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生机泉水,千年寒毒!(狗粮)/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话一出,容瑾淮先是看了一眼赫连繁凡,才若有所思地收回了目光。

而卿云歌却是微微一惊,她看着躺在床上双眸紧闭的英气女子,一时间有点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叫……小凡她不是人?

不是人难不成还是玄兽吗?

“我可没说她不是人。”影溶月瞥了一眼萧沐晨,“我只是说她体内有着另一股血脉之力罢了,至于她是否是人类,那就不知晓了。”

闻言,萧沐晨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说道:“听院长大人你说繁凡姑娘体内有着别的血脉之力,我就以为她是别的种族的人。”

“你这样想倒也没错。”影溶月微微颔首,“她其实亦有可能有着别的种族的血脉,就跟白家的那个小丫头一样,只是目前不知,是哪一个种族的。”

“按照院长大人您的说法,那么小凡她……”卿云歌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赫连繁凡,问道,“她就只能一直这个样子了么?”

“不用担心,她现在与睡着的时候别无一二。”听了这句话,影溶月淡淡地说,“相反,这样对她还十分有好处,本来,两种血脉之力在一个人的身体里对冲,无外乎爆体而亡的下场,但是,除却玄武的血脉,她体内的另一股血脉,却在不断地修补她频临破碎的神魂,所以,只要她能完全将这两种血脉之力吸收之后,她自然就会醒来,而且修为也会有一个爆发性的涨幅。”

说完之后,她意味深长地看了卿云歌一眼,然后道:“所以这对她来说,是福不是祸。”

卿云歌了然地点了点头,但不明白为什么影溶月说这番话的时候,会那样看着她。

等等!有些不对。

眸光微微一凝,她想起了一件事,如果按照院长大人所说,一个人体内有两种血脉之力便会相冲,那么她怎么会没有事?

按理说,她体内有着神凰之魂,更有着一半的凤凰族的血脉,怎么会在接受完朱雀传承的时候,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她的修为,在接受朱雀传承的时候,还要比小凡低上那么一筹,如果小凡都因为修为太低而没能承受住两股血脉之力,那么她就更说不过去了。

难不成……她的身体里,还有着什么比较特殊的地方?

就在卿云歌凝眉沉思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声音,那声音先是大笑了一番,然后才戏谑地说道:“小丫头,若是连身为凤璃剑主的你都承受不了两种血脉之力,这天下恐怕没有人能受得住了。”

“何况,朱雀血脉与凤凰血脉并不想冲,反而相辅相成,可不像床上的那个丫头,她身体里另一股血脉之力,可以说恰好和玄武血脉相对应,自然就会昏迷了。”

听到这一番话,卿云歌的身子霍然一震,这个声音她已经熟悉的并不能再熟悉了,因为声音的主人分明就是她精神之海里的那个红衣男子,他先是传授她《凤天诀》,又传授她《凤火燎原》,可以说是师傅一般的存在,可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是谁。

“你到底是谁啊……”她低声喃喃,“为什么你会在我的精神之海里呢,而且,为什么你对朱雀的事情也会这么清楚?”

可惜,这两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后,她的思绪又重新放到了赫连繁凡的身上。

而这时,影溶月又开口了:“虽然这个小姑娘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但是也并不排除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我先带她去我那里,然后用神魂之力再多加稳固。”

“那我们……”萧沐晨也为赫连繁凡担忧不已,“还能做些什么?”

“你们?”影溶月的目光顿了顿,微微沉吟道,“如果想让她尽快醒过来,就需要一种东西,但是这东西,目前应该是得不到的。”

“什么东西?”闻言,卿云歌不禁沉了沉眼眸,听院长大人这个口气,貌似连她也不能得到这个东西。

影溶月看了红裙少女一眼,欲言又止道:“精灵一族的至宝,生命泉水,只有生命泉水为她提供源源不断的生机,她才能更好地融合体内的两种血脉之力。”

“生命泉水?”萧沐晨脱口,“这确实是得不到的东西,我还没听说精灵族把它给过其他八族之人。”

“不错。”影溶月点了点头,“本来我当年游历的时候,偶然得到了一些,但这么多年过去,因为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已经用光了,而且精灵女王是不会将生命泉水给出去的。”

卿云歌想了想,然后问道:“必须只能是生命泉水吗?不能用别的东西代替?”

“你这么一问,我倒是……”影溶月的眉头微微一皱,像是想起了什么,但到了嘴边却说不出那个词。

“生命泉水,是生机泉水的进化版。”这个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容瑾淮淡淡地开口了,“没有生命泉水,有生机泉水也是可以的。”

听到这句话,影溶月也点了点头,然后道:“是,是可以用生机泉水来代替,毕竟小姑娘的情况并不是那么严重,可是,生机泉水虽然是有希望得到,但是这个希望,也几近于零。”

闻言,卿云歌的眉头微微一蹙。

“生机泉水,除了在几百年前,卡撒大陆的兽人曾经发现过一处,就在也没有生机泉水的消息了。”影溶月淡淡地说道,“所以,想要得到生机泉水的前提,是能找得到它。”

这倒是有些难办了,卿云歌看着仿佛睡着了的赫连繁凡,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

萧沐晨也沉默了下来,虽然他背后有着萧家,有一大批人手可以用,但是对于生机泉水这种虚无缥缈的存在,也是有心无力。

而容瑾淮目光淡淡地看着某一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把她带回去了。”影溶月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道,“没有生机泉水,其实也无妨,只不过是苏醒的时间会变得更慢,承受的痛苦也更多罢了。”

痛苦?

听到这两个字,卿云歌又看了一眼赫连繁凡,果然发现女子的秀眉正微微蹙起,像是在忍受着什么。

其实对于赫连繁凡,她一开始只是抱着戏耍的态度,但是通过后来的接触,她是真心把她当做朋友来看,如今小凡竟然遭遇了这种事情,说不难过,那是假的。

虽然都说生机泉水已经是存在于传言里的东西了,可至少还有一线希望,卿云歌想到,那么她不一定就得不到生机泉水。

想到这里,她询问了一下七玄空间内的剑灵:“羽毛,你可知道生机泉水?”

悠哉悠哉正在和紫冥戏耍的剑灵听到自家剑主在叫他,立马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然后道:“怎么了主子,你怎么想起问生机泉水了?”

“我需要找到生机泉水。”卿云歌淡淡地说道,“所以想问问你,是否听过?”

“本灵当然听过!”听到这句话,剑灵得意地拍了拍胸脯,然后唏嘘一声,“不过主子,这生机泉水你还是别想了,是不可能找到的,虽说几百年前卡撒大陆是有生机泉水的出现,但那是死泉,已经被用完了,而且生机泉水的效果比不得生命泉水,您还不如直接去精灵族讨要点生命泉水。”

闻言,卿云歌直接黑了脸,她阴测测道:“你也算是活了很长时间了,你也不想想,精灵族会把生命泉水给外族人吗?”

精灵一族是九族之中最为高傲的种族,他们有着严重地排外心理,看不上其余八族的人,而且,作为这个世界最早诞生的生物,精灵一族是不死的存在,除非被杀死,否则他们会一直活下去,并且青春永葆。

刚还在为自己的聪慧洋洋得意的剑灵猛然听见这句话,不由地瞪了瞪眼,半晌,他才垂头丧气地说:“不会。”

“那不就结了?”卿云歌抚了抚额,心说某剑灵真是越来越蠢,一定是被紫冥给传染了。

而与此同时,某在自家主人眼里很蠢的九幽梦魇忽然身子一抖,它茫然地睁着大眼睛,扇了扇翅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唔……怎么感觉有人在对它用精神攻击呢?

紫冥摇着尾巴勘察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于是翅膀一收,又开始爬在那里接着睡觉。

而它没有看见,它的旁边不知道何时滚过来一只红色的蛋,然后那只蛋跳到了它身上,选了一个极为舒服的位置停了下来。

“不过主子,咳咳……”这边,剑灵丧完气后,忽然又眉开眼笑道,“其实嘛,没有生机泉水,生灵泉水也不是不行。”

“生灵泉水?”听到这个词,卿云歌反问道,“它和生机泉水还有生命泉水有什么关系?”

剑灵这个时候又开始充当行走的百科全书了,他摇头晃闹道:“这生灵泉水,可是当年精灵一族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时的伴生物,其效果还要在生命泉水之上,但是由于精灵族的族人越来越多,这生灵泉水也就慢慢地退化成了生命泉水,所以说,生机泉水进化后是生命泉水,生命泉水进化后是生灵泉水。”

说完之后,他觉得自己说的十分有道理:“怎么样主子?”

卿云歌:“……滚!”

见鬼的生灵泉水,连生机泉水都没有,还想着有生灵泉水,真的是在做白日梦。

被剑灵这么忽悠了一番,她的神魂直接退出了七玄空间,不想再和羽毛多说一句话了,看来还是只能看看,日后能不能恰巧碰见生机泉水了。

然而就当她的意识刚刚回体,便看见影溶月的右手指着赫连繁凡的眉心,指尖处有一点光芒,光芒将手指和眉心连在了一起。

“奇怪。”影溶月像是发现了什么,她的眉头一皱,深灰色的双眸沉了沉,然后说道,“以小姑娘的身体状况,根本活不到十八岁的,怎么现在,她却还活得好好的。”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还没说些什么,萧沐晨先是吓了一跳,一双桃花眼也因为惊吓而微微收缩,他小心翼翼地问:“什么叫活不到十八岁?”

“这个小姑娘体内,在她年幼的时候,被下了千年寒毒。”影溶月看了萧沐晨一眼,然后淡淡道,“可她的玄力不是水系、火系和冰系,无法抵挡千年寒毒,所以注定活不过十八岁,可是如今……”

说道这里她顿了顿,像是在沉吟,然后目光在扫到卿云歌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原来如此。”

卿云歌的神色微微一变,然后忽然想起了她与互利互惠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对话。

她说:“云歌,你走到哪儿我就得跟到哪儿。”

她说:“我师父说了,如果我不跟着你,我就会死。”

当初卿云歌以为赫连繁凡只是在说笑罢了,如今看来,这番话竟然是真的,不过……跟着她,难道就能解体内的千年寒毒了么?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下一秒,脑海里响起了一个冰冰冷冷的声音:“卿丫头,你身怀极致之火,是千年寒毒的最好克星,我想,应该是你在她身边,她体内的毒才能得到遏制。”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猛地看向影溶月,方才,这位四灵学院的院长,直接给她进行了精神力传音,而这句话,也解除了她的疑惑。

“不过现在你不用担心,你就算不在她身边,她身体里的千年寒毒也不会扩散,因为在两种血脉之力的相冲之下,身体机能也进入了沉睡,寒毒也就失去了作用,但是等她一旦醒来,寒毒会比以前更加猖獗,而那个时候,就需要你为她亲手解毒了。”

这一番话除了卿云歌外,没有人听见,而影溶月在进行完精神力传音之后,她先是对着萧沐晨说道:“小子,你也不用担心,既然她已经活到了十八岁,那么就不会英年早逝了。”

听到这句话,萧沐晨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便见下一秒,黑色的长袖一挥,躺在床上的赫连繁凡便不见了踪影,在萧沐晨有些微愕的目光之中,影溶月的面色依旧很平静,她淡淡地说道:“好了,我要把这个小姑娘带走了,你们也各干各的去吧。”

说完之后,黑衣女子便离开了这里,如同来的时候一样,让人猝不及防。

“我说……”萧沐晨有些傻眼,“院长大人的实力究竟有多强?竟然连人都能收走。”

“反正深不可测。”卿云歌耸耸肩,然后说道,“既然小凡目前没事,我们也可以放心了,我也要走了。”

深吸了一口气,她平复了一下心情,看来,自己的计划之中,又多了一个,就是要尽快找到生机泉水,让小凡能快点醒过来。

容瑾淮笑了笑,然后看了一眼红裙少女,柔声道:“走吧,刚好到了吃饭的点,我们去吃饭。”

“吃饭?”刚还准备和卿云歌分道扬镳的萧沐晨听到这话,眼睛忽然一亮,“我也要去,忙活一天我也累了。”

闻言,卿云歌倒是无所谓,左右都是认识的人,一起吃饭也没有什么关系。

然而容瑾淮却直接拒绝:“不行。”

“哈?”萧沐晨有些懵,“为什么?”

“因为今天过节。”白衣男子轻飘飘地说完这句话后,就拉着同样有些懵的红裙少女走了。

“过节?”被丢下的萧沐晨依然没有反映过来,他挠了挠头,桃花眼中满是疑惑,自言自语道,“不对啊,过节跟吃饭有什么关系?”

想了半天都没有想明白,他索性不想了。

离开新生居住地后,萧沐晨走在路上,目光不经意地一瞥,见到路上的学员都是一对一对,而且还是一男一女,然后他这才想起来今天过得是什么节。

“容瑾淮!”萧沐晨想明白后,不禁咬牙切齿,“你这个贱人,竟然还刺激我!”

而这边,卿云歌跟着容瑾淮来到了四灵学院外的一条街上,此时正值傍晚,夕阳西下,天边镀上一抹绯红色的余晖,仿佛大片的火燃烧着苍穹,绚丽耀眼。

“今天过什么节?”因为走得有些匆忙,卿云歌忘记了自己的手还被某人牵着,她不由地有些疑惑,问道,“为什么过节就不带沐晨吃饭?”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脚步顿了顿,然后回过头来朝她笑道:“卿卿是不是过糊涂了,连今天是七月初七都不记得了?”

七月初七?

卿云歌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才想起七月初七是个什么节日来。

这个世界的人族倒是很多风俗习惯都同她的故乡——中国有些相像,而很多节日,更是在同一天,譬如七月初七的乞巧节。

但是,这个世界的乞巧节的由来却不是因为牛郎织女,而是另外一个故事,一个神明和凡人之间的故事。

“传说,在上古时期,神明还在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名为星辰的女神,来到尘世,和一个人类相爱了。”温柔清雅的声音缓缓入耳,听起来十分动人,“星辰身为神明,有着神力,因此可以做到人族中人做不到的事情,哪怕是修为达到了神阶的高手,因此,那个人类的家族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慌。”

“他们把星辰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混沌大陆,于是,所有人族都对这个仿若神明一般的女子感到了敬畏,但,更多的却是恐惧,他们恐惧比自己更强的存在。但是,星辰的实力极强,根本不是人类可以抗衡的,所以,他们把主意打到了那个和星辰相爱的男人身上。”

“他们将那个男人抓了起来,并传信给星辰,若想让她丈夫活命,就要来神祭崖一趟,星辰去了,但没有想到,等待她的,却是男人冰冷的尸体和无数人类的围攻。”

“她当时震怒不已,用神力将所有围攻她的人都杀掉了,可是她的丈夫却无法活过来,于是,她做了一个决定,她将她的心分给了这个人类,神的心,可以救人,但是神失去了心,却无法做神,男人活过来之后,星辰也失去了神力,成为了一个普通的人,但幸运的是,他们最终在一起了。”

“为了纪念这件事情,人族之中便有了乞巧节,它有个别名,有叫星辰节。”容瑾淮缓缓道,“而这个节日,也是人族之中,一对男女一起过的一个节日。”

听了这个故事,卿云歌微微叹了一口气,她并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神明,但是传说却和她前世所听过的,有些相像,不过,至少不是以悲剧结尾,不想牛郎织女,被一道银河分开,一年才能见一次面。

“诶,可是不对啊。”叹完气后,卿云歌有些诧异,“乞巧节跟吃饭有什么关系?”

不能因为今天是乞巧节就不带沐晨吃饭啊。

“因为……”容瑾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轻轻地笑了,“我想和你过这个节日。”

他说,我想和你过这个节日。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猛地后退了一步,脸上毫不意外的浮起了淡淡的红晕,她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于是只能尴尬地咳了一声,然后故作严肃道:“左右我们都是孤身一人,那么一起过也无妨。”

嗯,对,就是这样,朋友一起过一下乞巧节也没什么,前世在暗月联盟的时候,他们这些单身的杀手们也会在情人节出去过节,所以没什么大不了,只不过这一次人少了一些,只有两个人。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才平复了一下,虽然心跳仍然有些快,但好过方才刚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仿佛被波浪冲击了一般,有着微微的战栗感。

“走吧。”容瑾淮也不在多说,就像是认同了她这句话一样,然后接着拉着她向前面走去。

在感受到掌心的温暖时,卿云歌这才反映过来自己的手又被牵住了,她内心只想哀嚎一声,真的是美色误人,连自己被占便宜这件事都给忘记了。

算了,也懒得管了,反正依据前几次的经验,她就算想将她的手抽回来,估计也抽不回来,那么姑且再让他占最后一次便宜,下一次自己得一定提防着点。

由于是一年一度的乞巧节,街上很是热闹,车水马龙,人群仿佛海潮一般,漫过整个城市,街边的小店里都摆满了蓝紫色的星辰花,有传言说这些话是女神星辰死去之后所化成的花,寓意着美满的爱情,有情人不管经历了多少磨难,到最后都能终成眷属。

由于前世是一个高科技发展的年代,卿云歌并没有经历过这种偏古色的节日,她抬眸望去,全部都是一对对拿着星辰花的男女在耳鬓厮磨,一时间不由地抽了抽嘴角。

不得不说,在这个街上,她一定是个异类,毕竟,她又不是跟情人一起出来过节。

“姑娘,买一束星辰花吧。”正想着,卿云歌就被一个摆摊的大娘给叫住了,只见她笑眯眯地说道,“过乞巧节没有星辰花相伴,可不算是过。”

“不……”因为本来就没有打算过乞巧节,卿云歌刚想拒绝,便见一只手已经拿起了一束蓝紫色的星辰花,手的主人笑了笑道,“是我匆忙忘记了。”

“还是公子懂得比较多。”大娘见到又卖出一束星辰花,眉开眼笑道,“公子和姑娘真是般配,大娘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像你们这么般配的璧人了,你们一定会白头偕老的。”

“我们不是……”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有些佩服这位大娘的口才,她不禁扶了扶额,觉得自己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了,索性也懒得解释了,反正这个大娘也不认识她,她也不在乎旁人怎么说了,只不过……别让别人也误会了啊。

想到这里,她瞟了一眼一旁的容瑾淮,见到他听到这话,竟然微微一笑,道:“那就借大娘的吉言了。”

卿云歌:“……!”

做戏也不要做的那么全好不好!

借个鬼吉言啊,见鬼的白头偕老。

“喂,我说容世子你……”卿云歌有些狐疑地看了容瑾淮一眼,还没等她问个明白,她的手中就多了一束星辰花,刹那间,甜腻的香气扑面而来,蓝紫色的花瓣在风中摇曳着,仿佛蝴蝶曼舞,多彩生姿。

“卿卿一定要拿好了。”容瑾淮收回手之后,懒洋洋地打着扇子,“拿好,我们才能白头偕老。”

买花的大娘看见这一幕,笑得更开心了,连声说道:“这位公子说的不错,姑娘,你可一定要把星辰花拿好了,这样你们才能得到女神星辰的祝福。”

卿云歌:“……”

行吧,她已经放弃解释了,拿好就拿好,总不能甩出去,这样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

于是她默默地抱着那束星辰花,选择了忽视不见。

“来,瞧一瞧,看一看喽!”此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吆喝,“乞巧节许愿会开始了,今天许愿的一定会实现!”

顿时,听到这声吆喝,街上的很多相携着的男女,都跑到前面去了,而且面露兴奋之色。

“哎,看到没,你们来的真及时,许愿会这才刚刚开始。”大娘显然也听到了这声吆喝,对着卿云歌和容瑾淮说道,“赶紧去呀,挑一个好的位置许愿,这样子愿望实现的机会才会更大。”

“谢谢您的好意。”根本容不得卿云歌出声拒绝,身旁的人已经拉着她朝着许愿会的地方走去了。

额上的青筋跳了跳,她感觉要忍不住体内喷薄而发的玄力了,说好的不会让自己再被占便宜呢,这一转眼就又被占了,真是丢脸!

“人家情人去许愿,咱俩过去凑什么热闹。”卿云歌发现自己依旧抽不回自己的手,只能咬牙切齿道,“还不如把位置让给别人。”

“既然来了,不如先看看。”容瑾淮似乎心情很愉悦,他低低地笑了一声,然后慢慢道,“反正是出来过节,当然要把流程都走一遍。”

问题他们又不是真的在过乞巧节!

好吧,但是她先前已经答应了人家一起过节,以朋友的身份,也不能拒绝人家想要去看许愿会的决定。

于是万般无奈之下,卿云歌放弃了和容瑾淮争辩,跟着他一起来到了许愿会的现场。

说是许愿会,其实就是一颗许愿树,树上缀满了红色的绸带,绸带随风飘舞,属下是一簇簇星辰花,大片的蓝紫色和红色交织在一起,仿佛少女裙摆上绣着的绝美花纹。

这个时候,已经入夜了,便见天上繁星万点,忽闪忽现,它们的中央,有一轮弯月,月光落在了许愿树上,平添一份神秘。

“这位公子和姑娘,是要来许愿吗?”许愿会的举办者看到又来了一对男女,连忙迎了上去,然后递给他们两条红色的绸绫,指着那颗许愿树说道,“两位在绸绫上写下自己的愿望,然后挂到树上,就可以了。”

顿了顿,又补充道:“挂的越高,愿望实现的几率也就越大。”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望了一眼天,心想,难不成是因为挂的越高,离天上的星星越近,才能更好的让女神星辰有所感应,所以愿望也就会实现?

刚想到这里,她就无语地抽了抽嘴角,还真是太闲得无聊了,她居然都开始信神话故事了。

不过……也没说许愿一定要跟男女情事有关,她倒还真可以写一写。

于是卿云歌从柜台上拿起一只笔,开始在绸绫上一笔一划地写着,写完之后,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带到墨痕完全干涸后,才走到许愿树下,将绸绫系在了一根树枝上。

就在她回过头去正想问问容瑾淮写了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听见人群里发出数声惊呼。

不由地有些诧异地抬头望去,便见一袭白衣的男子凌空而立,他手上握着一条红色的绸绫,然后足尖一点,将手中的绸绫系在了许愿树的最高处,系完之后,他重新落地,一举一动,都优雅无比。

看见这一幕,人群顿时骚动起来,紧接着是此起彼伏的声音。

“不知道是哪位姑娘是这位公子的意中人,还真是好福气。”

“是啊,这公子直接将绸绫系到了最高处,可见是极想让愿望成真的。”

赞叹声之后,又有女子揪住自家男人的耳朵,恶狠狠道:“说,你把绸绫挂在那么低的地方,是不是不想让愿望实现?”

卿云歌见到容瑾淮落地之后,更加好奇了,不知道是什么愿望他这么想实现,于是蹭蹭蹭地走了过去,问道:“你写了什么?”

容瑾淮看了她一眼,不答反问:“你呢?”

“喂,明明是我先问你的好不好。”卿云歌翻了个白眼,有些不乐意,但还是应道,“就是希望自己身边的人,能够一世安好。”

她的愿望很简单,但也很难。

闻言,容瑾淮轻轻地笑了笑,然后说道:“那我的愿望,跟你的有些像。”

和她有些像?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抬起头,等着他的回答。

月光之下,万千星辰花之前,白衣男子俊美得仿佛天人,幽深的墨眸里的神色温柔而缱绻,他缓缓开口:

“浮世万千,吾愿有三,一愿云歌岁岁安,二愿红颜一生伴,三愿与卿携手共山川,此生不换。”

浮世万千,吾愿有三。

一愿云歌岁岁安;

二愿红颜一生伴;

三愿与卿携手共山川,此生不换。

因为这句话,今天夜里,卿云歌成功地失眠了。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都睡不着,然后直接起身,在屋子里转了半天,最终决定自己还是去玄灵阁看看有什么好东西,来平复一下心情。

容瑾淮并没有在她的屋子里,因为今天吃完饭后,他对她说,他要离开几天,会在十四天后,再和她一起去往烈焰山脉。

这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因为那句话,她着实紧张了不少,这下子看不见人,她也能冷静冷静几天。

玄灵阁离着新生居住地并不远,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她就走到了。

拿出玄灵卡在大门前刷了一下,门边应声而开,她走进去之后,开始从一楼查看。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炼丹的药方,不过,对于目前的她来说,她并不需要药方,药殿之内的药方已经足够她用了,而且凤璃剑传承下来的药方单子,要比四灵学院珍藏多年的还要高级很多。

越过无数药方之后,卿云歌来到了珍藏玄诀的地方,虽然有着《夜神的黄昏》和《凤火燎原》,她目前也不需要在学习更多的玄诀,但是抱着好奇之心,她还是仔仔细细地在这里转了起来。

据剑灵说,只要剑魂归位一股,她的玄力就会觉醒一生,那么如果七个剑魂都归位,她便会拥有七生玄力,不过目前七生玄力离她还是太遥远了,现在的她还只是一生玄力而已。

视线首先落在了火系玄诀的架子上,目光一一扫过,倒是有几部让她挺满意,不过她觉得跟《凤火燎原》有些大同小异,而且都要几千玄灵点,目前的她,还真付不起这个价格,所以只好放弃了。

然后卿云歌来到了暗系玄诀的架子前,四灵学院所珍藏的暗系玄诀虽然要比卿家多得多,可是比起其他属性的玄诀,却依旧很少了,毕竟,拥有暗系玄力的人类实在是太少了,一千个人之中,最多才一个。

因为有着《夜神的黄昏》这部极为逆天的玄诀,尽管只有第一部分,也足够她用了,所以她只是略略地扫了一眼架子上的玄诀,然后就准备向二楼走去。

然而,就在下一秒,一部最角落里的玄诀吸引住了她的目光,那部玄诀看起来极为古旧,但是却有一种森严之感。

卿云歌好奇地弯下身子,将那部玄诀拿了起来,然后将封面上的灰尘轻扫干净之后,才看见上面的两个黑色的大字——挽歌。

挽歌?

在看见这两个字的时候,她的眸光微微一动,不知道为何,这两个字给她的感觉,和当初在卿家看见《夜神的黄昏》第一部分时极为相像。

抱着好奇的态度,卿云歌翻开了这部名为《挽歌》的玄诀,结果在看到第一行的时候,瞳孔不禁收缩了起来。

如果她没有看错,这部玄诀并不是什么挽歌,而是《夜神的黄昏》的第二部分,因为第一部分刚刚好能和这部玄诀所连上。

心情不禁激动起来,卿云歌这才去看这部玄诀的价格是多少,按理说,它被放在了角落里,显然是遗弃很久,价格应该不会贵。

然而,事实却跟她想的并不一样,因为架子上面赫然写的是——五十万玄灵点。

------题外话------

啊啊啊啊,今天的更新真的是太晚了,深深的无力。

所以,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给大家吃一点狗粮吧!

情人节快乐姑娘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