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夫人说的极是(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在这一片灰茫茫的天地之中,忽然出现了一抹白色,那白色如雪般高华,仿佛是不属于尘世一般,悠悠地降临在陆地上。

只见白衣男子手持折扇,身姿高大挺拔,清贵无比,他落在了红裙少女的身旁,将她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然后在确定卿云歌没有受伤之后,才微微一笑,道:“半个月没见,卿卿的修为倒是增进了不少。”

“你怎么来了?”卿云歌有些诧异地看着不请自来的容瑾淮,内心不能理解这个腹黑又毒舌的世子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玄灵域之内。

按理说,先前在考核场中,排队拿钥匙的学员之中没有他才对,他是怎么进来的?

“卿爷爷没和你说?”容瑾淮侧过头来,挑了挑眉,“我在四灵学院等着你。”

“是说了。”卿云歌这才想起来,然后她了然地点点头,“不过我还以为你是这里的老生,会在学院里见到你。”

“不,因为你要来这里,我才来的。”他摇了摇头,朝她笑道,“我并非四灵学院的一员。”

“我姑且信了你这个说法。”卿云歌狐疑地看了容瑾淮一眼,“但是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给玄灵说了一声,他就放我进来了。”容瑾淮轻描淡写地说道,仿佛这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件极为小的事情。

卿云歌敏锐地捕捉到了容瑾淮对守域者的称呼并非玄灵爷爷而是玄灵,难不成,他竟然还和守域者同辈么?

或者换句话说,他到底和守域者有什么关系?

她可不认为那个老顽童性子的玄灵爷爷,会这么轻松地就把一个根本不是四灵学院的人放进玄灵域。

不过这倒不是她要考虑的,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赶紧甩了这个不让她走的叶潇然。

眼下正巧来了一个极为强悍的人,不用一下她自己都觉得浪费了。

“喂,容世子。”卿云歌歪了歪头,凑在白衣男子耳边轻声说,“我们先把这个人给甩掉,再说别的吧。”

听了这话,容瑾淮一双极具魅惑的长眸微微挑了挑,他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然后抬眸一笑,缓声道:“夫人的话,我怎敢不从?”

尾音微微上扬,带着一丝磁性,尤其是说道“夫人”的时候,动听得撩人耳膜。

一听到这两个字,卿云歌整个人都不好了。

靠!

这世子叫她夫人还叫上瘾了,说好的男女授受不亲呢?

“如果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我一定打死你。”卿云歌咬牙切齿地说出一句话,额上青筋跳动,她压低声音怒道,“以后不许叫我夫人听见没?”

她还是个黄花闺女好不好!

这具身子才多大,放在二十一世纪就是个初中生。

闻言,容瑾淮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才低笑一声,道:“夫人说的极是,我以后都听夫人的话。”

卿云歌:“……”

行吧,爱叫夫人就叫吧,反正她也不会少根毛。

叶潇然站在另一边,皱着眉头打量着这个忽然出现的白衣男子,不知为何,他总感觉在这个白衣男子出现的时候,有什么即将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夺走了,这个感觉让他的心情非常不好。

他看着原本对他怒目而视的红裙少女,竟然对着这个白衣男子言笑晏晏,顿时感觉有着隐隐的怒意在从心底发根生芽,原本就冰冷的面容,此刻更是冷了三分。

他当然没有忽略这个白衣男子出现的时候,所说的那一句话,如此说来,眼前这个红裙少女,竟还是有主的,只不过不知道这个主,到底有没有他强了。

因为容瑾淮一直是侧过头去在和卿云歌说话,所以叶潇然自然没有看到他的正脸,也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眼前的这个白衣男子,是让他们十大玄法世家都要为之退让三分的第一世子。

“这是你的夫君?”叶潇然眉头一皱,冷冷地开口了,“就算是你的夫君来了,你也得跟我走。”

方才他只是因为见到面前的红裙少女竟然有着双生玄力,不由地有些惊讶,所以才让自己狼狈地后退了几步,但他能清楚地感觉到,那些攻击在他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

身为十大玄法世家中排行第六的叶家之人,此次来参加考核的学员,超过他的绝对不过三个人,而这三个人,都不是这个忽然出现的白衣男子,所以,他自然而然,根本没有把面前的白衣男子放在眼里。

而听了这么一句挑衅的话,卿云歌差点笑出了声,笑声里带着三分嘲讽七分怜悯,脸色有些绯红,一半是因为自己在叶潇然的口中就这么被嫁出去了,一半是笑得太过火了。

这个叶家的第一继承人真的是要笑死她了,怎么能这么自负呢,虽然说她并不清楚容瑾淮的实力,但是就从他仅仅用琴音就可以将九幽梦魇困住,想必他的修为,绝对不会低于冥阶五段,甚至可能更高。

“幸灾乐祸的小野猫。”容瑾淮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笑得死去活来的卿云歌,他忽然抬起手来捏了捏她的脸,“可别把自己的脸给笑歪了。”

正在笑的卿云歌听到这句话,笑声一下子就止住了,面对容瑾淮的动作,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有些呆,然后在对上那双幽深的黑眸时,一时间没过脑子,说出了一句让她十分后悔地话:“原来你喜欢的是我的脸?”

“不。”容瑾淮感受完指尖的柔软时,愉悦地笑了起来,然后意味深长道,“我更喜欢你的身体。”

“容瑾淮,你给我滚!”卿云歌这下是彻底回过神来了,她气急败坏,“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上我!”

靠!

这不仅是个腹黑毒舌,还是个大色狼!

“还有外人呢,别闹。”容瑾淮抬手压住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动怒,“我们先把外人解决了,再说我们的事情。”

“我跟你屁事都没有!”卿云歌不想再跟这个腹黑毒舌的世子说一句话,真的是中了邪了,怎么每次见到他,她都会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第一杀手的风度呢?

一遇见容瑾淮就不见影了。

好气,卿云歌别过头去,不想理他,然后正准备找剑灵唠嗑唠嗑地时候,却发现某灵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七玄空间内了。

正巧她的气没处撒,然后阴测测地问正在百草园内照料十几颗天灵果的剑灵:“羽毛,你胆子肥了,居然把你家剑主给丢下了。”

剑灵顿时吓得一个哆嗦,手上的果子也沽溜沽溜地掉出去好几个,他痛心疾首地将那几颗滚在地上的天灵果捡起来后,才委委屈屈道:“主子,您不是就想找个人唠嗑么,这不是有人来陪你了,我自然就回去了。”

“陪个屁。”卿云歌心情十分不爽,“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就把天灵果给我看好,别让灵气外泄了。”

听到这话,剑灵连忙拍着胸脯保证,他信誓旦旦道:“主子你放心,绝对不会的,我可是管理灵药的一把好手。”

见到卿云歌的意识退出了七玄空间,剑灵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他抱着天灵果,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喃喃道:“可不能让主子知道,是因为那个世子似乎发现了我的存在,我才跑进来的。”

按理说是没有人能看见他的才对,毕竟身为混沌灵器的剑灵,即便现在凤璃剑是把残次的武器,那也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按照他的估计,九大种族的守护者都不一定能看见他。

能看见他的,可能只有神玄岛的那群土著了,可容瑾淮身上,分明没有半点神玄岛的气息。

想了想,剑灵依旧百思不得其解:“奇了怪了,这个世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看见我呢?”

卿云歌并不知道剑灵此刻地所思所想,她依旧别着头,不看旁边的人一眼。

见到少女这个模样,容瑾淮先是轻笑了一声,然后这才转过头来,看向了叶潇然,那双墨眸中的温柔缱绻在瞬间化为了刻骨的冰寒,比起寒冰大陆上的皓皓冰山,也不遑让。

“是你。”叶潇然在看到那张颠倒众生的容颜的时候,双眸冷冷地眯了起来,“你竟然也会来到这里。”

“我若不来,叶公子是不是要把我的夫人给强行带走呢。”容瑾淮仍笑着,但他的唇边,却满是寒意。

“你来了,我也要把她强行带走。”叶潇然清冷的眸中浮起一抹暗意,“我倒是想知道,你卧病五年,实力是否还如往前一样。”

眼前的这个人,在五年前的九音大会上,仅仅用一招就将他打败了,可以说是他这么多年来,最大的耻辱,于是从那之后,他便开始疯了一样地修炼,只为能在未来的某朝一日,打败这个昔日他望尘莫及的人。

可在听说容瑾淮因为生病而无法修炼,甚至其修为会因为病根倒退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有些畅快不已。

你打败了我又怎么样,还不是到头来落了个卧病床榻的下场。

以至于五年都只能在床上度过,也无法修炼玄力。

不过叶潇然是没有料到自己会在玄灵域内见到容瑾淮的,在他的印象里,容瑾淮一定会因为大病过后虚弱不已,还在青龙国待着,不过能在这里见到,他的喜是多于惊的。

他想和容瑾淮较量,已经很久了。

不过这一次,一定是他赢。

“五年前,你连我一招都接不了。”容瑾淮轻笑着,漫不经心道,“五年后的你,能接我几招?”

“这五年,我是修炼过来的。”叶潇然双眸一冷,薄唇紧抿着,“可你这五年,是在床上度过的,应该是我来问,五年后的你,能在我手下走过几招?”

听了这么一番对话,卿云歌倒是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容瑾淮,心里隐隐想到了一个可能。

那就是容瑾淮分明没有卧病在床五年,否则他的修为不可能如此之高,那么整个混沌大陆传言他卧病又是为何?

恐怕是他自己传出来的,传出这么一个消息,这里面隐情恐怕不小。

能让容瑾淮都不得不装作卧病五年的事情,会是什么?

卿云歌双眸微微一眯,开始仔细思索起来。

“卿卿,离远一些。”容瑾淮却没有回答叶潇然的话,而是偏过头来朝着一旁的红裙少女笑道,“我怕我一会儿下手太狠,会伤到你。”

卿云歌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确认他这句话其实是说给叶潇然听,所以她象征性地后退了两步,才道:“打吧,打完就可以走了。”

“依夫人所言。”容瑾淮这才真正的将目光落在了叶潇然的身上,他挑了挑眉,“多说无益,叶公子,不如试一试,让我看看五年前的你,现在是否长大了。”

“噗——”听了这么一句话,卿云歌忍不住笑出了声,容瑾淮果然损人都是不带脏字的,真的是腹黑中的腹黑,毒舌中的毒舌。

“容瑾淮,那么你注定要失望了。”叶潇然冷笑一声,右手先抬起,只见青色的光芒在掌心上浮现,正是风系玄力的象征。

卿云歌方才和叶潇然交过手,却知道,他们两人的真实实力并没有都施展出来,所以也不知道叶潇然是否修炼了什么高阶玄诀。

然而,下一秒,叶潇然的左手也抬起了,同右手一样,也是缓缓地张开,而掌心之处,却是的白色的光芒,赫然昭示着那是雷系玄力。

风雷双修!

眼前的叶潇然,也是双生玄力,怪不得能拿到青龙殿的资格勋章。

“不错,双生玄力的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炼到魂阶二段,倒还真的是努力了。”容瑾淮看着这一幕,绯色的唇微微勾起,却并没有任何动作,连玄力都没有凝聚。

“我不需要你让我。”叶潇然的眉头冷冷地皱了起来,语气也极为森寒。

五年前他被这样的眼神看着,五年后亦是如此,他倒要看看,这个所谓的《朱颜榜》第一,是否还有着曾经的风华。

闻言,容瑾淮的容色依旧淡淡,他似乎笑了一声,说道:“我可没有让你,谁说和你打,我就要凝聚玄力?”

这句话听在叶潇然耳中,是一种极致的轻视,他的双眸猛地暗沉起来,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神态自若的白衣男子:“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未落,右手和左手上的光芒忽然交织在了一起,白光和青光交缠在一起,刹那间,光芒大盛起来,直冲云霄。

这强悍的力量竟然让玄灵域的天空都震颤了一下,旋即,原本灰色的天空迅速汇聚了一团墨色的云,紧接着这云团之中降下来一道道灼目的闪电,随着闪电的降落,还有剧烈的雷声,和卷地的狂风。

《风雨归来》,天品上级玄诀,修炼者必须身怀雷系、风系、水系其中两种玄力,绝对不可贸然修炼,否则会引起体内玄力紊乱,爆体而亡。

容瑾淮抬起头来,看着天空中漂浮的墨云,和即将落下来的闪电以及扑面的狂风,再加上惊雷,三者一起来袭,面色依然不变。

卿云歌倒是没什么感觉,虽然叶潇然施展出的这个玄诀威力很大,可她并不认为,他能打得过容瑾淮。

果然,便见白衣男子在一片狂风之中,连衣角都没有被吹动半分,下一秒,他手中的折扇缓缓地展开了,那扇面上空白一片,只有几个字,而也就是其中一个字,忽然泛起了了光。

可这道光极为奇怪,并不是由玄力所产生的光。

下一秒,那光芒忽然冲天而起,然后直直地和墨云对上了,只听“砰——”的一声,那光芒融入墨云的瞬间,墨云忽然剧烈地抖动着,然后直接爆裂开来,在瞬间化为了乌有,而由墨云所产生的雷电风雨,也在这一刻尽数停止了。

可那光芒并没有在天上停留半分,而是掉了个头吗,朝着地上飞去。

见到那白光直直地朝他袭来,叶潇然的神色骤然一变,然后凝聚起了风系玄力,用尽所有的力气,在自己面前立了一道“风之障”。

但是,他的全力防守在这团白光下完全不堪一击,眼前的“风之障”在白光面前似乎就跟不存在一样,连抵挡都没有,就将其击了个粉碎,然后狠狠地砸在了叶潇然的胸口处。

叶潇然被这道白光直接打出了数十米,他猛地一张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胸膛内不断翻滚着,连体内的玄力都有些紊乱。

仅仅一击,重伤!

卿云歌看得目瞪口呆,她是知道叶潇然肯定不是容瑾淮的对手,万万没想到,他连一击都没有接下。

转念想到容瑾淮最开始说的那句话——五年前,你连我一招都接不了,五年后的你呢?

答案是——依旧一招都接不了。

叶潇然单膝跪地,一手扶着自己的肩膀,不断剧烈咳嗽着,只有他自己知道,在那一击之下,他确实没有办法抵抗。

不得不承认,容瑾淮,实在是太强了,强到他即便有多出来的五年时间,都无法与之相拼。

“我输了。”叶潇然咳嗽了几声,才勉力站了起来,他看着容瑾淮,冰冷的声音有一丝涩然,“你果然不愧是我看上的对手。”

容瑾淮此刻已经合了折扇,然而方才的那道攻击对他来说像是微不足道,面色都没有变一下,与叶潇然的情形刚好是两个极端。

“不,你错了。”他淡淡道,“只有站在同一个位置的人,才配成为对手。”

闻言,叶潇然冰冷的面容在瞬间变得苍白起来,他死死地握住拳头,身子轻微地颤动着,那双黑眸中此刻如同波涛汹涌地大海,情绪在剧烈的翻滚着。

“而你……”容瑾淮并没有在看叶潇然一眼,只说了三个字,“还不配。”

他不紧不慢地走到红裙少女身边,原本有些冰寒的神色这才微微松动,微微地笑了:“事情解决了,卿卿可还满意?”

卿云歌的嘴角抽了抽,由衷地夸赞道:“你真是个变态啊。”

仅仅一招,就将十大玄法世家排行第六的叶家第一人给打败了,此等实力,在同龄人之间,绝对无愧于第一。

“过奖。”容瑾淮顿了顿,然后说道,“所以卿卿打算怎么谢我?”

卿云歌:“……”

好吧,她就知道他会来这么一句。

若是她不能很好的回答,指不定下一句就是,不如以身相许?

许个屁!

“不想谢你。”她撇了撇嘴,然后抬头望了一眼东方的天空,才说道,“顶多帮你宰几头兽灵。”

当然,她知道以容瑾淮的身手可并不需要她来帮忙,可为了转移话题,只能这么说了。

“呵呵呵……”听到这么有趣的一个回答,容瑾淮倏地低笑一声,然后慢慢地说道,“那我以后可要让卿卿来养活了。”

“养不起,下一个。”卿云歌听到这句话,心中暗暗地翻了个白眼,真好,倒是没说出让她以身相许的话,然后他自己要以身相许了,有什么区别。

“这话可真的就让我伤心了。”容瑾淮瞟了眼方才叶潇然所待得地方,然后语气中忽然染上一丝醋味,“不过卿卿身边的桃花,可还真是多啊。”

闻言,卿云歌倒是愣了愣。

桃花?她哪里来的桃花?

容瑾淮瞧见她这个模样,心知她对这方面委实一窍不通,微微叹了一口气:“看来叶公子是流水有意,落花无情了。”

这句话卿云歌倒是听懂了,某世子不就是说她招蜂引蝶吗。

“我看是你身边的桃花更多吧。”她一想到黎雨真,就觉得自己遭受了无妄之灾。

“我的桃花?”容瑾淮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问道,“桃花是谁?”

“你的雨真妹妹咯。”卿云歌哼了一声,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什么不对,她歪了歪头,眸中划过一丝狡黠,然后学着黎雨真娇娇弱弱地叫了一句,“淮哥哥。”

刚说完,她的表情就仿佛吃了苍蝇一般,咳……不行,这语气把自己都恶心到了,真不知道黎雨真平常是怎么叫出来的,她的淮哥哥听得时候也不渗得慌么?

听到这么一声称呼,容瑾淮不说话了,然后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看得让卿云歌有些摸不着头脑。

下一秒,他笑了,笑声极为愉悦,低沉而性感:“你放心,我只喜欢你。”

有些懵呆的卿云歌:“……?”

谁能告诉她这句答话是什么鬼!

怎么叫了一声淮哥哥就又被调戏了呢?!

她明明只是模仿了一句黎雨真的口气啊。

“所以你,大可不必吃醋。”容瑾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慢慢地补充了一句,不得不承认,他此刻的心情,倒是很好。

终于听明白然后回过神来的卿云歌:“……靠!”

“放屁,谁吃醋了?”她恼怒地看着眼前的人,然后觉得自己的语气似乎像是被戳中心事后的恼羞成怒,又说道,“谁稀罕吃你的醋!”

然而说完这句话,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语气似乎更恼羞成怒了,只好强压住内心的不爽,然后转过身去,就朝着东边的方向走去。

笑话,她怎么会吃醋,吃醋为何物?

容瑾淮笑着摇了摇头,不紧不慢地跟在红裙少女身后,然后说道:“走吧,带你去找玄力之灵。”

“不用你,我自己去找。”卿云歌头也不回地说道,内心还一阵憋气。

你说她想把容瑾淮打一顿吧,又打不成,第一她打不过,第二还欠着人家的情,好气哦,看着不能打,虽然长得这么好看的一个人她也舍不得打。

所以干脆,眼不见心不烦。

她接着向前走去,不想在理后面跟着的人。

“先别急着走。”然而没走多远,身后的容瑾淮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腕,他的声音沉了沉,说道,“这个方向再走一里路,有很多人。”

卿云歌脚步一顿,然后回过头来,迟疑道:“你的灵识能离体?”

她刚进玄灵域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自己的灵识无法离开体内,根本无法探测远距离之外是否有人。

“我并不是考核学员,所以不受限制。”容瑾淮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道,“慢慢走,看看前面那些人要做什么。”

卿云歌倒是没有怀疑容瑾淮所说的话的真假,但潜意识之中,选择了相信,于是她放慢了脚步,准备和他一起一探究竟。

行至一里路后,卿云歌这才看见,确实有很多人,清一色的男性学员,足足有十几个。

毕竟在玄灵域之中,刚开始可都是分开的,能在短短一天的时间之内,就纠集了这么多人,倒也不敢小觑。

“诶,他们好像在追杀着谁。”她抬起头来,瞅了一眼那十几个人的方向,发现他们面前,还有一个正在急速奔跑的白色身影,又仔细看了一看,发现那是一名女子。

“很常见。”容瑾淮倒没有丝毫的意外,他淡淡地道,“抢劫、追杀、争夺……这种事情在玄灵域之中很常见,毕竟若是身怀财富,却没有实力来保护,就会被他人觊觎。”

“看来是和我们无关了。”卿云歌耸了耸肩,“越过他们走吧。”

她可不是什么大善人,不杀人就已经不错了,出手救人更不可能,何况是不认识的陌生人,根本没有哪个闲时间去浪费。

容瑾淮点点头,很认同她的说法,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嗯,还要去给你找玄力之灵,时间也不必要浪费在无关的人身上。”

“你不觉得我很冷血么?”听了这话,卿云歌倒是有些意外。

按理说看见别人有难就要伸出援手,这不是这个世界所信奉的道义么?何况那被追杀的还是一个较弱的女子。

“冷血?不。”容瑾淮摇了摇头,他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只见远处天地相接,灰茫茫一片,映在那双墨眸里,仿佛黑夜中燃起红色的火,这时,他回过头来,轻声道,“我到宁愿你冷血一点,那么也不会……”

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住了,像是想到了什么,墨色的双眸中划过一丝隐忍的痛意。

“不会什么?”卿云歌正等着后面的答话,却等来了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回答。

她觉得她已经够冷血了啊,再冷血一点得怎么个冷血法?

“没什么。”容瑾淮收回了思绪,轻笑一声,“我们走吧。”

“嗯。”见他如此,卿云歌也不多说,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并肩朝着前方走去。

和卿云歌预想地相同,那些人并没有理睬他们,而是接着追杀前面的白衣女子。

只见领头的一人大喝道:“曲绫裳,交出玄力之灵,否则,你的命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曲绫裳?

听到这个名字,卿云歌的脚步顿了顿,一时间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想了一会儿,才想起这个名字正是慕月先前给她说的,白虎殿资格勋章的拥有者。

眸光微微动了动,她想到叶潇然找她合作的时候,说了一句话——我有着青龙殿的资格勋章,你有朱雀殿的资格勋章,我们联起手来寻找上古遗迹,得到四灵守护兽的传承会更加容易。

那么,是否可以有这样的猜测,所谓的四枚资格勋章,其实是用来寻找四灵守护兽的传承?

那么如此,曲绫裳,她可得救一救了。

“我改变主意了。”卿云歌忽然停住了脚步,然后对着容瑾淮道,“这个人,我突然想救她。”

她也没有说原因,只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哦?”容瑾淮依旧没有意外,只是含笑道,“既然卿卿现在想救她了,那就救吧。”

卿云歌瞅了一眼曲绫裳身后追着的十几个人,见到最高修为的是一位魂阶一段,心中已有了了悟,于是她又看向容瑾淮,然后眨了眨眼。

容瑾淮瞧见小狐狸模样的少女,轻轻地笑了一声,早已猜出她心中所想,说道:“那个魂阶一段的人,我替你拦下。”

“多谢。”卿云歌也不含糊,然后右手一挥,召唤出了凤璃剑,足尖一点,纵身一跃,一个暴掠而出,就来到了曲绫裳的面前。

那些人见到眼前忽然多出了一个红裙少女,先是一愣,在看清这个少女的长相时,更是呆滞了半晌,有人盯着这个少女,感觉自己的心忽然猛地跳了起来,不由呐呐开口:“姑娘可有事让我们帮忙?”

“是有事情。”卿云歌瞟了一眼身后同样有些呆愣的曲绫裳,然后收回目光后,看着这十几个人,樱唇弯了弯,“不知可否把这个女子让给我?”

这十几个人一听,这才明白过来,眼前的这个长得跟仙子一样的少女,竟然是来同他们抢东西的。

为首的人到底是领头,神色也比其他十几个人沉稳,他冷冷地开口:“姑娘是要拦路抢劫?”

“呵……”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轻笑出声,“别把我说的同你们那般龌龊。”

此话一出,这十几个人的脸色都难看起来,他们相视了一眼,做了决定。

“我们人多势众,不怕她。”有人叫出声,“这玄力之灵可是我们先看上的,万万不能让给别人。”

“不错,绝对不能让。”

虽然有些人也贪图眼前的美色,可是在玄灵域之中,一切都比不过自己的身家性命,毕竟若是得到了玄力之灵,他们就不用担心玄力亏空了,那么宰杀兽灵的途中也更加方便,没有人不想得到那个第一,玄灵塔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一个天大的诱惑。

“姑娘你……”这时候,白衣女子曲绫裳忽然柔柔地开口了,她双眸中有着晶莹,似乎随时都要哭出来,那张巴掌大的小脸此刻也苍白无比,让人忍不住想疼惜,“我自知已经难保,姑娘还是不要把自己也搭上了。”

“一边去,我说了要让他们把你让给我。”卿云歌并没有给曲绫裳半点好脸色,她只是轻飘飘地撂下了一句,然后接着对着这十几个人说道,“你们是单挑,还是群殴?”

这十几个人又是一愣,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女空中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就待他们准备集体出手的时候,另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响起了:“单挑就是你们一个个上,群殴就是你们一起上,懂?”

卿云歌见到容瑾淮出现了,挑了挑眉,没想到这世子和她还挺有默契,说的话都是她想说的。

“你们不自量力!”为首的人一听,顿时大怒,然后猛地挥手,“兄弟们,给我上!”

一分钟后,地上倒了十几个人,鼻青脸肿,皆是一脸痛苦,而为首的领头人倒是能好一些,只是被打趴下了而已。

“现在,可以把这个女子让给我了吧?”卿云歌看着地上的十几个人,歪了歪头,“不给的话我们再打一顿?”

“给给给!”这十几个人直接嚎叫出声,他们可不想再经历方才那一顿胖揍。

“乖。”卿云歌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然后一一将这十几个人这一路宰杀的兽灵,全部转移到自己掌心的印记之中后,才他们走了。

“你是叫曲绫裳?”她回过头来,这才看向站在那里的白衣女子,不觉蹙了蹙眉。

怎么跟她想象的不一样呢,按理说白虎殿资格勋章的拥有者,不该如此之弱啊。

“是的,不知姑娘……”曲绫裳忽然瑟缩了一下,声音也有些颤抖,她低柔道,“裳儿在此,谢过姑娘出手相助。”

然后苍白的小脸抬了起来,看向一旁的容瑾淮,脸颊之上忽然浮起一抹红晕,她又低下头去,声音宛若蚊蝇:“也谢谢……这位公子了。”

“顺便,不谢。”卿云歌听到这娇柔的声音,又想起了黎雨真那副“淮哥哥,淮哥哥”的叫,不由地别过脸去,然后淡淡道,“曲姑娘既然已经没事了,我们就先走了。”

见了曲绫裳本人,她觉得,她还是去找萧沐晨吧,带着这么一个姑娘,实在是太难受了。

容瑾淮自然是跟着卿云歌一起,从他出现到现在,他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站在一旁的曲绫裳。

曲绫裳见到卿云歌要走,下意识地咬了咬下唇,像是下定了决心,伸出手来将红裙少女拉住,然后有些委屈道:“裳儿是哪里做错了么?姑娘这般嫌弃裳儿。”

卿云歌因为这种语气,身子不由晃了一晃,她把曲绫裳的手指一一掰下,声音冷淡道:“你多虑了,我根本不认识你。”

言下之意,你还犯不着让我嫌弃。

曲绫裳没料到自己得了这么一个回答,一时间有些发怔,于是只能转过头来,对着一旁的容瑾淮,声音柔柔地说道:“这位公子,你救了裳儿,裳儿无以为报……”

卿云歌听到这句话,眼皮忽然跳了跳,这曲绫裳该不会是想……

紧接着,不出她所料,曲绫裳忽然有些羞涩地看着容瑾淮,顿了顿,说道:“唯有以身相许,请公子成全。”

------题外话------

咳,本文的女配,又被称为一回合女配,所以小可爱们放心啦~男女主之间什么误会都不会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