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卿卿你这么迫不及待?/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个声音,旧时蒲的脚步顿了一下,她嘟囔一声:“反正他们采那么多药材也是为了卖,还不如让我吃了长身体。”

“你啊你啊,真的是不让人省心。”影溶月微微摇头,然后直接伸出手来,一把将面前的小姑娘拎了起来,“你再这样的话,我就把你扔出四灵学院了。”

“别啊,阿影!”闻言,旧时蒲吓得直接变了脸色,“你要是把我扔出去,过不了一天,我就要没命了。”

“那你以后可不许再偷吃学员们采的药材。”影溶月的声音难得地柔和了下来,她将手中的小姑娘放下后,才缓缓道,“你若是想吃什么,告诉明焰,让她给你去摘。”

“哼,我才不让她给我摘呢。”旧时蒲撇了撇嘴,一点也不高兴,“她上次去魍魉森林给我摘的那些药材,都不是我喜欢吃的,明知道我最讨厌火属性的药材了,她还就专门给我摘火属性的,我看她就是故意在欺负我。”

“这也是你自找的,小蒲。”影溶月瞟了她一眼,然后说道,“你若是没有将明焰修炼室里存放的那些丹药吃了个干净,她怎么会这样对你?”

“我,我那是……”听到这句话,旧时蒲的小脸一下子涨红了,她憋气道,“我那是饿极了,才会偷吃的。”

“也不知道你为什么总饿的那么快。”对于此事,影溶月也有些头疼,“再这样吃下去,学院内的药材就快要被你吃光了。”

“人家正在长身体嘛。”旧时蒲伸出小脚将地上的一颗石子踢出去老远,不由地嘀咕一声,“要不然阿影你把我放到丹医阁去,那里好吃的可不少,够我吃一阵了。”

“丹医阁?”闻言,影溶月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要是你真的进到丹医阁里去,恐怕不出三日,就会有炼药师哭着去找执法队,说他们炼的丹药被偷了,到时候,学院里又得一阵暗潮汹涌。”

“那怎么办啊!”小姑娘插着腰,气鼓鼓道,“我要是没有丹药或者药材吃,我就长不大,长不大,我就不能完成爹爹的遗愿,完不成爹爹的遗愿,我就白在这个世界上活了。”

“瞧你,性子还是这么急躁。”影溶月微微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你爹爹怎么制造了你这么一个爱吃的小家伙,你姑且再等一阵子,等我到时候派人去替你寻来九叶灵魄,你就能恢复正常了。”

“连我爹爹都没能找到九叶灵魄,估计早就没了。”旧时蒲皱着小脸,哼哼唧唧,“反正我不管,你若是让我饿着,我就出去偷吃他们采的药材。”

“好好好,不会让你饿着。”影溶月在这一刻似乎变得极为好说话,她说道,“明天我就再让明焰出去给你摘点药材,放心,这一次我一定叮嘱她不要采摘火属性的药材,然后让你吃个够。”

“阿影你真好!”听到这句话,小姑娘顿时眉开眼笑,抱住黑衣女子就亲了一口,“那我要吃木属性的药材,越多越好。”

“可以。”影溶月点了点头,忽然,她目光微微一凛,就像是发现了什么,她的双眸唰的一下看向一个地方,眉头微不可查地蹙了起来。

旧时蒲察觉到了眼前女人的不对劲,她疑惑道:“阿影,你怎么了?”

“我方才似乎感觉到了……”影溶月收回了目光,神色有些凝重,她语气沉沉地开口,“死神一族的气息。”

“死神?”闻言,旧时蒲微微讶异,“四灵学院中有人要死了?”

只有在一个人要死的时候,死神才会出现,然后将失去*的神魂锁住,牵引到九幽之镜,按照功德大小,让其进行轮回转世或是留在九幽之境。

“我没有感受到有人神魂出窍。”影溶月摇了摇头,淡淡道,“应该不是有人死了,不知道这位死神来这里,是所谓何事。”

语气虽然平静地依旧仿佛喝了一杯清茶,但那双深灰色的眸子里却写满了凝重。

“咦,这就奇了怪了。”听到这句话,旧时蒲挠了挠小脑袋,“我以前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听爹爹说,只有智慧生命死的时候,死神才会出现,若是没有人死,那么死神来这里还能干嘛。”

“好了,小蒲,我先把你送回去。”影溶月轻轻叹了一口气,“不管这位死神来这里做什么,毕竟是我的地盘,我也要去看看。”

“哦……”小姑娘的一张脸皱了起来,显然十分不开心,她嘟囔一声,“可是我一点也不想去玄灵塔那个破地方,那里没有好吃的东西,我会饿肚子。”

“这话要是让其他学员知道了,你可就要被打了。”影溶月将旧时蒲抱在了怀里,然后长袖一挥,便见下一秒,小姑娘直接不见了,她缓缓合拢掌心,“下次可别再让我发现你跑了出来,否则被其他人发现你的身份,可别怪我。”

“知道啦知道啦。”沉闷的童声从黑衣女子的手掌心里传了出来,带着一丝抱怨,“我不是没忍住吗,以后不会了。”

闻言,影溶月似乎笑了一声,紧接着,一道暗光闪过,黑衣女子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小巷之中。

巷子里安安静静,清风卷起地上的落叶,发出簌簌的声音,仿佛这里从来都没有人来过。

……

这边,卿云歌还在交易市场里逛着,结果她刚走出巷子没过多久,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呼:“啊呀,我好不容易才寻来的绿晶果和红晶果呢,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先前和那个粗犷男子因为冰霜天叶吵架的女子,卿云歌回过头望去,看见那个女子一边不断地在地摊上翻找着她口中所说的绿晶果和红晶果,一边嘟囔道:“我记得我明明把它们和白晶果放在一起了啊,怎么现在只剩下一颗白晶果了,难道是我记错了?”

说完之后,还懊恼地拍了拍脑袋。

白晶果?

听到这三个字,卿云歌的目光放在了女子面前地摊上放着的一颗白色的果子,然后忽然觉得这个果子长得有些熟悉,但半天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喂,这位学员,你有没有看见两个跟这个果子长得一样的东西?”就在她沉思之际,耳边传来了一声轻唤,“只不过颜色分别是红色和绿色的。”

闻言,卿云歌抬头望去,看见一身粉色劲装的女子正紧紧地盯着她,眸中带着探究之色,而令她有些意外的是,这个女子身上竟然带着象征朱雀殿的资格勋章。

“咦,你居然也是朱雀殿的?”而与此同时,粉衣女子也同样地看见了她右胸上所带着的红色徽章,眼睛忽然一亮,但神色有些疑惑,“但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我是这一届的新生,师姐没有见过我很正常。”卿云歌笑笑,“同样,我也没见过师姐。”

“哇,新生?!”听到这两个字,女子的眼睛更亮了,“居然还有人选择朱雀殿?不错不错,眼光真好,我还以为这一届没人报朱雀殿呢,看来我又多了一个小师妹。”

想到这里,她不由地朝着红裙少女凑近了些,然后兴奋道:“小师妹,告诉师姐,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卿家云歌,不知师姐名号是?”卿云歌轻笑着回答,反正时间也多,她不介意在这里和这位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朱雀殿师姐交流一番。

“卿、云、歌,我怎么感觉我好像在那里听过。”闻言,女子微微皱了皱眉,想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认识冷夜那个家伙?”

“是,我认识冷夜师兄。”卿云歌点了点头,心下略路思索一番,才道,“不过是前几天才认识的,还不怎么熟。”

看来面前这位师姐,和冷夜关系匪浅。

“那就是你不错了!”女子听到这声肯定之后,更加兴奋了,“我前几日听冷夜说他遇到了一个有趣的小师妹,以一人之力单挑整个天地帮,我正想找个时间见见他口中的那个小师妹,却不料,咱们居然这么有缘,在交易市场也能偶遇到。”

“冷夜师兄和师姐提起过我?”卿云歌捕捉到了女子话中的重点,“他是怎么说我的?”

“他啊,他说他一定要把你拉进乾坤盟之中。”听到这句话,女子笑嘻嘻道,然后很不见外地直接伸出手臂,搂住了红裙少女的肩膀,“怎么样小师妹,你既然还是我朱雀殿的学员,那么不如跟师姐一起,加入乾坤盟如何?”

“云歌惶恐。”卿云歌轻轻一笑,然后话题一转,问道,“还未请教师姐尊姓大名。”

“尊什么姓,大什么名,我最烦你们这些世家出身的人说这种客套话了。”女子有些不高兴地蹙了蹙眉,但很快眉头又重新舒展了开来,“我叫易染染,也不用叫什么师姐,你叫我染染姐就可以了。”

易染染?

听到这个名字,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凝,她感觉自己似乎在哪里看到过这个名字,要不然不会有这种熟悉的感觉,不过是在哪里见到的来着,她怎么感觉自己记不清了。

等下!她想起了她在什么地方见到这个名字了,就在玄灵榜之上。

易染染,玄灵榜排行第二,双生玄力,修为乃是冥阶五段。

“师姐是……”想到这里,卿云歌试探地开了开口,“玄灵榜第二的那个易染染吗?”

“唔,是啊。”易染染点了点头,然后忽然有些垂头丧气,“不过昨天冷夜那个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突破了冥阶六段,然后就把我挤下去了,现在我是玄灵榜第三,真是气死我了,看我到时候把第二的位置拿回来,哼!”

说道最后,她的水眸里满是愤然之色。

“那方才师姐为何不说出你的名号?”卿云歌想起了方才易染染和那个粗犷的男子争吵之事,她现在一想到那个男子用一脸不屑的表情说——你以为你是玄灵榜上前十的高手啊,她就忍不住想笑出声。

您可真的说对了,您眼前这位不仅是玄灵榜上前十的高手,还是玄灵榜排名第三的高手。

“嘁,那种小角色,也配知道我叫什么?”闻言,易染染哼了一声,“也幸得是我脾气好,换了冷夜,我敢打保票,那个人绝对走不出交易场。”

玄灵榜上的很多高手,虽然名字传遍了整个四灵学院,但由于他们不经常出现在众人眼前,所以很多人并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

除非是像冷夜和姬翎这种势力之主,其他玄灵榜的高手,都不喜欢在学员面前露面,因此,方才那个粗犷男子不知道他面前的就是在玄灵榜上排行前三的易染染,也情有可原。

而且,他还得庆幸他不知道,若是知道自己居然敢那样对着易染染说话,恐怕直接会被吓得屁滚尿流。

“冷夜师兄的脾气很不好吗?”卿云歌有些诧异,不应该啊,那日,她把冷夜叫成了夜姐姐,他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似乎极为高兴,让她甚至怀疑他的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

“岂止是不好,简直就是恶劣啊!”听到这个问题,易染染撇了撇嘴,“小师妹,你可知道,学院内,两大惹不起之人是谁?”

“听师姐你这么一说,这两大惹不起之人中一定有冷夜师兄吧?”卿云歌轻轻应道。

“不错,而另一个惹不起之人,就是丹医阁阁主吴萧了。”易染染点点头,“他俩啊,脾气真的是臭到一起去了,而且比起冷夜那家伙,吴萧才是真正的惹不起,因为他的性子实在是太琢磨不透了,就连最熟悉他的人,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心情好,什么时候想杀人。”

“果然性情奇怪。”听了易染染这么一番话,卿云歌大概也对这些玄灵榜上的人有了一些了解,自己以后若是亲自接触了这位丹医阁阁主,倒也有了个对策。

“好啦,不说她们啦,说说小师妹你吧。”易染染托着腮,索性也不卖东西了,她眨了眨眼睛道,“怎么样,加入我们乾坤盟吧。”

“不瞒师姐。”卿云歌委婉地拒绝了,“我已经打算自己建立一个势力了。”

“嗯……什么?”易染染已经做好了红裙少女一口答应的准备,谁知却冷不丁听到了这么一个回答,她被呛得咳嗽了起来,“你要自己建势力?”

“是的。”卿云歌微微一笑,“所以就要辜负染染姐和夜姐、咳、冷夜师兄对我的厚望了。”

“你果然如同冷夜那家伙所说,性子如此之狂。”闻言,易染染向看着怪物一样地看着她,然后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这样也好,自己建立势力,成长起来也就越快。”

“我意正是如此。”卿云歌轻笑一声。

“行吧,本想着把你拉进我们乾坤盟,却碰了一鼻子灰。”易染染翻了一个白眼,戏谑地说道,“玄灵榜前三之中两个人拉你都没有把你拉进来,小师妹你可真是金贵。”

话虽然如此,但是没有任何的嘲讽之意。

“说道玄灵榜,染染姐可知道玄灵榜第一是谁?”卿云歌开口问道,她去看过那块刻有玄灵榜排名的石碑,却发现第一的位置并没有名字,只刻了一个修为——冥阶九段,高出第二整整三个品阶。

“玄灵榜第一?”闻言,易染染微微一愣,“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咳……”卿云歌不自然地咳了一声,“因为我听有传言说,这玄灵榜第一其实根本不存在,所以有些好奇事情的真假。”

“嗨,不要说你们了,就连我也很好奇这玄灵榜第一到底是谁。”熟料,易染染也是一脸郁闷,“到底哪个变态修为这么高,老娘我死命地修炼都追不上。”

顿了顿,她看了一眼红裙少女,续道:“不过这玄灵榜第一确确实实是存在的,因为院长大人曾经亲口给我们几个玄灵榜上排行前十的人说过,只不过因为那人的身份太过特殊,所以不能展露出来。”

“特殊?”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蹙了蹙眉,心想,看来这个玄灵榜第一确实是个迷,顿了顿,话锋一转,“不过玄灵榜第一的修为确实是高。”

“可不是吗,四灵学院的学员在二十五岁就要毕业了,那个家伙能霸占玄灵榜第一这么多年,可见‘他’的年龄还不到二十五岁。”易染染目光之中有着羡慕之色,不禁唏嘘一声,“我明年就要从四灵学院毕业了,可现在修为才冥阶五段,一年之内,就算吃了什么天才地宝,也突破不到冥阶九段,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修为居然那么高,变态,真是个变态。”

“话说染染姐,你可知在学院里,有没有*岁左右的学员?”卿云歌凝神,想了想自己先前遇见的那个小姑娘,总觉得有些奇怪。

“*岁?开玩笑吧!”易染染一愣,“就算那个人打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可能在*岁达到幻阶九段。”

“这倒是有些奇怪了。”卿云歌低声喃喃,“我方才在前面的巷子里碰见了一个*岁的小姑娘,还以为她也是四灵学院的学员。”

“可能是哪个导师把自家的小孩子待到学校里来了吧,没什么好奇怪的。”闻言,易染染毫不在乎,“哎,说了这么多,我还是没找到我摘的绿晶果和红晶果,可能是滚到哪里去了,那,小师妹,我先去找我的果子了,我们有缘再会哟!”

说完这句话之后,易染染卷起了地上的东西,然后放到了储物戒之中,朝着红裙少女挥了挥手,就拍拍屁股准备去找她心心念念的绿晶果和红晶果去了。

“染染姐慢走。”卿云歌微微颔首,算做了道别。

她转过身朝着反方向走去,然而没走几步,她忽然想到了自己在哪里见过易染染所说的绿晶果和红晶果,方才她在巷子里所遇到的那个小姑娘,吃的不就是绿晶果和红晶果么。

想到这里,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能在玄灵榜第三的目光之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了这两枚果子,如若不是修炼了品阶极高的隐匿系玄诀,那么就证明,那个小姑娘的修为,很可能还在易染染之上。

但,就像易染染所说的那样,一个人就算一出生就开始修炼,也万万不可能在*岁的时候,就达到了幻阶九段,遑论说冥阶了。

那么那个叫旧时蒲的小姑娘,到底是谁?

就在卿云歌还在思索着旧时蒲的身份的时候,脑海之中忽然传来了紫冥的声音,它的语气有些急促:“主子,你方圆十丈之内,有死神出现。”

“死神?”这两个字成功地将卿云歌从思绪之中拉了回来,她的神色微微一凛,“可能确定?”

“确定。”紫冥说道,“我虽然已经不是死神的契约兽了,但我依旧是从九幽之境诞生的,曾经与死神一族朝夕相伴过,所以对他们的气息很敏感,只要他们出现的地方离我很近,我就能感觉得到。”

“你能感知到他在什么地方?”卿云歌的声音也凝重起来,四灵学院中有死神出没这件事情,可非同小可。

“不能。”紫冥的声音有些无奈,它说道,“这个死神的修为高出我太多,我只能隐隐约约地知道他在这附近。”

“比你要高的话……”闻言,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那么修为至少要在魂阶八段以上,倒是不知道这位死神来到混沌大陆是所谓何事。”

“应该是有人要死了。”紫冥也有些不解,“可惜我只是九幽梦魇,并非是地狱三头犬,不像它们跟死神一样,可以感受到即将逝去的智慧生命。”

“算了,这件事也与我们无关。”卿云歌摊了摊手,“死亡是人生常态,就算我能找到这位死神,也不能阻止,还是回去吧。”

听到这句话,紫冥也默然了下来,吾主说的不错,死神一族的行动,同他们并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有一句话它没有说出口的是,它在感受到那位死神的时候,有曾经,在面对九幽之主的时候,那种极为恐怖的感觉,让它不由地深深打了一个寒战。

……

中州界,梦家领地。

“这件事一定要办好,不能有半点马虎,听到了吗?”

书房之内,梦玉染正冷着脸吩咐他的属下们,心情极为不好。

半个多月前,他们好不容易才从幽冥森林之中捕捉了能够用半年的玄兽,结果,一个仆人一不小心之下,竟然让那群玄兽给跑了,真的是让他瞬间想把所有人都杀掉。

但是人兽杂交这件事情,是背着梦家那些老家伙们在暗中进行的,所以不能闹出太大的动静,否则,以这种大逆不道,又跟几千年前暗兽人扯上关系的事情,要是让梦家的几位长老知道了,剥夺了他继承人身份是轻,重则恐怕会废掉他一身修为。

所以无奈之下,梦玉染只能派人前往卡撒大陆,去捕捉玄兽了,他的神情极为阴冷,就像是匍匐于黑暗中的毒蛇:“如果这一次你们再失败了,那么你们的命,就不用要了!”

听到这句话,几个一直跟随梦玉染的心腹属下都不禁瑟缩了一下,他们当然知道自家主子的性子,谈笑间杀人于无形之中,他们可不想莫名其妙就丢了性命。

“谨遵少主之命。”下属们恭敬地说道,然后躬了躬身,准备退出去的时候,忽然听见梦玉染一声冷喝,“谁在那里?”

下一秒,放在宣纸旁的毛笔就被他投掷了出去,便见笔端锋利如冷刃,直直地朝着右边那扇窗户飞去,只听“哧——”的一声,毛笔穿透窗户之后,出人意料地停了下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握住了一般。

几个下属们心惊胆战地看向窗户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几个,退下。”梦玉染冷冷地说,“戒严这里,不允许任何人进来。”

“属下遵命。”下属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便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退出去之前,还专门看了一眼窗户外的那个地方,却发现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既然来了,何必鬼鬼祟祟?”很快,书房内就只剩下了梦玉染一人,他阴测测地笑了起来,“莫非还让我请你进来吗?”

“梦玉染,你的感官果然还是这么灵敏。”下一秒,空旷的书房内响起了一声轻轻的笑声,那声音道,“不过没弄清楚,就随随便便对老朋友出手,可还真是让我太伤心了。”

话音一落,梦玉染面前便出现了一个带着黑色斗篷的人,那人身子窈窕婀娜,腰若柳素,显然是一个少女,只不过她故意将自己的声音沉了下来,所以听起来有些沙哑。

“别在我这里打什么近乎。”梦玉染看着眼前的人,并没有什么好脸色,“说吧,你来我这里,是做什么?”

“呵呵……”少女低笑一声,然后漫不经心道,“我听说,你在进行人兽杂交?”

闻言,梦玉染的目光倏地看了过来,冰冷无比,宛若刀刃,仿佛要将眼前人的咽喉斩断。

“别这样看着我,梦兄,我们可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少女丝毫没有畏惧如此锐利的眼神,她仍笑着,“我来只是想请梦兄帮我一个忙,而且,对梦兄也有很大的好处。”

“哦?”梦玉染双眸中的冰冷渐渐沉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阴鸷,“不知道你想让我帮你什么忙?我梦玉染的忙,可不是谁都能要到。”

“我要你,拿我做实验。”少女的声音蓦地沉了下来,“拿我,和玄兽进行杂交。”

“你说什么?!”饶是梦玉染这般久居高位的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不由地愣了一下,“你要和玄兽进行杂交,你不要命了?”

“哼,命算什么,我早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闻言,少女冷笑一声,“只要能变强,命算什么。”

梦玉染沉默了一下,良久,他才笑了笑,笑声之中竟然罕见地带了一丝敬畏:“我还以为我已经够狠了,没想到,你比我更狠,我只是对别人狠,你对你自己,居然都这么狠,梦某佩服。”

“好了,客套话也不用多说了。”少女却有些不耐烦,她打断道,“这个忙,你到底帮不帮?”

“帮,当然帮。”梦玉染大笑起来,“你主动送上门来,又是这等稀有的体质,肯定会让我的实验成功的可能性大大提高,既然对我有着这么大的好处,为什么不帮?”

“很好,梦兄果然爽快。”少女轻轻地笑了,然后竖起了三个指头,“我要你在三个月之内,把我改造完毕。”

“三个月?”闻言,梦玉染的眉头微微一皱,“这时间倒是有些短,你是急着要做什么事么?”

“是很急。”少女微微抬头,声音冷冷,“我要尽快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啧,看来你也不怎么轻松。”梦玉染有些嘲讽地看着她,顿了顿,话锋一转,“不过,你可想好要用什么玄兽了?”

“这我早有准备。”少女淡淡地开口,然后抬起手来,下一秒,那根修长的食指上带着的古朴戒指散发出一道白光,白光消失之后,地上出现了一个雪白色毛茸茸的东西。

“这是……”看到这一幕,梦玉染的目光微微一顿,然后俯下身去,想要仔细地看一看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就在他看清楚了的时候,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失声,“寒冰大陆的玄兽?”

“梦兄果然见多识广。”少女抬了抬下巴,道,“这只玄兽,十年前就有了,不过我到不是在寒冰大陆找到它的,而是在混沌大陆发现的,应该是它自己从寒冰大陆偷跑了出来,才让我有机可乘。”

“厉害,厉害。”梦玉染惊叹出声,“不过这只玄兽,到底是什么类的?”

“这我倒是不怎么清楚。”少女微微摇头,“不过我能感觉得到,它体内的力量很是庞大,如果我选择进行人兽杂交的话,它就是最好的选择。”

“好!”听到这话,梦玉染击掌,低声道,“那就如你所言,用这只玄兽,不过这三个月内,你得一直待在我这里。”

“好说。”素手再度一挥,地上那团雪白色便消失不见了,少女淡淡地应道,“左右我现在已经能出来了,三个月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我真庆幸,你没有站在我的对立面。”梦玉染深深地看了少女一眼,即便他看不清她的神色,但也能猜出那张脸上所展露出来的野心,“你这种人,当敌人的话,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哦?能让你梦玉染对我有如此评价,我倒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了。”少女似乎有些意外,她低低一笑,“那么我就希望她,也跟你想的一样,这样我可就省事多了。”

“她?”闻言,梦玉染的眸光微微一动,“那是谁?”

“敌人。”少女并不想多说什么,于是轻描淡写道,“好了,交易已经达成了,我若要待在这里,梦兄你总得包吃包住吧?”

“哈哈哈哈,这个时候,你才真的有点小女子的模样。”梦玉染大笑几声,然后有些戏谑地看着她,“先前一直那副姿态,我还以为你已经是活了上百年的老家伙。”

“嗯哼……”少女轻轻地应了一声,然后微笑,“谁说不是呢?”

“既然你这么支持我的实验,包吃包住是必须的。”梦玉染点了点头,“不过人兽杂交这件事情,我可是瞒着那群老头子进行的,所以只能委屈你暂时住在密室了。”

“无所谓。”听到这句话,少女耸了耸肩,“反正哪种环境我都待过,密室在我眼里,还算不了什么。”

“真想不通,你这样尊贵的身份,竟然有着那种过往。”梦玉染感叹一声,“我倒是有些理解,你为什么对自己这么狠了。”

“尊贵?”听到这两个字,少女微微冷笑一声,“在实力面前,什么身份斗不过是尘土,我现在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变强。”

夜风带着桂花的香气,轻轻地吹了进来,寂静的空气之中,只能听见一道冰冷的声音,那声音冷冷地笑了:“我要把我失去的东西,一件一件的,全部都讨回来!”

……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转眼便到了这一届新生大比的时候,由于玄灵域的考核排名还有一部分运气的存在,所以这一次的新生大比,很多没能在考核之中取得高名次的学员们都跃跃欲试,想着一定要一雪前耻,要在新生大比之中展露自己的真实实力。

不同于其他三殿,朱雀殿这一次参加新生大比的,只有罗季宇一人,倒不是其他几个学员不想参加,而是他们在见到罗季宇的实力之后,就放弃了参加,反正新生大比也没什么特殊的奖励,只有前三才能进入玄灵阁之内,挑选一样价值在十万玄灵点以下的宝物。

而他们知道,以他们那微末的实力,不要说前三了,就是前一百都不一定能进去,索性就直接放弃了,然后安心修炼,准备以后的四殿之比。

不用参加新生大比,卿云歌倒是乐得轻松,能少打几场是几场,仔细算算,她自从来到四灵学院之后,每隔几天就要和他人动手,一会儿是十大玄法世家之人,一会儿又是玄灵榜上的师兄师姐,打了这么多场,她就算人不累,心也累啊。

能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不参加新生大比,心情实在是舒爽不已,不过就是得委屈罗季宇了,如果她没有记错,这好战分子当初还说要在新生大比上打败她来着,这下,她直接走人了,他想打也打不着。

“这么一大早,卿卿就已经站在门口等我了?”就在卿云歌心情大好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一声低低的笑,“看来卿卿也很迫不及待和我一起出去。”

“我是挺迫不及待。”不用看,她就知道是谁来了,哼了一声,“不过可不是因为你迫不及待,是因为烈焰山脉而迫不及待。”

“卿卿这话可让我有些伤心。”容瑾淮的语气之中带了一丝幽怨,“我可是一直都期待着有一天,能和卿卿一起出去。”

闻言,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心说为什么她听见这句话,总感觉有那么一丝不忍心呢?

脑子里忽然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一只毛茸茸的宠物睁着大眼睛,委屈巴巴地看着她。

啊啊啊,停止,不要想了,卖萌可耻啊!

“咳,我其实挺期待的。”连忙将脑海中的画面抛了出来,卿云歌抚了抚额,无奈地说道,“就是我不好意思说出来。”

“嗯。”容瑾淮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点点头,“我知道你是害羞了。”

卿云歌:“……”

害羞你大爷啊!

“先不说这些了。”她转移话题,问道,“我们从哪里去烈焰山脉?”

容瑾淮的声音清清淡淡,然后说出了三个字:“沧澜城。”

------题外话------

啊啊啊我简直傻了,用大神码字结果多锁了一千字,到现在才出来tat,结果更新又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