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你吃什么醋!(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墓穴很深,而且给人一种荒凉的感觉,像是这里已经很久都没有人踏足,荒无人烟,只有墙壁上的几盏残余的烛火,能证明原来这里还是昌吉过一时。

“那是人鱼烛。”容瑾淮偏过头来,解释道,“由水族中的人鱼一族的血液制造而成,可以燃放千年而不灭。”

“这里竟然还会有人鱼烛?”卿云歌微微一愣,“难不成在上古时期,这片战场之上,还有人鱼一族的尸骸?”

“上古战场之所以被称为上古战场,是因为那场大战,整个九族都参战了。”容瑾淮眸色深幽,淡淡道,“人鱼族身为水族的王族之一,自然而然会出现在这片战场上。”

闻言,卿云歌点点头,也理解了人鱼烛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毕竟玄灵域是当年四灵守护兽好不容易才保留下来的一片战场,有这些东西的出现也就不稀奇了。

但一方面又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事情,会让整个九族都掀起了战争,要知道,就算是昔年暗兽人的那个时期,也不过是暗兽人、兽族和精灵族三个种族的纠纷。

那么当年在这块土地上的战争,该会有多么可怕?

不过,这倒不是现在的她该去想的事情。

不是还有九大种族的守护者在保护着九族呢么,她一个小小幻阶,可还真不用看。

就当卿云歌和容瑾淮慢慢地向前走着的时候,他们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惊喜的女声:“阿景,你快看,这是人鱼烛啊,就是你以前给我讲的人鱼烛,我们拿一个回去好不好?”

“好,你想拿你就拿。”紧接着,是男子宠溺的声音。

然而就在曲绫裳的手即将放在一个烛台上的时候,一道白光突然将她的手打了回去,她疼得叫出了声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裳儿,怎么回事?”云景连忙将白衣女子抱进怀中,目光紧张地查看她的手,“疼不疼?”

“我不疼,阿景。”曲绫裳柔柔弱弱地说道,但声音了明显多添了一丝委屈,她知道方才那道攻击的是谁发出的,于是她看向前面,那道和红裙少女并肩而立的白色背影,“公子,裳儿那里做错了么?你为何要这样对待裳儿?”

“容世子。”云景也看着前方距他们只有不到十步距离的人,眉头微微皱起,声音也一下子冷了起来,“你何必对一个小小的姑娘出手?若是有什么不满,直接说出来便好。”

“呵,云景。”长长的甬道里,那双绯色的薄唇缓缓开启,容瑾淮似乎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笑,但笑声里是明晃晃的嘲讽,“你最好管好你的女人,别让她的一时冲动害了我们所有人的性命。”

“容公子?!”听到这话,曲绫裳愕然地睁大了双眼,她虽然终于得知了这个白衣男子的名字,但却深感伤心,“裳儿知道是你旁边这位姑娘对我有意见,可裳儿真的没想和她争什么,这里人鱼烛这么多,裳儿只想要一个,这点愿望都不可以满足吗?”

最后一句话说完时,已经泣不成声。

卿云歌还正在想事情,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话,抬头先看了看,发现容瑾淮身边的姑娘只有她一个,然后这才确定曲绫裳方才说的是她。

这姑娘真的没毛病吧?

她什么时候对她有意见了?

根本就没有理她好么!

“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曲姑娘。”卿云歌的手仍被容瑾淮牵着,她只是回过头,并没有转过身,口吻有些惊奇,“我对你有意见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你一天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被害妄想症是吗?”

“卿卿,别闹。”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拍了下她的头,语气虽然是在指责,但明显带着化不开的笑意。

曲绫裳并没有听懂什么叫被害妄想症,但她也知道卿云歌这句话在变相的骂她,于是她抽泣得更加厉害了,声音微弱道:“姑娘你放心,裳儿真的什么都不想和你争,这些人鱼烛裳儿不要了还不行吗?”

卿云歌:“……”

怎么办,她被恶心到了。

还有她怎么不知道她想要人鱼烛?

这瞎话编的,这神色,这表情,这动作,她要不是当事人她自己都信了。

云景见到曲绫裳的身子已经开始摇摇欲坠,连忙将她揽在怀中,目光如刀地看向卿云歌,然后冷冷地说道:“卿小姐,你太过分了。”

“嗯,还有更过分的,你要不要试试?”卿云歌眸中含笑,唇边却浮上一抹冰寒,掌心已经有着暗紫色和赤红色的光芒在流转。

“我倒是想试试,你有什么能耐。”云景被这句话一激,直接伸出手来,就要将面前里的最近的一盏人鱼烛拿下来,可还没等到他那道,白光再度袭来,一如前一次一样。

“云景,你的人不懂事,你是不是也白看了十几年的书?”容瑾淮依旧背对着他们,声音冷冷,“墓穴中的人鱼烛都敢拿?”

这么一句冰冰凉凉的话,仿佛一盆冷水兜头泼下,云景才霍然惊醒,也不过手指的疼痛,连忙收回了手。

是啊,墓穴中的人鱼烛怎么可以拿?

人鱼烛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个墓穴的主人一定是极为高贵的存在,若是将他的东西就这样拿去,即便墓穴里已经是一具尸骸,他们也会受到雷霆打击,因此而丧命。

“裳儿,真抱歉。”想到这里,云景有些歉意地看着曲绫裳,然后轻声哄道,“这里的人鱼烛是不能拿的,拿了会惊动这里的主人,容世子先前一定是害怕你拿了之后受伤,才阻止你的。”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的眼睛蓦地睁大了,她眼中又有着水珠在迅速凝聚,不过下一秒却笑开了,然后朝着前方的白衣身影柔声道谢道:“谢谢容世子,谢谢你救了裳儿,裳儿知道你是一个好人。”

果然,她的所作所为,还是有用的。

想到这里,唇角再度勾起了一个弧度。

听到这么一番神奇的对话,卿云歌在心里默默抬头望了回天,已经不想跟这对脑子都有病的男女说话了,于是她连理都懒得理,就直接回过头去,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容瑾淮的面色依旧波澜不惊,他依旧像是不当身后的两个人存在,拉过卿云歌,接着向前走去。

“阿景。”曲绫裳见到自己的道谢居然再一次被忽视,她直接哭出来声,抽噎到,“容公子是不是,是不是不喜欢我?”

“怎么会?”云景心疼地替她擦去眼角的泪珠,然后宠溺道,“裳儿这么好,所有人都会喜欢的,容世子一定喜欢你的,只是他这个人向来心冷如雪罢了,一般不管闲事,可你看,他都出手救你了,所以裳儿的好,所有人都看在眼中。”

“嗯!”听到这句话,曲绫裳才破涕为笑,她抱着云景的胳膊,撒娇道,“那阿景,以后等我们去星辰海洋后,可不可以送我一只人鱼烛?”

说道这里,脸色有些羞红。

“你想要什么我都送你。”云景笑笑,“不过是一根人鱼烛,你若是想要没有开尾的人鱼做契约兽,我也可以给你。”

曲绫裳开心地笑了起来,然后温温柔柔道:“就知道阿景最好了。”

两人嬉闹着,也顺着甬道向前走去。

这一条甬道足有三里之长,黑暗阴森,只有两旁墙壁上的人鱼烛发出一点微弱的火焰,照亮了道路,以至于不会迷失方向和位置。

走了约莫有一盏茶的时间,卿云歌这才走完了整条甬道,而一出道口,她便发现自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嘶……”卿云歌看着眼前的一幕,微微倒吸一口气,“这墓穴里面居然会是这个模样。”

这是一座极为宏伟的大殿,尽管雕塑装饰已经有了些许的褪色,但依旧掩饰不住曾经的辉煌,大殿的四个角,摆着四个雕塑,可以分明地看出,那就是人族的四灵守护兽青龙、白虎、玄武和朱雀,仿佛万年之后它们仍傲然在这里,守护着整个人族。

四面墙壁上刻着古老的壁画,正前方有一个高台,上面摆满了人鱼烛,幕帘从高出垂落至地,古奥森严,看起来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祭祀的地方,没有任何的不同寻常。

“看着这个地方,很有可能是四灵守护兽的遗迹。”容瑾淮抬眸望了一眼,然后沉吟道,“不过,倒是有些奇怪。”

“你是说……”卿云歌的目光缓缓扫视了一圈周围,也发现了不对劲,“这里像是有人刚刚来过?”

“可还不知道是不是人。”容瑾淮轻笑,“毕竟这里可住着一头上古玄兽。”

“也是。”卿云歌摸了摸下巴,“不过……主人貌似还睡着呢吧。”

“也许只是有可能不在家。”容瑾淮微微偏头,目光轻扫,在青龙的雕塑上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很快地又看向了别的地方。

这个时候,卿云歌终于成功地把自己的手从容瑾淮手中抽了回来,她不动声色地站远了几步,生怕自己的手再被握住。

太艰难了,这一路自己可算是被占尽了便宜。

容瑾淮看见了这一幕,无奈地笑了起来,他朝着红裙少女招了招手,说道:“你站那么远做什么,先看看这里有什么东西再说。”

“我觉得分开看比较快。”不等他回答,卿云歌就率先走到了一面墙壁上开始看着上面的壁画。

壁画上刻着四灵守护兽当年如何保护整个人族的事迹,又如何以自己的生命献祭天地,立下一道天堑,守护着混沌大陆。

可有些奇怪的地方是,这些壁画看起来年代确实十分久远,上面有着破损的地方也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偏偏那些破损的地方恰巧掩盖了四灵守护兽是如何死亡的,仿佛是有人不愿意让当年那段秘辛重现于人世。

仔细想想,就连四国皇族都不知道四灵守护兽是怎么死的,只是一代一代的相传,说,青龙、玄武、白虎和朱雀为了保护人族而死,但具体原因,没有任何人知道。

双眸微微一凝,卿云歌望着墙上的壁画,倏尔轻笑一声,这倒是有趣极了啊。

就在两人观看着这座大殿时,曲绫裳和云景也来到了这里,也是被这里的场景震撼了一番。

“阿景!”曲绫裳惊喜地叫了起来,指着一个地方说道,“你看那是不是朱雀的雕塑?”

云景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不其然,那里矗立着一个神鸟的雕像,虽然仅仅只是雕像,但神圣不可侵犯,仿佛当年的守护兽还活着一般。

他点点头,笑道:“是,那是朱雀。”

闻言,曲绫裳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她捂着嘴叫了起来:“这里不会就是四灵守护兽传承的地方吧?不知道我能不能得到他们的传承。”

“肯定可以的。”云景道,“裳儿你那么聪明。”

刚看完壁画的卿云歌听到这么一番对话,差点被恶心得吐了出来,真的是走到哪儿这对奇葩的男女跟到哪儿,她真的是想把他们拍飞。

你说云景好歹是云家的少主,怎么傻得跟猪一样,哦,不能侮辱猪。

然而,奈何这玄灵域不是她家开的,也不能管别人去哪儿,所以只好无奈地耸了耸肩,准备和另一旁的容瑾淮汇合,然后探讨一下她的发现。

谁知,她还没有走几步,就被一道白色的身影抢先了。

“容公子,好巧,你也在这里啊。”曲绫裳看到容瑾淮后,走上前去,冲着他柔柔笑道,“刚才可能是背对着的缘故,容公子没听到裳儿对你的道谢,裳儿在这里想给你说声谢……”

剩下一个谢字还没有说出来,她的声音忽然止住了,因为面前的白衣男子就像是视她为无物一样,目光越过她,落在了她的身后。

她呆了一呆,然后转过身去,便看见红裙少女缓缓朝着这个方向走来,下一秒,身后传来一声温笑:“卿卿,过来。”

再然后,她看见红裙少女从善如流地走了过去,只不过路过她的时候,她感觉她被轻轻地瞥了一眼,就像是在嘲讽她的不自量力。

曲绫裳暗暗地握紧了拳头,死死地咬住了嘴唇,很好地将眸中的恨意掩饰住,然后也不再自讨没趣,回到了云景身边。

其实卿云歌走过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曲绫裳在干什么,只是有些诧异,就多看了一眼,然后就收回了目光,若是她知道曲绫裳现在心里是什么想法,一定会说,姑娘,心里戏太多这是病,得治。

“倒是没什么异常。”她对着容瑾淮道,“你确定这里真的是上古玄兽的沉眠地么?”

“它的沉眠地确实在这里。”容瑾淮靠在墙角,眉目间满是慵懒的风情,“只不过,目前我们还发现不了罢了。”

“什么?”卿云歌一愣,有些不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你看那座高台后面。”

闻言,卿云歌绕过去之后,才看到堆满人鱼烛的高台后面,竟然刻着很多字,那些字组成了一句话。

“若想打开不死之墓,非十人之数极其以上不可。”

“不死之墓?”卿云歌念着这几个字,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脱口,“难道这里是……不死鸟的沉眠之地。”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点点头,笑吟吟道:“卿卿果然聪慧不已。”

“你肯定早就知道了吧?”卿云歌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你在看到墓穴门口处的那棵棕榈树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不死鸟,栖息于棕榈树之上。

“嗯。”被戳穿后,容瑾淮只是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那双墨眸里仍笑意盈盈。

“这句话说要想打开这个墓穴,这里必须有十人以上?”卿云歌有些无语,“这是什么破规定?”

“唔……许是这只不死鸟喜欢热闹?”容瑾淮懒懒地开口。

卿云歌:“……”

这话说的怎么觉得这么有道理呢!

耸了耸肩,然后她说:“现在我们得用传讯灵石了,否则等这里聚齐十个人以上,可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好。”容瑾淮点点头,右手一挥,一块传讯灵石就出现在了掌心之中,偏头问道,“要联系谁。”

“阿月、小沐,萧沐晨……”卿云歌先是说出了四个名字,然后顿了顿,又说道,“把叶潇然也联系一下吧,他身边应该有不少叶家的人。”

“叶潇然?”闻言,容瑾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忽然笑了起来,口吻中带了丝埋怨,“卿卿当着我的面让我联系别的男人,不怕让我吃醋吗?”

“我又不喜欢他,你吃什么醋。”没过脑子,卿云歌直接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说完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然后立马恶狠狠地看着某个套她话的腹黑世子,怒不可遏,“你快去联系他们!”

好气,她说的这是什么话!

容瑾淮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也不多说,从善如流地开始一个一个传讯。

……

慕月接到传讯的时候,正好来到了这处墓穴的入口处,不过她还没有来得及看,就被身后的一个声音叫住了。

“咦,月姐姐,好巧!”苏沐颜看到墓穴门口那道淡蓝色身影时,惊喜地叫道,“没想到玄灵域这么大我们也能遇上。”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慕月回过头去,才发现是苏沐颜和另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少年正在往这边走来,于是微微一笑道:“这证明小沐和我心有灵犀啊。”

其实她也没料到,她为了躲避梦瀚引,随便选了一个方向,没想到竟然会和小沐重逢,更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一个墓穴,而且似乎……秀眉一凝,这个墓穴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她。

“嘻嘻,月姐姐,你也要进到这个墓穴里去么?”苏沐颜蹦蹦跳跳地来到了慕月跟前,凌墨沉紧跟在她身后,她捧着脸笑道,“那我们一起去吧,我觉得这个墓穴倒是有些神秘,玄灵域中我走了这么久,还没有看见过类似的地方。”

“是想进去。”慕月微微颔首,秀眉却拧了起来,“不过我总感觉,里面的危险恐怕不小。”

“嗨,月姐姐,玄灵域中本就危险重重,还怕这区区一个墓穴吗?”苏沐颜摆了摆手,满不在乎道,“何况有你有我,还有我新收的小弟,就算遇到危险,也可以跑啊。”

“也是。”慕月点点头,不禁莞尔,“那么我们进去吧。”

“诶等等,好像容哥哥给我传讯了。”苏沐颜忽然感受到传讯灵石在发热,然后有些纳闷道,“奇了怪了,他可是万年都不主动给我传讯的。”

听了这句话,慕月也才想起自己的传讯灵石方才也热了一下,于是也同苏沐颜一样,拿出传讯灵石,看看上面说了什么。

两颗传讯灵石上都是一句话:速来东南方,有一处墓穴,我和卿卿在里面等你。

“东南方的墓穴?”苏沐颜看着这句话,忽然一拍手,“不就是这个地方吗?”

说完之后,直接拉过慕月,兴冲冲道:“容哥哥在里面,那么更没有危险了,月姐姐我们快进去,我好想卿姐姐。”

慕月无奈地看着兴高采烈的苏沐颜,倒也知晓她是小孩子性子,于是便由着她去了。

凌墨沉看着自己大姐头,忽然觉得和方才把自己打趴下的那只小老虎是两个人,直到小老虎忽然回过头来,凶神恶煞地说道:“凌小弟,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跟上。”

凌墨沉:“……”

好吧,小老虎还是小老虎,是他产生幻觉了。

他乖乖地跟在两人身后,朝着墓穴里面走去。

……

“喂,别……”萧沐晨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见到慕月、苏沐颜和一个他不认识的少年就那样进入了墓穴之中,一时间神色不由地有些懊恼,“看来我们还是晚来了一步,这可怎么办,这是不死鸟的地方,他们进去不是找死吗?”

他和赫连繁凡确定了她遇见不死鸟的地方后,生怕有人也会误入,于是就紧赶慢赶地来到了这里,准备先探测一番。

结果好巧不巧,他就看见这三个人欢欢喜喜地进入了墓穴,叫都来不及。

“我也要进去。”赫连繁凡看了门前的那颗棕榈树一眼,神色凝重道,“我感觉里面有着什么东西。”

“美人你还敢进去?”听到这句话,萧沐晨怀疑自己听错了,“你可是见过不死鸟的人,你进去还想再被扔出去一次?”

“我上次来的时候,不死鸟就在门口。”赫连繁凡指着那颗棕榈树说,“可现在显而易见,它不再这里,那么这个墓穴现在是可以进去的,否则,方才那三人在踏入这片领地的时候,就会被不死鸟丢出来。”

“这倒是奇了怪了。”闻言,萧沐晨摸了摸下巴,有些不解,“按理说这是不死鸟的地方,它应该不会让别人侵犯的。”

就在他沉思之时,忽然感觉口袋中的传讯灵石正在发热,他以为是萧家其他人来找他,于是摸出来一看,却发现是容瑾淮给他的传讯。

“速来东南方,有一处墓穴,我和卿卿在里面等你。”

“好了,看来不但那三个人进去了,里面还有俩。”萧沐晨拍了拍脑袋,转头对赫连繁凡说道,“走吧,美人,我们也进去,反正有那个人在,再危险也不用担心。”

听到这句话,赫连繁凡倒是有些诧异,不过她也懒得多说,跟着萧沐晨走了过去。

而就在他们刚刚进入墓穴的时候,墓穴前又出现了几道身影,白衣女子站在最前方,目光冷淡,望着墓穴的入口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身边的一个人抱拳道:“大小姐,属下看见其余几大世家的人都进去了,您看我们要不要?”

“进,当然要进。”白衣女子面色冰冷,然后下令道,“你在这里等我,我一个人进去。”

然而就在她刚走到墓穴门口,背后却传来一道声音,那声音叫住她,说道:“哎呀,白竹灵白大小姐,没想到本公子这么幸运,居然遇见你了,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与白小姐同行呢?”

声音的主人正是梦瀚引,本来他是来追慕月的,但是慕月没追上,居然遇到白家的白竹灵,他色眯眯地在白衣女子身上不断打量着,心里在不断思索,慕月那个小贱人太倔,白家虽然比不上慕家,可白竹灵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倒不如……

“梦瀚引?”白竹灵听到这个声音,转过头来,然后再看到来人的模样时,微微皱眉,“你来做什么?”

“当然是来看白小姐您啊。”丝毫不为那冰冷的语气所摄,梦瀚引连忙走上前去,笑道,“白小姐,您是要进这个墓穴吗?不如我们同行吧,到时候遇见了危险也好互帮互助。”

“不用。”白竹灵冷冷的拒绝,连看都没看梦瀚引一眼,就接着向前走去,然后只走了几步,再度回过头来,声音森然道,“梦瀚引,你最好别跟着我,否则,我会把你打残。”

这句话中的杀机毫不掩饰地释放了出来,冰冷无比,仿佛寒冰大陆上的皓皓冰山在缓缓靠近。

说完之后,她就走进了墓穴之中。

梦瀚引被这句话说得一愣,然后冷笑一声。

“呸,老摆出一副清高的模样,给谁看呢?”他吐了一口吐沫,“真当本公子稀罕。”

嘴上是这样说,可他真的不敢得罪白竹灵,因为就连他的嫡亲大哥遇上她,也不敢如何放肆,并非是因为白家,而是因为白竹灵身后,还有半个羽族。

“也不知道白家那个老不死究竟是哪一点让羽族的公主看上了。”想到这里,梦瀚引又吐了一口吐沫,“真晦气,老子不跟你们一般见识。”

“走,去别的地方。”他面色阴沉地转身,然后招呼着其他几个梦家的子弟,“去杀兽灵,老子一定要当那个第一。”

……

“好了,传讯完了。”容瑾淮收回了传讯灵石,然后说道,“不过可能因为距离的不同,我们需要在这里等上一段时间。”

“也好。”卿云歌打了个哈欠,“这里没有兽灵,刚好可以休息休息。”

“要不要睡一会儿?”容瑾淮看她的神色有些疲惫,轻声道,“肩膀借你。”

“不睡了。”卿云歌又打了一个哈欠,“反正以我现在的身体素质,今天不睡觉也没什么。”

说完这句话后,她瞟了一眼另一边的云景和曲绫裳,忽然低声说道:“喂,容世子,你有没有感觉到那个曲绫裳有些不对劲?”

“曲绫裳?”听到这个名字,容瑾淮蹙了蹙眉,反问道,“那是谁?”

卿云歌绝倒。

“就是云景旁边的那个姑娘。”她抽了抽嘴角,心说您老还真的是把曲绫裳无视了个彻底啊,亏得人家还想给你投怀送抱呢。

“哦……”容瑾淮轻轻地应了一声,淡淡道,“不关心,不知道。”

“噗——”卿云歌听到这六个字,直接笑出了声,心想,要是曲绫裳听到这么无情的话,该会有多么伤心啊,说不定直接哭得都停不下来,然后云景再哄着,咳,想想就有些恶寒。

“卿姑娘,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正想着,曲绫裳的声音就响起了,依旧是柔柔弱弱的样子,“说出来让裳儿也笑一笑可好?”

“没什么,你想多了。”卿云歌收了笑,也是一副淡淡的模样,她是真的不想理这个白莲花啊,要是云景知道他这位红颜前一阵还像容瑾淮投怀送抱,不知道内心该作何感想,啧啧,这头上,怕是要堆起一一片青青草原。

不过,她并不想提醒云景,反正他乐意喜欢曲绫裳,那就喜欢呗,渣男配作女,天生一对不是。

等等!

像是被渣男这个词给提醒了,卿云歌才想起自己方才让容瑾淮给慕月也传讯了。

靠,万一阿月来了,又看到这一幕,会不会更是失态?

真是有些失算啊,总不能现在告诉阿月说,你别来了,这里有一对渣男作女,怕你见了心里难受。

然而就在她想着,甬道处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卿云歌抬头,便看到一身淡蓝色长裙的女子缓缓地走了进来,然后抬眸,目光和她对视上了,微微一笑道:“云歌,我来了。”

“卿姐姐,还有我,我也来了。”这时候,慕月身后又冒出了一个小脑袋,正是苏沐颜,她眼珠子转了转,贼兮兮道,“我们是不是打扰了你和容哥哥的二人世界啊。”

“哪里,我可是在一直等你们。”卿云歌摆摆手,然后又有些诧异,“不过你们怎么来的这么快?传讯应该刚刚发出去不久才对。”

“因为卿姐姐你晚了一步哇。”苏沐颜蹦蹦跳跳地来到了红裙少女的面前,然后笑嘻嘻道,“容哥哥传讯的时候,我就已经到这个墓穴门口了,月姐姐也是哟。”

“这还真是巧。”卿云歌一愣,回头看了容瑾淮一眼,目光中都有着了然的神色,看来小沐与阿月和她一样,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

“我说你们几个,走的那么急,也不等等小爷我。”这时,甬道处又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有人抱怨道,“小爷在后面叫了你们,你们居然都没听见。”

要说场中谁对萧沐晨最熟悉的,当属苏沐颜了,她光靠听脚步声都能听出来是萧沐晨来了,于是冷哼一声:“就你那点蚊子叫的声音,我们能听见才有鬼了。”

“嘿我说苏沐颜,你为什么每次都要在美人面前损我面子?”萧沐晨气得不行,“你就不能消停会吗?”

苏沐颜依旧不给他面子:“反正卿姐姐和月姐姐都知道你的真面目了,你还有什么面目好损?”

孰料这句话刚落下,便听见一道女声惊喜道:“云歌?!”

“繁凡?”卿云歌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这才偏过头去,看向萧沐晨的身后,果不其然,她看见赫连繁凡俏生生地站在那里,正朝她笑着。

“吓死我了,幸好你没事。”赫连繁凡看见红裙少女安然无恙,她长舒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被梦……”

话还没有说完,再接触到卿云歌那个眼神时,才惊觉自己说错话了,然后立马停了下来。

毕竟,这里可是有不少十大玄法世家中人,梦家的事情,肯不能在这里说。

“你你你,你不是那个……”苏沐颜见到赫连繁凡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结结巴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不是朱雀国那个皇子吗?怎么变成了一个女的?

她忽然感觉自己的世界都被颠覆了。

“怎么样,我家美人美吧。”萧沐晨以为苏沐颜是吃惊于赫连繁凡的容颜,得意地抬了抬下巴。

“苏小姐,又见面了。”连繁凡知道苏沐颜要说什么,她微微一笑,然后凑上前去,低声道,“在这里我不是朱雀国五殿下,苏小姐称呼我为繁凡就好。”

看到这一幕,萧沐晨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美人,你和苏沐颜认识?”

不是吧,这几天她好不容易遇见两个美人,怎么都跟苏沐颜这个老欺负他的人认识?

“认识认识。”赫连繁凡笑笑,“我在朱雀国的时候就已经见过苏小姐了。”

“是啊,我们认识。”苏沐颜这才如梦初醒,她点点头,“上才见繁凡姐还是一个月前。”

虽然不知道这个朱雀的五殿下怎么变成了一个女的,但她也不在乎。

“天啊,地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听到了两人肯定的回答,萧沐晨不由地惨嚎一声,“我的形象全部毁了。”

闻言,赫连繁凡不由摇头失笑,她不想告诉萧沐晨,早在她在南淮城听到他的传言时,他就没什么形象可言了。

不过这一路走来,倒是让她对他改观不少,似乎……也不像传言中说的那么不堪,就在对女子的态度上,很是细心。

“阿景,那些人你都认识吗?”曲绫裳好奇地打量着刚进来的这几个人。

“认识三个。”云景给她解释道,“那个是萧家的萧沐晨,那个是苏家的苏沐颜,最后一个……”

说道这里,他的声音忽然顿住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他才低声道:“慕家的慕月。”

“竟然是慕姑娘?”曲绫裳听到这个名字,先是愣了愣,继而欣喜道,“是你以前提过的那个慕姑娘吗?”

云景的神色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道:“是的,就是她。”

然而,他刚说完这句话,就看见曲绫裳站起身来,走到了淡蓝色长裙的女子跟前,心中忽然有不好的预感产生。

慕月正在和卿云歌交谈的,忽然看到自己旁边多了一个人影,她抬起头来,目光一凝,便见面前的白衣女子朝她柔柔地笑开了:“慕姑娘是吧,以前经常听阿景提起你呢,谢谢你以前那么多年对阿景的照顾。”

这句话刚刚落地,慕月的脸色瞬间煞白。

她进来的时候怎么会没看见云景?只是刻意地忽略了罢了。

卿云歌听到这句话,眼神蓦地变得冰冷起来,她完全不想掩饰自己对曲绫裳的厌恶,声音冷冷道:“曲绫裳,你是来这里专门给阿月道谢的,还是耀武扬威的?”

“卿姑娘,我……”听到这句话,曲绫裳的双眸蓦地睁大了,她不可思议道,“卿姑娘你怎么能这么想我?”

呵,这不仅是一朵白莲花,还是一朵十分有心机的白莲花。

卿云歌不想理曲绫裳,而是转头对慕月说道:“阿月,以后再遇见这种人,打出去就是了,别让她在你眼前晃。”

慕月一愣,然后蓦然微笑起来:“云歌说的极是。”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的脸色十分不好看,她泫然欲泣地看着一旁的云景,道:“阿景。”

云景见状,眉头皱了起来,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声:“裳儿,回来吧。”

曲绫裳瘪瘪嘴,只能压下心中的委屈,又重新回到了云景的身边。

慕月根本不敢回头去看云景一眼,她自嘲地笑了一声,然后问卿云歌:“云歌,你叫我们来这里,是所谓何事?”

“对啊,卿姐姐,这个墓穴里有什么东西吗?”苏沐颜也这才回过神来,然后连忙转移话题。

“这是不死鸟的墓穴。”卿云歌解释道,“只有十个以上的人进到这个墓穴里,这个墓穴才会打开,可惜我们现在人手依旧不足,就算算上那边的那两个,也才九个人,还差一个。”

“我可以给其他几个募家的人传讯。”闻言,慕月蹙了蹙眉,“就是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过来了。”

“这倒不用。”卿云歌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让容世子给叶潇然传讯了,我们只要慢慢等就是了。”

然而,就在这句话刚刚落地的时候,甬道第三次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下一秒,那座高台上的人鱼烛忽然间全部灭掉了,整个大殿内漆黑一片。

只听见“咔嚓——”一道巨响,像是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紧接着,卿云歌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腾空了,这才发现,裂开的东西,正是她站在脚下的地面。

又听见身旁传来了几声尖叫,轰隆轰隆几声,所有人都朝着下方沉去。

这时,有一只手握上了她的手,一如旧日的温暖,像是很久很久之前,她曾握着这只手,走遍了整个九族,而那只手的主人说:“卿卿别怕,我一直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