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容无耻,卿流氓/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陌尘?”听到这个名字,卿云歌有些诧异,“我不认识一个白家的人啊?”

慕月看着她,欲言又止:“我听说,你进入玄灵域之前,把纪家的纪梧立给打了?”

“是有这么回事。”卿云歌想了想那张鞋拔子脸,然后点了点头。

“然后是不是有一个白衣的年轻人强迫你们比试?”慕月接着问道。

“你说那个白衣年轻人就是白陌尘?”卿云歌抬了抬眸,声音微冷。

“不错。”慕月微微颔首,然后说道,“白陌尘回去之后,给白虎殿殿主大肆宣扬了一下你和纪梧立那场战斗,然后还给白虎殿殿主说务必要把你拉进白虎殿。”

“白陌尘脑子没病吧?”闻言,卿云歌先是愣了愣,然后嗤笑一声,“他应该嫌我损了他的面子才对,怎么会在元雷面前宣扬我?”

“损面子?”慕月挑眉,“你对他做了什么?”

“阿月你这句话可有歧义啊。”卿云歌翻了个白眼,耸了耸肩道,“我只是给他说,你别叫我小师妹,我们没那么亲。”

“噗——”听到这句话,慕月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好不容易才止住笑,说道,“我想当时白陌尘的表情一定非常精彩。”

“我倒是没注意。”卿云歌歪了歪头,“反正我也不会进入白虎殿,他再怎么宣扬也没有用。”

她昨天和白虎殿殿主的矛盾今天并没有人在讨论,那么看来就是当时在那里的导师们被下了封口令,毕竟,身为地位极高的白虎殿殿主污蔑她作弊并且被她反嘲讽的事情若是流传出来,那么元雷的形象会大打折扣。

那么自然而然,她与罗季宇的那场比试,也没有传出来,这对她来说倒是一个好消息,她觉得还是装作一直胖胖的米虫比较好,站在风口浪尖总会树大招风,惹来他人。

“哦?”慕月轻轻地应了一声,道,“你出来的比我早,我还不知道你选择了哪个殿。”

“朱雀殿。”什么好遮掩的,所以她痛快地说了出来。

“朱雀殿?”闻言,慕月的双眸中划过一丝惊诧,但很快就隐去了,她了然道,“毕竟明焰殿主给了你资格勋章,你选择朱雀殿也无可厚非。”

“并非如此,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摇了摇头,说道,“我选择朱雀殿的原因,是因为我想修炼朱雀殿传承的那部玄诀。”

“火系玄诀《朱雀于飞》?”慕月脱口,然后她的语气带了一丝无奈,“云歌,你可知道目前从玄灵域出来的一百多人中,有多少个学员选择了朱雀殿?”

“多少?”卿云歌有些好奇,“很少么?”

“岂止是很少?相当于没有。”慕月叹了一口气,“算上你和罗季宇,也不过五个人罢了。”

“不是吧,这么少?”卿云歌一愣,她还想着就算朱雀殿再怎么式微,一百多个人之中也至少要有十个人选择才对。

“所以你就可以知道,朱雀殿那部玄诀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修炼的。”慕月点了点头,“你到时候要做好失败的准备。”

“这我自然知晓。”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毕竟要想变强,就得先经历失败。”

“你能这样想最好。”慕月笑笑,“后天新生报到完毕之后,每个殿都会有两个名额接受灵河的灌顶,我倒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得到青龙殿那个名额,不过你肯定是能拿到朱雀殿的名额了。”

“灵河灌顶?”听到一个新的名词,卿云歌问道,“那是什么?”

“那是一个蕴含着极大能量的地方。”慕月显然已经从前几届进入四灵学院的慕家人口中得知了这件事,“灵河和玄灵域一样,每隔三年开启一次,每次开启的时候,四殿都会从这一届的学员之中挑出两个最优秀的,让他们去接受灵河的灌顶,我曾经听说过,有人在接受完灵河的灌顶之后,修为直接升了好几段,当然,这种人,几百年也见不到一个。但不管如何,灵河灌顶都对我们有着十分大的好处。”

“听起来不错。”卿云歌倒是又得到了一个惊喜,她想了想,说道,“我记得考核第一除了四殿人选之外,不是还有一个玄灵塔第九层的资格来着么?”

“放心吧,当然不会少了你这个。”慕月哑然失笑,“玄灵塔会在新生大比之后开启,那个时候你就能进去了。”

“我倒是不急。”卿云歌打了个哈欠说道,“反正四灵学院这么大的一个招牌,总不可能欺骗自己的学生才对。”

两人就对于四灵学院,仔细交谈了一番,然后卿云歌也从慕月口中得知了不少关于四灵学院的事情,见到夜已经很深了,她于是朝慕月到了别,这才慢悠悠地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新生的居住地很大,抵得上一个大家族的府邸,而且环境优美,楼阁长廊,香榭亭台,花草树木,鸟语风声,而且正值初秋,桂花的清香弥漫了整个学院,微风轻抚,花瓣如雨飘落,纷纷扬扬而下。

卿云歌走回自己的房间的时候,闻道的却不是清淡的桂花香,而是悠悠的冷梅香气,下一秒,熟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

诶?

她眨眨眼,再眨眨眼,然后才发现,她现在竟然在一个人的怀抱里,那人的一只手揽着她的腰,然后另一只手替她抚了抚被风吹乱的发丝,动作极为温柔。

靠!

“说了多少次不许占我便宜!”卿云歌一把推开眼前的人,咬牙切齿,“容世子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嗯,我知道。”容瑾淮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一眼,欣赏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所以我只授受,不亲。”

“你!”卿云歌被这一句话给噎住了,她万万没料到某人竟然如此无耻,竟然还用断句来曲解她的意思,她竟然还无法反驳,于是只能冷哼一声,“你怎么不叫容无耻?”

“哦?”容瑾淮听到这个名字,似乎轻轻笑了一下,“那么夫人是否要改名为卿流氓?”

“谁是你夫人!”卿云歌气急败坏地说完这句话后,才想到方才那句话的重点并不是这个,“你才是流氓!”

腹黑无耻流氓阴险!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看着她,故作沉思:“唔……我似乎记得,不久之前有人摸了我的脸,还……”

“停!”卿云歌知道他后面要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于是连忙喊停,那件事她确实是她有些流氓了,但是她睡得迷迷糊糊啊,于是瞪了某世子一眼,说道,“你如果不趁着我睡觉进我房间,我怎么会对你耍流氓?”

“都说半睡半醒的时候,身体下意识做的动作才是人心里一直想做的。”容瑾淮看了她一眼,然后笑吟吟道,“其实卿卿想对我耍流氓,随时都可以。”

“我不想!”卿云歌翻了个白眼,“我才不是你,天天调戏别人,后宫才那么多。”

一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感觉有些生气。

“说错了。”他凝视她许久,然后俯身,附在她耳边低声说,“我只调戏过你一个。”

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带着深深的眷恋之感,让人忍不住醉入其中。

这句话入耳的瞬间,卿云歌感觉她的耳朵有些发麻,然后捂着耳朵后退一步,怒声道:“你不要离我那么近。”

怪不得是《朱颜榜》第一呢,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都能撩动人心,可耻地她还脸红了。

“呵呵……”闻言,容瑾淮从善如流地站起身来,然后低笑出声,“卿卿你,是不是害羞了?”

“滚,没有的事!”卿云歌一口否定,她越过眼前的白衣男子,向着室内走去,“夜太深了,我要歇息了,容世子你该走了。”

孰料,在听到这句话后,容瑾淮挑了挑眉,慢悠悠地说道:“这次来得太匆忙,忘了告诉卿卿,我此来四灵学院,并非以学员的身份,所以没有住的地方。”

“那就去你刚才去的地方啊。”卿云歌头也不回地撂出这么一句话,然而就在她准备将屋子的门关上的时候,一把折扇卡在了门前,刚好把门给撑开,她诧异地抬起头,却看见她以为应该走了的人居然无耻地跟了上来。

容瑾淮手上拿着那把折扇,然后斜靠在门柱边,轻轻地道,声音带了一丝幽怨:“我就是被他赶出来了,才来投奔卿卿你的。”

与此同时,刚到四灵学院的君临忽然打了一个喷嚏,心想,谁居然敢在后面编排他?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结果因为这么一驻足,他差点被四灵学院的执法队给以不轨的名义逮捕了,为了不引起太大的动静,只好又用了一次破碎虚空,然后留下一脸懵呆的执法队,他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才揉了揉眼睛接着去其他地方巡逻去了。

然而这句话听到卿云歌耳中,却是——我被她赶出来了,才来投奔卿卿你的。

这句话中的她能是谁啊?

不就是某世子中的后宫一个吗?

这边,刚换了一个位置的君临突然又打了一个喷嚏,他摸了摸鼻子,嘟囔道:“奇了怪了,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在背后念叨我?”

说完这句话,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打了一个寒战:“不会是阿影已经知道我来了吧,完蛋了,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见她呢。”

嘀咕完后,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周围,确定已经很好地将自己的气息全部掩盖住了,才松了一口气,朝着玄灵湖的位置走去。

卿云歌并不知道自己口中的某世子的后宫,正是她先前和影溶月讨论的人皇大人,她毫不客气地说道:“她把你赶出来了,你换一个人啊,找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你后宫,我这里也不是收容所。”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眉头微微一蹙,然后有些不确定道:“卿卿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他方才哪句话有说错吗?

怎么眼前的人跟吃了火药一样。

“我什么都没误会。”卿云歌十分想将木门关上,然而奈何那把扇子像是玄铁铸造而成的一般,在她的大力之下,竟然纹丝不动,她只好瞪着白衣男子,示意他把扇子撤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目光太凶狠了,容瑾淮是把扇子给移开了,她松了一口气,准备将门关上,却发现眼前一花,门外的人在瞬间来到了门内,并且进来之后,还很体贴地帮她把门关上了。

见到这一幕,卿云歌额上的青筋跳了跳,然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容瑾淮,你够无耻!”

“说了我只对你无耻。”容瑾淮不紧不慢地走到桌子前坐下,只见他一挥手,一坛酒出现在了桌子上,然后朝着红裙少女招手,笑吟吟道,“来卿卿,今日我得了一坛好酒,你也来尝尝。”

谁想跟你喝酒啊!

卿云歌内心十分想骂人,但是她还是忍了下来,走上前去,做到了另一张凳子上,脸色阴沉,她倒要看看这个无耻的世子能在这里呆多久。

“别这么无情,这酒可是我刚才好不容易顺来的。”容瑾淮瞧见她一副冷冰冰地样子,有些无奈地说道,“这酒可是可以涨修为的好东西呢,卿卿你确定不喝?”

“涨修为?”听到这三个字后,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这才把目光放在了那坛酒上,还未开坛,她就已经能感受到那醇厚的酒香扑鼻,气息弥漫开来,她竟然感觉到她的经脉中玄力的流速开始加快了。

“谁给你的酒?”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坛好酒,但在听到那句——刚才好不容易顺来的时候,她内心忽然十分的不爽,于是不动声色地问道,“也是她?”

看不出来啊,容瑾淮这个后宫还挺厉害,不仅能把他都赶出来,还会酿酒,比她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啊。

然后,这个想法刚冒出来的时候,距离卿云歌十几里远的君临第三次打了一个喷嚏,打完之后,他差点没扭就走,咬牙切齿道:“就知道四灵学院这个地方跟我八字不合,今天是见了鬼了,老打喷嚏。”

容瑾淮同样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老友已经成了他自己的后宫,于是点点头:“嗯,不过他给我的时候有些肉疼,我只好强抢了。”

谁知,听到这句话后,面前的红裙少女忽然脱口:“你太过分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能抢人家姑娘的东西!”

“姑娘?”闻言,容瑾淮将这两个字轻轻地重复了一遍,然后眉头微蹙,像是仔细在思考着什么,良久,皱着的眉头才舒展开来,那双狭长的眸子浮起了一抹笑意,他慢悠悠道,“卿卿以为,我说的他是一个姑娘?”

“啊?”这回轮到卿云歌懵了,她茫然了一瞬,“不是吗?”

见到少女这个模样,容瑾淮眼中的笑意快要漫出来了,他觉得他此刻的心情是无比的愉悦,忍不住又调戏了一把:“难怪卿卿你今天对我如此冷漠,原来是吃醋了。”

卿云歌:“……?!”

见鬼的她吃醋!

从哪里看出她吃醋了?

她只是好奇好不好!

“我说过了,除了你,我不会再看别的女子一眼。”他眼中的神情温柔而缱绻,然后声音忽然低了下来,他轻声说,“容瑾淮只是卿云歌的容瑾淮,生生世世,死亦不休。”

生生世世,死亦不休。

这八个字,说尽了人世间所有的情话。

卿云歌的身子蓦然一震,这句话仿佛海面上掀起的一道道波浪,不断翻涌着,而她站在海面中央,随时都会被波浪所吞噬。

脑海中闪过几个破碎的画面,她似乎在很久之前,也听过这句话,而那个时候的她,是这么回答的。

“我亦如此。”

这么想着,也这么说了出来,只是一双玫瑰紫色的眸子,却有些失神。

然而卿云歌并没有看见,在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容瑾淮的眸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但很快就隐去了,他抬手握住红裙少女的肩膀,唤道:“卿卿?”

看不见的是,那只手上有着淡淡的金光在流转,然后顺着掌心融入到了少女体内,金光转瞬而过,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而在金光入体的瞬间,少女的眸子又重新恢复了清明。

“诶……”卿云歌晃了晃脑袋,感觉到了眩晕,“我们刚才说道哪里了?”

怎么感觉自己像是睡着了一般。

“说道……”容瑾淮眼中的担忧慢慢隐去,然后恢复了慵懒的神色,“说道我先前去哪里了。”

面上虽然平静,但暗中却握紧了手指。

不,现在还不行,她绝对不能想起上一世的记忆,如果这么早想起了,恐怕好不容易养了一世的神魂,又会经不住那股庞大的力量而破碎。

只好……他眸光微微沉了沉,只好暂时先压制住了。

但,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有着青璃的那一世,这一世的她并不会排斥他,反而会下意识的接近他,要不然,以她现在的性子,早就把他给赶出去了。

“哦。”卿云歌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而是点点头,“你刚才去哪儿了?”

面上不动声色,内心里却翻了个白眼,不就是去找自己的后宫去了吗,还能干什么。

“我去找人皇了。”容瑾淮淡淡地说道,“然后从他那里给你顺了坛可以涨修为的酒。”

“咳咳咳!”听到这个名字,卿云歌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好不容易才止住,她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你去找谁了?”

人皇?!

人皇不是消失好久了吗?容瑾淮怎么找到的?

而且,他居然是以平辈的叫法来称呼人皇,他到底什么身份?

想到这里,卿云歌才发现她一直忽略了一个事,那就是容瑾淮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轻易地就能从朱雀殿殿主手中拿到资格勋章,在玄灵域之中来无影去无踪,不受任何桎梏,甚至,和玄灵域的守域者似乎也有着很深的关系。

这些人可至少都是活了上百年的存在啊,他一个二十一岁的第一世子,怎么会和这些人这么熟?

难不成……这个人其实跟羽毛一样,也是一个千年老妖精?

与此同时,被自家剑主称为千年老妖精的剑灵忽然感觉自己的身子抖了抖,连带着灵体都有些虚化,他谨慎地看了一眼周围,发现七玄空间内的第二个生物九幽梦魇还在一旁趴着睡觉,于是摸着鼻子嘀咕一声:“谁又在念叨本灵了,不会是以前本灵活着的时候,哪个心悦本灵的小姑娘吧,哇咔咔咔……”

卿云歌并不知道自己成为了羽毛口中心悦他的小姑娘,若是知道了,一定会把自家剑灵给踹飞,她这个时候紧盯着面前的白衣男子,等待着他接下来的回答。

“嗯,是人皇。”容瑾淮点点头,见到红裙少女一副很不信的模样,又补充了一句,“人族的守护者人皇。”

他的神色很认真,不像是在骗人。

“好,姑且信了你的话。”卿云歌微微皱了皱眉,然后问出了自己方才一直在想的问题,“但是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会和人皇认识?”

而且,你和玄灵域的守域者,还有四灵学院的这些殿主院长,又是什么关系?

这句话她并没有问出来,只是在心里默默盘算着。

容瑾淮其实丝毫没打算隐藏他的身份,只不过若是他现在说出来他的身份,眼前的姑娘恐怕记忆又会松动,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他先是将桌子上那坛酒的盖子打开,然后浅声道:“我和人皇认识,是因为在我卧病那五年,他曾有幸在青龙国游历,顺手替我压制了一下病情,他难得和我志趣相投,所以才做了朋友。”

如果君临在这里听到这么一番话,一定会吐出一口老血,志趣相投个屁!他才不要和这个腹黑妖孽志趣相投。

“你生了什么病?”卿云歌点点头,觉得这个说法似乎有那么一点靠谱。

“不是什么大病。”容瑾淮看了她一眼,然后淡淡道,“也就是神魂差点破碎而已。”

这就话说得轻描淡写,仿佛只不过是喝了一杯茶,而不是生了一场大病。

“这还不是大病?”卿云歌又咳嗽了起来,咳完之后,才恶狠狠地看着他,“你要是神魂真的破碎了,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神魂破碎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死亡,那可是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不用去九幽之域报道了,直接归位混沌,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而面前这个人说,这不是什么大病,她真的是被气的要死。

“是啊,幸好,幸好我还在。”容瑾淮幽幽地说,“否则,我不在了,你该怎么办。”

上一次,他不在的后果,她用出了凤璃剑的最后一招,然后死了。

这一次,他就算死,也会陪在她的身边。

“得了吧,我又不是小孩子。”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翻了个白眼,然而内心却感觉到了一丝前所未有的安心,她毫不客气地伸出手来,“不是要请我喝酒吗,一起啊。”

涨修为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啊。

容瑾淮拿起两只杯子,然后逐个满上,递过去之前问了一句:“酒量如何?”

“千杯不倒。”卿云歌接过那杯酒,哼哼两声,然后一饮而尽。

笑话,她前世可是一个人能喝翻整个暗月联盟的,区区这么一坛酒,还不够她喝出味道。

“说大话。”容瑾淮轻声笑了笑,然后接着替她满上,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若是你喝醉了当怎样?”

“我怎么可能喝醉?”卿云歌像是为了表现自己不会喝醉,一杯一杯接着喝,喝完之后还给容瑾淮看了一眼干净的杯子,“这么淡的酒,我能喝几十坛。”

容瑾淮看着红裙少女白皙的脸颊之上已经浮起了浅浅的红晕,知晓这已经是醉了的征兆,他忽然间心情极好,然后说道:“这样,若是你喝醉了,答应我一件事情如何?”

“你说,什么事!”卿云歌感觉杯子太小,索性直接拎过酒坛,然后果断地说道,“反正我肯定不会喝醉。”

说完之后,她抱起整个酒坛,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喝完之后,依然觉得嘴里十分淡,不由地很是嫌弃:“开始闻着那么香,怎么喝起来这么淡,人皇酿的这是什么酒,一点都不好喝。”

如果君临知道自己被某个小丫头这样嫌弃他酿的酒,一定会气到昏厥,他这哪里是普通的酒,一杯兑了水的酒都可以让一个星阶的人直接蹦三段好吗?

容瑾淮看着面前眼生迷蒙的红裙少女,然后轻声说道:“卿卿,你喝醉了。”

他为了不让酒力太过庞大,专门还兑了水,看来就目前来说,还是有些过度了。

“我哪里醉了?”卿云歌微红着脸,只是感觉丹田有些发热,一吐一吸,极为精纯的玄力顺着经脉流向幻阶八段的壁垒,然后只听“轰——”的一声,浩浩荡荡的玄力直接冲破了这道壁垒,瞬间从幻阶七段巅峰蹦到了幻阶八段。

但是人皇酿的酒,纵然兑了水,效果依然十分明显。

只是喝了这么一坛,卿云歌的修为就直接达到了幻阶九段初期,而身上浮起的黄色光芒也越来越深,已经隐隐有了晶莹的绿色。

这次突破并没有让她感受到疼痛,反而极为舒爽,她甩了甩头,感觉有些眩晕,然后嘀咕道:“我没喝醉,肯定没喝醉。”

然而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的身子忽然一斜,直直地向着地上倒去,自己却还依旧不为外物所知。

容瑾淮看着倒在怀里的红裙少女,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竟然还敢说自己千杯不醉,这一坛酒估计就得醉倒明天早上,真是不让人省心。

白衣男子缓缓起身,怀抱着少女走向桌子旁的床榻,然后俯身将她放在了上面,替她轻轻压好被角。

他看着那张绝美的容颜,目光温柔而缱绻,像是看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睡吧,卿卿。”他抚上她的脸,低声说,“这一次,我不会走了。”

一夜好梦。

……

第二天,卿云歌感觉自己又睡了一个好觉,她心情愉悦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打了个哈欠,才准备下床找点吃的。

然而还没等她下床,她就看见了一张近在咫尺的熟悉俊颜,俊颜的主人也像是睡着了,睡姿安静而优雅,长长的睫毛仿佛蝴蝶薄翼一般,轻轻地拍打过她的眼帘。

卿云歌震惊了,她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发现还好端端地穿在身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靠!

容瑾淮这个人怎么会躺在她的床上?

她居然和他同床共枕了一夜?

她的清白,她的清誉啊!

想到这里,卿云歌咬牙切齿,想着一拳挥到他脸上去,当然,这么想,她也这么做了。

然而,就在她的拳头离那张颠倒众生的脸还有一寸的时候,她的手腕被另一只手握住了,那只手的指尖莹白,手指修长,骨骼分明,仿佛一块上好的美玉,等着人去雕琢。

下一秒,手的主人开口了,声音是睡醒之后的慵懒,带着微微的沙哑,听起来竟然意外的性感:“卿卿,你这又是想对我耍流氓?”

“滚!”卿云歌被这句话气得不行,“明明是你睡了我的床好不好?”

这到底是谁对谁耍流氓啊!

“哦?”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才睁开眼,他看了一眼周围,沉思了一会儿,才慢慢道,“没事,我会对你负责。”

“谁要你负责!”卿云歌气急败坏,她一把甩开他的手,然后跳下来床,牙缝里蹦出一句话,“我今天就去换一个屋子,你自己睡这里好了。”

不得不说,容瑾淮真的是她的克星啊。

第一次见面,他就把她给抱了。

第二次见面,就叫上夫人了。

这次,竟然直接睡到一起了,下次是不是要进洞房了?

“卿卿你果然忘记了你先前答应我的事情。”容瑾淮慢悠悠地起身,“你说你若是醉了,就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醉了?”卿云歌听到这句话,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可能啊,她这么好的酒量怎么可能会醉?

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天的事情,然后她的脸一下子黑了,自己好像真的喝完那坛酒之后,就没意识了。

然后貌似喝之前,她还和容瑾淮打了一个赌,若是她喝醉了,就答应他一件事。

虽然不想承认自己醉了,她还是问道:“我答应你什么了?”

眼皮不自主地跳了跳,怎么总感觉她答应的不是一件好事呢。

“你抱着我,不让我走,然后说……”见到听完这句话之后,红裙少女的脸一下子僵了,容瑾淮顿了顿,才续道,“然后说要做我的世子妃,还让我天天陪你睡觉,然后我就同意了。”

“不可能!”闻言,卿云歌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她承认是有些沉迷某世子的美色,但以她的自制力和把控力,就算是醉了也不会说出这句话,这个腹黑的家伙一定是在诓她。

咬了咬牙,再度问道:“你说真话!”

“我怎么可能骗你?”容瑾淮的声音不紧不慢,染上了一丝笑,“你还说了,你心悦我好久了,想跟我一直在一起。”

卿云歌直接僵住了,看着他一脸认真,说的煞有其事,让她心里一阵发虚,不会……她真的说了这些话吧?不应该啊!

且先不说她对他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就算是有,以她的性格肯定死憋在心里,怎么可能说出来?

见到红裙少女一脸纠结的模样,容瑾淮轻笑出声,声音浅浅:“这些事情都是我编的。”

“容瑾淮!”闻言,卿云歌怒不可遏,“你居然又阴我!”

见鬼的她居然还在认真地考虑这些话是不是真的是她说的。

“不过卿卿,有一点我可没说错。”他依旧笑着,“你可是要答应我一件事情的。”

一点都不想答应!

卿云歌忍了忍,然后还是咬牙说道:“你说,什么事情?”

容瑾淮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十五天之后,随我前往烈焰山脉。”

十五天后?

卿云歌一愣,那不正是新生比试的时候吗?

为什么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出去?

“我没办法跟你去。”她没好气地说道,“我还要参加新生比试,跟人家约好了要再打一场。”

“你说罗季宇?”容瑾淮依旧悠闲,“你放心,你目前还打不过他。”

“谁说我……”卿云歌刚想说她前几天明明打过了罗季宇,然后仔细一想她是因为临时灌顶才打过的,于是抽了抽嘴角,“那我就更不能出去了,我得好好修炼,抓紧时间提升修为。”

“放心,就是因为要帮你提升实力才要去烈焰山脉。”容瑾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烈焰山脉是火元素最为密集的地方,对你的修炼有着十分大的帮助。”

“我要去那里修炼?”卿云歌怔了怔,然后有些诧异,“可是我没有火系玄力,也能去烈焰山脉么?”

“可以。”容瑾淮点了点头,“你既然能施展出火系玄诀,那么烈焰山脉对你来说是一个很适合修炼的地方。”

“哦……”想了想,卿云歌说道,“不过烈焰山脉在卡撒大陆,我们去难道不会遭受到兽人的袭击?”

她可是知道,兽族和人族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如若不是四灵守护兽当年遗留下来的一道天堑挡住了兽族魔阶修为以上的高手,人族早就覆灭了。

“烈焰山脉也不是什么兽族都能靠近的地方。”容瑾淮淡淡地说道,“能毫发无损地靠近烈焰山脉的,除了极致之火玄力的拥有者,就只有兽族的三大王族了,所以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好,我跟你去。”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痛快地点了点头,反正新生大比也不是强制性参加,她也向来不在意那些虚名,对她来说,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提升实力。

想了想,她有些疑惑道:“那么你也拥有极致之火玄力?”

“并不是。”容瑾淮摇了摇头,“我曾经机缘巧合之下得到过一枚赤灵暖玉,所以可以接近烈焰山脉。”

“原来如此。”卿云歌了然,说了这么一阵,她感觉自己的肚子有些饿了,然后说道,“你饿不饿,我们去吃点东西?”

“正有此意。”容瑾淮起身,阳光透过半开的窗户,落在他的侧脸,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辉,弧度温润而美好。

真的是妖孽啊。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默默地诽谤一句,然后正准备拉开门出去,却听见门外传来一句清亮的声音。

“云歌师妹可是在此?”那声音道,“白陌尘前来拜访,想请云歌师妹小酌一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