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世子说:别这样玩,太危险/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直接笑出了声,她笑得连双肩都剧烈地颤抖起来,然后一边笑,一边朝着坐在那里的容瑾淮搭话:“听见没有,人家想借你玩两天呢。”

然而心里却有一些疑惑,按理说楚菲菲应该认识容瑾淮啊,但如果认识,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而且楚菲菲可是楚家的小姐,这么一个举动怎么像当街强抢民男?

楚菲菲傲然地站在那里,并不知道卿云歌在想些什么。

她确实不认识眼前这一对男女,只是能看见这个白衣男子长得十分俊美,比她前几日买回来的一个奴隶还要漂亮的多,当即就看上了眼。

想必这个戴面具的少女肯定背景没她大,那么且瞧着他们先前的动作,应该是夫妻无疑了,不过夫妻又如何?她看上的男人,一定要抢回去。

想到这里,楚菲菲的眼眸开始在容瑾淮的身上开始打量着,越看越满意。

宽肩窄腰,身材颀长,这张脸长得又那么好看,到时候伺候起她来肯定会让她舒服的不得了。

如果卿云歌知道楚菲菲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事,一定会让她自求多福。

当着第一世子的面已经开始想着鱼水之欢,当真勇气可嘉。

不过……这个楚菲菲貌似真的不认识容瑾淮啊,瞧瞧着如狼似虎的眼神,都恨不得把眼前的人吞下去。

卿云歌戏谑地看着这一幕,想知道容瑾淮回如何回答这一朵新桃花的问题,反正人家楚小姐想借的是他。

然而容瑾淮的神色依旧淡淡,连楚菲菲这个人都像是没有看见,只是尾音微微上扬:“不好意思,我家夫人管的严。”

这一句话,让楚菲菲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她这才又重新打量着坐在另一旁的红裙少女,越打量越觉得这少女简直白瞎了这么好看的一个男的。

她抬了抬下巴,然后说道:“本小姐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和我一起玩,一个就是滚得远远的,把这个男人让出来,让本小姐一个人玩。”

听到这番话后,本来还笑着的卿云歌瞬间停住了笑,目光也倏地一下变冷了,她视线锐利地看着楚菲菲,声音森然地问道:“和你一起玩?”

这句话听在楚菲菲耳朵里,却是一声轻轻柔柔的反问,像极了是在考量,所以她不禁得意道:“本小姐可是楚家的五小姐,楚家你知道吧,十大玄法世家之一,本小姐不知道你是怎么走了好运能坐在这里,但本小姐警告你一句,你若是不从,可别怪本小姐不客气。”

“我倒想知道,若我不从,楚小姐……”卿云歌缓缓地站起身来,然后踱步至楚菲菲面前,轻笑地看着她,“你要怎么个不客气法?”

听到这句话,楚菲菲以为眼前的少女已经开始害怕了,她高傲地扬起眉来,神色骄纵无比:“本小姐会让你成为中州界人人喊打的……啊!”

乞丐二字方才抵到舌尖,便又重新咽了回去,她惊恐地看着横在她咽喉处的一把长剑,剑身银白,透着冷冷的寒光。

她从寒光中看见了一双玫瑰紫色的瞳子,那双瞳里的寒意盛盛,仿佛极北荒原上的冷风,让人不由微微地打了一个寒战。

“你算什么东西。”卿云歌右手握着剑,樱唇微微扬起,带着嗜血的杀意,声音却轻轻柔柔,“也敢跟我抢人?”

诚然,容瑾淮并不是她的人,可也算得上是她的朋友,被楚菲菲这般侮辱,她能让她在这里说这么久的话,已经给了她天大的面子了。

楚家?

叶家白家她都敢得罪,还怕一个楚家?

更何况,楚家身为梦家的附庸,若是日后梦玉染那件事传出来后,楚家必然要和梦家绑在一条船上。

梦家是敌人,楚家绝对不会是盟友。

以楚菲菲的修为,不过幻阶七段,在楚家根本算不得上是核心弟子。

她能这般耀武扬威,也不过是仗着身后站着楚家罢了,欺负一般的平民还可以,可是欺负到她头上来,就要倒血霉了。

“你!”楚菲菲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害怕自己的喉咙会被眼前的利剑所割破,她跺了跺脚,示意侍卫们赶紧上来把这个不知尊卑的少女给绑了。

隔壁雅间的楚家侍卫们这才回过神来,他们有些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自家小姐怎么会被人用剑指着脖子。

不过他们也知道楚菲菲的性格,骄纵顽劣,目中无人,见到好东西都要抢回去,如若不是大少爷楚清宵替她收尾,恐怕早就被人给杀掉了。

不过,就算楚菲菲的性格十分的不堪,但依旧是他们楚家的小姐,楚家的尊严不可侵犯。

“这位姑娘,快放了我们家五小姐。”侍卫冷冰冰地说道,“否则,你今日,别想出这个拍卖场了。”

楚菲菲也恶狠狠地瞪着这个拿剑指着她的少女,像是在说,快放了本小姐,不然要你好看。

“你们五小姐想抢人,还想让我放了她?”卿云歌微微冷笑一声,手中的剑在这个时候忽然深入到了楚菲菲的肌肤之中,压出了一道血痕。

楚菲菲当即叫出了声,脸上的神色痛苦不已。

“五小姐!”听到这一声痛呼,侍卫的眼神更冷了,他们对视了一眼,然后朝着红裙少女袭去,“放开五小姐,饶你不死!”

卿云歌面对这四个侍卫,依旧轻笑,没有露出半点畏惧,四个魂阶一段初期的人,以她现在的功力,对付起来还是十分容易的。

一个侧身便躲过去了第一道攻击,少女手上仍握着那把三尺青峰,一边挟持着楚菲菲,一边躲着侍卫的攻击。

偶尔觉得有趣了,还会出手反攻,在四个人的攻击之下,她依然游刃有余,就像是猫捉老鼠一般,戏耍起来。

然后许是后面觉得玩累了,卿云歌眸光骤然一变,然后抬起空闲的左手,掌心处红光闪烁,对着周围的这四个侍卫各是一掌。

打完四掌之后,她收回了手,然后瞟了一眼仍被自己禁锢着的楚菲菲,讥诮一笑:“楚小姐,你的侍卫,倒也不怎么样嘛。”

说完之后,她松了手,然后直接将有些呆愣的粉衣女子撂给了那四个受了伤的侍卫,慢悠悠地说道:“喏,你们小姐还你们了,可以滚了吗?”

这一句话说的客客气气,就像真的是在很认真地问,让人根本不觉得是在骂人。

容瑾淮看到这一幕,低笑着摇了摇头,果然,以她的性子,从来都不是吃亏的主,他确实担忧过了。

不过这个楚菲菲……眸光在瞬间变冷,楚家,是要好好地整顿一下了。

楚菲菲被卿云歌那样一撂,直接跌倒在地,摔得眼冒金星,好久都没有缓过神来。

“五小姐。”侍卫们上前一步,将粉衣女子掺了起来,却被她狠狠地甩开了胳膊。

“废物,几个废物!”楚菲菲怒吼出声,“楚家养你们是干什么的?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

侍卫们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无奈地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从刚才和那个红裙少女交手来看,能看出她的修为要在他们四人之上,而且应该还高得很多,否则,不可能挟持着他们五小姐,还那么容易就把他们击败了。

如此年轻便有如此高的修为,来头肯定不小,偏偏五小姐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还真是有些难办。

“看着我做什么?还不快点把这个女人给本小姐抓起来!”楚菲菲揉了揉被摔得十分疼痛的身体,脸色十分的难看,她恶狠狠地瞪着红裙少女,“你敢打我,楚家不会放过你的。”

“楚菲菲五小姐,你可就不要在这里狐假虎威了。”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不仅没有畏惧,反而挑眉一笑,好整以暇地看着楚菲菲,“你一个幻阶七段,连四灵学院都进不去,你在楚家根本没有什么地位可言,我倒是不知道,你会拿什么来威胁我。”

闻言,楚菲菲的俏脸顿时变得惨白,卿云歌这一番话刚好戳中了她内心最大的恐惧。

确实,她在楚家根本没有什么地位,如若不是有着嫡女的身份,早都会和那群没有天赋的庶系一起送到边远的城市去了。

然而,就在此时,忽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那声音带着无上的威严:“何人敢扰乱拍卖场秩序?!”

这道声音不知道是从何处响起,亦不知道说话的人身处何地,但却刚刚好好地让每个人都听见了,可见其声音的主人的修为很是高深。

容瑾淮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眸光微微顿了顿,然后就又恢复了正常。

二楼的这一场打斗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骚动,乃至一楼大厅里的人都没有注意到,而是听了这么冷冰冰的一句话,他们才把目光投向了二楼。

与此同时,拍卖师也像是听到了什么吩咐一样,面色微微一变,然后停止了拍卖。

“这下这些人要遭殃了。”有人幸灾乐祸道,“居然敢扰乱星冠堂的拍卖会。”

“可不是吗,这星冠堂,可是连十大玄法世家都不敢得罪的呢。”又一人摇了摇头,“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创办的星冠堂。”

“我可听说,这星冠堂背后可是有着兽人的影子呢。”另一人瞧了瞧四周,然后压低声音道,“你也知道兽人都不是能得罪的。”

“啊!这不可能吧?”听到了这句话的人都大吃一惊,“咱们人族不是和兽族不和吗?怎么会让兽人在玄灵城创办星冠堂?”

“嘁,这你就不懂了。”那人冷嗤一声,接着说道,“在钱财面前,还谈什么种族?星冠堂一年的收入,都抵得上两个世家加起来了,更不用说,这里的好多东西,连十大玄法世家看了都会眼馋。”

一楼大厅中的人在不断交谈着,二楼并不能听得很仔细,卿云歌在听见先前那个声音的时候,微微蹙了蹙眉,她能感受到那个声音应该是一个修为极高的人发出的。

“来人。”拍卖师神色很冷,挥了挥手,“把这扰乱秩序的人拖出去,以后终身不得再进入星冠堂。”

听到这句话,楚菲菲脸色蓦地一变,她看着几个身穿星冠堂专有服饰的白衣人走进了雅间,然后直接将她架了起来。

“滚开,滚开,你们做什么!”她想将这几个人甩开,却发现自己办不到,“本小姐可是楚家的人,你们可是要同楚家作对?”

楚家的几个侍卫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都不由得为自家五小姐感到怜悯。

来参加拍卖会竟然都不知道星冠堂是做什么的,就连楚家家主来了都不管放肆,你一个连核心子弟都算不上的楚家小姐,还敢这般大放厥词?

“楚家?”先前那道冰冷的声音再度开口了,“以后星冠堂任何一样东西,都不在向楚家出售,楚家的人若是敢踏入星冠堂,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此话一出,不光是来参加拍卖的众人,就连站在高台上的拍卖师,也是微微一惊。

这下子,楚家可要是彻底恨死他们家这个五小姐了,直接将星冠堂幕后的人得罪死了,甚至还失去了进入星冠堂的机会,这损失,可不谓不大。

听到这句话后,几个白衣人的动作更快了起来,直接架着楚菲菲走到门外,然后将她扔了出去。

楚家的四个侍卫们灰溜溜地也走了出去,即便再不喜欢楚菲菲,但也只能将她扶起来,然后朝着楚家走去。

卿云歌微微一怔,她到还是没料到星冠堂背后居然还有此等人,连楚家都没放在眼中,听那句话的口气,像是把楚家灭了也不过是小事一桩,不用费半点力气。

到不知究竟是什么人,才有这等实力?

就在她思索的时候,那道声音又说话了,依旧冰冰冷冷:“姑娘将我星冠堂整成了这个模样,该如何赔偿?”

这句话出口的瞬间,卿云歌感受到迎面而来一道极强的威压,仿佛暴风雨骤然袭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然而下一秒,便见少女额间忽然出现了一个凤鸟的印记,那印记在瞬间出现,又在瞬间消失,仿佛从来不存在一般,不过这道威压,却被直接给冲散了。

“咦……”那道声音发出了一声轻轻的疑惑,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顿了顿,然后接着冷冷道,“星冠堂的规矩,凡是毁坏星冠堂物品,都要以五倍的价格来赔偿,姑娘损坏了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需要赔偿五百晶石。”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直接笑出了声,她背着双手,轻轻道:“若我不赔偿,当如何?”

她从来不是推卸责任的人,但是不是她做错的事,她也不会认下。

“当如何?”那个声音冷哼一声,“那就只能用你的两只胳膊来抵债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众人皆惊。

因为他们都看见空中忽然凭空出现了两道风刃,然后尽数朝着二楼飞去,速度疾且快,并且在和空气摩擦的时候,有着火星在迸溅,可见力度之大。

看见两道迎面而来的风刃,卿云歌的目光一凛,她迅速弯下身来,然后一个反转,抬起两只脚,直接站在了风刃之上。

便见一袭红衣的少女随着风刃在这星冠堂里来回的飞旋,而风刃所到之处,尽是一片狼藉,如果说先前只是毁了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那么现在就相当于直接毁了整栋楼。

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来参加拍卖会的人却没有半点损伤,就像是风刃被控制了一般,专门挑着地方来转。

然而就在转过一圈之后,少女忽然脚下一用力,直直地脱离了风刃,而两道风刃在这股大力之下,竟然朝着一楼大厅的高台上飞去。

见到这一幕,手上拿着银色小锤的拍卖师吓得呼吸都停止了。

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拍卖师,修为并不高,根本没有反抗风刃的余力。

然而就在他闭着眼睛等待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冷哼,随着这声冷哼的响起,两道风刃在所有人面前,直接化为了虚无。

“嘶……”众人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一是震惊竟有人如此胆大,当着星冠堂主人的面毁了人家一栋楼,二是在惧怕星冠堂主人的恐怖实力。

“好胆!”那声音哼完之后,语气变得越来越冷,带着隐隐的杀机,正准备再度说些什么,忽然直接顿住了,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怖的东西,声音的主人直接闭了嘴。

这栋楼里一个看不见的地方,一个白衣中年人忽然间冷汗涔涔,只有他知道自己刚才看到了什么——一双金色的眸子。

光芒浓烈得耀眼,在那双眸子的注视下,他差点恨不得自己将自己毙命。

“天啊……”他抹了一把冷汗,低声喃喃,“在这里居然还能碰见此等存在,此事非同小可,一定要禀报主上。”

一旁的众人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而这边,卿云歌跳下风刃之后,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她依旧带着面具,没有露出半点容颜。

容瑾淮见她回来之后,伸手给她倒了一杯茶,递过去之后轻轻笑笑,带着宠溺的意味:“以后别这么玩了,很危险。”

“我当然不会拿我的命开玩笑了。”卿云歌接过那杯茶,喝了一口说,“不是想要我的胳膊么,我倒想看看现在,他想要我的什么。”

毁了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便要她的胳膊,她毁了这么多,是不是想要她的命?

闻言,容瑾淮微微垂眸,然后淡淡地说道:“他不敢。”

“不敢?”听到这两个字,卿云歌挑了挑眉,“这个星冠堂的主人连楚家都不怕,怎么会不敢?”

“你瞧。”容瑾淮微微颔首,示意她看下面。

卿云歌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便看到高台上被吓得双腿打颤的拍卖师扶了扶自己的帽子,举着银色的小锤敲了一敲,然后说道:“主人有事,要暂停拍卖会,劳烦诸位白跑一趟,星冠堂为了以表歉意,送诸位每人一颗天品丹药。”

众人:“……!”

卿云歌:“……?”

她根本没料到接下来的事情会是这样子的发展啊,按理说不是应该派人把她抓起来么?

而且,这星冠堂的手笔也太大了吧,送每个人一颗天品丹药?

须知一颗天品丹药,最差的也要值一万晶石。

而今天到场来参加拍卖的人,足足有上百个,这每人都送一颗天品丹药的话,随随便便就送出去一百多万晶石啊。

卿云歌忽然就生出了想打劫星冠堂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也就是一闪而过,她更好奇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星冠堂的主人做出这么件事来,而且还没有对她出手。

联想到方才容瑾淮对她所说的话,她压低声音凑了过去,然后问道:“喂,不会是你做了什么吧?”

“卿卿,你把我看的太厉害了。”闻言,容瑾淮的双眸中划过一丝若有若无的光,他笑着回答,“星冠堂背后的势力,连我也不知晓。”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姑且先信了一回,然后说道:“既然拍卖会终止了,那我们就回去吧。”

“甚好。”容瑾淮点了点头,起身前,他微微偏头,目光在一个地方顿了顿,然后才收回了视线,跟在红裙少女身后,朝着星冠堂外面走去。

然而就是这一眼,那个隐藏在暗处的白衣人又冒出了一身冷汗,他哆哆嗦嗦地掏出了一块传讯灵石,然后将玄力注入进去。

直到传讯灵石亮起,他才说道:“主上,星冠堂玄灵城分舵,舵主柳恒,有要事禀报。”

听见这句话,那边微微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何事慌张?”

“主上,属下在这里,在这里碰见了……”柳恒咬了咬牙,他只要一回想起那双金色的眸子,就忍不住打起颤来,好不容易才吐出了一句话,交代他方才究竟看见了什么。

“嗯——?”那边的声音忽然提高了一下,然后冷冷地问,“你确定?”

“属下不敢欺瞒主上。”柳恒连声说道,“事关重大,属下恳请主上来玄灵城一趟。”

闻言,传讯灵石那边的人沉默了一下,才淡淡地说道:“本座已经知晓,你安心待在那里,等候本座吩咐。”

柳恒长舒一口气,摸了一把冷汗,道:“恭迎主上大驾。”

说完这句话之后,传讯灵石上的光才暗了下去。

与此同时,距离混沌大陆几百万里之外的寒冰大陆,有一个玄衣男子静静地站在冰海旁。

他望着海面上的层层浮冰,将手中的传讯灵石放入了衣襟之内。

寒风吹拂,纵然没有下雪,这里依然是冰天雪地,而男子站在一片雪地之中,岿然不动,衣角也没有染上半点雪华。

“你要回去了?”

便在此时,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

玄衣男子回头,看见女子赤着足,踏冰而来,她面色很冷,如同这里的皓皓冰山一样,让人不敢靠近。

“葬姐姐。”夜将臣看着她,低声说道,“我在这里确实呆了不少时间了,混沌大陆那边还有事情需要我去处理。”

闻言,葬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冷冷地说道:“你的那群属下可真够没用的,区区一个星冠堂都不能管理好,还不如趁早换一批。”

“并非他们的过错。”夜将臣的眸光微微一凝,他说道,“柳恒在玄灵城,发现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然后无声地吐出一个词来。

看着那一开一合的薄唇,葬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她目光倏地便冷了:“此话当真?”

“不知。”夜将臣摇了摇头,他抬头望了一眼东边的天空,然后淡淡道,“所以我才要回去看一眼。”

“也好。”葬这次道没有阻拦,她只是叮嘱道,“记住,你一定要远离身怀极致之火玄力的人,否则寒冰为你重塑的身体,会彻底破碎。”

“这世上要拥有着极致之火玄力的,绝对不超过五个。”夜将臣回头看了一眼女子,淡淡地笑了,“我的运气应该还没有那么差,就算碰到了,我也会远离的。”

说完之后,他伸出手来,看着自己掌心的那道疤痕,眸光深沉而悠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他才低声说:“为什么总感觉这件事同你有关呢?如果你的身份真的是那个,那我……真的要好好地打起精神来了。”

“容瑾淮……”

寒风呼啸而过,卷起大片的雪。

刹那间,天地间苍茫一片,分不清哪里是千疮百孔的大地,哪里又是纤尘不染的天空。

唯有风声,仍在呜咽。

……

第二日,就到了四灵学院新生报到的日子,对比青龙殿、白虎殿和玄武殿的上百人,朱雀殿这一届新生,只有不到十人。

身为朱雀殿殿主的明焰并没有出现在报到的地方,负责报到的是朱雀殿副殿主拟素。

拟素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女子,面容柔和,眉眼弯弯。

如果说明焰是热烈的火,那么拟素就是温柔的水。

拟素看着下面九个新生,微微一笑后,才开口:“首先,欢迎大家来到朱雀殿,我是副殿主拟素,负责你们日后的修习。”

卿云歌站在下方,认真地听着,对于今天来的是副殿主她没有丝毫的意外。

因为和明焰相处了那么一阵,她也知道这位权高位重的朱雀殿殿主实则很懒,懒得管事情,基本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甩给了副殿主拟素。

“你们现在应该每个人都拿到了一张玄灵卡,而卡上或多或少有着一些玄灵点,是依据你们当初在玄灵域之中所击杀的兽灵数目而定的,击杀的越多,卡上的玄灵点也就越多。”拟素笑笑,“一个灵兽级别的兽灵,便是一个玄灵点。”

此话一出,几个学员相互对视了一眼,这才明白为何每个人玄灵卡上的玄灵点并不相同。

罗季宇的神色依旧很淡,但他听完这句话后,忽然戳了戳一旁的卿云歌,问道:“你有多少玄灵点?”

卿云歌愣了愣,然后说道:“三千。”

她这张玄灵卡是明焰给她的,但是按照她所击杀的兽灵数目,换算一下,也差不多有这么多的玄灵点。

闻言,罗季宇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就接着酷酷地站在一旁不说话。

卿云歌挠了挠脑袋,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但是看他一脸生人勿进的模样,也就懒得搭话了。

“我相信你们至少都有几百玄灵点。”拟素说道,“那么下面,让我来给你们讲解一下玄灵点的用法。”

“玄灵点是四灵学院的通用货币,住宿,吃饭,都要用到玄灵点,也就是说,今天报道完毕之后,新生居住地的屋子,你们要缴纳一定的玄灵点才能居住,而且位置越好的地方,要缴纳的玄灵点越多。”

“同样,学院里的七个食楼也要有玄灵点才可以吃饭,依据菜品的不同,花费的玄灵点的数目也不同。”

“你们也应该知道玄灵塔这个地方,玄灵塔共九层,除了第九层是不对外开放,其他八层对视对外开放训练,而每去一次玄灵塔,都要缴纳玄灵点,就拿玄灵塔一层来举例子,在玄灵塔一层修炼一次,就需要一万玄灵点。”

听到这句话,有人不由地倒吸一口气,失声:“我现在也不过七百玄灵点,若想进入玄灵塔修炼该如何?”

这句话得到了其他几个人的认同,因为就目前来说,包括卿云歌和罗季宇在内,没人去的起玄灵塔,而玄灵塔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向往的地方,因为玄灵塔可以大大提高他们的修炼速度。

“别着急,小家伙们,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拟素见到其中几个人有些焦急,笑着叹了一口气,“学院随时会下发任务,只要完成相应等级的任务,就能得到玄灵点。”

“此外,修为晋级之后,也能得到玄灵点,而在玄灵榜上的人,每一天都能得到相应名次的玄灵点。”

“而且,你们学员之间还可以相互交易,这也是能获得玄灵点的一个途径,甚至,你们可以将在外得到的天才地宝,丹药武器,玄诀灵阵之类的卖给学院,来换取玄灵点。”

卿云歌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也算是明白了四灵学院这么做的用意,学院不可能养上一群好吃懒做的学员,只有这样,才能激发学员的动力,果然不愧是混沌大陆第一学院,单单就是这么一条规则,就将其他学院甩出去了老远。

“玄灵点除了用于衣食住行和修炼之外,还有一个用途。”拟素说完如何获取玄灵点之后,接着说道,“它可以用来兑换玄诀、药方和灵阵阵图以及天才地宝,你们到时候可以去玄灵阁内查看,如果看到有适合自己的,那玄灵点兑换即可。”

这到还真是一个好办法。

卿云歌微微眯了眯眼,以四灵学院的实力,必然会有着很多玄诀和药方,眼下她正却这两样,等到她攒够了玄灵点,确实可以去看看。

“好了,正事都说完了。”拟素微笑,“下面我叫到的人上前一步。”

听到这句话,学员们怔了证,不知道朱雀殿副殿主要让他们做什么。

“卿云歌。”拟素首先念出了一个名字,目光在红裙少女的身上逗留了一会儿,才接着叫了第二个人,“罗季宇。”

她看着上前一步的两人,目光柔和,温声道:“你们两个,是本届朱雀殿中最强的两个人,这一次灵河灌顶,就由你们两个去了。”

说完之后,替两人解释了一下什么叫做灵河灌顶。

闻言,卿云歌点了点头,她事先已经从慕月那里得知了这件事,所以并没有丝毫的意外。

一旁的罗季宇也是一副淡然的神色,仿佛一切事不关己。

而剩下的几个学员却不由地羡慕地看着二人,但并没有说些什么,不过其中一个人却有些愤愤不平,他上前一步大声问道:“敢问副殿主大人,这最强的两个人是怎么选出来的?”

拟素微微愣了愣,像是没有预料到有人会这么问,她颔首:“这两人分别是考核的第一和第二,所以自然是最强的。”

“玄灵域之中靠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运气。”这人依旧不服,“最强难道不应该是修为最高吗?副殿主大人应该让他们二人展示一下各自的修为,好让我们心服口服。”

此话一出,得到了剩余几个学员的认同,毕竟,谁不想得到灵河灌顶的机会呢?

“这……”拟素的性子比较柔,向来不知道怎么拒绝人,所以她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卿云歌和罗季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卿云歌看着那个站出来的人,挑了挑眉,正想说些什么,结果,还没等她说话,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罗季宇忽然站了出来,下一秒绿色的光在他身体表面浮起,带着厚重凝实的感觉,正是魂阶三段巅峰的象征。

剩下几个学员看到这一幕,直接愣住了,先前质问的那个人也直接闭了嘴,他虽然自视甚高,可也不过魂阶一段初期,跟眼前的人是万万比不了的。

罗季宇停止凝聚玄力之后,然后酷酷地说了一句:“我打不过她。”

这一句话,直接让卿云歌在这几个学员心中的地位蹭的一下上升到了极高的层次,刹那间,看着她的眼神都是高山仰止。

卿云歌本想着和那个学员打一架来证明一下自己,孰料罗季宇只是凝聚了一下玄力,说了一句话,就帮她甩到了这个麻烦,到还是轻松不少啊。

她其实并不想动手,毕竟,朱雀殿是一体的,因为这个生了间隙那就不好了。

看到这一幕,拟素也是笑着点了点头,很满意罗季宇的做法。

她又多看了一眼这个身子十分单薄的少年,才缓缓开口说道:“好了,你们几个可以回到你们先前住的地方了,不过现在要缴纳玄灵点才可以接着住下去。”

说完这句话之后,顿了顿,看向一旁的卿云歌和罗季宇:“你们两个跟我来。”

卿云歌和罗季宇一前一后地跟在拟素身后,走了大概有一盏茶的时间,来到了一扇石门前,而在这座石门前,还聚集着不少人,有学员,也有导师。

卿云歌抬起头,扫视了一圈,然后看到了几个她熟悉的人,阿月、小沐、萧沐晨、叶潇然,还有……她的目光微微一顿,然后直直地和一个人给对上了。

那人看见她后,朝她一笑。

她很确定,那是挑衅的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