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玄灵榜高手,兽族事变(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句话说出来,不仅是朱雀殿的学员们给傻眼了,连这群前来要保护费的人也给愣住了。

女子猛地转过头来,然后端端地和卿云歌的目光对上了,那是一双极为漂亮的眸子,瞳孔是罕见的玫瑰紫色,那双眸里笑意盈盈,但带着森森的寒意,被它所看着的人,仿佛整个身子都坠入了冰窖之中。

“我算什么东西?”女子先是因为那张绝美的脸失了失神,她看着卿云歌,蓦然冷笑出声,“你一个小小的新生,也敢这样和师姐说话?”

言语之中,乃是无尽的不屑和讥诮。

身为一个女人,她天生就不会对比她长得好看的女子有好脸色,何况这个少女居然敢如此放肆地同她说话,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本想收了保护费就走,看来今天,还要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

“师姐?”听到这个称呼,卿云歌上下将女子打量了一眼,语气比她更加的不屑,还带着浓浓的嘲讽,“这么神圣的称呼,就凭你这个胸大无脑,只知道欺负弱小的女人也配?”

她并不想多管闲事,可是,有人已经欺负到自己的地盘上来了,她若再不出声,只会让这群人越来越嚣张。

至于保护费的事情,卿云歌并没有听说过,只是听说过有入会费,也就是如果你选择了一个势力要加入,那么要缴纳一些玄灵点作为入会的费用,但是,入会费也就几十玄灵点,绝对不会超过一百。

这些人以保护费的名义,张口闭口就要五百玄灵点,明眼人一看就是故意来捣乱的,看来,这一届的朱雀殿,却是有些让一些人嫉妒眼红了。

这一句话,成功地将这个妖艳的女子气得火冒三丈,她正想好好地收拾一下面前这个没将她放在眼里,又长得比她还美的少女,然而就在她准备出手的时候,阴鸷男子挥手制止了她的动作。

“姬翎?”女子有些愕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忽然这么做。

被称为姬翎的阴鸷男子这个时候看向了那个红裙少女,突然微微一笑,道:“这位就是云歌师妹吧?姬翎找师妹已经很久了,奈何无缘,怎么也找不到,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碰见了师妹。”

“找我?”卿云歌挑了挑眉,“你又是谁?”

她可以很确定,她不认识眼前的人,而且姬这个姓,也不属于十大玄法世家之内的任何一家,不过看他这个样子,倒是认识自己好久了。

姬翎面对这么一句漫不经心的反问,没有生气,依旧微笑:“前些日子,我的手下人不懂事,私自来找云歌师妹麻烦,我已经将他严惩过了,还请师妹不要放在心上。”

“你手下人?”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然后道,“你是天地帮的人?”

姬翎淡笑着开口:“天地帮帮主,正是区区在下。”

“姬翎,你跟这个女的客气什么。”先前那个妖艳女子却看不下去了,她娇喝出声,“我们是来收保护费的,可不是来叙旧的。”

该死!姬翎居然还和这个少女认识?

女子眼眸里仿佛有着怒火喷薄而出,化为无数利刃狠狠地射向站在对面的红裙少女,仅仅就是这一条,她今天也要好好地将这个少女收拾收拾。

“闭嘴,琴蕊。”姬翎冷冷地呵斥,“我怎么做事,还不用你来管。”

“姬翎你……!”闻言,琴蕊更是火上加火,然而她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到了红裙少女的身上,但碍于姬翎还在这里,她并不敢动手,只能死死地在那里瞪着对面的人。

卿云歌并不想看他们天地帮内部之间的琐事,也并不关心天地帮的帮主是姬翎还是苟翎,她耸了耸肩,表示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就朝着先前那个被琴蕊打伤的学员走去。

琴蕊并没有收手,所以那个学员的伤势很重,卿云歌的双眸微微沉了沉,她不可能放任他们朱雀殿的学员这样被欺负,先仔细查看了一下这个学员的伤势,然后从七玄空间内拿出了一颗疗伤的丹药,两根手指捏住这个学员的下巴,逼迫他咽了下去。

就在咽下去的几秒钟之后,那个方才还昏迷不醒的学员忽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虽然身子还是有些无力,但他已经能睁开眼了,见到自己并没有死去,而是被人救了,声音微弱地说了一声“谢谢”,就再度晕了过去。

果然……看见这一幕,卿云歌的眉头皱了皱,她不是牧师,也没有修炼任何治疗系的玄诀,紧紧凭着一颗普通的丹药,只能暂缓这个学员的伤势,并不能得到根治,看来,还是得将他送到负责疗伤的导师那里去。

“你们,把他送去治疗。”她缓缓站起身来,然后朝着一旁那几个仍然有些呆愣的朱雀殿学员,“这里有我,你们速去。”

先将这些学员送出去,她才能好好地对付眼前这群来闹事的人,否则,一边还要分出心来保护他们,可就真的麻烦多了。

听了这句话,剩下几个学员这才回过神来,他们先是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准备挪动着步子去将那个受伤的学员搬起来,结果余光在看到姬翎阴狠的目光的时候,身形又一下子顿住了,甚至有人的双腿都在打颤。

“怎么?还不走?”卿云歌冷冷地看着这几个学员,“你们是想一会儿也变成他那样?”

“那、那这位同学……”一个学员看了她一眼,然后咬咬牙,“你自己自求多福。”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直接掉头给跑掉了,连那个受伤的学员管都没管。

其他几个学员见到这一幕,也想学着那个学员一样,直接走掉,左右有人在前面当靶子,受伤的人又不是他们,他们也不必多管闲事。

谁知,就在他们准备迈开步子逃走的那一刻,背后响起了一个冰冰凉凉的声音:“我再说一遍,把他带下去疗伤,否则,你们也不用走了。”

卿云歌还真的是万万没想到,这几个学员自私自利到如此,只顾自己的安危,连这么一点小忙都不愿意帮。

她现在发现了,朱雀殿式微不仅仅是因为能够修炼《朱雀于飞》的人太少,而是这殿内的学员的凝聚力委实太弱,就如同一盘散沙,根本不能和其他殿相比,也难怪没有势力愿意来朱雀殿收人。

“哈哈哈哈,云歌师妹,看来你们朱雀殿的人还是缺乏管教。”一旁的姬翎忽然大笑出声,笑完之后,他沉吟道,“那不如……我替师妹管教一下,如何?”

最后两个字才刚刚落地,就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姬翎出手了。

只听得“咚咚”几声,待到姬翎回到原来的位子上的时候,朱雀殿前站着的人,除了卿云歌和天地帮的成员,其他的全部倒在了地上,在不断地痛呼出声,显然刚才被打得不轻。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的目光微微一凛,她还真的没有料到姬翎会突然动手,不过他倒是没有下狠手,否则那几个学员就不仅仅只是皮外伤了。

“你想怎样?”她抬起头来,定定得看着姬翎,“若是只是想要保护费的话,那么你今天注定是不会得到了。”

“呸,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琴蕊却是畅快不已,她吐了一口吐沫,“我们天地帮帮主想得到什么,还从来没有失手。”

“是么……”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微微一笑,意有所指,“那么抱歉了,今天就是你们帮主,失手的第一次了。”

她既然来到了朱雀殿,那么若是有人挑衅朱雀殿的权威,她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即便这个人,是玄灵榜上的高手。

“你大胆!”琴蕊本来是想看到红裙少女害怕的神色,谁知却等来了这么一句话,胸脯被气得一颤一颤的,“你这是在找死!”

这句话刚刚说完,琴蕊就动手了,她也没有动用玄诀,直接将玄力附在手上,然后握掌成拳,狠狠地朝着红裙少女发出攻击。

卿云歌早就知道琴蕊会按捺不住从而动手,所以她的动作比琴蕊更快,早在琴蕊出手的那一刹那,她也动了。

她并不清楚琴蕊的实力,所以她并没有留手,而是以指为剑,再加以《凤火燎原》,施展出了《凤天诀》的第一重天,旋即清喝出声:“冷刃霜寒挽长歌!”

下一秒,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手指和拳头狠狠地撞击在了一起,刹那间,火色的光芒爆裂开来,冲天而起,仿佛朝霞万千,缀满整个苍穹。

“啧啧,看来琴蕊这一次下手还真是狠。”

“可不是吗,瞧这攻势和这声音,怕是动用了八成力量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我们的琴仙子,一遇到跟帮主有关的事情,就会疯了头呢?”

天地帮的成员看到这一幕,都啧啧叹道,已经做好了看到这个挑衅他们帮主权威的少女倒下的准备了。

“咦,你们快看!”

就在烟雾散去之后,这一战的结果才慢慢地展现在众人眼前。

然而,出乎所有天地帮成员预料的是,倒下的并不是他们一直以为的红裙少女,而是琴蕊。

卿云歌缓缓收回了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妖艳女子,她弯了弯樱唇,然后轻轻一笑:“琴师姐,现在你告诉我,是谁在找死?”

方才她和琴蕊交手的时候,已经清楚地知道了其修为是多少,琴蕊的修为和罗季宇一样,乃是魂阶三段巅峰,和目前的她差了几乎整整三个品阶。

但是琴蕊之所以失败了,第一,是因为她只有一生玄力,第二,是因为她轻敌了,并没有用出全部的实力,否则,这一场战斗,就不是那么轻轻松松就能解决掉了。

琴蕊觉得自己的身子都在被大火灼烧着,一时间吃痛不已,她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就听见红裙少女轻飘飘地说了这么一句话,顿时又被气得火冒三丈。

自己还真是太大意了,小看了这个新生,才让自己落了个这么狼狈的下场,虽然她的实力在她那一届并不是顶尖,但好歹自己也是进了玄灵榜的人,今日居然败在一个小小的少女手下,说出去,还怎么见人?

不行,她一定要把这个场子找回来,然后要让这个红裙少女跪下来,膜拜她的脚趾!

“行了,琴蕊,回来。”就在琴蕊收起了大意之心,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姬翎却有些不耐烦了,他冷冷地开口,“你还嫌你丢人丢的不够吗?亏你还是玄灵榜第九十二,连云歌师妹都打不过,我看你这个位置,也要让人了!”

他先前没有阻止琴蕊的动作,确实是想给卿云歌一个教训,但万万没有想到,教训没给成,却丢了自己天地帮的脸,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过……这个小师妹还真是够劲,他喜欢。

“姬翎!”琴蕊被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止,心中委实恼怒不已,她跺了跺脚,“你是不是看上这个黄毛丫头了,才老替她说话?”

这个认知让她委实嫉妒不已,她在姬翎身边这么多年,都没能得到他一个眼神,结果今天这一个不过才见了一面的少女,居然就让姬翎另眼相待,还温言温语,实在是可恨。

见到琴仙子和帮主已经有开始吵架的趋势,其余的天地帮成员都不敢说话,只能默默地站在一旁,然后期待着这股怒火不要烧到自己身上才好。

“蕊儿,别闹。”姬翎有些头疼,他并不想和琴蕊在这个时候吵起来,于是只能先好言好语哄着,“现在是在办正事。”

“哼,正事。”琴蕊冷哼一声,却也不再多说了,因为长时间都待在姬翎身边,她清楚的知道他是什么性子,她不能在他一群手下面前让他大失脸面,否则,她可能会被他一怒之下给驱逐出天地帮。

这边,卿云歌好整以暇地看着天地帮自己人内讧,她歪了歪头,然后说道:“我倒是还不知道帮主是要办什么正事,不如说来听听。”

这一句话虽然听起来客客气气,但总给人一种被嘲讽的感觉。

听到这句话后,姬翎回过头来,他笑了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这件事能不能成功,就要看云歌师妹肯不肯帮忙了。”

不肯,下一个!

卿云歌在内心里冷笑了一声,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问道:“怎么,我一个小小的新生,也能帮到天地帮的帮主?”

“云歌师妹可不用妄自菲薄。”姬翎摇了摇头,目光之中有着赞赏,“你可是这几千年来,出玄灵域速度最快的一个人,我当年也是万万不敌的,怎么可能帮不上?”

“哦——”卿云歌长长地应了一声,然后耸耸肩道,“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忙呢?”

“很简单。”姬翎竖起了一根指头,微笑道,“我只有一件事,只要云歌师妹答应加入我天地帮,那么今天的保护费我就不收了,还会给云歌师妹你五千玄灵点作为补偿,并且等你进入玄灵榜之后,天地帮副帮主的位置就是你的,如何?”

“姬翎?!”还没等卿云歌回答,一旁的琴蕊率先尖叫出声,“你居然要把这个黄毛丫头收到我们天地帮之中?还要给她副帮主的位置?我不允许,我绝对不允许!”

该死,这个贱丫头绝对不能进到天地帮之内,否则她还有什么地位可言?

“帮主!”天地帮其他成员听到这一番话,也是愕然不已,不明白姬翎为什么会对一个小小的新生少女,抛出这么好的橄榄枝。

要知道,天地帮可是四灵学院内排行前五的帮派,玄灵榜上众多高手都在天地帮内,而他们都没能得到姬翎这样的许诺,要是让天地帮其他元老知道这件事,恐怕帮内就要闹翻天了。

“你们不用多说,本主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看到手下的人似乎想要出言反驳,姬翎英挺的眉蓦地一沉,声音也冷了起来,“天地帮若是有了云歌师妹,那么成为第一势力也不在话下。”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又看向一旁的红裙少女,眉头舒展开来:“不知道云歌师妹,意下如何?”

虽然是在询问,但言语之中却是满满的自信,仿佛这个红裙少女进入天地帮之中,已经是注定了的事情。

卿云歌微微抬头,目光先扫过一脸震惊的天地帮的成员,又掠过美眸喷火的琴蕊,最后才落在了姬翎的身上,她樱唇微微上挑,勾出了一个笑来:“姬帮主的建议很好。”

闻言,姬翎的神情一振,面露欣喜之色,可是还没等他高兴完毕,便看见红裙少女的唇边的笑容缓缓敛去,只剩下刻骨的冰寒。

“可是,我凭什么要答应呢?”

她的声音依旧轻柔,但听在所有人的耳朵里,却是那样的森冷。

姬翎一愣,显然没有料到自己居然就这样被拒绝了,而一旁的琴蕊却再也忍不住了,她上前一步,冷笑道:“凭什么?在实力面前从来没有凭什么,你修为这么低,这里没有你反驳的余地。”

“嗯……”卿云歌看了琴蕊一眼,然后慢悠悠地开口了,“如果我记得不错,某个玄灵榜排行第九十二的人,就被我这个修为如此低的人给打趴下了。”

“哈哈哈哈,笑死了,琴仙子这还是头一次吃瘪吧?”此话一出,不知道是谁先笑出了声,紧接着是此起彼伏的笑声,就连姬翎也有些忍俊不禁。

“你,你别得意!”闻言,琴蕊的脸色被气得通红,“那是我轻敌了,才让你得手,你敢不敢,再和我光明正大地比一场?”

说完之后,她的下巴扬了一扬,眸子里满是骄傲的神色,像是在说,你一定不敢。

“没空,不好意思。”卿云歌耸了耸肩,并不想和琴蕊多说一句话,“你们不是要收保护费么,喏,那里躺着一堆人,去收吧,我先走了。”

她先前还是想救一救和她同一届的朱雀殿学员的,但是他们先前那番作为,让她彻底没了心情,姬翎说的不错,确实该多管教一下,否则,朱雀殿在这群人的带领下,绝对会越来越腐朽,到时候不要说殿试垫底了,就连参加比试的机会都没有。

“呵,我还以为你们朱雀殿有多团结呢。”闻言,琴蕊嘲讽地笑了起来,“你就这样丢下他们走了?难道不怕你被朱雀殿的人孤立吗?”

而躺在地上的朱雀殿的几个学员显然也听到了卿云歌那番话,脸上皆露出了愤恨之色,甚至还有一人大喝出声:“没想到你这种不爱护同窗的人也会进朱雀殿,殿主还真是走了眼,像你这种人,就应该被逐出朱雀殿!”

“对,见死不救,你就应该被逐出朱雀殿!”

“不爱护同窗?”听到这五个字,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卿云歌微微冷笑一声,“那你们先前的作为,可还真是太爱护同窗了。”

“我们……”顿时,几个朱雀殿学员都不说话了,脸上也腾起一片燥红,他们显然想起了自己先前想要逃跑的事情,一下子就闭了嘴。

“云歌师妹。”沉默了很久的姬翎这时候又开口了,他的神色有些复杂,“你当真不愿意进入我天地帮?”

“不愿。”卿云歌看都没看姬翎一眼,樱唇微启,淡淡地吐出了这两个字,然后抬起脚来,准备回到自己的居住地去。

“那么还真是遗憾了。”姬翎的双眸微微一凝,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然后,他忽然狞笑一声,“给本主上,把云歌师妹绑回去!”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霍然抬头,目光锐利地射向姬翎,声音冰冷无比:“姬翎帮主这是要抢人?”

“别说的那么难听,云歌师妹。”姬翎微笑,笑容却阴沉不已,“我只是想请云歌师妹去天地帮做客。”

话罢,他一挥手,示意身后的天地帮成员开始动手。

“哎呀呀,没想到我一来就看到了这么有趣的一件事情。”然而还没等天地帮的这群人动手,朱雀殿前,忽然又传来了一个声音,那声音似乎在笑,又似乎在叹息,“姬翎,我听我手下人说你带了一批人来朱雀殿,却没想到这么大动干戈,却只是为了绑一个新生回去?”

话音未落,说话的人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那是一个身穿紫色长衣的男子,他有着一双狭长的凤眸,墨色的头发被高高束起,看起来慵懒无比,但又带着一种凌厉的感觉,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都会被他的容颜所震慑,这是一张极具女气的脸,如果来人是穿着女装的话,那一定会是一个祸世妖姬。

“冷夜?”姬翎见到紫衣男子,眉头微微一皱,“你怎么来到了这里?”

“当然是想知道,你在这里做什么。”紫衣男子懒懒地回答,目光却放在了一旁的红裙少女身上,然后了然地笑了一笑,“原来是……看上了这位佳人啊。”

“冷夜你别胡说!”这一句话像是触动了琴蕊内心最大的禁忌,她也顾不得眼前的人脾气并不是很好,直接脱口,“姬翎他才不会看上这个黄毛……嘶!”

丫头二字方才压在了舌尖,还未吐出,琴蕊的身子就猛地一震,她不由的闷哼了一声,旋即,一股鲜血顺着她的唇角缓缓流下,与此同时,她妖艳的脸也在一时间变得苍白无比,显然已经受了重伤。

“嗯?”冷夜似乎轻轻地笑了一声,“姬翎,管好你的人,若有下次,可不只是这么简单了。”

姬翎的脸色铁青,他知道方才冷夜做了什么,但缺敢怒而不敢言。

冷夜是四灵学院内,唯一一个玄力是精神系的人,所以,他虽然只有一生玄力,却依旧稳在玄灵榜前十。

精神系玄力是比暗系玄力还要稀有的存在,仅次于时间系玄力和空间系玄力,拥有精神系玄力的人,其精神修为,一出生便是纵观境巅峰,而且,比起其他玄力修行者,拥有精神系玄力的人在精神修为上的造诣要高得多,修炼也会快得多。

方才冷夜就是对琴蕊进行了一个小小的精神攻击,就已经让这个玄灵榜排行第九十二的人重伤,毫不意外,若是他全力出手,琴蕊连抵抗的能力都不会有,恐怕会直接爆体而亡。

“是我管教不严,让冷兄见笑了。”姬翎冷冰冰地开口,心情显然十分不好,他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面色惨白的琴蕊,眸中的警告意味很浓。

冷夜并没有理睬姬翎,而是看向了以旁的红裙少女,他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番,就像是打量着一件宝物,半晌,才开口:“小师妹似乎不简单啊。”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冷夜此人喜怒无常,其情绪变化程度,可以跟丹医阁阁主吴萧相媲美,而且他从来都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遑论对一个人出言赞美了。

“你是?”看到面前的紫衣男子,卿云歌微微蹙了蹙眉,心说怎么今天一个一个的都出来了。

不过看样子,眼前这个被叫做冷夜的人要比姬翎还要厉害很多,那么他应该也是玄灵榜上的狠人,至少排名在比姬翎靠前。

“冷夜。”冷夜挑了挑狭长的凤眸,笑眯眯地说道,“小师妹,叫我阿夜就好,越亲切越好。”

这一句话又让天地帮的众成员倒吸了一口气,就连姬翎也是微微一惊,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紫衣男子,调笑道:“先前冷兄说我看上了这位佳人,然而看现在,是冷兄自己看上了吧?”

心里却默默地哼了一声,都说冷夜不近女色,看来只是没遇见让他心动的人罢了。

闻言,冷夜睨了姬翎一眼,并没有答话,而是依旧看着卿云歌,像是等着她的回答。

“嗯……”卿云歌点了点头,然后也笑眯眯地说道,“夜姐姐好啊。”

你不是让我叫的亲切一些么,叫你姐姐够亲切了吧。

冷夜:“……”

姬翎:“……”

琴蕊:“……”

天地帮众成员:“……”

这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下来,回过神来的人都像看着怪物一样地看着红裙少女,眼中的神色怜悯不已,像是在说,你完了。

琴蕊这个时候也从那句话的震惊之中反应过来了,她内心大笑不已,恶狠狠地想到,这个贱丫头得罪了冷夜,一定活不过今天。

“哈哈哈哈……”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紫衣男子却大笑出声,笑声肆意而张狂,良久,他才停住笑,然后深深地看了一眼红裙少女,“很好,以后就这么叫。”

卿云歌:“……?”

有没有搞错,为什么她叫了他姐姐他反而不生气,还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这个冷夜不会脑子有病吧?

想到这里,她不由警惕地后退了一步。

“有趣有趣,没想到我冷夜还能遇见如此妙人。”冷夜抚掌大笑,“小师妹我罩了,姬翎,你可不要随随便便动手哦。”

这一句话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任何人听了,都能感受到话语之中的杀机。

闻言,姬翎的面容微微抽搐了一下,然后还是笑着点了点头:“既然是冷兄要罩的人,姬某怎敢出手,云歌师妹还真是好福气,能得到冷兄的帮助。”

冷夜微微哼了一下,算做了回答。

卿云歌倒是有些意外,她多看了冷夜一眼,忽然感觉到有那么一点熟悉,她可以确定她没有见过眼前的人,那么这股熟悉之感倒是有些莫名其妙了。

而且这个人貌似还挺喜欢自己叫他夜姐姐,不会又是一个女扮男装之人吧?

嗯,这个可能性倒是很高,以后若是还有机会见面,倒是可以试探一下。

“既然不动手了,那还不快走?”见到姬翎一直杵着没动,冷夜的神色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凤眸之中泛起了丝丝寒意,“是在让我请你们走吗?”

“冷兄莫气,我这就带他们走。”姬翎知道这是冷夜发怒的预兆,于是先是连忙稳住了他的情绪,然后对着身后人说道,“赶紧走,你们是想尝尝冷兄的精神攻击吗?”

天地帮的成员听到这句话,都不禁微微地瑟缩了一下,谁想尝尝玄灵榜排行前十之人的攻击啊,那岂不是在找死吗?

于是他们都急忙转身,趁着冷夜还没有动怒,一个个都立马离开了。

不过片刻,朱雀殿门前浩浩荡荡的一群人都消失了,只剩下地上躺着的几个朱雀殿的学员,还有紫衣男子和红裙少女。

“好了,讨厌的人都走了。”冷夜的心情极好,狭长的凤眸里满是笑意,然后回过头来对卿云歌说道,“话说小师妹,你不想加入天地帮的话,要不要来夜姐姐这里?”

卿云歌:“……”

她是真的感觉这个人有病啊,居然还自称上夜姐姐了。

见到卿云歌没有答话,以为她是在犹豫,于是冷夜又说道:“放心,我这里可没有人敢得罪你,夜姐姐说了会罩着你的,你大可以放心。”

“谢谢夜姐姐了。”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她真的是对这个称呼有些无力,不过自己选择的,跪着也要叫出来,她顿了顿,然后说道,“我目前刚来到四灵学院,对学员有些不了解,所以还不想加入任何势力。”

“也对,你的想法没错。”闻言,冷夜点了点头,竟然颇为赞同,“不过等你想好了,就来找夜姐姐,我就住在玄灵湖边,很容易能找到。”

“好。”知晓冷夜对她并无恶意,于是卿云歌点了点头。

“那就回见啦,小师妹。”冷夜笑眯眯地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如同他来的时候一样,无影无踪。

卿云歌站在那里,望着紫衣男子消失的方向,不禁微微沉思起来。

不知道为何,她越跟冷夜接触,那股莫名的熟悉感就越强,强到让她怀疑,她是不是真的认识眼前这个人。

不,不对。

像是想到了什么,卿云歌双眸中的神色骤然一变,她知道为什么在面对冷夜的时候,会出现这种强烈的熟悉感了。

因为,她看着他的时候,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另一幅颠倒众生的面容来。

想到这里,她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甩出来脑袋。

一定是她感觉错了,怎么有那么一瞬间,她差点将冷夜,认成了容瑾淮了呢?

明明这两个人的面容和气质完全不一样,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如此相像。

“不会是我想他了吧。”卿云歌嘀咕一声,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一定是最近睡多了,才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她再度望了一眼西方,然后才朝着自己的居住地走去。

阳光渐暖,将少女的影子缓缓拉长。

……

兽族领地,卡撒大陆。

这是一个庞大宏伟的宫殿,宫殿两旁的墙壁上有着精致的浮雕和壁画,抬头望上看去,能看见穹顶上吊着的巨大镂空花灯,花灯闪烁,将光芒投在地毯上,映出一片斑驳的倒影

白衣男子顺着华丽的地毯缓缓地走向殿内,殿门口的两个骑士见到他,先是有些意外地对视了一眼,然后才躬身行礼,恭敬道:“殿下好。”

男子目不斜视,像是并没有看见两个骑士,目光依旧淡淡,朝着里面走去,知道来到了大殿的最深处。

他面前是一个建立在高台之上的宝座,宝座下方堆满了璀璨耀眼的宝石,折射出七彩的光芒,看起来华贵无比,金色的幕帘从顶处垂落,宝座两旁还有两个巨大的雕塑,显得庄严无比,神圣不可侵犯。

白衣男子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灯光将他的眉宇染成淡金色,刹那间,流露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来。

过了好一会儿,空旷的大殿里才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那脚步声不紧不慢,但却带着莫名的威势,下一秒,大殿内出现了第二个人。

那人身穿着金色长袍,头上带着金色的王冠,王冠上镶着无数宝石,而最大的那一颗更是耀眼无比,他看都没看宝座之下的白衣男子一眼,而是顺着台阶走到了高台上,缓缓落座之后,才抬起头来,将目光放在了白衣男子的身上。

令人惊异的是,这人的双眸竟然是罕见地金黄色,而这双眼睛里的情绪此刻却是复杂无比,他看着白衣男子,沉默了很久,才开口,带着深深的叹息,说道:“你终于……舍得从人族回来了?”

------题外话------

今天咳……浪过头了,明天更新再迟的话,你们就揍我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