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生杀令,公主殿下(二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闻言,卿云歌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都把我认成了我娘亲,这一点还不足以证明我是父亲的女儿么?”

“和夫人长得像,并不能证明你就是风琊将军的女儿。”封伦微微冷笑一声,这个时候他已经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了,“想必你也不知道,就在不久之前,还有一个男人来冒充风琊将军的儿子呢,如若不是我们这些人知道风琊将军没有儿子,他那张跟风琊将军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差点就让我们信了。”

顿了顿,目光冷冷地望向了少女,宛若刀刃般冰凉,似乎要将她的喉咙斩断:“你到还比那个男人聪明,知道风琊将军当年生的是女儿,不过,我可不会在被你们这种人骗了。”

说完之后,封伦挥了挥手,大吼一声:“兄弟们,把这个冒牌货给赶出去,不要让她扰了风琊将军的安宁。”

话音刚落,原本只有一个骑士守卫的青阳山前,出现了数十个整装待发的骑士,他们手持利剑,迅速将山前的两个人围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倒是没有感觉到害怕,内心只想掩面而泣,完了,她居然被当做冒充卿大小姐的不法之人了,瞧这个架势,似乎还要把她抓起来。

不过这个骑士方才说的有一句话让她注意到了,一个和她父亲长得几乎一样的男人也来过青阳山,还自称是她父亲的儿子,这件事倒是有些古怪了。

想到这里,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眯,她可以确定她父亲只有他一个后代,那么那个男人就应该如这位骑士所说是假冒的了,那么他在看到她的时候不相信她的身份也情有可原,毕竟有着前车之鉴,这些骑士都将她父亲奉若神明,根本不允许任何人做出此等对她父亲有所污蔑的事情。

不过,到底是谁在冒充她父亲的儿子,还这么刚好就在她来青阳山的不久之前?

怎么看,都有点陷阱的感觉,或者难不成……她其实还有一个哥哥?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卿云歌还真的认真地想了一想,可是如果她真的有一个哥哥的话,怎么也没有听爷爷说起过?

而爷爷也一直说,卿家只剩下她一个后代了,她应该不可能还有一个哥哥,何况,娘亲那日与她见面的时候,也没有说过这件事情,那么这个骑士口中所说的那个和她父亲长得极为相像的男人,应该就是假冒的了。

没想到此次心血来潮来到青阳山,竟然还得知了这么一件事情,看来日后她需要好好地调查一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冒充她父亲的儿子。

“你们速速从青阳山离去。”封伦看见红裙少女站在那里久久不动,声音里已经带了一丝丝怒气,“否则,我们就要不客气了。”

这句话将她从思绪中拽了回来,回神的卿云歌有些无奈,她偏头对着一旁的白衣男子说道:“怎么办,我也被当成冒牌货了。”

容瑾淮回望了她一眼,然后建议道:“硬闯?”

“不行。”听到这两个字,卿云歌断然否决了,“这些可都是我父亲忠心耿耿的手下,硬闯会伤了他们,何况,我怎么能在父亲的坟前行杀戮之事。”

这一番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让在场的每个骑士都听了个清楚,封伦却依旧冷笑着,他站在所有骑士的正前方,冷冷地看着中央两人,嘲讽地说道:“戏还做的很足,比那个男人要足多了,差点就让我们信了,兄弟们,既然她如此冥顽不灵,快将这个冒牌货拿下。”

浓浓的冰冷之色在封伦的瞳底流转着,看来真的是风琊将军故去太久了,久到已经有人敢来冒充他的子嗣了,那个男人如此,这个少女亦如此,这种人,怎么配来拜祭风琊将军?!

骑士们听到这句话之后,朝着被他们包围在中央的红裙少女,开始蜂拥而上,他们的脸色都是冰冷一片,目光就像看着一个死人,有他们在,无人敢侵犯他们将军的沉眠之地。

然而就在他们手中的剑已经出鞘,准备将眼前的二人拿下的时候,忽然,一道光芒突兀地出现了,那光芒是白色的,在这一瞬间竟如同太阳般耀眼。

阳光之下,红裙少女傲然而立,她手上举着一块白色的玉牌,那玉牌上赫然写着一个大大的卿字,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个字,这个字仿佛远古神明降临,俯瞰着他的子民们。

封伦也看到了那块白色的玉牌,身子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双眼之中早已不是冰冷,而是一片水雾,恍然之中,热泪已经顺着脸颊缓缓而下。

“卿家家主生杀令在此。”一片寂静之中,卿云歌缓缓开口,“这下,你们可以相信我的身份了吧?”

从朱雀国走之前,卿老爷子就将这枚令牌交给了她,有了这枚令牌,就代表着下一任的卿家家主,可以对卿家的任何一个人,进行生杀予夺,见令如见人,无人敢不从。

她觉得她应该用不到这块令牌,就一直收着,谁知今天竟然成为证明她身份的证据了,倒也颇有一番戏剧性。

这句话刚刚落地,只听“扑通——”一声,是重物落地的声音,封伦对着面前的红裙少女单膝下跪:“属下封伦参见大小姐。”

声音已经沙哑得不成样子。

随着封伦的下跪,其他骑士这个时候也才从那块家主生杀令之中回过神来,然后也一下子全都跪在了地上,声如雷霆,中气十足:“属下参见大小姐。”

“不必多礼。”卿云歌收起了那块白色的玉牌,声音带了一丝戏谑,“我现在应该不是冒牌货了吧?”

说起冒牌货这三个字她就十分的郁闷,好不容易以来拜祭一下父亲,竟然被当成冒牌货,还差点被赶出去,要不是有着家主生杀令,她可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封伦污蔑大小姐,罪该万死。”因为太过激动,封伦声音哽咽道,“还请大小姐责罚。”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这个红裙少女真的是风琊将军的女儿,他们的将军后继有人了!

“哦?”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看了一眼封伦,然后挑了挑眉,“你想让我怎么责罚你?”

“纵然是千刀万剐,封伦也不会多言一句!”封伦沉声道。

“哈哈哈哈,我若是在父亲坟前将你千刀万剐,恐怕他老人家就要不高兴了。”卿云歌忍不住笑出了声,“行了吧,赶紧起来,我没怪你,你有警惕心是好事,我应该庆幸有你这样的骑士替我守护着父亲的坟冢。”

似乎没有料到红裙少女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封伦愣了一愣,才呐呐道:“大小姐的性子和风琊将军果然十分的相像,封伦感谢大小姐不杀之恩。”

刚才那一瞬间,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白衣的年轻人站在了他的面前,挥斥方遒,意气风发,想到这里,眼眶又是一阵酸涩。

“辛苦你们了。”卿云歌沉了沉眼眸,“这么多年来,一直守卫在这里,一定很累吧?”

“不累。”闻言,封伦自豪地笑了起来,“能一直待在风琊将军身边,是一种荣幸!”

言语之中,满满的都是对卿风琊的崇敬之情。

“我父亲有你们,也是他的幸运。”卿云歌轻轻地笑了笑,眉目如画般细腻,“都别站在这里了,我们进去说话。”

听到这句话,封伦这才从万千情绪之中回过神来,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尴尬道:“瞧我光顾着兴奋了,都忘了这件事情。”

话音一落,他便朝着其他的骑士挥手,大喝一声:“兄弟们,上最好的酒席,给大小姐看座!”

骑士们欢呼一声,然后立马训练有素地开始执行命令。

“大小姐,这位是……”下达完命令之后,封伦的目光这才落在了红裙少女身旁的白衣男子身上,双眼之中划过一丝惊艳,这个人看起来,风彩比风琊将军还要更甚三分。

“哦他啊,他是……”卿云歌才发现自己光顾着和这些骑士们交谈,把某腹黑世子给忽略了,正要介绍眼前人的身份,结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封伦兴冲冲的声音给打断了,“是不是姑爷?”

卿云歌:“……?”

见鬼,她和容瑾淮看起来那么像一对夫妻吗?

“咳,我们不……”她刚想否认,结果这一句话也没有说完,因为有人先她一步开口了,“此来青阳山拜祭岳父大人,打扰你们了。”

开口的正是容瑾淮,他眉目生笑,狭长的凤眸微微上挑,俊美的容颜在阳光之下流露出别样的美感来,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微微失神。

“不打扰不打扰。”封伦得到这个回答后,兴奋地差点跳了起来,他搓了搓手说道,“风琊将军要是知道大小姐寻得如此良人,九泉之下定会欣慰无比。”

兴奋完毕后,他一拍脑门,想到自己又忘记正事儿了,于是连忙说道:“快快快,大小姐,姑爷,里面请,今天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说完之后,他率先走进了山门里,在前面引路。

见到周围没有第二个人后,卿云歌阴测测地看着身旁的白衣男子:“谁是你岳父大人?”

容瑾淮回眸望了她一眼,然后轻轻一笑:“我们不是马上就要去拜祭他了么?”

“你真够无耻。”闻言,卿云歌咬牙切齿,“你居然在我父亲的属下面前占我便宜。”

“我没有。”他很坦然地说道,“我只是实话实说。”

“实话实说个屁。”她只感觉喉咙里卡了一口老血,“你这样子弄得他们都以为我已经嫁人了,怎么办?”

靠之,第一腹黑就是第一腹黑,她真的要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方才且看封伦那个兴奋的模样,估计不出片刻,整个青阳山的骑士都知道他们大小姐带着一个男人来拜祭风琊将军,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他们的姑爷。

“嗯,那就择如不如撞日。”容瑾淮望了一眼蔚蓝的天空,然后偏头笑道,“不如我们今天就把婚事办了吧,也好有个名分。”

“快滚!”卿云歌差点没一脚踢上去,但她还是忍了下来,压低声音怒道,“看在你陪我来拜祭父亲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你下次再这样我们就绝交!”

“唔……敢问卿卿,绝交是什么意思?”容瑾淮似乎没有理解这个词的意思。

见到面前的白衣男子罕见地流露出一丝迷茫之色,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得,她把二十一世纪的专有名词给带来了,这个世界的人不怎么懂也在情理之中。

“绝交就是——”她哼了一声,“我们的友谊走到尽头了。”

“哦?”听到这句话,容瑾淮似笑非笑道,“友谊走到尽头了,所以卿卿这是准备跟我开始爱情之路了么?”

闻言,卿云歌有些懵,怎么就开始爱情之路了?

然后她忽然就想起来前世的时候一个四字词语,叫做“友尽爱始”,和容瑾淮说的这句话还真的是大同小异。

“你真厉害。”想到这里,卿云歌给他比了一个大拇指,“这都能接上,还接的很对。”

第一世子就是第一世子,瞧着逻辑都能与二十一世纪的人民们接轨,如此新潮,不容易啊。

就在卿云歌跟感叹之际,她不小心瞟了一眼身边的人,而在看到容瑾淮双眸之中快要漫出来的笑意的时候,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然后恨不得自己打自己一巴掌。

呸,很对什么,明明是大错特错好么!

“那个……”她抽了抽嘴角,“你就当没听见,嗯没听见。”

说完之后,卿云歌迅速转身,朝着山门内走去,而她并没有注意,自己的耳根已经有些发红了。

看着红裙少女的背影,容瑾淮轻轻地摇了摇头,心中不由默叹一声,这丫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啊。

这一世的追妻之路,可是比上一世难多了。

看来,他还需要加把火。

……

与此同时,和青阳山相隔数万里之地的兽族领地,卡撒大陆,烈焰山脉境内。

一群衣着华丽的人正顺着空旷的大路朝着前方走去,可以看见的是,他们的全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给浸透了,但他们的面容之上,却没有半点疲惫之色。

“这里可真够热的。”这群人中有一个人率先抱怨出声,“这还没到烈焰山脉呢,仅仅就是边境,就已经热成了这个样子,这要是真到了烈焰山脉脚底下,估计都要被烤化了吧。”

“真能怪谁?”听到这声抱怨,一个女声冷哼道,“谁让你不是火系玄力呢,还想到烈焰山脉脚底下,我看就你这点修为,根本进不去。”

“你说什么?”闻言,先前说话的那人顿时怒了,“说的好像你拥有着火系玄力一样,我进不去,你也进不去。”

“嘁,我根本不需要进去。”少女扬了扬下巴,得意道,“只要公主殿下进去就可以了,你们的主子,这一次可没空来吧!”

“你别得意。”那人虽然十分生气,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句话确实属实,“殿下是没来,但也不代表璇姝公主就能拿到那样东西。”

“说大话!我们公主可是目前族内火系玄力等级最高的,都快要到极致之火的层次了。”少女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对着前面的一位身着银纹长裙的女子说道,“公主,我说的对不对?”

------题外话------

今天太忙了,整个人都已经瘫了,抱歉更新晚了这么久o(╥﹏╥)o。

明天会多更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