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有人惹怒了红莲业火花(二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声尖叫离翡翠湖并不怎么近,但由于声音太过凄厉,又高亢,导致这里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怎么回事这是?”一个扛着大刀的莽汉看了一眼传来声音的地方,粗声粗气地说道,“大半夜的有人撞到鬼了?”

“我看估计是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心里有鬼吧。”另一边的一个地精模样的生物转了转眼珠子,不屑地说道,“什么时候有鬼这种东西。”

见到有两个人开始了先端,好多人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都在讨论着方才那声尖叫,神色各异,有不屑,有疑惑,也有着惊恐。

“安静一下,安静一下。”库克见到嘈杂声越来越大,隐隐的还有暴乱的趋势,于是万分无奈之下,只能出来平息,“不就是一声尖叫么,尊贵的客人们不用放在心上,还是吃完饭后早早休息,明天也好赶路。”

听了这句话后,来到牛头族的各个种族的人才停止了说话,互相对视了一眼,族长说的不错,这点小事确实不用他们大惊小怪,明天一早还要赶路,今天一定要好好休息,才有精力做别的事情。

库克虽然是这样给这些人说的,但是他的神色其实也有些凝重,于是快速起身,走到几个负责看守领地的牛头人身旁,低声吩咐道:“派几个机灵点的出去,看看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最好能将那个声音的主人带回来询问询问。”

“明白,族长。”几个牛头人战士点了点头,然后恭敬地说道。

“好了,快去吧。”库克说完之后,又重新坐到了原来的位置,神色很是不快。

他并不知道是谁在这么晚了还在那里大叫,惊扰了翡翠湖的清净,还让今天晚上的客人为此分心,打断了招待,更重要的是,诺兰殿下也在这里,而诺兰殿下喜静,保不准会因为这个声音而不舒服。

想到这里,库克偷偷地瞟了一眼正在喝酒的白衣男子,见他神色如常,才又松了一口气。

不管那声叫喊是不是一个恶作剧,他都要把声音的主人带回来,然后好好地审问一番。

“有鬼?”卿云歌也听到了那个声音,她啃着烤肉的动作一顿,眸中划过一丝疑虑,“这里怎么会有鬼?”

“应该是看到什么被吓住了。”一旁的容瑾淮淡淡地接话,“这世上可没有鬼,鬼只存在于人心。”

“唔……我听方才那个声音,实在是太让人毛骨悚然了。”闻言,卿云歌放下手中的烤肉,然后不知道自己该讲两只泛着油光的手放到哪儿,她眨了眨眼,“而且我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容瑾淮显然看到了那一幕,于是递过去了一块白色的帕子,无奈地笑了笑:“把手擦了再说。”

“你还……”卿云歌盯着那块帕子,半晌,才接过,然后干巴巴地夸赞了一句,“真是细心。”

她怎么感觉这一路上,老是容瑾淮在照顾着她呢,前世自在惯了,这样一被人照顾突然有些不习惯,但她居然还觉得挺开心,真是奇怪。

“嗯,只对你细心。”容瑾淮等到她擦完之后,又将帕子清洗了一番,这才重新收了起来,缓缓地说道,“你能感觉到不对劲其实也没错,因为那个声音,应该是从烈焰山脉的方向传过来的。”

“烈焰山脉?”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眸色骤然深幽,“你是说,那个声音的主人应该是在烈焰山脉见到了什么,才会大喊着有鬼?”

“有这个可能。”容瑾淮微微颔首,唇边染着浅浅的笑意,“但烈焰山脉是不可能出现鬼的,那里只有着火系玄兽,和一些火元素生物,但既然那个人会这样喊,大概只有一个原因。”

顿了顿,墨眸之中划过一丝凌厉:“红莲业火花,已经出现了。”

“这么快?”卿云歌有些意外,他们这还没有赶到烈焰山脉,红莲业火花居然已经先一步出现,她略略思索了一下,问道,“红莲业火花出现难不成会扰乱人的精神?”

“尚且不知。”容瑾淮摇了摇头,望了一眼北边的方向,平淡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上一次红莲业火花出世,我应该还没从这个世界上出生。”

“噗……”最后一句话很普通,但卿云歌却不知为何,直接笑出了声,她戏谑地说道,“我知道,你才二十一岁,活了没多久。”

容瑾淮轻轻一笑,没有说话,就像是默认了这句话,眸底却有着风云在缓缓凝聚。

红莲业火花不愧是烈焰君主身上的东西,还有着很高的灵性,至于是不是真的会扰乱人的精神,还是要等库克能不能找到那个声音的主人再说。

而这个时候,大多的人都已经吃饱喝足了,又开始聊起天来。

不知道是说了什么,先前那个莽汉哈哈大笑几声,声音之中有着得意:“那可不,我可是族内最出色的战士,十个你们也打不过我。”

说完之后,还拔出大刀,给着在座的其他客人耍了一会儿。

“不知道兄弟明天是要去哪儿?”有人出声问道。

“还能去哪儿啊,当然去烈焰山脉了。”莽汉毫不在乎地说道,“谁不知道红莲业火花出世了,不去烈焰山脉我才不会来到这里。”

语气之中,满是不屑。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暗暗地摇了摇头,心道,这个人的脑子倒是跟他的长相一样蠢,这种事情也要大肆宣扬出来,先不要说这里有一些人是不知道红莲业火花的事情的,那些也是要去烈焰山脉的人必然会对这个莽汉下手,能少一个争夺者是一个。

果然,莽汉的这句话刚刚落地,一些客人的眼中迅速凝聚起了杀意,有几个客人还是一个团体的,他们对视一眼,然后微微地点了点头,像是在计划着什么。

然而莽汉却没有注意到其他客人的不对劲,依旧在那里高谈阔论,神色十分的骄傲。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耸了耸肩,大概这个莽汉是不会成功地抵达烈焰山脉了,很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死神带走。

“别,别碰我,鬼,你们都是鬼!”便在此时,距离翡翠湖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一声声尖叫,“快走开,快走开!”

尖叫一声比一声凄厉,表明声音的主人正处于极度的恐惧之中。

“怎么回事?”库克这时候脸色更不好了,他回过头去,见到两个牛头人战士正架着一个十分瘦小的兽人走了过来,“为什么不堵住他的嘴,打扰了诺……打扰了诸位尊贵的客人怎么办?”

“抱歉族长,我们试过了。”其中一个牛头人战士面露难色,“这个兽人似乎收到了什么刺激,发疯了,怎么也让他闭不了嘴。”

库克虽然还是不高兴,但也不好多说什么,压低声音斥道:“把这个兽人带到我的屋子里去。”

“遵命,族长大人。”两个牛头人战士恭敬地行了一个礼,才架着这个仍在尖叫的兽人朝着其中一个房子走去。

“不好意思了,尊贵的客人。”见到他们走了之后,库克这才抬起头,笑呵呵道,“天色已晚,还是早些休息吧。”

虽然有一些客人对那个不停叫着有鬼的兽人十分的好奇,但这里毕竟是牛头人一族的领地,他们也不好做出逾越之事,于是就收拾了东西,回到了分配好的房间之内。

看到篝火渐渐熄灭后,卿云歌也打算起身回到屋子里去了,可是她也对那个兽人起了很大的兴趣,总觉得不过去看看心里痒痒,于是纠结了一会儿,对着容瑾淮说道:“你先回房子吧,我过去看一下那个兽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这是要去偷窥?”闻言,容瑾淮挑了挑眉,但是到没有意外。

“是啊。”卿云歌很坦然地承认了,“独偷窥不如众偷窥,你要是也好奇,我们可以一起去窥。”

“有道理,那就一起去偷窥吧。”容瑾淮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然后跟在红裙少女身后,朝着库克所在的屋子走去。

“哎哎哎,你干嘛,我们是来偷窥,你走到门那里去做什么?”正准备在窗户旁蹲下来的卿云歌忽然看到容瑾淮没有停住脚步,反而走到了门前,看样子是要进去,立马喊住。

“直接进来吧,库克不会怪罪的。”容瑾淮朝她偏头一笑,然后就直接走到了屋子内。

卿云歌:“……”

说好的一起来偷窥你居然弃我而去。

无语地抽了抽嘴角,她也只好离开了窗户边,走进了门里。

而一进去,便看到那两个牛头人战士正抓着那个不停地尖叫的兽人,正想办法让他怎么闭嘴,但那个兽人一直不断挣扎着,想要摆脱身后的禁锢。

“诺……”库克见到白衣男子不知何时来了他这里,正想说什么,却想起这个地方不能叫出那个名字,于是很快改口,“两位尊贵的客人,你们怎么来这里了?”

“打扰族长了。”容瑾淮笑笑,“我们是对这个兽人好奇,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诺兰殿下对我笑了!

库克直接傻到了那里,好久才回过神来,然后有些为难地说道:“我们这也在审问这个兽人呢,不过他似乎已经疯了,半天也问不出来什么。”

“他只是说有鬼吗?”卿云歌从容瑾淮背后探出个脑袋,好奇地打量着那个面露惊惧的兽人,“还有没有说别的什么?”

“唉,他已经疯了,还能说什么。”库克叹了一口气,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问那两个牛头人战士,“你们是在哪里发现这个兽人的?”

牛头人战士恭敬地说道:“在途径烈焰山脉的那条路上。”

“烈焰山脉?!”闻言,库克大吃一惊,似乎诺兰殿下此次也是要去烈焰山脉,难不成是烈焰山脉那里出了什么异常?

“不错。”两个牛头人战士对视了一眼,接着说道,“而且据属下观察,烈焰山脉那里起忽然出现了一片淡红色的雾气,这片雾气的范围极广,已经覆盖了整个烈焰山脉,甚至还有漫延出来的趋势。”

听到这句话之后,容瑾淮的眸光微微一变,他在瞬间来到了那个被禁锢的兽人面前,然后那双墨色的眸子倏地变成了金黄色,瞳底的光芒浓烈得耀眼。

而在看到那双金色的眸子的时候,那个原本还一直尖叫的兽人忽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就像是看到了什么,连面容之上的恐惧也慢慢地消散了。

由于容瑾淮是背对着卿云歌,所以这一幕她并没有看到,只是以为他是上前查看着什么。

而两个牛头人战士一直抬着头和库克说话,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只有库克注意到了,面露兴奋之色,果然,在诺兰殿下如此高贵的血脉面前,只要他一露出那双黄金瞳,其他低等兽人都会臣服。

金色的光芒仍在那双绝世的眸子里流转着,像是从这个兽人的身上知道了什么,容瑾淮的神色慢慢地变得凝重起来,过了一段时间,瞳中的金光才缓缓熄灭

而那个兽人在没有了黄金瞳的注视下,又开始变得狂暴起来,见状,容瑾淮的面色依旧波澜不惊,他很淡定地抬掌给了这个兽人一记手刀,然后将他打晕了过去。

“诶,他怎么不嚎了。”卿云歌还是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只是突然发生没有尖叫声了。

“嗯,大概是嚎累了,睡着了吧。”容瑾淮这个时候已经得知了他想知道的事情,于是转过身来,慢悠悠地说道。

卿云歌:“……”

库克:“……”

牛头人战士:“……”

虽然这个说法十分的不靠谱但为什么他们觉得十分有道理!

但库克却是松了一口气,反正这个兽人也安静了下来,倒是省了他一番事情。

“族长,我们就先走了。”容瑾淮没有回头,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拽着一旁有些诧异的卿云歌,就走出了屋子。

“诺……客人慢走!”库克连忙喊道,喊完之后他对着两个茫然的牛头人战士说道,“去,把这个兽人先找个地方安置起来,等他醒了再说。”

“是,族长大人。”

……

翡翠湖旁。

“我们好像还没怎么窥呢,怎么就走了?”卿云歌被拽出去之后,心情十分的不爽,虽然那个兽人睡着了,也窥不了。

“卿卿,事情有变。”容瑾淮回过头来,望了她一眼,然后语气凝重,“我们必须现在就去烈焰山脉,如果再不去,恐怕明天就要进不去了。”

“是那片淡红色的雾气?”闻言,卿云歌很快地反应了过来,略略思索了一下,道,“那个兽人发疯也应该是和那片雾气有关?”

“不错,我方才查看了一下,他体内有着火元素在窜动,而且浓度很高。”容瑾淮的眸光微微一凝,“那片淡红色的雾气应该就是火元素化成的,而没有火系玄力的人是无法抵御这片雾气,这雾气进入到人的体内之后,会麻痹神魂,让人产生幻觉,那个兽人应该是吸食了太多的雾气,才会变成这个模样。”

顿了顿,瞳底划过一丝异色:“如果我没有猜错,等到明天,这片淡红色雾气的颜色会进一步加深,到那个时候,虽然你我还是能进到烈焰山脉,但是就不如今晚这么简单了。”

“按你这么说,这片雾气会随着时间的增长而变浓,而又是突然出现。”卿云歌的神色也凝重起来,“烈焰山脉一定发生了什么异变才对。”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抬头望了一眼满天的繁星,淡淡道:“这个异变是因为,有人惹怒了红莲业火花。”

------题外话------

三月一号起更新改到下午三点~刚好这一阵大家都应该开学或者上班了~

大家手中要是有免费的评价票赏一张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