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你的桃花?不,是你的桃花。/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动作一顿,然后突然就不想打开门了。

其一是因为她并不想见这个不请自来的白陌尘,其二是……她瞟了一眼旁边的某腹黑世子,要是让人家知道她屋子里住着一个男的,她真的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已经自动把她和容瑾淮同床共枕的事情给忽略了,谁还没有个酒后乱性呢?何况她并没有乱性,只是躺在一张床上而已,还是可以自我拯救一下的。

“白陌尘?”容瑾淮显然也听见了那个声音,他偏过头来,挑眉看着卿云歌,然后问道,“你的新桃花?”

“什么新桃花?谁像你啊。”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没好气地说道,“这是仇敌,仇敌,估计今儿个上门是来找我算账,我可不想看见这个白陌尘。”

“所以……”容瑾淮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然后又看了一眼窗户,提议道,“跳窗子如何?”

“好主意啊!”闻言,卿云歌眼睛一亮,接着脚步一转,朝着窗户的方向走去,她推开窗子后,桂花的香气随着清风幽幽散开,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才从窗子边翻了过去。

屋子的后面是一片花草,踩在上面,脚下是一片柔软,鼻翼间萦绕着淡淡的幽香,清风拂面而过。

“比我上次来倒是好了很多。”容瑾淮也从屋子里出来了,他看着眼前的一株花,淡淡道,“为了能让学员的修炼速度更快,这里竟然还种了不少幻海花。”

听到幻海花这三个字,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四灵学院不愧是人族第一学院,手笔也十分的大。

幻海花是一种可以炼丹的药材,有着让人修炼速度更快的效果,虽然一株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但放眼望去,整个新生居住地,种了不下数万株,而这数万株幻海花,不啻于一座中级的修炼灵阵。

“走,趁着门口那家伙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从后面绕过去刚刚好。”卿云歌感受了一下因为幻海花而加速流动的玄力,这才回过头来,对着一旁的容瑾淮说道。

“嗯。”闻言,容瑾淮点了点头,然后从善如流地跟在了红裙少女的后面。

两人成功地避开了前来的新桃花,出了新生居住地。

而这一边,两人口中的某新桃花白陌尘看着紧闭地屋子,眉头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方才明明听见里面有人在走动,而且似乎还不止一个,但为何在他说完那句话之后,屋子里就彻底地安静了下来?

“云歌师妹?”白陌尘依旧皱着眉头,他再度开口,“师妹可是在里面?我能否进来?”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回应声。

由于今天又有一些学员从玄灵域中出来,新生居住地新来了一批人,他们在经过这里的时候,都不由地驻足观看,然后自然而然地看到了白衣的年轻人正在扣门。

有人探过头来,好奇道:“咦,那是不是白虎殿的师兄?”

“好像是啊。”另一个学员也看了一眼,然后哀叹一声,“当真可惜了,我在玄灵域之中只击杀了一个兽灵,还这么晚才出来,四个殿一个都看不上我,就连朱雀殿我也进不去。”

“你就别哀声叹气了。”又有人无语道,“就凭你我的资质,能进入四灵学院已经很不错了,还想着进入四殿?你没看见这个人胸口上的印记,分明就是白虎殿殿主的亲传弟子,我们连白虎殿的普通弟子都无法匹敌,更不用说殿主的亲传弟子了。”

先前的一人吃惊道:“啊,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啊?”

“哼,不怕告诉你,我哥哥就在四灵学院中,而且他还是玄武殿的。”那人忽然得意起来,“虽然不是玄武殿殿主的亲传弟子,但也是玄武殿的核心弟子了,这些事都是他给我讲的。”

此话一出,这群新生顿时骚动起来,有人立马谄媚道:“这位兄台,小弟不才,以后还要请兄台多多照拂。”

那人极为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得意洋洋道:“好说好说。”

然而,在一群附和声中,却有一道疑惑的声音插了进来:“可是这位白虎殿的师兄在这里是做什么,这里不是新生居住地吗?”

“师兄的事情,你也敢多问?”那人被打断后,不由地有些生气,冷哼一声,“凭着白虎殿殿主亲传弟子的身份,人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一个小小的新生多嘴什么。”

听到这句话,开口的瑟缩了一下脖子,不敢说话了,心里却在暗骂,明明自己也是一个新生,仗着自己的兄长在玄武殿,就这么耀武扬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一批新生驻足着,都好奇地想要看看白衣的年轻人到底要做什么,直到他忽然回过头来,目光冰冷地望着他们,他们被这恐怖的视线吓了一跳,这才打了一个哆嗦,立马争先恐后地走开了。

边走还能听到有人在训斥:“说了不要好奇师兄师姐的事情,他们一根指头都能碾死我们,以后在学院里有点眼色,要不然到时候小命怎么玩完的都不知道。”

白陌尘见到那群学员走远之后,这才回过头来,依旧紧紧地盯着紧闭着的门,第三次开口了:“云歌师妹,在下白陌尘,前来拜访师妹。”

依旧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回答。

三次询问过后,白陌尘终于确定里面没有人了,他神色倏地变冷,也不顾自己不能闯其他人的闺阁,直接伸出手,手掌处凝聚了玄力,然后把门锁给震断了。

只听“啪嗒——”一声,是门锁掉落的声音,他将门推开,然后走了进去。

目光所到之处,白陌尘甚至还看到了没有叠好的被子,然后在看到床榻的时候,他的眸光骤然一沉,从床褥上的痕迹可以看出,昨晚这里睡着的应该是两个人,而且睡在外侧的那个人还是个男子。

这个想法在脑海中渐渐成形的时候,他的脸已经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了,瞳底有着墨云在缓缓凝聚,可见此刻的心情该有多差。

这时,一阵风吹了进来,刚好把开着的窗子给吹合上了,听到“吱呀——”一声响,白陌尘这才注意到了窗户,他缓步走上前去,发现窗户处落了几个脚印,可以证明,屋子里的人是从窗户这里溜出去的。

看到这一幕,白陌尘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双眸中的神情十分阴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忽然,他感受到了身上的传讯灵石正在发热,拿出来一看后,发现正是他的师傅元雷传来的讯息,上面只有一句话——尘儿,速来玄灵湖边,为师有要事要同你商榷。

看完之后,白陌尘将传讯灵石重新收起,心中一时间有些疑惑,以他师傅的性子,向来不会说出这句话的,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有多么重要,是要马上就去。

至于卿云歌……想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眸光沉了沉,竟然还敢躲他?等到日后,他一定要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尝尝他的厉害。

白陌尘冷哼一声,从这间屋子里走了出去,然后依照元雷的吩咐,动身前往玄灵湖,果不其然,在玄灵湖边,他看见他的师傅正负手站在那里,想来是等他许久了。

“拜见师傅。”他上前一步,恭敬地弯了弯身,行完礼后才问道,“不知道师傅请弟子前来,所谓何事?”

看着这个让自己十分骄傲自豪的弟子,元雷冷冰冰的脸庞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欣慰道:“尘儿,可是最近又有突破?”

“师傅果然慧眼如珠。”白陌尘笑了笑,然后回答,“徒儿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魂阶九段,只消一步,便可突破冥阶,想必再进一次玄灵塔,就足够了。”

听到这句话,元雷老怀欣慰,哈哈大笑:“不错啊不错,不愧是我的亲传弟子,这么年轻修为就已经这么高,快抵得上十几年前那个学员了。”

“十几年前的那个学员?”闻言,白陌尘的眸中露出一丝疑惑。

许是因为心情十分好的缘故,元雷难得开始讲起了旧事:“十几年前,有一个叫卿风琊的学员,他不过二十二岁,就已经是冥阶一段,此等修炼速度,可是打破了四灵学院的修炼速度啊。”

卿风琊?姓卿……一想到这个姓,白陌尘的眸光沉了下来。

元雷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得意弟子的异常,反而唏嘘一声:“但可惜的是天妒英才,这个卿风琊,二十五岁的时候战死沙场,唉,真的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好苗子,若是他还活着,现在估计都已经快达到魔阶了吧,快要比得上我们这些活了几百年的老家伙了。”

闻言,白陌尘不由微微一惊,脱口问道:“为何会战死沙场?”

“他不是中州界的人,是四洲界哪个国家来着,我已经记不清了。”元雷说道,“国家有难,所以他被派出去了,可惜命不好啊。”

言语之间,有着深深的扼腕之情。

白陌尘的眉头皱了皱,他并没有听说过卿风琊这个人,甚至在白家的时候,也没有听家族之中的长辈提起过,看来只是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人罢了,不值得他去关心。

不过……这卿风琊和卿云歌之间有没有关系还待定,四灵学院向来不关心学生的背景,如果他想知道的话,就得动用家族的力量去找线索了。

“对了,尘儿。”元雷叹完气之后,又说道,“为师找你来,是想要你做一件事。”

这句话让白陌尘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他定了定神,然后恭敬道:“师傅请讲,徒儿必当竭尽全力。”

“这一次的四殿之比,你要上场。”元雷淡淡地说道,“而且为师要你,让朱雀殿的人都进不了决赛,并且……”

说道这里,白虎殿殿主的话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在四殿之比上,杀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娃。”

闻言,白陌尘微微一惊,脱口:“师傅?”

“不必多问,为师知道你很看好那个女娃娃,还想把她拉到咱们白虎殿来。”元雷挥手止住白衣年轻人即将说出的话,冷冷地说道,“但是那个女娃娃冥顽不灵,而且嚣张狂妄,进了朱雀殿之后,必会帮明焰那个女人对付我们白虎殿,如此一来,应该尽快扼杀在萌芽之中。”

说完之后,元雷的瞳底渐渐地被冰冷所占据,他一想起那日那个红裙少女不屑的表情,就恨不得亲手击毙了她!

身为地位至高无上的四殿殿主之一,何时被一个黄毛丫头这般嘲讽过?

他咽不下这口气!

更何况,这女娃娃现在和明焰那个疯女人是一伙,他就更得下手了。

“可是师傅,规则规定了同窗之间是不能暗下杀手的。”白陌尘惊过之后,心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先前他因为负责考场的秩序,没能第一时间去往传送阵等待第一个传送出来的学员,后来得知第一个出来的竟然是那日他遇到的那个红裙少女,这件事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瞬间让他的心情是极为的复杂。

于是他找到师傅询问此事,师傅却为此大发雷霆,他这才知道那日这个红裙少女从玄灵域之中出来的时候,被师傅和其他两位殿主认定了是作弊,因为以她的实力,不可能那么早出来,于是要将她的成绩作废。

听到这件事的时候,白陌尘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师傅也是不小的人了,怎么能随随便便污蔑别人作弊?

果不其然,人家根本没作弊,反而三殿将这个少女得罪的死死的,最后让人家选择了朱雀殿,而且,三殿不仅连第一没得到,第二也没能得到,第一第二通通送给了朱雀殿,这还真的是陪了夫人又折兵。

“这点你不必担心,现在院长大人已经不怎么管事,这种比试,都是由我们几个殿主和副殿主来管的。”元雷看了白陌尘一眼,然后打消了他的疑虑,“我们只要有一半多的人认定是意外,那么就没什么事。”

听到这句话,白陌尘的嘴唇蠕动了一下,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他知道他师傅的性子,很是顽固,想要改变,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只能默默点了点头。

“尘儿,你是四灵学院这一百年来最出色的学员,为师对你寄予厚望。”元雷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道,“待到为师故去,这白虎殿殿主的位子,就留给你了。”

“师傅这话说的。”白陌尘不动声色道,“以您的修为,活上一千年肯定不成问题。”

闻言,元雷摇了摇头,他背负双手,望着面前这面湖泊,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开口:“尘儿,你可知这玄灵湖里面,究竟有什么?”

白陌尘顺着元雷的目光看去,然后摇了摇头道:“弟子不知。”

“这玄灵湖啊……”元雷低下了身子伸出手在湖里舀起了一些水,水在阳光下闪着淡淡的萤光,他看着掌心中的水,诡秘地笑了起来,“是由四灵学院无数学员和导师的神魂组成的,换句话来说,这里面,埋葬着无数人的尸体。”

闻言,白陌尘悚然一惊,他猛地看向白虎殿殿主,目光带着探究。

“而这一次四殿之比后……”元雷像是没有感受到自家弟子的目光,他将掌心中的水慢慢地又倒回了湖中,却连一点涟漪都没有溅起,“这里的水,又要多一些了。”

……

“话说,我们去哪里吃比较好?”卿云歌看了看周围,然后思索道,“去学院的食楼吗?”

四灵学院一共有七个食楼,算得上是数量极多了,而之所以有七个,是对应着除了死神一族和亡灵一族之外的七个种族,传言这七个食楼,分别请来了各个种族的人来当掌勺,如果你想体验一下羽族或者水族的食物,在这里都能吃到正宗的。

“未到开学的时候,学院的食楼是不开的。”容瑾淮慢悠悠道,“卿卿若想吃东西,只能去外面了。”

“不开?”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有些失望,她还真的想看看其他种族都吃什么呢。

“别愁眉苦脸的,带你到玄灵城去逛逛吧。”容瑾淮打着扇子,笑道,“玄灵城是中州界第一大中心城市,炼药师公会的总部也在那里,还有梦家、叶家和楚家三个玄法世家。”

卿云歌心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愁眉苦脸了,她哼哼两声:“好啊,不过这顿饭,你负责请。”

“这是自然。”容瑾淮轻轻一笑,“毕竟我还要对你负责,一顿饭我当然是要管的。”

“打住,我没让你负责。”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一噎,然后耸耸肩,说道,“反正只是在一张床上睡了一晚而已,又没干别的事,哪来的责任要负。”

“嗯?”容瑾淮回过头来,若有所思道,“卿卿似乎有些遗憾,我们没有干别的事情,那不如今晚就你躺……”

“你闭嘴!”卿云歌知道他后面两个字要说的是什么,一把捂住他的嘴,然后瞪了他一眼,“你不许再提那四个字,否则我们的友谊到此为止了。”

“友谊到此为止了?”闻言,容瑾淮望着她,似笑非笑道,“看来卿卿也知道,我们之间并不是友谊,而是男女之情。”

卿云歌:“……”

行吧,她说不过他,说不过不理还不行吗?

吃饭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对付这个腹黑的世子。

玄灵城距离四灵学院并没有多远,两人走了一会儿便到了城门口,城门口站着数十个守城的骑士,卿云歌瞟了一眼,发现这几个守城的骑士竟然都是黄金骑士,心下倒是对中州界有了新的看法。

在出示了四灵学院的学员证明之后,守城的骑士才让他们进去了,玄灵城的守卫十分严格,无名人士根本不得踏入城中半步。

收起了学员证明之后,卿云歌看了一旁神态自若的容瑾淮,然后有些诧异:“为什么你不用验明身份就可以进来?”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慢悠悠道:“这混沌大陆,应该还没有不认识我的人。”

卿云歌:“……”

所以是刷脸进来的吗!

好一个看脸的时代!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朱颜榜》第一谁会不认识,这张颠倒众生的脸任谁见了,都不会再忘记。

玄灵城不愧是中州界第一大城市,卿云歌散发出神识感受了一下,发现玄灵城是朱雀国皇城的几十倍之大,而且这里的人修为普遍都要高上一层,魂阶修为随处可见,不像朱雀国,一个魂阶都能独霸一方了。

“中州界的人是看不上四洲界的人的。”容瑾淮淡淡地说道,“就像十大玄法世家看不上世俗皇朝一样,但人皇当年定下了一个规矩,那就是中州界的人不可以插手四洲界的事情,否则要遭受到天道的惩罚。”

“人皇什么修为,可以命令天道?”卿云歌很敏锐地捕捉到了这句话的重点。

她知道九大守护者的修为都高到了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步,可是要能和天道相抗衡……恐怕还是不可能吧。

“他哪里能命令什么天道。”闻言,容瑾淮懒懒地答道,“说是天道的惩罚,其实是他自己惩罚别人。”

“原来如此。”卿云歌点了点头,心想,看来这个人皇也是一个性情中人,谁要是违反了这条规定,估计就会被一个雷给砸醒。

几番交谈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座酒楼,然后点了几个菜,以最快地速度解决,然后准备好好地将玄灵城转上一转,虽然以玄灵城的占地面积,不吃不喝不睡地转上十天也转不完,不过既然来了,也姑且逛一逛。

“今日赶巧,碰上了一场拍卖会。”就在卿云歌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要去什么地方的时候,容瑾淮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张黑色的请柬,上面孩写着两个烫金大字,“吃完饭后可以去瞧一瞧。”

听到有拍卖会,卿云歌倒是来了兴趣,她看了一眼那张请柬,然后诧异地问道:“一张可以带两个人进去吗?”

一般来说,拍卖会这种地方,一张请柬只能允许一个人进入。

“不能。”不出意料,得到了这样一个回答。

卿云歌抽了抽嘴角,然后指着自己,说道:“那我怎么办?”

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去拍卖会逛过呢,她倒是想看看都会拍卖一些什么东西,说不定碰到合适的可以自己买回来。

闻言,容瑾淮故作疑惑地挑了挑眉,道:“卿卿也想去?”

“废话。”卿云歌默默咬牙,说好的带她瞧一瞧呢,居然想变卦!

“但是我手上只有一张请柬。”他摊摊手,有些为难,沉吟了半晌,才说道,“既然卿卿想去,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转忧为喜:“什么办法?”

“每一个被邀请的人可以免费带一个自己的亲人。”容瑾淮笑意盈盈,墨眸中浮起点点繁星,“卿卿不如假扮成我的夫人,那么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去了。”

假扮他的夫人?

靠,这叫什么办法!

卿云歌额上的青筋跳了跳,她努力地忍住自己想打人的心情,然后说道:“为什么不能假扮你妹妹?”

“我没有妹妹,整个混沌大陆的人都知道。”闻言,容瑾淮狭长的凤眸微挑,口吻带着一丝玩味,“我要是带个妹妹进去,他们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就会把你轰出来。”

“那你没有夫人,他们也都知道。”卿云歌瞪着她,说得好像他有夫人一样。

“嗯。”他懒懒地答,“这不是近来刚有的,他们总不可能连我的亲事都要插一手。”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内心一阵的憋气,她一边想去拍卖会,但一边又不想自己占便宜,翻来覆去都不知道自己改怎么抉择,于是一脸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她纠结万分的时候,那道清雅的声音又开口了:“对了卿卿,忘了告诉你,拍卖会是可以戴面具去的。”

戴面具?

听到这三个词,卿云歌眨了眨眼,这倒是个不错的消息,如果她戴着面具,就算她假扮了容瑾淮的夫人,也不会有人知道她到底是谁,左右是损了他的清誉,她也没什么损失,那么假扮一下他的夫人也无妨,

“好,成交。”她很痛快地点了点头,“你带我进拍卖会,我假扮你夫人。”

闻言,白衣男子的眸中快速闪过了一丝什么,他挑了挑眉:“那就还请夫人紧跟着为夫了。”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内心不禁掩面而泣,算了,自己答应的事情,总不能现在否决,来打自己的脸,等到参加完拍卖会,再说不迟。

拍卖会所在的场地距离他们吃饭的酒楼还有好一段路程,所以等到他们到的时候,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卿云歌带着面具跟在容瑾淮后面,很好地把自己的表情和容颜都掩饰住了,看到他出示了一下黑色的请柬,然后在得到允肯之后,拉着她走了进去。

会场很大,分了上下两层,上层是雅间,下层是大厅。

容瑾淮拉着卿云歌直接上了二楼,然后走到一个雅间里,做了进去,立马有侍女送来了茶果点心,送完之后,她们候在一旁,等着接下来的吩咐。

卿云歌望了一眼下面的大厅,看到高台之下坐了不少人,而且有数十个还是穿着四灵学院的院服进来的,那么可以确定,一楼大厅里来参加拍卖的人要比二楼雅间里的人身份要低下的多。

不过容瑾淮毕竟是第一世子,他的名声传遍了整个混沌大陆,能坐在二楼也并不出奇,可是,先前他不是说中州界的人看不上四洲界的人么?怎么会对青龙国的世子另眼相待?

难不成……又是因为脸?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卿云歌在心里默默地忘了一回天,看来长得好看,也是有很大的优势啊。

“本次拍卖会的第一件物品,是一个中品天灵器。”这时,一楼大厅里,高台上的拍卖师开始说话了,“名为焰灵鬼刀,乃是火属性的兵器,并且可以极大提高使用者火玄力的精纯程度。”

这句话刚刚落地,大厅里的骚动顿时停了下来,紧接着响起了窃窃私语之声,应该是在互相探讨这件兵器到底如何。

卿云歌倒是对这把名为焰灵鬼刀的中品天灵器没有什么兴趣,反正她有着极致之火,日后待到赤色剑魂归位,觉醒的火玄力也必然是极致之火玄力,这兵器的一点加成对她来说没什么用。

何况,她有着凤璃剑这等混沌灵器的兵器,纵然凤璃剑现在只是上品地灵器,可威力也要比普通的天灵器要高得多。

于是她撑着肘,百无聊赖地等待着焰灵鬼刀的起拍价,也好看看这个品阶的兵器价位是什么层次。

“拍卖价——”拍卖师看了一眼手中的册子,然后高声喊道,“三千晶石起拍。”

听到这个价格的卿云歌:“……!”

靠!

这里拍卖用的货币竟然是晶石?

有没有搞错!

她一张存着一百多万金币的紫晶卡在这场拍卖会前岂不是就是一张废卡?

容瑾淮注意到了卿云歌的不正常,然后解释了一句:“金币和晶石之间的汇率在一比一万,一颗晶石是一万金币。”

卿云歌忽然发现自己是个穷光蛋。

想着自己有了一百多万金币,已经算是个小富的人了,然而谁知,手中的金币换成晶石,她也才一百多块,然后这第一件拍卖物起拍价就三千晶石,她连人家的零头都不够付。

一个中品天灵器居然这么贵?那么按照价格递加法则来算,后面要拍卖的东西岂不是更贵?

她把自己掏空了也不过就是一百多块晶石,这还是她坑来的钱。

扶了扶额,卿云歌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当初坑兰停云的时候没坑他晶石了,怪不得她一开口十万金币,人家连眼睛都不眨就给她了,现在明白了,金币在人家兰家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十个晶石而已!

“三千一百!”这时,一楼大厅已经有人开始喊价了。

“我出三千五!”

“老夫出四千。”又有人举牌。

一声声高呼,价格在不断的上涨,最终停在了六千五百晶石的价格上。

拍卖师高举着银色的小锤,然后说道:“六千五百晶石一次,六千五百晶石两次,六千五百晶石三次……成交!”

成交两个字刚出口,立马有着侍女将第一件物品焰灵鬼刀送到了出价六千五百晶石的人的手上,然后开始了第二件拍卖。

果然不出所料,第二件的物品低价便是七千晶石,比焰灵鬼刀的成交价还高。

“容世子,打个商量。”这边,卿云歌看着一楼大厅,纠结了半天,准备向一旁的人求救,她压低声音道,“我和你借点钱行不行,日后一定还你。”

闻言,容瑾淮挑了挑眉,倒是有些意外:“借钱?”

“我想买点东西,可是我没有晶石。”卿云歌抽了抽嘴角,“你先借我一些,等我以后有钱了就还你。”

真的是万万没想到,这一世的自己居然成了个穷光蛋!

“晶石我倒是有,也可以借你。”容瑾淮勾了勾唇,似笑非笑道,“可你日后若还不起,当怎样?”

还不起?卿云歌蹙了蹙眉,这还倒真是个问题。

然而不待她回答,容瑾淮又开口了:“如果你还不起,就以身抵债吧。”

“你放心,我一定能还起。”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脸一下子黑了,她咬牙切齿,“我砸锅卖铁也给你还清了。”

真的是什么时候都不放弃让她以身相许。

大不了她去卖丹药把这些晶石赚回来,羽毛不是说她练得一颗丹药价值上百万金币吗?到时候多炼一些,左右以她现在的精神境界,地品级别的丹纹灵丹,她还是手到擒来,一炉就可以炼制一百颗。

闻言,容瑾淮撑着肘,低低地笑了:“你看一会儿有什么想要的,直接拍下就好。”

“多谢容世子了。”卿云歌点了点头,然后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一楼大厅的拍卖会上。

“哼,没钱就不要来什么拍卖会。”孰料,方才两人的这番对话被旁边的一个人给听见了,那人嘲讽地一笑,“穷人还来什么拍卖会,丢人现眼。”

卿云歌顺着这道声音的来源看去,便见隔壁的雅间里坐着一个身穿粉色凤尾裙的女子,正透过幕帘,看着他们这边。

二楼虽说是雅间,可并不是用墙隔开的,而是用帘子和流苏,自然而然,隔壁也能听见他们说话。

虽然有些无语这个粉衣女子闲得无聊还听别人讲话,她还是多看了一眼那个粉衣女子,然后在猜测女子的身份,能坐在二楼雅间的,非富即贵,到不知此女子究竟是什么身份?

与此同时,粉衣女子也在打量着面前这个红裙少女,她在看到这个少女脸上的面具的时候,心里不屑地哼了一声。

凡是有能力坐在二楼雅间的,都是为了展示自己的权力和财力,所以不会戴什么面具。

那么看来,这个少女可能只是走了什么运气,或者是靠着什么贵人相助,才能到二楼来,怪不得还借钱,确实是个穷光蛋。

容瑾淮并没有转过去,而是声音淡淡地在给卿云歌介绍:“那是楚家的小姐楚菲菲。”

楚菲菲和容瑾淮一样,都没有戴面具,再加上背后有着楚家,所以很容易就能被认出来。

然而,有一点不一样的是,容瑾淮选择二楼,是因为这里安静,但这份安静却被楚菲菲给打破了,所以好看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卿云歌“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然后就懒得理一旁的楚菲菲,而是接着看拍卖会。

言语之争,她向来懒得计较,除非某些人不知好歹得寸进尺,她希望,这个楚家的小姐,可真的不要是某些人。

但是,事情总是不会跟心里期望的一样,反而是大相径庭。

“本小姐和你说话呢,那个戴面具的女的。”这边,看见自己居然被一个穷光蛋的少女给忽视了,楚菲菲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掀开帘子,然后指着眼前的人,娇喝出声,“你不是想要借钱吗?本小姐可以借你,只要你把你的夫君借本小姐玩两天,你想要什么东西本小姐都可以直接送你。”

------题外话------

容瑾淮:你看你又招来了一只桃花。

卿云歌:说的好像你没又招来一个?

众:且先算算,你们两个到底谁的桃花比较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