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容瑾淮此生,只为卿云歌而活/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卿云歌和罗季宇准备进行比试的时候,玄灵域中,不死鸟墓穴之外,白玄正听从白竹灵的吩咐守在外面。

结果他前脚刚看到自家大小姐进去,后脚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自家大小姐又好端端地出现了在他眼前。

他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心想果然大小姐的实力又精进了,什么时候出现的他都没有感觉到,于是走上前去,恭恭敬敬道:“大小姐,事情可是办完了?”

白竹灵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的神色却有些疑惑,她并不知道自己怎么刚进到墓穴之中,就被传送了出来,而且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就出了墓穴。

目光缓缓地落到先前她进去的那个墓穴口,然后双眸微微睁大了,她发现那个墓穴口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就像是被人缓缓移平,只留下平整的地面和地上的一棵棕榈树。

而更令人意外的是,那棵棕榈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叶子纷纷而落,跌入尘土之中,被风沙掩埋。

树干也迅速干枯起来,不似原来的那般清亮,仿佛一个青年在一瞬间变成垂垂老者,即将死去。

白玄顺着白竹灵的目光看去,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失声:“大小姐,这……”

“我刚进去,就不知道被什么力量给送出来了,而且我丝毫没有感受到这个墓穴有什么奇怪的存在。”白竹灵向来冰冷的面容此刻有些凝重,“如今你也看到了,这个地方实在是诡异不已。”

听到这句话,白玄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如果说别人还不清楚白竹灵的真实实力,那么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白大小姐的母亲是羽族的公主,白竹灵自然也遗传了一半羽族的血脉,也有着羽族的天赋神通,其真实实力恐怕连号称十大玄法世家中第一继承人的梦玉染都有所不及。

按理说在这一批进入玄灵域的学员之中,白竹灵的实力足以登上前三,可为何以这般实力都没能发现是谁将她驱逐出这个墓穴之中的呢?

而且这个墓穴为何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白玄再度望去,发现那棵棕榈树此刻也尽数归位了尘土,就像这里完全没有存在过墓穴的入口和棕榈树一样。

就在白竹灵仍凝眉沉思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闻其声便可知来人的修为十分高超。

她抬起头来,漠然地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见到一袭青衣的年轻人,正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青衣年轻人显然没有料到在这里会看到她,于是脚步立马顿了下来,然后不确定道:“竹灵。”

“好巧,潇然。”白竹灵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只是朝着他微微颔首,算做了回应。

叶潇然已经习惯了白竹灵这个性子,毕竟他自己也是一个十分冷淡的人,他顿了顿,问道:“你在这里是?”

白竹灵冷冷道:“心情不好,看风景。”

听到这句话,叶潇然竟然罕见地轻笑了一下,他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叶家其他几个子弟待在原地不要动,而他迈开长腿走上前去,站到了白衣女子的身边,然后说道:“怎么,你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

“有话快说。”白竹灵见到叶潇然离她如此之近,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

“果然,论性子冷,我还不足你的十分之一。”叶潇然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声音清淡,仿佛在说着一句事不关己的话,“竹灵,我去像白家求亲可好?”

闻言,白竹灵的眸中划过一丝疑惑,面上倒还是一副冷冷的模样:“你认真的?”

“叶家已经不必从前了,不,应该说,除了梦家之外,其他九大世家都在走着下坡路。”叶潇然淡淡道,“你们白家身后有羽族,可能还没有感觉到这一点,如果我不找一个家族联手的话,我们叶家,迟早会被梦家吞掉,梦玉染那个人……”

顿了顿,幽深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冷色:“他给我的感觉有些深不可测。”

“梦玉染?”白竹灵听到这个名字,忽然嗤笑一声,“他也就是有着表面上我们这一辈第一人的名号罢了,真动起手来,孰胜孰负还不知道。”

“不,竹灵,梦玉染这个人绝对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叶潇然淡漠地摇了摇头,若有所思道,“你们白家不在中州界,所以不了解,我能看出,他最近在进行着一件事,若是那件事情办成之后,恐怕我们其余九大家族联手,都不会是梦家的对手。”

“不可能。”闻言,白竹灵断然否决,“梦家的实力,你我两家联手还是能有一敌的,何况能有什么事,能让梦家把其余九大家族都灭掉?”

“记得楚家么?他们一直是梦家的附庸。”叶潇然望了一眼天空,然后对着白竹灵说道,“楚清宵有一天来找我,他告诉我,梦玉染正在进行……”

顿了顿,神色有些复杂地吐出四个字:“人兽杂交。”

“你说什么?!”听到这四个字,白竹灵的瞳孔猛地收缩起来,“此话当真?”

“我当然不可能那么轻易就信了楚清宵的话,所以我亲自去勘察了一番。”叶潇然的语气也微微凝重起来,“我发现,中州界和北州界接壤的那一片森林,出现了大片面积的玄兽消失事件,而且,中州界最近有好多人报案说,他们家里走失了孩子,就连中州界的乞丐都少了很多。”

闻言,白竹灵忽然沉默了下来,但能从她紧握的双手看出她此刻的心情是十分的不平静。

白玄早在叶潇然走到白竹灵身旁时,就十分知趣地站在了一旁,眼下也只能看见自家大小姐的神色有些不对,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如果真的是人兽杂交的话……”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白竹灵才低声说,“那么他们是不是要出来了。”

这一句话若是旁人听了恐怕会觉得云里雾里,但叶潇然知道白竹灵说的是什么,他也低声道:“不知,但跟暗兽人,一定脱不了关系。”

“你还敢提这三个字?”白竹灵看了叶潇然一眼,像是惊诧于这一句话,她的神色又迅速恢复了冷淡的模样,然后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么你就来提亲吧。”

闻言,叶潇然倒是有些意外,他也依旧面无表情,反问道:“这么轻易就将自己嫁出去了?”

“反正出生在大家族之中,婚事从来不能自己决定,总要为家族考虑。”白竹灵淡淡道,“我会尽量在父亲面前争取,毕竟,梦瀚引很有可能也要去白家提亲。”

想到先前梦瀚引对她说的那番话,白衣女子的眸中划过一道冷冷的杀机。

“梦瀚引?”听到这个名字,叶潇然却是冷冷地笑了,“如果是他大哥梦玉染我还要掂量一下,既然只是梦瀚引,那么就无所谓了。”

他忽然偏过头来,对着白竹灵说道:“既然你答应了,那么你只能嫁我。”

“那你倒是得多准备一份聘礼。”白竹灵忽然笑了一下,意味深长道,“一份给白家,一份给羽族。”

这一笑,仿佛是穿破了静谧黑暗的一道阳光,明晃晃地照在人的心上,陡生一股暖意。

饶是叶潇然,也有片刻的失神,他淡淡地一笑:“我还没有那么穷,左右是我占便宜了,你说是不是?”

“羽族的小公主。”

“嗯哼……”白竹灵罕见地歪了歪头,促狭道,“只不过现在还不是。”

叶潇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你是十八岁的时候要回羽族加冕么?”

“看羽族那群长老了。”听到这句话,白竹灵扯了扯唇角,“也要看看我的那位表妹,会不会使出什么绊子了。”

“幸好我没有其他种族的血脉。”闻言,叶潇然耸耸肩,“要不然真的要累死,还是做人好。”

“好了,我要走了。”白竹灵起身,容色淡淡,“我还没有找到上古灵阵,得先出发了,到时候关于我们两家的联姻之事,交给下人办就好了。”

“一起?”叶潇然也缓缓站了起来,然后对着面前的女子发出了邀请。

白竹灵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荣幸之至。”

一旁的白玄看见自家大小姐跟着刚来的叶家少爷一起走了,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又得一个人寻找出玄灵域的办法了,不过这样被丢下也不是第一次了,他已经习惯了。

而另一旁的几个叶家子弟却有些傻眼,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他们可以倚靠的对象,结果这对象抛弃他们跟着别人走了,那么他们该怎么办?

没有叶潇然大哥,他们连玄灵域出不出的去都是个问题。

有一个叶家子弟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要不要……我们偷偷地跟上去?”

此话一出,立马有人怒声呵斥道:“你疯了?你敢跟踪叶潇然大哥,不要命了吗?”

“可是,可是……叶潇然大哥一走,我们怎么办啊?”那个叶家子弟被这么一呵斥,也回过神来,但是神色依旧有些犹豫。

“叶潇然大哥不可能不管我们。”另一个叶家子弟笃定道,“眼下一定是他和白大小姐有什么事情要办,我们先去击杀兽灵,等叶潇然大哥办完事情,就会来找我们了。”

听到这句话,剩下的几个叶家子弟相视了一眼,然后微微松了一口气。

也对,毕竟他们叶家可不是梦家,并没有手足相残的情况出现。

于是几个叶家子弟将提到嗓子眼的心落回肚子后,就选了另一个方向,准备接着击杀兽灵。

玄灵域因为独成一个空间,因此和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现实世界一分钟,那么玄灵域之中就过去了半个时辰。

而参加考核的学员在玄灵域内所待的时间是依据玄灵域之中的,而并非现实世界,所以卿云歌虽然在玄灵域中度过了七天之久,现实世界不过一天多一点。

而此刻,红裙少女才刚刚抬起手来,准备攻击。

她只有一炷香时间,所以一定要速战速决。

也许第一不是那么重要,可被人污蔑作弊,这件事情,她不可以忍受。

只见少女掌心之中的红光忽然大盛,紧接着腾空而起,这一番惊动让众人不约而同的抬头望去,却发现那团红光在吸收完空气中的火元素之后,逐渐变大,然后最终化为了一直火色的飞鸟来。

因为是由火焰化出来的缘故,所以并不能很清楚地知道这只飞鸟到底是什么生物,饶是元雷三人那般见多识广,看着这是火色飞鸟,也有些茫然。

唯有明焰看见这只火色飞鸟时,直接站起了身,她神情震惊地看着场中央泰然自若的红裙少女,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同为火系,她自然能感受到面前的这只飞鸟究竟是何生物,那可是由极致之火元素幻化出来的啊,不是凤凰又是什么?

“难不成这个小丫头还有凤凰族的血脉?”大惊过后,明焰也回过神来了,她缓缓落座,眉头却紧紧地皱了起来,低声喃喃,“如果没有凤凰族的血脉,怎么能修炼凤凰一族的天赋神通?”

“看来小丫头身上的秘密,到还是不少啊。”想到这里,她又瞟了一眼一旁瞪着眼睛的元雷三人,心里更是幸灾乐祸,让你们活该,说小丫头作弊,这下傻眼了吧?

罗季宇身为这只凤鸟的主要攻击对象,他自然感受到了庞大的威压,而且许是因为火克木的缘故,他竟然觉得有些危险。

不可能的,他的修为要比这个少女高出很多,何况他还是三生玄力。

微微抿了抿唇,他双手在胸前不断变幻,只见三种不同颜色的光团忽然融为了一体,下一秒,他的面前逐步出现了三道屏障。

第一道为树叶交织而成,第二道是一片巨大的水幕,而第三道,则是一朵墨云,里面一丝可见有着雷电交加。

“同时动用三种玄力?!”楼剑波、元雷和强铮刚从极致之火元素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再度被这一幕给震住了,不由同时倒吸一口气,“竟然体内玄力还没有紊乱,天才,天才啊!”

三个人相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这一届的学员,当真厉害。”楼剑波长长地叹息一声,“这才出来两个,还不知道后面的人会带给我们什么惊喜呢。”

“哟,这下子说我们小丫头厉害了?”听到这句话,明焰不屑地看了三人一眼,“刚才污蔑我们小丫头作弊的时候,眼睛都张哪儿去了?”

闻言,楼剑波一脸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元雷却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大怒:“明焰,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女娃子身怀极致之火元素?”

“是啊,怎么样?”明焰冷笑一声,呵,这个时候还好意思来质问她?

虽然她并不知道小丫头有极致之火,可是她一直都相信这个小丫头潜力无限之大。

“你既然知道实情,为何不说出来?”元雷冷斥道,“差点让我们错过一个天赋极好的学员。”

“元雷,你最好洗洗你的脑子。”听到这声质问,明焰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有那个脸吗?”

“你!”元雷被这么一句狂妄的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他恨恨地看了一眼红发女子,冷声道,“现在我不同你一般见识,等到考核完毕之后,再让院长大人定夺。”

听到这句话,明焰睨了他一眼,然后森然道:“好啊,我倒要看看,这一次,你的白虎殿殿主之位,还能不能坐稳了!”

许是元雷也知道自己说不过明焰,听完她的回应之后,额上的青筋跳了跳,强忍住心中的愤怒,然后接着看这场难得一见的比试。

楼剑波和强铮无奈地对视了一眼,他们早就习惯这两个人针锋相对了,于是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场中央。

卿云歌见到那三个屏障,目光一凛,然后猛地扬眉,像是对空中的凤鸟下了一个命令,只见那只凤鸟仰天嘶鸣一声,然后直直地俯冲了下来,朝着第一道屏障狠狠地撞了过去。

不出意外,第一道屏障很快就过了,别说她现在的修为没有罗季宇高,就算是不如他,在极致之火面前,所有木玄力所化出的屏障,都要退让。

而在和那片水幕相碰撞时,却遇见了危机。

水克火,而这道水幕看起来十分的柔软有弹性,火焰所幻化出来的凤鸟冲过去的时候,竟然在瞬间就已经有所黯淡。

卿云歌微微皱眉,然后紧接着,左手也抬起了,同样是耀眼的红光,而这一次,红光却没有幻化成凤鸟,而是变成了无数的流星。

便见这些流星一个一个地朝着水幕冲去,宛若天降流光,速度之快,声音之急,甚至能听见水和火碰撞时发出的“刺啦刺啦”的声响,不知道是火灼烧了水,还是水湮灭了火。

无数流星飞旋而去,星灭之后,水幕也就此破碎。

第二道屏障,破了,而且轻轻松松。

看到这一幕,罗季宇神色也是一变,他一直当卿云歌的修为要比他差好多,于是并没有攻击,而是选择了防守,然而此次一看,她的修为……似乎跟他一样啊。

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红裙少女,却见她仍是一脸的风轻云淡,似乎方才所发出的攻击对她来说不过是微不足道,于是黑眸中的战意越来越浓。

果然这个少女,才是他走遍整个混沌大陆以来,最值得的对手,每次相见都能带给他惊喜。

而不光是罗季宇有着疑惑,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一个疑惑,那就是——为什么一个幻阶修为的人竟然能跟魂阶修为的人对峙这么久?更不用说还是三生玄力的魂阶三段,这分明是不可能的事情!

“嘶……我说老元,这少女不是说她没隐藏修为吗?”强铮倒吸一口气,他的手指有些发颤,“可你看,能跟这个小兄弟打这么久,不可能低于魂阶三段啊。”

“我怎么知道。”元雷此刻的心情十分不好,他不耐烦道,“到时候让院长大人来查看一下不就行了吗?就算这个女娃子身上隐藏修为的法宝再厉害,也不可能瞒过院长大人。”

“啧啧啧,元雷,你还真是不要脸。”见到目前是卿云歌占了上风,明焰索性又掏出一把瓜子,开始磕了起来,语气依旧嘲讽,“别天天搬出院长来,小心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听到这句话,元雷喉咙里嗬嗬两声,被气得不行,胸膛剧烈起伏着,还是楼剑波见到情况不对,连忙开口:“好了好了,四灵学院一荣俱荣,还是接着看比试吧。”

“哼!”元雷怒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一旁的红发女人。

而明焰只是嗤笑一声,接着嗑瓜子,目前对她来说,还是小丫头比较重要,她决定等这场比试完,她一定要好好地问一问小丫头,顺便把她带到阿影那里去。

如果说前两道屏障的防御程度只是小溪,那么第三道屏障就是浩瀚的大海了。

卿云歌看着那团墨云,忽然就想起先前在玄灵域之中,容瑾淮一招打败叶潇然的那一幕了。

叶潇然所创造出的墨云,比面前的这一团感觉要厉害的多了,不过罗季宇并没有想攻击的意思,只是单纯的防守,这倒让她有些意外了。

“你不出手么?”她向来好奇,所以开口问了。

听到这句话,罗季宇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如果你能破开我这第三道屏障的话。”

闻言,卿云歌微微一笑,这一次,她抬起了双手,只见那双手慢慢地合拢,然后下一秒,前所未有的炽烈光芒从合拢的掌心之中爆发开来,红光冲天而起,众人这才看清天上的东西失神。

不是一只凤鸟,也不是一团流星,而是数只凤鸟,每一只都如同先前的那一只一样,俯视着地上的人。

此刻,不仅是罗季宇,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这些凤鸟所带来的威压,而且明明是在天上,却如同近在咫尺,似乎有火焰在灼烧着肌肤,炽热无比。

“你果然隐藏了实力。”罗季宇看到这一幕,神色更加凝重了,他双手也抬了起来,准备发出攻击。

果不其然,数只凤鸟同时鸣叫一声,尽数朝着最后一道屏障飞去,只听得“扑通扑通”数声,刹那间,墨云忽然碎成了无数瓣,又在火焰的灼烧之下,化为了袅袅雾岚。

剩下的凤鸟冲过屏障之后,冲势依旧没停,反而更加高涨,朝着站在屏障之后的少年冲去。

没有人看见的是,卿云歌的双瞳之中忽然浮起了一抹深沉的紫色,不同于双眸的玫瑰紫色,这抹紫色仿佛是来自黑暗的凝视,与此同时,她落下的双手之间也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紫光。

就在紫光闪过的瞬间,罗季宇忽然感觉到自己的体内的玄力在迅速消失着,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样,他震惊于自己身体的反应,却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

而眼见那数只凤鸟越来越近,他咬了咬牙,凝聚起剩余的玄力,然后双手一抬,直直地和凤鸟对上了。

只听见“哧——”的一声,是血肉撕裂的声音,便见凤鸟忽然在同一时间都消失不见了,而在场中的少年这道攻击之下猛地后退了几步。

再看时,他的双手之上却是伤痕交错,鲜血顺着掌心缓缓流下,滴到了地上,逐渐形成了一个血洼,看了让人不由地有些心惊胆战。

但罗季宇却丝毫没有感受到疼痛,而是抬起头来定定地看了红裙少女一眼,然后缓缓道:“你赢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玄力为什么会凭空的消失,但输了就是输了。

举座震惊!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就连明焰也一样,甚至她手中的瓜子还掉了一地,但她也来不及心疼,都愣愣地看着红裙少女,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听到罗季宇那三个字,卿云歌长舒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手心已经发汗了,也幸得自己在用《凤火燎原》的同一时刻用出了《夜神的黄昏》,要不然这场比试恐怕还要打很久,可是她只有一炷香的时间,所以一定要速战速决。

“你受伤了。”她从七玄空间内拿出一个玉瓶,然后朝着罗季宇扔了过去,“这是可以疗伤的药,放心,我不会害你。”

“多谢。”罗季宇的神色很是淡然,他用受伤的手接过了那只玉瓶,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回头问了一句,“你准备进哪个殿?”

闻言,卿云歌一愣,然后说道:“朱雀殿。”

“好,那我和你一样。”罗季宇迈开步子,要去给自己疗伤了,走之前他又酷酷地撂下了一句话,“半个月后的新生大比,我一定会打过你。”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她怎么没发现这个少年这么好战呢,不禁也要跟着她去朱雀殿,还直接下了战书,不过……新生大比的时候,灌顶是肯定用不了的,所以一定要在这十五天内,把自己的实力至少提升到魂阶,这样才能和这些天之骄子有一战之力,也才能实现和卿家骑士团的约定。

而此时,一炷香的时间已经到了,卿云歌再度感受到了那股脱力感,甚至神魂都有些疼痛,她连忙给自己吃了一颗补玄丹,让自己的玄力恢复了一些,这才能不让自己的身子倒下。

“明焰殿主。”她转过身,朝着一旁的红发女人走去,然后拱手作揖,“以后就要请您多多指教了。”

“放心吧小丫头,来我们朱雀殿肯定不会让你失望。”明焰的瞳中满是激动,心中高兴地就要疯了,小丫头终于是她的人了,有着小丫头在,下一次殿试,朱雀殿绝对会夺得魁首。

听着两人的对话,元雷却忍不住了,他就像是一个长者在教导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语重心长道:“女娃子,先前的事情使我们做的不对,可是你也不能因为我们污蔑了你就自毁前途啊,朱雀殿是什么层次你又不是不知道?”

闻言,卿云歌还没有说什么话,明焰先是冷笑一声:“老东西,你果然不要脸,怎么,还想和姑奶奶我抢人?”

元雷却没有理明焰,而是看着红裙少女,又说道:“女娃子,你好好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什么样的殿主有什么样的殿。”卿云歌冷冷地拒绝,“我可不想以后成为元雷殿主你这种人。”

“你!”元雷被噎得说不出来,但看见明焰在一旁,不敢多说,于是只好退而求次,“那么你能不能给那个小兄弟说,让他好好地考虑一下?”

不得不说,他现在心里是十分的后悔,不仅丢了一个极致之火玄力的拥有者,连他一直看好的三生玄力的少年也选择了朱雀殿。

朱雀殿何德何能得到这些天赋极高的学员,这些人应该是他白虎殿的!

心里不断地怒吼着,元雷的面容已经抽搐地不成样子。

“明焰殿主,那么我先下去休息了。”卿云歌压根连元雷的话听都没听,而是朝着明焰说道,每次经历灌顶之后,果然是身心疲惫啊,既然保住了自己第一的位置,那么该好好地睡一觉了。

“好,小丫头你赶紧休息吧,那边是新生的居住之地,你随便挑一个房间住下来就可。”听到这句话,明焰爽快地点了点头,然后抛出了一个紫晶卡模样的东西,“这是玄灵卡,上面有三千玄灵点,是学院的通用货币,你先用着,休息好了后直接来朱雀殿报道就行。”

卿云歌接过那张火色的卡,然后好奇地看了一眼,这才收下了,然后再次致谢,才离开了这里。

明焰看着红裙少女离开的背影,又瞟了一眼怒不可遏的元雷,觉得自己的心情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她拍了拍手,重新回到了座位之上,又掏出一把瓜子,开始磕着。

而不同于元雷的愤怒,强铮和楼剑波只是叹了一口气,同样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然后一直安慰着自己,左右不过这才出来了两个学员,玄灵域中还有很多人,他们也不急这一时。

元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鹰眸之中满是狠毒,很好,他没有得到,那么就毁掉好了,下一次的殿试,让陌尘出手,一定会把这个今日一而再再而三拂他面子的少女废掉丹田,让她再无修炼的可能。

卿云歌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元雷列上了仇人的名单,此刻她好不容易躺到了床上,然后发现自己睡不着了,因为她忽然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容瑾淮人呢?

如果说他跟她一样得到了传承,那么以他的实力,肯定不会比她晚出玄灵域,若是没有得到,他不是参加考核的学员,也不必在玄灵域带着,现在他怎么不见了?

“算了,不见就不见了。”卿云歌感觉自己的眼皮已经撑不住了,然后模模糊糊道,“说不定睡一觉起来就出现了。”

而卿云歌口中睡一觉就会出现的人,此刻又重新回到了玄灵域之中,身处的位置正是她先前待过的洞穴。

容瑾淮缓缓地将洞穴扫视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异常,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她应该没事。

“接受一下传承,会有什么事?”这时,一道女声忽然在这寂静的洞穴之中响起,带着一丝无奈,“你当初接受青龙大哥的传承时,有事吗?”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身子忽然一震,双眸骤然变冷,然后听出了是谁在说话,眸色才缓缓恢复了柔和,他低声道:“朱雀前辈。”

“唉,我倒是知道青龙大哥为什么会选你做传承者了。”朱雀叹了一口气,“你这个性子,跟他有些像啊,想当年他……也是这般护着我啊。”

这句话中的叹息像是穿透了万年的时光,而今幽幽散开,带着长久的沉默。

像是没有预料到朱雀竟然会和他说这等隐秘之事,容瑾淮微微一怔,才无奈地笑了起来:“我倒是希望我有青龙前辈那样的实力。”

“有实力又能怎么样?”闻言,朱雀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才缓缓说道,“实力越高,要承担的责任也越大,上一次你进来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了。”

“若是我在她陨落之前就接受了青龙前辈的传承。”容瑾淮长长的睫羽轻轻地颤抖了一下,“那么就不会发生那件事。”

“可惜,那个时候我们已是亡魂,出不了手。”朱雀幽幽道,“要不然岂会容他们在这里放肆?”

昔年的那一幕,实在是给了她很大的震撼啊,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女子以身祭剑,然后和敌人同归于尽,不为自己,只为苍生。

“好啦,别老沉浸在过去了。”朱雀叹息完,接着说道,“她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我们虽然无法阻止那一战,但帮你把她送到别的世界好好休养神魂,还是做得到的。”

“这件事,是要谢谢四位前辈了。”容瑾淮轻轻笑了一下,“如果没有四位前辈,也就没有今天的我和她了。”

“对了,人皇那个小子呢?”朱雀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发问,“我记得以前他还回来看我们的。”

“他啊……”闻言,容瑾淮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已经在世人眼中消失很久了,我也是前一阵才联系到他的。”

“看来是我们的死对他打击太大了。”朱雀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样颓废下去可不好,你带话给他,让他速速来见我一面,否在就再也见不到了。”

闻言,容瑾淮微微一惊,他脱口:“连朱雀前辈您也要……”

“这是命数。”这四个字落下的时候,洞穴之中忽然出现了一道虚影,高贵圣洁的女子看了他一眼,浅声道,“不用为我们可惜,我们是为人族而生的,自然也要为人族而死。”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沉默了,半晌,他才笑了一声:“您这是大爱,可现在的我,只有小爱。”

他笑了起来,眸光温柔而缱绻:“这一世,我不为阖族,不为苍生,不为天地,容瑾淮此生,只为卿云歌一人而活。”

这句话出口的刹那间,墨色的眸底有着浓烈的金光在流转,像是万物都为这句话所摄,整个世界都沉寂一片。

朱雀悚然,良久,她才幽幽地开口:“你们的事,我已经管不了啦,反正我已经找到了传人,也可是安心了,不过白虎和玄武他们……”

这句话刚刚出口,女子的声音忽然顿住了。

“朱雀前辈?”容瑾淮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

像是看到了什么,朱雀的神色一下子变了,她的声音因为震惊而有些颤抖:“怎么回事,白虎的传承怎么会是一阴一阳两个人?!”

------题外话------

注:【阖族】:整个种族

咳…貌似又埋了一些伏笔,不过放心,这些伏笔都是串在一起的~等待着最后揭开的那一章嗷~

男主的身份暂时还是保密状态,大家可以来猜猜~

反正这一世不会虐,我是亲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