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说的好像你不是妻管严?(已改)/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正是朱雀殿殿主明焰,她对着卿云歌说完这句话后,然后这才又朝着一旁的容瑾淮说道:“别这么看着我,不是我要借你夫人,是阿影要借。”

卿云歌被这句话说的一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明焰风风火火地拉着走了,剩下容瑾淮一个人无奈地站在原地。

四灵学院的院长影溶月住的地方其实并没有其他人想的那么神秘,而是坐落于玄灵湖中央的一个楼阁之上,然而,玄灵湖却不是所有人都能过去的,没有人知道玄灵湖的湖水究竟是什么东西,只知道的是,唯有冥阶修为以上的人才能在这面湖上行走,若是修为低于冥阶,哪怕是有着风系玄力,也会被湖水吞噬,所以玄灵湖在四灵学院之中一直是一个神秘而又危险的地方。

卿云歌是被明焰带着过湖的,她在湖中央的亭子处站稳后,明焰这才放了手,然后回过头来,对她说道:“我在这里等你,你自己过去就好。”

“院长大人找我有什么事情?”闻言,卿云歌微微一怔,然后问道。

“我哪里知道阿影的心思,她那么冷冰冰的一个人。”明焰耸耸肩,“你别担心,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肯定是好事。”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点了点头,然后顺着亭子和楼阁相接处的华庭长廊走了过去,在抵达那扇檀香木所作的大门前,她停下来脚步,正思索着是敲门还是叫门,便听见一个冰冷的女声从门内响起:“直接进来吧,门没锁。”

得到首肯之后,卿云歌这才推开门,然后走了进去。

屋内的装饰很简单,但朴素不失大气,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盏古铜香炉,炊烟袅袅而起,让人的心神都忍不住放松下来。

香炉旁是一张方形的茶桌,上面有着黑色的纹络,如果猜得不错,这张茶桌是由铁木打造而成的,而茶桌前坐着一个身穿黑色长衣的女人,她带着黑色的面纱,只露出两颗深灰色的双眸。

卿云歌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何,她闻到这股香气的时候感觉自己经脉里的玄力都开始波动起来,仅仅只是闻了这么一下,她就感觉自己幻阶八段的壁垒已经隐隐在震动,像是随时都能突破。

“咦?”影溶月看见这一幕,眸光不由微微一动,她喝了一口茶,才淡淡道,“我记得你先前只是元灵体,怎么进了一趟玄灵域,就变成了神灵体?”

“院长大人观察过我?”卿云歌捕捉到了这句话的关键。

“你是明焰放进来的,修为又这么低,我自然要观察一番。”影溶月淡漠道,“不过我现在确实认可了你,你没有火玄力便可修炼火系玄诀,而且还是极致之火,很不错。”

见到红裙少女在听完这句话后,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她接着说道:“不过最让我惊讶的是,你这么一个小丫头,居然能得到朱雀大人的传承,你的神灵体,也是她给你的吧?”

闻言,卿云歌的身子霍然一震,没有想到这个黑衣女人只是看了她一眼,就看出了她这么多的秘密,她沉默了一会儿,才释然地笑了笑:“院长大人果然厉害。”

听到这句夸赞,影溶月不言不语,直到她将杯中的茶全部饮尽之后,才又说道:“小丫头,走进一些,让我好好瞧瞧你。”

虽然不知道影溶月要做什么,但卿云歌不认为她会伤害到自己,于是从善如流地上前几步,在黑衣女人身边站定。

影溶月抬起头来,一双深灰色的眸子将红裙少女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忽然她的目光猛地定住了,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院长大人?”卿云歌微微吃了一惊,因为她竟然在那双冷漠无比的眸子中看到了腾起的水雾,尽管水雾一闪而现,可她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然而更没有想到的是下一秒,面前这个淡然冷静的女人忽然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肩膀,向来冷淡的声音也夹杂着一丝颤抖:“你跟他见过面,是不是?!”

“他?”卿云歌被这一句话问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并不知道影溶月口中的他是谁,不过能让四灵学院的院长都如此失态的人恐怕也并非普通人。

“告诉我,你和他什么时候见面的?”而影溶月却像是没有看到红裙少女疑惑的神色,抓住她肩膀的双手上的劲也越来越大,深灰色的眸中情绪在剧烈地翻滚着,在这一刻,这双冷眸的眸子竟然有着人世间的喜怒哀乐之色。

卿云歌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力度抓得闷哼了一声,尽管十分疼痛,但面色还是波澜不惊,她冷静道:“院长大人,恕我愚昧,我并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他是谁。”

不,这当然不能怪她愚昧,是因为院长根本什么都没有说好么!

就说了一个他,她见过的人多了去了,怎么会知道是哪一个?

这句话如同兜头一盆冷水狠狠地泼下,影溶月的身子震了一震,才将双手从红裙少女的肩膀上放了下来。

她闭了闭眼,良久,才又重新睁开,睁开之后又恢复先前的蓦然,仿佛方才那个失态的人不是她一眼。

“抱歉,我有些激动了。”影溶月拎起茶壶,给自己续上了一杯茶,然后双眸紧紧地盯着红裙少女,问道,“你可有见过一个黑衣人?他可能穿着黑色的斗篷,也可能穿着别的,总之没有露出他的相貌与容颜。”

声音依旧淡漠,但有些微微的颤抖,像是在期待着什么,又像是在逃避着什么。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一怔,然后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她是遇见了这么一个人,就在她和灰衣人对打的那一天,这个黑衣人的出现成功地帮她赶走了灰衣人,甚至还给了她疗伤的上好丹药,于是她点点头,回答道:“是,我是遇见过这么一个人,不知道院长大人……”

这句话没有说完,因为卿云歌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只好说了一半,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呵……”闻言,影溶月忽然冷笑了一声,笑声凉凉,带着荒芜之意,“原来他出来了,只不过他在躲我。”

“躲院长大人你?”卿云歌摸了摸脑袋,更迷惑了,“那个人是谁啊?我只是感觉他很强大。”

顿了顿,她试探道:“是院长大人你的故交么?”

“以前是,现在……”影溶月垂下眼来,然后冷冷地说,“现在我恨不得把他杀死。”

卿云歌:“……!”

那个黑衣人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竟然能让这么淡然的院长大人都想杀他?

但这是别人的私事,她不会也不想去多问,只好沉默的站在那里,开始魂飞天外地想事情,直到一声“噼里啪啦”的脆响将她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卿云歌一抬头,便见原本在铁木桌上摆放地整整齐齐的茶壶玉杯,此刻尽数被甩到了地上,然后碎成了无数片。

而那个将这些茶壶玉杯变成尸体的罪魁祸首正是影溶月,她脸色看起来十分不好,虽然看不清具体模样,但也能想象出那张面纱之下的脸上一定写满了怒火,卿云歌站在一旁,甚至能感受到一股庞大的威压在压迫着她,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修为高的人就连生气,都会不自觉地带起一阵元素风暴。

眼皮不由地跳了跳,她心想着自己要不要悄悄咪咪地趁着院长没有注意到她,然后就这样溜走,因为她总觉得自己留在这里,会被这片怒火给波及到。

“只知道逃避,逃避,逃避!”就在卿云歌已经移动了一个步子,一声怒喝在这座屋子内响起,“不就是因为四灵守护兽死了吗?就不要整个人族了?”

这一句话如同一道惊雷在卿云歌耳边炸响,她猛地抬头望去,就对上了一双深灰色的眸子,她看见了那双眸子里盛满了失望,不由微微一惊。

院长口中的这个人究竟是谁?和四灵守护兽有关系,修为又极高的人难不成是……

卿云歌的身子蓦地顿住了,一个名字已经隐隐的浮上了她的脑海,但是她不敢确定,因为这个名字,实在是一个已经存在于传说中的名讳。

屋内寂静一片,只能听见窗外风吹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很长很长的一断沉默之后,她才低声问道:“院长大人口中的他,可是人皇?”

听到这两个字,影溶月的身躯猛地一震,那双深灰色的双眸剧烈地收缩着,放在铁木桌上的右手也紧紧地握了起来,良久,她才疲惫地笑了一声,然后吐出了一个字:“是。”

“我以为他消失了,不,所有人都以为他消失了。”她嘲讽地笑了起来,“可没想到他还过得好好的,真是个懦夫。”

卿云歌默然,她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能从这些话中猜到一两点,那就是——人皇因为四灵守护兽的死亡而大受打击,从此避世不出。

虽然不清楚院长大人和人皇之间有什么渊源,但想必在很久很久之前,他们是很好地朋友,这也就能说明,为何影溶月会这么失态了。

人皇身为人族的守护者,把自己本身的责任就这样给丢弃了,若是她是影溶月的话,也会恨不得把他杀死。

但也许……

“也许人皇有什么苦衷吧。”卿云歌低声说。

闻言,影溶月沉默了片刻,然后淡漠地说道:“好了,卿丫头,我今天也就是想看看你值不值得,如今一看,勉强够格,今天的对话,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听到了吗?”

“云歌明白。”卿云歌点点头,事关她身体的秘密和人皇之事,传出去的话恐怕会引起大祸。

“出去罢。”似乎有些疲惫,影溶月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她淡声道,“明焰会把你送回去。”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迟疑了一下,然后恭敬地道了一声谢谢,才缓缓退了出去。

屋内又恢复了先前的寂静,黑衣女子坐在铁木桌前,目光迷离起来,瞳底似乎有着繁星在闪烁,她低下头,轻声喃喃:“你真的就这样放弃了么?”

微风透过半开的窗户吹了进来,清冷的月光倒映在湖水之中,沉寂的空中似乎能听见一声女子的梦呓,说的是两个字。

“阿君。”

……

一直在亭子中等待卿云歌的明焰有些无聊,她开始想水中扔着一个一个的红莲火弹,然后看着水中炸起的一朵朵水花,才把那种无聊的感觉驱散了几分。

就在这炸水花也不能排解她心中的无聊的时候,她终于听到了一阵脚步声,这才收了手,从亭子中央的石椅上站了起来,然后伸了一个懒腰,妖娆美好的曲线暴露无遗,明焰打了个哈欠道:“小丫头,你这去的时间可还真是长。”

“让殿主久等了。”卿云歌微微扶额,其实她并不会待那么长时间的,只不过是因为人皇那件事情耽搁了。

不过她还真的是十分的诧异,不明白为什么人皇竟然会出现在卿家,并且那么恰好地在她和灰衣人打完的时候。

按照院长大人的说法,人皇自四灵守护兽死亡之后便避世不出,那么人族一切事情都应该与他无关才对,就连国家之间的小打小闹都没能引得他出手,怎么她一个小小的幻阶还能劳烦人皇亲自出手相救?

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正想着呢,卿云歌的脑袋忽然被敲了一下,这敲击不轻不重,却刚好让她回过神来,她抬起头,便看见明焰一脸戏谑地看着她,然后妖娆一笑:“我说小丫头,阿影和你说什么了,这么心不在焉?”

“殿主大人你这个地方离院长大人住的屋子并不远吧。”卿云歌摸了摸鼻子,故作疑惑道,“以您的实力,应该很容易就听得到我们在说什么才对。”

“听到个屁!”闻言,明焰的脸一下子黑了,她的声音里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阿影早就下了结界,我修为和她想必差远了,怎么可能听得见?”

“噗——”见到明焰这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卿云歌差点笑出来声,但她还是忍住了,正色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也不能给您说我和院长大人说了什么了,院长她说了,今天我们的谈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唉,真是让我好奇得心痒痒。”明焰撇了撇嘴,“算了,我到时候去磨上阿影几天,说不定她就告诉我了,就不为难你这个小丫头了。”

卿云歌万万没料到明焰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她想象了一下朱雀殿殿主给四灵学院院长撒娇的情景,不由打了一个寒战,真的是……太可怕了,这要传出去,恐怕殿主她的形象会毁于一旦吧?

“小丫头,你可别多想。”明焰见到红裙少女有些敬畏地后退了一步,抽了抽嘴角道,“只是阿影和我关系好而已。”

卿云歌了然,然后眨了眨眼,说道:“我懂我懂!”

闻言,明焰一拍脑门,也算是放弃了挽救自己的形象:“走吧,小丫头,我把你送回去,容瑾淮怕是要等急了。”

“他等急了管我什么事儿啊。”怎么上哪儿都有人调侃她和这个腹黑世子啊,卿云歌有些无语,哼哼两声,“我巴不得他等不到才好。”

“诶?!”没有料到,明焰在听到这句话之中,眼睛忽然亮了起来,“这么说你不是那个腹黑男的夫人?”

“咳咳!”又成功地被夫人这两个字呛了一下的卿云歌猛地咳嗽了起来,好不容易才止住,然后咬牙切齿道,“谁会是他的夫人!”

“太好了!”明焰立马说出了这三个字,然后大喜,“我就说他那种性格的人也能讨到老婆,那真是没天理了。”

“他哪种性格?”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忽然有些好奇,容瑾淮不是众多少女们趋之若鹜的对象么,怎么会讨不到老婆?

“小丫头,幸好你不是她夫人,以后可万万不要被他骗了。”明焰先是语重心长地教导了一句,然后恨恨道,“容瑾淮这个人啊,又毒舌又腹黑,天天在你的心上扎刀子,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我每每见到他,都恨不得揍死他。”

咬牙启齿说完这一句话后,声音忽然有些丧气:“可惜了,我打不过他。”

卿云歌没怎么注意最后一句话,倒是被前面那几句话给惊讶了一番,腹黑她倒是承认,因为容瑾淮天天变着方法调戏她,可毒舌她倒是只见过他毒舌小沐,不过这天天在别人心上扎刀,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是怎么回事?

这跟她认识的第一世子貌似是……两个人啊。

“明焰殿主,你确定容瑾淮他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想到这里,卿云歌问了一句。

“那可不是!”听到这句话,明焰没好气地说道,“知道你的资格勋章怎么来的吗?就是他过来找我要的,然后顺便还刺激我说他有了夫人,我问他你什么时候有的,他给我说他老早就有了,你说气不气人?我这么久了都还没有。”

卿云歌听到其中一句话的时候,心脏忽然绷紧了一下,然后问道:“他说他很早就有了夫人?”

“是啊,他是这么说的。”明焰点点头,“不过现在看来,他故意是在刺激我。”

不知道为什么,卿云歌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涩,她眨了眨眼,才把那种涩然之感排了出去。

真奇怪,他就有了夫人和她有什么关系,他那种人,早有才应该正常不是么?

先前还给她说他没有后宫,现在看来后宫倒是庞大的不得了啊。

停——不要想了。

“明焰殿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努力不再去想容瑾淮之后,卿云歌顿了顿,然后话锋一转,“您可知道,院长大人和人皇有什么关系么?”

“阿影和人皇?”听到这两个名字,明焰颇为诧异,“你怎么会这么问?”

怎么会这么问?好奇啊,八卦之心熊熊燃烧啊。

卿云歌在心里默默地望了一回天,然后尴尬地咳了一声:“我就是随便问问。”

“哎,其实我也不清楚,毕竟我在他们这些人面前,年龄不过是一个小孩子罢了。”明焰想了想,然后说道,“要说有什么关系吧,就是千万不要在阿影面前提起人皇。”

这我知道啊……

得到了一个根本不算回答的回答,卿云歌抽了抽嘴角,于是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么麻烦明焰殿主将我送回去了。”

“好说。”明焰的性格十分爽快,她一把抓住红裙少女的肩膀,然后手中火光一闪,踏着火焰就从玄灵湖的中央来到了岸边,然后这才将卿云歌放了下来。

“小丫头,后天就是新生入学的日子了。”她望了一眼黑色的夜空,然后回过头来对着卿云歌叮嘱道,“记得来朱雀殿报道。”

“我知道了。”卿云歌点点头,然后拜别明焰之后,朝着新生的居住地走去,步子下意识地快了起来。

可等到她走到她先前住下的那座院落之中,却发现院子里空无一人,只有一轮弯月洒下清冷的光辉,漫天的繁星在黑色的卷轴上流转着,美不胜收。

“哼,还说什么带我逛四灵学院,结果自己先跑不见影子了。” 卿云歌见到某人竟然不告而别,心情十分地不爽,“算了,就知道男人都靠不住,还是我自己去逛好了。”

……

混沌大陆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那是一个山间溪涧处,瀑布从高处垂落,哗啦哗啦作响,这里的空气中有着十分多的水元素,让人不觉安心定神。

男人凌空站在溪涧之上,水流从他的脚底流过,竟然没有再鞋子上沾染半分,他轻闭着眼,不知道在感受着什么东西,衣角被夜风吹起,沙沙作响。

空谷里寂静一片,唯有溪水趟过原野的声音,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男人睁开了闭着的双眼,然后说话了,语气有些无奈:“我说,你怎么又来我这里了,我上次为了你都把身份给暴露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是你主动给他看的。”清清淡淡的声音在空谷之中响起,仿佛冰棱乍裂,玉落珠盘。

“你没有记错,是我记错了。”男人双脚一收,从溪涧之上落回了地面,然后转头看着缓步而来的白衣男子,不由地有些头疼,“说吧,你又来我这里做什么?”

容瑾淮走早溪涧旁的石椅上,然后自顾自的坐了下来,他面前的石桌上放着一壶酒,即便被盖子死死地封住,但浓厚的酒香依然在空气中飘散开来,沁人心脾。

“喂,你不会是来我这里蹭我的宝贵酒喝的吧?”男人见到容瑾淮不客气地将那坛酒打开,瞪了瞪眼,“我这么穷的地方,你还来跟我抢东西?”

容瑾淮并没有答话,而是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在酒坛上轻轻地点了一点,便见酒水从酒坛之中跳了出来,化作一道细小的流水,然后缓缓地进入了那张优雅的薄唇之中。

喝了一口之后,他这才眯起眼,说道:“味道不错,我给她带回去一些,刚好帮她提升一下修为。”

“什么?!”听到这句话,男人怀疑自己听错了,他掏了掏耳朵,“你要不要这么狠,自己喝了还不过瘾,还要给你家小丫头带?”

“好东西自然要给别人分享才对。”

“可这个好东西是我的。”男人气急,然后想了想自己生气也没有办法,于是没好气地问道,“快说,你找我什么事,说完就赶紧走,别打扰我在这里看风景。”

容瑾淮撑着肘,目光淡淡,他现将桌子上那坛酒收了起来,才漫不经心道:“你有考虑过什么时候出世么?”

闻言,男人一愣,然后耸耸肩道:“抱歉,并没有这个考虑,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才是真正的享受。”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沉默了一瞬,然后才幽幽地说道:“朱雀前辈让我来找你。”

“什么?!”男人的身子霍然一震,“她让你来找我?”

“她说……”容瑾淮淡声道,“如果你再不去见她,就再也没机会了。”

这句话成功地让男人的表情给破裂了,他瞳孔猛地收缩起来,失声:“连朱雀也要彻底……”

“是啊,所以,你还要在这里碌碌无为么?”容瑾淮抬起头来,眸光骤然冰冷,他缓缓道,“人族的守护者,人皇。”

说完这两个名讳后,他顿了顿,又叫出了第三个名字:“君临。”

“别说了!”男人在听到这几个词后,额上的青筋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他有些失态地低吼出声,“我早就不是人皇了,什么人族的守护者?君临早就死了!”

闻言,容瑾淮忽然冷笑了一声,向来沉着冷静,心如冰雪的他此刻一把拽住眼前人的衣襟,然后说道:“你自甘颓废,逃避一切,是你自己选择了死亡,不是其他人,我知道,四灵守护兽的死给你带来了很大的打击,可是,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的子民?”

听到这句话,君临的眼神死寂一片,像是对外界没有任何感知一般。

“你以为,朱雀前辈为什么那么急得让我来找你?”容瑾淮冷冷地说,“因为暗兽人,已经再度出现了,而制造暗兽人的他们,也要苏醒了。”

君临的身子霍然一震,他脸上是一片震惊之色,脱口:“这不可能,四灵守护兽当年明明已经把他们镇压了。”

“镇压了又如何,还不是有着暗兽人的出现?”白衣男子眼神冰冷,宛若刀刃,“九族大难将至,你身为九大守护者之一,却避世不出,你已经抛弃了你的责任了么?”

君临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很久很久,他才微微苦笑一声,道:“这么多年来,我早就不配当守护者了,我也知道蒂兰找了我很久,但是我并不想去见她,不想让她知道如今的我会是这个模样。”

“那么她呢?”容瑾淮放下了手,又重新恢复成了极为冷淡的模样,他反问,“她你也不打算见了么?”

这句话说得很模糊,但君临却知道容瑾淮口中的她是谁。

“她啊……”人皇的目光迷离了起来,他喃喃,“她见到我后,会更失望吧。”

顿了顿,声音有些颓然:“我不想让她失望。”

闻言,容瑾淮轻轻笑了一声:“你不去见她,她才会更加失望。”

“其实这些年来,我选择避世后,我还是去过几次四灵学院的。”君临望着那方从高处坠落的瀑布,声音幽幽,“我也见了她,没有我,她也过得很好,四灵学院在她的带领下,已经能和卡撒学院相媲美了。”

容瑾淮沉默了一会儿,转着手中的酒杯低声道:“青璃她已经进入了四灵学院。”

“咦?你居然自己主动提起了这个名字。”君临讶异了一瞬,然后说道,“先前我只是稍稍提了一下,你就已经大发雷霆。”

“左右她现在已经回到了我的身边,我也不必再回想过去。”容瑾淮偏头,声音极淡,“而且,她还在玄灵域之中到了朱雀前辈的传承。”

“不得了啊,小丫头这一世竟然这么厉害?”听到这句话,君临啧啧叹道,“不仅是凤璃剑剑主,日后还会有朱雀的天赋神通,不得了不得了,我都有些羡慕了。”

“然后今日,她去见了影溶月。”容瑾淮说道。

这个名字就像是一个禁忌,方才还眉飞色舞的君临一下子变了神色,他的眸中划过一丝痛色和怒色,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说:“我是对不住阿影了,但我却不敢和她相见。”

“怎么?”容瑾淮慢悠悠地说道,“怕她打死你?”

“你真相了。”闻言,君临抽了抽嘴角,“虽然我的修为是比她高,可我哪里敢跟她动手?”

“嗯。”容瑾淮点点头,“我近来新学到一个词,叫妻管严,觉得形容你十分贴切。”

“我真是,真是认识你这么一个毒舌的人倒了八辈子的霉运!”君临被这句话气得不行,“我哪里像妻管严了?”

听到这个反问,容瑾淮认认真真地打量了一眼男人,然后说道:“哪里都像。”

“我真的不想和你说话!”君临感觉自己憋出了一口老血,想吐吐不出,想咽咽不下,他冷哼,“说的好像你不是妻管严?”

容瑾淮很坦然地点了点头,说道:“不是。”

君临却是十分的不信,他翻了个白眼:“啧啧啧,我看小丫头让你往东你肯定不敢往其他方向吧?”

“应该不会有这样的事。”容瑾淮放下手中的酒杯,轻飘飘地说道,“我都是很自觉就往东了,不会劳烦我夫人开尊口。”

“行,你情圣,我佩服。”君临扶了扶额,然后比了一个大拇指,“所以你这还是抛弃了小丫头跑来找我?”

“想多了。”容瑾淮瞟了某人皇一眼,“你还没有这么重要。”

听到这句话,君临终于成功地喷出了那口老血。

“好了,反正朱雀前辈的话我已经带到了,你要不要答应是你自己的事情。”容瑾淮站起身来,看了眼夜色,心中算了算,“我出来的时间有些长,她应该等久了,该回去了。”

“赶紧走,赶紧走!”君临巴不得这个极为腹黑的好友立马消失,他连连摆手,“以后别让我看见你。”

闻言,容瑾淮轻笑一声,笑声中带着极大的愉悦,他看了男人最后一眼,然后便伸出双手,在空中扯出了一道裂缝,继而长腿一迈,就消失在这道裂缝之中了。

在这道白色身影消失之后,那道被拉扯出来的裂缝也缓缓合上,空谷里依旧寂静,还能听见夜莺鸣唱的声音。

“就在一个大陆,再急飞过去不也就行了,居然还玩破碎虚空,简直了。”见到这一幕,君临颇为无语,他摸了摸鼻子,然后嘟囔一声,“看来,是得去四灵学院一趟了。”

下一秒,另一道缝隙在空中出现了,依稀可见里面金星迸溅,男人踏入这道缝隙之后,很快就不见了踪影,但这座山谷内却久久回想着一句话。

“但愿,阿影不要打我啊……”

……

四灵学院之内,卿云歌正顺着新生居住地走着,顺便准备看看小沐他们住在哪里,然后聊聊天。

但不知为何,她心中总有一些失落,这本不是她应该有的情绪,一定是今天和院长大人的谈话给了她太多的惊诧罢了,嗯,一定是。

走着走着,卿云歌还真就看见了她想找的人。

慕月刚从屋子里出来,打算转一转四灵学院,就看到她面前站了一个红裙少女,正眨着眼睛看着她。

“云歌?”她走上前去,笑道,“这么巧?你在这里做什么?”

“睡多了,然后想着转一转。”卿云歌也笑着回道,“就是不敢去别的地方,四灵学院这么大,我害怕迷路。”

说完这句话,她在心里默默地鄙视了一下自己,心说前世是个路痴,这一世还是一个路痴,真的是没救了。

她记得清清楚楚,有一次她在英格兰出一项任务,是暗杀一个假扮成老师的罪犯,于是为了接近这个罪犯,她将自己化妆成了学生。

然后在上课的时候借口出去上厕所准备实行计划,结果暗杀完这个罪犯后就差点没找到回教室的路,还是一个学校里的工作人员告诉她路怎么走,她从那间办公室回到教室之后,无语地发现,两间屋子就隔了一个走道。

所以说她这个路痴,是在是高深级别的路痴。

也因此,她以后出任务开始随身携带定位器,万一把自己走丢了怎么办?

“我也正好有这个想法。”慕月说完,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她,“云歌,你果然不愧是朱雀殿资格勋章的拥有者,我可知道,你是这次的考核第一,可让四位殿主都震惊了一番呢。”

“我那是运气,运气罢了。”卿云歌打了个哈哈,“如若没有运气,考核第一的位置还轮不到我坐。”

“不然,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慕月不赞同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你的名字,已经传遍了整个四灵学院了,连不少师兄师姐都得知了这一届的第一。”

“不是吧?”卿云歌愣了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我能有这么出名?”

“白家你知道吧?十大玄法世家排名第八。”慕月说,“你的出名,可少不了白家的那位公子。”

“白家的那位公子?”卿云歌诧异,“哪一个?”

慕月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上一届考核第一,也是新生第一,白家,白陌尘。”

------题外话------

云歌那段迷路的情节,其实是我本身经历过的,咳咳真的是往事不堪回首。

白陌尘也是一个人的客串,这个人让我把他写的帅一些(偏偏不如他的意!)

我亲爱的姑娘们小年快乐!

再过一阵就要到春节了,时间过得真快。

然后,就在所有人出去浪的时候,为了咱春节期间依旧万更,卿卿要苦逼地在码字qa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