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凤凰族来人(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沧澜城是混沌大陆与卡撒大陆交界处的一个城市,又属于四不管地带,所以极其的混乱,但同时,那也是一个极为繁华的地方。

但它不像人族的城市,规矩森严,也不像兽族,粗犷豪放,更不像羽族,飘逸出尘。

卿云歌对于沧澜城的印象,还停留在那是一片战场的时候。

那里埋葬这她的父亲,沉眠着她的叔伯,十五年来,坟头青草,恐怕早已及腰,可是她还从未踏足那里半步。

如今要去,心里竟然有些畏惧。

仿佛只要一踏上那片土地,她似乎就能看到曾经的英雄如何在一夜之间倾颓,昔日的骑士团又如何在一夕之内化为累累白骨,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赫连皇族以及一部分凤凰族的人,却在高处冷笑地看着这一切,甚至拍手称快。

爷爷白发人送黑发人,强撑着十五年只为养她长大,可目前的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真是该死!

想到这里,她的身躯微微地颤抖了起来,双眸逐渐被血色所覆盖,烈烈的杀机从瞳孔中猛地爆发开来,直到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按上了她的肩膀,继而抚上了她的脑袋。

“卿将军的坟墓就在那里。”头顶传来一声淡淡的叹息,“此次路过沧澜城,我陪你去拜祭一下吧。”

父亲的坟墓?

听到这五个字,卿云歌才渐渐地又平静了下来,她确实没有料到,她父亲的坟墓居然不在卿家祖坟,而是立在了沧澜城,可是爷爷怎么会同意?那里……可是整个卿家的伤心之地啊。

“卿卿,你不是骑士,所以你不了解这一点。”容瑾淮凝视着她,轻声说,“卿将军的愿望,是报家护国,他之所以选择把坟墓立在了沧澜城,是希望在他死后,他的尸骨也依然能够替他守护者这片土地,骑士的那颗赤子之心,非常人所能撼动。”

“你说的不错,可是……我这个时候,到宁愿他不是骑士了。”卿云歌淡淡地说,她抬起头来,然后便对上了一双深沉的眸子,那双眸里的神色温柔而缱绻,是她一直熟悉的眼神。

“不过……”接下来却是红裙少女咬牙切齿的声音,“你怎么又趁着我想事情的时候,占我便宜?”

卿云歌一把拍开容瑾淮的手,迅速后退一步,有些羞恼地看着他,以后万万不得在这个人面前沉思,否则她在这沉思着,最后都是以被占便宜而收场。

“嗯?”容瑾淮挑了挑眉,顿了顿,然后从善如流地说道,“抱歉。”

听到这句句话,卿云歌的神色微微缓和,既然他道歉了,那么自己就大发善心的……

原谅他三个字刚刚浮上脑海,便听见他又开口了,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我的手实在是管不住,可能它太想你了,你不要怪它。”

卿云歌:“……”

占便宜这种事还能讲成情话她真是佩服他!

……

由于沧澜城是边关城市,即便四大王国和十大世家都不管这里,但若想进入沧澜城,还是需要有特定的通行证。

这时候就体现出四灵学院的好处了,走之前,容瑾淮带着她去找院长大人影溶月要了两张通行证,上面还落有四灵学院专门的标记,结果,就在进城的时候,守门的禁卫军脸上的笑容都快溢出来了,热情的让卿云歌嘴角微微抽搐,不仅免了他们的入城费用,还差点就把他们直接送到客栈。

然而,对比一下他们入城时候的情景,其他入城的人,不仅要对着守城军那张冷冰冰的脸,还要上缴一枚晶石作为入城费,方可入城。

“这差别也太……”进城之后,卿云歌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人,不由地感叹一声,“太大了。”

“不用疑惑。”容瑾淮走在前面,声音清清淡淡,“之所以我们是如此待遇,因为我们拿的是四灵学院分发的通行证罢了。”

“和别的地方的通行证有何不同?”卿云歌收回目光之后,然后扬了扬手中的那张黑色的卡片,她方才也仔细瞧了瞧其他人手上的通行证,发现除了标志不同外,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通行证没有什么不同。”容瑾淮偏过头来,轻笑着回答,“只不过是因为,四灵学院在十几年前,出了一位沧澜城的城主罢了,所以,这也算是对四灵学院的人专有的特权。”

“出了一个城主?”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沧澜城不是谁都不管理的地方吗?还会有城主这等职位?”

“不错,但城主也不管什么事。”闻言,容瑾淮点了点头,“也就是担着一个虚名罢了,不过这个虚名,倒是能拿到不少好处。”

“看出来了。”卿云歌挑了挑眉,了然道,“光是这每人一块晶石的入城费,就够这位城主吃喝玩乐一辈子,还绰绰有余了。”

沧澜城每天进来的人大概都在成千上万,可能还有更多的时候,如果按照这种人流量,一天,城主府就可以收入一万块晶石,那么一年,就是三百六十五万块,这可算得上是一笔巨款了,不要说养城主府一家子,就算是养整个朱雀国都不在话下。

“这些晶石,城主只能抽取一成罢了。”容瑾淮笑了笑,意味深长道,“剩下的九成,他是要上缴的。”

“上缴?”听到这两个字,卿云歌察觉到了那句话中的重点,“城主的背后还有人?”

想了想,她摸了摸下巴,接着道:“有道理,否则,沧澜城这么一个混乱的地方,想当上城主这么轻松收入却又这么高的职位,可不是一见容易的事情,只不过……这城主的背后之人到底是谁?兽人、羽族还是精灵?”

虽然这是混沌大陆的人类一族的城市,但卿云歌并不认为有哪个人类有这等本事,可以以一己之力掌控这么一个城市,不……不对,是有这么一个人的,而且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想到这里,她的目光缓缓落在了前方的白衣男子身上,里面带着探究之色,这沧澜城背后的主人,有没有可能是容瑾淮呢?

“走吧,天色不早了。”就在她沉思的时候,忽然有人拉着她朝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我们去找个地方住下来,今天可以去奴隶市场逛一圈,明天去拜祭完卿将军,我们就启程去烈焰山脉。”

“哦哦,好。”这一句话让卿云歌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她跟上前去,然后目光不经意地一瞥,在看到两人交握的手时,眼角不由地抽了抽。

这世子是不是有恋手癖啊!怎么老喜欢握着她的手?

这也就是这具身体的手从小到大不干重活才这般细腻如玉,要是换了她前世的手,恐怕他肯定不愿意握着,毕竟身为杀手,不仅要学枪,还要学习冷兵器,手上的茧子早就连成一片了,摸着恐怕会硌死人。

果然自己真的不能在他面前想事情,只要一想事情,她就会被占便宜,自从和容瑾淮认识以来,这种事情都不下数十次了,她都差点习惯了。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卿云歌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咦,习惯?习惯个屁啊,这可不行!习惯了就要坏事儿了。

“那个……”她努力地抽了抽自己的手,发现自己实在是抽不出来,只能放弃了,行,握着就握着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于是只能默默咬牙地说道,“我们去哪里住?”

沧澜城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客栈,就现在大眼望去,长街两旁全是清一色的客栈,而且各个看起来很不错,什么类型的风格都有,方便来客们按照自己的喜好选择一家来进行居住。

而且这里的客栈挂牌的价格并不怎么高,她方才看了一眼,住一晚上,最贵的也不过十颗晶石,大部分价格都在六颗晶石左右,倒也不贵。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卿云歌脑子里就没有金币这个概念了,她已经自动选择忘记,一块晶石相当于一万金币了,要不然,换算成金币的价格挂在这里,六万金币住一晚上?怎么不去抢?

六万金币都够在朱雀国皇城最好的地带买一处大宅子,并且还有余钱置办丫鬟侍卫。

果然,出了世俗皇朝之后,一切都不同了,那些在皇朝之中被看得极为珍贵的东西,到外面却变得一文不值。

而在四灵学院之内,晶石的价格,却是最便宜的了,一个玄灵点,就可以兑换一百晶石,当然,这些晶石之中的元素含量却是非常的少,只能用作货币,不能用于修炼。

走之前,她专门拿出了一千玄灵点,换了十万晶石,以备后来之需,万一又碰见拍卖会什么的,自己好歹不是穷光蛋了。

“我们不在客栈住。”听到这声询问,容瑾淮回过头来,微微笑答。

“那去哪儿?”卿云歌微微诧异,不去客栈住,难不成睡大街吗?

“城主府。”

……

城主府果然不愧是整个沧澜城最豪华的地方,本来以为不过就是和十大玄法世家有一拼,可等到卿云歌看到那扇由纯金子铸造而成的大门时,嘴角下意识地抽了抽。

虽说金币这种东西在这里是不怎么珍贵,但是这么大的一扇门,若是全部由金子来打造,恐怕也要好几吨才够,一枚金币的重量大概在半两,这样算下来,也需要好几十万金币,一扇门而已,居然就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了,里面该是什么个样子?

不会金光闪闪地让人睁不开眼吧?这城主……真的是从四灵学院内出来的吗?品味竟然如此之差。

容瑾淮在看到这扇门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墨眸中的神色在瞬间冷了下来,他淡淡地开口:“没想到几年不见,你这视财如命的性子,倒是越发的肆意了。”

这句话的声音不轻不重,不知道是在说给谁听,但卿云歌却知道,这句话是送给某位用金子打造了一扇门的城主,可是那位城主……目光四下扫了扫,面前的金色大门紧闭着,没有半点要打开的迹象。

然而,就在下一秒,清清淡淡的声音刚刚落地的时候,门内传来一道有些尴尬的笑声:“让世子见怪了,贱内喜欢金色,所以才打造了这样一扇门,世子若是不喜欢,那我拆了便是。”

和笑声一同响起的,是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只听“吱呀——”一声沉闷的响,面前的金色巨门缓缓向两边开去,紧接着一个穿着华袍的人走了出来,那人挺着一个大肚子,脸上的肥肉都快把五官给挤没了,因为脸上仍带笑的缘故,本就如同绿豆一般大小的眼睛此刻更是成了一条缝,差点就让人认为他没有眼睛。

那人走上前来,对着白衣男子恭敬地鞠了一躬,然后笑道:“我等世子等了好几年,终于把您给等来了,不知道世子这几年去了哪里,为何一点消息都没有?”

“难为你了。”容瑾淮看了他一眼,目光淡淡,不知道在想什么,“没去哪里,在青龙国而已。”

“啊?”听到这句话,那人却是惊叫一声,“世子真的如同传言中所说,生了重病,连床都无法下?”

话刚一出口,他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于是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额头上有着细细的冷汗冒了出来,他的身子不由地轻颤起来,然后一边偷偷地打量着白衣男子,一边在心里暗骂自己多嘴。

“收拾两间房子出来。”容瑾淮的神色依旧波澜不惊,就像是没有听到这句话的一样,他依旧拉着红裙少女的手,双眸越过面前的华袍之人,望向了不知名的地方,“我今晚要住在这里。”

“哎,好!”听到这句话,那人如释重负,他抹了一把头上冷汗,努力让自己挤出来一个自觉得还不丑的笑容来,“前几天接到世子的传讯之后,我就命人准备着了,世子大可放心,一定是按照您的喜好准备的,保您满意!”

嘴上这样说着,心下却松了一口气,真是吓死他了,他还以为他这条小命要交待在这里了。

这样想着,他终于把敢把自己的头抬起来了,然后视线落在了白衣男子身后的红裙少女身上,不由地顿了顿,才问道:“不知这位是?”

卿云歌还在思索着眼前这位胖子和容瑾淮之间的关系的时候,冷不丁地听到了这么一声询问,正欲开口随便编一个名字,便有人先她一步替她回答了,那人的声音极冷极淡:“不是你的事情,就不要多问。”

“是是是,是小人多嘴了。”胖子又被这句话吓出来一身冷汗,虽然心里还是十分的好奇,却再也不敢打听半句,他急忙在前面引路,“世子,这边请,一会儿还有家宴,不如……”

“不必。”容瑾淮淡漠道,“你们自己吃就好。”

胖子感觉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汗水给浸透了,他强颜欢笑道:“也对也对,似世子这般的人,哪里会看上我们这等杂粮。”

就如同卿云歌所想的那样,城主府内果然更加的奢华,而她也知道了先前来迎接他们的那位华袍胖子的身份——沧澜城的城主,她真的不愿意承认,自己居然和这种人在一所学院里共同修习过,这种人也能从四灵学院里毕业,还真是奇迹。

“他没有从四灵学院毕业。”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容瑾淮微微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解释道,“只不过年龄到了二十五岁,被迫毕业罢了。”

“哦,原来如此。”听到这话,卿云歌点了点头。

四灵学院的学员,不管有没有成功地修习完全部的课程,或者达到规定的阶级,只要一到二十五岁,就要离开学员,区别就在于,正常毕业的学员,会有学院下发的勋章。

想到这里的时候,她忽然感觉自己脖子那片的肌肤有些痒,就像是被蝴蝶的薄翼轻轻地拍打过一样,微微发热。

她有些诧异地偏过头去,却差点撞上眼前的人如玉的下巴,她连忙又把头转了回去,心里已经知道为什么自己刚才会感觉有些痒了,分明就是某腹黑世子凑得太近的缘故,不由地一阵憋气道:“你说话就说话,离我这么近做什么?”

“嗯,我怕你听不见。”下巴的主人很淡定地说了这么一句话,而且十分振振有词。

卿云歌额上的青筋跳了跳,然后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又不是聋子,能听得见。”

屁话,她的修为可都到魂阶一段了,吃完那枚天灵果之后,然后慢慢地突破到了魂阶一段中期,只要她释放玄力,方圆百米之内她都能听得清楚,而两人距离连一个拳头都不到,她会听不见他的声音?

简直是睁眼说瞎话!

闻言,前面的人忽然停下来脚步,回过头来望着她,若有所思道:“既然能听得见,可是为什么我说的有些话,你却没有表示?”

“什么话?”卿云歌也停下了步子,疑惑地看着他,自己有忽略过他说的什么话吗?她怎么什么印象都没有。

“那日乞巧节……”容瑾淮见到面前的红裙少女一脸茫然的样子,不由地有些无奈,然后提醒道,“许愿树下,红色绸绫。”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听到这几个词语,卿云歌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了,于是快速地打断了,“谁说我没有表示了,我今晚就请你吃个好东西。”

不是她不想表示,是她不知道怎么表示啊,反正天灵果她还专门给他留了一份,不如就用天灵果表示一下好了。

“吃个好东西?”容瑾淮略略一思索,挑了挑眉,然后慢慢地说出了两个字,“你么?”

卿云歌:“……”

又被调戏了怎么办!

不要理这个腹黑又阴险的人了。

华袍胖子在前面走着,并没有听身后两个人的交谈,第一是他不敢,第二是他没有那个心情,但他依旧可以看出,那个红裙少女同容世子关系匪浅,且瞧着他们那么亲密的模样,恐怕不出意外,就是被定下的世子妃。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不禁沉了一沉,本以为是容世子自己一人前来,所以前几天接到传讯的时候,自己还十分的高兴,结果这下子多了一个人,那么原本定好的计划,还不知道能不能正常的执行。

回过头望了一眼那个如玉高华的白衣男子,见他侧颜清贵,俊美宛若神祇,华袍胖子内心之中最后一点犹豫也消失了,他咬了咬牙,然后暗暗地下了一个决定。

不管如何,计划一定要执行,如果成功了,他的好日子就来了,但如果失败了……不,绝对不能失败,倘若是五年前的容世子他自然是不敢,但五年后的容世子,他却是敢设计一番的,毕竟一个病了五年的人,修为不退便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遑论精进。

那么成与败,就看今天晚上了。

……

沧澜城,奴隶市场。

整个混沌大陆,只有沧澜城有着奴隶市场,也许是因为这里不仅有着人类,还有着兽人、羽族和精灵等其他种族的智慧生命。

不过比起卡撒大陆的奴隶市场,这里却显得小巫见大巫了,但是,虽然小,种类却是很齐全,这里的奴隶几乎囊括了各个种族,甚至还有着高贵的精灵一族。

走进来之后,卿云歌的目光微微扫视着周围,她还是头一次见到其他种族的人,不由地有些好奇,视线先是落在了一个猫女的身上,细细打量着。

这个世界的兽人一族,成年之前,是玄兽的模样,而成年之后,便可以化为人形,也可以在玄兽和人形之间任意切换,仅仅凭着这一点,兽族就无愧于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种族之一,其战斗能力,当属九族第一。

不过……强大如同兽族,又怎么会被人类逮捕起来,当做奴隶放在这里?

卿云歌在看到那位猫女的时候,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她眼里的恐惧,为那张美丽的脸平添了一丝柔弱。

“沧澜城是卡撒大陆与混沌大陆的交界处,而这些兽人,是从卡撒大陆偷跑出来的。”容瑾淮站在她的身旁,淡淡地解释道,“他们大多修为比较低下,否则,是过不了混沌大陆的天堑的,所以在沧澜城之中,一个不慎,就会被当做奴隶逮捕起来,然后放到这里贩卖。”

“倒是有些可怜。”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多看了一眼那个猫女,见到她也抬起头来,一双墨绿色的双眸之中已经盛满了水雾。

“你想救她?”容瑾淮的身子顿了顿,“如果要救,买下来就好了。”

“我并不想救。”闻言,卿云歌却摇了摇头,她指着拿群被关在笼子里的奴隶说道,“我若是今天救了他们,明日,他们依旧会被抓起来然后放在这里,何况,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卡撒大陆的奴隶市场更多,那里还有着我的族人,而且你看她的眼神,分明已经是被这些奴隶主打怕了,就算被救了,他们也哪里都去不了。”

不是她不想救,而是救了也没有用,也许这沧澜城内有着一些富庶之人看上了这个猫女,将她带回去,也许一辈子还能好喝好吃,可若是她救了这个猫女,将她放出去,也许不过几日,她便会冻死街头,如果是这样,还不如在这里等待着被买走。

“卿卿年龄不大,看事情却如此透彻。”容瑾淮望着她,轻轻地笑了起来,“你这句话,很久以前,也有人和我说过。”

思绪微微恍惚,他回到了当初在卡撒大陆时候的日子,那个白衣女子如同今日的红裙少女一样,声音冷冷:“救,我为何要救?救了,她们就能活命吗?被卖出去还有一半的可能性活下去,可是我救了之后,她们要么是再次回到这里,要么就是死路一条,如若是此,那么我,不救。”

清灵的声音依旧在耳边回旋着,而渐渐地,白衣女子的身影和面前的红裙少女却重叠在了一起,他的双眸微微抬起,从千年前的记忆中回过了神,望着少女绝美的容颜,然后微微地笑了起来,道:“既然不救,那么我们就走吧。”

尽管那双墨眸中的眷恋一闪而过,可卿云歌还是清清楚楚地捕捉到了,她定定地看着他,然后慢慢地说道:“我倒是不知,还有人会和我也是这般的想法,我还以为他们都觉得我很无情。”

确实,她的做法在某些人看来,其实是很无情的,恐怕有些大善之人是绝对不会苟同,就算是她爷爷来了,也会选择出手相救,可她不会。

“其实没有别人,只有你说过这种话。”容瑾淮回过头来,薄唇微微勾起,“当然不是无情,而是看得长远罢了。”

“……?”听到这句和前面那句完全不搭调的话,卿云歌一愣,“你不是方才还说,很久之前也有人同你说过这种话么?”

“嗯。”容瑾淮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繁星满天的苍穹,然后淡淡地说,“但是那个人已经死了。”

“你……”闻言,卿云歌忽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能劝慰道,“节哀。”

“不过,她现在已经活过来了。”容瑾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我不必节哀。”

“……我已经被你搞糊涂了。”卿云歌觉得自己真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越听越茫然,不知道是自己的理解力出了问题,还是他说的话就有问题。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似乎笑了一声,然后道:“没关系,日后你自然会明白的。”

“但愿吧。”卿云歌翻了个白眼,“我饿了,我要去吃饭。”

“好。”容瑾淮再一次拉过她的手,然后顺着奴隶市场,朝着里面走去,结果就在他们走了几步,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阵争吵。

“我说,放了她们!”先前那个贩卖猫女的店铺前,此刻站着一个青衣年轻人,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可以清晰地看见,他那张英俊的脸上此刻染上了一层怒色。

“嘿我说这位公子,你是不是有病啊?”奴隶主像是看傻子一样地看着他,“你又不买他们,凭什么让我放了他们?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好货色,不放不放,要不然你就拿钱来。”

听到这句话,青衣年轻人的脸色更加铁青了,他冷冷地开口:“如果你被关在笼子里供人买卖,你难道不想出去?”

“哟呵,你还说教起大爷我来了。”奴隶主微微哼了一声,“真不好意思,我是不可能被放在笼子里卖的,我可是这些奴隶的主人,又不是这群奴隶,再说了你又不是他们,你生什么气。”

“我可是……”青衣年轻人像是被这一番话给问住了,他刚刚说出了三个字,像是想到了什么,立马又顿住了,然后话锋一转,“那好,这些兽人一共多少钱,我都买了。”

“你可是什么?你是兽王还是人皇呀?口气这么大。”奴隶主显然对眼前的这个人十分地不耐烦,听到他要买这些奴隶,也没有摆出好脸色,而是摆了摆手,“不卖不卖,大爷我今天心情不好,这些奴隶我一个都不卖了。”

“你大胆!”闻言,青衣年轻人的瞳孔中折射出一瞬的暴怒,让人心中不觉微微一惊,他直接将奴隶主拎了起来,“快给我放了这些兽人,听、到、没、有?!”

与最后四个字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惨叫。

奴隶市场中的所有人都被这声歇斯底里的叫声给吸引住了,不约而同地驻足望去,便见青衣的年轻人握掌成拳,拳头之上有着淡淡的红光,他一拳打在了奴隶主的眼睛上,顿时,那双眼睛周围的皮肤直接变成乌黑色,散发着淡淡的焦味,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烧灼过一般。

“杀人啦杀人啦!”奴隶主惨叫出声,他只感觉面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只能胡乱地挥着手,“快来人,把这个疯子拉开!”

但是没有人敢上前,他们都看出了,这个青衣年轻人的实力,绝对是深不可测。

何况,沧澜城本就混乱无比,城主府的骑士团说白了也就是负责在这些人打完之后,来收拾残局,就算有人死了,也跟他们无关,只不过就是收拾的时候麻烦了点,还要多带走一具尸体罢了。

“如果你不把这些兽人放了。”青衣年轻人将奴隶主直接提到了半空中,声音发狠,“你今天就死在这里吧。”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听到这么一句杀气凛然的话,奴隶主直接吓得大小便失禁了,他痛哭流涕道,“我放,我这就放,大侠饶了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我不能死啊……”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脖子一松,然后下一秒,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虽然屁股被摔得很疼,但他还是松了一口气,至少,把命保住了。

“大侠,那个什么……”奴隶主发现自己眼前开始漆黑一片,颤颤巍巍地说道,“我……”

“你什么?”熟料,话还未说完,他的领子又被人抓了起来,紧接着是年轻人冰冰冷冷的声音,“你可别想给我耍什么花样。”

“不不不,大侠,我怎么可能耍花样。”奴隶主只觉得自己欲哭无泪,他打了一个哆嗦后,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大侠我看不见,我得找钥匙啊。”

听到这句话,年轻人将手中的奴隶主放了下来,然后便见手指上的戒指一闪,一颗药丸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他捏住奴隶主的下巴,将这颗药丸送入了他的嘴巴里。

奴隶主猝不及防地被喂了一颗药丸,差点闭过气去,好不容易才咽了下去,却发现自己又能看见了,而且视力比以前更好,他不由地看向一旁的青衣年轻人,有些忐忑地开口:“大侠,你刚才喂小人吃的是什么啊?”

然而青衣年轻人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冷冷地说道:“快放了这些兽人,我的耐心有限。”

“是是是,我不问,我不问。”这一句话让奴隶主又打了一个哆嗦,他颤颤巍巍地找到钥匙之后,挨个将关着几个兽人的笼子打开,同时心在滴血,放了这些兽人,自己也就失去了一大笔财富,可不放又不行,眼前这个年轻人分明十分的不好惹,可不能为了钱把自己的命给交代在这里了。

加上那只猫女,笼子里一共有五个兽人,他们被放出来之后,神情都依旧十分恐惧,站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显然之前遭受了虐待。

最后还是猫女大着胆子上前一步,对着那个青衣年轻人说道:“这位恩人,你救了我们,就让我们以后跟着你吧。”

“你们不用跟着我。”年轻人淡淡地说,“我救你们,只是因为你们是兽人罢了,没有其他的想法。”

“这……”听到这句话,猫女愣了一愣,一时间泫然欲泣,“可是不跟着恩人你的话,我们也无处可去啊。”

闻言,年轻人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抬头看向其他几位兽人,见他们也都害怕地点了点头之后,才略略一思索,道:“这样,你们拿着这个通行证,去兽人联邦总署所在的诺托城,那里都是你们的同族,想必也能过得好一些。”

说完之后,手上的戒指再度一闪,然后五张金色的卡片出现在掌心之中。

看到这一幕,不光是这五个兽人给呆住了,连围观的众人也呆了。

能轻而易举拿出五张诺托城通行证的人,不,现在不能称呼他为人了,应该是兽人才对,他在兽族之中的地位恐怕不低吧。

那个猫女很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她感激地看了青衣年轻人一眼,接过通行证之后,带着剩下的几位兽人朝着奴隶市场之外走去了。

而一旁的奴隶主此刻却是冷汗涔涔,自己差点就得罪了一个地位在兽族之中极高的人,真的是吓死他了,难怪这人看到这里贩卖兽人这么生气呢,原来因为他也是兽人,幸好他最后放掉了,否则他这条小命今天真的就要折煞在这里了。

而一旁的众人在震惊过后,见到没有热闹可看了,也就各干各的事情去了。

青衣年轻人在逼迫奴隶主放了那五个兽人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接着朝奴隶市场的深处走去,而没走几步,就看到了一个红裙少女和白衣男子站在道路的一旁,眼眸之中划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惊艳,脚步顿了顿之后,他就又接着向前走去了。

容瑾淮望着青衣年轻人离去的身影,眸色骤然深幽起来,瞳底波澜泛滥,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凤凰族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是为了……凤璃剑?

------题外话------

最近大家都很沉迷楚留香,今天和小沐聊天,她让我给她写一个方思明出来,我:……

我只想说,臣妾办不到啊!

明天要去北京一趟,又得在宾馆码字了tat,不过姑娘们放心,依旧还是万更走起。

看我这么勤快你们都不表扬表扬我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