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魅魔现,你会倾慕我么?/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听到这么一句话,容瑾淮的神色也是微微一变,“我记得白虎前辈的传承应该只能传给一个人才对。”

“奇怪。”朱雀喃喃出声,“白虎消弭之后,他的传承是我来接手的,按理说不会出现两个人一起被传送进去,难不成出什么问题了?”

“事关白虎的传承能不能正常的进行下去,我需要去看一眼。”女子抬起头来,眸光有些凝重,她看向白衣男子,然后说道,“左右你现在也知道她没事了,那么也该安心地离开玄灵域了吧?”

“让前辈看笑话了。”听到这句话,容瑾淮轻轻笑笑,“我出去之后就会告诉他,让他尽快来见前辈一面。”

“记住你说的话。”随着这句话的落地,女子的身影再度消失,仿佛这里从来没有人一样。

容瑾淮望着那个位置,微微叹了一口气,低声说:“果然,一切皆是命数。”

话罢,他摇了摇头,长袖一挥,便见面前空间破碎,拉扯出一道缝隙来,同先前一样,他踏进那道缝隙之中,眨眼间便不见了身影。

洞穴寂静依旧,沉闷地只能听见水滴从上方滴落的声音,仿佛永无止息的落雨。

……

由于白虎和玄武提前逝去,所以朱雀将他们的传承都移到了不死鸟的墓中,因此,与这个洞穴相同的地方,还有两处,而不同的是,那两个洞穴并不是空的。

白虎传承的洞穴之中,地上蜷缩着一个身穿浅蓝色长裙的女子,许是滴水声惊醒了梦中的她,她的睫羽微微动了动,这才悠悠转醒。

慕月并不清楚方才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的是,她脚底下的土地突然裂了开来,然后紧接着,所有人都朝着下方落去,而她也不知道她掉到了哪里。

她缓缓抬头,目光轻轻地将这个洞穴扫视了一圈,然后视线定格在了右方的一个蒲团上。

那个蒲团悬在空中,仅容一人坐下,而其上还凌空漂浮着两个大字,正是“白虎”,字若游龙,飘似流云,带着极为庞大的威压,神圣而不可侵犯。

“这里难道是……”在看到那两个字的瞬间,慕月的瞳孔猛地一缩,失声喃喃。

可还没有等她说出那抵在舌尖的四个字时,便有人先她一步开口了。

“这里是白虎的传承之地。”轻轻柔柔的女声在她的背后响起,“慕姑娘,你终于醒了。”

这句话听起来宛若微风一般柔,嫩得可以掐出水来,可当说到慕姑娘那三个字的时候,声音却一下子森冷起来,令人不觉打了一个寒战。

听到这个声音,慕月猛地转身,便看见白衣女子站在那里,见她转过来的时候,朱唇弯了弯,露出了一个笑。

“是你。”慕月的声音很淡,即便会在这里见到这个人她很意外,但她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一切都事不关己。

她知道这是云景的新欢,可是她早就和云景没有关系了不是么?

当初说好的一别两宽,各自欢喜,她何必在这里自怨自艾?

“是我。”曲绫裳柔柔地笑了一声,然后她的声音忽然成了另一个人,沙哑无比,带着丝丝魅惑之意,“慕月慕大小姐,你可还记得我?”

“是你?!”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慕月平静的神色骤然一变,依旧是先前那两个字,可是这一次的情感却浓烈无比,仿佛岩浆从火山之中喷发而出。

“看来你没有发现呢。”曲绫裳笑着摇了摇头,她上前一步,伸出两根纤纤玉指,猛地捏住了慕月的下巴,“还真是巧呢,没想到我们又要争另一样东西了。”

看起来是十分纤细的手指,但力气却很大,慕月感受到了下巴处传来的剧烈疼痛,双眸骤然变得深幽起来,下一秒,她的手中出现了一个银色的匕首,然后毫不犹豫地抬了起来,对着那两根指头就是狠狠地一刀。

根本没有预料到慕月会出手,曲绫裳脸色微微一变,快速地收回了自己的右手,然后一个转身,退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她抬起头来,神色有些怨毒:“没想到现在的你,竟然这么强了。”

慕月看着曲绫裳,一言不语,手再度一挥,先前出现的银色匕首又重新消失。

如果先前的她还不知道曲绫裳的身份,那么现在的她一清二楚了。

三年前,她曾经和云景一起去往沧澜城,那是卡撒大陆与混沌大陆的一个交界处,不同于五州界内,沧澜城很是混乱,有兽人,有人类,有羽族,甚至还有逃到这里的恶魔和天使。

沧澜城是一个四不管之地,所以极其混乱,街头随处可见争斗打闹,即便失手杀了人,也不会受到半点惩罚,那里又是一个极为奢靡的地方,只要有钱,就能办到一切事情。

而那时,她和云景因为某些事情在沧澜城多停留了一日,也是因为那个时候,一道隐藏的裂痕在两人之中埋下了。

云景救了一个人,不,准确地说是一个魅魔。

魅魔是来自暗黑之域一个极为特殊的生物,按理说,恶魔一族中,男性恶魔的地位更高一些,其他女性恶魔相当于奴隶一般,可以被男性恶魔任意玩弄,可除了魅魔。

魅魔在暗黑之域的地位极高,魅魔之首的权力仅次于大恶魔,因此,魅魔在暗黑之域也就成了男性恶魔唯一不敢得罪的一族。

她们是暗黑之域中最善变、最堕落的一族,她们邪恶而魅惑,没有任何男性生物可以抵挡住她们的诱惑,除非其修为远远地高出她们,否则便会成为她们的裙下之臣。

这样一个集美丽和邪恶,妩媚与魅惑于一身的种族,被其他八大种族所不耻,因为她们必须依靠男性的智慧生命来存活。

那日的沧澜城之中,就出现了这样一个魅魔,只不过那个魅魔是一个奴隶,而且正在被奴隶主追杀。

慕月那时并不知道,她和云景分开之后,就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如果知道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同意分开行动的。

她知道云景救了一个魅魔回来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那个魅魔的伤势好了之后就送其离开,而云景依旧很正常,她也就没有注意,毕竟魅魔的眼光很高,不是所有人都值得她们去魅惑。

但事情的转折发生在救了这个魅魔的一年后,云景忽然就变了一个人,准确的说,其实性子并没有改变,只不过对待她的态度,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冷言冷语,漠然无心。

那个时候慕月并不知道什么事能让云景再一夜之间发生这么大的变化,直到她从云家其他子弟口中听说他们少主带回来一个女子。

云家子弟是这样形容那个女子的:容颜虽然不是很美,但看了一眼就会忘不掉,那双秋水眸子让人的心中陡生一抹怜惜之意,一袭白衣,长袖曼舞,仿佛水中盛开的一朵白色莲花,回眸一笑,摄人心魂。

她终于知道,云景爱上了别的人。

但慕月是骄傲的,她不是那种为了情爱就会放下身段的人,她选择了放手,即便偶尔在外面与云景碰见,依旧能微笑着打声招呼。

她也并不想去知道那个女子到底是谁,与其说不想,毋宁说不敢,不敢再给自己疼得无法言语的心上,再划下一道鲜血淋漓。

伤得已经够深了,再多会撑不住的。

直到今天,她才看见了那个女子的真面目,也看到了曾经如何对她的云景,现在如何对别人。

倒是有些好笑了。

先前的慕月以为,云景之所以喜欢这个女子,是因为这个女子太过纯净善良,竟然还跑到她这个情敌面前,欢欢喜喜地说——慕姑娘,以前阿景老给我提起你呢。

然而现在她终于知道了,曲绫裳的真实身份。

“没想到昔日在沧澜城放你一命,你竟如此不知好歹。”慕月的神色渐渐变冷,“你跟在他身边,就是为了诱惑他?”

“呵,诱惑他?不。”见到自己的身份被戳穿,曲绫裳反而笑了起来,这个时候她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变化,一身白衣忽然变成了暗紫色,耳朵也慢慢地变尖,而她的身后,也出现了一对翅膀,闪着魅惑的幽光。

她笑得妖娆无比,和先前那个清水佳人完全不同:“我可不是要诱惑他,当然诱惑他也不过是顺便罢了。”

顿了顿,曲绫裳缓缓地向慕月逼近,然后声音忽然变得尖锐起来:“我只是想把你的东西抢到手!”

这一句话中所蕴含的深深的怨毒,让慕月微微一怔,但她的神色依旧平静,连双眸都未曾波动半分。

“就是这样的眼神,就是这样的眼神!”曲绫裳看着慕月,尖叫出声,“当初我落难,你看着我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怜悯而慈悲。”

“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那样看着我?”她的声音尖锐无比,带着深深的恨意,“我身为暗黑之域中至高无上的魅魔,你一个小小的人类,也敢那样轻视我?”

“当初我因为负伤而修为大跌,没有能力对付你,但是我有时间等,你们人类不是最重感情吗?那么我就亲手毁了你的感情!”

说完这些话,曲绫裳忽然畅快地大笑起来,笑了很久,她的声音才缓缓止住,然后看着慕月,残忍道:“怎么样,被自己心爱之人用剑捅进心脏的感觉如何?”

那时还是在北州界的时候,她故意让白家其他人放出风声说她要去落日湖,她知道慕月一定会来,所以她在那里等着。

果不其然,她看见那道浅蓝色的身影在逐渐接近她之后,她毫不犹豫地转身跳进了湖中

云景闻声赶来,将她从落日湖中救出来后,下一秒,就转身给了慕月一剑。

可惜,云景不知道慕月甚至连她的脸都没有看见,甚至没有听慕月一句话,就那样捅进了蓝裙女子的左胸。

慕家家主大怒,当即打上了云家,要为自己的孙女讨个公道,被云景一句冷冷的话挡了回去:“她应该庆幸裳儿没事,否则,我伤的就不是她的左胸了。”

没错,云景知道慕月的心脏长在右边的胸膛处,所以才轻而易举地给了她一剑。

可这一剑,却不啻于直接插入她的心脏之中。

听到曲绫裳那句话,慕月显然也想起了那件事,她下意识地抚上了自己的左胸,然后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有些疯癫的白衣女子,眸色微微变了变,然后淡淡地说道:“这就是你的报复么?”

曲绫裳一愣。

慕月淡笑道:“如果是,那我还真是高看你了。”

“你说什么?!”听到这句话,曲绫裳尖叫出声,“你一个手下败将,竟敢这样对我说话?”

“手下败将?不。”慕月微微抬眸,然后淡然一笑,“在我眼里,你从来都不是对手。”

云景于她来说,在那一剑之后,就完全斩断了昔日的所有情分,即便她现在依然对他有情,但却不会任由他们来伤害。

闻言,曲绫裳怨愤至极地看着面前身穿浅蓝色长裙的女子,忽然仰天嘶叫了一声,身上紫光大盛,然后便见一枚巨大的玄气弹在空中缓缓凝聚而成,直直地朝着慕月飞去。

慕月神情一凛,先前的那把匕首再度出现,她素手一挥,在空中轻轻地画了一个圈,紧接着,玄气弹和那个圈撞在了一起,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一攻一守势均力敌,玄气弹爆裂开来,而由匕首所画出的那个圈仍完好无损,依稀能看见上面水雾波动。

下一秒,曲绫裳的咽喉处横了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虽然没有深入到脆弱的肌肤里,但依然渗出了血液,而这血液却不是艳红色,是极为异常的黑红色。

“你……”曲绫裳蓦地睁大了眼睛,她想后退一步,下巴却被人狠狠地捏住了,如同她先前捏住慕月一样。

“曲绫裳,这不是你的真名对吧?”慕月一手捏住白衣女子的下巴,一手握着匕首,神色依旧淡淡,“我听说你们魅魔的名字,不能随便叫呢,是不是?”

曲绫裳想说话,却因为下巴被捏住,张不开口,只能死死地瞪着慕月,眸中的神色怨愤不已。

慕月轻笑:“你不是一直喜欢装成人类的模样么?这样看着我可是会露馅的,别担心,我不会再云景面前拆穿你,你想如何就如何,我不要的东西,你捡去了正好,让我省心。”

话一说完,左手猛地向下一拉,只听“咔嚓——”一声,秀气如玉的下巴被这股巨力给直接卸了下来。

曲绫裳吃痛一声,然后连忙凝聚起玄力,施展了一个暗系治疗术,把自己的下巴又给装了回去,她迅速后退几步,和慕月拉开了距离,生怕自己会再次遭受到伤害。

她虽然是魅魔一族,可她的实力不过是幻阶九段,在魅魔之中算是雏儿,远远不能和那些呼风唤雨的魅魔相必,要不然她也不会到人族之中来觅食,更不会被实力高强的人类捉起来,当做奴隶一样拍卖。

她恨所有人类,可最恨的,还是眼前这个身穿浅蓝色长裙的女子。

“慕月,你可不要太得意了,我现在是打不过你,可并不代表日后我也打不过你。”曲绫裳冷笑一声,“还有,云景也许过一阵我就会还给你了,但不知道他自己愿不愿意。”

听到这一句话,慕月不由微微蹙眉,下一秒,白衣女子畅快道:“我有了新的目标,他比云景要强的多,吃了他,我的实力一定能够大涨。”

她其实并不是白虎殿资格勋章的拥有者,甚至当时四灵学院招生的时候她连幻阶九段都达不到,然后她吃了云景,云景也将资格勋章给了她。

“呵呵……”闻言,慕月竟然笑了起来,她怜悯地看着曲绫裳,“我知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可是你注定要失望了,那个人,你不可能接近他半步。”

“失不失望,试一试才会知道。”曲绫裳依旧不喜欢慕月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她,旋即冷冷地瞪了回去,“不就是身边有人么?云景当时身边有你,还不是照样被我魅惑住了。”

慕月并不答话,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道:“不是说要跟我抢白虎传承么?怎么,你不先下手?传承这种东西到时候想抢都抢不过来。”

“慕月你欺人太甚!”曲绫裳被这一句话气得不行,然后冷冷地昂首,“好,我先来,云景你争不过我,这传承你也不会争过我。”

听到这句话,慕月只是淡淡地笑着,甚至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曲绫裳看到这一幕,含恨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朝着那个蒲团走去,右腿一抬然后坐了上去。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就在她坐上去的那一瞬间,不知道是触动了什么机关,蒲团忽然剧烈地震动起来,然后不待曲绫裳惊叫出声,下一秒,一簇红光闪过,光灭之后,便见蒲团依旧是先前那副模样,只不过坐在上面的人却不见了。

慕月愣了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前从爷爷的口中得知,只有被选中的人才能看见四灵守护兽的传承,曲绫裳既然和她同时来到了这里,那么证明跟他一样,也是有资格接受白虎的传承的,毕竟四灵守护兽的传承并不看种族归属,就算是死神或者亡灵一族也能得到四灵守护兽的认可。

那这一幕是怎么回事?曲绫裳怎么忽然消失了?是被传送到另一个地方去了吗?还是说这里其实不是白虎的传承之地?

“这里当然是白虎的传承之地。”忽然,一道声音在空旷的洞穴中响起,那声音淡淡道,“只不过她在刚才失去了资格而已。”

“什么人?”听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慕月的神情微微一凛,然后快速地将墓穴扫视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那声音顿了顿,然后道:“我说我是朱雀,你信么?”

这句话居然带了一丝无奈,显然这个回答先前还给别人说过,但那人却没有相信。

听到这个名讳,慕月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她失声:“你是朱雀大人?”

怎么回事,朱雀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好了,不管你信不信,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接受白虎的传承。”那声音却没有接着解释,“我知道你在疑惑她为什么会不见了,原因很简单,她失了纯净之心,所以被传承之地排斥了,现在的她应该被传送到墓穴之外去了。”

“纯净之心?”听到这四个字,慕月的眸光微微一动,“所以白虎大人的传承者一定要拥有纯净之心?”

顿了顿,她有些茫然:“可我并不纯净,我甚至手上还染过不少鲜血。”

“并非善人才有纯净之心,恶人便没有,纯不纯净,是看你有没有遵循本心。”朱雀淡淡道,“你很不错,你是我见过最纯净的人,不悲不喜,不怒不哀,白虎他能有这么一个传承者,到也挺幸运。”

“如果你是朱雀大人,那么白虎大人呢?”慕月出声问道,“我是他的传承者,怎么见不到他?”

听到这句话,朱雀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小丫头,你要是想见白虎,就得让自己神魂破碎了。”

闻言,慕月一下子沉默起来,她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白虎大人,恐怕已经归为混沌了,良久,她才轻声问:“四位大人之中,只剩下您了么?”

“是啊,只剩下我了。”朱雀的声音带着些许怅然,她幽幽说道,“可惜,我也马上要随他们而去了。”

慕月悚然一惊。

“好了小丫头,本来你是不见到我的。”朱雀又说,“只是这次的传送出了一些意外,竟然没能察觉出那是一颗假的纯净之心,这才造成了这里会出现两个人的缘故,我就说白虎的传承怎么可能是一阴一阳两个人,应该是玄武才对。”

听到这句话,慕月默默点头,知道曲绫裳为什么会消失不见了。

“但愿你,能传承白虎的意志啊。”朱雀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又消失不见了。

慕月沉思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她缓缓地坐上了那张蒲团,然后整个人都沐浴在了金光之中。

只见那个两个游龙一般的大字在女子坐上来的瞬间,忽然变为一缕白色的微光,融入到了她的身体之内,顿时,一股力量顺着慕月的脑袋直直地冲下,然后进入了经脉之中,最后流向了丹田。

不远处,无人能看得到的地方,高贵圣洁的女子正看着这一幕,然后眸中满是欣慰,她低声叹道:“四位传承者都已经找到,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人皇啊,你可要快点振作起来。”她目光悠远,仿佛穿破了云霄,到了一个未知的地方,“保护人族,目前只能靠你了。”

……

就在慕月接受白虎传承的时候,曲绫裳发现自己来到了先前她和云景见面的地方,不觉有些茫然,她猛地甩了甩头,将自己的模样重新变回了先前的白衣女子,这才开始思考先前的诡异之事。

如果说她是被传送出来的,那么证明她不是白虎所选择的那个人,而慕月没有被送出来,那么最后接受传承的就是她了。

该死!

曲绫裳暗暗地握紧了拳头,眸中满是怨愤之色,她居然输给了慕月那个手下败将,白虎居然选择慕月不选择她,慕月有什么好?

“裳儿?”就在曲绫裳眸中的恨意已经快要溢出来的时候,一道声音忽然惊醒了她,她回过头,看见云景站在她的对面,正担忧地看着她。

很好,她还没有输,只要有云景在,她就不会输,哪怕她已经有了新的目标,可目前云景还是她的。

“阿景。”曲绫裳收起了眼中的情绪,然后柔柔地叫了一声,下一秒,她就落入了一个怀抱,眼前是炽热的胸膛。

“刚才真的是吓到我了。”云景的声音之中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人鱼烛黑掉的时候,我就发现我忽然离开了墓穴,而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你,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没去哪里。”曲绫裳垂下双眸,柔声道,“只不过刚才进到了白虎的传承之地。”

“白虎传承?”闻言,云景将她拉了起来,然后惊喜道,“你成为了白虎的传承者?”

“没有。”听到这句话,曲绫裳死死地压出了眸中的怨恨,然后她咬着嘴唇,说道,“白虎选择了慕姑娘,然后我就被送了出来。”

神色很是委屈,让人看着忍不住怜惜不已。

“慕月?”听到这个名字,云景皱了皱眉,“你怎么会和她凑到一块去?”

“我也不知道。”曲绫裳低声说,然后忽然抽泣起来,“阿景,慕姑娘的脾气是不是不好啊,我只不过问了她一句能不能让我先试试,她就……”

说到这里,忽然哽咽地不成声。

闻言,云景脸色忽然一变,他这才注意到了曲绫裳咽喉处的红痕,还有着未凝固的鲜血在往外渗着,这道伤痕显得狰狞无比。

“她竟然还敢伤你?”他的眸光一下子变冷了,“这样狠毒的人居然能成为白虎的传承者?”

“可能是因为我惹慕姑娘生气了吧。”曲绫裳泣道,“她看起来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那是你不了解她,她早就不是以前的慕月了。”云景冷冷地说,“昔日她能把你推下湖,那么今日也会出手伤你,你不必再替她说话。”

“阿景你……”曲绫裳抬起头来,有些不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裳儿,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就这样伤了你。”云景沉眸,然后说道,“我们先去找上古灵阵,把考核完成,日后进入四灵学院之中,我一定会给你报仇。”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的神色有些为难,她呐呐道:“这样不好吧,慕姑娘应该不是故意的……”

“别说了裳儿,你就是太善良了,才分不清好坏。”云景拉过曲绫裳的手,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向前走去,“别担心,一切有我。”

在云景看不到的视线死角之处,曲绫裳微微地笑了起来,眸中有着暗光在不断闪烁。

是啊,一切有你,所以我才能把那么骄傲的慕月,狠狠地踩在脚下。

可惜啊阿景,你还是太弱了,你要是能够再强一些,我就不会选择其他人了。

……

每一次经过剑灵灌顶之后,卿云歌这一觉都会睡得昏天暗地,这一次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出玄灵域的第二个晚上了,

她正迷迷糊糊地起身,想要梳洗一番,却在准备下床的时候,摸到了一只手。

咦?什么东西这么暖和?

卿云歌的意识还有些不清醒,所以并不知道她摸到的是什么,于是顺着那只手记着向上摸去,然后感觉手指触到一片湿润。

这又是什么东西?

她依旧半睁着眼,昏昏欲睡,手指轻轻地按了按,忽然听见身旁传来了一声低笑。

那笑声道:“卿卿,你这是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么?”

听到这个声音,卿云歌茫然了一瞬,然后才反应了过来是谁,她终于睁开了眼,然后抬起头看向床边,发现她的手指正放在一张绯色的薄唇上,而薄唇的主人正笑吟吟地看着她,墨色的眸中满是戏谑。

靠!

她怎么摸了人家的嘴唇?!

真的是耍流氓啊!

卿云歌连忙收回了手,然后蹭蹭地往后挪了几寸,不由结巴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闻言,容瑾淮挑了挑眉,撑着肘看着她,眸光似水:“我还以为你要说,轻薄了我真不好意思。”

“谁轻薄你了?!”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感觉自己的指尖仍残留着那张薄唇的余温,一时间羞恼无比,“明明是你光天化日之下闯进我的闺房,我看是你要轻薄我!”

这人真的是腹黑,居然反打她一耙。

“嗯。”容瑾淮很坦然地点了点头,承认了,“我的确想要轻薄你。”

卿云歌:“……?”

您老人家要不要这样子?

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吗?

“你滚开!”卿云歌咬牙切齿地挤出了一句话,“你说你好歹是第一世子,无数女子倾慕之人,能不能不要这样毁自己的高大的形象?”

说完之后,心里不由地翻了一个白眼,诽谤道,若是那些女子看到他们的第一世子私下竟然会是这个样子,估计美梦就破碎了。

然而听完这句话后,容瑾淮沉默了下来,而是静静地看着她,目光中带着探究的神色,就在她以为他是不是睡过去的时候,他忽然开口了,只说了四个字:“那么你呢?”

“我怎么?”这四个字让卿云歌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下一秒,便见那张颠倒众生的容颜出现了在她眼前,如此之近,她甚至能感受到那灼热的气息,然后面前的人缓缓问道,“你会倾慕我么?”

这六个字犹如惊雷在卿云歌耳边炸响,她的身子猛地一震,然后迅速从床上跳了起来,神色有些不自然,然后咳了一声,说道:“今天的月亮可真圆啊。”

说完之后,她为了将事情做得比较周全,还专门扭头望了一眼窗户外面,然后就看到了一轮弯月。

“是挺圆的。”容瑾淮的声音不紧不慢,带着一丝笑意。

真丢脸!

卿云歌抽了抽嘴角,不禁想捂脸,果然,沉迷美色就会干出傻事儿,她的一世英名啊,就这样给毁掉了。

“你想多了,我才不会倾慕你。”她哼了一声,“你一看就是后宫极为庞大的人,我闲的没事儿倾慕你。”

“后宫?”听到这两个字,容瑾淮轻轻地重复了一遍,然后才低笑着摇了摇头,“卿卿这你可就看错我了,不要说后宫,我连一个侍妾都没有。”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倒是有些意外,她耸耸肩,然后说道:“我说的后宫是指,你周围的女子可太多了,一个黎雨真就让我遭受了无妄之灾,再来几个我可受不了。”

“我没有后宫。”闻言,容瑾淮看着她,眸中的神色温柔而缱绻,他轻声说,“我只要卿卿就够了。”

卿云歌一下子被噎住了,她万万没有料到会得到这样一句回答,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索性摊摊手,道:“那你还是有后宫比较容易。”

她可不是那些深居闺中的女子,会被这些话骗到。

想到这里,卿云歌轻轻得哼了一声,情话这么老道,看样子对不少人都说过,难怪后宫那么大。

“是有些艰辛。”容瑾淮点点头,然后望了一眼漆黑的苍穹,回过头来对着卿云歌说道,“要不要提前转一下四灵学院?”

见到这个话题终于被揭了过去,卿云歌微微松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跳,然后应道:“好啊,反正目前也没事儿干,也不知道现在有几个人从玄灵域中出来了。”

容瑾淮率先起身,推开屋子的门,然后笑着回道:“你认识的人中,沐颜,慕月,沐晨和叶潇然都已经出来了,毕竟玄灵域之中已经过去很久了。”

“这倒是。”卿云歌了然地点点头,她也知晓玄灵域和现实空间的流速是不同的,“他们几个都进入哪个殿?”

“沐颜和慕月进入了青龙殿,沐晨在玄武殿,至于叶潇然……”说到这里,容瑾淮顿了顿,然后续道,“他和白竹灵都去了白虎殿。”

“看来朱雀殿还真的是无人问津啊。”卿云歌跟在他身后,走出了休息的地方,她抬眸望去,看见新生的居住地已经燃起了不少灯火,这证明已经有好一批人从玄灵域之中出来了。

“不,朱雀殿当年是四殿之中最强的。”容瑾淮微微摇了摇头,“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衰弱罢了,你选择朱雀殿,并没有错。”

“哦?”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忽然来了兴趣,“什么原因?”

容瑾淮回过头来,看着她,然后慢慢地解释道:“之所以是四灵学院,是因为传承了四部玄诀,而朱雀殿传承的那部玄诀,这么多年来,没有几个人能修炼的了,所以久而久之,朱雀殿就式微了。”

“原来如此。”卿云歌默默地点了点头,那么由此看来,传承的这四部玄诀之中,朱雀殿的这部是威力最大的,要不然也不会苛刻到只有几个人才能修炼。

她想了想,然后嘀咕一声:“也不知道我能不能修炼的了。”

这句话刚刚落地,便听见耳畔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咦,小丫头,你终于醒了,可等死我了,跟我走,院长要见你。”

------题外话------

ps:关于女主的一些感情方面的事情我解释一下。

因为前世挚友的背叛和从小都活在杀戮之中,云歌是一个十分没有安全感的人,她并非没有感受到世子对他的喜欢,只是不愿意去相信,一直在用借口来骗过自己。

不过姑娘们安心啦,说了这是一个腹黑世子追妻之路艰辛的故事,最后还是会追到手,毕竟本文无虐,真的无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