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别害怕,我不吃人(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饶我不死?”听到这句话,手里正拿着天灵果的卿云歌直直地朝着说话的那人看了过去,目光冰冷,宛若刀刃。

那人身穿着一身并不华丽的衣服,大约二十岁左右,双眼如同鼠目,一直盯着她手中的天灵果,目光贪婪,就差流口水了。

从其身上的玄力波动来看,大概刚刚突破幻阶九段。

他身后的三个人,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幻阶九段巅峰。

身为第一杀手,从来都是她心情好了,饶别人不死,何时敢有人饶她不死?

四个连魂阶都不到的人,她还未曾放在眼里,正巧她因为吸收兽灵的缘故,修为也有了很大的提升,拿这几个人练练手,巩固一下修为,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于是原本极为冰冷的目光,现在已经是看死人的眼神了。

“嘿你那是什么眼神?”鼠目男子不禁被这恐怖的视线吓得瑟缩了一下,仍然强硬道,“这果树可是我们老早就发现了的,你抢我们的东西,还不快快交出来?”

“笑话。”闻言,卿云歌扬眉冷笑,“这天灵果树在这里生长了九千年,难不成你也在玄灵域待了九千年?”

睁着眼睛说瞎话,还这么理直气壮,真是叫人大开眼界。

“哼,都说了这棵树是我先发现的。”鼠目男子说着说着,想到面前不过区区一个孤身的少女,而他身后还有三个帮手,于是更加理直气壮了,“如若不是我去找同伴了,还轮得到你吗?”

呵呵……

听了这话,卿云歌只想冷笑。

这人分明是才看到天灵果树,见到自己没有捞到一个,才起了贼心。

再说,就算是他先看到的,不好意思,这东西到了她手上,可没有送出去的道理。

“是吗?”卿云歌歪了歪头,一手将掌心处的天灵果抛了抛,忽然微笑起来,“你若是叫它一声它会应你,我就将这颗天灵果给你,如何?”

鼠目男子一听这话,先是愣了愣,继而大喜,正想着为何这个少女如此容易便松了口,但等到好不容易想明白那句话的意思,不由勃然大怒:“死丫头你居然敢戏弄老子?!”

“是啊,我就是在戏弄你。”卿云歌坦然地点了点头,“小老鼠,好玩吗?”

然而鼠目男子身后的三人听到那话,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哎哟,头一次见老三吃亏。”

“这少女真是会说话。”

“看来老三这下要生气了。”

被称为老三的鼠目男子本来就被卿云歌的一番话气得不行,这下又被几个兄弟嘲笑了一番,更是火上加火,当即大骂出声:“臭娘皮,快把你手中天灵果叫出来,否则老子我可就不客气了。”

其实这四个人,包括数目男子在内,并不知道他们眼前的少女便是先前身怀朱雀殿资格勋章的那位。

毕竟,在他们的印象里,能拿到资格勋章的都是大家族的子弟,而大家族的子弟,身上都会带着专属的传讯灵石,所以即便这些来自大家族的子弟先开始被灵阵的力量分开了,但依靠传讯灵石,很容易会在凑到一块。

这四个人就是,他们虽然不是来自十大玄法世家,但其家族也不算弱,自然有着传讯灵石这种东西,所以他们才决定先把自己人聚集到一起,再寻找兽灵和玄力之灵,这样一来,也有保障。

鼠目男子并不信,他们四个人还打不过区区一个孤身一人的少女,这少女长得倒是挺美,倾国倾城,指不定打完之后,还可以爽上一爽。

想到这里,他目光贪婪地在红裙少女身上滑动着。

“哦?你要怎么不客气?”见到那毫不掩饰的打量,卿云歌怎么会不明白这几个人打得什么算盘,一想到若是今天换了另一个不如他们的女子在内,岂不是要难逃毒手?

这一刻,她是真的动了杀意。

“第一,把天灵果叫出来。”鼠目男子以为面前这个红裙少女已经害怕了,得意洋洋道,“第二,好好地伺候我们兄弟四人一番,伺候好了,说不定还分你一口……啊!”

天灵果三个字方才压在舌尖,还没有吐出来,他便惊恐地发现,不知何时那个被他看不起的红裙少女在瞬间来到了他的面前。

下一秒,便见一道凌厉的寒光在眼前一闪,面前的整个画面都黑了下来,眼角有着两股热流顺着脸庞缓缓流下,流到唇边的时候。

他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舌尖却满是铁锈的味道。

他瞎了,就在一息之间,两只眼睛,被利器狠狠地割裂了。

“你竟敢,竟敢……”鼠目男子凄厉地大叫一声,他捂住自己受伤的地方,颤颤巍巍地触碰了一下伤口,却因为剧烈地疼痛再度尖叫出声。

“我怎么?”卿云歌慢条斯理地收回凤璃剑,神情很不解地看着面前的鼠目男子,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惊讶道,“呀,这位兄台,你的眼睛怎么回事?不会是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被弄瞎了吧?”

闻言,鼠目男子更是悲愤不已,心说我这眼睛明明是你弄瞎的,你居然还在这里装无辜,要不要脸!

一旁看戏的剑灵早已偷笑出声,虽然除了剑主大人以外的人都看不见他,他还是捂着嘴,尽量让自己的笑声小下来。

妈呀真是太好笑了,瞧瞧咱剑主这坑人的水平,高,实在是高!

鼠目男子身后的三个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番操作给弄懵了,一个个都忘记了出手,他们呆滞地看着双手捂着眼睛的老三,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不科学啊,老三都已经是幻阶九段了,怎么会连反应都没有呢?

“贱、贱人!”鼠目男子连忙从储物戒中倒出一颗丹药,塞进了喉咙里,这才让伤口处的血慢慢地止住了,虽然眼睛已经瞎了,但其他敢管还是有的,他怨愤地望着少女的方向,黑洞洞的眼神尤为恐怖,“竟敢得罪我们刘家,老子看你是不想活了!”

想到这里,鼠目男子才稍稍平静下来,他可是刘家的人,虽然不是十大玄法世家之一,但他们刘家可是叶家的附庸家族,而且他的姑姑还是叶家家主极为宠爱的妾室,所以他们刘家的事情也就相当于叶家的事情。

这一次玄灵域之行,叶家可是来了不少人,庶系嫡系一共几十个,而且叶家的第一继承人叶潇然也来了,先除去修为不说,他还有着青龙殿的资格勋章,想必到时候不会见死不救。

如今之计,先打,打不过再跑,去叶家寻找救兵,到时候这个不知好歹的红裙少女,绝对是死路一条。

“刘家?”卿云歌环抱着双臂站在那里,明明她站的地方并不高,却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纪家我都打了,一个连我都没听过的刘家,打打也无妨。”

听到这话,剑灵已经笑抽过去了,笑完之后,他恶狠狠地瞪着对面那四个人,心说都怪你们,让本灵差点笑死过去,还敢肖想我家剑主大人,哼哼,打得你摸不着东南西北!

“狂妄!”有人冷哼一声。

这次说话的却不是那个鼠目男子了,而是他身后的一个人,那人同鼠目男子长得很像,应该就是他的兄弟一族,这个人也是这四个人中修为最高的,已经达到了幻阶九段的巅峰,差一步便可以突破冥阶。

然而幻阶九段巅峰和魂阶一段初期差的不是一丁点,若是这里有一个魂阶的人,卿云歌还真的要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都打一遍,毕竟身上的补玄丹也已经不多了,她要尽量节省体力。

“大哥,快,给我报仇。”鼠目男子立马像是见到了救星,虽然眼睛是黑洞洞的,但仍能感受到他的目光极为怨毒,“废了这个死丫头的修为,然后把她玩死。”

“玄灵域你现在待不了了。”刘家老大看了自家弟弟一眼,“你先把玄力注入到钥匙里,后面的事情交给大哥。”

“大哥?”鼠目男子不由地有些愕然,他不过是眼睛瞎了,又不是不能动,再说了,出去之后他的眼睛还可以被治好啊。

他们兄弟四人虽然在这批学员中的实力不算出色,但找到上古灵阵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怎么能让他直接放弃考核机会呢。

老大沉默了一会儿,才解释道:“你这个样子,一会儿我们可能难以跟别人打斗了,万一因此丢了性命我如何向母亲大人交代?”

话虽是这么说的,其实他也有着私心,本来玄灵域内就危险重重,阻碍不断,他们还要带着一个瞎子,更是力不从心,万一在还没找到上古灵阵之前,就因为和其他的斗争失败而逐出玄灵域,还不如早点让老三出去,他们三个人也能通过考核。

闻言,鼠目男子勉强笑了笑,也知道自己一个人会是他们兄弟四人的累赘,于是只好道:“那大哥,我先出去了。”

话罢,双瞳又怨毒地看向对面的红裙少女,似乎在说,你的命,不长了。

然而就当鼠目男子掏出钥匙,准备凝聚玄力灌入其中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冰冷的笑声。

“想跑?”那声音沉沉笑道,“留下点东西吧!”

惊愕之中,寒光再度闪过,只听“刺啦——”一声,是血肉撕裂的声音,而与此同时,鼠目男子也将玄力注入到了钥匙之中,便见一道白光闪过,鼠目男子整个人都消失了。

不,并不是整个,天灵果树之下,静静地躺着两条被斩下来的腿,截面出清晰可见血管和皮肉,一股浓烈的血腥之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混着天灵果的香气,直冲耳鼻。

玄灵域之外,负责统计因为钥匙而离开玄灵域的导师忽然看到地上出现了一个没有双腿的人,登时给惊住了,因为他还没做好准备会有人从玄灵域之内出来,毕竟这还连一天的时间都没有到。

“腿,我的腿……”直到地上那人痛苦地呻吟出声,导师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早在这里安排好的牧师叫了过来。

看着那双腿齐断的男子,导师不由摇头叹气:“唉,也不知道这个学员是遇见了什么,竟然会落个如此惨的模样,不会是超神兽的兽灵吧?”

再度叹了一口气,就又回到座位上坐着去了,毕竟这种事情在以往并不少见,很多出玄灵域的都是受了重伤,但像这种缺腿瞎眼的,导师还是头一次见。

而玄灵域之内,剩下的刘家三兄弟看到地面上的断腿时,齐齐地变了脸色,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红裙少女,竟然如此心狠手辣,都已经弄瞎了人家的双眼,还要砍断他的双腿。

而且老三这双腿留在了玄灵域中,一下子就被这里的荒芜气息给侵蚀了,且先不说他们根本不能把这双残腿及时带出去,就算带出去了,也无法被接好,换句话说,刘家老三,终身残疾了。

“大哥,这……”又一人开口了,神情有些惊骇,“父亲大人若是知道了,我们没有保护好三弟,肯定要打死我们。”

“别慌,二弟。”刘家老大又开口了,神色阴沉,“我们速速把眼前这个少女擒住,封了她的玄力,让她就算有着钥匙,也出不了玄灵域,接下来,就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大哥,二哥,我们一起上!”听到这话,刘家老三也开口了,声音阴测测道,“不禁要将这个死丫头擒住,还要好好地玩上一玩,才能报三哥的缺腿瞎眼之仇!”

一番交谈之后,三个人迅速对视一眼,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说完了么?”一旁的卿云歌好整以暇地看着这几个人的模样,悠哉悠哉地说道,“快打啊,打完本小姐还有事情呢,不打本小姐可就走了。”

话音一落,她作势就要抬腿离开。

她可真的没时间同这群人在这里瞎耗,反正天灵果也已经到手了,她现在要干的事情,第一,是寻找玄力之灵,第二,是接着宰杀兽灵,内心估摸着能不能碰见几个高阶圣兽的兽灵,好让自己的修为提升地快一些。

“当真狂妄不已!”听到这么一句轻蔑的话,刘家的三兄弟都怒了,三个人在同一时间凝聚了玄力,三道不同颜色的光迸发出来,分别是绿色、黄色和红色,代表着木系玄力、光系玄力和火系玄力。

“唔,倒是有点看头。”卿云歌也收了懒洋洋的模样,歪着头看着刘家兄弟三人,右手握着凤璃剑,左手凝聚玄力,一团暗紫色的光在掌心中缓缓形成,暗系玄力!

“死丫头,我劝你还是赶快跪着求我们饶你一命。”刘家老二见到这一幕,不由恶狠狠地笑了,“你一个幻阶六段巅峰的实力,也敢和我们兄弟三人斗?”

虽然他们先前并看不出卿云歌是什么修为,但此刻玄力一出,他们边可以看出这个看起来很嚣张狂妄的少女,不过区区幻阶六段,不要说他们兄弟三人,就是其中一个,也能轻易地将这个少女打败。

“饶我一命?”卿云歌饶有兴趣地将这四个字重复了一遍,然后原本柔和的声音忽然转冷,刹那间寒气扑面,“谁给你们的胆子,也配饶我一命?!”

话音未落,凤璃剑率先出手,在空中挽了一个剑花,便见剑尖寒光乍现,仿若万丈光芒耀世,灼目无比,让人睁不开双眼。

下一秒,低低的吟唱声在寂静的空中响起了。

“请隐藏在黑暗中的精灵,顺从我的召唤而来……”

随着一个一个字从那双淡色的樱唇中吐出,红裙少女身上的紫光忽的大盛起来。

紧接着,这些紫光忽然离体飞出,在空中变幻成数道锁链模样的长条,然后尽数朝着刘家兄弟三人飞去,速度很快,让人根本来不解闪躲,在他们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之前,那些由暗紫色光芒化为的锁链便将他们紧紧地缠住了。

而令刘家兄弟三人吃惊的是,被这些锁链缠住的一瞬间,他们体内的玄力竟然以一个极为恐怖的速度消耗着,不过短短几息,体内的玄力就被消耗一空,一时间,连玄力都凝聚不了了,三道光芒还没腾起,就又迅速地暗了下去。

“你……做了什么?”刘家老大有些艰难地问出了这么一句话,因为他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他的玄力在瞬间都没有了,明明眼前的少女不过幻阶六段巅峰,可他已经是幻阶九段巅峰了,这其中整整差了三个小段,怎么他竟然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虽然这其中有着他大意的因素,但是也不可能连交手都还没有,便一败涂地。

想着想着,一时间又惊骇不已,难不成方才这个少女使用的玄诀品阶,已经超越了天品?

她到底是什么背景,身上居然会有如此高品阶的玄诀?

想到这里,刘家老大不由冷汗涔涔,他们貌似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别那么害怕的看着我,我又不吃人。”卿云歌停止了玄力的凝聚,却没有收回凤璃剑。

她上前一步,拿着长剑,以剑为指,迅速将眼前的刘家兄弟三人的穴道封住了,这也是为了防止他们拿出钥匙逃跑。

就在刘家兄弟三人惊惧不已的瞬间,他们看到这个宛若恶魔的红裙少女竟然冲着他们笑了,那笑容足以让任何人心甘情愿地付出自己的一切,下一秒,他们听到一个声音轻飘飘道:“储物戒指呢?拿出来。”

刚从那个绝美的笑容中回过神来的刘家兄弟三人听到这话,脸齐齐一僵,面容微微抽搐,但还是乖乖地把自己的储物戒都交了上去,毕竟,自己兄弟三人的命都握在这个红裙少女手中,区区一个储物戒指,跟小命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

卿云歌接过三枚储物戒指,神识一扫,发现戒指里面倒是有十几块晶石,不过暗系晶石却一个都没有,但聊胜于无,虽然只有暗系晶石才能最大的补充她亏损的玄力,但其他元素晶石也可以将就一用。

将戒指中的东西扔到七玄空间之后,卿云歌嫌弃地将这三枚戒指都扔了出去,撇撇嘴道:“还刘家,穷的就剩这么几个晶石,真是穷。”

听了这么一句话,刘家兄弟三人都忍不住想吐血而亡,晶石哪里是那么容易好得的,就这十几块晶石,还是他们把刘家的整个库存都拿了出来。

“行了,看在你们送了我这么多晶石的份上,姑娘我今天心情倒是变好了。”卿云歌将几个人的穴位解开之后,收回了凤璃剑,慢悠悠地转身,轻飘飘地撂下了一句话,“就放你们一马,记得出去好好教导一下你们的弟弟,别到时候再惹了别人,连命就丢了,毕竟别人可不一定有我脾气好。”

闻言,刘家兄弟三人嘴角齐齐一抽,心说您要是脾气还好,还至于把我们三弟给弄成那么惨的样子?您要是脾气好,恐怕天底下所有人的脾气都很好了吧?

不过,被这个恶魔一样的红裙少女放过之后,他们倒是齐齐地松了一口气,准备脱离玄灵域了,毕竟连储物戒都没了,他们也没办法在进行下面的考核。

然而,就当刘家兄弟三人拿出钥匙,准备将玄力注入到其中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体内现在半点玄力都没有,别说注入了,连凝聚都不行,一时间欲哭无泪。

而且他们的晶石都被方才的红裙少女洗劫一空,连可以吸收玄力的东西都没有,一时间三人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哥,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待一辈子吧……”刘家老四差点被吓尿了,如果在玄灵域中待一辈子,那还真的不如死了算了。

刘家老三也连连点头,虽然不至于吓尿,但也吓得不轻。

“慌什么!”还是刘家老大最镇定,但他眼中依然闪过一丝慌乱,心情颇为烦躁,“那红裙少女只拿走了我们的储物戒,我们的传讯灵石不是还带着身上呢吗?赶紧给叶家的人传信,让他们来帮我们一下。”

“对对对对,我怎么忘了这一茬。”刘家老二一拍脑门,然后摸出随身携带的传讯灵石,开始传讯,“一定要让叶家的兄弟们狠狠地把那个不知好歹的少女收拾一番,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刘家老大看着这一切,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闭了嘴,也没有阻止自己弟弟的行为。

但不知为何,他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纵然叶家的人来了,也不会是那个红裙少女的对手。

回想起方才的还未出手,就已经败了的那一战,红裙少女站在那里,唇边噙着优雅的微笑,一双玫瑰紫色的眸子清澈无比,但却透着冷冷的寒意,她轻声吟唱的时候,暗紫色的光芒在她身边拥簇着,邪魅而妖娆,与先前的清澈,完全是两个极端。

如果说先前的她仿佛天使缓缓张开翅膀,那么之后的她就仿佛魔鬼跳出鬼魅的一舞。

想到这里,刘家老大不觉缓缓地打了一个寒颤,他感觉那个红裙少女……根本就是从暗黑之域中走出来的恶魔。

……

另一个方向,收获颇丰的卿云歌觉得自己心情很好,她哼着曲子慢慢地走着,直到再走了十几步,才停了下来。

然后她开口了,声音极低极冷:“阁下跟了我这么久,还不出来么?”

这句话在寂静的天地之间久久回响,只有风声回应着,并没有其他人的搭话。

一直跟着自家剑主大人的剑灵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疑惑道:“主子,我没感觉到有人啊?”

然而卿云歌仍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良久,她的唇边勾起一抹冷笑:“阁下从天灵果树那里便一直跟到我现在,究竟有何打算?何必不出来一叙,好让我知道阁下跟着我的目的,究竟是何?”

依旧是寂静一片,剑灵却有些悚然起来,他飘来飘去,却看不见半点人影:“不会吧,主子,真的没人。”

卿云歌并不想理自家的这个傻兮兮的剑灵,她负手站在那里,然后再度开口,直接冷笑出声:“阁下是觉得自己的隐匿功夫很好?以为我此番是在诈你?不巧,任何隐匿方法在我面前,都形同虚设,阁下若是有事,那么就赶紧出来,若是无事,那么就不要跟着我。”

就在剑灵还在找是否有人跟踪他们的时候,一道清清淡淡的声音忽然在这寂静的天地之中响起了:“好一个任何隐匿方法在你面前都形同虚设。”

下一秒,随着话音的落下,一个身穿青色长衣的男人出现在一人一灵的面前。

只见那人紧抿着性感的薄唇,一双眸子犀利无比,隐隐暗藏着杀机,他的容颜十分俊美,清冷而孤傲,他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红裙少女,然后淡淡道:“姑娘果然非比常人,我已将气息完全隐匿,姑娘还能发现,叶某佩服。”

说着是很佩服,但他的语气,没有丝毫的起伏,仿佛这种事情,对他如同喝了一杯水一样普通。

男人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红裙少女,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动,然而,下一秒,他像是发现了什么,目光忽然一变,然后冷冷地开口:“你果然是在诈我。”

“是,我是在诈你。”卿云歌收了眼中的那一丝意外,耸耸肩,“可是真不好意思,你被我诈出来了。”

面上虽然很平静,但心里真的忍不住给老天竖一个中指。

贼老天!

以她常年当做杀手的职业习惯,会对跟着她的人有着灵敏的第六感,但此番,她确实不确定是否有人跟着她,于是就说了这么一番话。

自然,若是没人跟着她,她也乐得轻松,但若是真的有人跟着她,那她也有自信让这个隐藏在暗处的人出来。

“呵,有趣。”男人忽然笑了一声,但笑声很冷,“果然不愧是朱雀殿资格勋章的拥有者,越阶挑战,还能一打四。”

“你认识我?”卿云歌精准地捕捉到了男人口中的话,但却懒得想他是怎么认识她的,于是只是懒懒道,“说吧,你跟着我的目的是什么?”

男人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才淡漠道:“我想跟你合作。”

“哦?”卿云歌似乎有点兴趣,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合作什么?说来听听。”

“我帮你找玄力之灵,你帮我找四灵守护兽的遗迹。”男人紧紧地盯着她,像是害怕她逃跑,“而且,这一路上遇见的兽灵,不管任何等级,我都可以让给你。”

“嗯……”听到这话,卿云歌轻轻地应了一声,然后说道,“听起来不错。”

然而下一秒,她话锋忽的一转:“可是我凭什么要跟你合作呢?”

玄力之灵她可以自己找,兽灵她也可以自己杀,而且她向来一个人独身惯了,并不习惯和别人合作。

男人猛地抬眸,眸中似乎有着轻微的怒意,但很快就敛去了,然后他看着她,只说了五个字:“我是叶潇然。”

叶潇然?

听到这个名字,卿云歌微微皱了皱眉,叶家叶潇然,那不是青龙殿资格勋章的拥有者么,为什么会找上她?

十大玄法世家每一家来参加玄灵域考核的人都不少,叶潇然若是想找人合作,找叶家的人就行,而且也方便,毕竟他可是叶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其他庶系子弟巴结他还来不及,必然会为他马首是瞻。

然而像是看出了她内心所想,叶潇然只是简单地解释了一下:“他们太弱,而你够强,所以我来找你。”

“我够强?”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倒是笑出了声,“叶公子这话倒是让我听了很舒心。”

“那么我们……”叶潇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红裙少女打断了,“可是我并不想和任何人合作,叶公子既然是叶家年轻一辈的修为第一人,想必自己一人也可以找到四灵守护兽的遗迹,我区区一个幻阶六段,还是不要给叶公子拖后腿了。”

“你不同意?”叶潇然皱了皱眉,又说道,“你身上有着朱雀殿的资格勋章,而我有着青龙殿的资格勋章,我们若是联起手来,找到四灵守护兽的遗迹也并非难事,难道你不想接受四灵守护兽的传承么?”

“这和叶公子没有关系。”卿云歌客气地微笑,“既然道不同,那我们不相为谋,我先走一步了。”

“我不许。”叶潇然听到这话,向来孤冷的表情也微微变了变,他没有料到,他亲自邀请一个毫无背景的少女,竟然还被拒绝了,就算她是朱雀殿资格勋章的授予者,他也不能允许。

“许不许,还不是叶公子你说了算。”卿云歌侧过头来,看了男人一眼,然而目光也只是略略停留了一瞬,便又收了回去。

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接着朝自己先前的方向走去。

然而,没走几步,卿云歌的手忽然被人抓住了,手劲很大,让她无法再走一步。

她有些恼怒地回过头来,不出意外,抓住她手的人正是叶潇然,只见男人紧紧地盯着她,然后冷冷地说了一句:“不许走。”

“笑话,我想走,还没人拦得住我。”卿云歌一把甩开叶潇然的手,迅速后退几步,就召唤出了凤璃剑,“叶潇然,我给你个台阶下,你可不要得寸进尺。”

这男人是不是真的有病,她都这么好言好语了,居然还不让她走,就算是看上她了也不必这样吧。

剑灵也是有些呆,不明白为什么方才还相谈甚欢的两人忽然直接拔剑相向,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是魂阶二段啊,主子真的打得过吗?

“只要你跟我合作,我就放了你。”叶潇然眉头一皱,俊美的容颜也有些冰冷,他冷冷道,“你打不过我的,别白费力气了。”

“打不得过,试试才知道。”卿云歌冷哼一声,也不待叶潇然凝聚玄力,就直接持剑迎了上去。

“你以为你教训了几个幻阶九段的人,就能和魂阶的人打了?”叶潇然看着迎面而来的三尺青峰,连神色都没有变一下,“冥阶和幻阶的差距,可不是你想的那样小。”

下一秒,就在长剑即将逼近肌肤的时候,叶潇然动了,他一个仰身,长腿一扫,轻轻松松地躲了过去。

“你这是什么品阶的武器?”躲过去之后,叶潇然的眸中浮起一丝诧异,“我怎么感受不到玄力的波动。”

“本小姐这可是混沌灵器,你可要接好了。”卿云歌轻笑一声,再度出手,低喝道,“冷刃霜寒挽长歌!”

只见剑尖突然出现了一点寒光,直直地朝着叶潇然飞去,他眼疾手快地侧过身去,却被凌厉的剑光割断了一缕头发。

“混沌灵器?有意思。”叶潇然的神色这才凝重起来,当然他并没有信卿云歌那番话,毕竟,人族之中,可一把混沌灵器都没有,就算眼前的剑十分的不同,可也达不到混沌灵器的层次。

然而卿云歌却不会留给眼前的人喘息的时间,下一秒,《凤天诀》第一重天第二式出手了。

“凛光万里如星河!”

刹那间,剑影猛地交错起来,剑光闪烁,万千光芒从天坠落,仿佛流光闪现,星河万顷,这一招是很美的,但又偏偏带着一抹凌厉之感,使人不觉心生惧意。

叶潇然已经收起了大意的心,对他来说,眼前的这个红裙少女,已经被他摆在了和他同等的位置,那向来清冷的双眸,也忍不住浮起一抹火热,如此天才的少女,他还真是头一次见,比他以前见的那些世家小姐,都要好的太多。

青色的光芒从男人的掌心处腾起,继而旋转起来,化为了一股飓风,卷着玄灵域之内的黄沙,然后和那万千剑影对上了。

分庭抗礼!

卿云歌见状,素手再度一挥,她同样的张开了掌心,掌心上流转的红光逐渐的变幻出一只凤鸟,紧接着,那只凤鸟仰天长啸一声,然后跟随着凤璃剑化出的万千剑影,一起对抗着那股飓风。

“双生玄力?!”叶潇然猛地一怔,心神一松,而飓风在没有了主人的控制,直接被剑影和火元素幻化出来的凤鸟给击破了。

下一秒,剑影和凤鸟便狠狠地撞到了叶潇然的身上,直接让他后退了数步,但幸得他即使的回过神来,用一道风元素所化的屏障抵挡住了,否则这一击下,他绝对重伤。

“你……”叶潇然站在那里,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眼前的红裙少女,忽然开口,“可愿……”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轻笑给打断了,那笑声低沉性感。

“叶公子,我夫人的实力,可还入得了你的眼?”

------题外话------

男主出场了!

虽然只有一句话,但还是出场了!

我们女主又过上了被调戏的日子(大雾)

感谢浅若清心的1张月票,落落月月的1张月票!

爱你们嗷!

因为红包无法跨月发,所以这两天发不了红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