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小丫头,跳进去!(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句话的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紧接着,一股极为精纯强悍的玄力猛地爆发开来,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火焰流星,那些火焰流星在溶洞深处四窜,更多的流星飞溅开来,直直地朝着红裙少女所在的地方袭去。

看到迎面而来的火焰流星,卿云歌的神色一凛,她足尖轻点,迅速弯下了腰肢,然后接着在地上一踏,翻身踩到了溶洞右侧的墙壁之上。

“不是吧,怎么这里居然已经有人了?!”剑灵因为是灵体,所以这点攻击对他来说并不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他长大嘴巴飘在那里,“不应该啊主子,这赤色剑魂的所在地应该只有我知道啊。”

“我想,他们并不是冲着赤色剑魂来的。”卿云歌单脚站在右侧的墙壁之上,目光有些凝重,“这里面应该不仅仅只有赤色剑魂,还有九族都趋之若鹜的红莲业火花。”

“红莲业火花也在这里?”闻言,剑灵也是大吃一惊,“难不成这一次赤色剑魂的伴生物竟然是红莲业火花吗?”

仔细想想,十分有这个可能,因为他感应到赤色剑魂的伴生物是一件火属性宝物,而红莲业火花正好符合这个条件。

就说嘛,红莲业火花这么难得的东西,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就出现了,看来是赤色剑魂的出世才让它展现在众人眼前。

可是不对啊,剑灵皱着眉头思索着,按理说红莲业火花出世,只有看到它的人才会知道,其他人应该不会提早知道红莲业火花就在烈焰山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这里,剑灵怎么也想不通,于是就把自己内心的这个疑惑给自家剑主说了。

卿云歌低头沉思片刻,然后忽然开口:“羽毛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把红莲业火花的消息散出来的?”

“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个蠢货!”剑灵毫不客气地说道,“谁见了红莲业火花不想占为己有?闲的没事还把它的存在让全九族的人都知道?”

“也许……”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眸光微微动了动,低声说,“他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呢。”

心中隐隐的浮起一抹预感,一定是有人故意在外散出了红莲业火花在烈焰山脉的消息,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但这个人的目的是何,其实她也不清楚。

双眸沉了沉,看来,到时候见到容瑾淮,一定要问问他是怎么得知这个消息的。

而卿云歌还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那个人不想让她顺利地得到赤色剑魂。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她不由悚然一惊,剑灵说的没错,赤色剑魂的位置只有他知道,那么这个将红莲业火花的消息放出来的人,又怎么会知道这里其实也是凤璃剑一道剑魂的所在之处?

凤璃剑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如果说,那个青璃就是上一任的凤璃剑剑主,那么她当初在朱雀皇城上医阁所看到的那一幕,那几个黑影,又会是什么身份?

会不会,这次红莲业火花出世,跟那几个黑影有关呢?

他们逼死了上一任凤璃剑剑主,也难不保会对自己下手。

就在卿云歌沉思之际,便听溶洞深处又传来一声大吼:“璇姝,想得到红莲业火花做梦吧!我就算是拼了我这条命,也不会让你拿到红莲业火花!”

下一秒,是女子冷笑的声音:“凰焱,且先不说你不是我的对手,就算你是,为了凰灵薇那个女人,把自己的命都给卖了,还真是她养的一条好狗!”

“璇姝,你不必挑拨我和公主殿下之间的关系,反正我凰焱就是一句话,想得到红莲业火花,先跨过我的尸体!”

“大言不惭!那就让本公主看看,你能不能拦的住本公主!”

这一番对话刚刚止息,里面便又传来了兵器碰撞所发出的“哐当”声,显然这两个对话的人都已经怒到了极点。

“凰焱,凰灵薇……”卿云歌显然也听到了溶洞里面两人的对话,而且听得清清楚楚,她轻声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名字,然后目光渐渐犀利,“这里面有凤凰族的人!”

凤凰一族的族人只有两个姓,一个像她母亲一样姓凤,另一个姓就是凰了。

跟何况,能走到烈焰山脉深处的,除了三大王族及火属性极高的智慧生命,也不会再有其他人了,由此可见,里面那个名为“凰焱”的男人,一定就是凤凰族的,而且听他的口气,似乎是不想让那个叫“璇姝”的女子拿到红莲业火花。

想必那个璇姝身份也不简单,既然能自称公主,那么定然来自三大王族,毕竟,普通的兽族中可没有公主这个称号。

然而这时,一旁的剑灵忽然惨嚎一声:“完了主子,这凤凰族的人不会是来阻挠你拿赤色剑魂的吧。”

“你不是说赤色剑魂只有你才能感应得到吗?”卿云歌目光冷飕飕地看着剑灵。

“哦对哦,一听到凤凰二字,我就有些激动了。”闻言,剑灵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主子,我们就是在这里站着等他们打完,还是现在就进去?”

“废话,当然是现在就进去。”卿云歌翻了个白眼,“等他们打完估计红莲业火花也没了,赤色剑魂的伴生物怎么能落入他人手中。”

“可是主子……”剑灵吓得一个哆嗦,然后声音微弱道,“这里面干架的那两个人的实力都比你强啊。”

“这我也知道。”从先前那道爆发开来的玄力时,卿云歌就已经知道,里面的两个人的修为都不会在自己之下。

而且那个璇姝的修为,似乎已经到了冥阶,她现在还是魂阶一段巅峰,与他们是万万不能相敌的。

但是,这里可是烈焰山脉,所有人的实力,都是以火属性的高低来决定的,她能判断出,里面两个人的火属性远远不如她。

换句话说,火属性低的人就要分出更多的心神来抵御烈焰山脉这里的高温和火元素,定然是不会像火属性高的人那般自在活络。

果然,卿云歌刚想到这一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里面的对打声猛地又停止了,下一秒,是璇姝傲然的声音:“本公主早就说过了凰焱,你的火属性和本公主差的太远,如果是灵薇妹妹亲自来,那么本公主确实会空手而归,可是你?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跟本公主抢红莲业火花?”

凰焱的声音明显有些虚弱,但他仍咬着牙,低吼道:“璇姝你别得意,就算我阻止不了你,可不代表别人阻止不了,你以为来到烈焰山脉的就我们二人吗?这红莲业火花你一定不会拿到!”

该死,我的修为还是差这个女人太多了,凰焱气喘吁吁地想着,双手狠狠地握紧,看来,公主确实看得长远,才让我带来了那样东西。

如果这里从头到尾只有我和璇姝两个人,那么我就真的要动用那样东西了,只可惜,这样东西凤凰族只有两件,此次一用,就没有了。

“笑话!”听到这句话,璇姝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大笑出声,银纹色的长裙将她窈窕的身姿完美地勾勒了出来,“龙族的唯一拥有极致之火的蒂恩殿下不会来这里,而凰灵薇又被卡撒学院的事情绊住了脚步,凰焱你倒是说说,此刻还有谁的火属性能高过我,与我争夺红莲业火花?!”

其实当时她最忌惮的并不是凰灵薇,而是蒂恩,因为若是蒂恩来到烈焰山脉,那么就没有其他人什么事情了,但是,天助她也,蒂恩居然也因为圣纳城的一些事情被缠住了,跟凰灵薇一样来不了烈焰山脉。

而三大王族的长辈们也是对此事无意,那么就根本没哟第二个人可以与她想媲美了,红莲业火花,一定是她的!

闻言,凰焱的眼神倏地转冷,瞳底满是森然之气,璇姝说的不错,公主殿下和蒂恩殿下都不在这里,还真的没有人能在火属性上压住她,看来,自己还是得用那样东西。

想到这里,指头上的储物戒指忽然闪烁了一下,一块赤红色的玉石出现在凰焱的掌心之中,散发着红色的光芒。

然而就当他准备把这块玉石含进嘴里的时候,忽然,这只有他和璇姝两个人的洞穴之内,出现了第三个人影。

看到这第三个人影,璇姝的笑声戛然而止,她有一瞬间的怔愣,但很快地就回过神来,目光凌厉地看着来人:“你是谁,怎么来到这里的?”

怎么回事,居然真的还有人能找到这里?

璇姝本只想看看是谁,却在看到来人的脸时,心神狠狠地颤抖了一下,这个世上居然……居然还会有如此美的人?

她本以为她已经是稀世美人了,可万万没想到,面前这个红色长裙的少女,比她还要美上十分,而那一身气质,她根本比不了,

玫瑰紫瞳中倒映着清冷之色,一身红裙仿佛艳烈的大火,少女面容绝美,眉目冷淡,带着淡淡的疏离,仿佛对任何事情都不在意,樱唇微弯,似乎是在笑,也似乎是嘲讽。

双眸冷冷地眯了起来,仅仅就是这一瞥,璇姝已经将这个少女的危险程度放在了和凰灵薇同等的高度,而且除了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之外,她还注意到了,面前的红裙少女身上根本连一滴汗都没有出,就像是感受不到这里的高温一样。

璇姝的眼神在瞬间变冷,就连她来到这里的时候,都已经被汗水浸湿了衣服,这个少女究竟是什么来头,难不成火属性比她还要高?

她可以确定这个少女不是三大王族的人,因为与她同辈的王族众人她都见过,那么这个少女,到底是谁?

璇姝想到的,凰焱也明显想到了,可是不同于璇姝的警惕,凰焱哈哈大笑起来:“璇姝,我早就说了,大话不要说得太早,你看,这不就又多了一个来和你抢红莲业火花的吗?而且我看,人家的火属性还要在你之上啊。”

笑声之中,满是嘲讽和戏谑。

凰焱同样不认识眼前的红裙少女,只是他在看到那张脸的第一瞬间,也失神了好久。

但是有人来阻止璇姝,他就很高兴,于是又把先前从储物戒指中拿出来的赤红色玉石又放了进去,他的动作极为隐蔽,旁人都没有发现。

卿云歌是觉得时候差不多了,她才施施然地走了进来,果不其然,进来之后,看到的是这样一幕:身穿银色花纹长裙的女子站在熔浆的一旁,而她的对面是一个单膝跪地的高大男人,两人像是已经对峙了很久,与银纹长裙女子只是被汗水浸透了整个身子不同,那个跪着的男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坚持不了多久了。

看来,这个男人的火属性要比这个银纹长裙的女子要低。

而等她扫视完周围,目光才落到了远处的熔浆湖之中,顿时微微一凝,熔浆湖的正中央盛开着一朵绯红色的花,呈莲花状,有九个花瓣,中间的花蕊是鲜红色的,仿佛滴下来的鲜血,而花的周围,有着红色的光在上下窜动,仔细嗅嗅,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花香。

卿云歌一直凝视着红莲业火花,然后直接忽视了这里方才还在对打的两个人,剑灵已经回到七玄空间里去了,按照剑灵的说法,他一见到凤凰族的人就感觉怪怪的,所以索性就不见了。

“本公主再问一遍,你到底是何人?”璇姝见到自己的问题居然被这个刚刚走进来的红裙少女给忽略了,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她再度冷喝开口。

“得了吧,璇姝,在这里你还摆什么公主架子。”不同于璇姝的气愤,凰焱却是心情大好,“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个婢女一样,听到你的名号就要下跪?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那个婢女已经死了。”

说到这里,凰焱就忍不住大笑出声,那个叫萱儿的走狗还真是不自量力,以为自己也能进入烈焰山脉,结果还没进入,就被外围的红色雾气给整疯了,疯了不说,竟然还直接朝着那些火元素生物冲过去。

那些火元素生物就算是蒂恩殿下来了都要掂量一下,结果人家看都不看一样,就跑到数十个火元素生物面前,不一口被吞了才怪,真的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都是胸大无脑。

“你闭嘴!”听到这句话,原本就盛怒的璇姝直接暴走了,她又拿起手中的兵器,直直地朝着跪在那里的男人袭去,口中一声暴喝,“凰焱,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璇姝,你确定现在要跟我打?”凰焱见到迎面而来的银色弯刀,眸中闪过一丝忌惮,但他此刻居然很平静,“我虽然火属性是不如你,可我拼死也能让你重伤,你觉得重伤之后的你,还能得到红莲业火花吗?”

这一句话让璇姝成功地停住了攻势,她冷冷地看了凰焱一眼,仿佛在说这次就放你一马,然后目光又转到了红裙少女身上,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端着公主的架子,语气高傲无比:“本公主不知道你是谁,但本公主劝告你一句,这红莲业火花你还是不要肖想了,如果你能现在就走,本公主大人不计小人过,不和你一般见识。”

凰焱仍跪在那里,冷笑地看着这一幕,璇姝还真的是蠢,都什么时候了,还拿出自己公主的身份压人,也不想想这个少女能走到这里,就算不是三大王族的,背后的势力也不会太差。

这个世界以武为尊,哪里讲究什么先来后到,呵呵……璇姝,你这次,注定得不到红莲业火花了。

璇姝正等着红裙少女的回答,熟料等到的那句话却又把她气得半死,因为少女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问道:“你是在跟我说话?”

卿云歌还正在用意念和剑灵交谈着,如何才能拿到这朵红莲业火花,然后就冷不丁地听到旁边站着的银纹长裙的女子对着她这个方向说了这么一句话。

她只觉得莫名其妙,心说公主殿下您是不是脑子有病,这红莲业火花又不是你的私有物,凭什么别人就不能肖想,我偏想,怎么着了!

“废话,这里除了一个已经被我打败的凤凰族人,就你一个站在这里,本公主不和你说话难不成再和空气说话吗?!”璇姝气得胸脯不断起伏,仿佛波涛汹涌一般。

哇,这公主身材不错!

卿云歌自动忽视了璇姝的话,反而把目光放在了她的胸脯处,然后啧啧赞叹,瞧着事业线,长得真好!

“你看什么呢你!”璇姝敏感地发现了红裙少女的眼神有些不对劲,然后她发现少女竟然盯着她的胸在看,顿时更是怒不可遏,“不想要你的眼珠子了吗?!”

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胆大妄为的人,就连凰灵薇那个嚣张狂妄的女人,怕是都不及这个红裙少女半分。

“看什么?”听到这话,卿云歌的目光更加肆无忌惮了,然后慢悠悠地开口了,“我看你的胸挺大的啊。”

她对眼前这个三大王族的公主并没有什么好感,也不知道这个璇姝究竟是来自麒麟族还是龙族,这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没把她按在地上锤一顿已经大发慈悲了。

“你大胆!”璇姝根本没有想到红裙少女会这么坦然地就说了出来,她雪眸中满是怒火,也顾不得一旁还有凰焱在虎视眈眈,直接握着手中的银色弯刀,就朝着少女袭去。

卿云歌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幕,她迅速一个仰身,然后先是躲过了璇姝的这一道攻击,紧接着双足在地上一踏,身子轻盈地跃到了半空之中,下一秒,右脚抬起,然后狠狠地踹在了璇姝的背上。

璇姝根本没料到红裙少女能躲开她这一击,因为在出手的时候,她也直接开启了血脉威压。

龙族、麒麟族和凤凰族之所以被三大王族,那就是因为他们的血脉天生高贵,对其他种族的人都有着一定的压制。

在璇姝看来,眼前的红裙少女就算火属性比她高,但一定也会屈服在她的麒麟族血脉威压之下,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少女面对她的血脉威压,就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一样,连半点难受的神色都未曾出现,不仅轻轻松松地躲过了她的攻击,反而让她吃上了一亏。

如若不是她即使收住了脚步,那么她就要在那一脚之下跌入熔浆之中了,就算她全面开启防护罩,她也会被这熔浆吞噬干净。

看到这一幕,凰焱也是愣住了,先前他和璇姝比拼一直落在下风,原因之一是因为他的火属性没有璇姝高,原因之二就是因为璇姝开启了血脉威压,而他在凤凰族内的血脉纯度又不算上等,自然无法抵御。

可这个红裙少女为什么就能抵御的了?难不成……她的血脉纯度比璇姝还要高?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到底是谁?”璇姝这个时候已经收起了自己的轻视之心,她颇为警惕地看着红裙少女,“你为什么连我的血脉威压都能抵御?”

血脉威压?

听到这四个字,卿云歌蹙了蹙眉,听璇姝的口气,似乎方才对她释放了什么血脉威压,但是却没能得到想要的结果,所以才这般质问她,不过血脉威压是什么东西?

“主子,血脉威压只有三大王族的直系血脉才有的东西。”剑灵虽然已经回到了七玄空间,可他的神识也一直放在外面,见到红裙少女面露疑惑之色,于是解释道,“这个璇姝应该是麒麟一族的公主,她方才对主子您释放了血脉威压。”

“原来如此,可她为什么说我抵御了她的血脉威压?”闻言,卿云歌略略思索片刻,摊了摊手道,“可是我方才和她过招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感受到啊。”

先前和璇姝比拼,她只感受到了这个麒麟族人的修为绝对在冥阶以上,不过却因为要分出更多的玄力来抵御这里的高温和火元素,但是她却不用,所以她才能轻而易举地反将一军。

“啥玩意儿,主子你完全没有感受到?”剑灵听得目瞪口呆,一时间百思不得其解,“就算主子您的母亲是凤凰族的直系血脉中血脉纯度最高的,可是她毕竟和人类结合了,主子您体内的凤凰族血脉纯度肯定会降低,人家麒麟族的公主对你释放血脉威压,你竟然什么感觉都没有?”

“我怎么知道,我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卿云歌耸耸肩,“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她的胸好大。”

剑灵:“……”

主子你其实光顾着看人家的胸了吧!

“不过话说……会不会是因为我体内有着神凰之魂?”开完玩笑,卿云歌略略思索片刻,“神凰之魂不是可以逐渐改变我的体质吗?”

“是有这个可能。”剑灵挠了挠头,依旧表示不明白,“但是神凰之魂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把你的体质改造完毕?而且这和血脉之力也没有关系啊。”

“这就奇怪了。”卿云歌摸了摸下巴,“算了,想这些做什么,反正这对我来说又不是一件坏事。”

和剑灵交谈了很久,但现实世界也不过几息而已,璇姝气息不平地站在那里,望向红裙少女的目光很是阴冷。

没想到少了一个凰灵薇,又出现一个比她还要厉害的角色,可是不管怎么样,红莲业火花,一定要拿到手!

这样想着,璇姝再度动手了,她趁着红裙少女不注意,先是投掷出了手中的银色弯刀,然后身子腾空,抬起右手,对着地上的人就是一掌,口中清喝道:“来尝尝我的《麒麟掌》!”

卿云歌虽然是在沉思,可她的警惕心从未落下,一直注意着璇姝和凰焱二人的一举一动,看到璇姝摆出这么一番架势,不由心中冷笑一声。

看来这璇姝也不是胸大无脑,反而诡计多端,先是用声音和武器吸引她的注意力,然后在打出致命额一击,而她旁边就是熔浆湖,璇姝此举,怕是想借熔浆湖来对付她。

但是不好意思了,亲爱的麒麟族公主殿下,你要失望了。

先是一个侧身,少女轻而易举地躲过了那把银色弯刀,然后一个回旋踢,将弯刀又重新踢了回去,而与此同时,璇姝的下一道攻击也到了。

双眸微微一眯,在这里她不能使用《凤火燎原》,否则会被那个凰焱发现倪端,看来只能动用凤璃剑了。

下一秒,只听“砰——”的一声,三尺青峰和迎面而来的手掌撞在了一起,在一片火焰纷飞之中,有人在淡淡地说:“冷刃霜寒挽长歌!”

仅仅一招,就破了所谓的《麒麟掌》,当然,并不是因为她的修为高出璇姝太多,而是这烈焰山脉之中,璇姝根本无法发挥出平常实力的十分之一,自然而然,也就让她捡了便宜。

璇姝大惊失色,她没有料到自己的攻击居然被少女手中的那把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剑给抵挡住了,而且自己的右手还被那把剑震得虎口发麻。

这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兵器,竟然连《麒麟掌》都能化解?

虽然在这里她是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可毕竟她是麒麟族的一员,怎么可能被一个极为普通的少女打败?

然而就在卿云歌刚刚收起手中的凤璃剑的时候,忽然,一声暴喝自她右边响起:“去死吧!”

紧接着,一道强悍的玄力直直地朝她袭来,速度快到她根本来不及躲,她虽然已经及时地侧过身去,可还是被那道攻击给打中了,而她的身后,便是熔浆湖。

卿云歌没有收住脚,整个身子都栽入了冒着气泡的熔浆之中,很快就沉了下去。

“哼,璇姝,没想到你倒也不笨。”凰焱这个时候已经能站起来了,他的脸色有些苍白,显然因为方才那一击抽空了力气,“你去吸引那个少女的注意力,然后让我最后给她致命一击,佩服佩服,不愧是麒麟族这一代最出色的直系血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璇姝见到她忌惮不已的红裙少女已经完全被熔浆吞没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就算这个少女有着极致之火,也会死在熔浆之内,那么就没人与她争夺红莲业火花了。

凰焱已经没有任何力气,根本不行,红莲业火花,她就要拿到手了!

熟料,正当璇姝准备飞身去摘熔浆湖正中央的红莲业火花的时候,溶洞里出现了第四个人,紧接着响起了一道冰冰凉凉的声音,带着一股阴狠:“璇姝你说的不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惜……你不是黄雀,而是螳螂。”

听到这个声音,璇姝猛地顿住了脚步,然后扭过头去,在看到来人的一瞬间,她的雪眸冷冷地眯了起来:“夜将臣?”

夜将臣冷冷地看着璇姝,墨眸里是彻骨的杀意,他已经用了最大赶到这里,却万万没有料到,他看到的第一幕,就是红裙少女被打入了熔浆湖之中,差点让他也直接跳了进去。

修为再高的人,掉到了熔浆湖之内,也不会活下来,尽管他不想承认,可他必须去接受这个鲜血淋漓、痛彻心扉的事实。

那么,既然她去了,他就要替她,杀了这两个害她跌入熔浆湖的罪魁祸首。

“一年不见,璇姝你还记得我,夜某深感荣幸。”夜将臣的声音带了浓烈的杀机,他的身子绷得很直,仿佛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刃。

“我怎么可能不记得你。”璇姝抬眉一笑,“夜太子那么厉害,我可一直希望,夜太子能成为麒麟族的挂名长老呢。”

顿了顿,声音蓦地转冷:“不过夜太子此次前来,也是为了红莲业火花?”

言下之意,你也要和我抢吗?

“呵,红莲业火花,红莲业火花和她算得了什么?”闻言,夜将臣忽然冷笑起来,俊美的面容微冷,“璇姝,你害了她,今日,就别想走出烈焰山脉了!”

“她,她是谁?”听到这句话,璇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倒是凰焱明白了,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高贵的玄衣男子,“那个红裙少女是你的人?”

“她以后会是。”夜将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下一秒,一把全身透明的长剑出现在他手中,长剑出现的那一刹那,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溶洞里地温度忽然降低了。

看到那把长剑,璇姝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她失声:“雪魄剑竟然在你手中?你……你的玄力属性难道是极致之冰?!”

这个认知让璇姝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极致之冰可是她最怕的东西,更不用说还有雪魄剑。

夜将臣怎么会得到雪魄剑?

雪魄剑不是和烈魂刀一样,早就失传了吗?

“有眼界。”夜将臣握着那把透明的长剑,容色冰凉,“伤她者,死!”

话音未落,身子一个暴掠而出,玄衣男子朝着对面的银纹长裙的女子袭去,攻击丝毫没有留情。

璇姝忽然打了一个哆嗦,因为她觉得她自己周围的温度在迅速下降,这让她十分的不舒服,她望着迎面而来的攻击,色厉内荏道:“夜将臣,你若是今天杀了我,你会遭到整个麒麟族的报复的!”

“麒麟族?”这三个字只是让夜将臣的攻势微微顿了一下,苍白的薄唇扬起一抹笑,“也好,杀了你,我再去找麒麟族算账!”

璇姝面色大变,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连麒麟族都不放在眼里了,难道他已经强到了那个程度吗?

他有着雪魄剑这等神兵,她根本不是对手。

“凰焱,三大王族同气连枝,你想见死不救吗?!”璇姝的目光猛地看向了一旁的凰焱,声音之中带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

“璇姝,你是不是傻了,让我救你?”闻言,凰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挑了挑眉说道,“三大王族的确同气连枝,可是你和灵薇公主可是对手,你死了,我高兴还来不及,救?想得美!”

凰焱的这一句话气得璇姝脸色煞白,她瞪了他一会儿,而这个时候,夜将臣的攻击也临近了,她不由地慌乱起来。

就在她已经准备死在雪魄剑下的时候,忽然,整个溶洞剧烈地震动起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惊醒了一般,岩壁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裂缝,仿佛即将崩塌。

而红莲业火花所生长的熔浆湖此刻也剧烈地翻滚了起来,下一秒,便见一道熔浆掀起,竟然将湖中央的红莲业火花给淹没了。

看到这一幕,溶洞里的三人都是一惊,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异变。

唯一清楚这次异变的,只有还待在熔浆湖底的红裙少女。

卿云歌其实一直都分出了几分心神在注意着一旁的凰焱,虽然说凰焱和璇姝不和,但他们毕竟都是三大王族的人,在面对她的时候,肯定会一致对外。

所以凰焱的那道攻击虽然伤到她了,可并不会让她掉入熔浆湖之中,而她之所以掉进去了,是因为在方才那道攻击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的脑子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小丫头,跳进去,赤色剑魂在里面!”

那道声音她十分的熟悉,正是存在于她精神之海深处的那个红衣男子,隋安然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可她相信他是不会害她的,于是她就听了他的话,跳进了熔浆湖之中,而从外人的角度来看,便是她没有躲过凰焱的攻击,被打进了熔浆湖之中。

果不其然,在熔浆湖的湖底,就有一条赤红色的绸带一样的东西在飘着,那就是她一直寻找的赤色剑魂。

而令她惊异的是,这熔浆湖居然对她没有半点伤害,反而让她感觉极为的舒服,就像在泡温泉一样。

卿云歌朝着赤色剑魂缓缓游去,这一次和上次找到紫色剑魂不同,吃色剑魂是单独的,并没有和什么其他生物融合,所以只要用凤璃剑召唤一下去,赤色剑魂便会归位。

手中的三尺青峰抬了起来,然后触碰到了赤色剑魂,下一秒,剑魂迅速抖动起来,就像是在抗拒着什么一样,但很快就被凤璃剑给吞噬了。

凤璃剑吞噬完剑魂的那一刹那,长剑颤鸣着,赤红色的光芒猛地爆发开来,引得整个周围都开始震动起来。

而与此同时,卿云歌感觉她整个人又被牵引着,进到了精神之海的深处,下一秒,熟悉的狂傲声音再度响起。

“小丫头,既然赤色剑魂已经归位,那么《凤天诀》的第二式,也该传给你了。”

说完这句话,紧接着红衣男子大笑出声,一如既往地傲气张狂。

“剑出生死一线间,剑下尸骨踏红莲,此去九幽路途远,斩尽日月欲封天!”

------题外话------

霸不霸气!

后面的剑诀更霸气!

元宵节快乐~

卿卿溜去吃汤圆了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