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世家之争,帮你暖暖手(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叶家的其余几个来参加考核的人找到叶潇然的时候,被他那副模样吓了一跳,他们叶家的第一继承人,何时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

叶潇然倒是没什么表情,依旧一副冷淡的模样,他看到这几个人过来,只是略略地抬了抬头,然后淡漠道:“你们来了。”

并不是疑问句,也不是肯定句,而是语气十分平静的陈述句。

“叶潇然大哥,你这是……”叶晨看着叶潇然,犹豫了半晌,才呐呐开口。

不怪他好奇,因为叶潇然现在这个模样,就像是刚刚和别人打了一架,而看起来,貌似这一架,他还输掉了,从嘴角未干涸的血迹看出,他受的伤也不清。

玄灵域之中,有谁有这样的能耐把他们的叶潇然大哥打成这幅模样?

就算是被称为十大玄法世家第一人的梦玉染,若是来参加四灵学院的考核,两人交手,也不会是这个模样。

“无事。”叶潇然的语气依旧平淡,他从储物戒中拿出一颗丹药,然后放进了唇中,咽下去之后,苍白的脸庞才渐渐有了血色。

见到叶潇然这么冷淡的模样,叶晨也不敢多问,于是只能说:“叶潇然大哥,现在我们叶家的人都已经聚齐了,您看我们是……”

不管在叶家之内,还是在叶家之外,他们都习惯了以叶潇然为首做事。

其实叶潇然的性子,其他叶家子弟都不敢接近的,至于叶晨敢说话,那还是因为他跟叶潇然是从小一起长大,但骨子里,他还是十分惧怕叶潇然的。

“嗯,聚齐了也好。”这时,叶潇然已经将伤势调理好了,他缓缓起身,望着一个方向,“那就走吧。”

闻言,叶晨一愣,和其他几个叶家的子弟相视一眼,才问道:“叶潇然大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我感受到了东南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叶潇然背负双手,目光淡淡,“去那里瞧一瞧,说不定有什么收获。”

听了这话,叶家子弟们都大喜过望,他们认为,能让叶潇然都看上的东西,一定是十分了不起的存在,说不定,东南方就有着上古灵阵让他们直接从玄灵域内出去。

当然,第一的位置他们是不敢肖想的,但是能排在前面,他们也是乐意的,因为出去的越早,到时候给他们提供的资源也就越多。

“是,叶潇然大哥。”十几个叶家子弟齐齐应道,然后跟着叶潇然身后,一起朝着东南方走去。

……

与此相隔数十里地的位置,一个鼻青脸肿的人跪在地上,正在痛哭出声,然后歪着嘴巴叫道:“姑奶奶饶命!姑奶奶饶命!”

他面前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女,身材娇小,模样娇俏,但此刻她一脸凶神恶煞地盯着跪在地上的人,面容倒是严厉十足。

“饶命?”苏沐颜抬起手来,又比了一个拳头,冷哼一声,“你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

凌墨沉听到这话,不由地有些欲哭无泪,他本来看着这么小的一个姑娘,又独身一人,应该没有什么威慑力,于是他就准备打劫这个姑娘所击杀的兽灵。

可谁知道,这哪里是个娇娇弱弱的姑娘,分明是一只暴力的小老虎啊!

还没等他凶神恶煞地说出一句“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这个他准备打劫的姑娘先是朝他笑了笑,然后上来就是一顿胖揍,还一边打一边说。

“嗯?这条路是你开的?姑奶奶我不能走是吧?”

一个拳头打歪了嘴。

“树?你眼睛是不是瞎了,这里哪里来的树?”

一个凌空踢踹断了腿。

“还留下买路财?姑奶奶想走哪儿就走哪儿!”

一个肘击撞折了下巴。

他被打翻在地的时候,还有些懵,不明白为什么一直看起来牲畜无害的小白兔,摇身一变变成了威力十足的小老虎。

“饶命啊姑奶奶。”凌墨沉哭得更凶了,觉得自己全身上下还一抽一抽地疼,“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惊扰了姑奶奶的大驾,饶命啊。”

“叫谁姑奶奶呢?”苏沐颜看到这人一直在痛哭流涕,就差扒着她衣角蹭鼻涕了,她又是一脚上去,似乎有些生气,“本小姐有那么老吗?”

“咚——”的一声,凌墨沉又被踢翻在地,整个人都处于懵逼状态,怎么会有这样的姑娘啊,他实在不敢说“不是您刚才自称姑奶奶的吗”,怕是这句话说出去了,他又会迎来一顿暴揍。

于是他只能捂着刚才被踹的地方,连忙说:“不不不,小姐你美若天仙、倾国倾城,乃是绝色佳人,人间一美。”

“花言巧语,不安好心!”苏沐颜觉得自己打累了,索性也就放过了凌墨沉,然后她伸出手来,朝着他勾了勾。

“大小姐,您这是……”凌墨沉看见这个动作,有些困惑。

“靠,你怎么这么蠢!”苏沐颜差点又想一巴掌打上去,但是觉得自己还是要保持淑女的形象,于是忍了忍,耐着性子道,“兽灵啊,交出来。”

“我交,我交!”凌墨沉这才明白那个动作是什么意思,他连忙将自己的掌心递了过去,然后将光芒都注入到了苏沐颜的手中,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太可怕了,兽灵虽然重要,但还是小命要紧。

“不错,没想到你这么弱,居然还杀将近一百个。”苏沐颜看到自己掌心中变亮的光芒后,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这才满意地转身,准备接着走。

然后走了几步,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回过头来问道:“那什么,你有没有兴趣当我小弟啊?”

苏家虽然这次来了不少人,可一大半都是跟她有竞争关系的,这一次玄灵域之行,对她来说,实属有些乏力。

“啊?”听到这句话,还沉浸在被那句“你这么弱”这四个字的痛苦打击里的凌墨沉听到这话,有些茫然地抬头,“小弟是什么?”

许是觉得自己这个小弟收定了,苏沐颜这次罕见的没有露出凶色,而是心情很好地解释道:“小弟就是,第一,你要管我叫大姐头,第二,大姐头有麻烦你要挡在前面,第三……”

说道这里,她顿了顿,在凌墨沉呆愣的目光中才继续说道:“第三,你要在大姐头饿了的时候去给大姐头找吃的。”

听了这么一长串话,凌墨沉有些傻,他呆呆地问:“那当小弟有什么好处?”

“好处啊?”闻言,像是被这个问题问住了,苏沐颜似乎颇为苦恼地想了想,良久,然后才一拍手,说道,“小弟的好处就是我这个当大姐头的可以罩着你啊,你就不怕被别人欺负了,多好。”

凌墨沉听了之后,先是抽了抽嘴角,心说欺负我的不就是你吗,然后他仔细想了想,他孤身一人来到中州界,没有认识的人,实力也不是特别出类拔萃,有一个人罩着确实挺不错,毕竟人家比他强,追随强者,也不算耻辱的事情。

他虽然呆,但并不傻。

想到这里,他才抬起头来,郑重地说道:“好,那我同意当你的小弟。”

“好哦,我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弟了。”苏沐颜欢呼一声,朝着凌墨沉勾了勾手指,“小弟,走,大姐头带你去宰兽灵。”

凌墨沉站起来,觉得自己身上还是很痛,于是沉思半秒,很严肃地对着苏沐颜说道:“走可以,不过大姐头,你能不能给我点药让我疗一下伤。”

顶着这么一副猪头的样子,他实在是没脸出去。

“瞧你还在乎这个。”闻言,苏沐颜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看在你是我小弟的份上,喏,给你丹药。”

说完之后,随手抛出来一个玉瓶。

凌墨沉接过之后,说了一声“谢谢大姐头了”,才把玉瓶中的药丸倒进了嘴里,开始调理自己的皮外伤。

其实这样看来,苏沐颜方才下手到还是很有分寸,只是将他的外部打伤了,内伤倒还一点都没有,看不出来,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小姑娘,心到还是很谨慎仔细。

想到这里,他微微睁开眼睛,瞟了一眼背对着他的苏沐颜,然后心里慢慢地下了一个决定。

不如……就她吧,十大玄法世家之中苏家大小姐,倒也符合自己的目标。

苏沐颜一直等到凌墨沉脸上的青肿都消失之后,才拉着他又上路了。

而他们所去的方向,正是东南。

……

对比这几个人的经历,慕月遇见的事情,就有些糟糕了。

此刻的她整被五六个人团团围住,而为首的一个人,拿着扇子,正朝她粲然一笑,只不过眼神却冰冷阴狠。

“慕大小姐,我们又见面了。”那人冷笑着开口,“没想到,居然能碰见你落单的时候。”

“所以呢,你要怎样,梦瀚引?”慕月看着他,面色依旧沉静,连眉眼间的神色都没有变动一下,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自己的危机。

“怎么样?”梦瀚引听到这话,忽然怒极反笑,“你那日拒绝我后,让我颜面大损,你现在还问我怎样?”

那日他顶着梦家的名号,从中州界前往东州界,求娶慕家大小姐,结果慕月当场就冷冷地拒绝了他,没有留一丝情面,甚至直接将他赶出了慕家,让他被其余的梦家子弟好好的嘲笑了一番,真的是让他怒不可遏。

虽然他在梦家的地位比不过梦玉染,但也算得是梦家的核心子弟,论实力足以排进前三。

以第一梦家的背景去求取一个第三世家的大小姐,竟然碰了壁。

“哦?”慕月静静地望着她,淡淡一笑,“那你的意思,倒是要问我咯?”

“你……!”梦瀚引被这么风轻云淡的一句话气得要死,直接给噎住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然而很快他又冷笑起来,“你以为你是慕家的继承人?敢这样对本公子放肆?我可听说,慕家家主有意让你妹妹慕兰当下一任家主。”

“是,那又如何?”慕月永远是这么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但实际上,她微微垂下眸来,思索着自己如何脱身。

来硬的肯定是不行,梦瀚引跟她实力差不多,如果仅仅有他一人倒是没多大问题,可惜,这里聚集了梦瀚引一派的所有梦家子弟,哪怕最弱的一个,都是魂阶一段初期,她一个魂阶二段巅峰,纵然实力再强,也无法打过。

“那又如何?”闻言,梦瀚引狞笑一声,“如果你答应嫁给我,我就不对你出手,若是你不答应,那么我今天绝对让你连四灵学院都进不了。”

听了这句话,慕月的双眸才微微地泛起了一丝波澜,她抬头看了梦瀚引一眼,忽然淡淡地笑了:“梦瀚引,你既然知道我不会是下一任慕家家主,你何必不去求取慕兰,非要在我这里耗着?”

“慕兰?”听到这个名字,梦瀚引鼻孔里发出一声轻哼,似乎有些不屑,“你那个妹妹除了会讨长辈欢心,还有哪里能入到了本公子的眼?”

慕月倒是没想到梦瀚引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她轻轻地瞥了一眼梦瀚引身后的几个人,然后才说道:“梦瀚引,你求娶我的态度,就是让你这些梦家的喽啰们在这里看着?你把我慕月的脸,往哪儿搁?”

梦瀚引此人,在梦家极为嚣张跋扈,因为他是梦玉染的嫡亲弟弟,实力也高,因此没人敢惹他,但是他在梦家的所作所为,确实得罪了很多人,这几个梦家子弟表面追随着他,实际上早已离心,这一点,倒是可以利用一番。

听到这句话,梦瀚引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他连忙转身,态度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对着身后的几个梦家子弟冷斥道:“你们几个怎么这么没眼色?没看到是我和慕家大小姐说话呢吗?赶紧滚,滚一边去,等我找你们的时候你们再过来。”

几个跟着梦瀚引来到此地的梦家子弟听到这么一句轻蔑的话语,都不由地暗暗地握紧了拳头,双眼中隐隐有着怒意在波动,但是他们并不敢发作,于是只能恭敬地应了一声,朝着另一个方向退去,然后更是为了给梦瀚引留足了地方,足足走了十几丈远,才停了下来。

“阿月,你看……”梦瀚引见到这几个梦家子弟很听话,满意地转过头来,然后搓了搓手,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嗯,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慕月意味深长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然后就那样看着梦瀚引,一双水眸中眸光流转。

梦瀚引并没有感受到慕月的语气有什么不对,他现在整个人的心思都放在了自己可以实现多年的梦想身上,于是露出另一个自认为很优雅的微笑来,他说道:“其实阿月,我心悦你已经很久了,要不是你一直看不到我,我也不会用这么强硬的手段不是?毕竟你我以后是要做夫妻的,当然要和和睦睦,我保证,日后你进了梦家,没人敢不听你的话。”

“包括梦玉染?”慕月似乎真的在很认真的听着这一番话,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梦瀚引。

“梦玉染?”听到这个名字,梦瀚引冷哼一声,“他不久仗着他比我先从我娘的肚子里蹦出来么,其实比我强不到哪儿去,到时候我和你联手,还怕他一个梦玉染?”

“梦公子的建议很好。”慕月微笑,就在梦瀚引以为自己已经说动了她的时候,她的笑容忽然敛去,只剩下眉目间化不去的冰寒,“可是你凭什么认为,你有和我联手的资格?”

“你说什么?!”冷不丁地听见这一句,梦瀚引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旋即他气急败坏,“你若是不和我联手,那么你今天就别想走出玄灵域了!”

“我若想走,区区你一个梦瀚引还拦不住。”慕月微微冷笑一声,“同为魂阶二段,我倒要看看,你能强到哪里。”

“呵,慕月,你还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闻言,梦瀚引得意地笑了起来,“我可是带了五个人,你就算修为能高过我,你以为你能以一敌多?”

“哦?”慕月似笑非笑道,“你带的五个人他们在哪儿呢?”

“他们就在……”梦瀚引的话还没说完,就发现这里居然只有他和慕月两个人,那五个梦家子弟的身影都不见了,一时间不由冷汗涔涔,低声咒骂出声,“该死,让他们走远怎么走得那么远,回去本公子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他们!”

慕月这时候轻笑一声,直接转身,然后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梦瀚引,后会有期。”

下一秒,只见蓝衣女子身上忽然爆发出一阵耀眼的青色光芒来,刹那间,狂风阵阵,卷地而来,携着黄沙,怒吼咆哮。

慕月足尖轻点,然后抬手,便见其中一道青色的光芒化为了一条绸绫,然后飞到了她的脚下,在风系玄力的作用下,带着她朝着东南方飞去,因为没有人拦截,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该死!”梦瀚引因为抵挡这一阵突如其来的沙尘暴,而错失了拦截慕月的最好时节,他双眸血红,望着慕月离开的方向,怒吼出声,“慕月你居然敢耍我!等到进入了四灵学院,本公子一定要你好看!”

而几个远离这里的梦家子弟正围成一团,坐在地上,边聊天便喝酒,直到有人看见了脸色阴沉的梦瀚引,那人讨好地笑道:“瀚引哥,你……”

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口,他就被一巴掌甩了出去,落地的时候,才惨叫出声,那声音痛苦无比,可知方才那一巴掌有多么的狠厉。

剩下的四个梦家子弟愣住了,不明白为何梦瀚引为什么忽然会发这么大的火,他们面面相觑一眼,垂下头来,不敢说话,都生怕惹到了这个正处于滔天怒气中的人。

但是,他们不说话,不代表梦瀚引消气了。

梦瀚引看见他们居然还在这里悠哉悠哉地喝酒,一想起方才自己被慕月那样戏耍了一番,更是怒火滔天,直接给了这四个人一人一脚,然后怒斥道:“一群蠢货,走那么远干什么?都怪你们,让老子到手的羔羊给跑了!”

听到这些话,这五个梦家子弟才反应过来是什么事,一时间心里也是愤怒满满,明明是梦瀚引让他们走开的,他们为了不碍他的好事,专门离得远了一些,结果还招来了一顿打。

但是心里虽然愤怒着,表面却不敢表现出来一点。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梦瀚引冷冷地看着这五个人,“还不赶紧跟老子一起去追?”

“是是是。”五个梦家子弟听到这话,相互对视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见了彻骨的恨意,但又不约而同地很好地隐藏了起来。

他们慢吞吞地起身,跟在一脸暴怒的梦瀚引身后,朝着东南方走去。

……

“小姐,据我们观察,很多人都朝着玄灵域东南方赶去了。”一个下属模样的人恭敬道,“您看我们是不是?”

“东南方?”他面前的女子听到这句话,略略沉吟一番,然后问道,“梦家、叶家那些人也去了吗?”

“是的。”下属说,“还有慕家、苏家、萧家。”

“好。”女子转身抬起头来望了一眼天空,然后淡淡说道,“那我们也去吧。”

“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引得他们都一起去。”

……

正在朝东南方向走着的卿云歌和容瑾淮并不知道,他们的身后,还跟了无数人,几乎十大玄法世家所有人都在朝这个方向赶来。

走了这么久,依旧没有一只兽灵,卿云歌有些丧气,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太不好了一些。

“卿卿,你瞧。”就在此时,她身旁的容瑾淮忽然开口了,向来慵懒的声音有些凝重。

“嗯?”卿云歌抬头,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然后倒吸了一口气。

再他们的正前方,有一座巨大的墓穴,即便被风沙掩盖着,可依然能看见它的模样,而墓穴前,有一棵巨大的棕榈树,棕榈树上枝叶繁茂,在灰茫茫地天地之中,极为显眼。

而棕榈树下,有着一个金色的发光团,静静地漂浮在那里,像是等着谁来采取。

“玄力之灵?”卿云歌认出了那个金色的发光团,然后偏头对着容瑾淮说道,“你果然厉害,这玄力之灵当初离我们那么远,你都能感受到。”

“并非是感受到的。”容瑾淮勾了勾唇,笑道,“我是算出来的。”

“算?”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也能算?”

“嗯。”他轻轻地应了一声,抬头望着那颗棕榈树,像是想到了什么,眸光骤然深幽,“我是依据地形和方位算出来的,玄灵域之中,只有八个地方有玄力之灵。”

“这你都知道?”卿云歌一愣,想了想在进入玄灵域的时候,守域者并没有说玄力之灵会出现在什么地方,只是说让他们去找。

“玄灵这个人很懒。”容瑾淮偏头,笑了笑,“他每次安放玄力之灵的位置,都和前几次一样。”

“前几次?”卿云歌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词,她凝视了他一会儿,“你以前来过这里?”

“是。”容瑾淮轻声道,“很久之前,我来过这里,很久很久了……”

不知道为何,这句话让卿云歌感受到了浓浓的悲伤,这种悲伤像是已经沉淀了几千年,如今席卷而出,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并不知道容瑾淮上一次来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但瞧见他这么个脆弱的模样,心中忽然有些不好受,她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想要安抚一下他的情绪,然后低声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总不能被困在过去,毕竟接下来的路还很长。”

这句话是对容瑾淮说的,也是对她说的。

过去之事不可追,过去之人不可念,过去之景不可想。

否则,会越陷越深,就像昔日她为什么会被梦魇咒困住一样。

容瑾淮听到这句话,身子忽然轻轻地颤抖了一下,然后他将自己的手覆在了少女的手上,先是默了一瞬,继而笑了起来:“卿卿说的对,是我想多了。”

卿云歌并没有想以前一样一把甩开那只手,而是任由他握着,毕竟,她并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人,如果这样能让他心情好一些,自己在身体上吃点亏也没什么大不了。

“这里应该有两个玄力之灵的。”容瑾淮仍握着那只他不愿意放开的手,前所未有的温暖顺着掌心缓缓地流进了心脏,然后他又说道,“看来有人已经来过这里,并且拿走了一个。”

卿云歌默默地站在那里,没有答话,因为她发现她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被握得太紧,竟然无法抽动,她抽了抽嘴角,然后用一副商量的语气说道:“喂,你先放开我,我先把玄力之灵拿下来你再握着行不?”

听到这话,容瑾淮倒是愣了愣,然后从善如流地放开了自己的手,目光中有着遗憾,他点点头:“拿完玄力之灵,这个墓穴我们倒是可以进去看一眼。”

“这个墓穴?”刚走了几步的卿云歌顿住了,然后回过头来,“这个墓穴会不会是四灵守护兽的遗迹?”

“不一定。”容瑾淮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墓穴门口的棕榈树,然后轻飘飘道,“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墓穴里面,有一只上古玄兽。”

这句话他说的很平静,仿佛只是喝了一杯白开水。

“那我们还进去?”刚走到棕榈树下的卿云歌差点一个趔趄,稳住身形后,她不禁扶额,“上古玄兽的墓穴,我们进去岂不是找死?”

“放心,卿卿。”他又笑了,“玄灵说了,这个地方的上古玄兽应该都在沉睡之中。”

“万一醒了怎么办?”卿云歌无语,心说你也知道是应该。

“醒了也无妨。”容瑾淮淡淡道,“上古玄兽的智慧极高,它们不会轻易伤人,而我们既然有缘见到它的墓穴,那么证明,这墓穴我们是可以进去的。”

“嗯,也好。”卿云歌摸了摸下巴,“说不定里面还有什么好东西。”

那么就先把玄力之灵拿到手,在好好地一探究竟吧。

然而,就在她走上前去,准备将那颗玄力之灵拿下来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姑娘,这颗玄力之灵可以让给裳儿吗?”

听到这话,卿云歌倒是知道是谁来了,然而她并没有理睬,连动作都没有顿上一顿,直接将那个金色的发光团摘了下来,然后融进了自己的掌心之中,动作流利,没有丝毫地停顿。

拿到玄力之灵后,她这才缓缓转身,慢慢地走到了容瑾淮的身旁,才抬眸望向前方。

果不其然,曲绫裳就站在不远处,而她的旁边,还有一个身穿蓝色华服的贵公子,两人并肩而立着,倒也是像是一对璧人。

卿云歌看见那个蓝衣贵公子的时候,秀眉微微一拧,她认出了这个人的身份,不就是当初萧沐晨提到的那个云景吗?

似乎跟阿月有着很深的渊源。

不过他跟曲绫裳……

再度看了云景一眼,她这才想起,在进入玄灵域之前,慕月就是因为这两个人有些失态,那个时候她没有看清和云景说话的是谁,现在她看到两人在一起,知道那个白衣女子就是曲绫裳。

容瑾淮还是一副淡淡的模样,他像是根本没哟看见这两个突然出现的人,只是偏头望着那棵棕榈树,目光深沉,眸色幽深。

曲绫裳见到那颗玄力之灵就这样被红裙少女收到了体内,双眸忽然浮起了一丝水雾,模样甚是委屈。

云景的注意力一直都在白衣女子身上,此刻见到自己捧在掌心上的人儿手委屈了,一双利眸瞬间变得冰冷起来,然后目光唰的一下,看向了卿云歌,他语气冰冷地开口:“把玄力之灵交出来。”

卿云歌还正在思索云景和慕月是什么关系,就听到这么一句话,还没等她开口,容瑾淮先说话了:“云少主,谁给你的胆子在我面前,问我的人要东西?”

他的语气轻柔而舒缓,但带着隐隐的杀机和冷意。

云景这才注意到了红裙少女身旁的白衣男子,他怔了证,不确定道:“是你,瑾淮?”

一时间心中忽然思绪万千,这个人,怎么会来到玄灵域?

“别叫得那么亲切。”容瑾淮虽然没有站在高处,可偏偏被他看着的人都有一种被俯视的感觉,他声音淡漠道,“我是看在慕月的面子上,昔年才这样让你称呼。”

听到这句话,云景还未说什么,一旁的曲绫裳脸色先是煞白起来,她垂下头来,低声抽泣道:“阿景,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要不然我先走好了。”

“裳儿怎么会给我添麻烦。”见到曲绫裳要走,云景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然后好言好语地轻哄道,“我们去别的地方找玄力之灵吧,你放心,肯定能找到。”

“可是,我们这一路,也就看到了这么一颗玄力之灵啊。”曲绫裳抬起头来,一双水眸睁大,惹人怜惜,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却暗暗地让人有一种她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一样。

闻言,云景眉头一皱。

裳儿说的这话确实不假,这玄灵域之内,他一路上也没有看到一颗玄力之灵,可眼下这颗已经到了别人手里,而这个人,他目前还惹不起。

卿云歌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这一对男女,她歪了歪头,已经洞悉了曲绫裳内心的想法,又听到容瑾淮方才那一句话后,她彻底明白了。

可以猜测,在以前,云景和慕月应该关系很好,就算不是恋人,也应该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但是不知为何,云景现在和曲绫裳的态度极为亲昵,而对慕月的态度却是极度的冰冷与不耐烦。

要说这里没有什么猫腻,她是不信的,而恐怕这个猫腻,就是这个看起来无害纯良的曲绫裳弄出来的。

不是有一个词叫什么“白莲花”么,她觉得这个词语形容曲绫裳,甚是恰当。

明明是她和容瑾淮先找到的玄力之灵,这姑娘先是上来让她把到手的玄力之灵给她,然后见她没给之后,还委屈的不行,就像是被抢了原本属于她自己的东西。

妙哉妙哉,卿云歌内心不由赞叹一声,这曲绫裳若是在二十一世纪的话,一出道,绝对是影后,这演技,她都有些佩服。

恐怕也就只有云景这个人才会被曲绫裳迷惑吧,毕竟容世子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不是?

也不知道阿月以前的眼光是有多不好,竟然会看上云景那样的男人。

“喂,世子。”想到这里,卿云歌偏过头来,“我们不是还要进到这个墓穴里看一看么?那就走吧。”

“好。”听到这句话,容瑾淮这才敛了眸中的冰冷,朝她笑笑,然后就很自然地牵过了她的手,朝着墓穴的入口处走去。

卿云歌看着自己的手被一只大手握住,不由地抽了抽嘴角,真的是不能给他点糖,一给就得寸进尺。

她不动声色地抽了抽自己的手,发现并没有抽动,不甘心地再抽了抽,还是没有抽动,就在她要发飙的时候,耳边忽然落下了一句温柔无比的话:“卿卿,你的手太凉,我帮你暖暖。”

听到这话的卿云歌:“……?”

见鬼,她一个能修炼火系玄诀的人手太凉?

闭着眼都说不出来这种瞎话好么!

不过容瑾淮的手,嗯……确实比她暖和。

算了,就当一个暖手袋用着吧。

云景见到两人要走,这才拉过曲绫裳,然后说道:“裳儿,我们也走吧,玄灵域这么大,不可能只有这一颗玄力之灵的。”

曲绫裳看着两人相携而去的背影,眸光暗了一暗,但很快就收敛了情绪,然后对着云景柔柔一笑,语气中带了一丝撒娇的意味:“阿景,不如我们也跟着他们去这里面看看吧,我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墓穴呢。”

“好好好,都依裳儿。”云景看见她这个模样,更是爱极了,他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宠溺道,“我带的晶石,应该还可以用很长时间。”

曲绫裳满意地靠近他的怀中,然后说:“就知道阿景对我最好了。”

然而没有发现,她的双眸中,划过了一丝冷冷的杀意。

看来这个目标,倒是有些棘手啊。

余光望着那处墓穴的入口,她缓缓勾起一个冷笑。

不过,还没有人,能逃出她的裙裾之下。

------题外话------

突然被母上通知今年要去天津过年,为了过年的时候还是万更,咳咳……这几天可能无法加字数了,大概还有三章,玄灵域之行就结束了,云歌会进一步变强~是不是很期待嗷嗷~

不得不说,云景眼瞎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