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我只思你,赤色剑魂(二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张脸分明就是她父亲的模样,连眉眼之间的风彩,都跟卿风琊一丝不差,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没有像他父亲那样穿着一身白衣。

卿云歌怔怔地看着那张熟悉而又亲切的面容,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仿佛有着惊雷从云端降落,将她整个人都给震住了。

不,不可能,这个黑影怎么可能会是她的爹爹?

然而,黑影并没有料到红裙少女会突然挑开他的面巾,神色有着微微地错愕,在看到少女脸上的表情时,他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没有时间容许他在这里多停留,趁着少女失神的时候,他俯身拾起掉落在地上的面巾,然后重新将面容遮掩起来,这才脚步一点,迅速离开了,而离开的时候,他还不忘回望了少女一眼,眼眸之中,有着深深的愧疚与不舍。

骑士们赶来的时候只看到了红裙少女一人,不由地神情肃穆起来,为首的骑士上前,对着她单膝下跪,恭敬道:“属下参见大小姐,我等发现这边有异常,不知大小姐可有什么发现?”

难不成……大小姐已经先他们一步将入侵者赶跑了?这也让他们太失面子了吧!本想着好好招待大小姐,结果还让人家去帮他们赶走不法之人,这要是让风琊将军知道了,恐怕会从坟冢里出来,好好地将他们训斥一顿。

骑士心情忐忑地等待着自家大小姐的回答,却发现红裙少女只是怔怔地看着一个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显然是没有听到他的话,这下子他更忐忑了,生怕大小姐一怒之下会责罚他。

而这个时候,容瑾淮也来到了这里,他先是迅速地将周围查看了一下,发现附近没有什么异常,才走到红裙少女身边,见到她的神色有些恍惚,低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卿卿?”

听到这声轻唤,卿云歌这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可是她的眸中人有着还未褪去的迷茫与震惊,她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恍恍惚惚道:“我方才……方才看到了我的爹爹。”

这一句话的声音虽然微弱,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楚。

骑士们大惊失色,脱口:“大小姐你说什么,你看到了风琊将军?!”

难不成……是风琊将军在天有灵,知道大小姐来青阳山看他,神魂从九幽之境出来,然后来到了这里?

这是不可能的事,且不说风琊将军已经故去十五年,可能早已进入了轮回之中,更何况一个人死后,就会被死神带走,又怎么可能从九幽之境再度回到尘世?

想到这里,骑士们面面相觑一眼,心中都隐隐有了一个猜测——该不会是大小姐触景生情,思念风琊将军成疾,出现幻觉了吧?

然而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神色骤然一变,眉眼之中也有着淡淡的震惊,他又问了一遍:“风琊将军,卿卿你确定?”

眸光微微一凝,他虽然猜测卿风琊可能没死,但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会出现这样的消息,到底是真是假,还未可而知,不过他相信红裙少女的话,她说看见了,那就一定是看见了,精神修为都已经步入了纵观境,哪里还存在着幻觉这一说法?

更何况,这里并没有精神系玄力曾被动用过的痕迹。

“我确定。”卿云歌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她仔细回想了一下方才那张脸,言语之中带着肯定,“那个人,和我父亲长得一模一样!”

闻言,骑士们更是震惊,也有些慌乱起来,他们对卿风琊的感情之深,绝对不弱于大小姐,可是十五年前,他们亲眼看见风琊将军死在了兽人和玄兽的围攻之下,甚至连尸骨都没有完好,怎么可能突然活了过来?

“不,不对。”卿云歌的脑子在高速地运转着,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神色在瞬间变冷,“那个人的脸……似乎要比我父亲年轻很多,大概只有二十出头的模样。”

她这个时候才发觉了哪里有着不对劲,她见过爹爹的浮影和雕塑,虽然那个黑影长了一张和她父亲一模一样的脸,可显然要青涩了许多,如果说,那个黑影真的是他父亲,十五年过去,怎么也要四十多岁了,又不是精灵族人或者修为达到了特别高的层次,怎么可能还是二十多岁的模样?

想到这里,卿云歌又回想起了不久之前,封伦在青阳山前说的一句话——有一个和风琊将军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冒充他的儿子。

是了,看来今天晚上的那个黑影,就应该是封伦口中那个冒充她父亲之子的人。

可是还有一点很奇怪,如果这个人与她从未相识,那么在还未看到他那张与爹爹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时,就有了浓烈的熟悉感?

就好像……就好像他真的就是她爹爹一样,可这是不可能的,她爹爹在信里已经说了,他死在了那场沧澜之战中,而且按照赫连域的法,爹爹尸骨无存,又怎么可能还魂复生?

那么,今晚这个黑影,到底是谁?

寒意在那双玫瑰紫色的瞳中不断流转着,仿佛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刃。

“要比风琊将军年轻很多?”听到这句话,容瑾淮轻轻地重复了一遍,眸色骤然深幽。

这一番话,让他想起了一个可以复活人的秘法来,可是这个秘法实行的难度实在太过大,整个九族包括九大守护者在内,都无人能将这个秘法成功地施展出,这个秘法只存在于远古时期,神明们还在的时代,等到步入了玄法时代,早就没人能做到了。

不,也许……眸光微微一动,他忽然想到了那个地方,也许那个地方的人能将这个秘法施展成功也说不定,难道卿风琊……真的跟那里的人有关系?可是他们不是向来不踏入九族半步么?

事情变得有些复杂了,看来,今晚来到这里的那个入侵者,还真的有可能是卿卿的父亲,不过这个可能性太小,卿风琊当年辉煌一时,妒忌他的人太多,也保不准是有人来冒充他,想要刺探一些事情,而且还偏偏在卿卿来到青阳山的这一天出现,就值得去探究一番了。

“封伦说,前一阵有一个和我父亲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来青阳山,冒充我父亲的儿子。”卿云歌眉目生寒,声音森冷道,“想必今晚来到这里的那个人便是封伦口中所说冒牌货,怪我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太过震惊,才让他给跑了,要不然我一定要把他那张脸扒下来,冒充爹爹,罪无可恕!”

那个黑影胆子还真是不小,她暂且将心头的熟悉感抛了出去,然后开始仔细思索着这件事情,虽然黑影每每在说道“风琊”二字的时候,都让她感觉有些奇怪,就像是这个人称从他嘴里吐出来十分奇怪似的。

她并不知道那个黑影的身份,但觉得,他应该不是父亲的敌人才对,如果是敌人的话,在看她的时候,不会露出那样欣慰的表情,那么会是谁?

“冒牌货?大小姐你说那个冒牌货?”不知何时,封伦也来到了这里,他的面色依然因为醉酒而有些红,可是人已经清醒过来了,想来应该是喝了解酒汤,他听到这句话后,神色不由有些愤愤,“那个冒牌货今天晚上居然又来了?还真是不死心,上次将他赶走,他还敢来。”

“哦?”闻言,卿云歌望向了封伦,“他上次来的时候,可说了些什么?”

“也没说什么。”封伦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说道,“因为还没等他开口,我就让弟兄们把他给赶出去了。”

卿云歌:“……”

不分青红皂白就赶人,这么一个好作风一定要流传下来。

颇为无语地抽了抽嘴角,她的神色一下子肃穆起来,对着封伦说道:“他既然已经来了两次,想必还会来第三次,封伦,我以家主生杀令命令你,即日起,加强对青阳山的守卫,如果再看到这个人,立马传讯给我,知道了么?”

她现在根本分不出心神来去管这件事情,反正现在她已经确定那不是她的父亲,那么交给封伦他们就可以了,刚好也可以考验一下他们的能力,是否在爹爹故去的十五年之后,有所下降。

想到这里,卿云歌摸出了几个玉瓶,看似她是掏了掏口袋,实则这些玉瓶是从七玄空间内拿出来的,沉吟了几秒,将这几个玉瓶递给了封伦,然后道:“我明天就会离开,下一次来,可能要很久之后了,这里面有着一百颗洗髓伐经丹,一百颗冰心丹,还有一百颗补玄丹,你应该知道这些丹药的作用吧?”

听到这三个名字,封伦有些傻眼,看着那几个玉瓶久久没有接过,他的亲娘诶,这些丹药的品阶都是地品上级吧,卿家什么时候这么富有了,这种丹药一出手就是一百颗?!

而容瑾淮倒是若有所思地望了红裙少女一眼,微微一笑,看来这一世,她最先开启的还是炼药之途,瞧着丹药的数目,恐怕已经要步入天品炼药师的行列了,比青璃那一世,修炼地还要快得多啊。

“拿着啊,你傻站在那里做什么?”卿云歌看到呆若木鸡的封伦,以为是觉得她给的太少了,毕竟这里至少也有着三百左右的骑士,于是顿了顿,道,“不够吗,可是我身上只剩下这么一点了,日后我会派人在送些过来。”

这一番话说的轻描淡写,仿佛是在问你,这盘菜够不够啊,不够我再给你做点?

“够够够!”封伦这才回过神来,然后悄悄地抹了一把汗,他没听错吧,大小姐居然还问他够不够?

废话,这么多丹药他还是头一次见,哪里是够不够,简直是不能再够了。

接过那几个玉瓶,封伦不由地啧啧出奇,大小姐不愧是风琊将军的女儿,连丹药都有这么多,看来卿家崛起有希望了。

“好了,你们下去罢。”将事情全部做完之后,卿云歌挥了挥手,示意骑士们退下,“我要休息了,明天一早你们也不要来送我,替我好好照顾这里。”

话罢,见到所有骑士都走了之后,她这才望了一眼一旁的容瑾淮,然后问道:“明天我们什么时候走比较好?”

“从这里去往烈焰山脉,还得至少四五日的路程。”容瑾淮眸光淡淡,“明天一早我会来叫你,你安心歇息便是。”

“我又不是小孩子起不来床。”闻言,卿云歌哼哼两声,“哪里用得着你来叫我。”

“哦?”容瑾淮的瞳中忽然闪过一丝笑意,他慢悠悠地说道,“如果你真的起得来的话,那为何那日爷爷叫你来大厅,却足足等了一个时辰?”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还有些茫然,半晌,才想起他说的是哪一件事,顿时咬牙切齿:“你还好意思说,你没事大早上为什么要来找我逛街?”

那天她是因为炼药炼入神了,结果三更天的时候才上床睡觉,还没等她和周公好好地聊上几句,就被叫了起来,也不想想能起得来么!

“因为我那日刚好没事做。”容瑾淮懒洋洋地说道,“然后想着你大约也没有事情做,所以我才来找你。”

“那是你在空想!”她哪里没事情,她忙着在炼丹,翻了个白眼道,“我可一天到晚忙活的要死,谁像你不思进取。”

每次见到容瑾淮的时候,她总觉得他特别闲,哪里像她天天忙来忙去,恨不得长出七只手。

“嗯,我的确不思进取。”而这个时候,他忽然偏过头来,笑着应道,声音柔和,“我只思你。”

我不思进取,我只思你。

你、大、爷、啊!

听到这四个字,卿云歌一阵憋气,什么叫只思她?这腹黑的世子怎么老曲解她的意思!

“你慢慢思,我睡觉去了。”她想踹容瑾淮一脚,但是想到他先前说的那句话,生生地给忍住了,然后走回房间,“砰——”的一声就把房门给关上了,声音之大,惊醒了几只栖在枝头的雀鸟。

徒留白衣男子站在门外,一脸无奈。

……

第二天,卿云歌起的很早,因为她还真的怕容瑾淮过来叫她,因为她总感觉,假如他要过来叫她,那么一定不是敲门,而是直接进来,为了避免这件事情的发生,她还是起早一些比较好。

收拾了一下东西,她见时间还早,容瑾淮也还没有过来,索性又进了七玄空间一趟,趁着这点琐碎的时间,不如多看看几本和炼药有关系的书,待到日后找到赤色剑魂,觉醒了火系玄力,她也好尽快进阶到天品炼药师。

然而卿云歌没料到,她刚进去,就差点和某个发光的东西撞了个满怀。

“哎哟,谁撞我?”剑灵一把捂住自己的头,虽然他根本感受不到痛苦,可还是真的就像受伤了一样,呲牙咧嘴了一番,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不由大惊,“主子,你怎么忽然来了。”

“什么叫我怎么忽然来了。”闻言,卿云歌没好气地说道,“说,你这么急冲冲地是要做什么?”

看羽毛这一脸急切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去赶着见相好。

“主子,你来的正好!”谁知,听到这句话,剑灵忽然一拍手,“我正要出去找你呢!”

“找我?”卿云歌挑了挑眉,“是让我给你找个雌的剑灵回来?”

主子还是日常的毒舌,剑灵不由地抽了抽嘴角,但想到自己要说的事儿,方才还嬉笑的脸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我是要告诉主子,赤色剑魂,出世了。”

------题外话------

依据你们的意见,更新会提早一些!

三月一号开始提到中午更新嗷~

感谢姑娘们的月票和评价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