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不好意思,我只会哄我夫人/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句话像是沉淀了千年许久,在这一刻才终于得到了释放。

容瑾淮站在大殿中央,他微微抬头,露出有些苍白的下巴,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他才淡淡地说道:“我来拿赤灵暖玉。”

“荒唐!”熟料,金衣人听到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却面露怒色,他重重地拍了一下宝座,声如雷霆,显然已是怒到了极点,“你回来就为了这件事?!”

“那不然要为了什么。”容瑾淮丝毫没有感受到面前人的愤怒,他静静地站在那里,语气倏地变冷,“为了你的王座,为了你的族人,还是为了……你的脸面?”

“放肆!”金衣人显然被这一句话气得不轻,双手紧紧地握住宝座的把手,“你去一趟人族回来,还长本事了?竟然敢这么说话?”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微微阖眸,俊美的脸上很罕见地流露出了一丝煞气,稍顷,他便睁开了眼睛,微微冷笑一声:“放心,不管是为了什么,我都没有兴趣,我只要赤灵暖玉。”

尽管依旧十分生气,到底久居高位这么多年,金衣人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一双金眸古奥森严,仿佛上古亚龙的凝视,他语气沉沉,道:“赤灵暖玉可以给你,但是,有一个条件。”

“嗯。”容瑾淮淡淡地应了一声,“你先说,看我答不答应。”

“你!”金衣人被这一句目中无人的话给噎住了,气得呼吸都急促起来,好不容易才平复了一下心情,他冷冷地说道,“很简单的条件,你把你的事情办完之后,回来,定亲。”

听到最后四个字,容瑾淮倏地抬起头来,这是他第一次正视着金衣人,而在他抬起头来的那一刹那,墨眸在瞬间变成了金黄色,瞳底的光芒浓烈而耀眼,气势丝毫不必宝座上的人弱,反而更加的强。

看到这一幕,金衣人微微冷哼一声,语气难得的舒缓了下来:“前些日子璇姝公主来了,本想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但没有见到你,她便又回去了,本座瞧着璇姝公主在她们族中也算血脉顶尖,配你也不算损了你的面子。”

“既然你那么喜欢她,不如你自己娶了好了。”闻言,容瑾淮轻轻地笑了起来,笑声中却带着冷冷的寒意,“反正你也好久没有娶新的人了,刚好这个人选不错,还可以和他们族打好关系,一举两得。”

“忤逆子!你瞧瞧你说的是什么话?”金衣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挑衅,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因为过度愤怒的缘故,他瞳中的金光大盛,怒吼出声,“你如果不娶,你就别想要赤灵暖玉!”

“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容瑾淮和金衣人冷冷地对视着,薄唇勾起了一个凉薄的笑,“你以为,我还真的是来和你谈条件的?”

听到这句话,金衣人微愕,还没等他咆哮出声,下一秒,便见白衣男子右手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块红色的玉石,玉石之中有着丝丝血色,血色流转开来,呈现出一种妖艳的美。

“赤灵暖玉!”看到这块红色的玉石,金衣人失声惊呼,“你怎么拿到的?”

不可能,赤灵暖玉这等宝贵的东西,他明明放在了地底的宝库之中,而且下了禁忌结界,若是没有钥匙,修为低于他的人根本不可能打开宝库的门,难不成他这个忤逆子已经……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金衣人不由悚然一惊,一时间,看向白衣男子的目光立马就变了。

“我来,只是为了赤灵暖玉。”容瑾淮再度挥袖,掌心之中的红色玉石重新消失不见,“顺便附带通知你一下,它被我拿走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金衣人一下子给打断了,他的神情看起来十分急切,威严的声音此刻竟隐隐有着颤抖,像是害怕惊扰了什么一般:“你的修为现在到达了什么地步了?”

如果真如他所想,那么……他可能要提前退位了,不过,他并不介意提前退位,他这个儿子虽然老是违背他的意思,可毕竟还是阖族的一员,左右王位都是他们一家人来做,不如早早让出来,他也好颐养天年。

闻言,容瑾淮看了金衣人一眼,然后轻描淡写道:“你觉得是什么地步,就是什么地步。”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再也不看宝座一眼,转身朝着大殿之外走去,就如同来的时候那样,没有丝毫的留恋。

然而,就在他走到殿门前的那一刻,忽然,一声怒哼传来,紧接着,殿门像是被什么力量给锁住了,上面有着波纹在流转,显然是有人下了结界。

容瑾淮的脚步微微一顿,面色依旧波澜不惊,甚至连手都没有抬,只是双眸动了动,便见耀眼的金光从瞳孔中爆裂开来,然后落在了殿门上,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透明的结界直接被破开来了,甚至因为动作有些巨大,连带着整座大殿都剧烈地晃动了起来。

“不要挡我的路。”下一秒,清清淡淡的声音从殿门外传来,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机,“你曾经说过的话,我现在原话奉还给你。”

随着话音的落地,脚步声也渐行渐远,直到消失不见。

守护着大殿的骑士们听到这个动静,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忙跑了进来,却看见他们的族长怔怔地站在宝座下面,在一堆五颜六色的宝石之间,神色恍然,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大殿的穹顶以及两旁的壁画已经有了丝丝裂缝。

“族长大人……”骑士们头一次见到金衣人露出这样的表情,一时间不由地有些紧张,他们单膝跪地,恭敬道,“不知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族长大人可有吩咐交付于属下?”

金衣人望着殿门的方向,神情复杂无比,无人看见的是,他藏于金色长袍之下的右手,已经有着鲜血顺着指尖滴下,而令人惊奇的是,那绯红色的鲜血之中,竟然还夹杂着几丝金色。

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他才低声说:“无事,退下去吧。”

听到这句话,骑士们不由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确认这里真的没有事情之后,才恭敬地行了礼,然后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很快,这座大殿里又变得空旷无比,只剩下金衣人一人站在那里,显得有些荒凉。

“他在恨我。”他忽然笑了起来,笑声之中带着自嘲,“看见了么轻袖,你的好儿子,他在恨我,他居然在恨我!”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金衣人脸上青筋跳动着,显得狰狞无比,面容也微微抽搐,显然被打击得不轻。

良久,他才重新恢复了平静,又变成了昔日高高在上的一族之长,金色的双眸中慢慢地被冷意所占据,低声冷冷道:“那就恨吧,恨上一辈子也好。”

“我等着你,亲手杀了我的那一天!”

大殿里寂静一片,只能听见青铜钟发出沉闷的响声,一声一声地敲打在人的心脏上,仿佛时间永无止息。

……

拿到赤灵暖玉之后,容瑾淮在卡撒大陆并没有停留多久,在拜访了一下牛头人一族之后,便重新回到了混沌大陆。

这样一来一回,再加上办的事情,也就刚好七天的时间,再过两天,他便要带着卿卿去烈焰山脉了。

一想到红裙少女,目光微微柔和下来,眸子中满是眷恋的温柔。

幸好,在这个世上,他还有这一丝温暖。

也幸好,她还能重新回来。

现在凤璃剑还并没有被暴露,她目前还是安全的,那么,就要在那些人再次找来之前,将她的实力迅速提升,至少,也要比上一世高,这样才不会再出现那样的事情。

想了很久,容瑾淮才收了思绪,然后朝着魍魉森林走去。

魍魉森林是中州界最大的一片玄兽森林,其危险程度,稳居混沌大陆第一,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有着超神兽甚至帝王兽,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凡是灵阶以下的人进到魍魉森林之中,神识便不能离体,不能靠神识来判断危险,也不能看穿其他人的修为,换句话来说,不能预知危险。

但对于容瑾淮来说,魍魉森林并不值得一提,他很快地穿过魍魉森林之后,就准备回到四灵学院之内了。

然而,却在刚出森林的那一刻,一个人影忽然扑了上来,一边扑一边哀嚎:“兄弟,你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死了。”

看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人影,容瑾淮下意识地侧过了身子,刚好让人影扑了一个空。

下一秒,只听“嘭——”的一声响,是重物落地的声音,而且显然摔得不清,紧接着,是一道气愤不已的声音,那声音指责道:“我说姓容的,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厚道,不接住我就算了,居然还让我摔成这样,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听到这个声音,容瑾淮这才意外地挑了挑眉:“君临,竟然是你?”

“不是本大爷还能是谁!”闻言,某人皇气哼哼道,“我在这儿都等你好半天了,你居然现在才来,忒不够意思了!”

在确认这个人确确实实是自己的老友之后,容瑾淮这才转过头来,结果这一转身,却让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眼前的这个人是君临不假,但他鼻青脸肿的模样,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这个男人居然就是人族的守护者人皇。

“你怎么……”容瑾淮望了一眼君临,顿了顿,像是在斟酌着用词,半晌,才道,“变成冻萝卜棒子了?”

“滚,你才是冻萝卜棒子!”君临被这个词气得不轻,他指着白衣男子,咬牙切齿,“你不安慰我,居然还反过来嘲讽我,你还是不是人啊!”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是人。”闻言,容瑾淮点了点头,神色很是坦然。

“我……!”君临哑口无言,一想到面前这个腹黑无比的家伙的真实身份,他悻悻道,“好吧,你确实不是人,你是兽人。”

“不过话说回来……”容瑾淮上下将君临打量了一眼,“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都看不出来吗!”东萝卜棒子人皇冷哼一声,“被打的啊!”

“我自然知晓你是被打的。”容瑾淮饶有兴趣地欣赏着君临脸上的伤,“不过以你的本事,这点伤片刻就会好,你保持着这幅冻萝卜棒子的模样,是为何?”

“唉……”听到这句话,君临忽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神色悲壮不已,“此事说来话长。”

事情还要从三天前说起。

就在君临纠结了好几日之后,最终才决定,要去见一见影溶月,反正左右都逃不过被打的命运,不如早打早超生,说不定到时候他卖卖惨,阿影就手下留情了呢!

但是事实和某人皇的想法完全不一样。

那日,他越过玄灵湖后,来到了以前常来的地方,然后想着要给影溶月一个惊喜,故意收敛了全部的气息,才缓步踱至那座古色古香的楼阁前。

他思虑良久,才伸出手来扣了扣门,便听见里面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那声音只说了四个字:“来者何人?”

唉,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阿影的性子还是怎么冷呢,自己要不要在这个时候缓和一下气氛?

这样想着,君临捏起了嗓子,说道:“你夫君来啦。”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这句话落地之后,屋子内却是久久的沉默,很长很长的一段寂静之后,那个冰冷的声音才再度响了起来,这一次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谁?”

君临一愣,心想不会是自己太久不出现,已经被阿影给忘记了吧?这可不大妙啊!

于是他只好又正常地说了一句:“我是君临。”

这下应该开门了吧。

话音刚刚落地,下一秒,只听“砰——”的一声,门被大力给打开了,君临大喜,他就知道阿影还是记得他的,而且肯定舍不得他在外面站这么久,顿时眉开眼笑,就准备往屋子里走。

结果迎接他的并不是什么笑脸,而是一只脚,他还没进去,就被那只脚一脚踹了过来,力气之大,直接将他踹到了玄灵湖之中。

君临被这一脚踹的有些懵,他好不容易才从玄灵湖中爬了出来,又走到木门前,准备去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结果依旧没见到人影,还是一只脚,然后,他就又被踹了出去。

这一脚比先前那一脚力气还要大,他直接被踹到了玄灵湖的岸边,然后撞到了一颗大树上,再听得“咔嚓——”一声,树干给直接裂开了,可知那一脚,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

君临更加懵逼了,他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他还是庆幸的,庆幸自己为了不让四灵学院内的其他人打扰到他,还专门设下了结界,要不然,堂堂人族守护者人皇被踹城这副模样,传出去估计要被笑死了。

就在他无比懵逼的时候,玄灵湖中央的小岛之上,一道黑色的影子忽然从那边飞了过来,速度之疾,半息之内就到了他的面前。

看见这道黑影时,君临也顾不得懵逼了,立马站起身来,眉开眼笑地迎了上去:“阿影,你……”

来了这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他的脸上就狠狠地挨了一拳。

君临:“……?!”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阿影一见他连旧都不叙一叙,上来就开打?不应该啊!

这么多年没见他,难道不应该抱着他痛哭流涕吗?然后问他你这么多年去哪里了才对啊!

饶是英明神武伟大如人皇,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幕了。

然而君临万万没有料到,这一拳并不是终点,下一秒,又来了一巴掌,与巴掌声同时响起的,还有女子咬牙切齿的声音:“你居然还敢出现?嗯?你居然还敢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面?!”

“阿影我……”君临刚想解释一下,但他并没有来得及说话,攻击如同雨水一般落在了他的身上,密密麻麻,全身上下都没有放过,当然,最遭殃的地方,还是他那张英俊的脸。

影溶月这一顿胖揍,可算是发泄了自己几千年的怒气,她一边打,一边冷冷地说道:“你回来做什么?不是隐世了吗?怎么,现在想着要回来了?”

“我那是……”君临想要开口,却发现密集的攻击让他根本开不了口,一时间有些欲哭无泪。

怎么这么久没见,阿影比以前还暴力了?还专门打他的脸,她明明知道他很宝贵他这张脸啊!

“你那是什么?”影溶月又是一拳上去,声音听起来极为愤怒,像是从牙根里挤出来的一样,“还想解释,那回来做什么?滚!”

最后一个字出口后,黑衣女子直接将面前的人踹进了玄灵湖里,然后看都不看一眼,一个暴掠而出,又重新飞回了小岛上,然后再听见“砰——”的一声巨响,是门被狠狠关上的声音,再然后,一切才重归于寂静。

“我真是……”君临再一次从玄灵湖之中爬上来后,仰天长叹一声,“真是在造孽啊!”

可不就是在造孽么,专门送上门去给人家打,果然自作自受。

君临头一次感觉自己有些悲催,为了不让阿影在打他的时候因为护体玄力的反弹而受伤,他还专门撤去了所有玄力,换句话来说,他是真真切切地挨了这一顿打。

经过这一顿打之后,他不敢再去玄灵湖中央的小岛了,只想等着阿影什么时候消气了,再去也不迟,然后索性也闲得无聊,就蹲在了魍魉森林的出口处,等着容瑾淮。

“事情就是这样了……”说完之后,君临摊了摊手,面露悲伤,“想我堂堂人族守护者人皇大人,居然被打成了这样,你说,阿影她是不是太过分了!”

闻言,容瑾淮挑了挑眉,对这件事到没有什么意外,他若有所思地望着面前这根冻萝卜棒子,道:“所以都两天了,你的脸怎么还是这个样子,你喜欢做冻萝卜棒子?”

以人皇的本事,这些伤早就该消肿了,而如今他还是这个样子,那只能说明,他是自己故意维持这个模样的。

“你就不能说些好听点的话吗!”君临被气得翻起了白眼,然后嘟囔一声,“我这不是为了等阿影消气之后,看了我这些伤能心软么。”

“哦……”听到这句话,容瑾淮轻轻地应了一声,“你是想向她打感情牌?”

“咳,你别这样说。”君临被揭穿了内心的想法,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别过脸去,说道,“你还是快想些办法,怎么让阿影不生气。”

“抱歉。”容瑾淮瞟了人皇一眼,慢悠悠地说道,“我没办法。”

“啥玩意儿?”君临怀疑自己听错了,他掏了掏耳朵,“你不是情圣吗,怎么哄女人你都不知道?”

“哄女人?”闻言,容瑾淮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才浅声道,“我只会哄我夫人,其他女人不会。”

猝不及防被扎了一把心的君临:“……”

真的不应该给这个毒舌又腹黑的人这种机会来打击他!

“好哥们!”君临先来软的,他依旧顶着那张冻萝卜棒子一般的脸,走来走去,“你快告诉我,到底怎么让她不生气啊,如果我每次去找她都被她打一顿,那我可真的会受不了的。”

“嗯。”容瑾淮的声音轻轻飘飘,“你确实该多被她打几顿,谁让你一走就是几千年,连招呼都没有打一声。”

“胡说!”听到这句话,君临脱口,“我明明打了招呼的。”

“你是说你在树上刻了字?”容瑾淮微微一沉思,才想了起来,“姑且也算是一个招呼吧。”

“别说这些没用的!”君临有些抓狂,“怎么办,阿影不消气,我就得接着挨打。”

冻萝卜棒子的人皇在森林的入口处走来走去,显得十分焦躁不已。

容瑾淮沉默地看着他,半晌,才忽然问道:“你去玄灵域内见过朱雀前辈了吗?”

闻言,君临的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身形也微微一顿,良久,才传来他有些疲惫的声音:“见过了。”

“朱雀前辈同你说了些什么?”容瑾淮偏头问道。

“她说……”男人的目光罕见地恍惚了一阵,顿了顿,他才缓缓开口,“再有七日,她便要随青龙他们而去了。”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身子霍然一震,眸中也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他低声:“只有七日?”

“是的,只有七日。”君临苦涩地笑了一声,“你说的不错,他们又要出来了,尽管朱雀、青龙、玄武和白虎用自己的生命下了封印来压制,可这么久过去,这封印,也到了濒临破碎的边缘了。”

“纵然是朱雀,这么多年下来,也撑不住了。”

“如果……”容瑾淮沉默下来,神情有些复杂,他低低地叹了一声,“如果他们真的出来了,那么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拦得住了。”

“是啊,连我也不行。”人皇面露颓然,“如果能早发现封印已经松动了,还能提前想补救的办法,但是现在,确实已经晚了。”

“不,也许……”闻言,白衣男子的眸光忽然微微动了一下,“为时还不晚。”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君临猛地抬起头来,有些不解。

“我只想到,当年‘他’曾留下来的一句话了。”容瑾淮轻声说,“但不知道是真还是假了。”

“‘他’?”听到这个字,君临有瞬间的茫然,他想了好一会儿,才想明白容瑾淮所说的他是谁,然后无语地抽了抽嘴角,“神话你都信?我看你也不是迷信的人啊,行了行了,就算他们出来了,我们九大守护者联手,抵挡一阵还不成问题,大不了你们就去神玄岛避一避,反正他们的实力再怎么滔天,也进不了神玄岛。”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狭长的凤眸微微上挑:“你能说出这句话,看来你已经决定回来了。”

“这不废话么!”君临哼哼两声,“我要是不打算回来,就不会被阿影揍了。”

“如此甚好。”容瑾淮点了点头,他似笑非笑道,“可是我要提醒你的是,其他八位知道你出世了,恐怕也少不了一顿打。”

“见鬼!我怎么把这件事忘记了!”闻言,君临不禁惨叫一声,“这可不行,我得先溜,来一个我倒是不怕,若是一次性来上三四个,真的要去掉我半天命了。”

“唔……”容瑾淮望了一眼东边的天空,见到那里有一片火烧云的时候,眸光微微一顿,然后慢悠悠地说道,“恐怕眼下,你溜已经来不及了。”

“什么?”君临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正准备出声询问,便听见耳边忽然想起一声十分中气十足的笑,那笑声道,“君临,好你个家伙,出来了也不通知一下老朋友,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听到这个声音,君临先是怔了半晌,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迅速抬起头,看了一眼东方,在看到那片火烧云的瞬间,眼角在微微抽搐。

靠!他们居然真的感受到了他的气息,然后迫不及待地跑来了,不过这家伙也太性急了吧,果然不愧是他们之中性子最鲁莽的。

“我这不是没来的及吗?”君临知道来者是谁后,又确定了应该不会打架,才微微冷哼一声,“既然老朋友你已经来了,那就出来聚一下吧。”

“这里可不是聚会的地方。”声音笑了好一会儿,才又道,“走,去我们以往见面的地方,我们好好地聚一聚。”

听到这话,君临有些无奈,知晓自己是逃不过了,于是他先是将自己脸上的伤消肿之后,又看了容瑾淮一眼,点头示意他准备离开了,才说道:“好,那看谁比较快。”

“哈哈哈哈哈,君临,这一次,你绝对比不过我。”那声音大笑起来,仿佛雷声滚滚,卷地而来,“你就把你的酒准备好吧,我这次要喝上十大坛。”

“想喝我的酒?赢了我再说吧!”闻言,君临也是大笑起来,但见笑声还未落地,他整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了,显然是追随着东边天空那片火烧云而去了。

看到这一幕,容瑾淮微微笑了起来,驻足了好一会儿,才朝着四灵学院的方向走去。

天边夕阳如火,绚烂夺目,仿佛朱色的毛笔在宣纸上印出桃色的花来。

在两人都走了之后,魍魉森林的入口处,忽然又出现了一个身影,那个身影长身玉立,也抬头望了一眼东边,收回目光之后,才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我离得这么近,还被那个家伙抢先了,看来只能等下一次,再约见人皇了。”

“不过,人族之中到还是十分有趣。”身影自言自语,“在这里接着玩玩,倒也不错。”

说完这句话之后,身影也离开了,而他所去的方向,也是四灵学院。

……

四灵学院,新生居住地。

红裙少女坐在院落之中,正躺在摇椅上,微眯着眼,开始养神。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夜说要罩着她的原因,那日,天地帮来朱雀殿挑事完之后,这几天居然都没有露面,连要收保护费的事情都没有再提,仿佛当初那群人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幻梦一场。

卿云歌懒得去想天地帮的事,毕竟在她眼里,不论是姬翎还是琴蕊,都是无关紧要的人,他们不来找她麻烦,她还省事儿了。

不过有一个好消息就是,那几个被打的朱雀殿学员现在一个个都转了性子,已经不像先前那样自私自利了。

有一点要提的是,四灵学院并不阻止学员之间进行斗争,反而还想当鼓励,只要不闹出人命,导师们都不会去管,遑论四殿殿主和院长。

如果真的有不可调和的矛盾,那么双方可以进行生死斗之约,生死斗不可认输,其结局一定是以一方的死亡而收尾,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会选择这条路,毕竟,修为再高的人,也可能因为一时疏忽而丢了性命。

因此,那天天地帮来朱雀殿挑事之事,明焰虽然现在已经知道了,却并没有管。

而这几天,因为难得的清闲,除了每日定时完成朱雀殿的功课之后,就是修炼自己的精神力,果然,剑灵给她的《炼神诀》确确实实是一样好东西,短短这么几日时间,她的精神修为又得到了突破,但距离纵观境巅峰,还有一段距离,不过只要再按照《炼神诀》上所述的方法修炼一段时间,达到纵观境巅峰也不会太久。

等到突破纵观境巅峰之后,她便可以拿到天灵丹的药方,然后将那些剩余的天灵果炼成丹药,卖给学院或者学员们,换成玄灵点,尽快将五十万玄灵点凑齐。

前几日,她准备去公告栏处,接一个较为简单的天级任务,结果却被告知,在新生大比之前,学院任务是不对新生开放的,然后她只能无奈地又空手回来了。

不过距离新生大比也不远了,后天就是新生大比的时候了,也就是说,等她从烈焰山脉回来之后,不仅可以接任务,也可以修炼《朱雀于飞》,还有着她心心念念的玄灵塔第九层,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因为她的玄灵点已经快不够用了,住宿吃饭都要用到玄灵点,如此消耗下去,迟早会用完,当务之急,是要努力赚玄灵点。

虽然天灵丹她目前是无法炼制,但是其他地品丹药倒是可以多炼几炉,但她一定得注意,不能炼成丹纹灵丹,有着丹纹的丹药毕竟还是太少了,她就这样拿出去,树大招风,肯定又会惹来一群麻烦。

就在卿云歌闭目养神想事情的时候,院落外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听起来有好几个人在朝着这个方向走来,她微微睁了睁眼,耳朵仔细听了一下,才放下来心,然后站了起来,走到门前,将锁打开。

来的应该不是敌人,而是阿月他们,她今天说了要请他们吃东西,倒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来了。

果不其然,院子的门打开之后,便先有一个娇小的身影探了进来,然后说道:“卿姐姐要请我们吃什么好东西啊?”

“苏沐颜,你看看你一脸急切的样子,像什么话!”下一个进来的是萧沐晨,他一脸嫌弃地看着苏沐颜,毫不客气道,“人家云歌请吃什么都是好东西。”

“你,不许欺负我老大。”苏沐颜还没有说话,凌墨沉先凶巴巴地开口了,他站在小丫头面前,就像一只老母鸡护着小鸡。

“哟,这谁啊。”萧沐晨这才发现苏沐颜今天还带了一个人,他看了一眼这个称呼苏沐颜为老大的年轻人,啧啧叹道,“我说这位兄台,你可不要被她这个模样骗了,我和你说,她啊,可暴力着呢,动不动就打人,你若是跟在她身边,估计时不时就要被打一顿。”

“闭嘴吧,萧沐晨。”听到这句话,苏沐颜冷哼一声,“这可是我新收的小弟,我要罩着的人,怎么可能舍得打他,也就是你欠揍,我可听说,繁凡姐都被你气晕过去了,你看看你是不是蠢到了极致?”

萧沐晨被这句话气得瞪了瞪眼,正准备出言反驳,第四个人走了进来,慕月一脸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三个人,扶了扶额:“好啦,你们不要吵了,天天吵来吵去多没意思。”

卿云歌不禁抽了抽嘴角,心说小沐和沐晨真的是一见面就吵,真的是一刻都停不下来,不过今天这争吵之中貌似还加了一个人。

目光看向了在场之中她唯一不认识的人,然后问道:“这位是?”

“这是我的小弟,叫……”听到这话,苏沐颜拍了拍胸脯,骄傲不已,正想说出她的小弟叫什么,却发现她居然又忘了他的名字,于是胳膊肘撞了撞一旁的人,低声道,“喂,你叫什么来着?”

凌墨沉僵着一张脸,然后木讷道:“凌墨沉。”

“对,我小弟叫凌墨沉。”苏沐颜捧着脸笑了起来,“他对我可好啦,卿姐姐,今天你请我吃的东西,我要分他一半。”

闻言,凌墨沉刹那间感动地涕泗横流,他泪目:“老大,你真好。”

苏沐颜皱了皱小鼻子,哼哼道:“那是,你是我小弟,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噗——”看到这一幕,卿云歌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忍着笑说道,“不用分,反正我请你们吃的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我给凌兄一份就好了。”

“卿姐姐你最好了!”听到这句话,苏沐颜欢呼一声。

慕月失笑着摇了摇头,这才看向红裙少女,轻声问道:“云歌是要请我们吃什么?”

------题外话------

今天我妹叫我出去唱歌,被我拒绝了,她问为什么,我说我还有一群读者等着投喂。

我妹:你就不要你这么美丽可爱的妹妹吗?!

我:不要了!

我妹:嘤嘤嘤嘤嘤嘤

ps:第二道剑魂马上就要出来了,然后我发现,我又得写一首诗,当做《凤天诀》第二重天的剑诀,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容我想想第二首诗该怎么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