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快追,丹药跳墙了!/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咳,我请你们……”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咳了一声,然后神神秘秘地说道,“我请你们吃个果子。”

“吃果子?”萧沐晨一脸茫然,他挠了挠头问道,“苹果还是香梨?”

“如果只是普通的果子,卿姐姐还用得着这么专门来请我们吗?”苏沐颜伸出手来就揪住了萧沐晨的耳朵,哼哼唧唧,“蠢沐晨,你也不好好想一想。”

“苏沐颜!说了多少次,你不要这样叫我。”萧沐晨怒不可遏,“你都是有小弟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疯癫。”

“你说谁疯癫?”苏沐颜手上的劲直接给加大了。

“我我我,我疯癫。”萧沐晨吃痛,连声哀求,“小姑奶奶你快放开,疼!”

“哼。”闻言,苏沐颜撇了撇嘴,才把手放了下来,然后又拍了拍凌墨沉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凌小弟,看见了没,做男人,可不要学他,腹内空空。”

听到这话,凌墨沉严肃地点了点头:“老大说得对!”

一旁的萧沐晨暗自翻了一个白眼,心想,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傻小子,居然对苏沐颜这个小丫头言听计从,还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卿云歌听得有些头疼,她可算是明白,什么叫做一见面就吵了,看来若是下次再要请他们吃什么东西,一定得分成两拨。

为了以防小沐和沐晨再次吵起来,她比了个暂停的手势,然后开口道:“这就是我要请你们吃的东西。”

话声刚落地,下一秒,只见红裙少女手腕一翻,四个葫芦状的果子便出现在石桌上,晶蓝色的光芒在果皮上流转开来,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令人不由地食欲大动。

“这是……”慕月望着石桌上的几颗果子,眸光微微一凝,然后猛地开口,“天灵果?”

此话一出,苏沐颜等三人也瞪大了眼睛,仔仔细细地看着这晶蓝色的果子,面露震惊之色。

“确实是天灵果不假。”萧沐晨目光凝重,语气沉沉,“而且看这个模样,还是最顶级的天灵果。”

而一旁的凌墨沉却一改平常的木讷,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红裙少女,才收回了目光,然后疑惑道:“老大,这天灵果是什么东西?好吃吗?”

话刚说完,他的脑袋就被两根手指弹了一下,紧接着是苏沐颜无语的声音:“凌小弟你到底多大了,居然连天灵果都不知道?”

“这天灵果可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地宝,如果吃了它,那么不仅可以增进服用者的修为,还可以稳定心境,毕竟,修炼的时候难免会有心魔产生,而天灵果就大大减少了心魔的侵扰,更重要的是,如果一个人天赋不好,那么食用了天灵果,还可以弥补一部分的先天不足。”

“果然是天才地宝。”听了这番解释之后,凌墨沉惊叹一声,“卿姑娘还真是神通广大,居然能得到四个天灵果,凌某佩服。”

“卿姐姐,你这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么多天灵果?”苏沐颜看向卿云歌,结结巴巴道,“这东西不是十分罕见吗?”

“嗯,其实说来也话长,这东西是我在玄灵域之中发现的。”卿云歌轻轻一笑,“我发现的并不是天灵果,而是天灵果树,树上结了很多个,而且当时没人,所以才被我捡了便宜。”

闻言,萧沐晨倒吸一口气:“玄灵域中竟然会有天灵果树,我还以为那个地方只有死灵,小爷我光顾着击杀兽灵了,居然忘了把玄灵域好好地转一转。”

“玄灵域每隔三年开启一次,到现在为止不下于千次。”慕月摇头,“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人发现,云歌你的运气,还真是好的不得了。”

顿了顿,她有些迟疑地看着红裙少女,欲言又止道:“不过这么宝贵的东西,你就这样给我们不好吧?”

“是啊,卿姐姐。”听到这句话,苏沐颜也回过神来了,“这可是你好不容易才得来了的,我们可不能就这样随随便便占便宜。”

“反正每个人也只能吃一个,我拿这么多天灵果也没用。”卿云歌轻描淡写道,“刚好有你们在,替我解了这些剩余的果子。”

说完这句话之后,玫瑰紫色的瞳底浮起一抹戏谑,她慢悠悠地说道:“你们若是不吃的话,我就只能把它们种下去了,若你们日后想吃了,可就得等上九千年。”

“你这么说的话,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慕月笑笑,拿起一颗天灵果,放在掌心里转了转,忽然问道,“云歌,你可有想过,在学院里建立一个势力?”

“建立势力?”闻言,卿云歌愣了一下,想了想,才道,“我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阿月你怎么会这么问?”

“看来你果然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在修炼中。”慕月无奈地摇了摇头,“前几日天地帮来朱雀殿的事情,可已经传遍了整个四灵学院了,因为这件事的主角不仅有你这个考核第一,还有着玄灵榜的强者参与进来,前几届的师兄师姐可都在关注着这件事,结果,你这个当事人居然不知道。”

“月姐姐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苏沐颜一边啃着天灵果,一边说道,“我听说,为了卿姐姐,玄灵榜上两大强者都反目成仇了呢。”

“为了我反目成仇?传言真是越传越离谱。”卿云歌扶了扶额,“不过是天地帮来朱雀殿讨保护费,被我打回去了而已,然后凑巧冷夜出现罢了,哪里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

“姬翎乃是玄灵榜排行第二十一的人,而冷夜是排行第三。”萧沐晨看怪物一样地看着红裙少女,“先不管传言如何,云歌你能让两大强者都出现,果然不愧是这届考核第一。”

“根本就不管我的事儿好么。”闻言,卿云歌摊摊手,“我好好地待在朱雀殿,这些人非要自己跑上门来。”

“呀!糟糕!”刚将天灵果啃了一半的苏沐颜忽然惊叫一声,她目光有些紧张地看着卿云歌,“卿姐姐,你可要离这些师兄们远一些,要是让容哥哥知道居然有人敢接近你,一定会责怪我办事不利。”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不由地抽了抽嘴角,心说除了你容哥哥那般无耻的人敢,还有其他人敢接近我吗?

早就被我一巴掌扇飞了。

“云歌,你在学院里没有认识的往届学员,可能不了解学院如今的势力分布。”慕月淡淡地说,“虽然学院里有着很多势力,但很多都是上不了场面的,只有四大势力,你需要多加小心。”

顿了顿,她接着说道:“丹医阁,天地帮,乾坤盟以及潇湘楼。”

“丹医阁是四灵学院内所有炼药师所建的势力,阁主乃是玄灵榜排行九的吴潇师兄,虽然他的修为在这四个势力之主中并不是最高的,但丹医阁的地位,却是却是四灵学院的第一。”

“哦?”闻言,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因为丹药的缘故?”

“不错。”慕月微微颔首,“丹医阁中的学员,一毕业,基本上都会进入炼药师公会,换句话来说,丹医阁的背后,有着炼药师公会再撑腰,所以四灵学院内其他势力不敢得罪其丝毫。另外,所有人都有受伤的时候,丹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若是将丹医阁得罪了,那么就拿不到任何丹药了。”

“难道就没有不加入丹医阁的炼药师?”卿云歌有些诧异,总不会丹医阁神通广大如此,把所有炼药师都收入麾下了吧。

炼药师这一行业在混沌大陆并不罕见,相反,还很多。

若想成为炼药师,其玄力属性必须为火,而火系玄力也和其他属性玄力都有着不同,那就是只有火系玄力分成了几个阶级,依据阶级的不同,炼药师所能达到的等级境界也就不同,如果身怀的只是普通的火玄力,那么这个炼药师最高等级也只能达到灵品。

火属性的玄力是所有属性玄力中,拥有者最多的,这也就造成了炼药师的泛滥,也因此,有了炼药师公会的崛起。

“当然有。”慕月点点头,紧接着话锋一转,“但是,这些游离于丹医阁之外的炼药师,是无法在学院内买到炼药的药材的,只能自己出去采摘,另一方面,四灵学院的丹药市场已经被丹医阁垄断了,这些炼药师的药根本卖不出去,所以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了。”

慕月说完后,一旁的萧沐晨接口了,他吊儿郎当地说:“而乾坤盟和天地帮差不多,只不过乾坤盟的盟主在玄灵榜上的排行要比天地帮帮主姬翎高得多,他也就是你认识的那个冷夜。”

难怪冷夜说她可以去他的势力,原来他竟然是乾坤盟的盟主,卿云歌了然地点了点头,注意力放到了最后一个势力上:“那么潇湘楼呢?”

听到这三个字,慕月欲言又止地看了红裙少女一眼,才说道:“潇湘楼和其他三个势力最大的不同之处,那就是潇湘楼只招女学员,而且,非容颜貌美,气质极佳者不收。”

卿云歌怀疑自己听错了,她不确定道:“也就是说,哪怕修为再低,长得好看,也可以进潇湘楼?”

“是这个道理没错。”慕月点了点头。

“要我说,这潇湘楼真的有病。”萧沐晨哼了一声,“招个成员不仅看性别还看脸,也不知道潇湘楼的建立者怎么想的。”

“可能人家是因为遇见了你这种腹内草莽的男人,才会建立潇湘楼。”苏沐颜从来不会放弃任何机会来噎萧沐晨。

一旁的凌墨沉鼓鼓掌,肃穆道:“老大说得对!”

萧沐晨:“……”

他现在想杀了写《朱颜榜》的人怎么办!

“那么为何阿月你说潇湘楼也在四大势力之内?”卿云歌觉得,如果潇湘楼是按照这个规则来招收成员的话,其成员质量肯定不会很高,那么何能以与其他三大势力并肩。

“潇湘楼整体实力确实不高,只有楼内几位领主排在玄灵榜上,但是……”慕月显然已经从往届学员口中得知了一些内幕,她话锋一转,声音也蓦地低了下来,“潇湘楼的楼主,乃是玄灵榜的第一。”

“玄灵榜第一?!”听到这句话,萧沐晨微微一惊,他脱口,“不是说玄灵榜第一根本不存在,只是为了让学员们有个目标么?”

玄灵榜第一是一个很神秘的身份,因为没人知道这个第一到底是男是女,但是“他”已经稳居玄灵榜第一有八年的时间了,可不论是殿试还是其他比试,“他”从来都没有露过面,因此在众多学员之中显得神秘不已。

因此久而久之,流出了一个传言,那就是玄灵榜第一根本不存在,只不过是一个虚名,为了让学员们更加努力地修炼。

“事实是否如此,你我也不知道。”慕月轻轻摇头,“这玄灵榜第一,不一定不存在。”

卿云歌知道,玄灵榜的排名,是按照修为来排的,学院内专门给玄灵榜设了一个石碑,上面镌刻了玄灵榜上所有人的性命,按照第一到第一百依次排列。

如果若是有学员觉得自己有能力冲击玄灵榜,那么第一,他要去那块石碑前,凝聚全身的玄力,注入到石碑上专门测试修为的牌子中,然后便会依据前来者的修为高低,重新进行排名。

但这个排名还算不上数,因为第二,这个学员还必须打过他所占据的那个名次之前的人,若是失败了,依然不能拥有这个名次。

一个人能连续八年久居玄灵榜第一,要么就是这么多年都没人能超越其修为,要么就是超越了也打不过,但不管是哪一种可能,这个玄灵榜第一,绝对是四灵学院内极为恐怖的存在。

“如果潇湘楼只招女学员,那么这个创办潇湘楼的人……”卿云歌若有所思,“应该也是女的吧?”

“这还真不一定。”萧沐晨摸了摸下巴,“说不定这玄灵榜第一其实是一个很猥琐的男人,他十分好色,所以才只收女学员。”

顿了顿,他脸上忽然浮起一丝戏谑的表情来,压低了声音道:“你们说,这潇湘楼内的女学员,是不是都已经被玄灵榜第一给……哎哟!”

话还没说完,萧沐晨就被踢了一脚,与痛呼声同时响起的是苏沐颜的娇喝声,她气鼓鼓道:“收起你那龌龊的想法,你以为谁都跟你这个天天流连花丛的人一样啊,人家可是玄灵榜第一,每天修炼还来不及,哪有时间做那种事情。”

“我说了是哪种事情了吗?”萧沐晨一个侧身,躲过去了第二脚,“苏沐颜,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竟然还知道这种事,要是让苏叔叔知道了,你肯定少不了一顿打。”

“哟,你还说起我来了。”闻言,苏沐颜叉腰,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你就不怕我告诉萧叔叔,说你欺负我?”

“喂,你能不能不要颠倒黑白?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就现在!”

“你不许欺负我老大。”

不过一会儿,萧沐晨和苏沐颜又吵了起来,不过这一次争吵,还加上了凌墨沉。

卿云歌和慕月已经放弃了劝说他们,而是接着就四灵学院内的势力分布开始探讨。

“我仔细想了一想,其实若云歌你想加入势力的话,除了和你有仇的天地帮之外,这潇湘楼和乾坤盟也都挺适合你加入的。”慕月拎起茶壶,给自己续了一杯茶,然后说道,“更何况你和乾坤盟盟主冷夜还认识,比起潇湘楼,我觉得还是乾坤盟更好一些。”

“阿月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卿云歌笑着应道,紧接着她话锋一转,“我倒是对丹医阁更感兴趣。”

“丹医阁?可是他们只收炼药师。”闻言,慕月的眸光微微一凝,很快就猜到了真相,“难不成……云歌你竟然还是炼药师?”

“唔,姑且算是。”卿云歌点了点头,“不过我只能算得上是地品上级炼药师,等级太低罢了。”

“你这个年纪,能达到地品上级炼药师,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要知道丹医阁阁主吴潇师兄,在十五岁的时候,也不过天品下级炼药师。”慕月沉声道,“如此说来,既然你拥有炼药师的身份,那你就更应该自己建立一个势力了。”

卿云歌挑了挑眉,玩味一笑:“阿月一直在劝说我建立势力,到不知道是因何原因?”

“若想在四灵学院内更好地生存下去,有一个势力是必然的。”慕月快速地看了她一眼,浮了浮茶,垂眸淡淡道,“但是,云歌你生来就不应该居于人下,加入一个势力,还不如建立一个势力。”

闻言,卿云歌的神色微微一凛,她不知道为何慕月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于是含糊道:“我修为如此低下,就算我不想居于人下,眼下也只能这样。”

“呵呵……云歌,你的性子果然谨慎。”慕月笑着摇了摇头,她凝视了红裙少女一眼,然后忽然压低了声音,道,“朱雀大人给我说,让我好好地帮助你,作为朱雀的传承之人,生来就是王者,怎么能居于人下?”

这一句话让卿云歌微微一惊,她脱口:“阿月你是……白虎的传承者?”

那日,在玄灵域之中,朱雀大人曾经说过,青龙大人的传承者早就在千年之前被找到了,而沐晨和小凡是玄武的传承者,自己又接受了朱雀的传承,那么阿月若见过朱雀大人,只有一个可能性,她是白虎的传承者。

“是。”慕月微微颔首,“眼下青龙的传承者并不在,玄武的传承者和白虎的传承者须以朱雀的传承者为首,云歌能这么确定我是白虎的传承者,那么想必,你已经知道谁是玄武的传承者了?”

“嗯,玄武的传承者有两个。”卿云歌点了点头,然后说出了两个名字来,“沐晨和繁凡。”

“两个?”慕月微微一怔,然后沉吟了一下,才道,“玄武是龟蛇合体,刚好象征着一阴一阳,有两个传承者倒也说的过去,不过……我听说繁凡姑娘前一阵昏迷了?可是和这玄武传承有什么关系?”

卿云歌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将那日的事情说了一遍,才道:“眼下就是这么个情况,院长大人将小凡接走并且看护起来了,她并没有什么危险,不过我还是想找到生机泉水,让她快些醒过来。”

“生机泉水基本上不可能存在。”慕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宽慰道,“既然院长大人都说繁凡姑娘没有事情,那么你也不必太担忧。”

“朱雀大人为何会同你说,让你帮助我?”卿云歌想到了先前慕月所说的那句话,不由地有些诧异。

“我也不太清楚。”闻言,慕月摇了摇头,“朱雀大人只是说,让我们在三年后要再去玄灵域,不过具体情况是什么,我还不知道,但在这三年里,她让我来帮助你,毕竟,四灵守护兽虽然是一体的,但玄武和白虎的实力还是要比青龙和朱雀稍微弱一些。”

听到这话,卿云歌了然地点了点头,心想,不过现在,恐怕是朱雀的实力最强,有了神凰和神凤送给她的赤灵暖玉,她才能一直撑到现在。

“既然如此,那么阿月,我们就来建立一个势力吧。”她喝了一口茶道,“也不必分什么势力之主,我们都是朋友,哪里还有上下级之分。”

“正有此意。”慕月轻声道,“眼下我们已经聚集了朱雀、白虎和玄武三个四灵守护兽的传承之人,建立一个势力,刚刚好,不过不知……云歌你觉得应该取什么名字比较好?”

“阿月你这个问题倒是把我难住了。”卿云歌摊了摊手,“我哪里会取什么名字。”

“……我也对这方面没有很深的研究,听说,这势力的名字,还要要取的比较好才行。”慕月也有些头疼,“还是叫小沐他们来一起商量商量吧。”

而这边,苏沐颜依旧还和萧沐晨眼瞪眼,凌墨沉站在中间,神色木讷。

“别吵了,小沐,快来。”看见这一幕,卿云歌抽了抽嘴角,然后朝着苏沐颜招了招手,“有事请你帮忙。”

“什么事情哇卿姐姐?”一听到这话,苏沐颜立马不瞪眼了,蹭蹭蹭地就跑了过来,眨巴着大眼睛,然后拍着胸脯道,“只要我能办得到,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噗——”旁边的慕月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咳了几声,道,“你卿姐姐是想让你帮她想一个势力的名字,哪里还用得着什么刀山火海。”

“这样啊……”苏沐颜挠了挠头,然后双眼放光地看着红裙少女,“卿姐姐要建立一个势力?”

“不错。”卿云歌点点头,“不过我为这个势力叫什么,很是头疼。”

“取名字?小爷我是行家啊。”萧沐晨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扬,然后洋洋得意道,“不如就叫沐晨堂怎么样?”

“哟,还沐晨堂。”闻言,苏沐颜翻了个白眼,“我还叫沐颜堂呢,蠢沐晨你可真够自恋的。”

“我这是在很认真地取名字好不好!”萧沐晨气得被噎了一下,“有本事你也起一个?”

“凌小弟,展现你身手的时候到了。”苏沐颜不理萧沐晨,而是扭头对着一旁的凌墨沉说道,“来,取一个势力的名字,闪瞎蠢沐晨的眼睛。”

听到这句话,魂飞天外的凌墨沉一瞬间有些茫然,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了,想了想,然后说道:“不如就叫混沌?以混沌大陆来取名,显得我们多厉害。”

“咦,不错哎,凌小弟你看起来一副傻样,头脑还是听聪明的。”苏沐颜面露惊喜之色,“卿姐姐,你觉得这个名字如何?”

“凌兄这么一说,我倒是还真想到了一个很适合的名字。”卿云歌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在四人的目光之中,淡淡地开口了,“不如就叫九界如何?”

“九界?”苏沐颜一愣,不知道这个词意味着什么。

慕月却是在瞬间明白了这个词的含义,她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以九界寓意九族所在的九大领域,云歌你的野心……倒是不小。”

听到这一番解释,剩下的三个人才恍然大悟。

“那么就说定了?”卿云歌微微一笑,“等新生大比完了之后,我们就开始着手建立九界。”

“也好,刚好看看新生大比中,有哪些人值得被吸纳进来。”慕月点了点头,“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离开了。”

“云歌记得给我一个比较厉害的职位。”萧沐晨打了个哈欠,然后说道,“一定要比苏沐颜高,让我狠狠地打压她。”

“打压我?”苏沐颜哼了一声,“等下辈子吧你。”

“不许打压我老大!”

卿云歌:“……”

得,这几个人真的是莫名奇妙都能吵起来,而且吵了这么久还不累,她觉得甚是神奇。

“对了,云歌。”慕月走之前,神色凝重地对她说了一句话,“你要小心曲绫裳。”

“曲绫裳?”卿云歌微微挑眉,“你怎么想起这个人来了?”

“你可能还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慕月叹了一口气,将那日在白虎传承之地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道,“曲绫裳乃是来自暗黑之域的魅魔,手段诡异,如果我猜的没错,她恐怕要对容世子下手了。”

“魅魔?”听到这个名讳,卿云歌才真的感觉到了意外,“她居然还能进到四灵学院之中来?”

“再弱的魅魔,只要她们施展伪装之术,便没有人能看出来她们的本体。”慕月的语气逐渐转沉,“如果不是她故意在我面前暴露她的身份,我也不知道。”

“那么如此说来,云景他……”卿云歌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不由担忧地看了慕月一眼。

“他啊……”闻言,慕月的神色有一瞬的恍惚,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你知道么云歌,若是一个人心智坚韧的话,魅魔再怎么进行蛊惑也没有用。”

卿云歌的身子微微一震。

“他既然被蛊惑了,那么只有一个原因。”浅蓝色长裙的女子抬头看着西边的天空,浅声道,“是他自愿的罢了。”

“阿月……”

“不必担心我,我早就不在乎了。”慕月轻轻笑笑,甚至还俏皮地眨了眨眼,“只是云歌,你要多加小心曲绫裳,不要着了她的道。”

“这我早就知晓。”卿云歌的声音慢慢地变冷了,“她若想为玩什么鬼花样,我一一接着便是。”

听到这句话,慕月才放下了心,她看了红裙少女一眼,然后低声道:“我很羡慕你啊云歌,容世子这个人,可不像云景,他一旦选择了你,那么就是一生一世。”

最后那句话声音太轻,卿云歌并没有听见,而是追问了一句:“羡慕我什么?”

“没什么。”慕月摇了摇头,这才起身,“我先走了,有事用传讯灵石叫我即可。”

进入到四灵学院内,导师们便为没有传讯灵石的学员都配置了一个。

“等等阿月,我还真有事。”卿云歌想到自己目前的难处,然后问道,“你可知,学院里哪里还可以挣到玄灵点?”

“挣玄灵点?”闻言,慕月一愣,想了想,才道,“你可以去交易市场看看。”

……

卿云歌来到交易市场的时候,看到长街两旁的数十个地摊,才知道四灵学院内的学员们一天到晚都去哪儿里了。

这里是四灵学院为学员们提供交易的地方,并且有着院内执法队进行秩序的维护,以防止有人杀人越货,或者卖方和买方因为价钱的不合理而大打出手。

目光微微一扫,卿云歌对这个交易市场所交易的东西也有了一些了解,无外乎就是药材、玄诀、灵阵、武器等玄力修行者所需要的东西。

不过,四灵学院不愧拥有者众多优秀的学员,这里所贩卖的一些东西,其稀有程度,甚至不亚于她那日容瑾淮一起参加的那场拍卖会上所拍卖的东西,那么说不定,这里也有自己需要的存在。

如此想着,卿云歌顺着这条街向下走去,边走边看两边地摊上的东西。

然而,就在她走到一个地摊前,忽然听到了前方有人在争吵着。

“你也太黑心了吧!”先是一个粗犷的男声响了起来,“冰霜天叶就算年份再久,也不值五万玄灵点,你要价这么多,你怎么不去抢?”

“我黑心?”紧接着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她冷哼一声,“我可是杀了一头五星神兽才拿到的,你爱要不要。”

“呸,还五星神兽,你以为你是谁啊。”粗犷的男声不屑地吐了吐沫,“你以为你是玄灵榜前十的高手啊,不仅要价那么高,还编瞎话,我看你这株冰霜天叶,也别想卖出去了。”

“臭男人,我也没想卖给你。”女子冷笑,“赶紧滚,别打扰我卖东西。”

“嘿我说你……”那男人听到这话,顿时怒从心来,眼见着就要动起手来,却被迅速赶来的执法队给拦住了,“交易市场之内,严禁动手。”

“这次就放你一马。”男人冷哼一声,甩手走了,“以后别让我在四灵学院内见到你,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来啊,谁怕谁?”女子毫不示弱,“姑奶奶到时候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这一幕似乎在交易市场内很常见,其他摊主的面色依旧如常,像是没有看到两人的争吵一样,而卿云歌倒是多看了一眼那个女子,因为她清清楚楚地听见那女子说她杀了一头五星神兽,虽然目前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能杀五星神兽的人,实力应该已经达到了冥阶。

然而就是这一眼,卿云歌忽然发现了一个东西。

只见女子的地摊之上,滚出了一个圆溜溜的球体,大拇指般大小,那个球体的模样她很熟悉,正是一颗丹药。

一颗丹药自己滚来滚去?

卿云歌有些诧异,这是什么情况。

然而那女子却没有发现这一个异常,依旧坐在那里,等待着下一个顾客的到来。

这个时候,那颗圆溜溜的丹药已经滚出了这个地摊,还很有目的性地朝着一个巷口滚了进去。

事情有些有趣,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凝,然后便跟在了那颗有些诡异的丹药之后,也走进了那个巷口。

“咦……”走进去之后,卿云歌目光上下一扫,却发现那颗丹药忽然不见了踪影,然后视线落在了巷子里那个高高的墙上,心里冒出来一个想法,“不会那颗丹药跳墙了吧?”

就在卿云歌疑惑之际,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在这条空无一人的巷子里响了起来,带着疑惑:“你在说什么呀,什么丹药跳墙?”

下一秒,卿云歌面前出现了一个*岁模样大的小姑娘,正咬着一个绿色的果子,眨巴着眼睛看着她,样子十分可爱。

靠!

这小姑娘是怎么冒出来的?她怎么没看见?

“小姑娘,你在这里是做什么?”卿云歌蹲下身来,一时没忍住,然后伸出手来捏了捏小姑娘的脸。

“别捏我的脸。”小姑娘十分嫌弃地拍开了她的手,然后叉腰道,“我在这里好久了,是你自己没发现而已,只不过刚才听你说什么丹药跳墙,一时间有些好奇,才出来看了看。”

“你叫什么名字?”卿云歌有些遗憾没能多摸一会儿,“也是四灵学院的学员?”

四灵学院倒是没有规定学员的年龄,只要修为到了幻阶九段,那么便可以入学,难不成眼下这个*岁的小姑娘,也已经到了幻阶九段?

“我啊……”小姑娘将手中的果子啃完了,鼓鼓腮帮子,然后说道,“我叫旧时蒲,你可不许告诉别人。”

这还真是一个有些奇怪的名字,不过也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她点点头说道:“我刚才眼花,看到一颗丹药滚了进来,才会那样说。”

“唔,原来如此。”旧时蒲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红色的果子,一边啃一边说,“你确实眼花了,因为我没有看到。”

看来真的是她看错了,就说嘛,一颗丹药怎么会自己滚,又不是成精了,她还是接着看看交易市场有什么东西吧。

想到这里,卿云歌朝着小姑娘挥了挥手,笑眯眯道:“那么旧时蒲小姑娘,我先走了。”

“走吧走吧。”旧时蒲也挥了挥手,模样满不在乎,等到红裙少女离开了巷子之后,她像是摆脱了什么,才长舒一口气,“吓死我了,差点就死掉了,幸好我比较机智,才躲过一劫。”

就在她准备拍拍手,也走人的时候,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那人影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小蒲,你是不是又偷跑出去吃学员们采摘的药材了?”

------题外话------

终于写到我家傻儿子的客串了!此刻手动艾特傻儿子旧时菖蒲!

发现最近卡文有些严重tat。

今天去书城,偶然发现,我前面章节里写了一句话,是这样的:丹田一吐一吸,精纯的玄力顺着经脉……

然后我发现!

书城居然显示的是:丹田一吐一*纯的玄力顺着经脉

我:?

忽然强行被开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