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你是说她不是人?(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初那场战斗,纪森炎并没有在场,毕竟,身为纪家的大公子,他在上一届四灵学院开启的时候,就已经成功地通过了考核,进到了白虎殿内,其实力要比他弟弟纪梧立高出很多。

虽然他也不怎么喜欢他这个弟弟,但毕竟是一母所生,还是有着一些血缘之情的,他听说纪梧立被打了之后,第一个反应是谁居然敢挑衅纪家的权威,第二个反应是他这个废物弟弟还真是不争气,居然在外面被人打了,真给他丢脸!

所以纪森炎此次前来,表面上是为了给弟弟报仇,实则只是想要维护纪家颜面,毕竟兄弟之情这种廉价的东西,在这个明争暗斗的家族之中,实在是太不值得一提了。

他当时以为,能不顾纪家就出手的人,其身后的背景肯定也不弱于纪家,因此他先查看了一番,才发现这个将他弟弟打成重伤的红裙少女不过是来自于四洲界的一个小家族,什么背景都没有,而且此来四灵学院还是孤身一人,那么这下他就放心了。

毕竟,纪家虽然也在十大玄法世家之内,但却是最末,这混沌大陆上,还有很多势力纪家得罪不起,但对付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他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

更不用说,这个红裙少女还仅仅只是魂阶一段,而且看样子还是刚突破不久,一个小小的魂阶一段初期,他已经成为魂阶二段巅峰足足半年,对付她,根本就是蹂躏,魂阶可不像幻阶,就算是同等阶级的人,也会因为突破的时间长短,修为而不一样。

想到这里,纪森炎神色阴冷地看着卿云歌,已经开始思索着自己一会儿要怎样折磨她。

卿云歌不知道纪森炎现在在想什么,只不过她在听到那句“你仗着修为比我弟弟高就随便打他”的时候,忍不住笑出了声,而旁边的罗季宇,同样是一脸看白痴的眼神看着纪森炎。

这声笑听在纪森炎耳朵里,却是嘲讽的笑,因此,他的脸色更差了,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红裙少女,然后说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卿云歌这才止住了笑,然后多看了纪森炎一眼,慢慢地吐出了一句话,“是个白痴。”

真的是有什么样的弟弟就有什么样的哥哥,一个蠢,另一个更蠢,不愧是一个爹生的,都蠢到一起去了。

“你大胆!”纪森炎没料到自己这么一声反问,居然得到了这么一个回答,顿时被气得不轻,“小小魂阶一段还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不知好歹!”

这一句话刚刚落地,顿时,朱雀殿门前,温度忽然在急速下降,紧接着,便见烈烈阳光之下,居然开始飘起了雪花,所有人在这一刻如坠冰窖。

冰系玄力!

在看到纪森炎掌心处浮起的那团淡蓝色的光芒时,卿云歌的双眸微微眯了一眯,也清楚了纪森炎的玄力是什么属性,而从这股玄力的波动来看,纪森炎的修为,绝对没有高出过她两个小段,那么,自己只需要动用火系玄诀,就完全可以将他打败。

而一旁的罗季宇在纪森炎释放出冰系玄力的时候,也在同一时刻察觉到了他的修为,顿时连围观的兴趣都没有了,毕竟,区区一个魂阶二段巅峰,他都可以打过,更不用说这个连他都能打败的少女了。

于是朝着卿云歌微微一颔首,罗季宇就率先走进了朱雀殿,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一句话。

然而这一幕落在纪森炎眼里,却是别样一番含义,他冷笑一声:“连你的帮手都走了,我看你一个人怎么跟我斗!”

他方才还在那个看起来身子极为单薄的少年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险,正担心这个少年会不会帮卿云歌一起来对付他,结果就在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的时候,那个朱雀殿的少年转身就走了。

哼,他就说,没有人敢得罪他们纪家,眼前的这个少女,他一定要把她打残!

这样想着,纪森炎的双手在胸前不断交错着,大喝出声:“让你尝尝我的天品上级玄诀《冰天雪地》!”

话音一落,瞬间,从天而降的雪花像是被下了指令,忽然尽数朝着红裙少女飘去,而且在飘过去的时候,每片雪花,渐渐地化为了冰棱,这一刻,这里的温度更低了,就连跟在纪森炎后面的几个学员,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寒风呼啸而过,有那么一刹那间,所有人都仿佛身处在寒冰大陆,寒冷无比。

《冰天雪地》,冰系玄诀,天品上级,施法者可临时制造出鹅毛大雪,雪落成冰,冰箭伤人。

这一部玄诀在冰系玄诀中算得上是中等偏上,但是以纪森炎目前的修为来说,只不过施展出来《冰天雪地》的一部分威力,只有修为达到魂阶高段,才能完整地施展《冰天雪地》。

不过在纪森炎眼中,这就已经足够了,他从他弟弟纪梧立口中得知面前这个将她弟弟打伤了的少女身怀的是火系玄力,还真是老天爷都在帮他,冰系玄力虽然不如水系玄力那般克制火系玄力,但也有一定的压制性,另一方面这个少女修为也没有他高,《冰天雪地》一出,她非死即残!

唇边的笑容越来越大,纪森炎已经做好了看到卿云歌被打败的下场,然而就在他准备停止凝聚玄力的时候,他忽然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只见红裙少女面前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一只硕大的火色飞鸟,那飞鸟冷冷地注视着这些由冰系玄力凝聚而成的火花,下一秒,飞鸟忽然仰天嘶鸣一声,然后它的嘴巴缓缓张大了。

又听见“呼哧——”一声,那些冰棱连少女的边儿都没有碰到,就被这只飞鸟给吞了下去,甚至在吞噬完毕后,还很人性化地发出了一声饱嗝,示意它已经吃饱了。

而紧接着,火色的飞鸟蓦地抬首,像是君王一般俯视着周围的冰雪,在飞鸟的注视之下,这些冰雪居然在缓缓地融化,直到化为了冰水,飞鸟才满意地收回了脑袋。

“怎么……可能?!”在一片震惊之中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的纪森炎,良久,才吐出了这四个字,而他的脸色已是一片灰败。

怎么可能?

这一句话,在问卿云歌,也在问他自己。

他到现在还记得当时自己修习这部玄诀时,纪家家主所说的话。

“森炎,这一部《冰天雪地》虽然只是上品玄诀,可它的威力,堪比一般的灵品玄诀,而且,普通的火系玄力拥有者,哪怕修为比你高了一个档次,都不会是你的对手。”

可是这个少女明明……想到这里,他猛地抬起头来,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失声叫道:“你的火系玄力竟然不是普通的火?”

除了这一个可能,没有第二个原因能说明为什么他的《冰天雪地》能这么容易就被破掉了。

“嗯?”刚停止凝聚玄力的卿云歌听到这句话,挑了挑眉,她到还真是没想到纪森炎居然看出她的火并非普通的火,不过她可不会将自己有着极致之火的秘密说出去,于是只是环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然后说道,“是又如何?”

闻言,纪森炎顿时冷汗涔涔,他本来想着他的修为几乎高出了这个红裙少女两个小段,打败她应该是手到擒来才对,可千算万算,都没有料到这个少女的火居然非普通的火。

该死!

纪梧立这个没用的东西,也不讲这件事情说清楚,要是说清楚了,他怎么会这么冒冒失失地就打上门来?真是一个废物!

想到这里,纪森炎恨不得自己回去就把纪梧立给了结了。

其实也并不能怪纪梧立,因为纪梧立本人也并不知道卿云歌的火是什么火,更不可能给纪森炎说什么了,毕竟自己被打得那么惨,怎么可能在把这些事情细说。

“怪不得你能进入朱雀殿!”纪森炎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红裙少女,“看来你也是冲着朱雀殿那部火系玄诀来的,我说的对吧?”

“别转移话题啊,我说纪梧立的大哥。”卿云歌弯了弯唇,掏了掏耳朵说道,“话说你叫什么来着,纪啥?”

“纪森炎!”听到这句话,纪森炎直接怒吼出声,他还真的没有这么狼狈过。

“小点声小点声,我耳朵都要被你震聋了。”卿云歌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慢慢道,“纪森炎是吧?这次来这里是要为你弟弟报仇?”

语气是十分的淡然,带着些许的轻蔑。

纪森炎铁青着脸,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说是的话,他方才输掉了,根本无法报仇,可说不是的话,他又是跟自己最开始所说的话相矛盾。

“纪森炎,我知道你心里在想着什么。”卿云歌收起了慵懒的模样,目光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人,“你先前那般不过是因为我修为比你低,你认为给你弟弟讨个公道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现在,你引以为豪的招式都在我面前不堪一击,你以为,你还能拿出什么来替你弟弟报仇?”

“你别得意!”听到这句话,纪森炎更是恼怒无比,他冷声说道,“你打过我算什么,我不过是上一届比较差的学员罢了,这里比你厉害的师兄师姐一大堆。”

“是么,那又如何?”卿云歌静静地看着他,目光仿佛高高在上的冷星,讥诮地俯视着卑微的生命。

“我劝你最好收敛一点。”纪森炎阴沉沉地笑了,“我是打不过你,但是我们天地帮比你厉害的大有所在,你就等着天地帮来找你吧!”

“天地帮?”卿云歌重复着这三个字,然后微微蹙眉,听起来倒像是一个什么势力的名字。

她来到四灵学院的时日太短,还不太清楚学院里一些事情,不过,从纪森炎这句话中可以得知,四灵学院除了四殿,应该还有着不少学员自己组建的势力,而这个天地帮,应该就是纪森炎所在的势力。

学员到了二十五岁之后,会从四灵学院毕业,所以现在的四灵学院之中,还有着很多前几届的学员,这些势力都是老生们建立的,然后会在新生入学的时候大肆招新。

因为朱雀殿早已式微,所以各大势力从来都不会来朱雀殿招新,自然而然,卿云歌也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不错,我们帮主,可是玄灵榜排行前五十的存在。”一提到天地帮,纪森炎的神情再度傲慢了起来,“就算你不是普通的火,我们帮主出手,对付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玄灵榜这个东西,卿云歌是听过的,所有学员按照实力排名,一共有一百个名额,而玄灵榜第一,就是目前四灵学院内最强的学员,而能进入玄灵榜的人,都是极为厉害的存在。

玄灵榜第一目前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冥阶中段,那么由此算来,前五十也应该在魂阶高段,确实不可小觑。

“那么,就让你们帮主来找我好了。”出乎纪森炎的预料,卿云歌听到这话竟然没有半点畏惧,反而微微笑了一笑,然而下一秒,少女的笑容忽然顷刻敛去,只剩下刻骨的冰寒,她冷冷地开口,“但是现在,你们几个人,给我从朱雀殿滚开!”

话音一落,便见极为耀眼的红色光芒从少女的掌心之处腾起,继而化为了数道流星,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这些流星直直地砸在了纪森炎以及他带来的几个人的身上。

纪森炎根本没有料到卿云歌会突然出手,所以他连凝聚玄力的时间都没有,就被这些流星砸了个正准,不由的低声痛呼了一声,他才连忙凝聚起冰系玄力,抵挡住了这些由火元素所变幻而成的流星,但是这些流星依然渗到了他的皮肤之内,甚至将他的骨头都烧得生疼。

该死!

这到底是什么火,居然有如此威力?

纪森炎一边咒骂出声,一边十分的疑惑。

而他带来的那几个人也十分的不好受,这些人也都是天地帮的成员,不过只是小喽啰一般的存在,连纪森炎都被这些火弄成了这么狼狈的模样,更不用说他们了。

于是,朱雀殿门前就出现了这么一副画面,几个人在地上打着滚,不断地在哀嚎着。

萧沐晨刚来这里,就看见了这一幕,下巴差点掉了下来,他也是从这些人的服饰上看出是,这几个都是白虎殿的学员,白虎殿向来与朱雀殿不合,那么这些人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也就不言而喻了。

不过,在看到为首的那个人的时候,他这才发现那居然是纪家的大公子,这可是让他更惊了一惊,于是走上前去,颇为戏谑地说道:“哟,这不是我们纪大公子纪森炎吗?怎么整成了这个模样?”

正在全力抵抗着火焰侵蚀的纪森炎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话,顿时又被气得一噎,他正想看看是谁这么不知好歹,结果抬头一看,却发现是萧家的少爷萧沐晨,顿时给泄气了,然后勉强一笑,道:“原来是萧兄啊,让萧兄见笑了。”

“是让我感觉挺好笑的。”萧沐晨并没有给纪森炎面子,他那双狭长的桃花眼微微上扬,“既然见笑了,那还不赶快离开这里?纪家的脸都被你丢干净了。”

闻言,纪森炎心中满是怒火,但却敢怒不敢言,萧家毕竟是在十大玄法世家之中排行第七,他一个第十的家族,还是万万惹不起的,于是只能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卿云歌,然后就灰溜溜地带着几个小喽啰走了。

这火焰有些太毒,普通的疗伤丹药怕是不管用,看来他得去丹医阁那里买点丹药。

一想到丹医阁,纪森炎便气不打一出来,丹医阁也是一个势力,不过这个势力却只招炼药师,几乎四灵学院内所有的炼药师都在丹医阁,这就导致,若是想买丹药,就只能去丹医阁买,而丹医阁垄断了所有丹药市场,所以标价要比正常价格足足高出三倍!

每去一次,便至少要消费几千玄灵点,而他这次的伤,恐怕得上万玄灵点了,都怪这个红裙少女!害她这么破费!

他又得接任务然后出去赚玄灵点了,否则以后连吃喝都是个问题。

见到纪森炎和他几个跟班走了之后,萧沐晨这才走上前去同卿云歌搭话,他啧啧叹道:“云歌姑娘果然厉害,连纪森炎都被你打成了那个模样,不得了,不得了啊。”

“行了吧,别拍我马屁了。”卿云歌倒是有些意外萧沐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问道,“可是有事找我?”

“是,很重要的事。”闻言,萧沐晨方才还嬉笑的脸忽然变得凝重起来,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繁凡姑娘从出了玄灵域之后,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

“你说什么?!”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微微一惊,“怎么回事?”

难怪她出来之后,竟然都没有见过赫连繁凡,然而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日,我们在那座墓穴的时候,遇见了四灵守护兽之一,玄武的传承。”萧沐晨目光微微一沉,“我不知道为何玄武的传承竟然会是我和繁凡姑娘两个人,但是我们接受完传承之后,我没有什么事,而她却……不知为何直接昏迷不醒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卿云歌的眉头微微一拧,她一时间也百思不得其解,毕竟她也是接受过朱雀传承的人,按理说四灵守护兽的传承都是一样的传承血脉之力,怎么会出现传承者晕厥的情况?

“我也不知道啊。”萧沐晨叹了一口气,“而且我还把繁凡姑娘送到了丹医阁去,连丹医阁阁主都没能查看出她出了什么状况,就连玄武殿殿主用神魂之力去试探,也依旧显示如常。”

“这么说来,小凡就好比是睡过去了一样?”卿云歌想了想,然后说道,“带我去看看,实在不行,我们把她带到院长大人那里去。”

“院长大人?”闻言,萧沐晨有些讶异,“她不是根本不管四灵学院的事情吗?”

“事关学员生死,院长大人不会不管。”卿云歌淡淡地说道,“何况,这件事情还是因为玄武传承而引起,那么院长大人,就更不会不管了。”

“好。”萧沐晨当即喝道,“云歌姑娘你随我来,先看一看繁凡姑娘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点了点头,跟在萧沐晨后面,朝着玄武殿的新生居住地走去。

正当卿云歌和萧沐晨二人去看赫连繁凡的时候,纪森炎这个时候也刚刚来到丹医阁的据点,他脸色十分不好,冷冷地给门前的一个小喽啰说了之后,便进去见丹医阁阁主了。

此刻丹医阁里并没有多少人,有些成员是出去采药了,有些是去玄灵塔修炼了,还有一些人,是接到学员分发的任务去执行了。

不过这些都不在纪森炎的关心范围之内,他快速地走到丹医阁阁主的专有炼药室,然后推门进去,看见了一个巨大药鼎旁的年轻男子时,先是躬了躬身,然后说道:“吴萧师兄,纪森炎前来拜访。”

然而立于药鼎前的男子并没有理纪森炎,而是目光灼灼地盯着药鼎下的火,只见他的手掌在药鼎上一拍,顿时药鼎下的金色火焰忽然变成了银白色的火焰,紧接着,便有淡淡的药香从药鼎中弥漫了开来。

纪森炎只感觉到了一阵憋屈,但他又不能说些什么,毕竟他来到四灵学院这么久,对丹医阁阁主的脾性还是十分了解。

吴萧此人,十分喜怒无常,也许前一秒还在和你相谈甚欢,下一秒就可能立马翻脸,这种性格,不光是前来丹医阁疗伤的学员十分难受,就连丹医阁的成员也是苦不堪言。

但是没有人敢挑衅吴萧的权威,因为如今二十四岁的他,已经是一位灵品上级炼药师了,只要他一从四灵学院毕业,便会进入炼药师公会。

甚至有传言说,丹灵塔的那些长老们,都有意收他为徒,这样一个人,可是万万不能得罪的,毕竟,炼药师虽然多,可这般有天赋的却不多。

因为只要得罪了一个炼药师,就相当于得罪了整个炼药师公会,那么就意味着以后,一颗丹药都拿不到了,虽然说受伤之后可以用治疗系玄诀来疗伤,但毕竟没有丹药效果好,何况,还有那种可以涨修为、提升修炼速度的丹药,这些都是玄诀所办不到的。

所以炼药师这一行业,极受世人所尊崇,可以说,只要能跟一个炼药师搞好关系,那么以后的丹药就不用发愁了。

于是纪森炎只能在旁边静静地等候着,结果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就在他已经被残余的火毒折腾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面前的年轻男子再度动了。

只见那双手上浮起了耀眼的红光,然后提起,猛地在药鼎上一拍,便见火焰又是一个暴涨,然后发出了“嗤嗤——”的声音,这个时候,药鼎忽然剧烈地抖动起来,半晌,才又重新恢复了平静,而与此同时,药鼎下的火焰也渐渐地熄灭了。

看到这一幕,吴萧的目光顿了顿,然后伸出手将药鼎打开,紧接着,浓烈的香气扑面而来,瞬间盈满了整个炼药室,就连纪森炎都忍不住吸了几口气,然而令他有些吃惊的是,自己的修为居然在这股药香的作用下缓缓地上涨着,虽然涨幅的程度很小,可确实是在上涨。

“终于……”吴萧凝视着手中的那颗药丸,目光仿佛在看着一个稀世珍宝,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炼成了啊。”

这一声叹息之中,包含了众多情绪,有欣喜,也有怅然。

将那颗蓝色的药丸小心翼翼地放到玉瓶之中,他这才转过身来,看着候在一旁的纪梧立,曼声道:“可有事?”

“吴萧师兄,您那个丹药是……”纪森炎的视线一直跟随着那颗刚出炉的丹药,直到被放进玉瓶之中后,才恋恋不舍地收回了目光,忍了忍,还是出声问了。

“怎么?”吴萧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想吃?”

他虽然是在笑着,可给人的感觉却十分的冷漠。

“不不不!”纪森炎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立马吓出了一身冷汗,虽然他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他哪里敢说出来啊,估计说出来后,就会被吴萧师兄给杀掉吧。

这并不是纪森炎自己在吓自己,因为以前就发生过这种类似的事情。

有一个学员来丹医阁买丹药,却恰好碰见吴萧外出,便眼馋着这位丹医阁阁主炼出来的丹药,于是不知怎么的,居然把那瓶丹药给拿走了,结果这一拿,就付出了自己的性命。

这件事发生以后,学院执法队当即逮捕了吴萧,然而不过半日,他又被释放了出来,没有遭受任何刑罚,所有人都在猜测,执法队是在惧怕吴萧背后的势力,也就是炼药师公会,如果让丹灵塔那群老家伙们知道他们这么看好的一个徒弟居然被执法队抓了起来,恐怕就要打上四灵学院了。

毕竟,就算四灵学院有着影溶月这般修为莫测之人的存在,也不一定能敌得过丹灵塔那几个老家伙联起手来,遑论区区一个纪家。

见到纪森炎因为自己一句话就吓成了那个模样,吴萧耸了耸肩,走到椅子前坐下,然后慢悠悠道:“你最好快点说你来做什么,否则……”

说道这里就没有再说了,却让纪森炎再度吓出来一身冷汗,他结结巴巴道:“师弟此次前来是想为疗伤。”

“嗯?”闻言,吴萧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受了什么伤?”

纪森炎咽了一口吐沫,忐忑道:“火毒。”

“喏,这个给你。”吴萧头也不抬地扔出了一个玉瓶,“这是冰灵丹,专门解火毒的,拿去吧,五千玄灵点。”

听到五千玄灵点这句话的时候,纪森炎的面容抽搐了一下,但还是接过了那个玉瓶,他小心翼翼地说道:“不瞒吴萧师兄,普通的冰灵丹恐怕解不了在下的火毒。”

这一句话,让吴萧成功地抬起了头,眸中划过了一丝异色,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他朝着纪森炎招了招手,道:“走进些,我瞧瞧。”

纪森炎下意识地走了过去,然而就在他走到吴萧身边的时候,忽然被一只手锁住了手腕,登时一惊,就想出手。

“别乱动。”吴萧察觉到了纪森炎的意图,然后警告道,“我在给你检查。”

闻言,纪森炎立马乖乖地不动了,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惹怒了眼前的人,然后丢了性命。

将自身的玄力注入到纪森炎身体里之内后,过了一会儿,不知道是发现了什么,吴萧的眉头一皱,然后他收回了手,淡淡道:“不错,普通的冰灵丹是解不了。”

纪森炎忐忑不安:“那……”

话还没有问出口,吴萧便再度扔出了一个玉瓶,慢慢地说道:“拿着吧,这是丹辉级别的冰灵丹,够解你身上的火毒了。”

听到丹辉二字的时候,纪森炎大喜,他连忙接过玉瓶,然后连声说道:“多谢吴萧师兄了。”

“不用谢。”吴萧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淡漠道,“一万玄灵点。”

纪森炎:“……”

他就知道丹医阁的人都是黑心的!

“师弟知道。”他低眉垂眼,“一会儿就把一万玄灵点划到师兄账上。”

“嗯。”吴萧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纪森炎收好玉瓶,挪动着步子,向外走去,心里不由地愤恨不已,他一定要将此事告知帮主,然后狠狠地将那个让他损失了一万玄灵点的红裙少女收拾一顿。

然而纪森炎没有看到的是,在他走了之后,向来喜怒无常的丹医阁阁主却罕见地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原来人族之中,居然还有拥有极致之火玄力的人。”吴萧若有若思地看着药鼎,眸中慢慢地浮起一抹火热,他低声道,“倒是想好好地和这个人较量一番,不知道,到底是谁的火比较强。”

想到这里,他叫了一个丹医阁的弟子进来,然后吩咐道:“查,是谁将纪森炎打成那个模样的,查完之后,速速禀告。”

弟子点了点头,然后迅速下去开始查探。

“没想到刚刚突破皇品炼药师,就得知了这么一个消息。”吴萧轻轻地笑了,“这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有些期待啊……”

……

“云歌你看。”萧沐晨带着卿云歌来到赫连繁凡面前后,神色十分凝重,“繁凡姑娘这个样子,已经好几天了。”

卿云歌看着躺在床上的赫连繁凡,目光沉了沉,然后走上前去,仔细端详着:女子脸色红润,呼吸平稳,根本不像是昏迷之人,反而就是睡过去了一样。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一个童话故事,叫做睡美人,难不成……小凡是在接受玄武传承的时候被下了什么咒语吗?

好吧,她想多了,这里并不是童话世界,也没什么咒语。

“这就很奇怪了。”卿云歌凝神,语气沉沉,“小凡她并没有受什么外伤,也没有受什么内伤。”

“是啊。”萧沐晨挠了挠头,“同样是接受玄武传承,怎么我就没有像繁凡姑娘这样子呢?”

“这……”卿云歌也有些为难,因为她同样也是接受了四灵守护兽传承的人,她也没有出现这种状况。

一时间两人坐在这里,久久默然无语。

就在卿云歌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屋子里忽然响起了另一个声音,那声音带着一丝幽怨:“卿卿,说好的跟我一起吃饭呢?”

听到这句话,她诧异地回过头去,发现容瑾淮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见他靠在门边,不由地抽了抽嘴角:“你怎么来了?”

问完这句话后,她才想到,自己好像是答应了要和容瑾淮吃饭,不过被纪森炎和繁凡晕倒这两件事个整忘了,一时间不由地有些心虚。

“自然是走过来的。”他懒懒地答道,然后走上前来,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赫连繁凡,目光微微一顿,“这是怎么回事?”

“小凡因为接受了玄武传承而昏迷不醒,沐晨把我叫过来,正在商量对策。”卿云歌微微叹了一口气,“可惜我也没有看出哪里不对。”

“因为接受玄武传承变成了这样?”闻言,容瑾淮的神色微微一变,“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啊,不可能。”萧沐晨接话道,“我和繁凡姑娘一起接受的玄武传承,我这就还活蹦乱跳着。”

难不成……传承又出什么问题了?可是那日朱雀前辈只是感应到了白虎传承出了问题,并没有玄武,而且,玄武的传承确实应该是两个人不假,但怎么会出现一个人昏迷不醒的情况?

容瑾淮的眸光微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了,容世子。”卿云歌才想到这里有一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人,于是说道,“你看看小凡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才抬起头来,开始打量着躺在床上的赫连繁凡,半晌,才道:“抱歉,我并没有看出来。”

“连你也看不出来发生了什么事?”卿云歌这下子倒是有些意外了,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来,我们只能去找院长大人了。”

然而,就在这一句话刚刚落地的时候,一道冰冰冷冷的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那声音道:“不用找了,我已经来了。”

下一秒,屋子里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她带着一袭面纱,将容颜尽数隐去,只露出一双深灰色的眸子,那双眸子里是化不开的寒冰,仿佛已经沉淀了千年。

“院长大人?”卿云歌微微一惊,根本没有料到影溶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而一旁的萧沐晨更是被惊得直接站了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传说中的四灵学院院长,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女子,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两人都没有看见的是,容瑾淮在看到影溶月来的时候,目光微微顿了顿,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看着自己的一位故友。

影溶月微微颔首,然后走上前来,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女子,然后说道:“她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她体内另有一道血脉之力,和玄武的血脉之力相冲了,而以她现在修为,是无法控制这两道血脉之力,所以才会昏迷。”

“院长大人你是说……”闻言,萧沐晨却瞪大了眼睛,“繁凡姑娘她不是人?”

------题外话------

赫连繁凡:你才不是人!

我发现这段时间码字太多,导致整个背都是酸的,不好意思更新完了一会儿……容我去做一个按摩。

明天就到情人节啦,先祝姑娘们节日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