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爱到极限用脚踩!(一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对不对?”女子的声音如同黄莺一般婉转清脆,听见身后有人询问,她停下了脚步,然后回过头来望着那个少女。

女子面容素白如雪,眉目灵动,柔软的长发被一根薇灵簪高高束起,发梢处有隐隐的绯红色,这一路走来,她是唯一一个连一滴汗水都没有出的人,神态悠闲无比,容色清丽如玉。

“哎呀,公主殿下,你居然没听见我说的话。”见状,少女跺了跺脚,然后只能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我们这群人中,也只有公主能进到烈焰山脉之中去,可是凰焱这个家伙非要说你进不去。”

“哦?”听到这句话,女子的柳叶眉微微挑起,眸中划过一丝玩味,然后目光落在了旁边的一个男人身上,轻启朱唇,“此行竟然没有见到灵薇妹妹,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被称作凰焱的男人似乎对眼前的女子没有半点敬畏,他微微冷哼一声:“我们公主殿下还要忙卡撒学院的事情,哪里有这个闲时间来这里,这点小事,我来就够了。”

“哼,你来?”闻言,少女接着嘲讽道,“你连烈焰山脉都进不去,你还想替你家公主殿下拿到红莲业火花,痴人做梦!”

“萱儿收声。”没等凰焱因为这一句发怒,女子先开口了,她挥手制止了少女,然后轻飘飘地看了凰焱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灵薇妹妹毕竟是卡撒学院这一届最出色的学员,自然要以学院的事情为重,想必红莲业火花她也看不上,焱兄回去之后,一定要替我谢谢灵薇妹妹,因为她若是来的话,这朵红莲业火花我肯定就拿不到了。”

此次红莲业火花出世,可是在兽族引起了一番震动,可烈焰山脉毕竟不是谁都能来的地方,所以前来的人并不多,寥寥数个罢了,也幸得这朵红莲业火花并不在烈焰山脉的正中心,否则,就算是她,也难以拿到。

想到这里,女子的双眸沉了沉,她本以为凰灵薇那个女人也会来,没想到此来的只是她一个手下,到底是真的不把红莲业火花放在心上,还是如同凰焱所说,被卡撒学院的事情给困住了?

她知道凰灵薇要办的那件事情是什么,如果能成功,那么卡撒学院第一的位置就非凰灵薇莫属了,她此来烈焰山脉也是为了能得到红莲业火花,提升自己火系玄力的纯度,如果能达到极致之火的层次是最好的,那样,就算凰灵薇成功地完成了那件事情,她亦可以压她一头,就算不能超过,平起平坐是肯定的。

那么就看此行,能不能拿到红莲业火花了。

“你……!”凰焱被这一句话气得全身发抖,他声音倏地冷硬起来,“璇姝公主你别在那里阴里阴气的,灵薇殿下是因为被兽王大人选中,才必须要留下来,你还是好好想想,你为什么被淘汰了比较好!”

“谁不知道兽王大人比较偏袒你们凤凰族。”那个名叫萱儿的少女听到这话,不屑地抬了抬下巴,“还有,我们公主那是不屑和你们争,并不是不如,更何况,那件事情,你们公主也不一定能办成。”

璇姝这一次却没有制止萱儿,而是微笑地站在那里,素面朝天,望着远处已经可以看见一个小点的烈焰山脉,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可以看见的是,那双如同宝石的眸子里有着风云在缓缓汇聚。

凰焱说的不错,她确实是被凰灵薇给淘汰了下来,但是兽王也确确实实比较偏袒凤凰一族,要不然,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如果那件事情我们公主都办不成,那么卡撒学院没人能成功。”凰焱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下来了,他知道他生气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把面前这对主仆好好地奚落一番,“我可听说,璇姝公主前几日去了圣纳城,还呆了好一段时间,怎么,把自己嫁出去了吗?”

提起这件事,凰焱就忍不住想畅快地笑了起来,还真是不自量力去圣纳城求亲,也不掂量掂量自己配不配的上那个人。

果然,一听到这话,璇姝原本柔和的面容倏地沉了下来,她带笑的眼睛此刻也慢慢地浮起了一丝冷意:“凰焱,你不过是凰灵薇的走狗罢了,也敢这样和我说话?”

“啧啧,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凰焱啧笑一声,“璇姝,你可真的是自我感觉太好了,也不想想,诺兰殿下是你可以肖想的吗?”

“那是因为诺兰殿下根本不在圣纳城内。”没等璇姝答话,萱儿忍不住跳脚了,她气得一张小脸通红无比,“否则,他若是见了公主殿下,一定会喜欢上的。”

“笑话,诺兰殿下是何许人?连兽王对他都礼让三分!”凰焱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讥诮地笑了笑,“何况,有着璃尊者那般风姿绰约的凤中之皇在前,还妄想着要染指诺兰殿下,你们璇姝公主还是再多活几个轮回再说吧。”

说完之后,他眸中的讥诮意味更甚,似诺兰殿下那种已经达到了巅峰的兽人,哪里是他们这种小辈可以去想象的,根本就是望尘莫及!

璇姝还真是不自量力,妄想着成为诺兰殿下的妻子,也就是因为璃尊者不在,才会给这种人可乘之机。

“我自认为是比不上璃尊者半分,但是璃尊者已经故去几千年了。”听到这番话,璇姝的脸色暗沉无比,一双柔荑紧紧地握了起来,指甲深深地掐入了掌心之中,“你不是诺兰殿下,你又怎么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还是说,你这番话,也在暗指灵薇妹妹?”

“简直血口喷人!”凰焱立马变了脸色,他咬牙冷笑道,“灵薇公主才不像你那么不要脸,会放下身段跑到圣纳城去,更何况,我们公主殿下早就已经决定终身都将自己献给凤凰一族了,哪里有你那个破时间,还想着什么龌龊之事。”

“我看,是她嫁不出去吧。”萱儿早就想提自家公主出一口恶气了,于是狠狠地反驳道,“说得好听,终身都献给凤凰一族,你们凤凰一族早就式微了,不知道拿什么脸面在我族面前耀武扬威。”

说完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得意地补充道:“我们可不像你们凤凰族,虽然我们族内只有一个混沌兽,可是毕竟还活着,哪像你们,一个死了,一个自我封印,啧啧啧,真可怜,我看,你们迟早要退出三大王族!”

“你大胆!”闻言,凰焱已经无法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怒气了,事关凤凰一族的尊严,他也根本不想压抑,直接就凝聚了玄力,在瞬间发射了一枚巨大的玄气弹,直直地朝着得意洋洋的萱儿冲去,力道强悍无比,显然已经用上了全力。

凰焱的目光冷冷地看着萱儿,宛若一把凌厉的刀刃,不过是一个小喽啰,竟然也敢蔑视凤凰族权威,也不知道是被谁教出来的,竟然如此放肆。

正得意无比的萱儿根本没有料到凰焱会忽然出手,见到那枚迎面而来的玄气弹,她吓得脸都白了,由于距离太近她根本无法躲避,而且也因为凰焱的修为高出她太多,这股磅礴的玄力将她压迫着,她根本无法移动半步,一时间只能僵硬地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玄气弹。

“够了!”就在那枚赤红色的玄气弹即将打到萱儿身上的时候,一声冷喝蓦地响起,旋即另一道红光冲天而起,将那么玄气弹包裹在内,再听得“嘭——”的一声,玄气弹竟然就在空中缓缓消散开来,只剩下迸溅的火星散落一地。

然而萱儿仍然呆若木鸡,她已经被这一幕吓傻了。

璇姝挥袖,红光又骤然消失,她又恢复了先前那副悠闲慵懒的模样,声音清淡道:“凰焱你若是想挑事,等回到卡撒学院也不迟,那个时候想必灵薇妹妹也在,你刚好可以当着她的面,给她出气。”

“璇姝公主修为高强,凰焱拜服!”凰焱的声音森冷无比,“你的火属性比我要高,我认栽,但愿你这次能够顺利地得到红莲业火花!”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璇姝微微一笑,“我当然要得到红莲业火花,这样才能不负灵薇妹妹的好心啊。”

听到这句话,凰焱冷哼一声,不再看女子一眼,而是率先迈开脚步,朝着烈焰山脉的方向走去。

双手握掌成拳,一双眸子里风云变幻,此去烈焰山脉,就算拼了这条命,他也不会让璇姝拿到红莲业火花。

果然是因为凤凰族避世太久,连其他王族的小辈也敢嘲讽神凰神凤。

不过……想到神凰神凤这四个字的时候,凰焱的眸光微微动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一个多月前的天之异象,他那日睡得并不早,所以清清楚楚地看了漆黑的苍穹之上那只七彩的神鸟,他没有见过神凰神凤的模样,却见过它们的雕塑,而那只神鸟,竟然和神凰神凤一个模样!

他并不知道异象代表着什么,可是自从天降异象之后,整个凤凰族似乎都处于一种极为紧张的状态,本来悠闲无比的长老团也变得忙碌起来,大批的族人被派出谷,而谷内也是一改以前的修生养息之态。

凰焱就此变化问过凰灵薇,而凰灵薇给他的回答却是——不知,连凤凰一族的公主都不知道的事情,他就更不可能知道了,于是他也不敢多问,只是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难不成……神凰要回来了?

这个猜测不由地让他缓缓地打了一个寒战,但是他却觉得十分的有可能,否则,又有什么事情能让整个凤凰族在一夜之间变成了这个模样?

凤凰一族之所以避世,就是因为没有了混沌兽的庇佑,其实萱儿那个喽啰先前说的也并没有错,如果不是凤凰族传承万年,有着极为丰厚的底蕴,早就要被摘掉王族之名了。

也许也正是因为神凤死去、神凰自封,兽王大人才这般照顾凤凰族吧。

想到这里,凰焱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只可惜凤凰一族现在已经没落啊。

神凰大人,您什么时候才能从封印中苏醒,回来庇佑凤凰族呢?

凰焱抬起双眼,望向前方,他头顶上是炎炎的烈日,远处是火红色的山脉,连绵起伏,灼热无比,似乎要将整个苍穹都烧成灰烬。

烈焰山脉,近在眼前了。

……

青阳山内此刻正在大办宴席,往日的气氛都十分悲戚,今日难得这般欢庆,平常肃穆不已的骑士们,此刻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别客气,大小姐,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封伦一边吆喝着其他几个骑士们上菜,一边说道,“我们也是好久没这般开心过了,哦对,还有姑爷,你也吃,虽然这里的饭菜肯定比不上城里,但也是兄弟们的一番心意。”

刚开始,卿云歌还笑着在听封伦说话,结果在听到“姑爷”二字的时候,脸上的微笑一下子给僵住了,然后她默默地扭过头去,恶狠狠地瞪着一旁神态自若的白衣男子,然后思虑了半响,终于抬起腿来,对着某腹黑世子就是一脚。

但踩完之后,她并没有去看容瑾淮的表情,而是十分舒心地呼出了一口气,心想,自己可算是踩下去了,一定要给自己鼓个掌。

“踩了我,卿卿似乎很高兴?”熟料,就在她在内心里给自己鼓掌的时候,身旁传来一句轻飘飘的话来。

“高兴,当然高兴。”卿云歌哼了一声,心说我好不容易踩了你不高兴才怪了,让你天天占我便宜,活该吃点皮肉上的苦头。

“唔……”得到了这么一个肯定的回答,容瑾淮似乎笑了一笑,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听说有一句话,叫做‘打是亲,骂是爱’,卿卿对我如此亲切,确实应该高兴。”

简直胡扯!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手中的筷子都没将菜给夹住,她瞪了一眼他,道,“我没打你,我是用脚踩得你。”

言下之意,我对你一点也不亲。

“嗯。”容瑾淮撑着肘,勾了勾唇,“那句话后面其实还有一句话是‘爱到极限用脚踩’,我很高兴,卿卿已经这般爱我了。”

一旁不知情的封伦只听见了最后一句话,于是出声赞道:“姑爷和大小姐的感情真好!”

卿云歌:“……”

为什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番话一出口,导致她想打打不成,想骂骂不成,甚至现在连踩都不让踩了?

委实过分不已!

默默地咬了咬牙,她压低声音怒道:“你再这样无耻,我就让我父亲的属下把你扔出青阳山。”

“卿卿这般对我,可让我伤心极了。”容瑾淮轻轻一笑,并不在意,“但你若把我扔出去的话,外面那么黑,你忍心让我独自一人么?”

忍心!

卿云歌很想将这两个字说出来,但瞥到封伦有些茫然的目光时,还是把这个词又咽回了肚子里,换了一个话题:“话说容世子,你我都认识这么久了,我还不怎么了解你。”

“不怎么了解我?”闻言,容瑾淮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你想怎么了解我,如果是了解我的身体的话,今晚就可以。”

“打住打住,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卿云歌的脸一下子黑了,她什么时候想了解他的身体啊,“我是说,你的家人什么啊,我都没听你提起过,今日有空,你不如和我讲一讲,怎么样?”

------题外话------

第二更大概在九点半,今天回家~看着别人出去浪自己要在宾馆码字嘤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