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玄灵域,考验内容(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句话落下的瞬间,那面巨大的镜子上忽然爆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将所有来参加考核的人都笼罩在内。

待到白光缓缓散去之后后,镜子前早已空无一人,紧接着,这面凭空出现的镜子又凭空消失了,只留下一片空阔的场地。

卿云歌只觉得微微一晃神,就一个世界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她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灰暗,天地间苍茫一片,分不清哪里是千疮百孔的大地,哪里又是纤尘不染的天空。

如果说要用两个字来形容这里,那么只有“废墟”这一个词了。

这里是太过荒芜的一片平原,地面上有着万年之久都没有风化的尸骸,古老而沧桑,荒凉的气息扑面而来,她站在这里,仿佛到了万古婆娑的尽头。

打量过完周边的环境后,卿云歌才骤然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竟然是独身一人。

然而进到玄灵域之前她分明是和慕月、苏沐颜还有萧沐晨在一起的,而且,她不知道为何,在玄灵域之内,神识竟然无法离开本体,也就是说,她根本无法依靠神识来判断这附近有没有人。

也就是说,在玄灵域之内,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视力和听力了,她一定要小心行事,这里面,危险不仅来自那些兽灵,还有其他参加考核的学员。

并不怪卿云歌会这样想,因为那道声音在介绍规则的时候,并没有说学员之间不可以进行争夺,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杀人抢钱的事情多了去了,难不保有人会在那里蹲着她。

所以,接下来在玄灵域的日子,要步步为营才好。

而与卿云歌有着同样想法的,还有其他来到玄灵域的学员,他们在发现自己也是孤单一人的时候,其中很多人都惊慌起来,说来很多学员也不过是大家族中娇生惯养出来的子弟,论实战能力,并没有他们的修为那般出色。

所以有不少人,都想守株待兔,指不定能碰见好事情,直接将兽灵抢夺过来。

就在有人惊慌,有人失措,有人沉思的时候,忽然,一道声音响彻了这片天地,在所有人耳朵边落下。

与给他们讲解玄灵域考核规则和内容的那道清冷的声音不同,这道声音带着一丝苍老和一丝笑意,听起来仿佛如沐春风般温暖,声音所到之处,连这里的荒芜气息都被冲淡了几分。

“小家伙们,欢迎来到玄灵域,我是玄灵域的守域者,你们可以称呼我为玄灵爷爷。”那声音十分和蔼,就像是对着自己的孙辈们说话,“你们一定发现了,为什么先前你们都是有着同伴在身旁,而此刻却是孤身一人。”

听到这句话,分散在玄灵域各个角落里的学员们都不由地屏住了呼吸,专心致志地听着接下来的话。

“不用意外,你们被灵阵传送进来的时候,就是随机出现在玄灵域内一个地点,为了使考核内容更加严谨,在你们传送进来的时候,我专门把所有人都分开了,玄灵域很大,你们放心,方圆几十里之内,你们身边绝对不会再出现第二个人。”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有些性格稍微软弱的世家子弟听到自己要孤身一人在这片陌生的天地走很久,直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然而越哭越觉得害怕,因为他周围没有第二个生物,只有风沙扑面而来,天地之间回响着一阵阵哭声,阴测测的,令人不由毛骨悚然。

听到这些话,卿云歌倒是点了点头,很认同这位自称守域者——玄灵爷爷所说的话,如果没有把每个人都分开的话,难不保有些人会抱成一团,弱者扒着强者,到时候考核也就失了公平性。

虽然玄灵域这项考核也没有什么公平性可言,但能提升一点是一点。

“下面,我要说的重点就是,你们看看你们的右手掌心。”玄灵爷爷的声音又响起了,“那里有着一个印记。”

众人一听,立马摊开自己的右手,定睛一瞧,果不其然,在掌心的纹络之上,有一个六芒星模样的印记,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这个印记是用来记录你们击杀兽灵数目的,击杀的兽灵越多,印记的光芒也就越强。”玄灵爷爷接着说道,“等到你们出了玄灵域之后,会有专门的人来按照这个印记上的光芒强弱,来统计兽灵的数目。”

然而这句话,却让有些人脸色大变,他们本想着直接埋伏好,等其他学员过来,直接抢夺兽灵,但是如果这样子的话,他们如何去抢夺?

“别着急,玄灵域之内并不禁止争斗,相反,对于这件事,四灵学院是鼓励的。”玄灵爷爷像是看出了这些人心中所想,顿了顿,慢慢地说道,“所以,想让自己右手掌心之中印记变亮的另一个方法,那就是打败其他人,每打败一个人,那个人身上所有的兽灵,都会转移到你身上来。”

这句话一落下,那些人又长舒了一口气。

听到这段话,卿云歌却不由微微皱眉,她没想到玄灵域之内竟然还鼓励战斗,但转念一想,其实也就了悟了,毕竟四灵学院要培养的不是只能纸上谈兵的人,只有那些修为实力和实战经验都特别高的学员,才是四灵学院真正需要的。

如果一个人只有着高超的修为,却在面对强敌时无法施展,那么同毫无玄力的废物没有任何区别,这也是玄灵域真正的选拔。

“所以,你们还要注意一点,那就是……”玄灵爷爷的声音忽然沉了下来,“你们的契约兽在玄灵域之中,是无法召唤的。”

所有人:“……?”

卿云歌:“……!”

想想这还真是爽!

本来想着自己的修为并不如其他人,但是自己却有着一头神兽作为后盾,闹了半天契约兽竟然无法召唤?

她有些不信邪地叫了一声九幽梦魇,却发现丝毫没有回应,果不其然,一直待在七玄空间内的九幽梦魇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了一脸懵呆的剑灵。

她想了想,撸起袖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发现上面的那个代表九幽梦魇的印记此刻是灰色的,那就证明,九幽梦魇此刻在封印中,无法被召唤。

卿云歌默默地拉下了袖子,心中对着老天竖起了一个中指。

看来,此次玄灵域之行,果然危险重重,而且一切都要靠自己。

“哈哈哈,小家伙们,我很期待你们这次在玄灵域之内的表现。”玄灵爷爷忽然大笑出声,笑声在整片天地都回响着,“但是你们要记住,这里的空气中没有玄力,所以,若是没有带晶石的话,就有些麻烦咯。”

靠!

卿云歌听到这声笑,却根本笑不出来,她仔细地感受了一下空气中的玄力,发现确实和老者说的没有半点分差,一时间差点忍不住想爆粗口了,这里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如果这里的空气中没有玄力,那么等到体内之中的玄力消耗殆尽之后,她上哪儿吸收玄力去?

就算她有着元灵体可以让丹田自动吸收空气中的玄力,但奈何这里根本没有玄力啊,她空有元灵体有个屁用!

脸一下子黑了,卿云歌默默咬牙,早知道她真的应该去找兰停云坑几块晶石了,要不然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

不过幸好,她在药殿之内还剩了几颗补玄丹,等到体内玄力亏空的时候,可以吃上一颗救救急,但是也就剩下十颗不到了,她也不知道会在玄灵域中待多久。

而且,守域者也说了,这里鼓励争斗,那么若是有人要来抢劫她的兽灵,先不说打不得的过,万一她把补玄丹已经用完了呢?没有玄力还打个屁!

当然,被这句话急得同样跳脚还有其他并非来自大家族的学员,他们身上也一块晶石都没有,甚至已经有修为稍低的人拿出了钥匙,盘算着要不要直接脱离玄灵域。

“别着急啊,小家伙们。”玄灵爷爷又说话了,“虽然玄灵域中没有玄力供你们吸收,但是玄灵域里面有不少玄力之灵,你们只要找到了玄力之灵,那么就不用担心玄力的亏空了。”

说完之后,他竟然又大笑出声,笑声十分的愉悦。

闻言,卿云歌不由抽了抽嘴角,心道,这个玄灵爷爷看起来倒还是个喜欢捉弄人的老顽童,这话每次都让人感觉大起大落、大喜大悲,本来心刚刚因为上一句话提到了嗓子眼,然后下一句话出来的时候,又猛地落回了肚子。

不过既然这里有着不少玄力之灵,她倒还真不用担心了,她有自信,在身上的补元丹消耗完毕之前,找到玄力之灵。

“好了,小家伙们,祝你们有个美妙的玄灵域之行。”玄灵爷爷的笑声依旧没有停止,只是渐渐变淡,虚无缥缈起来,“老头子我很期待,这一次,谁是第一个从玄灵域中出来的。”

“哈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忍不住激动起来,脸上是掩盖不住的兴奋之色,不管有没有这个实力,他们都想争一争,毕竟,玄灵域之内所依靠的,并不仅仅只有实力,还有运气。

如果运气好的话,哪怕修为再弱,都有可能第一个出来,那么到那个时候,就可以选择任何白虎、青龙、玄武和朱雀四大殿之中任意一个殿来修习。

最重要的,还是可以进入那座所有修行者心中所向往的圣地——玄灵塔。

然而不同于其他人的激动,卿云歌依旧面不改色,但是秀美却微微蹙了起来,因为她分明感觉到,在守域者的笑声消失之后,分明有一道目光,看向了她,可她抬起头来四处环视一番,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但她清楚地知道,方才一定有人在暗中窥视着她,只不过那个窥视她的人修为太高,她根本无法察觉出来。

“哈哈哈哈,这个小丫头,灵识竟然如此敏锐。”没有人知道,包括卿云歌在内,玄灵域之外,有一个老者摸着胡子大笑出声,“我只不过是轻轻一瞥,她都能发现,不得了,不得了啊。”

“能得到玄灵爷爷你的夸奖,想必这个丫头,的确非同常人。”老者的另一旁,坐着一个黑衣女子,从她的外观看来,正是四灵学院的院长影溶月,她淡淡地浮着茶,深灰色的双眸里波澜不惊,仿佛风平浪静的大海,但不知道何时会暴风骤起。

“岂止是非同常人,这可是万年难遇啊。”玄灵听到这话,不赞同地摇了摇头,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只可惜,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可惜,可惜啊。”

连说了三个“可惜”,可知他心中是有多么的失望。

“同族也不一定同心。”影溶月喝了一口清茶后,才淡淡地开口,“玄灵爷爷,等这个小丫头达到灵阶的时候,就带她去见见那些人吧。”

“你说的可当真?”闻言,纵然是玄灵这般已经将心境修炼到极高层次的人,也不由地大吃一惊,“就算这个小丫头未来前途真的不可估量,可是灵阶修为,在那些人眼中,还是太弱了。”

“就当是让我有个安慰吧,也让我有些希望,否则我真的撑不下去了。”影溶月轻轻地叹息一声,声音里似乎沉淀了多年的悲伤,“毕竟,除了她,玄灵爷爷你还能找到更适合的人么?”

听到这句话,玄灵一下子沉默了,很久很久之后,他才声音苦涩道:“不能。”

“是啊。”影溶月缓缓起身,她抬起头来,深灰色的双眸中忽然划过一道流光,仿佛晨星从天坠落,她轻声说,“那么我们只能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她身上了。”

话音一落,黑衣女子长袖一挥,便见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块薄薄的幕帘,紧接着,幕帘上出现了一个画面。

画面中清晰可见的是一个红裙少女,她在一片荒芜的天地之中,正在寻找着什么,动作矫健,敏锐无比。

影溶月默默地看着画面中的红裙少女,久久无言。

“我相信她。”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影溶月又开口了,“因为只有她,才能让整个人族振兴啊。”

……

卿云歌并不知道她此刻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另外两个人的眼中,而这两个人,随便一个人出去,都是能威慑整个混沌大陆的存在。

她现在要办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玄力之灵,因为身上并没有晶石,她必须要找到玄力之灵后,才能放心地去击杀兽灵。

然而,现实状况却不会如少女所料。

就在她离开原地没有多久之后,她便和一头兽灵,直直地撞上了,就连一直在玄灵域之外看着这一幕的影溶月,也不禁略略无语,想着这个运气是有多差。

一般来说,在玄灵域之内待上一日左右的时间,才会撞上兽灵,可卿云歌这才刚走没几步,就遇见了兽灵,运气实在是太差了。

“果然来到这个世界,我就没有运气可言。”卿云歌抽了抽嘴角,但是她也就是嘴上说说,心中并没有什么感触。

兽灵因为都是玄兽死去之后所化的,所以并没有实体模样,只是一团漂浮着的鬼火一般的东西。

蓝色的代表水系,绿色的代表木系,红色的代表火系,橙色的代表光系……

兽灵虽然没有实体,但它们也会攻击,而攻击手段和生前并没有什么区别。

眼前的这个兽灵是绿色的,所以应该是一个木系玄兽死去之后所化的,等级也并不高,只有灵兽八星,并不难对付。

卿云歌松了一口气,连凤璃剑都没有召唤出来,直接一个火球砸了过去,就把眼前的兽灵给宰了。

毕竟,木克火,而且她体内还是极致之火,别说木系元素了,就连专门克火的水系元素都在她手里讨不到好处,先前她能那么容易的击败纪梧立,就有这么一个原因。

普通的水元素对上极致之火元素,就如同平民对上王者,别说打了,威慑一下都够了。

那个兽灵连哀嚎都没有叫出声,就被火球给吞噬了,然后紧接着,一团绿光从兽灵身上迸发出来,像是寻找着什么东西,然后没有丝毫的停顿,就朝着红裙少女的掌心之中飞去。

那团绿光入体的一瞬间,卿云歌感到体内多了一股莫名的力量,经脉中的玄力波动起来,丹田一吐一吸着,仿佛这团绿光是什么好吃的东西。

击杀兽灵之后竟然还能增长修为?

她感受了一下体内的变化,发现就是这一只八星灵兽所化的兽灵,就让她从幻阶六段初期达到了幻阶六段中期。

卿云歌这下算是大喜过望,这是不是证明,击杀的兽灵越多,自己提升的修为也越高?

好东西啊!

这时候,她已经决定,她要多杀几个兽灵,能杀多少算多少,毕竟这玩意儿有可以提升修为的功能,当然是越多越好,倒是不知道,出了这玄灵域后,她的修为能不能达到魂阶?

因为卿云歌并没有忘掉,先前她把纪梧立打败之后,他说的那一番话,纪梧立之上还有一个大哥,想必他的大哥才是纪家重点培养的对象。

按照纪梧立的说法,他和他大哥的感情很好,而且身为纪家公子,受了这么大的屈辱,必然会回来报仇,但是纪梧立进不了四灵学院,所以这仇他自己报不了,那么只有他大哥了。

以纪梧立小肚鸡肠的性格,早把和她的事情传讯给他大哥了。

从见过的那些十大玄法世家中的核心弟子来看,没有一个人的修为会弱于魂阶,所以她一定要尽快提升修为,这样才能和他们相抗衡。

这样想着,卿云歌顺着这个方向继续走去,然后觉得这一路可能会有些无聊,就把还因为九幽梦魇突然消失的懵呆剑灵叫了出来。

“诶诶,主子,这是什么鬼地方?”前一秒还懵呆的剑灵,出来之后更是摸不着头脑了,“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地方,嘶……这地方怎么有这么多死灵?”

剑灵刚试探地用神魂之力探测了一下,却震惊地发现这个地方居然连他都看不到尽头,而且这个空间内,除了一些还在沉睡的玄兽之外,就只有死灵了。

死灵,也就是兽灵,只不过换了一种称呼,因为除了兽灵,死灵中还包括其他的灵,譬如灵草死掉之后化为的草灵之类。

但是,死灵的诞生并不是那么容易,只有在特定情况下才会出现那么一两只,而这里居然有着大片的死灵,确实让人震惊不已。

“大惊小怪做什么?”卿云歌白了剑灵一眼,“你不是个千年老妖精吗,怎么连玄灵域都没有听说过?”

“这、这这里是玄灵域?!”剑灵一下子长大了嘴巴,说话都不伶俐了,他结结巴巴道,“那个四灵守护兽当年遗留下来的一片上古战场?”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里有这么多死灵倒是可以理解了。

“嗯,这是四灵学院的最终考核。”卿云歌点点头,“而我目前的任务,就是要击杀兽灵,数目越多越好。”

“嘶……”闻言,剑灵倒吸一口气,“敢把上古战场作为考核内容的,恐怕只有四灵学院了,厉害,厉害至极。”

吸完气后,剑灵不由地有些狐疑:“不过主子,你把我叫出来干什么,我一个灵体也也没办法帮你杀兽灵啊,你叫我还不如叫那只小梦魇。”

“你以为我想叫你吗?”卿云歌嫌弃地看了自家剑灵一眼,“这个地方无法召唤契约兽的。”

“哦——”剑灵这才明白为什么小梦魇突然消失不见了,原来是被封印起来了。

嘎嘎嘎,他内心得意地大笑出声,让你天天跟本灵炫耀,这不,主子需要帮助的时候还不是得靠本灵。

“主子有什么帮可以让小的帮的吗?”想到这里,剑灵飘了过去,谄媚地说道。

卿云歌轻飘飘地看了一眼一旁的剑灵,然后慢悠悠道:“别想太多,我只是太无聊了,然后想着你是个话痨,把你叫出来聊聊天。”

剑灵:“……”

嘤嘤嘤,太伤心了,他好心塞怎么办,做灵好难啊!

两人就这么边聊边走,一路上倒还是遇见了不少兽灵,不过大多数兽灵都是灵兽级别的,只出现了一头圣兽级别的兽灵,还只是区区的圣兽一星。

以前卿云歌现在的修为,对付神兽以下的玄兽,都很轻松,毕竟她有着凤璃剑在手,再加上《夜神的黄昏》和《凤火燎原》,让她比和她相同阶级的人都要高出一个档次。

然而,足足宰了十几头兽灵后,吸收了那么多光团,卿云歌的修为,也才达到了幻阶六段的巅峰,这还是因为其中有一头一星圣兽级别的兽灵,否则连幻阶六段巅峰都不一定能达到。

“我还以为我能达到幻阶七段呢。”卿云歌再度斩杀一个火系兽灵之后,感受了一下体内的玄力,却发现自己依旧还停留在幻阶六段巅峰,唉声叹气,“这样下去,我得杀多少只兽灵才能达到魂阶啊。”

“魂阶?!”一旁的剑灵听到这句话,顿时瞪大了眼睛,“主子你以为修为是那么好提升的吗?你能这么快就提升到幻阶六段巅峰,已经很了不起了好不好,这才过了多久?半天不到!”

当然,剑灵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那就是——这么快了你还不满足,还想怎么样?

这句话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因为若是说出来了,怕不是少不了剑主大人的一顿暴打。

“我在提升修为的时候,别人也在提升。”卿云歌没有停住脚步,接着向前走去,声音却有些沉,“我实力本来就不如他们,若想和他们争一争第一的名额,可不是容易的事。”

没错,她也是冲着那个第一去的,毕竟来到四灵学院就是为了提升实力,而第一带来的资源更多,能拿到一定要拿到。

“主子你大可放心。”闻言,剑灵懒洋洋地说道,“死灵这个东西,其实并不能让人提升多少修为,主子你是因为有着莲心玉骨,将死灵中的杂质给自动剔除了,只留下精华的部分,所以才会增长这,么快,羽毛我可以打包票,在整个玄灵域中,靠死灵来提升修为的,没有一个人的速度,可以跟主子你相提并论。”

“嗯?”听了这话,卿云歌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因为一身十五年的废脉换来的体质竟然还有如此效果,她勾了勾唇,赞叹道,“羽毛你不愧是千年老妖精,什么都知道。”

正等着自家剑主夸赞的剑灵:“……”

咱们能放弃千年老妖精这个称呼好么!

他这么伟大一个剑灵,怎么能有这么一个伤面子的称呼。

然而叫他的是他敬爱的剑主大人,所以心中的怨念并不能表现出来,只能默默地心塞。

玄灵域之内,一人一灵就这样走着,一边宰杀兽灵,一边寻找着玄力之灵的所在地。

卿云歌身上的补玄丹现在只有四颗了,若是再找不到玄力之灵,恐怕今天过后,她的玄力就要亏空了。

然而,就像是老天为了弥补她先前那些不好的运气,就在她又走了一段路程之后,她看见了一棵大树。

那棵大树有百尺之高,拔地而起,直入云霄,是这个灰茫茫的空间里,唯一的绿色。

大树的枝叶繁茂,树干粗壮,足有十几个人环抱的大小。

令人惊奇的是,树上的叶子竟然是透明的,清晰可见那绿色的纹络,而且在黄沙遍地的玄灵域中,这棵树的周围却没有半点风沙,干净而清澈。

卿云歌清楚地看到,在无数的透明叶子中,还结着数十个晶蓝色的果子,那果子成葫芦状,果皮上有着淡淡的蓝色萤光在流转,即便距离还很远,她依旧能闻到果子上传来的阵阵香气,诱人无比。

“这是……”剑灵在看到这颗苍天大树的时候,不由瞪大了眼睛,然后脱口叫出了一个名字,“天灵果树!”

“什么是天灵果树?”卿云歌好奇地问道,“药材么?”

“并非是药材,就是一种果子。”剑灵忍不住搓了搓手,眼中都放出了狼一样激动的光来,“天灵果可是一种神果,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才成熟,所以它的效果,比得上皇品丹药!”

皇品丹药!

闻言,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凝,皇品丹药是比天品丹药还要高出两个大段的存在,而且皇品丹药并不是那么好炼制的,炼制皇品丹药还要看炼药师的玄火层次,低等玄火根本炼不出来。

剑灵目光灼灼地看着那颗苍天大树上结着的数十个果子,咽了一口口水,又说道:“天灵果,可以让服用者增进修为,还可以稳定心境,减少修炼时候的心魔入侵,甚至还可以弥补先天的天赋不足。”

“我当时活着的时候,也没能吃上一个,现在变成剑灵了,倒是看到这么多。”他不禁哀叹出声,只觉得心里痒痒的不行,“看着却不能吃,真是难受死了。”

“你当时活着的时候?”卿云歌刚听完剑灵说出天灵果的作用之后,冷不丁地又听见这么一句话,眸光骤然犀利起来,“你不是说你是神凤的残魂滋养而成的灵体,一直生活在凤璃剑内的吗?”

不好!

剑灵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一下子沉默了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家主子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仅仅凭着寥寥数语,就能猜出一些事情。

随着凤璃剑的进阶,剑灵的记忆封印也在慢慢解开,他也知道了一些事情,可这些事情对目前的剑主大人来说,是不适合知道的。

他犹豫了半晌,才有些艰难地开口:“对不起,主子,事关凤璃剑秘辛,原谅我不能说出来。”

卿云歌定定地看了剑灵一眼,并不说话,只是眼神一下子冷了下来。

剑灵看到这么冰冷的目光,心里也有些难受,但他还是开说说道:“主子,你尽快找到七色剑魂吧,待到所有剑魂归位之后,您想知道的,一切都会大白。”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不管以前的我是什么,现在的我,只是凤璃剑的剑灵,主子您的剑灵。”

“好了,这么一副沉闷的样子倒还真让我不习惯。”一阵沉默之后,卿云歌忽然笑着叹了一口气,“你不用为难,我不会逼你的。”

目光慢慢地柔和下来,她低声说:“现在的你,已经算的上是我的亲人了啊。”

仅仅凭着那一句“我只是你的剑灵”,足以让她微微动容。

是啊,羽毛是她的剑灵,怎么可能会害她呢?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主子你说什么?”没有听清后面的那句话,剑灵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没什么。”卿云歌向前走了几步,慢悠悠地说道,“不是想吃天灵果吗,那么我们还不赶紧摘下来。”

天灵果树现在分明已经是成熟期了,那么就说明,这九千年来,都没有人发现这棵天灵果树,毕竟天灵果这种对玄力修行者有着如此大的好处,要是被发现了。早就连着树根都拔起来,哪里还轮的着她来。

所以必须要尽快将这些天灵果都摘下来,因为她能发现,不代表别人发现不了,事关实力和修为,她可不是什么大度的人,会把天灵果分给陌生人。

不过她已经算好了,这里的天灵果足足有十八枚,分给慕月、苏沐颜和萧沐晨各一颗,还剩下十五颗可以留着以后用。

然而一提到天灵果,剑灵立马就又怨念了,他跟在卿云歌后面,不断叨叨:“我只能看不能吃,好难受,好难受啊。”

“小声点,也不怕把别人给招来。”卿云歌有些无奈,“这样,我给你留一个,等你日后活了,再吃如何?”

“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呢。”剑灵嘴上虽然这么说,却不由地再度咽了咽口水,说来也奇怪了,明明已经变成灵体了,怎么对吃的东西还有*呢。

卿云歌走到天灵果树的跟前,然后召唤出了凤璃剑,足尖一点,脚步一踏,轻轻松松地就上了树。

她首先从右边开始摘,只见一个一个的晶蓝色果子在剑影划过的瞬间,“扑通扑通”的掉到了地上,也幸得这里没有黄沙,否则这样砸下去,会直接被风沙给淹没了。

剑灵站在树下,痛心疾首地看着一个个从树上掉下来的天灵果,不由叫道:“主子你,你实在是太暴力了,要是别人发现了天灵果树,肯定小心翼翼地摘,哪有像你这样拿剑砍的?”

这不是摘果子,这是砍柴吧!

“废话,这里说不定一会儿就来人了,我还敢小心翼翼地摘?”卿云歌将最后一个果子砍下来后,也从树干上跳了下来,轻盈地落在了地上,然后开始将在地面上乱滚的天灵果一个一个地捡了起来,顺手扔进了七玄空间。

见到这一幕,剑灵连忙回到了七玄空间之内,刚进去的时候,就被一个扔进来的天灵果砸了个正准。

他也顾不得被砸住,急急忙忙地开始将七玄空间内的天灵果都收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抱去了药殿之内的百草园,一一放好,这才又回到了玄灵域之内。

卿云歌拍了拍手,见到剑灵出来后,慢悠悠道:“瞧你那个模样,至于那么小心翼翼吗?又不会坏。”

闻言,剑灵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处飙出了一口老血,他猛烈地咳嗽起来,一边咳嗽,一边义愤填膺道:“主子,那可是天灵果,堪比皇品丹药的天灵果!”

“我知道这是天灵果。”卿云歌手上还拿着一个天灵果,准备一会儿自己吃掉,她有些疑惑地偏了偏头,“所以天灵果有什么问题吗?”

剑灵觉得自己要是真的再次活了过来,他这颗老心脏也受不住。

天灵果这种放在外面的拍卖场上,一个就能拍出一万颗晶石的东西,到了剑主大人这里,却仿佛跟普通的果子一样,不仅拿剑砍,还用手扔,简直造孽!

“没问题,没问题。”剑灵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既然天灵果已经到手了,那么主子我们走吧。”

在剑主大人身边,他一定要好好地修炼自己的心性,否则日后因为心态不稳疯了的话就不好了。

“嗯,是该走了。”卿云歌点点头,拿着剩下的一颗天灵果,“否则真的要有人来了。”

然而,就像是专门映衬这句话,话声刚落,便见另一个方向冒出了几个人影。

那几个人影以十分快得速度来到了天灵果树前,恰巧看到了树下立着的红裙少女和那白皙的手中的果子。

在看到那颗晶蓝色的果子的瞬间,这几个人的眼睛迅速睁大了,瞳中全是惊喜之色和化不去的贪婪。

而其中一个人直接上前一步,对着卿云歌大喝出声:“快快把天灵果交出来,我饶你不死!”

------题外话------

男主快放出来了,别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