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掩埋,再无耻一些?/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想到是这个可能性,容瑾淮的神色在瞬间变得冰冷起来,他还没有去凤凰族找他们算账,结果他们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倒还真的是省了他的事情。

昔年,青璃死亡的元凶之一,便是那群凤凰族的叛徒以及觊觎凤璃剑的凤凰族人,他并不知道眼前这只凤凰是否也参与了当年的事情,但,既然是凤凰族的人,能来到混沌大陆,必定是为了凤璃剑,不管是怀着好心是坏心,对他来说,这些凤凰族的人都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身边,否则,上一世之事,恐怕便会重演。

想到这里,他的双眸微微眯了起来,本以为这一世,她应该和凤凰族没有任何关系,但万万没有料到,她的体内还是有一半凤凰族的血脉,然而,却因为另一半血脉太强,隐隐的有着压过凤凰族血脉的趋势,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并没有看出她的身上还有凤凰族的血脉。

而那另一半血脉……既然是从卿家遗传的,普通的人类而已,又怎么会强过凤凰一族?

他观察了这么久,却依旧没有看透,她身上另一半血脉是来自什么地方,竟然连凤凰族的血脉都能压制住,那么恐怕不是来源于普通的人族,难不成……卿风琊的身份还有另一重?这倒是有趣极了。

“卿卿以前……”容瑾淮望了一眼红裙少女,低声问道,“经脉是不是曾经出现过问题,以至于不能修炼?”

还在看热闹的卿云歌听到这句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忽然问这么一句话,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以前的我一身废脉,不能修炼,后来才好的。”

闻言,容瑾淮的神色变了一变,但很快恢复了正常,但瞳底却有着风云在慢慢地凝聚。

果然,与他猜得不错,凤凰一族的血脉本来就已经很强了,而且凤凰族是兽族的三大王族之一,怎么可能屈于别的血脉之下?

但卿卿体内另一道血脉,却也不容小觑,两者在她体内对抗之际,便将她的经脉变成了一身废脉,本来是永生不得修炼的,但,凤璃剑得知剑主回归,一朝出世,加大了凤凰一族的血脉之力,另一道血脉暂时服软,才得以让经脉重新疏通。

他并未在卿天身上见过相同的血脉之力,那么,就可以肯定,这份血脉之力,只和卿风琊有关系了,就看明日去坟冢拜祭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捕获一些蛛丝马迹。

然而,当务之急,是怎么让这只凤凰发现不了她的身份,如果他没有猜错,这个凤凰族的人身上恐怕有着神凰之瞳等与神凰有关的东西,否则仅凭一人就来混沌大陆,妄想找到凤璃剑主,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是依靠着神凰之瞳这类东西来寻找凤璃剑主的话,那么他还是可以来掩盖一下。

“对了卿卿,你方才请我吃天灵果,我还没有答谢。”略略思索了一下,容瑾淮微微一笑,道,“我也请你吃个东西吧。”

“我不听!”这时候所有看热闹的人已经散去了,卿云歌也收回了目光,正在她还在思考那个青衣年轻人的身份的时候,冷不丁地听见旁边人冒出来这么一句话,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我才不想吃你!”

这句话刚刚落地的时候,周围的空气忽然沉寂了几秒,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才传来一声极轻的笑,那笑声低沉性感,好听得撩人耳膜,甚至能感受到随着声音而来的灼热气息,在肌肤上倾泻开来,打了一个转后,才悠悠散开。

听到这声笑,卿云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然后清醒过来的她现在简直想扇自己一巴掌,见鬼,她说的是什么话,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

一定是“吃你”那两个字在脑海里太过根深蒂固了,她才会回答这么一句话,不知道现在收回来还来得及不,她尴尬地咳了一声:“那个,我意思是……”

“嗯,我懂。”容瑾淮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唇边还有没有散开的笑意,“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若真心想的话,不如等到晚上,但……”

顿了顿,然后慢悠悠地说:“如果你实在等不及,前面有家客栈,我们可以……”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一只手给捂住了嘴巴,便见面前的红裙少女的容色有些绯红,一半是因为羞恼,一半是因为她从未见过如此无耻的人,她凶巴巴地看着他,好不容易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你闭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下意识那么一说。”

“嗯,下意识那么一说。”容瑾淮慢慢地将那只手拉了下来,然后挑了挑眉,从善如流地笑了笑,“我都懂。”

卿云歌:“……”

你懂个屁!

这下子她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内心只觉得一阵憋气,心情不好地扭过头去,然后直接甩开了他的手,大步地朝着前方走去,但是因为光顾着生气了,结果没走两步,就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抱歉。”卿云歌倒是没有被撞伤,但是是因为她自己没看清路给撞上去了,所以是她要给这个被她撞了的人道个歉,“你没事吧?”

说完之后,她才抬起头去看她把谁给撞了,这才发现她撞的那个人,不,应该称呼他为兽人,就是方才那个青衣年轻人,而从他方才的那些举动来看,这个人的脾气应该不怎么好,但也不出意外可能是由于看到自己的同胞被人类当成奴隶来卖,才发那么大的火。

但总而言之,这个兽人,不能惹。

想到这里,她已经提高了警惕之心。

“无事。”星阑打量着眼前的红裙少女,忽然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一样,他有些惊疑不定地望了她一眼,然后思索了一下,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卿云歌没想到不过是撞了一个人,然后就听到了一句在话本子里写了无数遍的话,她不由地有些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个丰神俊朗的年轻人,戏谑地说道:“我可从未出过混沌大陆,兄台难不成是在梦中见过我?”

没想到这个兽人倒不像是兽人,反而和人族十分的相像,到不知,他的本体究竟是何?

闻言,星阑的眉头紧紧地锁住了,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问出那样一句话,绝色的女子他见得多了,族内哪一个族人不是倾国倾城?但是这种熟悉感究竟从何而来?

“你说的可能有道理。”星阑怎么也想不通其中的因果,他竟然点了点头,认同了面前这位红裙少女的话,“也许就是在梦中。”

卿云歌:“……”

如果不是看到这个兽人的表情十分严肃,她真的以为自己又遇见一个来撩她的人。

就在她思索着如何脱身的时候,身后已经有人慢慢地走了过来,紧接着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那声音缓缓道:“以后还是不要同我赌气了,这样乱跑,撞到人是小事,撞伤了自己,我可是会心疼的。”

“也不知道是谁在惹我生气。”卿云歌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她冷哼一声,如果不是容瑾淮这个腹黑调戏自己,她才不会撞到人。

“是我,我错了。”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这才看向一旁的青衣年轻人,声音依旧柔和,但带着让人察觉不到的冰冷,“不好意思,这位公子,我夫人她一时性急,才不小心撞到了你,还请你不要责怪她。”

话刚说完,卿云歌就伸出手来,掐了一下白衣男子的腰,咬牙切齿道:“谁是你夫人!”

这个人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放过调戏她的机会,左一个夫人,又一个夫人,导致每次明焰见了她,眼神都是十分的暧昧。

这一句话是用精神力说的,所以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没人听得到。

像是根本没有感受到腰间所传来的疼痛,容瑾淮仍微笑地看着青衣年轻人,而暗中也用精神力传音和红裙少女交谈:“别闹,掐坏了,你吃起来味道就不好了。”

与此同时,他的掌心之处浮起了一层淡淡的光,然后这层光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融入到了红裙少女体内,眨眼便消失不见,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这个时候容瑾淮才收回了自己的手,唇边挑起一抹微笑,笑容淡淡。

而这边,把这句话琢磨了半天才明白过来的卿云歌:“……”

靠!

她要打死容瑾淮,谁也别拦着她!

“我知道她是不小心的,当然不会责怪。”星阑见到这个白衣男子的时候,忽然隐隐约约有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他只在三大王族的族长身上感受到过,可这一次的感觉,竟然还尤甚昔日。

想到这里,他的眸色骤然变得深幽,难不成,人族之中已经有如此厉害的存在了么?

可眼前的这个白衣男子分明不是人皇,因为昔年,他曾有幸被选做凤凰族的最出色的族人,那一次九大守护者的聚会,他与龙族和麒麟族被选中的人一起跟在了兽王身边,曾一睹人皇的模样,纵然这件事情过了很久,可他依旧对那张坚毅的面孔印象很深。

那么这个白衣男子,究竟是谁?

用神魂之力仔细地探查过,星阑没有感受到他身上有着兽族的血脉波动,当然也有可能是他的修为比自己高出太多,有意隐藏了他的身份,这样一想倒也无可非议。

但,左右这个白衣男子是谁,也与自己此行的目的无关,他也不必去关心别人。

想到这里,星阑不由地轻轻叹了一口气,自己接到族长之命后,便立马从混沌大陆动身,可是不知道到底是谁把他要去往混沌大陆的消息传了出去,导致他人还在卡撒大陆的时候,遭遇了数不清的追杀,他能感觉得到,这些追杀的人之中,就有着一部分凤凰族的人,但是另一部分,他却不知道是谁。

而也幸得,混沌大陆有着四灵守护兽立下的一道天堑,魔阶以上的外族人根本不能踏入混沌大陆,这也是当年九大守护者一起商量之后的结果,但也不出意外会有一些重要的事情,所以九大守护者还炼制了一些令牌,可以毫发无损地通过这道天堑,而凤凰族手中,就有五枚,这五枚之中,有两枚在族长手中,而剩下三枚,在长老团手中。

他手中便是族长的那两枚令牌之一,所以他成功地在达到混沌大陆边境地时候,甩掉了那些追杀他的兽人。

所以,因为这一段时间地不断逃杀,而另一方面,还因为凤凰族所在的地方实在是有些偏僻,所以他足足迟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来到了人族的境内。

那些追杀他的兽人手中并没有令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卡撒大陆。

今天是他来到沧澜城的第二天,昨天他一整天都在客栈里休养生息,准备把自己的伤势全部修复后,再寻找琅嬛大人的女儿。

一想到琅嬛大人这四个字,星阑的眸光微微动了一下,脑海里渐渐地浮现出一个十分模糊的影子来,自从五岁,他还是只小凤凰的时候,他就再也没有见过琅嬛大人了,而如今,自己竟然已经回想不起来琅嬛大人的音容相貌了,只能依稀记得,她很美很美,是整个凤凰族最美的女子。

但愿,这一次他若能找到琅嬛大人的女儿,成功带回凤璃剑的话,长老团能将琅嬛大人从那间冰室之内放出来罢……否则,仅仅凭着他和族长两个人的反对,也依旧无法左右整个长老团的意愿。

但是凤璃剑乃凤凰一族的至宝,想必到时候,长老团能看在凤璃剑主是琅嬛大人女儿的份上,网开一面,也不知道那个人类有什么好,竟然能让琅嬛大人做到这种地步,如若不是昔年他还太过年幼,不能保护这个一手将他养了五年的女子,怎么也不会让琅嬛大人去混沌大陆遭受这种苦难。

算算年份,琅嬛大人的女儿如今也有十五岁了吧,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

星阑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恍惚,连红裙少女和白衣男子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等他回过神来,面前已经空无一人了,而想起自己方才说的那句话,他倒是有些自嘲地笑了一声。

那个红裙少女说她从未离开过混沌大陆,他又不是何尝没离开过卡撒大陆,也就是说他们从未相见过,这么来说,那种熟悉感还真是来的莫名其妙。

他来到奴隶市场只是一时兴起,救下那几个兽人也在意料之外,可能也是看惯了兽人高高在上的模样,没想到在人族的城市居然还能看见兽人被当做奴隶来卖,所以他才愤怒不已,毕竟是自己的同胞。

那么,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去寻找琅嬛大人的女儿,按照族长所说,如果他方圆十里出现了凤璃剑主,那么神凰之瞳便会……刚想到这里,星阑的眼睛蓦地睁大了,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他定了定神,再度看去,发现储物戒中的神凰之瞳在这一刻竟然亮了起来,而且光芒十分耀眼,如此之亮的光芒可以证明,凤璃剑主就在离他的不远处。

星阑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眸中浮起一抹火热,他本以为还要寻找很久,才能找到琅嬛大人的女儿,而万万没想到,他来到混沌大陆的第二天,就已经遇到了,这对他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

就在他准备动身在这周围查看的时候,那颗方才还亮着的神凰之瞳忽然一下子灭了,它静静地躺在储物戒之中,仿佛方才的光芒不过是一场幻觉。

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一幕,星阑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难道证明,凤璃剑剑主已经出了方圆十里之地了么?可是前一秒钟的亮度能证明,琅嬛大人的女儿和自己之间的距离绝对没有超过一百米,如此短的时间之内,是不可能在瞬间走那么远的,那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略略地思索了一下,他从衣襟之内掏出了白色的传讯灵石,将玄力凝聚在掌心之中,然后注入了进去,联络着远在卡撒大陆的人。

不过片刻,传讯灵石就亮了起来,与光芒同时出现的,还有一道声音,那声音问道:“有事么,星阑?”

“是这样的,族长大人,我已经到了混沌大陆。”星阑迅速地将先前发生的事情一一地给对面的人讲述了一遍,“我不知道是不是神凰之瞳发生了什么异变,还是因为……”

那边先是沉默了一下,才声音淡淡地说道:“神凰之瞳不会发生任何异变,如果你所说是真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凤璃剑主的身份被人隐藏了,所以神凰之瞳和她之间的联系也就断了,这才会灭掉。”

“什么?!”闻言,星阑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他失声,“被隐藏,被谁隐藏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尚且不知。”传讯灵石那边的白衣人神色也十分的凝重,“能隐藏凤璃剑主的身份,这个人的修为要么高出了神凰神凤,要么就是有着什么法宝。”

“高出神凰和神凤大人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此修为的人只有神玄岛上才有,而神玄岛之人又不能轻易离开岛内,更遑论做这种事情了。”星阑喃喃,“那么会是什么法宝能隐藏凤璃剑主的身份?”

“星阑,此次凤璃剑出世,本就有着诸多疑点。”白衣人的语气急速起来,声音沉沉,“连你们当初都没有察觉到凤璃剑出世,那么从一开始,它的痕迹就被掩埋了,只不过不知道,隐藏凤璃剑主身份的人和掩埋凤璃剑踪影的人,是否会是一个人?”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如果不是一个人,那事情就更糟了。”

“那么现在,属下该如何是好?”闻言,星阑也沉默了一下,凤璃剑主的身份被掩埋了,他就无法靠着神凰之瞳来寻找凤璃剑主,那么也就无法将她带回凤凰族,琅嬛大人也无法被释放出来。

“星阑,你先不要急。”白衣人其实也有些焦灼,但他毕竟是一族族长,心性还是要更加的平稳的,他宽慰道,“用法宝掩埋凤璃剑剑主的身份不过是一时罢了,等到凤璃剑主成长起来,那么她的身份就无法被掩埋了,到那个时候,凤璃剑和神凰之瞳之间的联系又会重新出现。”

“可是……”听到这句话,星阑微微地迟疑了一下,“到那个时候,琅嬛大人的女儿不会出现危险吗?”

“凤璃剑主本就应天命而生,在她没有完全成长起来前,天道是不会让她出现生死之劫的。”白衣人断然否决,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声音一下子低沉了下来,“至于青璃大人……青璃大人那件事情是个意外,毕竟谁也没有料到,超脱天道的他们会再次出现,不过星阑你现在大可放心,他们目前是不会死灰复燃的。”

“原来如此。”星阑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么我现在是回卡撒大陆,还是先待在混沌大陆?”

“待在混沌大陆吧。”白衣人淡淡地说道,“我毕竟是一族之长,长老团想做什么,他们也不敢太过妄动,你现在人族那边,看看能不能提前找到凤璃剑主。”

“谨遵族长之命。”星阑恭敬地应道,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顿了顿,他犹豫了一会儿,问道,“不知道琅嬛大人她……还好么?”

琅嬛大人自从请命去冰室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她,而能见她的人,除了长老团,也就只有族长一人了。

“阿嬛尚好。”白衣人似乎没料到他会问出这么一句话来,愣了愣,才说道,“你走之后,我去看过她,而且……她和她的女儿,已经见过一面了。”

“见过了?!”闻言,星阑微微一惊,“那琅嬛大人可说她的女儿现在身在何处?”

“呵……她当然不会说出来。”白衣人苦笑地摇了摇头,“即便她想说,也不能说,长老团那群人可是虎视眈眈啊,若是说出来,恐怕在她心中,她的女儿性命就将不保,她自然不会说。”

“是啊。”星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琅嬛大人也是费尽心思,才能让她的女儿一直活到现在。”

“好了,话不多说了。”白衣人淡淡道,“我这边还有族内要事需要处理,寻找凤璃剑主之事不用着急,万事讲就一个命字,等到天命让你找到的时候,你自然会找到,否则,就算神凰之瞳和凤璃剑之间重新恢复联系,你依旧有可能找不到。”

“星阑明白。”星阑点了点头,然后收起了传讯灵石,他目光四处扫了一扫,才迈开步子离开了原来的地方。

经过这么一件事,他也失去了继续逛奴隶市场的兴趣,左右与兽人联邦那些城市之内的奴隶市场别无一二。

而他并不知道,他此刻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另一个人眼中。

“喂,我说容世子啊。”卿云歌顺着白衣男子的目光望了过去,声音不由戏谑道,“你都看了人家那么久还不转移视线,不会是看上那个兽人了吧?”

方才,那个兽人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神情一直恍惚着,也听不见他们说话,她索性也就直接离开了,反正人家也没有碰瓷儿和讹诈什么的,于是寻了一个酒楼,开始吃饭,然后为了看风景,专门在二楼找了一个视线极佳的座位。

而令她有些诧异的是,容瑾淮做到座位上后,目光却一直望着一个方向,她还以为是什么有趣的东西能让这位第一世子这么有兴趣,盯了如此之久,于是也好奇地看了过去,这才发现他看得地方,正是那个青衣年轻人所在之处。

“不是。”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收回了目光,然后解释道,“我只是在思考,那个兽人究竟是哪个种族的。”

“提起这件事,我也有些好奇。”卿云歌了然地点了点头,“但从他能拿出五张诺托城的通行证这件事情来看,恐怕应该是来自一个地位在兽族之中极高的种族。”

兽人如果不主动让自己的身体表现出特征的话,那么别人是看不出来他的本体的,毕竟,所有兽人在成年之后,几乎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除了样貌不同,也没什么大的区别。

但是先前那个青衣年轻人如此丰神俊朗,想必应该不是什么牛头人族之类。

“不说这些了,吃饭吧。”容瑾淮的眸中浮起了浅浅的笑意,然后温声道,“吃饱了明天好赶路。”

“嗯。”卿云歌点了点头,开始吃饭,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含糊不清地问道,“你方才不是说要请我吃东西么?是什么东西?”

以容瑾淮第一世子的身份,能让他请的东西,应该十分珍贵吧。

“嗯?”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才轻轻地笑了一下,“不是说好了晚上再吃么?”

倒不是他不想请她吃,只是方才情况突变,他不得已直接将那个东西送进了她的体内,现在想吃也没有东西可以吃了。

“滚,我说的不是你!”闻言,卿云歌的脸一下子黑了,然而话刚一出口,她绝对似乎有些不对,于是咬牙切齿地补充道,“不对,我也没想吃你。”

“嗯,我知道。”容瑾淮撑着肘,目光温柔而缱绻,他轻轻地应道,“是我想吃你。”

“容、瑾、淮!”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差点将手中的筷子扔过去了,她气急败坏地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你要不要再无耻一点?”

靠之,这种话也能这么坦然地说出来,她实在是佩服他的厚脸皮。

“再无耻一些?”他的目光顿了顿,然后问道,“你确定要让我再无耻一些?”

“吃饭!”卿云歌瞪了他一会儿,最终以自己的失败落场,然后只能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就低下头去,不再看对面的人一眼。

容瑾淮看到这一幕,只是笑了笑,然后也从善如流地拿起筷子,开始夹菜。

他微微抬头,望着青衣年轻人离开的方向,目光悠远而深沉,仿佛波澜壮阔的大海,海面上风平浪静,永远望不到彼岸。

……

深夜,城主府。

“喂,当家的,我听说,那个第一世子来我们沧澜城了?”那是一个衣着极为华贵的女人,她头上带着金冠翠玉,手上金光闪闪,看起来雍容无比,但是却给人一种俗气至极的感觉,偏偏她自己却丝毫没有感觉,反而得意不已。

“嘘,小点声。”城主正是先前那个华袍胖子,他先是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才说道,“你声音那么大,万一让旁人听去了怎么办?”

“行了吧你,咱这里又没有外人。”女人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然后神色十分兴奋道,“怎么样,那个第一世子如何?”

“废话,当然好了,要不然能被称为第一世子吗?”城主哼了一声,“我今天见了他,他的风彩比五年前更有甚之。”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这话,女人更加激动了,她搓了搓手,“事情已经安排好了吧?小雅人现在在哪里?”

“小雅已经准备好了。”城主笑眯眯道,“而且我也已经派人在他们住的两间房外埋伏起来,等到灯一息,就会放迷香进去。”

“迷香?”女人想了想,“靠谱吗?万一人家根本不受迷香影响怎么办?我可听说,那个第一世子修为很高呢。”

“你这个娘们,真是大惊小怪。”闻言,胖子城主一瞪眼,“这迷香可是我从三年前,从一位精灵奴隶手中得来的,精灵族的东西,能不好吗?他们可是最亲近大自然的一族。何况,他重病五年,实力现在也强不到哪儿去,你放心好了。”

沧澜城里的精灵奴隶十分的少,几年才能出现那么一两个,他也是好不容易才得到那只精灵的,但是为了这份由精灵一族特有植物所制的迷香,他最后放走了那个精灵,唉,想想还是有些可惜。

“精灵?!”女人惊呼出声,旋即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好了,“那个精灵,是男的还是女的?”

她可听说精灵一族的女子十分的美丽,精灵女皇被称为九族第一美人,而且她从来都没有听过古翰收了一个精灵奴隶,难不成竟然瞒着她在外面还养了一个?想到这里,她的牙齿不由咬得咯咯响。

“你问性别做什么?”城主古翰根本没料到他夫人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先是愣了愣,在看到女人愤怒的表情时,才明白是怎么一会儿事,他颇为无奈,“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可能背着你在外面养小情人呢,那个精灵是个男的,只不过我就得到他一天,就为了能拿到迷香,把他放走了,然后就忘给你说了。”

听到这句话,女人的脸色这才重新变得好看起来。

不过古翰还有一句没说的是,如果不是那个精灵右脸上有一道伤疤的话,绝对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人,他虽然不知道被称为九族第一美人的精灵女皇是何模样,但三年前那个男性精灵,已经刷新了他对美的认知度,就如同他在五年前见到容世子的时候。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说了这么久,女人感觉到了困意,她打了个哈欠,然后含糊道,“只要小雅能成为第一世子妃,那么我们的好日子也就来了,就不用在沧澜城这个破地方当什么城主,还要给那个神秘人交九成的晶石收入,真让人生气,也不知道那个神秘人是谁,若是知道是谁了,我非得让他多给我们一些晶石。”

说到这里,她就有些来气,每年的收入确实有上百万晶石,可分到他们手里,也不过几十万,虽然也很多了,但在见过更多的晶石后,这点就先得实在是太少了。

“嘘!噤声!”古翰正在琢磨着今晚的计划,忽然听到自家夫人嘟囔了这么一句,吓得直接出了一声冷汗,“你居然敢在背后编排主人,你不要命了!”

“我就是说说,说说而已。”女人也被古翰的神色吓了一跳,她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低声抱怨道,“他只是你的主人,又不是我的。”

“妇道人家懂什么!”古翰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他冷哼一声,“你要庆幸主人现在不在沧澜城,否则仅仅就是你这一句话,你就要死无葬身之地!”

“不、不是吧。”闻言,女人一下子愣住了,她不由地结结巴巴道,“那个神秘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我也不知道。”古翰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他是在五年前找到我的,然后许我沧澜城城主之位,我还以为他在说大话,结果事情最后真的成功了,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

“这么神秘?”女人没料到自家夫君竟然也不知道神秘人的身份。

“哎,管那么多做什么。”古翰又是一瞪眼,“反正我们有钱花就好了,你管他是兽人还是精灵。”

“哼,还说让我少说几句。”听到这句话,女人轻哼一声,“你自己说的也这么多,难道不怕你主人来杀你吗?”

“怕什么!”古翰得意地昂了昂头,“今晚一过,我们在人族之中,可就谁都不怕了。”

“可万一……”女人忽然又犹豫了起来,“万一那个世子最后不肯娶小雅怎么办?”

“没有万一。”古翰果断道,“咱们家小雅那么美,他一定会娶的。”

“好吧。”女人咬了咬牙,“那咱们就赌这一把,赌成功了,就是人上人。”

两个人正在神色兴奋地讨论着今晚要执行的计划,却殊不知,他们的一言一行,都已经被计划中的人察觉到了。

而他们口中的第一世子,此刻睁开了双眼眸,然后离开了自己的屋子,朝着另一间屋子走去。

“诶?”听到有人敲门,卿云歌揉了揉眼睛,将门打开之后,在看到白衣男子的时候,愣了愣,“你怎么来我这里了?”

容瑾淮斜靠在门边,慢悠悠地说道:“到晚上了,送上门来让你吃。”

“快滚!”一听到这话,原本还有些昏昏欲睡的卿云歌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谁想吃你,回你的房间去。”

说着,就要把门再次关上,却没能成功,因为容瑾淮一个侧身,就从外面来到了屋子内。

“嘘——”他一手捂着她的嘴,然后伸出了食指抵在性感的薄唇边,低声说,“小心,有人来了。”

------题外话------

伸了个懒腰把胳膊给扭到了,我:“……”,大概已经蠢得没救了。

今天在火车上玩了一会儿楚留香,走在路上被人打死了,然后我发现!我又被送到大牢里去了!

我不过是杀了几个npc而已心好塞。

北京的暖气可真够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