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你也敢在这里叫嚣?(除夕快乐)/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卿云歌在看到五十万玄灵点这几个字的时候,差点把手中这块刻录玄诀的玉简给直接扔出去了。

靠!有没有搞错?就一部玄诀能卖到五十万玄灵点?她现在也才三千玄灵点好不好!

她觉得她需要好好地查看一下四灵学院内玄诀的市价究竟是多少,如果连这种被丢在角落里的玄诀都要买五十万,那么其他玄诀岂不是得上百万?

于是,抱着这个有些惊悚的想法,卿云歌开始快速浏览起了一楼大厅内的所有玄诀,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只有灵品玄诀的价格才上了十万玄灵点,其余都在几千或者几万不等,所以这样看起来,价格还是十分合理的。

然而她手中这部名为《挽歌》,实则是《夜神的黄昏》的第二部分,刻录其的玉简上并没有写它的品阶是多少,就如同她曾经在卿家找到那本《凋零》一样,但为什么就是这么一部品阶不详的玄诀,能卖到五十万玄灵点?

这是圣品玄诀才能有的价格吧?

虽说《夜神的黄昏》的品阶很可能要超越过圣品级别,但是,既然用《挽歌》做了名字,那么就相当于,收录这部玄诀的人根本不知道它真正是什么,而且从这块玉简的颜色可以看出,它已经被收录很久了,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一直被丢在角落里,无人问津。

然而,偏偏就是这么一部无人问津的玄诀,卖到了五十万玄灵点,这简直是在开玩笑吧?她得挣多长时间才能挣到五十万玄灵点?

不过,会不会是价格标错了?多标了了几个零?

卿云歌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然后觉得这个可能性十分大,于是她拿起玉简,走到玄灵阁负责买卖东西的柜台处,然后扬了扬手中的玉简,问道:“这部玄诀是多少玄灵点?”

由于四灵学院是众多玄力修炼者的居住地,而修炼者们往往会因为突然顿悟,会日夜都处于修炼之中,所以,四灵学院的玄灵阁、食楼、玄灵塔等地方,全部都是十二个时辰开启着大门,为的就是学员们心血来潮来到这里,而不会被拒之门外。

柜台前是一个老者,老者虽然已是满头银发,而且看起来身躯也有些佝偻,但他的面容十分精神,你和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瞳对上的时候,会以为自己在看着一个征战沙场的年轻人,他曾经纵马奔驰,大杀四方,英气逼人,苍老的眉眼间依稀有着当年的风彩。

老者正在闭目养神,见到有人出声询问,于是睁开了双眼,瞥了一瞥,然后又闭上了,懒懒地回答:“架子上不是标注了吗,五十万玄灵点。”

看来价格真的没有标错,但是卿云歌依旧不能理解为什么会这么高,她颇为诧异地说道:“我看那些圣品玄诀才不过这个价位,为什么一部品阶不详的玄诀也要这么多玄灵点?”

孰料,老者听到这句话之后,身子忽然坐直了。

就像沉寂了多年的宝剑忽然出鞘,准备手刃敌人,气势凌厉而逼人。

他冷哼一声:“谁说这是一部品阶不详的玄诀了?只不过这是一部残篇,若是全篇都在,可就不止五十万玄灵点了,一千万都有可能。”

“残篇?”闻言,卿云歌的目光顿了顿,她自然知道这是残篇,毕竟另一篇章就在她自己手上,弯了弯樱唇,她道,“不知道老丈可否说明,这是哪一部玄诀的残篇?”

老者顿时不乐意了,他依旧直着身子,目光渐渐转冷:“玉简上不是写了名字吗?”

“所以,就是这部《挽歌》咯?”卿云歌表面上了然地点了点头,心想,看来四灵学院当初收录这部玄诀的人果然不知道,这部玄诀实际上是《夜神的黄昏》。

不过仔细想想也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依照羽毛所说,《夜神的黄昏》当年已经被毁掉了,虽然可能由残本流落在外,但也是极少的。

何况这还是一位来自圣空之城的天使所创,人族之中知晓这件事的就更少之又少了,自然而然,也就不知道这部玄诀实则是《夜神的黄昏》

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好消息,要是玄灵阁有《夜神的黄昏》的消息传了出去,估计不要说是学院里其他的学员了,恐怕就算是导师们也会趋之若鹜。

不过,最重要的问题是,她买不起啊!实在是太贵了。

就当卿云歌纠结万分的时候,柜台后的老者却有些不耐烦了:“我说这位学员,你要是没有足够的玄灵点,就把它放回去,等你攒够了玄灵点,再来买吧。”

说完之后,他的身子又重新弯了下去,但是没有人看见,他半闭着的双眼中,划过了一道异色的光。

“好。”闻言,卿云歌点点头,果断道,“那就等我有了足够的玄灵点后,再来买它。”

她并不担心这部玄诀会有人提前买走,毕竟要买早就买了,就不会出现被扔在角落里的情况了。

听到这句话,老者没有任何答复,他靠在椅子上,呼吸平稳而缓慢,像是已经睡了过去。

卿云歌将手中的玉简重新放回了架子上,然后就出了玄灵阁,然后朝着学校分发任务的公告栏处走去,因为她现在急需玄灵点来买《夜神的黄昏》第二部分,本来还想等完全熟悉学院之后再去接任务的,但倒是这一次心血来潮的玄灵阁之行,打乱了她的计划。

四灵学院的任务按照难度的高低,总共分了五个档次,分别是地级——天级——灵级——圣级——神级,地级任务最简单,所以任务完成后得到的玄灵点也就最少,而神级任务反之,一个神级任务,最后能拿到的玄灵点,不再百万数目之下,但由此可知,神级任务是有多么艰难了。

卿云歌先看了一眼地级任务,发现能得到玄灵点数目最高的也不过是五千而已,如果她想要买那部玄诀,那就意味着,她要执行一百个地级任务。

抽了抽嘴角之后,她接着看向天级任务,完成一个天级任务,大概能得到一万到五万玄灵点不止,如果按照五万玄灵点一次的话,那么她执行十次任务就能攒够五十万玄灵点了,这个到还是可以一试。

卿云歌并没有去看灵级以上的任务,因为灵级以上的任务都是多人任务,而且难度要上了一个很大的档次,以她现在的修为还接不了灵级任务,能完成灵级任务的,都是玄灵榜上的那群狠人。

据传言,玄灵榜第一之所以可以稳坐这么多年,就是因为他独自一人完成了一个圣品级别的任务,仅仅这一条,就让很多人望尘莫及。

浏览完了任务之后,她准备明天就去选择一个任务来执行,然后仔细挑选了一下哪些任务适合她做,这才又重新回到了新生居住地内。

卿云歌坐在凳子上,然后觉得有些无聊,就把七玄空间内的剑灵叫了出来,准备听这个话痨说说话,说不定还能当催眠曲听听。

“怎么了主子!”剑灵很快就从七玄空间内跑出来了,他的神色十分兴奋,“叫小的出来有何贵干?”

卿云歌瞟了某剑灵一眼,然后忽然发现,剑灵的身体比以前凝实了很多,不由诧异地问道:“羽毛,你这是……要活过来了?”

闻言,剑灵先是一懵,然后才明白过来自家主子说的是什么意思,他挠了挠头,说道:“不是啊,主子,我的灵体变得凝实了的原因,是因为你的修为精进了,您是凤璃剑主,我是凤璃剑的剑灵,自然也会随着主子您的进步而进步,咳……”

说到这里,他忽然猛地顿住了,像是自己说错了什么。

“原来如此。”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忽然问了一个问题,声音淡淡道,“那我的修为达到什么程度,你才能完全活过来?”

剑灵顿时暗叫一声糟糕,他就知道自家剑主向来多智,一定会想到这件事情,他还真的是嘴欠,于是只能打个马虎眼,含糊道:“主子你问我我也不清楚,我的记忆封印没有被完全解开。”

卿云歌看了剑灵一眼,倒是没有多问,挑了挑眉后慢悠悠地说:“放心,我会尽快提升修为,然后让你活过来的。”

“哇,主子你实在是太好了!”剑灵顿时眉开眼笑,“我就知道我跟了一个好主子。”

“嗯。”卿云歌点点头,“因为等你活过来了,我就可以揍你了。”

方才还沉浸在巨大喜悦之中的剑灵:“……”

原来是这样吗……嘤嘤嘤白让他那么激动,剑主大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欺负他这么一个灵。

卿云歌看着一脸垂头丧气的剑灵,摸了摸下巴,心想,自己是不是跟容瑾淮接触太久了,都被他给带坏了,俗话不是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么,她以前还没这么毒舌,嗯,一定是被带坏了。

“对了主子。”剑灵虽然丧气,但他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灵,在丧气之中,还想起一件事儿,“天灵果你什么时候吃啊?”

听到这个问题,卿云歌才想起来还有天灵果这个东西,于是她直接就进到了七玄空间之内,然后来到了药殿前的百草园,果不其然,看见那里摆放着十几个葫芦状的果子,正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其实虽然说是百草园,但实则凤璃剑传到她这一代的时候,百草园内的好多药材已经没有了,更不用说那些珍惜的天才地宝,当时她好不容易打开百草园后,还想着能看到什么传说中的药草,结果却大失所望。

不过还有一个好消息是,百草园的土地极适合生养药草,举个例子,一株凝香花在外面的话要长三百年才能成熟,而在百草园之内,只需要三十天。

“话说,天灵果我能不能卖给学院?”卿云歌看着那几个果子,心里忽然冒出来一个想法,天灵果可是天才地宝,一个应该也价值不少玄灵点,左右有这么多,分给小沐阿月他们几个,还有剩余的,天灵果一个人一生之中只能吃一个,所以多了也没有用。

“卖?”剑灵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夸张地做了一个掏耳朵的动作,“主子你是不是疯了,这么好的东西你卖了做什么,虽然多余的咱们自个儿用不上,但是可以用来炼丹啊。”

“嗯?”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沉思了起来,“天灵果都相当于皇品丹药,那么用天灵果炼出来的丹药,是不是要达到帝品了?”

“这倒不是。”剑灵摇了摇头,说道,“天灵果之所以堪比皇品丹药,是因为它有着静心的作用,而只有皇品之上的丹药,才能有此等作用,但是天灵果用来炼丹的话,最高也就撑死灵品下级丹药,一般来说能达到天品中级,已经是十分了不得了。”

“你这个方法不错。”卿云歌颇为赞同道,“咱们可以把天灵果炼成丹药之后,再卖出去。”

好不容易将天灵果保护住的剑灵:“……”

敢情还是逃不过一个被卖的下场吗?

说完之后,卿云歌立马就开干了,反正也睡不着,她还不如把时间用来炼丹,然后发财致富。

将准备分给小沐几人和自己的天灵果留下来后,剩下的几个她都准备到时候丢到药炉里去,先是走到药殿的架子前,翻阅着她目前可以看的药方,结果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哪一个丹药需要用到天灵果的。

“主子,您还是在把《炼神诀》修炼一段时间吧。”看到这一幕,剑灵不由地有些幸灾乐祸,“要不然以你现在的精神修为,高一点的药方单子,根本拿不到。”

卿云歌:“……!”

她到还真忘了这件事情。

因为身为九幽梦魇的紫冥乃是暗系和精神系双修的玄兽,所以同它契约之后,她的精神力也有了进一步的长进,又加上先前给卿家骑士团练了一大批丹药,她现在的精神修为,已经到了纵观境中期,还剩下一点,就可以突破纵观境巅峰了。

若想达到天品炼药师,精神修为必须要到纵观境巅峰,所以她目前还不是,依旧停留在地品炼药师的层次,之所以之前能成功地炼出那枚天品下级丹药破玄丹,也是因为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缘故,再加上她急迫地想要让卿家变强的希望,如果现在再让她去炼制一枚破玄丹,就算是把天底下的药鼎都炸光了,她也炼不出来。

“我觉得这把剑,从一开始就在玩我。”卿云歌咬牙切齿,“浪费我那么多血不说,还整出一个三殿来玩我。”

“主子,你这明显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剑灵懒洋洋地说道,“别的人想要得到凤璃剑还得不到呢,再说了,能得到一把混沌灵器,九族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你还敢提混沌灵器这四个字?”闻言,卿云歌柳眉倒竖,“暗系剑魂归位之后,其他剑魂到现在都没有消息,按照这个速度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将七色剑魂收集完毕?”

“别急,主子!”剑灵连忙道,“您这已经突破到魂阶了,那么下一个剑魂出现的时候也就不远了,可能就在最近一段时间,我只要一有感应就会立马给主子您汇报!”

卿云歌先是嫌弃地看了某灵一眼,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顿了顿才说:“你以后的任务还要再加一条,替我照顾一下小九。”

那日,从玄灵域中走得太匆忙,后面又因为一系列事情,结果差点把小九给忘掉了。

“啥?什么小九?”听到这句话,剑灵一脸茫然,茫然过后却是恍然大悟,“主子你是不是已经有小娃娃了?”

“收起你的想象力滚!”卿云歌差点被这一句话给噎住了,“我才多大就有孩子,你一天到晚在想什么?”

“咦,不是吗?”闻言,剑灵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脑袋,“主子您不是说要我帮你照顾什么小九吗?这听起来就是一个小孩子的名字啊。”

熟料他刚说完这句话,七玄空间内响起了一个顽童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极为气愤:“胡说!小九才不是什么小孩子呢!”

“啊啊啊啊主子!”听到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剑灵吓得直接从空中掉了下来,然后一把抱住红裙少女的大腿,嚎了起来,“咱们七玄空间里进鬼了!”

卿云歌的脸一黑,然后毫不犹豫地一脚把剑灵踹了出去,反正身为灵体的他根本无法被物理攻击所伤害到,她翻了个白眼:“什么鬼啊,你看清楚再说。”

剑灵好不容易才重新飘了起来,然后定睛一看,发现自家主子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赤红色的蛋,那颗蛋一摆一摆的,就像是在开口说话。

“主子,这是……”他飘到那颗蛋前,刚想凑过去看一眼,结果他还没接近,那颗蛋忽然蹦了起来,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击。

根本没有料到一个蛋居然也会发出攻击,剑灵差点又从空中跌了下去,他这一次学乖了,为了防止自己被踹出去,只是躲在了红裙少女身后,然后指着那颗蛋,瑟瑟发抖道:“主子,这颗蛋是什么东西?怎么还会打人?”

没等卿云歌回答,这颗红色的蛋忽然动了动,然后蹦蹦跳跳地蹭了过来,先前那个顽童的声音再度传来,只不过这一次带着些许得意:“本大人可不是什么东西,本大人是不死鸟,听见没,不死鸟!”

“不死鸟?!”听到这个名字,剑灵蓦地睁大了眼睛,然后表情一下子变得严厉起来,语重心长地教导道,“我说蛋兄,你冒充谁不好冒充不死鸟?不死鸟又不是蛋生,你可是一只蛋,你怎么不说你是凤凰?”

哼,不死鸟都是诞生于火焰之中的,这颗蛋居然还骗本灵是不死鸟,真当本灵没见识。

结果,这句话刚刚落地之后,赤红色的蛋倏地蹦了起来,再度给了剑灵一击,然后才缓缓落地,声音气愤道:“谁说小九冒充了?小九就是不死鸟!只不过是被朱雀大人封印了而已。”

哇,这下子朱雀都冒出来了,谁不知道朱雀早就归为混沌了?说谎话也不打一个草稿。

剑灵觉得自己不应该跟一个蛋来争论,那样有损他身为凤璃剑剑灵的伟大身份,于是哼了一声,道:“你就接着编。”

“好了,羽毛你不许欺负小九。”卿云歌扶了扶额,她万万没想到,羽毛跟一只蛋居然都能吵起来,她弯下腰来,摸了摸那颗红色的蛋,失笑道,“小九的确是不死鸟,它没有骗你。”

“还是娘亲最好啦。”小九听到这句话,得意地蹭了蹭红裙少女的手,“娘亲啊,这个发光的是什么东西,居然连我是不死鸟都不知道,太没见识了。”

听着一人一蛋的对话,剑灵感到了会心一击,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一下事情真相,于是讨好地飘了过去,谄媚道:“主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哦,我忘了告诉你,那日在玄灵域之中……”卿云歌解释了一下玄灵域内发生的事情,“然后小九就被朱雀大人送给我了。”

剑灵整个人都懵逼了:“朱雀不是早就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玄灵域之内?还有主子这个蛋居然是三星帝王兽?我没听错吧?”

结果还没等卿云歌回答,这颗赤红色的蛋又开始控诉了:“小九不是蛋!小九是不死鸟,是不死鸟!你再说小九是蛋,小九就打死你。”

卿云歌安抚了一下小九,然后才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以后再解释吧,小九确实是三星帝王兽,但是它目前被朱雀大人封印在了这颗蛋里,朱雀大人说,等我有了火系玄力,小九就会解除封印。”

“天哪,太可怕了。”剑灵兀自抹了一把冷汗,“有了帝王兽,主子您都可以在混沌大陆横着走了。”

“那也等到我有了火系玄力之后才行。”卿云歌耸耸肩,然后想到了一个问题,“羽毛,你可知道,在上古时期,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出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需要四个混沌兽才能将其镇压,并且还能死灰复燃。

“主子,您这可就为难我了。”闻言,剑灵摊了摊手,“我那个时候还没出生呢,哪里知道这种事情,再说了,上古时期的事情,那都是一万年之前了,就算有什么不好的东西,现在也早该没了。”

卿云歌点了点头,眸光却微微沉了沉,看来,只有等到自己以后慢慢去探索了。

“好了,我先出去了。”她将封印着小九的蛋递给了剑灵,“你替我照顾好小九,还有,不许欺负它。”

剑灵还没有答话,红色的蛋先开口了:“小九不要和这个发光的东西待在一起,小九要跟着娘亲!”

“我不能一直带着你啊。”闻言,卿云歌有些无奈,她怎么可能天天还抱着一个蛋,于是哄道,“你先在这里待着,等我突破灵阶,你就可以突破封印,一直跟在我身边了。”

“呜呜呜……”也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帝王兽这个层次,玄兽都变得极为人性化,卿云歌竟然以为自己听见了一个顽童在哭泣,然后那个顽童控诉道,“娘亲是不是不要小九了,才把小九丢在这里!”

卿云歌:“……”

她怎么真的有种自己在养孩子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剑灵却在一旁捂着嘴偷笑,只要看到剑主大人吃瘪,他就感觉十分的开心。

“听话,小九。”卿云歌见软不行,只能来硬的,“如果你不听话,我就把你还给朱雀大人。”

只见这颗赤红色的蛋立马不动了,半晌,蛋内才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小九会听话,娘亲不要把小九送回去。”

“这才乖。”卿云歌见到事情成功的解决了,然后松了一口气,然后扭头对着剑灵说道,“羽毛你别笑了,记得照顾好小九。”

正在偷笑的剑灵听到这话,一把捂住自己的嘴,然后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将事情全部办完之后,卿云歌才放心地离开了七玄空间。

而这边,她不知道的是,七玄空间内,却上演着一场大战。

“小九,快过来,让本灵摸摸你的壳。”剑灵还是头一次见到被封在蛋里的不死鸟,心下痒痒得不行。

“就知道你是个大坏蛋!”小九气愤得不行,“娘亲还让你好好照顾我,你居然敢不听她说的话,我要告诉娘亲去!”

说完,红色的蛋就开始朝着一个方向咕噜咕噜地滚了过去。

“别别别!”剑灵连忙飘了过去,一把捞起到处乱滚的蛋,“蛋兄,你可千万别告诉你娘亲,你若是告诉她了,她肯定要揍死我。”

“哼,你知道就好。”小九得意地哼一声,“还有不要叫我蛋兄,我是个小姑娘,你叫我……”

说道这里,她顿住了,像是在思考着一个比较合适的昵称,半晌,她才高兴道:“叫我蛋姐吧!”

剑灵:“……”

他怎么没发现这只看起来这么傻萌的不死鸟还挺有心机的,居然还占他便宜,让他叫她姐,他不干!

“我说小九啊。”剑灵苦口婆心地说道,“你从诞生以来,活了多少年了?”

他还不信这个幼儿期的不死鸟活的时间有他长。

小九欢快地说道:“大概有七百年了。”

“咳,你看你才活了七百年。”剑灵心中大喜,但是面上却不动声色,“但是我已经活了几千年了,我比你大了好多岁,不能叫你姐。”

“这样啊。”闻言,小九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犹豫半晌,道,“那不如……”

“不如什么?”剑灵感觉自己已经成功地诓骗了这只依旧傻萌的不死鸟,不由地暗暗地搓了搓手。

小九斩钉截铁道:“你叫我娘亲吧。”

剑灵:“……?!”

啊啊啊啊剑主大人你快回来,你这只蛋它疯掉了。

……

第二天,卿云歌睡起来之后,先是修炼了一会儿《炼神诀》,才去朱雀殿开始进行第一天的修习。

由于一直是四殿之末的缘故,所以朱雀殿的学员并不多,眼下还留在殿内的,没有超过二十个,老生们不是出去执行任务去了,就是进入了玄灵塔之内,比起其他三殿,朱雀殿一百年来所招收的学员,还不如青龙、白虎、玄武三殿一届所招收的学员,可见朱雀殿已经不复昔日的辉煌。

卿云歌进到朱雀殿内,有三个原因,第一是因为朱雀殿殿主给了她资格勋章,第二是因为其他三殿的殿主污蔑她作弊,这第三,也是至关重要的一个,她想修炼那部圣品玄诀《朱雀于飞》。

但是只有在新生大比之后,每个殿才会让新生去感悟四部传承下来的玄诀,所以现在还不是时候。

“卿丫头,我听容瑾淮说,你们要在新生大比那天出去?”修习完毕后,明焰把她叫了过去,然后诧异地问道,“什么事情非得在新生大比的时候去办?”

一说到这件事情她就来气,她还想着她这个小丫头能一举夺下这届新生第一,为朱雀殿挣点光,结果还没等她美滋滋完,就被那个死腹黑告知他要带着小丫头出去,实在是太过分了。

她今天刚从魍魉森林里回来,然后就为了这件事,迫不及待地把小丫头留了下来。

“咳……其实吧,是跟我的极致之火有关系。”卿云歌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含糊道,“容世子说烈焰山脉能够让我得到更好的提升,然后我想着,反正新生大比也不是强制性参加,就答应他了。”

其实她是有些心虚的,毕竟没跟明焰打声招呼,就溜了实在是不应该。

“这个死腹黑!”闻言,明焰咬牙切齿,“人都进了我朱雀殿了,还一天到晚往外拉,真过分!”

将容瑾淮好好地说了一通之后,她又叹了一口气:“既然是为了你好,那你就去吧,可惜了,我还想着这次新生大比有你在,我们朱雀殿一定能够拿到第一,到时候元雷那个不要脸的老东西也就不能耀武扬威了。”

“殿主大人您还是太高估我了。”闻言,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心说我那天是临时灌顶之后才有的实力,虽然突破了,但这一次新生大比还真的不一定能拿到第一,她有些疑惑道,“不是还有罗季宇呢吗?有他在,就算没我,咱们朱雀殿也能拿到第一。”

不得不说,罗季宇那个好战分子实在是一个变态,修为那么高不说,竟然还是三生玄力,倒是不知道他来自于哪一方势力,这么年轻实力就如此高超。

“对哦,我怎么忘了罗小子。”听到这番话,明焰的眼睛亮了起来,她一拍脑门,“罗小子可是这届唯一一个三生玄力,修为还是魂阶三段巅峰,肯定能得第一。”

“那,卿丫头,你就安心随那个死腹黑去吧。”朱雀殿殿主的心情现在又变好了,“我去找罗小子一趟。”

卿云歌点点头,道:“多谢明焰殿主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卖了的罗季宇:“……”

等到明焰离开之后,卿云歌这才收拾东西准备往回走,她本来是想到玄灵塔之中却查探一番的,毕竟她还有一个去玄灵塔九层的机会,然而现在的玄灵塔却不对新生开放,若想进去,就只能等到新生大比之后了。

有些遗憾地耸了耸肩,红裙少女迈开步子想着朱雀殿外走去,然而她刚走到门口,却发现大门前围了一群人,将这一届的朱雀殿新生全部挡住了。

卿云歌的目光微微一凝,然后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一群人,发现这群人衣服上绣着的徽章有白虎,也有青龙,还有着玄武,但就是没有朱雀。

三殿一起前来闹事?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就被立马否决掉了,虽然四个殿都有着竞争关系,但毕竟都属于四灵学院,所以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就算院长大人没出手,四殿殿主也不会坐视不管,那么这些人到底是……

就在卿云歌沉思之际,这群人之中,有一个人上前一步,他目光极为阴冷,然后缓缓地扫视了一圈,沉声笑道:“你们就是这一届朱雀殿所有的新生?”

朱雀殿几个学员听到这句话,先是哆嗦了一下,然后才低声道:“是,不知这位师兄前来所谓何事?”

“所谓何事?”男子先是将这四个字重复了一遍,然后才冷冷地说道,“既然是新生,为何不给上缴保护费?”

保护费?

听到这个词,学员们愣住了,好久,才有一个人鼓起勇气说道:“我怎么没听过来到四灵学院内还要交保护费。”

“那时以前,你们朱雀殿那么弱,我们根本不屑来这里。”不待男子说话,他身后的一人嘲讽地开口,“不过我们听说,你们这一届朱雀殿很强啊,新生考核里的第一第二都到了你们朱雀殿。”

说完这句话之后,这人才退了回去。

男子阴鸷的眉眼挑了挑:“就现在,你们一个人上缴五百玄灵点作为保护费,我们立马就走。”

“你做梦!保护费要那么多玄灵点,你怎么不去抢?”一个学员听到这话,气愤不已。

然而他刚说完这句话,便感觉到有一股强悍的力道朝着他袭来,然后在这股力道之下,他的身子直接飞出了数十米远。

只听“砰——”的一声,远处的墙壁裂开了几道缝,那个学员气息委顿地倒在那里,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下,而他的眼睛紧紧地闭着,显然是昏迷了过去。

“哼,竟然还敢质问师兄师姐。”这一次,那群人之中又走出来一个女子,那女子身材高挑,面容妖冶,冷笑地收回了右手,依稀可见掌心之中还有淡淡的光芒在流转,“没有人告诉你们,在学院里,要对师兄师姐的话言听计从吗?赶紧把玄灵点交上来,否则,你们的下场就跟他一样。”

说完之后,女子抬了抬下巴,神色傲然无比。

几个学员们被这一幕吓得哆嗦起来,他们都犹豫着要不要将自己辛苦得来的玄灵点交出去,便听见空气中忽然传来了一道清清淡淡的声音,那声音道:“如果我们不交呢?”

“不交?”女子并没有去查看是谁发出的这道声音,而是接着冷笑,“不交你们就都留下吧!”

“还真是好大的口气。”卿云歌缓缓地走上前来,目光冰冷如刀,她樱唇微启,冷冷地开口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这里叫嚣?”

------题外话------

除夕快乐,姑娘们!今天更新提前是因为卿卿要去吃年夜饭,祝大家过一个好年~

新的一年,我们一起度过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