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我是谁?我是朱雀(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卿云歌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个洞穴之中,这个洞穴很大,大到根本望不到它的边缘。

她缓缓站起身来,出乎于她的意料之外,从那么高的地方跌下来,身上却没有半点伤痕,甚至连疼痛都没有。

并非是因为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刀枪不入的地方,只能说,这个地方,处处透露着诡异之感。

卿云歌仔细回忆了一下,之所以墓穴里会发生异变,是因为她在和慕月等人谈话时,又有人来到了这里,虽然不知道来了几个人,但已经满了十人之数,达到了墓穴开启的条件,想必地面的忽然裂开,正是墓穴开启的预兆,只不过她现在待的是什么地方,还不能知晓。

从身体的感官可以得知,这个洞穴内,只有她一人,可她分明记得,地面裂开的时候,容瑾淮抓住了她的手,那么是什么力量,竟然将他们两个人分开了?

这个地方真的不敢小觑,她走到洞穴的一边,开始顺着墙壁探查。

与此同时,玄灵域之外,白衣男子冷冷地看着眼前的老人,目光宛若刀刃:“为什么要把我拉出来?”

老人倒像是并没有感受到这如刀的目光,反而笑眯眯着看着他,道:“拉出了是为你好,你可别再进去了,小姑娘自有一番机缘,你进去了反而要碍事。”

容瑾淮的目光依旧很冷,仿佛冬天里的雪花簌簌而落,铺满一片银白,他沉默着不说话,但双手已经狠狠地握了起来,像是在努力压制着内心暴虐的情绪。

“哎,你怎么还是以前那副性子。”玄灵摇了摇头,摸着胡子笑了起来,“你这样护着她,她怎么成长起来?”

听到这话,容瑾淮一下子沉默了,半晌,他才笑了一声,道:“玄灵你知道么?我一直都在害怕。”

玄灵一怔,旋即有些惊愕。

那张颠倒众生的容颜上写满了疲惫,绝世的墨眸里罕见地浮现出了一丝脆弱,微微黯淡下来,仿佛黑夜下冰雪荒原中唯一的一点灯火,缓缓熄灭。

何时见过这个男人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我曾经在想,若是当年,我一直在她身边就好了。”他的声音很淡,却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这样根本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我未曾想到,这里竟然成了我和她的永诀之地。”

玄灵沉默了一会儿,良久,才干涩道:“这不是你的错。”

“不,这是我的错。”容瑾淮阖了阖眸,“所以这一世,我不会再犯当年的错误了。”

“最后一次了,玄灵。”他睁开眼,那双墨色的眸子忽然在一瞬间变成了金色,瞳底流转的光芒浓烈得耀眼,仿佛上古神明俯视着卑微的生物,“你以后,可不要再拦我。”

白色的长袖一挥,只听“咔嚓——”的一声,面前的空气忽然裂开了一道缝,缝中有着金星四溅,他漠然地起身,踏入了那道缝隙之间,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破碎虚空!

玄灵看着这一幕,这一次并没有阻拦,他只是微微苦笑一声,低声道:“我可不是拦你啊,我只是……”

“心疼你罢了。”

……

这一边,卿云歌百无聊赖地在墓穴里逛来逛去,不知道怎么出去,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起初她还想着这里是不是有什么机关,可以打开密室之类的东西,于是她兴致勃勃地把这里的墙砖地砖全部都摸了一遍,却失望至极地发现什么都没有。

于是只好腿一翘,屁股一抬,坐了下来,撑着肘开始想事情。

如果她真的被困在这里了,那么就先不要谈什么得到入学考试第一的成绩了,可能会因为没有粮食而死在这里。

想到这里,卿云歌不由哀叹一声,前世死于雪崩已经很狼狈了,难不成这一世竟然要死于墓穴之中?她可不想跟那个什么上古不死鸟作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洞穴里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万籁俱寂,仿佛最深沉的夜中无人探访。

然而就在卿云歌已经无聊地开始修炼的时候,洞穴里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那个声音在她背后轻声说:“你终于来了。”

声音很轻,但她却听得清清楚楚,仿佛声音的主人就在她的耳畔低吟。

“谁?!”听到这个声音,卿云歌手腕下意识地在地上一撑,一个翻身跃了起来,她警惕地回头,却发现洞穴里依旧一个人都没有,就像是方才那道声音不过是一个幻觉。

可她清楚地知道那不是幻觉,这个封闭的洞穴里除了她,还有着第二个人的存在,不,还不知道,是不是人。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良久,那道声音又幽幽地响起了,还是先前的那句话。

“你终于来了。”

“你是谁?”卿云歌厉声喝道,“出来,别藏头露尾。”

“我是谁?”那声音听到这个反问,似乎怔了一下,才幽幽地道,“我是朱雀。”

我是朱雀。

朱雀。

这四个字如同青铜巨钟猛地被撞响,带着无数惊雷落到了她的耳边,震得她耳膜发麻。

听到这两个名字,卿云歌的身子霍然一震,她的目光在瞬间变冷,语气森然:“不可能,万年之前朱雀就已经死了,你到底是谁?”

如果这个声音说它是不死鸟,她兴许还会信上那么一两分,可是它说它是朱雀?

笑话,四灵守护兽在万年以前就已经归为虚无,何来的朱雀?

“原来在我的子民眼中,我已经死了啊……”声音低叹一声,“是啊,若是你再晚来一段日子,我也要被吞噬掉了。”

“你出来!”卿云歌素手一挥,凤璃剑出现在了掌心之中,剑尖泛着一点寒光,却足以将整个洞穴照亮,仿佛白昼。

与此同时,她再度环顾着整个洞穴,想要发现声音的主人到底藏在那儿。

“小辈,别白费力气了,我是出不来的。”朱雀淡淡地说,“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都是朱雀。”

“好,我就当你是朱雀。”卿云歌挑了挑眉,“那么你告诉我,其他三个四灵守护兽呢,它们在哪里?”

“你说白虎、青龙和玄武?”听到这个称谓,朱雀的声音蓦地黯然下来,她幽幽地开口,“他们是真的死了,连残魂也没有留下。”

“我说,你就别骗我了。”卿云歌目光依然谨慎,“你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并且告诉我怎么从这个破地方出去行吗?”

她并不相信这个声音真的是朱雀,且先不说朱雀真的死了,就算没死,为何不出来一见?

“你想出去?”闻言,朱雀沉默了一瞬,“接受完我的传承,我自然会把你送出去。”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不由地抽了抽嘴角,说道:“我知晓我是从不死鸟之墓里进来的,但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死鸟?”朱雀轻声地念了一句,蓦然微笑起来,“哦,你说的是那个小东西啊,说起来,它也是我要送你的礼物。”

“什么玩意儿?”卿云歌怀疑自己听错了,把不死鸟送她?

靠,这个声音到底是什么来头,不死鸟这种东西也能说送人就送人?

每一只不死鸟最低都是帝王兽的品级,不死鸟之中的王者甚至已经达到了君主兽的巅峰,这样的玄兽随随便便的送人,它自己会愿意吗?

“它一直帮我守卫着这里。”这句话刚刚落地,卿云歌忽然发现自己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火红色的蛋,朱雀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我大限将至,也用不着它来守卫了,就送给你吧,毕竟作为我的传承者,也不能太寒酸。”

卿云歌看着面前的这颗红色的蛋,忽然傻了,等下这个东西是怎么出现的?

假如说这颗蛋真的是不死鸟,可不是说不死鸟是在火焰里诞生的吗?这颗蛋是怎么回事?

“不死鸟确实是在火焰里诞生的。”朱雀像是看出了她心中的疑惑,慢慢解释道,“只不过你现在没有火系玄力,所以我暂时把它封印到蛋里面了,等到你的火系玄力什么时候觉醒了,这颗蛋自然而然会孵化。”

“还有,小九目前的等级是帝王兽三星,只算得上是幼儿期的不死鸟,可能有点弱,但它进阶的速度很快,你不用担心。”

这一连串的话语把卿云歌给弄蒙了,她倒吸一口气,手指抚上那颗火红色的蛋,在手指抚上那颗蛋的瞬间,她忽然感觉那颗蛋轻微地颤抖了一下,然后脑海里传来了一个顽童的声音。

“娘亲,娘亲。”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她的眼睛蓦地睁大了,难以置信地看着这颗蛋,没想到它居然会叫出声,而且直接是精神力传音。

不过叫她娘亲是什么鬼!

她要生也是胎生啊,蛋生的话……默默地在心里望了一回天,连忙把这个想法压了回去,然后默念三声:我是胎生,我是胎生,我是胎生。

“小九比较顽皮。”朱雀和煦地微笑开来,“日后它若是惹事,你只用威胁说把它尾巴上的毛拔光,就可以了。”

卿云歌清楚地看见,在这个自称为朱雀的声音说完这么一句话后,她面前这颗火红色的蛋剧烈地颤抖起来,与此同时,先前那道软糯糯的声音委屈道:“娘亲不要这么对小九,小九会听话的。”

“哈哈哈哈,小九你果然是喜欢美色。”朱雀忽然大笑出声,“你在我这里的时候,可没有这么乖。”

“嗯哼,谁让娘亲这么美,小九都没见过朱雀大人的真身,就不乖。”这句话依旧只是在卿云歌的脑海中响起。

“你啊你。”朱雀似乎有些无奈,“记得以后可不要到处闯祸了。”

“小九才不会给娘亲惹麻烦呢。”

卿云歌震惊地已经无法言语,一个是在她脑海中响起的声音,一个却是在她耳边响起的声音,然而这一刻似乎精神世界和现实世界交融在了一起,两个不同空间的人竟然能在一起对话。

“你……”她惊诧地开口。

“娘亲不要怕。”那颗火红色的蛋滚了一滚,像是得意道,“朱雀大人可是混沌兽级别的,我不过一个小小的帝王兽,我给你传音她当然能听见啦。”

小小的帝王兽!

听到这六个字,卿云歌只想捂脸,完了,什么时候连帝王兽只是小小了?

那么神兽超神兽岂不是就是渣渣?

不过她很敏锐地捕捉到了小九方才所说的那句话——朱雀大人可是混沌兽级别的,那么这个声音真的是……

“你真的是朱雀?”卿云歌猛地抬头,“可是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朱雀是混沌级别的玄兽,那么不出意外,青龙、白虎和玄武也是混沌兽,四灵守护兽向来形影不离,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他们在一夕之内尽数死亡?

可现在看来,朱雀分明没死。

“没想到还是因为小九的缘故,你才信了我说的话。”朱雀听到这一声疑问,似乎有些无奈,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接着说道,“因为我和青龙大哥、白虎三弟和玄武四弟为了镇压一些不安分的东西,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如你所见,我还能和你在这里对话,可是他们三人,已经完全消弭了啊,就像我先前说的那句话一样,若是你再晚一阵来,我也要彻底消散了。”

“镇压?”闻言,卿云歌的瞳孔微微收缩起来,她的呼吸也有些急促,“能让您和其他三个四灵守护兽一起镇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不是你现在要问的。”朱雀的声音带了丝疲惫,她续道,“我之所以现在还没有被我所镇压的东西吞噬,是因为当年在我曾经跟神凤神凰交好的时候,他们赠予我了一块赤灵暖玉,那是烈焰君主曾经遗留下来的东西,我将它吞噬之后,神魂得以比青龙大哥他们要强上几分,所以我才能坚持到现在。”

“可是,纵然我的神魂再过强大,也要坚持不住了,所以我们才建立了四灵学院,为的就是我们的传承能有人来继承。”

“让我羡慕的是,青龙大哥在几千年前还未完全陨灭的时候,他便找到了传人,而白虎三弟和玄武四弟到完全消散,它们的传承依旧没有人来承接,我本以为我也会是这样的后果,不过幸好,我遇到了你。”

卿云歌静静地听着这些话,然后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道:“为什么你选择了我?”

“我选择了你?”朱雀笑了笑,“哪里是我选择了你,是因为神凤和神凰他们选择了你啊,我相信我老友的目光,如今看来,他们果然慧眼如珠。”

然而听了这么一句话,卿云歌的眸光骤然一变,她握紧了手中的三尺青峰,声音再度变冷:“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哈哈哈哈,小丫头,警惕心倒是不小。”听到这么一句不敬的话,朱雀却是大笑起来,她笑了好久才止住,然后意味深长地说道,“凤璃剑主,你的身份在我面前,就不用隐藏了。”

闻言,卿云歌的身子猛地绷直了,仿佛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刃,即便下一秒这把利刃要将你的喉咙斩断也不会觉得有丝毫的意外。

“我和神凤神凰呆了那么久,他们的气息我还不至于认错。”朱雀轻轻地叹了一声,声音中带着苦涩,“不过真的是可惜了,没想到我和青龙大哥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后,神凤他也离开了,而神凰她又自我封印起来,凤凰一族也算是没落了。”

“不过小丫头,你似乎……”卿云歌忽然感受到有双眸子在这一刻将她从头到尾扫视了一番,然后才缓缓隐去,朱雀的声音第一次有些诧异,“你不像是轮回之人啊。”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身子霍然一震,她沉默了一瞬,然后道:“是,我不是轮回之人。”

她没有轮回,携带着前世的记忆,来到了这个世界。

虽然她并不知道朱雀是怎么看出来的,但她相信朱雀并不会伤害她。

“不错不错,如果说先开始我对你这个传承者还有些不满意,那么现在我是满意的不得了。”朱雀听到这么一个肯定的回答,声中带笑,“看来神明们也不愿意看到他们曾经创造的世界被那些东西毁掉,所以专门找来了一个没有度过轮回的人。”

“您能给我说一下那些东西究竟是什么吗?”卿云歌蹙了蹙眉头,感觉自己现在还是有些不明白。

她现在知道的是,四灵守护兽并没有死在万年前的那场大战之中,而是在这里镇压着某些东西,这些东西是令四个混沌兽加在一起都得牺牲自己的生命来封印的存在。

“先来接受传承吧。”朱雀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让我看看你的根骨……究竟如何!”

不等卿云歌答话,她便感觉有一股力量顺着她的脑袋直直地冲进了身体,然后流进了经脉之中,顺着血液,席卷了整个身躯。

这股力量并没有让她感受到疼痛,而是十分的舒服,就像是沐浴在阳光之中一样,明亮、干净、安心、清爽。

她感觉到了她的体质在慢慢的变化,因为玄力的流速加快了,这一瞬间,她似乎感觉到自己幻阶七段到八段的壁垒已经有了微微的松动,只要轻轻地一触碰,就能破开。

“咦,他到还是心细。”朱雀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又有些指责地说道,“不过也真是太小气了,莲心玉骨倒是不错,可元灵体当真寒酸。”

正在被这股神秘力量洗涤的卿云歌听到最后一句话,嘴角抽了抽,元灵体还寒酸?这不是已经是天才体质了吗?这如果还寒酸的话,那么那些没这种体质的人是不是都是乞丐?

不过……朱雀口中的他是谁?

没等卿云歌仔细去深想,另一股力量进入了她的体内,在两股力量的相冲之下,她不由地闷哼一声,感觉身子的每个角落都奇痒无比,仿佛万千虫子在轻轻噬咬着,在她有些痛苦难耐。

“忍住。”朱雀大喝一声,“忍不住,你的经脉就会断裂,丹田会破碎。”

闻言,卿云歌死死地咬住了嘴唇,靠着这点微弱的疼痛拉回了自己的心神。

这股奇痒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而为了抵抗住奇痒,那淡色的樱唇已然是鲜血淋漓。

“好,心性不错!”朱雀的声音又响起了,她欣慰道,“现在你的元灵体已经进化成了神灵体,神灵体比元灵体还要纯粹,所以效果要比元灵体好上十几倍。”

卿云歌这个时候才睁开了眼睛,然后仔细地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的变化,果不其然,她发现自己吸收玄力的速度又上了一个台阶,而且更加的顺利,注意力也更容易集中。

“体质给你改完了,下面开始真正的传承。”朱雀说道,“不用担心,这个传承很简单,我只是把我剩余的一滴精血融到你的身体里,这样你就会有我的血脉,那么我的天赋神通,你日后也可以学会。”

话音刚落的下一秒,卿云歌看见她面前凭空出现了一滴金色的血珠,然后那颗血珠直直地飞入了她的眉心之间,然而没有人看到,在那滴血液触碰到那如玉的肌肤的时候,少女的眉间忽然浮现出了一个凤鸟的印记,但只是一闪而过,快得让人难以看清。

虽说现在体内有了朱雀的一滴精血,但卿云歌并没有感受到有什么切实的变化,她诧异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依旧没有发现什么异同。

“你现在的修为太低,你只有达到仙凡之隔后,才可以动用血脉之力。”见此,朱雀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所以啊小丫头,不管是为了我还是为了神凤神凰,你都要赶紧变强,才能不辜负我们的希望啊。”

闻言,卿云歌有些无奈,她的修为确实是太低了,虽然魂阶的人她也可以一敌,可是品阶摆在那里,却是无法改变的。

不过朱雀似乎说,她有了这滴精血,就有了她的血脉,那么……

卿云歌蹙了蹙眉,开口问道:“您的意思是,只要有您的精血,体内就会有您的血脉么?”

“不错。”朱雀答道,“不过方才给你的那滴精血,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滴了。”

听到这句话,她眸光微微动了动,接着问道:“那么就是说只要达到灵阶,我就可以动用这部分血脉,不需要其他东西?”

“血脉之力罢了,哪里有那么麻烦。”朱雀有些无奈,“要是这么麻烦,我也不会给你。”

这和她以前听的不一样!

书上说要觉醒朱雀的血脉,必须有朱雀之灵和不死鸟之心,怎么朱雀却说只要达到灵阶就可以了?

“那您当初留下来的朱雀之灵又是什么东西?”卿云歌想到了自己那日在东宫吃下去的那块玉石。

“朱雀之灵?”听到这四个字,朱雀似乎有一瞬的诧异,但她很快地说道,“朱雀之灵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出,它也就是有着极为浓厚的极致之火元素,要说有什么用处,就是吃了它之后,若是吃了它的人身怀火系玄力的话,那么这个人的火系玄力会进阶成为极致之火。”

“其实朱雀之灵也就是我当初随便玩玩后弄出来的东西,貌似还专门给兽族送了好几块。”

又不一样!

听到这番解释,卿云歌的神色骤然一变,据流传在外的言论来说,朱雀之灵是朱雀的尸骸化作的,可既然朱雀在这里镇压着一些东西,那么她的尸骸怎么会化成朱雀之灵?

想必都是以讹传讹传出来的,把朱雀之灵传的无比厉害。

但转念一想,赫连笙离体内为什么会有朱雀的血脉呢?难不成也是因为朱雀的一滴精血?可朱雀方才分明说了,给她的那滴精血就是最后一滴了。

“您知道赫连皇族么?”卿云歌想了想,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哦,我在这里也听玄灵跟我说过。”朱雀淡淡道,“很不巧,这四个国家的皇族其实跟我和青龙大哥他们没有半点关系,至于是怎么传出来的,我也不想去关心。”

这一句话不啻于一声惊雷在卿云歌的耳边炸响,她忽然打了一个寒战,心中隐隐有了一个很可怕的想法,那就是有人专门弄出来了四灵皇族,又以此传言他们是四灵守护兽的后代,那么此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为了发扬朱雀他们的名字吗?

肯定不是。

“您这样一说,我就不担心了。”卿云歌把先前的那些思绪排了出去,然后说道,“我正打算灭了整个赫连皇族。”

“哦?”听到这句话,朱雀倒是有些意外,“看来他们是惹了你?你想灭就灭吧,打着我的名号的人,是该灭掉。”

这句话很淡很轻,但却让人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气势缓缓升起。

四灵守护兽的尊严,不可侵犯。

“好了,小丫头,现在我也要把你送出去了。”朱雀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直接把你送出玄灵域吧,左右你已经得到了我的传承,这玄灵域之内也没什么东西值得你去找了。”

“您等一下!”见到朱雀似乎马上就要把她送出去,她连忙喊道,“我还得击杀兽灵呢,要不然这次考核的成绩可就不好看了。”

“……”朱雀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声音有些复杂,而且竟然隐隐的带了一丝嫌弃的意味,“玄灵做事真的是永远不会改变,这么久过去了,考核还是击杀兽灵。”

“噗——”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差点没忍住笑出了声,先前容瑾淮就同她说玄灵每次安放玄力之灵的地方都是同一处,没想到这回又从朱雀口中听到了相似的话,看来这个玄灵还真是懒啊。

“不就是兽灵么,很简单。”朱雀的语气虽然很嫌弃,但也无可奈何,“你在这里等着。”

卿云歌:“……?”

她在这里等着是什么鬼?

难不成她在这里等着,这里就会出现一群兽灵让她杀吗?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脑海,卿云歌就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眼前忽然出现的无数只发光团,有绿色有红色,有橙色也有蓝色,总之什么颜色都有。

“这附近就这么一点,你看够不够用?”朱雀问道,言下之意要是不够用再给她弄来一点。

“够了够了。”卿云歌抽了抽嘴角,面前的兽灵根本数不清好吗!怎么可能不够!

“嗯,快点杀。”朱雀也不多说,轻描淡写道,“这些兽灵都被我控制住了,它们没有攻击的能力,你应该很快就能杀完。”

听到这么一句话,卿云歌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她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兽灵,发现确实和她在外面击杀的那些兽灵有些不同,想想也是,就算朱雀已经快要消弭了,可是毕竟是混沌兽,这么一点兽灵,控制起来显然不在话下。

不过……她这样算不算作弊啊?

不不不,这不是作弊,不是说了吗,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想到这里,卿云歌从善如流地握着凤璃剑,走到那堆五颜六色的光团前,开始一个一个地宰着,然而因为数量太多,即便宰杀起来很容易,她还是用了半个时辰才把这些兽灵宰杀完。

张开手看了看掌心之中的那道印记,发现光芒已经达到了饱和,她这才收起了凤璃剑。

“好了,现在我可以把你送出去了。”朱雀见到少女宰杀完兽灵之后,淡淡开口,“你放心,你的那些伙伴们也没有事,要么就是被送出了墓穴之外,要么就是跟你一样,得到了白虎三弟和玄武四弟的传承。”

卿云歌没想到朱雀居然会主动和她提起这件事,她听了之后倒是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她感觉眼前的景色一花,身子忽然腾空而起,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类似于黑洞的裂缝。

在她被一个力量推进那个裂缝之前,她听见朱雀在她身后幽幽地说:“记住,三年之后,你一定要回到这里,否则这里的东西,就要破土而出了。”

听到这些话,卿云歌想要开口,却发现她整个人都已经进入到裂缝之中,难以说话。

而她没有发现的是,在她从这个洞穴消失之后,洞穴之内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是一个女子的模样,她的眉目如火炽热,面容高贵的不可方物,只不过她的身子却几近透明,仿佛轻轻一捏,就会彻底破碎。

她静静地看着面前缓缓闭合的裂缝,双眸阖了阖,身影忽然又虚化了几分,她轻声叹道:“果然,它们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一次没有我们,等到它们出来的时候,恐怕整个九族……都会覆灭!”

“所以小丫头,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

四灵学院内,青龙殿殿主、白虎殿殿主和玄武殿殿主都紧紧地盯着场中那个玉石铸造而成的高台,那里清晰可见地刻着一个并不复杂的阵法,正是传送阵。

他们已经在这里呆了好久了,都没有等到这个传送阵中出来在玄灵域之内参加考核的学员。

而不同于他们三个,朱雀殿殿主明焰坐在凳子上,一边磕瓜子一边说道:“我说你们,至于那么认真吗?就算这一届学员在天才,也不可能这么快出来。”

她真是服了这三个人了,不仅自己在这里盯着一直看,还把他们的副殿主也叫来一起盯着,生怕错过第一个从玄灵域出来的人。

然而想想也是,毕竟能第一个从玄灵域出来的人,一定是天才中的天才,他们都想把这等天才收入麾下,为防止被其他殿主抢了先,所以就索性守在了这里,等着第一个人出来。

明焰自己倒是无所谓,因为朱雀殿一般收录的都是其他三殿不要的人,左右朱雀殿传承下来的玄诀也没有人能修炼,不如把那些人让出去。

不过这一次,有一个人她一定是要弄到手的,那个小丫头可是他们朱雀殿重新崛起的希望啊。

不过她确实不认为第一个出来的会是卿云歌,所以百无聊赖地又看了一会儿,就准备回去,等到过一段时间再来。

其他三殿的殿主自然看到了朱雀殿殿主离开了,但他们并不在意,反而在心里嗤笑一声,想必也是因为每年殿试朱雀殿都垫底,第一个出来的学员想要也要不了。

他们的目光依旧紧紧注视着那个传送阵,就只待传送阵的光芒闪烁,然后他们上去抢人。

玄武殿殿主是个有些粗犷的大汉,名为强铮,他先是看了一眼传送阵,然后说道:“我说老楼和老元,这次的这个小家伙,能不能让给我?”

听到这话,他旁边坐着的一个中年男人立马不乐意了:“凭什么让给你?我们白虎殿也很缺人好不好?”

“元雷你还好意思说?”青龙殿殿主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他撇了撇嘴,然后说道,“上一届第一就是你先弄到手了吧?我可听说,白家那个小子现在已经是玄灵榜前十了。”

“那又如何?”元雷说道,“谁会先自家的天才多?”

“我这次可不会让给你们。”青龙殿殿殿主楼剑波又开口了,“我青龙殿已经好久没有天才弟子出现了。”

“老楼你真好意思说这话?”强铮眼睛一瞪,“我怎么记得上上一个就选择了你青龙殿呢?”

闻言,楼剑波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正色道:“行了,自凭本事,反正可说好了,这一次的第一看上哪个殿,剩下的殿都不许抢。”

“好,一言为定!”元雷和强铮也同意了,然后心里不约而同地想到,肯定会选择自己的殿,然后就满意地接着看高台上的传送阵。

就在他们聚精会神观看的时候,忽然,传送阵的六个角上冒出了六道耀眼的光芒,等到光芒熄灭之后,高台之上出现了一个人影。

“快看,老楼,老元!”强铮一拍大腿,兴奋道,“我怎么说的,这一届学员素质果然是好啊,这次第一比上一届第一还提前了三天的时间,天赋肯定比白家那个小子还高。”

楼剑波和元雷也激动地站了起来,他们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高台上的那个身影。

那里站着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少女,她脸上的神色还有一丝茫然,似乎对于突然出现在这里有些意外。

“嘶……老楼你看!”元雷忽然震惊出声,“这少女居然杀了一只超神兽兽灵,她印记上的光都满的要溢出来了。”

楼剑波顺着元雷的目光看去,正巧看见少女半开的手掌中的印记,一时间也不由倒吸一口气,喃喃道:“能击杀超神兽兽灵的该有多么天才,不行,这个少女一定要进入我们青龙殿。”

“嘁,说不定人家还看不上你青龙殿呢。”强铮冷哼一声,“这个少女要进入我们玄武殿。”

“行了你俩,吵什么?”元雷有些无奈,“先看看这个少女的修为和玄力是什么再说也不迟。”

“能第一个从玄灵域出来的修为能低?”强铮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不信你们仔细看——”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忽然顿住了,就像是说话人的咽喉被凌空斩断。

对于强铮的失态,元雷和楼剑波有些诧异,但也在同一时间看了过去,然后也像是见鬼了一样,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

------题外话------

至于前面云歌精神之海深处的红衣男子为什么会那么解释朱雀之灵,后面会讲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