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世子消失,竟然是你?(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抵达烈焰山脉边境的时候,卿云歌这才发现,先前牛头人战士所说的那片淡红色的雾气到底是如何的诡异了。

放眼望去,雾气笼罩了整个烈焰山脉,而雾气明明很淡,但不知道为何,十米开外的东西都看不清楚,而一走进这里,她便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玄力在剧烈波动着,像是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她一样。

先前容瑾淮所说,有人惹怒了红莲业火花,是因为这片雾气是红莲业火花释放出来的。

毕竟,红莲业火花可是烈焰君主遗留下来的东西,带有一定的灵性,但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惹怒了它,让它的怒火直接波及了整个烈焰山脉,看来,此次若想得到红莲业火花,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那个库克带回来的兽人只是在烈焰山脉的边缘走了一圈,他是因为没有火系玄力,才变成了那个模样,也就是说,这片雾气的深处可能还有着他们不知道的东西,危险也是十分的大。

想到这里,卿云歌偏头对着一旁的白衣男子说道:“喂,容世子,你看我们是一起进去,还是分别找一个方向?”

“当然是一起进去。”容瑾淮听到某个丫头居然想和他分开,果断否决,他望了一眼这片已经逐渐有些变浓的雾气,慢悠悠地说道,“万一你见到鬼了,怎么办?”

“我看你就是鬼。”闻言,卿云歌翻了一个白眼,“一起进去也无妨,而且能降低危险,就是比分头找慢了一些,但愿我们能在其他人之前找到红莲业火花。”

“这你大可放心。”容瑾淮眸中划过一丝笑意,浅声道,“你体内有着极致之火元素,天生就对红莲业火花有所感应,如果连你都不能找到,那么别人就更找不到了。”

火属性越高,对红莲业火花的感应也就越强。

“这世上又不止我一个人拥有极致之火。”卿云歌摊摊手,“你都说了红莲业火花是天下至宝,连三大王族的人都对其趋之若鹜,那么想必三大王族之中应该也有火玄力是极致之火的吧。”

更何况,三大王族背后势力极强,哪怕是已经式微的凤凰族都不是她可以去媲美的,遑论龙族和麒麟族,如果有三大王族的人来到这里,必然是成群结队,就算他们的火属性不如它,可也逃不过一句话,叫做“人多力量大”。

“是有,不过……”容瑾淮的双眸微微沉了沉。

不过那个人应该还来不了,毕竟,他在圣纳城留下的事情,可不是一夕一朝就能解决的,那个人被事务缠身,又怎么可能分出心来烈焰山脉。

“不过什么?”卿云歌正想先迈开步子去试探一下面前这片淡红色的薄雾,却听到了这么一句有头没尾的话。

“没有什么。”他自知有些失言,于是很快就转移了话题,“我们先进去,趁着现在还有好多人没有抵达,到时候争夺起来也能抢得先机。

“每次都勾起我的好奇心,然后又不说。”卿云歌嘀咕一声,心情十分的不爽。

要说她这个人有什么缺点,那就是太好奇了,当然她是铭记着那句话“好奇心会害死猫”,但是还是忍不住心痒痒,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勾她的心一样。

这一句话的声音虽然很小,但却让身旁的人听了个一清二楚,容瑾淮勾了勾唇,慢慢应道:“嗯,以后不勾你的好奇心了,能把你的心勾起来我就心满意足了。”

卿云歌:“……我突然不想和你一起进去了怎么办。”

“不想?”闻言,容瑾淮望了她一眼,轻飘飘地说道,“那我只好不正人君子一回,直接把你扛起来,然后再进去。”

卿云歌默默扭头,在心中暗暗地竖起了一个中指来,说得好像你现在就很正人君子一样,你一直都很无耻好吗!

不过扛起来……她很认真地想了一下扛起来是什么画面,容瑾淮把她扛起来走,然后……

停,打住,这个想法有毒。

硬生生地把脑海中那个画面又憋了回去,卿云歌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重新恢复了正常,然而还没等她回答,她忽然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到了另一只修长的大手里。

“你干什么你!”卿云歌抽了半天都没有抽回来,于是只能瞪着旁边气定神闲的某人,压低声音怒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占我便宜!”

每次一转眼,她就发现她的手不属于她了,什么世道!

“唔……你多虑了。”闻言,容瑾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见到少女眸中满是怒意,这才低低一笑,“我只是害怕你走丢。”

卿云歌:“……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你。”

她确实是一个路痴但、是!也不必要被人这样牵着走吧?又不是小孩子不懂事!

然而现实让她委实反抗不了,又狠命地抽了一会儿发现还是无果,索性只好放弃了挣扎。

于是,就这样,某世子美名其曰怕她走丢,然后一路拉着她的手不放,进入了这片淡红色的薄雾之中。

进到雾气所覆盖的地方后,卿云歌便感觉温度在瞬间上升了一个高度,这就证明,他们已经踏入烈焰山脉了。

目前的温度虽然对普通人类来说,可能已经热的汗流浃背,走不了路了,但是于她来说,却算不上什么,而更令卿云歌有些惊异的是,这些由火元素组成的淡红色薄雾对她没有任何伤害,反而让她体内的玄力加速地流转起来,就像是进入了一级聚玄阵之中,她相信,如果在此修炼,她的修炼速度会翻倍。

仅仅是烈焰山脉外围就已经如此,那么等她到了烈焰山脉的核心之处,修炼速度又该会得到是怎样一个提升?

眸光微微一闪,卿云歌开始加快了速度,既然这些雾气对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那么就只用关心前方的道路,而不用去管雾气了。

想必先前的那个兽人之所以发疯,是因为他没有火系玄力,无法将这些雾气中的火元素转为己用,也没有冰系玄力或者水系玄力,能抵抗火元素的侵蚀,看来,这些雾气对火系玄力的玄法修习者,是福不是祸。

想到这里,卿云歌心中忽然浮起了一丝疑惑,容瑾淮到底有着什么样属性的玄力?

上次他和叶潇然比试,她虽然见过他出手,可他就像是没有动用玄力一样,就将叶潇然打败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叶潇然和他的修为差的太多缘故。

不,说到修为,她这才发现,和容瑾淮认识了这么久,又单独相处了无数天,她居然还是不知道他的实力如何,只知道他实力很高,高到目前她认识的人之中还没有能和他相媲美的,但到底高到了什么程度,就不知晓了。

“喂,容世子,我问你一个……”卿云歌偏过头去,正想对身旁的白衣男子说些什么,然而却在看过去的一瞬间,生生地将已经含在舌尖的问题二字又咽了回去。

看到周围空荡荡的一片,红裙少女的瞳孔剧烈地收缩了起来,显然她此刻的内心是十分的不平静。

怎么回事?她的旁边根本没有人!

容瑾淮呢?

他不是拉着她一起进来的么?

难不成……在外面的时候,她就已经被这片淡红色的迷雾侵蚀了神魂,出现了幻觉?

其实容瑾淮并没有跟她一起进来,而是还在外面?

抱着这个有些惊悚的想法,卿云歌迅速地看了一眼自己先前被拉着的那只手:手上有淡淡的汗水,而且残留着冷梅花的香气,还留有男子的余温。

不,不是幻觉,纵然视觉可以骗人,身体的感觉也骗不了,那么可以证明,她确确实实是和容瑾淮一起进来的,可是他现在去了哪里?怎么这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想到这里,卿云歌抬起头来,慢慢地将四周环视了一圈,发现不知何时,这里的雾气已经变成了朱红色,显然比方才的淡红色薄雾中火元素的浓度又上升了一个层次,那么这里,至少也应该就已经是烈焰山脉的山脚下了。

玫瑰紫色的双眸微微沉了一沉,既然她是和容瑾淮一起进来的,那么从他先前的态度来看,是不可能丢下他一人的,如此说来,只有一个原因了,那就是——这片雾气有着将人分开的功能。

虽然不知道红莲业火花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让在一起的人分开,估计危险也会大大提高,而走了这么久,她还没有看到其他人,不知道是因为雾气太过重,还是因为来到这里的人已经跑出去了,或者很有可能……已经死在烈焰山脉了。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卿云歌的警惕性提到了最高,她见到四周暂时没有什么异常,于是低喝一声:“羽毛,出来。”

“主子我在!”这句话的话音刚落,便响起了剑灵欢快的声音,下一秒,她的面前多了一道灵体,灵体的神色很是兴奋,“主子你已经来到烈焰山脉了吗?”

“不错,可是现在的烈焰山脉出了一些问题。”闻言,卿云歌微微颔首,“而且我还和我的同伴失散了。”

“出了一些问题?”剑灵立马收了嬉笑的表情,然后散发出神识在周围查看,结果这一查看,却让他大吃一惊,“怎么这里全是火元素,难不成烈焰君主又活过来了吗?”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神明们又再次归来了,才弄出这么一片雾气。

“据推测,应该是红莲业火花搞出来的。”卿云歌的神色有些凝重,“而且现在看来,这片雾气有两个作用,一个是扰乱人的精神,一个是将人和人分开。”

“红莲业火花?!”听到这个名字,剑灵失声惊呼,“红莲业火花居然又出现了?”

“嗯?上一次出现你知道?”卿云歌捕捉到了剑灵话里的那个又字,“上次也是这幅场景吗?”

“上一次我确实还知道,那还是很久前,我还不是剑灵的时候。”闻言,剑灵挠了挠头,一脸茫然,“可是没出现这样的异常啊,再说了,红莲业火花只不过是烈焰君主身体上的一部分化成的,又不是烈焰君主本人,怎么可能影响整个烈焰山脉?”

“上一次红莲业火花是出现在哪里?有什么预兆吗?”卿云歌微微沉了沉眸,然后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难不成是因为……赤色剑魂的缘故?

按照容瑾淮所说的,红莲业火花自神明创世以来出现的次数绝对不超过三次,但这一次却出现了,而且凤璃剑的一道剑魂又恰好在这里,那么红莲业火花和赤色剑魂之间……会不会有着什么关系?就像紫冥和紫色剑魂一样?

“上一次也是出现在烈焰山脉,但是并没有什么预兆。”剑灵想了想,然后说道,“当时貌似很多人都不知道红莲业火花出现了,还是一个喜欢游历的玄法修行者偶然在烈焰山脉发现的,然后就把它摘了吃掉了。”

摊了摊手,续道:“当时很多人都在后悔为什么自己没去烈焰山脉,白白便宜了别人。”

“可是这一次,红莲业火花的出现似乎是有预兆的。”卿云歌的秀眉微微一拧,“要不然也不会一群人都浩浩荡荡地来到烈焰山脉了。”

“这不可能啊!”剑灵断然否决,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红莲业火花出世会是这么个模样,“红莲业火花身为天地至宝,有一定的灵性,肯定只想吸收天地精华,活得更长久,又怎么可能主动散发出信号,愿意自己被人吃掉?它巴不得把想来摘它的人都赶走还差不多。”

说完之后,剑灵怕自己还没有说明白,于是又打了个比方:“就像你主子,假如你是一朵花,你愿意被人摘掉吗?”

“……你才是一朵花!”听到这句话,刚才还神情凝重的卿云歌差点就被气笑了,羽毛这是什么比喻,但是他说的确实十分有道理,她要是一朵花当然不愿意被别人摘掉,呸,她不是花。

“我就是……就是打个比方!”剑灵看到自家剑主有发飙的趋势,一下子就怂了。

“先不说这个了。”卿云歌微微哼了一声,然后说道,“你现在能否感受到赤色剑魂的所在地?”

“这个当然能!”一听到这句话,剑灵立马就不怂了,神气活现,“我能感觉,这一次赤色剑魂的伴生物是件宝物。”

“可别吧,你上次就给我整了一头九幽梦魇出来。”闻言,卿云歌扶了扶额,“我害怕你这次又给我弄出一头超神兽。”

“主子这你就放心,就算有超神兽也不会是我弄出来的,这烈焰山脉本来就有很多火系玄兽啊。”剑灵十分欢快地说道,“不要说超神兽,说不定这里还有帝王兽呢。”

卿云歌:“……好了你可以闭嘴了。”

神兽之上都已经开启了智慧,只要她没有侵犯那些玄兽的事情,它们是不会主动攻击她的,当然,如果有些玄兽不讲理,咱打不过还可以跑不是。

“主子,我们往这边走。”剑灵先是感应了一番,指着一个方向说道,“赤色剑魂应该就在那里。”

卿云歌默默地应了一声,然后一个念头,就召唤出了凤璃剑。

三尺青峰一现,寒光乍闪,朱红色的雾气像是碰到了什么可怕恐怖的东西,迅速远离了,不过半息,她周围一点雾气都没有,眼前也变得更加开阔了。

她微微眯起眼,映入眼帘的是蜿蜒曲折的山路,山的颜色是赤红色,山上有着大火在熊熊燃烧,温度高的可怕,如若不是她体内有着极致之火,恐怕还没走进来,就会被高温灼烧,果然,烈焰山脉不是谁都能来的地方。

也不知道容瑾淮怎么样了,不过卿云歌倒是不怎么担心他,毕竟以他的实力,还有着赤灵暖玉,在烈焰山脉之中,肯定比她要轻松地多,还不如担心一下自己。

虽然他们被分开这件事情有些有些出乎她的预料,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了,就要接受,一会儿若是能碰到最好,不能碰到就算了。

“看到没,这就是咱混沌灵器的威力。”剑灵显然也瞧见了这一幕,他飘在前方,得意洋洋地说道,“连这里的火元素都要避开。”

“闭嘴。”卿云歌用剑柄敲了一下有些得意忘形的某灵体,声音中带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凤璃剑现在只是个地灵器。”

剑灵捂着自己的脑袋,神色一下子苦巴巴:“这不是马上就要进阶天灵器了吗?”

“嗯?”闻言,一记冷冷的眼刀甩了过来。

“我不说我不说!”剑灵立马闭了嘴,双手举高做投降状,“主子你最大,你说了算!”

心中悄悄咪咪地抹了一把冷汗,剑灵长叹一声,以后万万不要反对主子的话,要不然他这个灵体迟早也要去掉半条命。

一人一灵朝着赤色剑魂所在的方向走去,而渐渐地,周围的雾气也越来越浓,已经变成了深红色,温度也在进一步的提高,由于有着凤璃剑的缘故,卿云歌方圆二十米之内都是没有雾气的,她也能比先前看得更远。

走了大概有半个时辰,路上也碰到了几只火系玄兽,但都没有超过神兽的级别,她的心神都放在了赤色剑魂身上。

而又走了一段路程,卿云歌发现前方隐隐有着一个人影,但由于离得有些远,看得不太清楚。

会不会是容瑾淮呢?

卿云歌望了一眼那个人影,心里冒出来这个想法,于是就接着朝前面走去,想要一探究竟。

前面的人似乎也感受到了身后有人正在朝他走来,然后转过了身子,但是由于眼前弥漫的全是雾气,两人都看不见对方的脸。

但幸好离得不是太远,卿云歌很快就走到了距离那个人影只有十几米的地方,她微微瞥了一眼那人的衣服颜色,想看看究竟是不是她要找的人,但让她极为失望的是,面前的人并不是容瑾淮,因为那人穿了一身玄色衣裳,并不是容瑾淮常穿的白衣。

于是也就没管那个人究竟长什么样子,准备直接越过他接着向前走去,然而却在和他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被一只手握住了手腕。

被陌生人触碰的感觉让卿云歌感觉十分的不舒服,她猛地将那只手水甩开,正想要问问那人为何要拉住她不让她走,却发现那人先她一步开口了,声音冰冰凉凉,带着冷冷的寒意,还夹杂着一丝疑惑:“卿姑娘?”

这一声称呼让卿云歌微微一惊,按理说她易容了,应该没人能认出她来,更何况这里是卡撒大陆,她又不认识什么兽族的人,怎么会有人叫她这个名字?

此人是谁?

想到这里,卿云歌抬起头来,目光凌厉地看向了面前这个陌生的人,这一看,她的瞳孔微微地收缩了起来。

真不巧,这个人她居然还真的认识。

眼前的男人长相俊美,剑眉英挺,墨眸深沉如夜,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几近透明,但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容貌,反而平添了一分风华,渊渟岳峙,气度不凡,就像是高高在上的掌权者,一念之间,就可以了结你的生死。

他穿着玄色的长衣,腰间悬挂着一柄长剑,此刻他微微低下头来,长长的睫毛轻拂,正好和她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卿云歌在那双墨瞳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这才明白过来他为何会叫她卿姑娘,因为她现在已经恢复了她原本的容貌,想来应该是容瑾淮替她易容所持续的时间并没有多长。

“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够碰见大名鼎鼎的夜太子。”卿云歌勾起唇,露出一个冷笑,“不知夜太子拉住我所谓何事?”

语气之中带了一丝嘲讽和讥诮:“怎么,是还想花金子来看我的容貌吗?”

昔日,在朱雀国的四国宴会之上,夜将臣欲以百万金币一睹她的容貌来羞辱她,甚至还在她和黎雨真交锋的时候替黎雨真说话,从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把他放在了敌对的一方,此时见到,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闻言,夜将臣的眸中划过一丝伤色,但快得让人来不及捕捉,他像是没有听到那一声嘲讽,而是轻声问道:“卿姑娘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哪儿似乎与夜太子没有任何光系。”卿云歌并不想和夜将臣多说一句话,只是冷冷冰冰地回答,“我还有事,就不与夜太子叙旧了。”

叙旧那两个字被她咬得很重。

“你是在因为当初那件事情生我的气?”夜将臣见到红裙少女对他总是这么一副冷冷的表情,很快明白了过来,“抱歉,当初我并不想……”

“我知道夜太子你是什么意思,你不必解释。”没等夜将臣说完,卿云歌就打断了,“我也没有兴趣听你解释。”

说完之后,她就没再看夜将臣一眼,接着朝着赤色剑魂的所在地走去。

然而却还没等她迈出步子,手腕又被身后的人给握住了,力气很大,就像是不想让她离开一样。

卿云歌这一次甩却没有甩开,甚至动用了玄力也无济于事,她心中有了一个猜测,夜将臣的修为,竟然还要在她之上。

可是不是世俗皇朝皇族中人,实力都不会特别高么?

夜将臣也不过二十出头,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魂阶以上?

这四洲界中,除了容瑾淮有此等实力,现在看来,还要多一个夜将臣。

不愧是能在《朱颜榜》上有着“容色倾国才惊世,剑出天动山可移”的人,而说到剑……卿云歌瞟了一眼男人腰间悬挂的那把剑,虽然未出鞘,但她却敏锐地感觉到了不寻常,甚至她觉得,这把剑的品阶,绝对不在天灵器之下。

一个世俗皇朝的皇子竟然有着可以媲美十大玄法世家的兵器,看来这个夜将臣绝对不想他表面这么简单,就跟容瑾淮一样,一直让人看不透。

“夜太子,你到底想做什么?”卿云歌冷冷地扬眉,“我警告你,你最好快放开我。”

然而夜将臣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她,良久,才问道:“你是一个人来烈焰山脉的?”

“关你屁事!”卿云歌根本不想和眼前的男人废话,于是直接抬起凤璃剑,对着握着她手腕的那只手,就要斩下去。

好,你不是不放开我吗,那就拿你的手来换吧。

看到这一幕,夜将臣的双眸中泛起了一丝波澜,但并没有什么惊色,他迅速地放开了红裙少女的手。

躲得倒是快,卿云歌挑了挑眉,反正自己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要断他一只手,只要他松开自己就可以了。

“你不是一个人来的。”忽然,夜将臣的声音一下子冰冷了起来,“你是跟他一起来的对不对?”

方才他和她过招的时候,竟然问道了一股冷梅的香气,而那种香气,只有那个人身上才有。

想到这里,他的眸色变得更加冰冷了。

容瑾淮,没想到你也来到了这里,刚好,让我试探一下,你究竟是不是那个身份。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微微有些诧异,她不知道为什么夜将臣能这么肯定她不是一个人来这里,他话里的那个“他”难道就是指的容瑾淮吗?

没等她问出口,夜将臣又开口了:“怎么,第一世子居然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了?”

果然,他指的就是容瑾淮。

闻言,卿云歌的眸色骤然深幽:“这和夜太子有关系吗?”

听夜将臣的口气,似乎她和容瑾淮一起来这里让他很是生气。

“想必卿姑娘也是为红莲业火花前来的吧。”夜将臣语气淡淡,强压住心中的愤怒,“正巧,本……我也是,烈焰山脉也太过危险,不如我们二人结伴而行,如何?”

“不如何。”卿云歌的声音也很淡,“烈焰山脉再危险,也危险不过夜太子。”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夜将臣这个人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既然卿姑娘已经能走到这里,想必卿姑娘身怀火系玄力,而且还十分的高?”夜将臣仍自顾自的说道,“可是卿姑娘可能不知道,这一次的红莲业火花出现在烈焰山脉的正中心,那里可不是谁都能进的去。”

“如此说来,夜太子是有信心进去咯?”卿云歌耸了耸肩,真是抱歉,她没有火玄力,但有极致之火,而且她这一次也不是冲着红莲业火花来的,而是赤色剑魂,当然,能一并将红莲业火花收入囊中她也愿意。

“有。”闻言,夜将臣望了她一眼,眸底浮现出几丝柔情,声音却依旧淡淡,“因为我拥有的玄力,是极致之冰。”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霍然抬头,目光在瞬间变得犀利起来,她冷冷地笑了:“夜太子,我们似乎并不熟吧,你把你的家底都告诉我了,不怕我对你下杀手?”

然而夜将臣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你不会。”

他也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将这个只有他和葬两个人才知道的秘密告诉眼前的红裙少女,但是潜意识告诉他,这么做不会让他后悔。

“那夜太子可真的就是看错人了。”卿云歌弯了弯樱唇,她虽然笑着,但给人的感觉却十分的森冷,“我这个人十分的心狠手辣,如果一个人对我有危险,我一定会把他铲除。”

“这你大可放心。”夜将臣眸中的寒意渐渐地化开了,连凉凉的声音都带了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高兴,“我会和你站在同一边,绝对不会是敌人。”

他和容瑾淮是敌人,可和她并不是,并且,他更希望她能和他也站在同一边。

看着夜将臣十分认真的表情,卿云歌的紫眸中划过一丝疑虑,她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按理说,他昔日在朱雀国羞辱她,应该对她抱着很大的敌意才对,又怎么会说他们不是敌人?

但卿云歌却并没有时间去多想,也懒得去想那句话的含义,她必须迅速从这里脱身,但要有一个完全之策。

有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少女的眼睛忽然一亮。

“夜太子这番话倒是让云歌有些受宠若惊。”卿云歌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目光四处扫着,然后在某一处倏地一停,声音之中带着从未有过的惊喜,“容世子,你刚才到底去哪儿了?”

容瑾淮来了?怎么他没有感觉?

听到这句话,夜将臣的神色一凛,然后迅速转过身去,朝着红裙少女望着的地方看去,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

不好,中计了!

果然,等夜将臣在回过头来的时候,面前的人已经不见了。

该死!

一双墨眸在瞬间变得血红,他狠狠地握紧了拳头,像是在强压着什么即将破体而出的东西,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他才彻底的平静了下来,双眼也重新恢复了清明。

不愧是他看上的人,竟然看出了他对容瑾淮的敌意,甚至以此下计,用来逃跑,当真厉害不已。

眼前满是深红色的雾气,夜将臣的双眸冷冷地一扫,雾气便散开了一些,而他的掌心之中,也有着冰晶在逐渐凝聚。

既然卿云歌已经走了,那么有着雾气的阻挡,想必要找到她就很不容易了,不过看样子,她也应该是冲着红莲业火花来的,那么必然会去那个地方,只要他也去,就一定能再见到她。

瞳底划过一丝冷冷的笑意,看来这一次,是我要先你一步了……容瑾淮。

……

这边,卿云歌好不容易摆脱了夜将臣,接着和剑灵朝着赤色剑魂的方向走去,此刻她早就把什么红莲业火花抛到脑后去了,一心只想着赶紧让第二道剑魂归位,然后就出去,和容瑾淮汇合。

想必容瑾淮如果找不到她,也会离开这里,毕竟他用不上红莲业火花。

“主子,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沉默很久,又旁观了先前那一幕的剑灵这时候颤颤巍巍地开口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卿云歌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主子你觉不觉得那个什么夜太子……”剑灵感觉自己在瑟瑟发抖,“他对你有意思啊。”

“对我有意思?”这句话让卿云歌成功地停下了脚步,然后她好笑地看着剑灵,“羽毛你是不是最近思春了,需要我给你找一只雌性剑灵来?”

还对她有意思,怕是对她有敌意吧,一直不让她走也不知道想做些什么。

闻言,剑灵立马闭嘴了,因为他知道他再说就要被揍一顿了,于是只好在心里嘀咕道,看来主子对这种事情完全不懂的样子,果然还是本灵比较机智聪明,剑主大人真是笨!

当然,这种话他也只敢在内心诽谤一下,说出来是万万不可能的。

这一段小插曲过后,一人一灵接着向前走去,没过多久,他们就来到了一处溶洞。

溶洞前有着不少火元素生物,这里的温度也上升到了一个顶点,但对于这些火元素生物来讲,却是最舒适的温度,如果是普通人来这里,就算不会被火元素生物的吞噬掉,也会被这高温烤化。

进到溶洞里之后,卿云歌看见里面只有一条仅供一个人通过的小路,而路的两边全是岩浆,在缓缓流动,冒着气泡。

“这可就是曾经烈焰君主所居住的地方。”剑灵唏嘘一声,“不过自从玄法时代以来,神明时代就完全堕落了,烈焰君主应该也已经死了。”

“也不知道这烈焰君主到底是什么生物,竟然能在这种地方居住。”闻言,卿云歌蹙了蹙眉,这里的温度虽然对她还是没有什么影响,可是却让她感觉到有些热了。

何况,此处只是溶洞的边缘,那么要是到了溶洞的最深处,估计她也受不了,必须得动用身体里的极致之火,来施展防护性的玄诀抵挡这股热度了。

“人家可是神,咱们只是凡人。”剑灵撇了撇嘴,“九族传说里说,烈焰君主还用岩浆洗澡呢。”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一惊,虽然神明的时代距离现在太过遥远,可应该也是真实存在的,这烈焰君主居然用岩浆来洗澡,当真了不得。

“赤色剑魂可是在这个溶洞的深处?”卿云歌指了指道路的尽头,问道。

“应该错不了。”剑灵点应道,“我的感应是不会出错的。”

卿云歌点了点头,然后跟在剑灵后面,顺着这条十分狭窄的小路,慢慢地向里面走去。

果然,越往里走,温度越高,幸好她提前施展了防护性玄诀,否则她可能都进不去。

然而,就在一人一灵即将走完这条小径的时候,溶洞的最深处忽然传来一声暴喝:“凰焱你敢?!”

------题外话------

昨天晚上做了一晚上的噩梦(默默望天),我居然梦见我在打日本鬼子,我……

唔,我们的世子要被关进小黑屋一段时间╮(╯▽╰)╭当然,我是亲妈,不虐,只是为了铺垫剧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