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卖了容世子能挣多少?(二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牛头人?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卿云歌脚步不由地一顿,然后脑子里就冒出来这样一个画面:一个身材高大威猛足有三米高的兽人,凶狠无比,然后顶着一个牛头,手上拿着一个斧子,见人就砍。

容瑾淮并不知道卿云歌在想什么,而是走到她旁边,慢悠悠地说道:“牛头人一族是兽族中一个比较特殊的分支,因为他们的模样是牛头人身,与其他兽人有着很大不同。”

“等等,我们去牛头人族做什么?”这句话一出来后,先前那个脑子里蹦出来的画面更加根深蒂固了,卿云歌额上的青筋跳了跳,“去给他们当晚饭?”

“嗯?”闻言,容瑾淮忽然停下来脚步,回头望着她,倏地笑出了声,他边笑边摇头,“卿卿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卿云歌比划了一下她心目中的牛头人的形象,比划完后,翻了个白眼:“你这可不是要去当晚饭吗?”

“卿卿你是不是……对牛头人族有什么误会?”看了看她比划的大概有三米高,容瑾淮斟酌了一下,然后说道,“他们虽然是牛头人身,可是身材大小却跟我们是一样的,哪里会有三米高,三米高的那是巨人一族。”

“啊?”闻言,卿云歌愣了愣,“那他们也不拿斧子?”

咦,这和她想象中的牛头人不一样啊,前世她曾经看过那群师弟师妹们玩游戏,就见过游戏里还有这样一个种族,就是一个拿着巨斧,高大凶狠的牛头人身。

“斧子?”容瑾淮听到这两个字,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有着流光从眼角滴落,魅惑无比,“我想……他们拿的应该是铲子才对。”

顿了顿,又补充道:“他们做的菜比较好吃。”

卿云歌:“……?”

怎么现在脑补出了一个牛头笑呵呵地看着她,然后带着围裙,那个铲子,问她菜好不好吃。

“牛头人一族比较好客。”容瑾淮淡淡地说道,“他们的居住地就在卡撒大陆的边缘,所以经常会招待一些其他种族的人,包括一些出去探险的人类,我们之所以要去,是去打听一下关于红莲业火花的消息。”

“原来如此。”卿云歌这才知道自己是真的想错了,她摸了摸下巴,话锋一转道,“话说红莲业火花吃了后能有什么用?”

既然是和天灵果一类的东西,那么应该对修炼有着十分的好处。

“本来,红莲业火花是为了让那些没有火系玄力的人有火系玄力,或者让有火系玄力但玄火品质不高的人晋升到极致之火的层次。”容瑾淮微微颔首,“但卿卿你的情况就比较奇怪,没有火系玄力,却可以用出火系玄诀,而且还是极致之火元素,所以我也不知道,这红莲业火花在你身上会有什么用。”

“红莲业火花居然还能让人有火系玄力?”闻言,卿云歌微微一惊,“这是什么宝物,竟能改变体内的玄力?”

每个人体内都有玄力,只不过是不同属性罢了,而多生玄力便意味着体内有多种属性的玄力,多生玄力的人确实是天才,但是,能将多种玄力顺利地修炼成功,才不枉这天才之名,因为体内的不同属性的玄力相互之间会有着排斥性,很有可能一个不慎,就会玄力紊乱,爆体而亡。

几生玄力是一出生就注定好了的,不像体质可以后天去改变,卿云歌知道,她若是没有凤璃剑,可能一生玄力都没有,但像凤璃剑这样能改变玄力的东西,这世间恐怕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毕竟,智慧生命身体的构造是十分的复杂,并不是想改就能改的。

“我游历的时候曾听人说过,红莲业火花跟赤灵暖玉一样,是烈焰君主遗留下来的东西,只不过比赤灵暖玉还要稀少的多。”容瑾淮轻声说道,“就神明创世以来,红莲业火花出现的次数,不超过三次。”

赤灵暖玉卿云歌是知道的,它是烈焰君主的鲜血化成的,有了赤灵暖玉之后,身怀火系玄力的人的神魂会得到增强,而且赤灵暖玉可以让人在极为高温的情况下也依旧如同在常温之中,对于没有火玄力或者火玄力纯度不高的人来说,也算是一块宝物。

也不知道红莲业火花究竟源于烈焰君主身上的哪一部分,竟然能直接改变身体里的玄力属性。

“明白了。”思索完毕之后,卿云歌点了点头,“看来此去烈焰山脉,确实比较重要。”

不管那里有没有红莲业火花,赤色剑魂就足够她跑一趟而不亏了,有了赤色剑魂,她便能觉醒火系玄力,进而可以进阶天品炼药师,那么药殿之中她眼馋的那些药方也就可以拿下来了。

而有了高级的丹药,到时候在四灵学院建立势力的时候,也更容易吸纳学员,丹医阁能成为第一势力,就是因为丹药的缘故。

“要快些出发了。”容瑾淮望了一眼西边的天空,眸色微微一变,“混沌大陆这边的关口好过,卡撒大陆那边的关口一到太阳落山,就不会放人进去了,而且,我们还得隐瞒自己是人类的身份,否则,可能会进不去卡撒大陆。”

“人族和兽人的积怨居然这么深了?”卿云歌微微诧异,她在她爹爹的心中看到他曾经去过卡撒大陆,如果说进都进不去,那么她爹爹是怎么遇到娘亲的?

“一直很深。”容瑾淮轻飘飘地说道,“所以,我们这一次进关,就得看运气了。”

“这还能看运气?”卿云歌有些不解。

“嗯,运气好的话……”他偏头笑道,“贿赂一下守关的兽人,就能进去了。”

这句话让卿云歌想了一路,直到他们出了混沌大陆,来到卡撒大陆边界的时候,望着长长的队伍,她才有所了悟容瑾淮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她视力极好,所以能看到,在入关之处,有着四个兽人再把守着,而最前面那个要进关的兽人给了守关兽人了几块晶石,就被欢欢喜喜地放进去了,连检查身上是否带了危险物也没检查。

看来碰到了见财就放人的守关兽人,那么这次他们应该能顺利进关

这队伍里什么种族的都有,有外出归来的兽人,也有着要进关的精灵,而一眼望去,人类却是很少,即便有,修为也是要至少在冥阶以上,这些人类都带着斗篷或披着大衣,看来就是为了隐藏他们的身份。

“喂,我们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进去吗?”卿云歌压低声音说到,“我看其他几个人类还都用衣物来掩饰了一下,你说我们要不要也蒙个头?”

虽然她体内有一半凤凰族的血脉,唔,姑且也算得上是半个兽人,可谁知道这守关的兽人会不会因为她还是半个人类,而不让她进去呢?

“蒙头?这大可不必。”闻言,容瑾淮望了她一眼,然后说,“我们改变一下容貌就可以了。”

反正他们进去其实根本不会被拦截,但是为了保护好她,还是暂且诓一诓。

“改变容貌也不能改变气息啊。”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再说我现在的修为,还不能易容。”

等她的实力达到冥阶,才能轻易地改变容貌。

“没事,我来帮你易容。”

低沉的声音还没有完全落地,卿云歌便感觉到淡淡的冷梅香将她包裹起来,下一秒,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她的脸,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只手在她的左脸停留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从左脸移到了右脸,再从右脸移到了额头,最后轻点了一下鼻尖,鼻翼间残留着暧昧的气息,久久没有散去。

靠,不对,怎么回事?易容就易容,姑奶奶怎么又被轻薄了?!

然而等卿云歌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只在她脸上为非作歹的手已经放了回去,紧接着,手的主人很淡定地说:“易容好了。”

这一句轻飘飘的话让卿云歌成功地暴走,她气急败坏地瞪着某个神态悠闲的世子,咬牙切齿地说道:“什么易容啊,你明明就是趁着我不注意摸我的脸,说了多少次,不许占我便宜。”

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会有如此无耻之人!

如果不是不能打,她早就一脚踹上去了。

“卿卿你在说什么?”听到她这句话,容瑾淮的神色有些疑惑,但墨眸之中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我是在帮你易容啊,不信你自己看。”

说完,他拿出了一块透明的晶石,然后暂时充当了一下镜子,递给了红裙少女。

卿云歌铁青着脸,想一把拍开那块晶石,但目光下意识地一瞟,刚好就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一个张与她本身容貌完全不同的脸,普普通通,放在人堆里就看不出来的那种。

她眨了眨眼睛,然后看到晶石里的少女也眨了眨眼睛,她弯弯唇,那个少女也弯弯唇。

貌似……真的是易容了啊?

不过有这么神奇,摸一下就换了一张脸?

“这下卿卿该信我了吧。”容瑾淮看到红裙少女一脸郁闷的表情,心情忽然间大好,他当然不会告诉她,易容是摸脸就能易的,只不过……是他想摸一摸罢了。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卿云歌一脸黑线,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不过容世子,你以后能不能提前打声招呼再行动?”

也只是容瑾淮而已,要是别人她早就一巴掌打飞了,就算有解释也不听,解释什么啊,先让姑奶奶打一顿再说吧。

“嗯,意思是……”容瑾淮这时候也变换了一下容貌,也是一张普通至极的脸,“以后我想模你的时候,我给你打声招呼,就可以了?”

“放屁,我不是这个意思!”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又差点再一次暴走,她强忍着内心的不爽,冷着脸补充道,“我意思是,以后要是再有类似这样的事情发生,你提前说一下,我就不会误会你了。”

“明白了。”容瑾淮微微点头,然后勾了勾唇,“卿卿可以放心,以后大概会有很多这样类似的事情发生,你要做好准备。”

嗯,就算没有,他也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不然实在憋的是太辛苦了,唔,也不知道君临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不会是不能人事吧?

莫名其妙不能人事的君临:“……”

听到这句话的卿云歌再次黑了脸:“……?!”

不好意思,这个准备她是不会做好的!

进关处的队伍虽然长,但是却移动地很快,所以没过多久,前面就只剩下数十个智慧生命了,而现在排在第一个的,正是一个人类,那个人类看起来并不富有,所以在守关兽人探查他身份的时候,并没递上晶石之类的钱币。

“哟呵,你小子居然是一个人类?”守关的兽人没有拿到贿赂,心情十分的不佳,然后就专门查看了一下面前这个将自己裹着严严实实的智慧生命的身份,发现是一个人类,不由大声吆喝起来,“大家快来看啊,人类居然来这里了,而且穷的连一颗晶石都没有,呸,真丢你们人族的脸!”

兽人是故意将说话声音放得很大的,所以离得近的人都听到了这句话,然后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个人类,目光之中都带着鄙夷。

“哥俩今天心情好,不想因为你这个穷人类坏了好心情。”又一个兽人开口说道,“赶紧走赶紧走,别在这里碍事,后面还有好多其他种族的兄弟姐妹们要等着进关呢。”

那个人类听到这句话,脸色十分的不好,但也不好说些什么,因为他是不能硬闯的,如果硬闯,肯定会被这些兽人抓起来,也许说不定就被卖到奴隶市场去了,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于是只好一个转身,灰溜溜地走了。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类。”先前说话的那个兽人是虎族的,性子也是十分的直,而且他对人类也是十分的看不惯,“要不是大爷我今天心情好,一定把他抓起来,卖给奴隶市场那些兽人还能赚上一笔。”

“可得了吧你。”另一个说话的兽人是熊族的,他瓮声瓮气道,“就刚才那个穷小子,卖到奴隶市场去,那些贵妇人也看不上,能卖什么好价钱?”

“嘿你可别说,那些贵妇人还真是喜欢人类多一些。”虎族兽人瞪了瞪眼,“奴隶市场里,长得细皮嫩肉的人类小子最得贵妇人的欢心了,也不知道到底她们看上人类哪一点了,要我说,长得一个小白脸的模样,怕是连水缸都抬不起来。”

“就是,哪像我们,力大无穷。”熊族兽人难得地附和了一句,显然是极为的认同。

他们说话的声音并不小,所以卿云歌听了个一清二楚,她瞟了一眼一旁的白衣男子,然后开始思索,要是把某个腹黑世子卖了,能挣多少钱?

容瑾淮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子,想必那些兽族的贵妇人一定很喜欢!

哼哼,要是他再占自己便宜,就把他药晕了,然后打包卖出去。

但是还没等她仔细思虑这件事情,队伍就已经轮到他们了。

“咦你们……”虎族的兽人正想着接着要入关费的时候,忽然目光一下子顿住了,立马冷汗涔涔,“两位大人里面请!”

听到这句话,正准备掏出晶石的卿云歌目瞪口呆,不是吧,换了一张脸有这么大的威力?

偷偷地瞅了一眼容瑾淮,见他依旧淡定,像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件事情。

行吧,不用交钱还省事,卿云歌默默地又收起了晶石,然后朝着管内走去,容瑾淮跟在她的身旁,步子不紧不慢。

而他们身后的虎族兽人却是悄咪咪地抹了一把冷汗,心说他居然同时看到了两个三大王族的兽人,吓死他了。

然而还没等他抹完汗,头顶上忽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女声,语气淡淡:“开门,我有事情要进去。”

他正想着谁不知好歹竟然敢命令他,抬头就准备怒骂出声,然而却在看到声音主人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傻眼了。

今天是怎么回事,这么多三大王族的人都来到边关了?

------题外话------

容瑾淮:你在想什么?

卿云歌:卖了你能挣多少钱!

听到这话,容瑾淮缓缓逼近,然后将卿云歌堵在了墙角,声音低沉:卖之前,夫人不如先试试好用不好用?

卿云歌:……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