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凤璃剑应该是她的!(一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且……凤凰族不是已经避世了吗,那他们一族的公主是什么时候离开卡撒大陆的?

虎族兽人有些迷惑地看着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一时间愣到了那里。

“开城门,不要让我说第二遍。”看见自己的吩咐居然被忽视了,来人明显很是不悦,声音变得更冷了。

“对对对……对不起,公公公……”虎族兽人听到这话,直接被吓得结巴了,他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然后急得直挠头,最后直接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但还是没能将话说出来,顿时有些欲哭无泪。

完了,要是公主殿下把他给杀了怎么办,他的小命啊!

“你简直关键时候就掉链子。”一旁的熊族兽人恨铁不成钢地看了虎族兽人一眼,然后连忙抬头,对着空中的人恭敬道,“灵薇公主殿下,属下这就为您把门打开。”

闻言,凰灵薇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同时,脸上的寒冷也慢慢地褪去,她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目光在这里微微一扫,然后落在了刚刚进关的两个人身上,眸色骤然一变。

怎么回事,这里怎么还有一个凤凰族的族人?除了她还有谁离开卡撒大陆了吗?

而走在前面的卿云歌在这个时候,也感受到了背后有一道灼灼的视线正在盯着她,锐利无比,就像是将她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个通透,这种感觉让她有些不舒服,于是她回过头去,想要看看是谁。

这一看,她便注意到了飘在半空中的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那女子额间有一个印记,似乎是凤凰的模样,眉眼间的神色有些不耐烦,一双眸子是绯红色的,透着冷冷的寒意,仿佛雪地上燃起的大火,冷热相融,而那一张脸,也是高贵得不可方物,倾国倾城,风华绝代。

此人对我有敌意!

卿云歌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她直直地和女子的目光对上了,视线同样冰冷而锐利,气势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凰灵薇见到红裙少女转过身来的时候,正想看看到底是那个族人竟然敢私自出谷,定要好好惩戒一番,然而她看到那张普普通通的脸时,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

想到这里,她的眉头冷冷地皱了起来,这个少女看起来没有超过二十岁,应该是族内的小辈才对,而族内的小辈她都认识,更何况,凤凰一族天生高贵,不管是男是女,容貌在兽人之中皆数上乘,又怎么可能有这么一张普通无奇的脸?

难道是她看错了,这个少女其实不是凤凰族的人?

卿云歌并不知道和她对视的女子在想些什么,她只是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血脉在这一刻忽然波动起来,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样,顿时神色微微一变。

就她而言,她体内除了凤凰族的血脉和朱雀的血脉,就没有其他的血脉之力了,而朱雀的血脉之力在现在还处于沉眠期,那么唯一波动的,就应该是凤凰族的血脉了,难不成……面前这个看起来很冷的女子,会是凤凰族的人?

就在她沉思之际,身后的人揉了揉她的头,然后声音有些无奈:“你正在看什么呢,这么出神,我们该走了。”

“别摸我的头!”卿云歌想都不用想是谁又对她上下其手,她一巴掌把头上的手拍开,然后这才把身子转了回来,神色凝重道,“我只是觉得那个入关处的女子似乎认识我一样。”

不,并不是认识她,认识的应该是她体内的血脉之力。

她忽然庆幸她现在换了一张脸,否则,顶着一张和她娘亲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兽族,所有的兽人都会知道她的身份了,遑论凤凰族那些和她娘亲一起生活的族人。

“入关处的女子?”听到这几个字,容瑾淮微微偏头,刚刚好能看到关口前的冷艳女子,在看到那一张脸的时候,他的眸色微微一变。

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藏在长袖之中的手掌处浮起了一道白光,紧接着,那道白光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融入到了红裙少女的体内。

将这件事情做完之后,他才回过头,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红裙少女,然后有些幽怨地说道:“我算是知道卿卿为什么总对我这么不理不睬了,原来卿卿你喜欢的是女子,也不知这个女子究竟哪里比我好了,竟然让卿卿你一见如故。”

“谁喜欢女子了!”闻言,还在仔细思索如何不暴露自己身份的卿云歌差点跳脚,她黑着脸,“我再跟你说正事儿呢还好不好。”

“正事儿就是……”容瑾淮挑了挑眉,然后俯身轻声道,“我们该上路了。”

“离我远一点!”卿云歌感觉自己的耳朵有些痒,像是有着什么在挑逗着一样,这才发现某腹黑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离她这么近,顿时怒道,“走走走,赶紧走。”

说完之后,她也懒得想那个冷艳女子的事情了,就算察觉了她身体里有着凤凰一族的血脉,总不可能这个女子还能把她给管住吧?

然而卿云歌并不知道,就在她回过身子的时候,凰灵薇的脸色忽然一变,眉头更是紧紧地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又感受不到那个少女身上的凤凰血脉了?明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凰灵薇又仔仔细细地将红裙少女打量了一会儿,发现确实没有感受到半点凤凰族的波动时,皱着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看来真的是自己看错了,一定是最近为了学院的事情太过劳累了,想到这里,她阖了阖眸,冷艳的眉眼间浮起一抹淡淡的疲惫。

凤凰族式微,她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办好,得到兽王大人的认可,这样才能让凤凰族重新变得强大起来。

不过……凰灵薇的眸光微微一动,瞳底也慢慢地浮现出一丝冷意,前一阵她听爷爷说,凤璃剑出世了,而选择的传承者竟然不是凤凰族的人。

爷爷曾经说,如果她能顺利从卡撒学院毕业,得到神凰的认可,她会是唯一一个能和千年之前那个惊才绝艳的凤青璃相媲美的人。

从卡撒学院毕业并不是难事,她现在就是卡撒学院第一人,但是得到神凰的认可就有些麻烦了,毕竟在凤凰族中,能让神凰认可的,到现在也不过只有两个族人罢了,一个是凤青璃,一个是凤琅嬛,但是她相信她会得到神凰的认可。

昔年,璃尊者的本命武器便是凤璃剑,凤璃剑可是神凤用自己生命铸造而成的混沌灵器,虽然在一次意外后丢失,但混沌灵器是不会被毁灭的,只是沉寂了而已,还会有再次出现的机会。

她是听着神凤神凰的故事长大的,自然也对凤璃剑有着十分的向往,更何况,自己是将来要与璃尊者站在同一高度的人,那么说不定,若是凤璃剑再次出世,选择的主人会是她,那么下一任族长非她莫属,整个凤凰族都会以她为尊。

然而,爷爷前一段时间的那番话却如同兜头一盆冷水浇下,将她的这点希望给浇灭了。

凤璃剑已经选择了主人,而这个主人不是她。

那会是谁?

凰灵薇的双眸微微眯了起来,唇边泛着冷冷的寒意,如果连她都不能得到凤璃剑的认可,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得到?

如果要成为凤璃剑的主人,那必然要有着凤凰族的血脉,而她又是目前凤凰族中血脉之力最强的族人,还有谁能排在她的前面?就连凤琅嬛都比她稍弱一筹,那么凤璃剑的主人又会是谁呢?

凰灵薇一直在思索着这个问题,然而却不知道她这一沉思,脸色在旁人看来就愈加的冰冷了,守关的四个兽人看到她的时候,都是齐齐地一个哆嗦,吓得腿都软了。

谁不知道灵薇公主在兽族中乃是一个十分冷血无情的人,她这么看着兄弟几个,不会是盘算着要杀了他们吧?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四个兽人又是一个哆嗦,手中的长矛都握不稳了,额头上也满是冷汗。

“公公公……公主殿下,这门门门……”虎族兽人看到熊族兽人把门打开后,然后松了一口气,这才压下心中的恐惧,抬起头,一脸谄媚地对着空中的女子说道,然而他发现,只要一看到凰灵薇那张冰冷的脸,他就结巴了,舌头在口腔里打颤,一个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

熊族兽人这时候也从不安之中回过神来,然后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虎族兽人,这才恭敬地说道:“公主殿下,门已经给您打开了。”

“对对对,我我我……”虎族兽人见到熊族兽人把他想说的话说了出来,这才抹了一把冷汗。

“别你了,你还是闭嘴吧!”熊族兽人真是受够了他这位虎族的兄弟,他压低声音说道,“你再这么结巴小心公主殿下把你的头砍下来。”

听到这句话,虎族兽人立马不结巴了,然后忽然大吼一声:“我就是这个意思!”

熊族兽人:“……?”

排队等着进关的各个种族的人:“……”

你就是这个意思?这个意思是哪个意思?想让这位凤凰族的公主把你的头砍下来的意思?

一时间,所有智慧生命看虎族兽人的目光立马不一样了,甚至有些敬畏。

看到这一幕,熊族兽人一拍脑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一个兄弟?

不是都说熊族人蠢吗,他怎么觉得虎族人更蠢一些呢?

但倒是因为这一声大吼,凰灵薇这才从思绪之中回过神来,她并没有去听这些兽人说了什么,以她的性子,向来对其他人漠不关心,于是看到门开了之后,她就径直地飞了进去,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留给其他看她的人。

必须要赶紧回到学院了,将她此次去风羽学院所得到的答案告知院长,这一次的行动,绝对不能被破坏掉。

不过不知道月光学院会不会来捣乱,但是以精灵一族的性格,应该不会对别的学院的事情感兴趣,那么……就只剩下四灵学院了。

想到四灵学院的时候,凰灵薇的双眸冷冷地一眯,二十年一次的学院大比再过半年就要开始了,上一次本来卡撒学院都已经打到了决赛,可万万没想到,却落败于四灵学院,只是因为那一届的四灵学院之中出现了一个天才。

但这一次就不同了,有她凰灵薇在,卡撒学院一定会是这次大比的第一,就算她不想去争这个第一,璇姝那个女人也会,看来到时候,为了能力保卡撒学院夺得第一,她倒是要和璇姝那个对头联手了。

哼,不过璇姝还真是不自量力,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就去圣纳城,还妄想着要嫁给诺兰殿下,果然是被他们族给养歪了,连脑子都不清楚,也难怪在学院之内,次次与她争锋都是落败的下场。

如若不是她这一次被学院的事情给困住了,那朵红莲业火花,她怎么也要去瞧上一瞧,怎么会把机会留给璇姝那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不过,就算她没去,红莲业火花璇姝也一定拿不到。

暗红色的双眸中寒光闪烁,凰灵薇身形一动,一个暴掠而出,就和卡撒大陆的入关处相隔了几十米。

凰焱啊……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才对。

……

卡撒大陆和混沌大陆有着很大的区别,不像人族之中的满是城市群,这里的草原和森林极多,随处都可见到草原之上有着玄兽在奔跑嬉戏,天空之上,有着秃鹰盘旋而起,发出一声声尖锐的嘶鸣。

下一秒,它们又是一个俯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将草地上跑着的几只灵兽级别的兔子给抓了起来,然后再次腾空,开始飞离草原,准备回到自己的巢穴,仔细品尝着这一顿饭食。

青青绿草上,红裙少女和白衣男子并肩而行,有着几只玄兽在他们脚底下嬉戏着,末了,还蹭了蹭两人的脚尖,这才又飞快地跑到了另一边接着玩耍。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倒是有些意外,在人族的时候,低等玄兽见到人就会跑,害怕自己会被杀了,然后被挖出兽丹,只有阶级高的玄兽才会跟侵犯它领域的人一战,譬如当初的紫冥。

而到了卡撒大陆,她发现这里的玄兽似乎一点都不怕人,反而特别喜欢在人前晃悠,跑过来卖个萌撒个娇,再跑走,像是并不畏惧它们的兽丹会被挖出来一样。

“兽族是九大种族中,与玄兽关系最好的一族。”容瑾淮看出了她的疑惑,偏头解释道,“他们不会主动去猎杀玄兽,所以兽丹这种东西在兽族是十分的少见,即便有,也是那些年老体衰即将要死去的玄兽或者一些凶恶玄兽体内的,因此,这里的玄兽并不怕人,反而,他们十分喜欢与兽人在一起。”

“没想到兽人看起来凶巴巴的,心倒是挺善。”听到这话,卿云歌了然地点点头,然后她觉得有些不对劲,瞳中划过一丝异色,然后盯着白衣男子看了几眼,“容世子你怎么对卡撒大陆这么了解,我们来的时候也好像没有问路吧?你怎么就知道烈焰山脉和牛头人一族的领地在哪里呢?”

她怎么总有一种预感,来到卡撒大陆,容瑾淮就像是到了自己的家,然后边走边给她介绍,就像是一个导游一样。

不会……这个腹黑世子其实是个兽人吧?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卿云歌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挺有可能,然后没等她再问,耳边便响起了一道清清淡淡的声音:“其实有件事情,我应该早早就告诉你了,但现在说也不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