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卿风琊的信(二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到这里,卿云歌其实是有些郁闷的,这个腹黑又无耻的人把她的身世和背景摸了个通透,可对于他的事情,她却一点也不知道。

只知道的是,他是《朱颜榜》第一,是青龙国唯一一个异姓世子,深得青龙皇帝的信任和宠爱,可是除此之外,她对他的其他就一无所知了,容瑾淮这个人就像是个迷,你望着他的时候,就仿佛在凝视着深渊,一不留神就会跌进去,然后万劫不复。

“我的家人?”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眸光微微一顿,瞳底划过一丝异色,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其实也没什么好讲的,毕竟他们都已经死了。”

他的声音清清淡淡,仿佛只是在诉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语气平静地仿佛只喝了一杯茶。

卿云歌并没有料到会得到这么一个回答,她只是随口那么一问,却不小心触动了他最不愿意回想的过去,然后忽然就不知道怎么开口,沉默了一会儿只能干巴巴地说了两个字:“抱歉。”

她还真的从来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永远都带着笑意的白衣男子竟然会有这样的身世。

抬头望着他俊美的侧颜,神情不由有些恍惚起来,虽然那样的表情在他脸色只是一闪而过,可她还是捕捉到了那抹罕见的悲伤,他的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露出如此的神色?

“卿卿不用道歉。”容瑾淮偏过头来,朝她一笑,“不过说起我的家人,我倒是可以给你讲一讲我的母亲。”

“你的母亲?”闻言,卿云歌的秀眉微微一凝,她低声道,“不用啦,我只是有些好奇才那么问,关于你母亲的事情想必你也不愿意去回想,能不讲就不讲吧。”

这个时候,两人对面的封伦已经喝醉了,他爬在桌子上,脸庞通红,嘴巴一张一合,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而其他骑士在此刻也三三两两地下去休息或者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只留下几个人镇守着青阳山。

青阳山地处偏僻,夜晚并没有多少人,所以并不需要多少派人力来看管,此刻这间屋子里,清醒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别人我当然不会去讲,但是讲给你听的话,我很愿意。”容瑾淮笑笑,“左右这件事情压在我心头这么多年,也无人诉说,今夜刚好也能疏解一番。”

“为什么讲给我听你就愿意?”卿云歌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按理来说,这种事情应该是个人*,他们不过认识了短短一个月罢了,应该还到不了这种推心置腹的程度吧。

“我说过了。”他凝视她许久,声音低哑道,“你不一样。”

我和你是一体的,所以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只要你问,只要我有。

他的眸光温柔而缱绻,如娟娟溪流,缓缓流向大海,就像很多年前,她也曾再这样的注视下,看到了那双墨眸里面的深情。

不,不是墨眸,应该是金眸。

不知怎么回事,卿云歌心中忽然就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这双绝世的眸子,怎么不是金色的?她记得很久很久之前,他的眼睛应该是金色的才对,怎么现在……

她抬头对上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不知道是看见了什么,身子猛地一震,才从思绪之中回过神来,然后对那个想法感到啼笑皆非,自己还真是魔障了,明明才认识他不久,怎么会有一种和他已经相伴了很多年的感觉,竟然还执拗地认为,以前的他是有一双金眸,金色的眸子,人类应该没有才对。

容瑾淮并没有察觉到红裙少女的不对劲,他的目光悠远而深沉,像是沉浸在多年前的时光之中,轻声说道:“我的母亲是被人害死的,不,正确的来说,是被她深爱的男人为了别的女人害死的。”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久到他已经忘记了当时的他是什么样的心情,却依然记得女子那张倾国倾城的脸。

都说小孩子的记忆是十分不牢固的,可他偏偏将这件事情,记了几千年。

他的母亲是他父亲明媒正娶的妻子,是很美的一个人,却只是被丈夫宠爱了一阵子,然后便再也没有踏足过她的房间了。

而那个男人生来多情无比,娶了母亲也只是一时兴起,更大的原因是因为那张脸,可以满足他的虚荣心,所以很快腻掉也在意料之中。

然后,另一个女人进门了,那个女人并不是表面的那么纯洁善良,清纯出尘,相反,她心狠手辣,阴险无情,然而,只有他和他的母亲才见识过她的真面目,因为其他所有人面前,她永远都是一副温顺无害的样子,可她骗不了他。

她视他们母子二人为眼中钉,因为有他母亲在,她就永远都不能上位,只是个侧室,她的子嗣,也不能继承那个男人的财富和地位。

彼时他还很年幼,实力亦不像现在,而是低微无比,尽管有着母亲的万般保护,可他还是中了那个女人的计。

他在某一天吃饭的时候,中了毒,那种毒药对于一个幼童来说是无解的,中者必死无疑,而他的母亲发现之后,将他体内的毒转移到了她自己身上,尽管她母亲当时的修为已经很高了,可还是没能将这种毒药化解,久而久之,硬朗的身子落下了病根。

那个女人并没有就此罢手,她在进行这下一个计划,如果当时的他能够早一点发现,也许他的母亲就不会死。

因为身体里的残毒,他的母亲一直在寝室内养病,足不出户,原本绝美的面容,也因此变了样,就好像一朵花在瞬间枯萎,花瓣凋零而落。

然而就在他母亲有所好转的时候,那个男人来了,他记得男人脸上的表情,是那样的厌恶,然后质问他的母亲——为什么要对她下手?

母亲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可他知道的一清二楚,那个女人为了陷害他的母亲,不惜废掉了自己的经脉,然后悲戚惨惨地告诉男人,若是姐姐真的看不惯她,她完全可以离开,为什么一定要用这样的方法来逼她走,经脉一废,她用来自保的修为也就没了,那么还活着做什么,不如一死了之。

当时的他冷眼旁观着这一幕,觉得她脸上的泪水是那样的虚假,怎么也掩饰不住她眼中的得意,可是男人信了,并且不顾他的恳求,将他的母亲关在了冰室之中。

这一关,就是三个月,而等到男人终于想起来的时候,他的母亲,已经死了。

但是男人没有丝毫的愧疚之心,也许在他看来,女人不过是玩物罢了,死了就死了,再娶一个就是了,何况他并不爱母亲,不,他其实也不爱那个女人,他爱的只有自己。

“我没有办法,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白衣男子的双眸之中浮过一层雾岚,雾岚完美地将他瞳中的情绪隐藏了起来,“等我有了实力的时候,也不过是能将她的尸骨,迁到她想待的地方。”

卿云歌默默地听着,这件事,让她想起了她的师傅岚烟,当时的她又何尝不恨自己太过弱小,无法保护自己爱的人?

沉默良久,她声音干涩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想了很长时间,红裙少女终于抬起手来,轻轻地抱住他的肩膀:“这么多年来,你过得,一定很苦吧?”

“苦?”容瑾淮微微怔了一下,没有料到她会问这么一句话,更没有料到她会做出这么一番举动,他倏尔低笑一声,将下巴放在她的肩膀处,然后轻声说,“现在不苦了。”

因为有你在,纵然苦,也值得。

卿云歌用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然后说道:“想哭就哭吧,把我当成你娘亲,哭出来就好了。”

她前世也经常这样安慰刚刚进入的暗月联盟里的师妹们,因为悲伤一直埋在心里,是不会消失的,只会越来越多,只有说出来,哭出来,才是最好的。

想到这里,她不由在心中嘀咕一声,心说本小姐为了安慰他,可还真的是豁出去了,连自己这一世的初抱都送给这个腹黑无比的世子了。

“我还以为你会说,你要对我负责。”听到这句话,容瑾淮这才知道这个丫头内心真正的想法,目光不由地有些幽怨,这和他预想的有些不一样啊。

“哈?”闻言,卿云歌一懵,连安抚的拍拍都忘记了,“我为什么要对你负责?”

什么鬼这是,好好地正伤情呢,怎么突然又转到这个话题了?

“因为……”他的下巴仍放在她的肩膀上,笑声愉悦而动听,“你抱我了。”

“滚,我那不是……那不是为了安慰你吗!”卿云歌这才明白过来,她一把将他推开,迅速后退几步,然后气急败坏地说道,“你那日还在幽冥森林抱了我,我都没让你对我负责。”

朋友之间安慰一下就需要负责的话,那还不是翻了天了,虽然容瑾淮确实是第一个她这样安慰的异性,可也扯不到负责这种事情吧。

“那卿卿愿意让我负责么?”闻言,容瑾淮挑了挑眉。

“不愿意!”卿云歌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么一句话,“谁想找你负责你去负责谁吧。”

他似笑非笑道:“可是我只想对你负责怎么办?”

“我没什么好让你负责的。”她警惕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为了防止后面某世子再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她迅速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去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

说完之后,卿云歌站起身来,然后像是后面有人在追她一样,跑得飞快,简直可以用落荒而逃来形容。

幸好封伦这家伙睡着了,不会把她和容瑾淮那家伙安排在一个房间里,要不然就真的得负责了。

望着红裙少女的背影,容瑾淮微微地摇了摇头,心中轻叹一声,每次到了这个时候,她都会是这个样子,现在的情势就是他进她退,这可不好。

不过他现在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昔年,青璃死后,他和四灵守护兽合力将她的神魂送到了别的世界,而那个世界是一个没有任何武力的世界,为的就是能让她的神魂得到最好的生养。

但是,因为青璃当年以身祭剑,神魂破碎成无数碎片,将这些碎片重新收集已经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而因为她的神魂太过不稳,被送到异世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那就是——只有她在那一世死亡了,她才会重新回来,而死亡的年龄,不会超过二十二岁。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微微一凝,因为只顾着她回来了,却忘了这一件事,现在仔细想想,在那个异世界,她究竟是遭遇了什么事情,才会那样英年早逝?

而且,她也并非是完全不懂男女情事,只是偶尔懂了,也在一直逃避和转移话题,就像是不愿意接受一样,好像他说的那些话对她来说都是假的一样。

容瑾淮抬起头来,双眸深沉入夜,青璃究竟是在回来之前经历了什么事情,才会变得如此这般不相信感情?

也罢,至少她现在已经回来了,他可以将那颗自我冰封的心,再次慢慢融化,现在她不是已经有所动摇了么?

就像君临所说,路漫漫其修远兮,但是这条路,还是能走到尽头的。

从衣襟之中掏出一块红色的玉石来,容瑾淮凝视它许久,才低声说:“母后,我已经将赤灵暖玉拿回来了,你放心,属于你的东西,我不会让任何人夺走,那个男人,早就不值得你去爱了。”

墨色的双眸在这一刻倏地变成金色,瞳底的光芒浓烈得耀眼,光芒散去之后,金色又缓缓褪去,那一双清晰可见的眸子里波澜泛滥,仿佛暖赤色的泉水在缓缓流动。

……

回到房间之后,卿云歌并没有像她所说的去睡觉了,而是在房间里查看着什么。

这间屋子,是她父亲当年曾经住过的,这么多年过去,似乎还残留着当年的气息,她完全可以想象,她的父亲是如何在这里生活的。

就像是为了感受到父亲的存在,红裙少女轻轻地抚摸着室内的每一处角落,从书桌到座椅,从床榻到屏风。

然而就在她的手指触碰的一副挂在墙上的画的时候,忽然,墙壁猛地一个震颤,这幅画旁边的墙面忽然陷了进去,然后出现了一个盒子。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顿,伸出手将那个盒子拿了出来,盒子十分的古朴,像是很多年前打造的,边角已经有所磨损,而盒子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卿”字,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储存,那个金色的字已经快要看不见了。

这难道是……她父亲遗留下来的东西?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卿云歌的心不由地微微一颤,盒子并没有上锁,所以很容易就打开。

她小心翼翼地将那个盒子打开后,才发现里面是一个枯黄色的信封,信封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字——云歌亲启。

在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卿云歌的双眸猛地收缩了起来,连呼吸也有些急促,果然,这确实是父亲遗留下来的东西,而且,还是专门留给她的,只不过为何会放在这里?

她先是细细地抚摸了一下那四个由卿风琊亲手写的字,才将信封缓缓打开,而首先引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句话。

“云歌,我的女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死了,不过不要难过,我是自愿死的……”

------题外话------

【父亲没死……别怕,你瞅我这么亲妈一个人,是吧!】

这一章……是我站在火车站写完的(掩面而泣),明天更新正常,然后问姑娘们一个问题,你们觉得什么时候更新比较好,我琢磨着想改一下更新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