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你可以试试(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那个笑容,卿云歌的目光微微一顿,然后就又收了回来,眸中连半点波澜都没有起。

她并不知道曲绫裳为什么会对她露出那样的表情,但这个人她根本不在意,也不过是因为阿月才多注意了一下这朵白莲花,曲绫裳爱怎么笑就怎么笑,只要不要把注意打到她身上来,她都懒得管。

然而,曲绫裳现在的心情却是十分舒爽,她挑衅地看着卿云歌,极为期待后面即将发生的事情。

因为有云景的帮助,她也算得上是很早一批通过考核的学员,而也有幸进入了白虎殿之中。

出来之后,她很快和这一届的弟子们相熟悉了,从他们的口中得知,这一次考核第一竟然是她在玄灵域之中碰见的那个红裙少女,顿时就感觉嫉恨不已,如果她能得到白虎的传承,那么考核第一肯定就是她了,哪里还轮得到卿云歌来当?

更何况,她现在看上的那个男人,似乎和这个红裙少女关系匪浅,甚至还有可能是昔年慕月与云景的关系,这一点,更是让她的内心不断被妒忌所蚕食。

不过传言中白虎殿和朱雀殿不合这件事,倒是令她心中多了一条计策,从云景口中得知,朱雀殿是四殿之末,而白虎殿却是上届殿试第一,又听闻上一次丹河灌顶的时候,朱雀殿并没有来人,而是把名额赠给了青龙殿,那么这一次,是不是也可以把名额送给白虎殿?

她把这个想法给元雷说了,果然,元雷很快就同意了,她也得到了不少好处,那就是破格参加这次的灵河灌顶,想着左右是两个名额,她就央求着元雷把云景也算上了。

所以,今天白虎殿来到这里的,是四个人,但是其中有两个人,对这件事却是一无所知。

白竹灵看了一眼曲绫裳和云景,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偏头对着叶潇然说道:“云景怎么也来了?还有这个曲绫裳是怎么回事?”

他们十大玄法世家这一辈之间都是互相认识的,叶潇然和云景打了一个招呼后,才回答:“我也不知道。”

“不是说丹河灌顶的名额只有两个人么?”白竹灵并没有理云景,倒是又多看了一眼曲绫裳,她总感觉这个女子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气质,让她十分的不喜,就像是相冲的事物一样,“白虎殿这次怎么带了我们四个人?”

闻言,叶潇然也微微皱了皱眉,道:“我也不知道殿主大人是怎么想的,且看看后面到底该如何办吧,不过竹灵,你放心,你的灵河灌顶资格,没人能抢得走。”

白竹灵冷冷地说道:“想抢走,他们也得有那个本事。”

说完之后,她又看了一眼曲绫裳,眸中划过一丝若有若无的光,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双瞳冷冷地一眯,但她依旧安静地站在那里,不发一言。

而这时,曲绫裳忽然打了一个寒战,她感觉在方才有那么一瞬间,她整个人都处在了冰天雪地之间,不由地有些冷,这种感觉,只有在自己的魅魔身份被识破的时候才会出现,难不成,除了慕月之外,还有人发现她的身份了?

一想到这里,她连忙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发现一切正常,才慢慢地松了一口气。

不可能的,是她想多了,虽然她修为在魅魔一族中算不得多高,但是她的隐匿本领却是连高等魅魔也不会发现,更不用说这些对魅魔没有多少了解的人类了,幸好,她的身份没有暴露。

曲绫裳并不认为慕月会将她的身份说出去,因为说出去也没有人信,而且为了云景,慕月也不会将她的身份抖出去。

其实青龙殿和玄武殿的这些人也在疑惑为何白虎殿这一次来了四个学员,因为就连强铮和楼剑波都不知道元雷想做什么,遑论底下的学员了。

倒是慕月在看到曲绫裳的时候,心中有了模模糊糊的了悟,然后目光在看到那个身穿蓝衣的男子时,微微一顿,正想收回时,云景忽然转过头来,和她的视线给直直地撞在了一起。

那双熟悉而又陌生的眸子里冷漠一片,仿佛雪海之上的皓皓冰山,他看你的眼神,仿佛看着一个随时可以抹杀的生命。

慕月的心忽然猛地一收缩,那种她以为她已经可以很好地压制下去的酸涩再度席卷了全身,胸口处隐隐作痛,不知道是心脏还是因为旧伤。

就在她努力地将自己的目光收回去的时候,下一秒,她的脑海里直接响起了一个声音:“灵河灌顶完毕之后,我要和你谈些事情。”

听到这句话,慕月微微有些诧异,但她的神色依然波澜不惊,很是平静,她并不知道云景在此刻给她精神力传音说要和她谈些事情是为了什么,仔细算算,他们已经两年都没有单独说过话了吧,上一句话,貌似还是那句——你竟敢伤她?

真是好笑。

看来能让云景主动来找她的事情,无外乎和那只魅魔有关了,不过,她并不怕他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倒要看看云景和曲绫裳,究竟要做些什么。

慕月身旁的苏沐颜倒是没有注意到不正常,而是见到红裙少女来了之后,激动地朝着她挥了挥手,然后无声地开口叫了一声:“卿姐姐!”

能跟卿姐姐一起进行灵河灌顶,还真是幸运呢。

小姑娘歪了歪头,模样煞是可爱,倒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而玄武殿这边,萧沐晨眉头紧锁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那日在玄灵域之中,他们同时因为地面的塌陷而向着下方落去,在醒来时,他和赫连繁凡却到了玄武的传承之地。

而万万没有料到,他们两个竟然都成为了玄武的传承者,可是令他有些焦躁的是,在接受完传承的时候,繁凡却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直接昏迷不醒了,还是他带着她出了玄灵域,来到了玄武殿。

如果说是因为玄武传承才导致的昏迷不醒,那么他也应该如此啊,而找来了四灵学院的负责治疗的导师,也没能查出有什么地方不对,就好像是正正常常地睡了过去,只不过是叫不醒而已。

他知道繁凡和卿云歌的关系十分好,而因为消息闭塞,卿云歌现在应该还不知道繁凡昏迷的消息,那么灵河灌顶的时候,就要同她说这件事了。

唉,真的是天妒红颜啊,萧沐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好好地接受个传承,本来是个皆大欢喜的事情,结果却成了这么一个模样,唉……

就在这几个人皆是思绪万分的时候,白虎殿殿主元雷在看到朱雀殿的三人时,鹰眸之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算计,然后开口了:“拟素,你这是……”

“送学员过来。”许是因为明焰的缘故,拟素对元雷也没有什么好感,向来柔和的声音都变得冷冷淡淡,“怎么,元殿主连这件事也要过问?”

“本殿主只是好奇为什么明焰殿主没有亲自过来,反而让你一个副殿主接手此事。”元雷的脸色有些难看,“她不是十分宝贵她这两个学员吗?灵河灌顶这么大的事情,她都不来?”

闻言,拟素看了元雷一眼,然后淡淡地说道:“阿焰去魍魉森林去了,如果元殿主有事找她,可以去那里找。”

魍魉森林是中州界最大的一片玄兽森林,里面的玄兽档次也要比四洲界的几个森林上了一个档次,传言魍魉森林里面甚至有大君主兽的存在,也是因为中州界的人修为都普遍高,才敢去魍魉森林一探究竟,若是四洲界的人来了,恐怕连森林边缘都进不去。

“哦?”听到这句话,元雷的眼睛微微一眯,这倒是如了他的愿了,明焰那个疯女人不在,那么今天的计划可是顺利实行,他看了一眼拟素身后的红裙少女,然后说道,“拟素,上次你们朱雀殿就没有用丹河灌顶的名额,反而给了青龙殿,那么这一次,不如把这两个名额给我们白虎殿吧。”

说完之后,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带来的几个学员,笑道:“我们白虎殿这届天才比较多,我今天刚好就带来了四个,你把你们朱雀殿的名额给我,刚好我们四个学员都可以用。”

闻言,卿云歌的目光在瞬间变冷,她万万没有想到元雷身为白虎殿殿主,竟然能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来,她看了一眼他身后,发现确确实实有四个人,刚好这四个之中,有三个她都认识,云景、曲绫裳和叶潇然,至于叶潇然旁边的那个神色极为冰冷的女子,应该就是当初容瑾淮给她说的白竹灵。

而她在看到曲绫裳的时候,唇边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来,以曲绫裳的修为,根本不可能被选中,而如今她能来到这里,恐怕其中秘密不小。

“元雷,你不要欺人太甚!”拟素被这一句无耻的话气得浑身发抖,“每个殿有两个名额,这是规定好了的,不可能随便就让,何况只有你们白虎殿有天才吗?这一届考核的第一第二可都在我们殿。”

“哼,那是你们朱雀殿走了运气,我白虎殿才稍弱一筹。”元雷冷哼一声,“谁说不能让,上一次,你们不就给青龙殿了吗?老楼我说的没错吧?”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楼剑波说的。

然而,听到这句话,楼剑波的神色却是有些尴尬,的确,上一届朱雀殿的名额确实给了青龙殿,但那是因为上届根本没有人报朱雀殿,明焰觉得空占着名额也没用,索性就送给了他,可是这一次性质不同啊,朱雀殿囊括这届考核的第一第二,怎么可能会把灵河灌顶的名额让出去?老元这家伙也不仔细想想!

“咳,老元,这都是院长大人早就定下的规矩,你也不能轻易改变啊。”楼剑波两边都不愿意得罪,于是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若是明焰殿主肯把这两个名额送个你,那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了。”

听了这话之后,元雷又看向了玄武殿殿主:“老强你的意思呢?”

强铮正在偷笑,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他了,他挠了挠头,说道:“我跟老楼的看法一样。”

看到这一幕,拟素冷笑一声:“阿焰现在并不在这里,别说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就算有可能,你们现在也找不到阿焰。”

卿云歌倒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一切都事不关己,她目光在这里游离起来,一会儿看看天,一会儿看看地,总之就是没有看人,所以自然而然,没有看到曲绫裳对她弯唇一笑。

曲绫裳现在只想畅快地笑出声来,可是这里有着外人,她并不能表露,所以只能在心里大笑着。

在她看来,白虎殿拿到朱雀殿的名额已经是注定了的事,朱雀殿殿主不在,那么场上白虎殿殿主就是第一,没人打得过他。

但曲绫裳并没有料到,她这一番高兴而又嫉妒的神色却落入了另一个一直观察她的人眼中

白竹灵依旧静静地站在那里,可是她的余光却注意着曲绫裳的一举一动,不知道为什么,曲绫裳总让她感觉到十分的不舒服,无关样貌,无关气质,无关性格,只关感觉。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是火碰见了水那种,不能同时存在。

不过曲绫裳能让她有如此感受,那么必然不会是人族,只是不知……会是哪一个种族中人呢?看来到时候,可以好好地试探一番。

元雷听到拟素这一声冷笑,并不为所动,他毫不在意地挥挥手:“殿主不在,自然是副殿主做主,拟素,只要你同意把朱雀殿的两个名额让出来,也是可以的。”

卿云歌差点被元雷这一句话给恶心地吐了出来,她身旁的罗季宇也是目光寒寒,如刀冰冷。

让出来?这根本就是强抢吧?

拟素的性子虽然柔,但却不是懦弱,她冷冷地说道:“元雷,你若是想要我们朱雀殿的名额,那么你就直接去向院长大人要,别再这里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阿焰说的不错,你果然是不要你的老脸!”

“拟素你……”闻言,元雷被气得脸色铁青,“我好心不想让你们朱雀殿的名额浪费,你居然如此冥顽不灵。”

“浪费?”这一次,拟素没有开口,而是她身后的红裙少女说话了,“元雷殿主是觉得,你带来的这个幻阶九段初期的学员,不算浪费吗?”

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在了曲绫裳身上,果不其然,正是卿云歌口中所说的幻阶九段。

苏沐颜直接毫不客气地开口了:“元雷殿主大人,选学员的时候也应该用心一点吧?这种人居然也能进白虎殿?可别是走了后门。”

“苏沐颜,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一旁的萧沐晨慢悠悠地开口,“人家哪里是走了后门,人家是靠着金龟婿光明正大地进入的呢。”

说道金龟婿三个字的时候,他还瞟了一眼云景,然后冷哼一声,自从从慕月口中知道了那件事后,他对云景,也没有什么好感了。

这一番话让曲绫裳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她站在那里,眸中的泪水在迅速凝聚:“裳儿,裳儿不是……”

云景看到自己捧在心尖上的人委屈成了这个模样,一边低声哄着,一边目光冷冷地看向苏沐颜和萧沐晨:“你们太过分了。”

苏沐颜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说道:“我说云景,你可别到时候因为自己的一时眼瞎,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给丢掉了。”

这句话在说的人眼里只是随口,却让听得人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

元雷见不得别人说他放人走后门,听到这话后,不由大怒不已:“如果连幻阶九段都没有资格,那么你一个幻阶七段巅峰又有什么……”

资格二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生生地咽了回去,因为这句话出口的下一秒,红裙少女的身上忽然浮起了一层深黄色的光来,而黄光之中还带着隐隐的绿色,正是即将突破魂阶的征兆。

“不可能,你前几天还是幻阶七段,怎么今天就到幻阶九段巅峰了?”元雷看到这一幕,震惊出声。

而也是这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了红裙少女。

卿云歌这时候已经停止了玄力的凝聚,她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目瞪口呆的白虎殿殿主:“因为我这个人修炼速度比较快。”

众人:“……”

真是好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回答!

拟素这时候又开口了,她冷冷地说道:“元雷,你不要肖想朱雀殿的名额了,我不管你为什么带四个学员来这里,但是灵河每开启一次,就只能进去八个人,你最好赶紧剔除掉两个人,否则,我们就只有院长大人那里见了。”

拟素也是难得强硬一次,毕竟,脾气再好的人,面对这么一次又一次的挑衅,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元雷的神色很是阴沉,他暗暗地握了握拳,本想以修为不够来逼迫朱雀殿让出两个名额,结果万万没想到,这个女娃娃竟然已经幻阶九段了,那日她以幻阶七段都能和魂阶三段一拼,如今到了幻阶九段,其实力恐怕要更莫测了。

此女不除,必成大患!

“你,还有你,这一次的灵河灌顶,你们不用参加了。”元雷的心情十分不好,语气自然也很严厉,他先是指了指云景,又指了指曲绫裳,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这里。

云景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因为这灵河灌顶的名额本来就落不到他的头上,然而曲绫裳听到这句话,原本苍白的面容此刻更是如同白纸一般,她泪眼朦胧地看着云景,一时间抽泣不已。

云景将她揽入怀中,叹了一口气说道:“走吧,裳儿。”

“我……”就在曲绫裳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冰冰凉凉的声音忽然开口了,“这一次灵河灌顶我不参加了,让给你吧。”

听到这个声音,她猛地转头,发现正是和她同在白虎殿的叶潇然,从这个方向看去,她刚好能看到叶潇然俊美的侧颜,不由一时间红了红脸,声音宛若蚊蝇:“谢谢叶公子了。”

看到这一幕,众人皆是一脸茫然,不明白为什么叶潇然要将灵河灌顶的名额让出去。

只有叶潇然知道,几秒钟之前,白竹灵给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个曲绫裳有点不对劲,你把名额让给她,让我在灌顶的时候会会她,至于补偿,我会给你十万晶石。”

灵河灌顶对于叶潇然这种大家族出声的人,其实是可有可无的,所以他并不在意这种东西,也没要白竹灵的补偿,就直接同意了,所以才有了接下来这件事情的发生。

然而卿云歌却是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她倒是没想到,曲绫裳的本事还如此之大,先勾搭了一个云景,现在又多了一个叶潇然,不过,她更不在意曲绫裳能不能得到灵河灌顶,左右都是无关的人,她也懒得管。

元雷也是一怔,他正想出口拒绝,却见叶潇然已经走出了好远,想叫都叫不回来,于是也只能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于是此次进入灵河的八个人就确定了,青龙殿的慕月、苏沐颜,白虎殿的白竹灵、曲绫裳,玄武殿的萧沐晨、楚霁寒,朱雀殿的卿云歌、罗季宇。

在四位殿主以及副殿主合力将石门打开之后,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汪水池,池水是碧蓝色的,仿佛一块剔透的玉石,而池水之中,清晰可见有八个莲花形状的坐台,坐台的周围,有着隐隐的光芒在流动,甚至还能看见咕嘟咕嘟的气泡在冒着。

“这就是灵河灌顶,那八个坐台,你们自己进去之后,自己选一个坐。”楼剑波回过头来,对着八个人解释道,“灵河的能量很充足,能吸收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了,好了,现在你们可以直接进去了,等你们最后一个人吸收完毕之后,石门会再次打开。”

听到这句话,八个人皆相视一眼,然后朝着那汪池水走去。

卿云歌目光一扫,随便选了一个靠东的坐台坐了上去,然而就在她刚坐上去的时候,身边的一个坐台也坐下来了一个人,她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发现正是先前想跟她争夺灵河灌顶名额的曲绫裳。

“卿姑娘,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次考核的第一,还真是厉害。”曲绫裳坐下之后,忽然偏过头来,开始同她说话,“以你这般低下的修为,你能这么早出来,想必也是得了四灵守护兽的传承吧?”

一想到四灵守护兽的传承,曲绫裳就恨不得把慕月碎尸万段,在她看来,如果不是慕月,那么白虎的传承就一定是她的,她的修为也可以因此而大有长进,都怪慕月!

云景她能从慕月手中抢过来,可是白虎传承早已融进血脉之中,她想抢都抢不到。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倒是扭头多看了曲绫裳一眼,见到她眸中有着一闪而过的嫉恨之色,毫不意外地挑了挑眉,但却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樱唇微微弯起,道:“如果我修为低下,那么你的修为,恐怕根本见不了人吧?”

闻言,曲绫裳眼中的怨毒之色更加的重了,她看着一旁的红裙少女,忽然掩嘴笑了起来,然后低声说:“修为高低并算不上什么,身为女人,找一个男人依靠才是。”

卿云歌并不答话,仿佛曲绫裳根本不存在一般,倒是偏过头去和苏沐颜等人打了一声招呼,才又收回了视线。

见到卿云歌并不搭理她,曲绫裳这一次倒是没有多么在意,而是笑得十分畅快:“如果我说,我看上容瑾淮了,卿姑娘,你觉得怎么样?”

这句话在出口的瞬间,卿云歌原本平静的目光在瞬间变冷,就像是触动了什么禁忌一般,那双玫瑰紫色的双眸中爆发出了惊天的寒意,而寒意之中带着烈烈的杀机,仿佛一把利刃,横在了眼前人的咽喉之处。

“别这样看着我嘛,卿姑娘。”曲绫裳低声笑着,似乎有些得意,“这样举世无双的人中之龙,哪个女子不想要呢?”

“呵……”卿云歌轻轻地发出了一声笑,所有寒气在瞬间敛去,只剩下杀机,她头一次正眼看了一眼曲绫裳,然后慢慢地说了五个字,“你可以试试。”

“这么说……卿云歌对容公子的感情也没有多深啊。”曲绫裳倒是有些意外,“如果到时候卿姑娘失去了容公子,可别伤心难过啊。”

再过一段时间,她就又能进阶了,只要她吃掉的人越多,她的实力也会越来越强,说不定到最后,她能当上魅魔之首。

想到这里,她的内心忍不住激动起来,看来流落到人族也不是没有好处,有这么多食物可以吃。

“我在想……”就在曲绫裳内心已经有着傲然之感腾起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了一声清清淡淡的话语,“你当初是不是也对阿月,说过这些话?”

她猛地转过头去,然后直直地和红裙少女的目光对上了,在那双漂亮的紫眸之中,她看到了讥诮、不屑、怜悯以及无数她最讨厌看到的神色。

“我不是阿月,我没她那么心软。”卿云歌看着她,忽然微笑起来,“如果你敢动我的东西,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懂?”

最后一个字从那张樱色的唇中吐出来的时候,带着浓浓的杀机和嗜血,仿佛昔日的杀手女王再现,让人不觉心惊胆战。

曲绫裳忽然打了一个哆嗦,她发现她根本无法直视红裙少女的眼睛,她低下头来,然后轻轻柔柔地笑了一声,说道:“那我们走着瞧。”

她看上的人,一定要弄到手。

卿云歌挑了挑眉,神情颇为惋惜,她不过是露出了一点杀意,就让曲绫裳害怕成了这个样子,还真是没趣。

正如容瑾淮所说的,只有势均力敌的人,才配称为对手。

曲绫裳这种程度,在她眼中,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她也压根没想着去提醒某位腹黑无比的世子,说有人对你动了不好的心思,毕竟以容瑾淮的性格来看,曲绫裳前去,要么是被无视,要么是被直接丢出去,反正是连他的身都不可能接近一点。

想到这里,卿云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云景也如容瑾淮这般,那么阿月,也就不会受伤了。

不过,既然曲绫裳已经都说出这种话了,那么证明她的身上肯定有着不小的手段,还是要提防一下。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落座了,而在八个人都坐在莲花坐台上之后,池水忽然剧烈地波动了起来,紧接着,所有人都感受到有一股极为精纯的力量顺着下身,缓缓流入了体内,然后在经脉之中流转着,继而去往了丹田。

卿云歌坐在那里,静静地感受着灵河灌顶带来的好处,她能感觉到,自己魂阶的壁垒已经开始松动了,但是还是不能突破,但如果这些能量再多一些,那么此次灵河灌顶,便可以突破魂阶。

然而忽然,红裙少女坐着的这个莲花坐台的光芒猛地暗了下来,灵河涌入体内的力量也在一瞬间变得很慢,仿佛被什么东西抽走了一般。

曲绫裳坐在一旁,脸上满是得意之色,她还真是个天才,居然想到了用暗系玄诀来吞噬掉原本会进入卿云歌身体里的力量。

卿云歌在同一时间感受到了异常,她蓦地转过头去,看见曲绫裳正对着她挑衅一笑,然后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咦,卿姑娘,你这里的光怎么这么暗啊?”曲绫裳故作疑惑地惊叫了一声,“是不是你选的这个位置不好?”

这一声惊叫,成功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果不其然,他们看见红裙少女坐着的那个莲花坐台下的光芒要比他们都暗的多,反而是曲绫裳这边要更亮一些。

就在曲绫裳自我得意的时候,忽然,一直冰冷的手锁住了她的右手,带着彻骨的寒意,让她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

“曲绫裳,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卿云歌握着白衣女子的手腕,轻轻地笑了起来,但笑声之中却带着冷冷的寒意,“不是你的,就不要妄想去动,否则,到时候,你会一无所获!”

下一秒,曲绫裳忽然震惊地发现,自己坐着的这块莲花坐台上的光芒直接给熄灭了,而与此同时,她竟然感受不到一点能量,连带着先前进入她体内的能量也在一瞬间消失殆尽。

“你竟敢……”察觉到自己这片灵河的力量在迅速地消失,曲绫裳猛地抬起头来,看向右边的红裙少女,她难以置信地看到那双玫瑰紫色的瞳中忽然浮起了一抹深沉的暗紫,然后便见少女下方的光芒在瞬间变得夺目起来,浓烈的耀眼。

不,不可能的,卿云歌不是只有火系玄力吗?怎么可能用出暗系玄诀?

而且有吞噬功能的暗系玄诀只有暗黑之域才有,区区一个人类是怎么得到的?

一时间,曲绫裳心乱如麻,不禁有着疑惑,还有着深深地恐惧,因为方才她看见的那一眼,就像是在她幼年期看见魅魔之首时候才有的感觉。

她抬起头来,看见在一片雾岚之中,红裙少女对着她露出了一个微笑,那笑容绝美无比,映在曲绫裳的眼中,却像是什么可怖的存在。

她忽然缓缓地打了一个寒战,这个红裙少女……真的是普通的人类吗?

两人的这一番动静自然也惊动了其余的六个人,苏沐颜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还能掠夺能量,而萧沐晨却是给卿云歌比了个大拇指,他看曲绫裳早都不顺眼了。

白竹灵倒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曲绫裳,如果说先前她还不确定其身份,那么现在她可以肯定了,怪不得她这么讨厌曲绫裳,原来因为那是一只魅魔,她身体里留着羽族的血脉,天生对就恶魔一族有着极大的厌恶感。

不过……这个红裙少女也不简单啊,白竹灵的眸光微微一动,起码……肯定不只是人类,或许跟她一样,只有着一半人类的血脉,否则,是不可能斗过一只魅魔的。

卿云歌根本没有手软,直接用出了《夜神的黄昏》,将曲绫裳的那片灵河中的能量直接给吞噬干净了,一星半点都没有给她留,所以这一次灵河灌顶,曲绫裳可以是说白来一趟。

曲绫裳的心情也十分的不好,好不容易才得来的一个让自己实力大涨的机会,结果却这样被卿云歌给夺走了,欺人太甚!

她死死地咬住下唇,心中已经将卿云歌恨得不行,同时也做了一个决定,她一定要将卿云歌在乎的人抢到手,才能一解她今天的受辱之恨!

灵河灌顶结束后,八个人神色各异的走了出来,然后互相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朝着各自所在的殿走去了。

卿云歌和罗季宇并肩朝着朱雀殿的方向走去,路上,罗季宇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是怎么把她的能量抢夺过来的?”

闻言,卿云歌愣了一下,然后弯了弯唇,笑道:“这个嘛,等你赢过我我就告诉你。”

“新生大比我一定会赢过你。”罗季宇看了她一眼,然后就又不说话了。

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心说真的是个好战分子啊,可这个好战分子注定要失望了,因为新生大比的那一天,她刚好要和容瑾淮一起去烈焰山脉提升修为。

而这一次灵河灌顶,让她直接突破了魂阶,来到了魂阶一段的初期,不知道再去一趟烈焰山脉的话,能达到哪一个阶级。

这样想着,不一会儿,两人就走到朱雀殿的所在地。

然而令卿云歌颇为诧异的是,此刻的朱雀殿前却占了好几个白虎殿的学员,而且看样子,来者不善。

不过这些人来做什么与她无关,她连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接着朝朱雀殿内走去,但是下一秒,那几个白虎殿的弟子挡在了她的面前。

卿云歌停住了脚步,然后眯起眼打量着这几个学员,很客气地问了一句:“有事?”

“有事?”为首的一个学员看着她,蓦然冷笑一声,“你都把我弟弟打成那个样子了,你还问我有没有事?”

闻言,卿云歌的眸光骤然一变,她的声音也慢慢地转冷:“你是纪梧立的大哥?”

“算你聪明。”纪森炎,也就是纪家的大公子,他轻蔑地笑了一声,“我还以为是谁这么不知好歹呢,不过是一个魂阶一段的小丫头,看样子还只是初期,仗着你比我弟弟修为高就可以随便打他了吗?”

------题外话------

为曲姑娘默哀三声,所以说不作死就不会死。

今天和夜太子聊天,然后给他说:“有读者问太子会不会捣乱男女主之间的感情,可是我不知道问的是哪一个。”

夜太子先是发了一个俯视众生的表情,然后来了一句话:“肯定是我。”

我好奇:“为啥?”

夜太子很自信的说:“那个被阉了的哪有这个资格!”

我:“……”

我竟无言以对!

放心啦,没人能扰乱男女主之间的感情,云歌和容世子情比金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