却有着人族的潜能,和玄兽对玄力独天得厚的亲和,所以这种生物是当年暗兽人除却禁忌玄诀和玄兽外,最大的底牌。”

“暗兽人竟然还敢把魔爪伸向人族?”卿云歌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她喃喃,“那人族的守护者人皇怎么可能会放过他们?”

“嗨,别提人皇了,他老早就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了。”闻言,剑灵懒洋洋地说道,“就连九大守护者百年一次的聚会,人皇也不参加,谁知道他还活着没,说不定,早就死了。”

“你才死了!”闻言,卿云歌秀眉倒竖,冷哼一声,“人皇绝对没有死。”

听到前面那四个字,剑灵一脸心碎地捂住了胸口:“主子,你居然凶我,呜呜呜……”

“凶你?”卿云歌翻了个白眼,“信不信我还揍你?”

为什么她会有一只如此反差萌的剑灵?

“我信!”听到这句话,剑灵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哆嗦,然后才悻悻道,“主子你怎么知道人皇绝对没有死?要知道就连人皇最好的朋友,精灵一族的守护者月光女神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闻言,卿云歌罕见地沉默了一下,很久很久,她才低声说:“我也不知道,但我总有那么一种预感,人皇,他没有死。”

“而且,他就在这片大陆,保护着他的子民。”

……

现实世界内,卿云歌与慕月已经聊得很熟了,在将那件极为异常的事情抛之脑后去,又说起了别的话题。

“云歌,你可真的算是我见过天赋最好的人了。”慕月看着卿云歌,不禁笑着摇了摇头,“上次我们见面,你才幻阶一段,而你现在,至少有幻阶九段了吧?”

目光在少女身上扫了扫,以她魂阶二段的修为却并没有看出少女是何阶级,但也没有感到什么意外,毕竟大家族之中,有着很多掩饰修为的法器和灵丹。

听到这么直白的赞赏,卿云歌倒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只是愣了愣,摸着下巴说:“阿月,这你可就猜错了,我现在,咳咳……不过幻阶六段而已。”

闻言,慕月也愣了愣:“那你是怎么……”

“嗯……我走了后门。”卿云歌打了个哈哈,眨了眨眼,“阿月你可不要说出去哦。”

“走后门?”慕月听到这四个字,想了想,这才意味深长地看了少女一眼,“我看你是拿到了资格勋章吧,而且,还是朱雀殿的资格勋章。”

“阿月果然聪明。”卿云歌摊摊手,又有些好奇,“这都能被你猜到,但是你为什么如此确定我拿到的就是朱雀殿的资格勋章?”

她并没有打算把她拿到资格勋章的事情瞒住,毕竟她的真实修为摆在这里。

“因为其他获得资格勋章的人,我恰巧都知道。”慕月微笑,笑容清澈,“青龙殿的资格勋章给了叶潇然,玄武殿的资格勋章给了萧沐晨,白虎国的资格勋章给了一个叫曲绫裳的人,那么你手里的只可能是朱雀殿了,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明焰大人怎么会把封藏这么久的资格勋章送出去。”

听着慕月口中说出的一个个名字,卿云歌了然地点了点头,从姓氏可以看来,叶潇然是属于十大玄法世家排行第六的叶家,萧沐晨便是来自排行第七的萧家,只不过那最后一个名字曲绫裳……倒是不属于十大玄法世家之内任何一个家族。

“我也不知道拿着玄武国资格勋章的那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慕月像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微微沉吟道,“但想必能得到四殿青睐的人,肯定不是常人。”

卿云歌又想到了方才那个修为达到魂阶三段的少年,连那等天赋之人都没能得到资格勋章,那么这三位得到资格勋章的人,其天赋和修为该有多么的恐怖?

咳……这下看来,她倒反而是最差的一个了,果然是走了后门。

“其实云歌你不用担忧,并不一定拿到资格勋章的就一定是极强的人。”慕月接着说道,“萧沐晨你应该知道吧?”

“听说过。”卿云歌点点头,“萧家毕竟是朱雀国的家族,萧老爷子和我爷爷关系还不错。”

“萧沐晨的实力并不如白家的白竹灵和梦家的梦长风,但他依然拿到了玄武殿的资格勋章。”

“哦?”卿云歌来了兴趣,“这倒是个什么缘由?”

“这我倒不知晓。”慕月摇了摇头,“想必因果也只有玄武殿殿主和萧沐晨本人知……”

最后一个“道”字刚刚抵在唇边,她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攫取了注意力,声音忽然顿住了,仿佛说话的人被刀刃凌空斩断。

卿云歌抬起头来,顺着慕月的目光看去,见到她死死盯住地地方,站着一个蓝衣男子。

那男子侧对着她们,只能看见侧脸,但仅仅只是半张脸,就能看出那是一个极为俊美的男人,面容如玉高华,身姿高大挺拔。

他正偏过头去和另一个人说着什么,但似乎是感受到了旁人的注视,忽然转过头来,目光直直地和慕月对上了。

卿云歌站在慕月旁边,说不清蓝衣男子望过来的时候,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漠然冰冷,清清淡淡,但瞳底似乎隐隐浮起一抹诧异,就像是在这里看到了慕月是一件十分意外的事情。

但这抹异色很快就消失了,他目光微微顿了顿,又转过头去,和旁边的人开始说话。

卿云歌的视力很好,她看见和蓝衣男子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但具体模样被这个男子遮住了,看不清容颜,但能从那窈窕的身段依稀可见,那是一个极美的女子。

慕月像是在强压住内心翻滚的情绪,她怔怔地看着那对男女,好一会儿,才收回了目光。

“阿月,那是……”卿云歌察觉到了慕月的不对劲,因为她竟然发现,在慕月的眼中,竟然腾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这个女子向来淡定自若,似乎再大的事情也不能在她心中惊起什么波澜,那对男女究竟是谁,能让慕月如此失态?

“没事,陌路人罢了。”慕月深吸一口气,眸中的神色尽数敛去,重新回归了清明,她勉强地笑了笑,“云歌,让你见笑了。”

“无妨。”卿云歌知晓有些事情是不适合她知道的,所以也不再多问,倒是又看了一眼那个蓝衣男子,在心里记了一下。

几番交谈之后,最终考验所在的场地中的人员已经渐渐地多了起来,而且不少来参加考核的学员都相互认识,所以这里的嘈杂声也越来越大。

“哟,苏沐颜,几年不见,你都魂阶一段了,真了不起。”只听得一道轻挑的声音戏谑道,“可是不好意思,小爷已经魂阶三段了。”

下一秒,一个清灵的女声愤愤不平道:“萧沐晨你别得意,等我到你这个年龄,绝对比你强。”

听到这个声音,卿云歌不禁回头看去,正看到了一个娇俏可爱的少女气鼓鼓地叉腰,和她面前一个男子对视着,那模样恨不得吃了眼前的人。

“咦,云歌你也认识小沐吗?”慕月也看了过来,见到这一幕后,不禁笑着摇了摇头,“这俩人只要一见面,就会吵个昏天暗地,连家族的长辈们都管不住。”

“那个就是萧家萧沐晨?”卿云歌看了一眼和苏沐颜面对面的那个男子,“这个性子倒和我预想中的不同。”

“哈哈哈,云歌你该不会是以为萧沐晨是一个很有风度的世家公子吧?”听到这话,慕月忽然笑了起来,笑完之后,她才摇了摇头,说道,“萧沐晨其人,可是南淮城第一纨绔。”

闻言,卿云歌也笑了起来:“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明明看起来是个翩翩佳公子,倒不知其实是个纨绔。”

不得不说,萧沐晨其人,长得倒是挺好看。

“翩翩佳公子这说得倒也没错。”慕月点点头,“萧沐晨毕竟还是在朱颜榜上有着排名的人,不过评语就……”

说道这里,她顿了顿,还没说完,就已经摇着头笑了起来。

“评语是什么?”卿云歌好奇道。

她目前也总共知道《朱颜榜》上两个人的评语,一个是“白衣倾天下,君身染风华”的容瑾淮,一个是“容乱江山谋绝世,剑出天动山可移”的夜将臣。

说来也十分奇怪,容瑾淮身为《朱颜榜》第一,其评语也仅仅是描写了他的容颜是如何的颠倒众生,而不同于对夜将臣的评价,还有其武力。

那么由此看来,容瑾淮的真实修为,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一个迷,甚至没有多少人见过他出手,自然而然,也不能有确切的评价。

“一身风流真倜傥,腹内空空却草莽。”慕月刚说完这句七言诗,便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我说慕姑娘,你可别再提《朱颜榜》那个劳什子了。”那个声音抱怨道,“我这么一个好的形象,都被它给毁掉了。”

声音的主人正是“一身风流真倜傥,腹内空空却草莽”的萧沐晨,他不知何时跟苏沐颜一起过来了,然后刚过来,就听见这么一句话,实在是让他有气无力。

他现在宁愿自己长得丑一点,不登上朱颜榜,也不会有这么一句评语。

“哼,你有什么形象。”一旁的苏沐颜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你的形象早都被你自己给弄没了。”

“嘿我说苏沐颜,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萧沐晨一听到这话,不乐意了,“你私底下损我我都不说什么,在这么一个美人儿面前损我,你可就太不厚道了。”

说完,眼神还往慕月旁边瞟了瞟,然后立马换上了另一幅表情,他正了正色,说道:“不知道这位美人的芳名是?”

“噗——”听到这么吊儿郎当的一句话,卿云歌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为什么《朱颜榜》会那样评价萧沐晨了,确实是一个纨绔公子,倒是十分有趣。

她忍着笑说道:“萧公子久仰,我是卿云歌。”

“卿云歌,卿家?”萧沐晨眉头忽然一动,想了一下,然后脱口,“你是卿老爷子的孙女?”

“正是。”卿云歌点点头。

“那卿姑娘我们还真是有缘。”萧沐晨眉飞色舞道,“我爷爷和你爷爷可是老相识了,我们……”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人打断了。

“我告诉你萧沐晨,你尽管死心吧。”苏沐颜丝毫也不想给他半点面子,一把抱住一旁的红裙少女,不客气地说,“卿姐姐才不会看上你,月姐姐有云少主,你更可以哪儿边凉快哪儿边待着去了。”

“屁话。”萧沐晨冷哼一声,“云景那家伙明明在一旁抱着美人正在说话呢。”

然而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卿云歌忽然注意到,慕月的脸色倏地苍白起来,一时间连脸上的笑都挂不住了,那双水眸里清晰可见有着剧烈的情绪在翻滚着。

“阿月?”她握住慕月的手,询问出声,同时,云景这个名字也被她记在了心里,看来方才让慕月如此失态的那个男人,就是云家少主云景。

“我没事。”慕月冲着卿云歌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很好,但微微颤动的睫羽,却昭示出她内心并不平静。

然而只顾着和苏沐颜拌嘴的萧沐晨却没有注意到一幕,于是他接着说道:“而且,你凭什么说卿姑娘就看不上我,我告诉你,当年我爷爷差点和卿家定下了娃娃亲呢。”

此话一出,不光是苏沐颜楞了一下,连卿云歌也愣了一下,她有些摸不着头脑,奇怪了,这种事她爷爷怎么没和她说过呢。

“哼,要不是那个赫连皇族抢了先,小爷我说不定早就抱得美人归了。”萧沐晨愤愤地说道,“老爷子下手真慢,我看他是不想抱曾孙了。”

“不过现在……”话锋一转,顿了顿,他又说道,“我听爷爷说卿家已经和皇家退了婚,他还正准备上门求亲呢,倒没想到我在这里就遇见了卿姑娘,有缘,真的有缘。”

“得了吧,你爷爷这次还是晚了。”苏沐颜皱皱小鼻子,得意道,“卿姐姐已经是容哥哥的人了,不要告诉我,你敢和容哥哥抢人。”

“容哥哥?”萧沐晨一愣,琢磨了半天才想起这个人是谁,“你说的不会是第一世子容瑾淮吧?”

“是啊。”苏沐颜点点头,更得意了,“所以说,你不要肖想卿姐姐了,我答应容哥哥了,要在他不在的时候,挡开所有接近卿姐姐的男的。”

卿云歌:“……?!”

一听到这话,卿云歌整个人都不好了。

靠,这是什么鬼,什么叫挡开接近她的所有男的,难不成她以后只能和女的接触吗?

容瑾淮!

她不由默默地咬牙,只想一拳挥到这个毒舌又腹黑的世子脸上。

“果然我和卿姑娘有缘无分啊。”萧沐晨听了这话,不由地哀叹一声,“要是让第一世子知道了我居然对他的人有想法,估计他要打上门来了。”

“知道就好。”苏沐颜哼哼两声,“就你这惫懒的样子,还想找媳妇,你肯定孤独一生。”

“苏沐颜!”萧沐晨被这一句话气到了,他低吼道,“你敢不敢和我比一比,这次玄灵域之行,谁先出来?”

“比就比,谁怕谁!”苏沐颜也不敢示弱,“你输了可别哭鼻子。”

“小爷我看哭得是你才对。”萧沐晨瞪了回去,“你说说你全身上下,哪有一点姑娘的模样?”

“说的好像你有男人的模样似的。”苏沐颜翻了个白眼,反唇相讥。

闻言,萧沐晨竟然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是不是男人,你要试试吗?”

“我怎么试?”苏沐颜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你是不是男人还能试出来?”

萧沐晨:“……”

好吧,他不该欺负小姑娘,显得他实在是太猥琐了。

就在来参加考核的学员三三两两的聊天的时候,忽然,只听得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四灵学院内部传来出来,在所有人耳边回响着,久久不断。

“最终考验即将开始,本座很荣幸,这次到这里的能有这么多人。”

所有参加考核的学员都在这一刻停止了交谈,他们细细地聆听着这个声音,不敢错过一丝一毫。

“玄灵域乃是我四灵学院选拔人才的一个重要关卡,凡是能通过玄灵域的学员,都将得到四灵学院的全力栽培。”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神色都激动起来,他们可都是来自各大家族或者国家的天之骄子,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站在实力巅峰。

而能被四灵学院所看重的学员,其毕业之后,必会成为人族的一方强者,这对于修行者来说,无疑是极具诱惑的事情。

那声音冷冷清清,接着说道:“而且,第一个从玄灵域出来的人,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殿可供其任意挑选,并可以得到玄灵塔第九层修炼一日的资格。”

玄灵塔!

这三个字说出来的时候,纵然是十大玄法世家的子弟,目光也不禁变得火热起来。

世人皆知,四灵学院能培养出那么多高手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学院内部,有着一座名为“玄灵”的九重宝塔。

据传言,玄灵塔神秘无比,每一层都有着令修行者挪不开眼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在玄灵塔内修炼,速度会比在外快得过,但具体快多少,没人知道,只知道的是,越高层修炼的速度会越快。

“下面,本座给你们讲解一下,何为玄灵域。”声音顿了顿,继续说道,“玄灵域是上古时期,神明还在的时候,留下来的一片战场,四灵守护兽专门开辟了一个空间,这才使它保留了下来。”

“因为玄灵域曾经是作为上古战场的存在,里面有着无数玄兽死去而化为的兽灵,甚至还有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玄兽,当然,你们不必担心,上古玄兽只会沉睡,不会醒过来,你们的对手,只有那些兽灵。”

“此次考核内容,第一,击杀兽灵的数目,一个圣兽的兽灵相当于十个灵兽的兽灵,一个神兽的兽灵相当于十个圣兽的兽灵,当然,你们中若是有人能击杀超神兽的兽灵,也是算在内的,虽然自从玄灵域开启到现在,还没有人一个人能击杀超神兽的兽灵。”

“第二,便是寻找上古灵阵,玄灵域是由四灵晶石开启的,一旦开启,进去之后若想出来,只有找到玄灵域之中的上古灵阵,通过灵阵的传送,方可离开。第一个考核是建立在第二个的基础上,即便有人杀的兽灵再多,找不到上古灵阵,那也算是考核失败。”

听到这两个考核内容的时候,原本骚动的众人都沉默了下来,其实按理来说,第一个考核内容凭的是实力,第二个考核内容却看的是运气。

有了实力没有运气,也不行,因为你无法从玄灵域中离开,同样,只有实力没有运气更是不行,因为就算你能找到上古灵阵,也会被里面的兽灵撕成碎片。

慕月有些担忧地看着身旁的云歌,她不知道怎么去说,于是只能道:“云歌,玄灵域里太过凶险,你到时候万万不可逞能。”

闻言,卿云歌点了点头,弯唇一笑:“阿月你放心,我可是个贪生怕死的人。”

说完之后,还冲着慕月眨了眨眼睛。

慕月失笑:“你知道就好,如果到时候不敌,一定要将玄力注入到钥匙里。”

“嗯,我懂。”卿云歌轻声应道,说完之后,她接着听后面的内容。

果然,声音接着说道:“不过你们可以放心,凡是进入玄灵域的人,都会拿到一把钥匙,这把钥匙可以在关键的时候保你们一命,若是遇到了危险,将你们体内的玄力注入到这把钥匙之中,便可以脱离玄灵域,只不过,这样一来,相当于自动退出,考核失败。”

话虽如此,可来到这里的人,哪一个想因为自动退出而考核失败?

所以即便有着这把保命的钥匙,也没有几个人会去动用。

“好了,该说的本座也都说了。”那声音忽然提高了一下,当即震得人耳朵发麻,“这次拿到资格勋章的人,上前一步。”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倒是愣了一下,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她看着身旁的萧沐晨听到这话的时候,昂首挺胸地踏了出来,然后伸开右手,只见掌心之中出现了一块碧绿色的晶石。

与此同时,这么做的还有两个人。

一个是十八岁模样的少年,他同样上前一步,张开手来,手中是一块水蓝色的晶石。

另一旁的一个白衣女子,此刻抿着嘴笑了笑,也走上前来张开手,而她的手中却是一块纯白色的晶石。

其他来参加考核的学员看到这三个人的时候,都不禁羡慕起来,能得到四殿的青睐,相当于他们直接被四殿给内定了,只要一出玄灵域,便会得到四灵学院中最好的资源。

然而就在那个声音准备继续说的时候,又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那是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少女,容颜精致,身姿绰约,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她微微张开握着的手,里面清晰可见一块赤红色的晶石,晶石之内,有着淡淡的光芒在流转,映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嘶……”不知道是谁先倒吸了一口气,然后紧接着倒吸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绵连不断。

就连那个声音也有些微微地吃惊,不由问道:“朱雀殿的资格勋章?”

“正是。”卿云歌点了点头,面不改色地站在那里,仿佛一切事情都和自己无关。

这两个字落地的时候,人群再度骚动起来。

“天,朱雀殿的资格勋章不是从来都没有给出去吗?”

“这个少女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让朱雀殿都另眼相看?”

“我还以为只有三枚资格勋章呢,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了第四枚。”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这个红裙少女身上,目光中带着几分羡慕、几分仰望和几分妒忌,都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少女究竟是什么身份?

“很好,这一次终于凑齐了四个人。”那道声音也只是微微地惊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平静,接着说道,“你们还有一个考核内容,那就是在玄灵域内,寻找四灵守护兽的传承,当然,这个考核内容是附加的,若是没有找到,也无妨。”

听到这句话,拿着资格勋章的四个人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所有人,排成队,来这边领钥匙。”那声音说完这句话后,就消失了。

而与声音消失的同一时间,众人面前出现了一座高台,上面站着几个人导师模样的人,负责分发钥匙。

想着赶快进入玄灵域的学员们立马排成了长队,有秩序地一个一个上去领钥匙,领完之后都把那把钥匙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毕竟,玄灵域是一个极为凶险的地方,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那里遇见什么生命危险,有着这把随时能脱离玄灵域的钥匙,倒也是一种安心。

萧沐晨领完钥匙之后,急忙走了下来,眼神颇为怪异地看着卿云歌,啧啧叹道:“没想到卿姑娘竟然也是资格勋章的拥有人,更没想到还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朱雀殿的资格勋章,不得了不得了,不愧是第一世子看上的人。”

本来听见前面的话,卿云歌还想谦虚一下说“不敢当”,结果听到最后一句“不愧是第一世子看上的人”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大爷的!

怎么又把她和容瑾淮扯到一块去了!

于是她无语地摆了摆手,直接否决:“萧公子,我和第一世子半点关系都没有。”

“真的?”萧沐晨听到这话,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他搓了搓手,“那我是不是可以……”

话还没说完,就被刚领完钥匙的苏沐颜一把揪住了耳朵,只听见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道:“不可以,你敢对卿姐姐有肖想,我立马传讯给容哥哥。”

“行行行,不可以就不可以。”萧沐晨嘟囔着嘴,“你可千万别把那个人招过来,我受不住。”

“哼!”听了这话,苏沐颜才满意地松开了手,“谅你也不敢和容哥哥抢人。”

“可不是嘛,谁敢跟他抢人啊,那不是找死吗?”萧沐晨揉了揉耳朵,不禁大怒道,“苏沐颜,你竟然敢拧我耳朵?!”

“我都拧完了,你才反应过来?”苏沐颜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说你蠢你还真是蠢,蠢沐晨,啦啦啦。”

“苏沐颜!”萧沐晨平生最恨别人说他蠢,于是一下子被这三个字气得不行,“等一会儿进到玄灵域里面,小爷再和你好好地较量一番。”

“来啊来啊,谁怕谁!”

卿云歌有些头疼地看着这两个拌嘴的人,心说怎么破大一点事儿都能吵起来。

“他们一直这样。”倒是慕月很淡定,“日后习惯就好。”

待到所有人都把钥匙领完后,那座高台又缓缓地进入了地面。

下一秒,一扇巨大的镜子在所有人眼前出现了,那镜子上有着无数波纹在波动,镜子边框上的四个角镶着四种颜色的晶石,正在散发着浓烈的光,仿佛太古福音降临人世,古奥威严。

而与这面镜子同时出现的,还有先前的那道声音,只听见那道声音冷冷地开口。

“玄灵域,开启!”

------题外话------

感谢上官依诺的2张月票,胭000脂的19张月票,丢了鱼的猫的10张月票和一张评价票!

谢谢我的姑娘们嗷!

最近天冷注意保暖,卿卿表示打字的时候手都在瑟瑟发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