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守护兽遗迹,白莲花(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卿云歌脑子里前一秒想的正是这经典的话,然后下一秒曲绫裳就说了出来。

不得不说,她……还真是神机妙算啊!

哼,让你天天想让我以身相许,这倒是风水轮流转,有姑娘自愿以身相许了,实乃妙哉。

然后想到这里,卿云歌不由地幸灾乐祸地看了一眼容瑾淮,想知道他此刻是什么表情,却发现他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连目光都没有施舍给曲绫裳一点,倒是见她看过来的时候,才抬起头来,一双墨眸如玉温润,然后微微勾了勾唇,说道:“走吧。”

声音清清淡淡,像是根本没有听到方才那句足以让任何男人都心动不已的话。

听到这么简洁的两个字,卿云歌倒是愣了一愣,心想可能曲绫裳这姑娘不是他的菜,但也不至于怎么不给面子吧?

拒绝倒也无妨,但是无视人家姑娘,这可还真是在人家姑娘心上狠狠地扎了一刀。

想完,她瞟了一眼一旁垂头站着的曲绫裳,果不其然,曲绫裳听到自己这么一番话居然连回应都没有得到,原本就苍白的脸此刻更是瞬间变得煞白无比,连带着身子都有些摇摇欲坠。

“公子若是看不上裳儿,那么……”曲绫裳轻咬着朱唇,一双眸子里水光弥漫,含泪凝凝,“那么裳儿也就不多纠缠公子了,但求让裳儿把自己方才都击杀的兽灵送给公子可好?”

然而这句话说完,她仍站在那里,脸色虽然还是病态的苍白,但掩饰不住腾起的绯色光晕。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不禁抽了抽嘴角,心说第一世子不愧是第一世子,魅力还真是大啊。

然而想着想着,又不由地有些郁闷,貌似是她出手相救的吧,这曲绫裳一直想要给容瑾淮报答是什么鬼?

哼哼,还好意思说自己没桃花,真的是走哪儿哪有桃花,桃花朵朵开。

然而就在卿云歌还魂游天外的时候,下一秒,一只手将她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她有些诧异地低头,看见那只修长有力的手此刻覆上了她的手心,指尖柔软,掌心温暖。

然后目光一顿,顺着这只手看上去,便见容瑾淮此刻垂眸看着她,眸光如水,悠远深沉,他似笑非笑道:“怎么,还不走?你不是还要杀兽灵提升实力么?我方才探测到,东南方似乎有一只品阶不不低的兽灵。”

“圣兽级别?”听到这话,卿云歌眼睛一亮,也顾不得她的手还别某人拉着了,直接道,“那赶紧走,一会儿被别人抢先了就不好了。”

眼下,还是兽灵最重要,至于曲绫裳……就当耍了一回酷,反正不也没白救不是么,至少她现在掌心的印记已经被光芒填了三分之一了。

仔细算一算,打劫了刚才那批人,她现在所击杀的兽灵数目应该达到了两三百的样子,不过具体数目倒是不得而知了,而且,也不知道击杀多少才能够排名第一,所以她还是留出时间去宰兽灵吧,刚好还可以提修为,一举两得!

想到这里,她就心安理得地把曲绫裳给扔出了她的脑子,本来救这个人也是一时兴起,既然人家姑娘要跟的人是容瑾淮,也碍不上她什么事儿。

“嗯。”容瑾淮懒懒地应了一声,见到自己的手这次居然没有被甩开,挑了挑眉,然后从善如流地拉着少女朝着东南方向走去。

从头到尾,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过一旁的曲绫裳,遑论应答,仿佛曲绫裳只是空气一般。

曲绫裳见到自己再一次被无视了,一时间难堪不已,她咬着嘴唇,直到唇色微微泛白,像是想到了什么,眼泪终于顺着脸庞流下,滴到了地上,又迅速被风沙掩埋,连半点痕迹没有。

她知道自己的尊严被这个她第一次见面就惊为天人的男子给狠狠地践踏了,她这一十八年以来,还从未遇见过这样的事情,就连……

曲绫裳的眼神暗了暗,她望着白衣男子和红裙少女相携而去的方向,藏在水袖中的一双柔荑暗暗握紧,良久,像是下定了决心,她从自己的储物戒中拿出了传讯灵石,然后开始联系传讯灵石上唯一刻录的一个人。

直到传讯灵石成功地发出光芒后,她想了想,说道:“阿景?”

那边顿了一下,然后不确定地问道:“裳儿?”

“是我,阿景。”听到这个声音,曲绫裳的眼泪流的更凶了,她抽噎了几下,委屈道,“阿景,我刚才被追杀了,现在才好不容易摆脱了他们,而且我的玄力已经亏空了。”

传讯灵石那边的声音听到这话,一下子提高了,语气中有着浓浓的担忧:“裳儿你被追杀?没受伤吧?”

“没有。”曲绫裳轻声道,“但是你给我的晶石被他们抢走了。”

“人没事就好。”声音舒了一口气,顿了顿,又问道,“你在哪里?”

“我……我也不知道。”曲绫裳忘了一眼四周,发现整片灰白的天地之中只有她一个人,她犹豫了一会儿,才咬唇道,“阿景,你来找我好不好,我一个人好怕。”

“你呆在你现在的位置别动,等我。”男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抚慰道,“我一会儿就来找你,别哭了,在哭你的身子会更弱。”

闻言,曲绫裳苍白的脸这才变得稍微正常了一些,她擦干了眼泪,开心道:“我就知道阿景你一定回来的。”

“嗯,我会来的。”男人说完这句话后,曲绫裳手中的传讯灵石才暗了下来,恢复成了普普通通的模样。

她将传讯灵石放进储物戒之后,然后从里面又拿出了数十颗晶石,晶石全是清一色的橙色,正发着淡淡的光芒。

曲绫裳看着手中的这些晶石,眸光一动,然后朱唇忽然微微上扬,下一秒,只听“咔嚓——”一声,她手中的晶石,尽数变成了粉末。

然后那只素白的手一挥,掌心之中的粉末很快就被风沙卷走,吹往更远的地方。

……

萧沐晨在进到玄灵域之前,就从萧家的老一代口中得知,凡是参加最终考验的学员,都会被分开,所以他进来的时候倒是没怎么慌张,反而悠哉悠哉地先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壶酒,然后慢慢地喝了起来,喝完后才拍拍屁股随便找了一个方向走去。

这一路上他倒是没遇上什么危险,拦路打劫的也有,但知道了他是萧家的公子后,他连出手都还没来得及时间出,打劫的人就吓得先跑了。

于是,萧沐晨后面也就学聪明了,导致后面的路途中,凡是最开始要打劫他的人,最后被他反打劫了一遍,其实自己真实击杀的兽灵并不多,这打劫一番后,倒是抵得上自己不吃不喝忙活两天时间了。

到了魂阶这个层次,几天不吃不喝也没什么,只要玄力没有用尽就行,但奈何萧沐晨是个只想享受的人,考核和美酒菜肴在他面前,后者更为重要,若是能在来一个美人相伴,那就更好了,毕竟小爷我南淮城第一纨绔的名声可不是白来的。

如此想着,萧沐晨接着向前走去,也不用传讯灵石联系盟友,只打算走一步算一步,然后遇见谁再说。

然而,兴许是老天爷听见了他想要美人的想法,还真给他扔了一个美人下来。

不错,就是扔,更悲惨的是,一心只要美人的萧沐晨,被这从天而降的美人,给砸晕过去了。

再度醒来之后,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

萧沐晨有些困惑地起身,却发现他的大腿被一个不知名的重物压着,竟然一时间有些发麻,他诧异地看过去,然后震惊地发现,自己的大腿上,竟然枕着一个人。

他不由地倒吸一口气,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腿太过酸麻而有些无力,然后他只好无奈地放弃了这个想法,俯了俯身子,仔细瞧了一瞧枕着他大腿的是何人。

这一瞧,他倒是更惊了,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然后嘀咕道:“不是吧,前脚想着要一个美人,这后脚还真的来了?”

虽然萧沐晨在南淮城中,早已万花丛中过,但也只是言语上而已,纵是接触也没有这么亲密过,所以如此被一个美人枕着大腿,还是有些尴尬,于是他伸出手来,将那仍在昏迷中的美人轻轻地放到了地上。

“幸好你遇到了小爷我。”萧沐晨摸着下巴,心情很好,“要是遇见了其他人,说不定就直接会被扒光吃掉了。”

说完之后,他这才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地上人的脸。

不得不说,确确实实是一个美人,眉眼虽然细腻,但没有柔软女子的那种娇嫩,反而带了一丝男子的英气,女儿的柔情和男儿的英姿交织在一起,反而是一种别样的动人。

更令人不由注目的是,她似乎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雍容与华贵,要比很多世家小姐看上去都要大气得多。

但不知道是遭遇了什么,她的唇边有着一丝还未凝固的鲜血,脸色也有些苍白,一身衣裳也染满了灰尘。

“啧啧啧,这些脏东西还真是有些碍眼。”萧沐晨摇了摇头,从自己衣襟里逃掏出了一块帕子,然后给地上躺着的美人开始擦脸。

然后,就在他的手刚刚放上去的时候,原本一双紧紧闭着的眸子倏地睁开了,那双眼睛极美,瞳底似乎有着繁复的花纹在流转,顾盼之间,便熠熠生辉。

萧沐晨愣了一愣,没想到方才还昏迷着的人这么快就醒了过来,他正准备解释一下他在干什么,于是开口道:“这位美人,在下……”

然后话并没有说完就被呛到了喉咙里,下一秒,一个粉拳迎面而来,直直地砸在了他万分英俊的脸上,力道之大,直接将他打到在地。

紧接着,被突如其来这一拳打得有些懵逼的萧沐晨,听到了一声咬牙切齿地怒骂:“好你个流氓,想对本殿下做什么?!”

赫连繁凡没想到自己醒过来之后,就看见一张放大的脸,然后脸的主人正将手放在她的唇边,她想也没想,也不顾这张脸确实十分英俊,直接就挥了一拳上去。

因为从小被当做男孩养了几年,赫连繁凡本人有些地方是有些像男子的,譬如力气。

曾经她在南淮城居住的时候,打过群架,一个人撂翻了七八个和她同龄的男孩子,只是单纯的武力,没有动用玄力,靠着力气,就打赢了。

所以方才下意识挥出的那一拳,力道不可谓不大。

在这一拳的攻击之下,萧沐晨猝不及防,他惨叫一声,他捂住了自己的右脸,然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而此时,赫连繁凡这才回过了几分神,然后仔细想想自己有些冲动了,她瞅了一眼自己方才打得那个人,不由地有些心虚,然后干咳了一声:“那个,这位……兄台,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萧沐晨揉了揉自己的脸,想到是被美人打的,然后也就想开了,所以摆了摆手,说道,“我只是想给你擦擦脸,结果挨了你一拳,哎,不过你这一拳,力气还真是大。”

“抱歉抱歉。”听到这话,赫连繁凡也知道自己打错了,颇为懊恼道,“我以为你是要轻薄我,我才打你的。”

闻言,萧沐晨的嘴角抽了抽,轻薄?

貌似他遇见的姑娘,还没人这般说过他吧?

虽然他有着第一纨绔的称号,可他还是十分手女人欢迎的,南淮城的世家小姐们,每次遇见他都是娇羞无比的,怎么会有人一上来就打他?

难道是他这张脸的魅力不够大?

如此想着,萧沐晨直接把脸凑到了赫连繁凡跟前,然后就那样盯着她。

赫连繁凡看着眼前忽然发达的脸,差点又一拳挥了上去,但幸好即使忍住了,只是警惕地看着萧沐晨,然后问道:“你想做什么?”

“小爷我问你个问题啊。”萧沐晨凑得更近了一些,正当赫连繁凡以为他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冷不丁地听见了一句话,“小爷我帅不帅?”

赫连繁凡:“……?”

敢情你凑过来就是想让我看看你长得帅不帅?

她颇为无语,一手把眼前的脑袋拨开,才抽了抽嘴角道:“还行吧。”

“什么?还行?!”听到这三个字,萧沐晨忽然大叫出声,不死心地又凑了过去,然后说道,“你仔细看看,真的只是还行?”

不科学啊,他虽然是应了《朱颜榜》那句评语——一身风流真倜傥,腹内空空却草莽。

可是他对自己的长相还是十分的有信心的,不然也不会登上《朱颜榜》不是?

赫连繁凡无奈地再次把这张欠揍的脸拨开,然后敷衍道:“很帅,特别帅。”

是挺帅的,可还真的没让她觉得特别帅,不,应该说,她对帅的人不感冒啊。

不过这人到底是谁啊,怎么老问她他到底帅不帅,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想到这里,赫连繁凡警惕地后退了一步,思索着要不要直接走掉。

“是吧,我也觉得我自己特别帅。”听到这句话,萧沐晨满意了,丝毫没有听出那敷衍的态度,颇为喜滋滋道,“毕竟我可是南淮城里,世家小姐们第一想嫁的对象。”

“南淮城?”赫连繁凡精准地捕捉到了这个地点名词,然后看了他半晌,脱口,“你是萧沐晨?”

“咦,这位美人,你也认识我?”萧沐晨先是有些惊讶,继而大笑道,“看来我的名声不小嘛。”

闻言,赫连繁凡抽了抽嘴角,心说,是不小啊,你可是第一纨绔,谁不认识你啊。

毕竟她还在南淮城生活了十几年,虽然基本上是足不出户的,不去闹市,没有见过这位所谓的第一纨绔,萧家萧沐晨,可是传言她还是听了不少。

“美人,既然你知道小爷我叫什么,可否告诉小爷你的芳名?”既然现在已经解除了误会,萧沐晨也开始了平素和女子的相处时的态度。

“繁凡。”赫连繁凡只说了这两个字,因为她并不想和赫连皇族扯上什么关系,左右这位萧家公子一直待在南淮城,也没有见过几个皇族中人,想必是不认识她的。

“繁凡?”萧沐晨轻轻地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然后缓缓笑开,“繁花落尽又度春,凡间幸得一佳人,好名字!”

听到这句话,赫连繁凡这才正眼瞅了瞅萧沐晨,眸中闪过一丝讶异,她倒是还没想到,这所谓的第一纨绔,竟然还会作诗?

不过这句诗,她倒还是蛮喜欢的。

繁花落尽又度春,凡间幸得一佳人。

还恰巧的把她的闺名给嵌了进去,能随口做出这么一句诗,这萧沐晨貌似也不像《朱颜榜》上所说的“腹内空空却草莽”啊。

只不知道他是真的纨绔,还是假的纨绔呢?

赫连繁凡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萧沐晨,然后道:“萧公子,我想问一下,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一听到这个问题,萧沐晨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似是难以启齿,然后咳了一声,才道:“不瞒繁凡姑娘,你,咳,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觉得十分神奇,虽说玄灵域中的危险是很多,可是这从天而降,是个什么缘由?

“哦。”赫连繁凡倒是淡定地点了点头,“看来它只是把我扔出了它的领地,并没有伤我的性命。”

“它?”这一句话让萧沐晨有些摸不着头脑,“它是谁?”

想到自己的经历,赫连繁凡不禁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本以为,玄灵域之内只有兽灵会带给我危险,结果没想到,我居然那么恰巧地碰上了苏醒的上古玄兽。”

闻言,萧沐晨不由倒吸了一口气,脱口:“苏醒的上古玄兽?”

“不错。”赫连繁凡点了点头,回忆道,“那是一只十分巨大的鸟,它站在棕榈树顶,和凤凰有些像,但又不是凤凰,不过比起凤凰的威压,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连把玄力注入到钥匙里面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它给制服了,昏死之前,我本以为我会死在那里,但按照萧公子你的说法,它只是把我扔了出来。”

“听你这个描述,我觉得这个上古玄兽有些熟悉。”萧沐晨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仔细地回想着自己曾经看过的书籍,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他失声,“你碰上的那只玄兽,竟然是不死鸟。”

“不死鸟?”听到这个名字,赫连繁凡怔了怔,“这里竟然会有不死鸟?”

不死鸟可是极为稀有的存在,传言,它曾是神明的坐骑,沐浴阳光而生,不死鸟其实并非不死的存在,说是不死,是因为它们在临死的时候,会用一场大火将自己燃烧,在即将燃尽的时候,会有新的一只不死鸟诞生,说是原来的不死鸟也罢,说是它的后代也无不可。

总之,不死鸟在玄兽中的地位,就相当于帝王。

因为每一只不死鸟,都至少是帝王兽的层次。

“玄灵域毕竟是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战场,有着不死鸟的存在,也没什么奇怪。”萧沐晨拧了拧眉,不解道,“不过这里根本是不适合玄兽生存的,所以才会有兽灵,只有一些血脉强大的上古玄兽才能抵御这里的侵蚀,但也只能进入沉睡,而你居然遇见了一只醒着的不死鸟,嘶……”

话还未说完,他倒吸了一口气,像是想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

见到萧沐晨这个模样,赫连繁凡显然也想到了他所想到的东西,瞳孔微微地收缩了一下:“如果不死鸟能醒过来的话,那么是否证明,其他上古玄兽也苏醒了呢?”

“不错。”萧沐晨这时候已经收了那副风流倜傥的样子,他表情严肃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异变才引起了上古玄兽的苏醒,但是可以知道的是,此次玄灵域之行,绝对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闻言,赫连繁凡沉默了下来。

那日,卿云歌引开梦家的一群人后,她成功地脱身,然后来到了中州界,进入了四灵学院之内。

她想着通过玄灵域后,便可以和卿云歌相见,所以也就参加了一次次测试,拿到了钥匙,进到了玄灵域之内。

一开始,她还算顺利,没有遇见打劫的,也没有遇见追杀的,一路上风平浪静,直到她来到了那个地方。

不知为何,她已经忘记那个地方究竟是个什么模样,只记得的是,那是一个极为宏伟的墓穴,还没等她进去一探究竟,就碰见了那只不死鸟,然后,她就被扔到了这里啊,再然后,遇见了萧沐晨。

“你碰见那个不死鸟的地方,是在哪个方向?”像是想到了什么,萧沐晨又问道。

赫连繁凡一愣,然后想了想,才道:“东南方。”

……

东南方,卿云歌和容瑾淮已经约莫走了有半天的时间,他们这一路上,除了最开始碰见的一只五星圣兽级别的兽灵,后面竟然一只都没有碰到。

但是就是那一只五星圣兽的兽灵,让卿云歌终于突破了幻阶六段,达到了幻阶七段初期,她本打算着今天应该能升到幻阶七段巅峰,可没想到,兽灵就像是躲起来了一样,一个都没有见到。

“换个方向走吧。”卿云歌望了望前方,然后对着容瑾淮说道,“我觉得前面也应该没有什么兽灵了,兴许是被别的学员提前击杀了。”

“不。”出乎意料,容瑾淮摇了摇头,浅声道,“再往前走,有玄力之灵,拿到它后,我们在换个方向。”

“嗯,也好。”闻言,卿云歌点了点头,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由狐疑道,“话说你进来的时候没有带晶石么?”

以容瑾淮的地位,晶石这种东西,应该很容易得到吧?

他怎么可能不带晶石就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没有。”清清淡淡的声音从那双薄唇中吐出,他笑道,“你放心,就算我的玄力亏空了,也不会有事的。”

“我可没有担心你。”卿云歌翻了个白眼,轻哼一声,“我是害怕一会儿只有一个玄力之灵,我们不好分。”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勾了勾唇角,低低地笑了起来:“你的便是我的,我的便是你的,不用分。”

“问题是一枚玄力之灵只能一个人用啊……嗯?!”卿云歌这句话还没说完,才反应过来他方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句话言下之意是,我们是一体。

“容瑾淮,你又调戏我!”她咬牙切齿,“说,你天天调戏我有什么目的!”

“我很早就说了。”容瑾淮微微俯身,灼热的气息萦绕在雪白的肌肤上,他柔声道,“目的就是,让你以身相许。”

“你做梦!”卿云歌冷哼一声。

这人真是奇了怪了,天天想着让她以身相许,更不知道给她爷爷灌了什么*汤,一直管他叫孙女婿。

她并不认为容瑾淮是真的喜欢他,依照前世那些师妹师姐们的经历来看,一个男人若是对你如此甜言蜜语,他绝对不是真心的。

而且,她有一个师姐,因为一个男人放弃了杀手的生涯,结果到最后却被那个男人给出卖了。

所以情这种东西,当真是世界上最不可靠的存在了。

听到这三个字,容瑾淮的眼神黯了黯,但很快恢复了正常,他依旧笑着:“现在确实是梦。”

将来也是梦!

卿云歌内心一阵憋气,心想,左右自己也说不过他,那么就顺着他的意好了,于是话锋一转,说道:“那就祝愿容世子你梦里能美满一些了。”

心想,反正梦里又不是真的她。

“我倒是希望梦想成真。”容瑾淮不置可否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抬头望了望前方,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嗯。”闻言,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心说这种转移话题的方法委实是太拙劣了,但终于可以不被调戏了,她表示还是很开心的。

虽然她先前从刘家那几个兄弟身上抢了十几颗晶石,但是总有用完的第一天,她并不知道自己会在玄灵域呆多久,所以为今之计,要尽快的找到玄力之灵。

既然容瑾淮说前面有,那么前面就一定有,毕竟他不受这里的影响,灵识可以离体。

于是慢半拍地跟上去,卿云歌这才想到一件事,问一旁的容瑾淮:“你可有传讯灵石?”

容瑾淮听到这话,脚步一顿,然后偏过头来,道:“你要联系谁?”

“萧沐晨,小沐,还有慕月。”卿云歌一共说了三个名字,顿了顿,然后补充道,“先前进来时我们几个就是在一起的,毕竟玄灵域中还是人多一点好,而且,萧沐晨手中有玄武殿的资格勋章。”

“你要去找四灵守护兽的遗迹?”容瑾淮敏锐地看出了她心中的想法,“但是只有萧沐晨是不够的,你还需要找到白虎殿和青龙殿资格勋章的拥有者,四枚勋章在一起,才有可能找到。”

卿云歌:“……!”

靠,怎么这么巧。

叶潇然不是说两枚勋章就够了吗?怎么居然需要四枚?

“那我们……”她抽了抽嘴角,“还真是倒霉。”

可不倒霉么,她以为两枚就够了,先后遇见了叶潇然和曲绫裳,她并不想和这两个人同行,现在倒好,必须算上那两个人才能找到四灵守护兽的遗迹。

“嗯?”容瑾淮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她。

“你打跑的叶潇然,手上有着青龙殿的资格勋章。”见他不解,卿云歌解释道,“而刚才向你投怀送抱的姑娘,她有白虎殿的资格勋章。”

“唔……”闻言,容瑾淮微微沉吟了一下,道,“这倒是巧了。”

“不一般的巧。”卿云歌摊摊手,说道,“而且,我们把这两个人得罪的死死的。”

一个被你打成那样,一个又被你伤了芳心。

“叶潇然度量还没有那么小。”容瑾淮抬眸,然后淡淡地问道,“另一个呢?怎么得罪了?”

“你……”听到这话,卿云歌觉得他是在故意装傻,于是没好气道,“人家姑娘跟你说话的时候,你直接无视人家了,我看着她都快哭出来了。”

经过这么一提醒,容瑾淮这才似乎想起了一点,他瞧了她一眼,然后慢悠悠道:“这可不能怪我。”

“不怪你难道怪我?”卿云歌无语,心说明明是你把人家姑娘无视了个彻底好么!

“嗯,当然怪你。”他抬眸温笑,缓缓道,“因为有你在,我根本看不见别人。”

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柔和,带着微微的笑意,如酒醇厚。

卿云歌:“……”

好气哦,这人说情话的水平也太高了吧,这都能扯到一起。

然而要命的是,她还因为这句话,心跳猛地加速了一下。

丢人!

“咳……所以若是想找四灵守护兽的遗迹,除了集齐四枚资格勋章,还有什么别的办法么?”卿云歌干咳了一声,别过头去不再看他,耳垂却因为方才那句话有些红润。

“有。”容瑾淮道,“那就是,让它自己找上你。”

“让它自己找上我?”卿云歌一愣,不知道这句话作何解释。

“之所以这么多届过去,都没有人成功地找到四灵守护兽的遗迹,是因为他们并非有缘人。”他接着说道,“如果被四灵守护兽的遗迹选中,那么没有资格勋章,也能找到。”

“很玄奥的说法。”卿云歌点点头,有些理解了,“意思是无缘的人专门找也不一定能找到,但是有缘的人随便找都能找到?”

“是。”容瑾淮微微颔首,“四灵守护兽的传承毕竟要留给它们认同的人才可以,否则,就算遗迹在你眼前,你也发现不了。”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听完这么一番话后,卿云歌倒也看开了,于是又迈开脚步,“那还是接着去找玄力之灵吧。”

“也好。”容瑾淮点点头,跟在她身后,接着朝东南方走去。

……

而与此同时,另一个地方,曲绫裳也终于得到了来找她的人。

“阿景!”见到蓝衣男子后,她欣喜地扑上前去,将头埋在他的胸膛处,感受了一下他强有力的心跳,才笑了起来,“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我等不到你了。”

玄灵域太过大,就算他们有着传讯灵石可以定位,也会因为风沙而迷失方向。

“怎么会。”云景一只手抚上女子的头,然后说道,“我不会丢下你的。”

“我知道的。”曲绫裳依旧笑着,她温柔地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我的。”

听到这么一句话,云景不由莞尔,他静静地抱住她好一会儿,才松开,然后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她一番,舒了一口气,道:“幸好你没有受伤。”

“本来差一点就要受伤的。”曲绫裳摇了摇头,握着云景的手,顿了顿,说道,“但我幸好被人救了,不然我可就见不到阿景你了。”

闻言,云景的一双眸子渐渐地变得冷了起来,他问:“可知是谁对你动的手?”

“不知道。”曲绫裳摇了摇头,嗫嚅道,“但应该不是大家族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来抢我的晶石。”

“嗯。”云景的瞳底有着浓烈的杀机在流转,声音却轻柔而缓慢,“你放心,就算是十大玄法世家中人,我也不会让他们伤你,那些人,我会处理的。”

“不用啦,反正我也没受伤。”曲绫裳摇了摇头,柔声道,“放了他们吧,他们也是因为没有晶石才追杀我,也不是什么大错。”

“你太善良了。”云景皱了皱眉,但他也不好说什么,他心疼地抚上女子的脸颊,问道,“救你的人是谁?”

玄灵域之中,居然还会有人出手救别人?

这倒是有趣极了。

“他们走的太匆忙,我还没来的及道谢。”曲绫裳若有若无地望了一眼东南方,然后说道,“但是他们朝东南方走了,阿景,你陪我去找他们好不好,我想谢谢他们。”

“好。”云景点点头,然后朝她微微一笑,“救了我的裳儿,是要好好谢谢他们。”

“胡说。”闻言,曲绫裳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她羞涩地低下头去,锤了一下他的胸膛,“谁我才不是你的呢。”

“嗯?”听到这句话,云景一双眸子危险地眯了起来,下一秒,曲绫裳惊呼了一声,她整个人都被拦腰抱起来了,然后听见他低声问道,“当真不是?”

“是是是。”她低下头去,掩过眸中的一丝暗光,柔柔笑道,“我是阿景的。”

云景这才满意了,然后也没有放手,就那样抱着她朝着东南方走去。

------题外话------

男主&女主:冷眼看着白莲花在旁边跳来跳去。

ps:曲绫裳这个人物再为后文做铺垫,至于她是什么身份,后面会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