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朱雀逝,凤璃出!(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和第一次学习《凤天诀》不同,红衣男子并没有给她演示这四招剑诀,反而是通过精神烙印,直接传到了她的脑海里。

卿云歌的神情微微一恍惚,就感觉脑海里有一个影子在拿着一把长剑,慢慢地舞动着,而她像是被那个影子所牵动,握着凤璃剑,在熔浆湖底,也开始一个动作接着一个动作的展开剑势,低声清喝。

与暗系剑魂所带来的气势不同,这凤天诀的第二式让人有一种万物都可杀尽,青锋过处,生灵涂炭,所有的一切在这把剑面前,都会化为灰烬,哪怕是高高在上的日月。

“剑出生死一线间。”

红衣舞动,气势磅礴,剑临天下,一念定生死。

“剑下尸骨踏红莲!”

刹那间,足尖之下忽然绽放出朵朵妖艳的红莲,那是由烈火形成的,尸骨横野,红莲开遍了整个熔浆湖底,而那最大的一朵,正是先前被熔浆所吞噬的红莲业火花。

红莲业火花此刻像是有了灵性一般,倏地化为一道红光,直奔红裙少女而去,眨眼之间,便融入到了她的体内,但少女却仍然沉浸在这玄奥的剑意之中,仍然未觉。

“此去九幽路途远。”

念出这句剑诀的时候,卿云歌仿佛整个人都置身于森罗地狱,周围有着无数亡灵,可也就在这时,手中的三尺青锋忽然震鸣一声,刹那间,死亡的悲声又尽数散开来。

“斩尽日月欲封天!”

蓦然,红裙少女闭着的双眸倏地睁开,而在睁开的那一刹那,浓烈的赤光从瞳底猛地爆发开来,在这一刻,杀气骤起,咄咄逼人,仿佛远古神明降临,淡漠地撕裂了日月星辰。

天地间昏暗一片,唯有红衣在轻盈地飘舞,刚中带柔,柔中带毅。

一剑定生死,一剑屠生灵,一剑乱星辰,一剑斩日月。

凤璃既出,何人敢违?无人敢违!

四道剑诀施展完毕,凤璃剑震鸣一声,脱手而出,立于熔浆湖之中,而红裙少女又重新闭上了双眼,就那样直接盘腿坐了下来,感受着玄奥的剑意,和体内喷涌而出的精纯玄力。

随着凤璃剑将赤色剑魂缓缓吞噬,进阶成上品天灵器,卿云歌的修为也直接开始暴涨起来,身上先是浮起了淡淡的绿光,绿光很浅,然而下一秒,绿色的光倏地开始变深,与此同时,熔浆湖剧烈地翻滚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破土而出。

不过半息,魂阶二段直接突破,然而玄力依旧在暴涨,元素流也没有停下来,绿光接着向深绿转去。

魂阶二段中期,二段巅峰……瞬间突破魂阶三段,四段,四段中,四段巅峰……魂阶五段了!

修为虽然暴涨地很快,但卿云歌此刻却紧紧地咬着牙,想要将体内暴动的玄力平息下来,她有一种预感,如果她不将经脉中的玄力平息下来,那么今天她的修为可能会直接突破到魂阶九段的巅峰,可是并不行。

她不能让自己的修为突破的太快,否则日后她根本无法巩固这份修为,那么这份修为对她来说并非好事,而是坏事,拥有了超出你本身该拥有的实力,就好比一个乞丐却有着上好的宝玉,迟早会丢了性命,所以她拼命地压制住即将冲向魂阶六段壁垒的玄力,想让修为停在魂阶五段的巅峰。

“咦,这个小丫头,倒还真是有趣。”精神之海深处的红衣男子注意到了这一幕和少女体内的变化,先是略略吃惊了一番,然后莞尔,“此等毅力,就连我都不一定有,面对实力这等人人都想要的东西,这小丫头居然还能守住本心,不得了啊不得了。”

笑完之后,他难得地流露出一丝不快,像是在自言自语:“朱雀居然还说我小气,真当我听不见,如果我把神灵体直接给了这个小丫头,那你岂不是就没事了,只不过可惜啊……”

那双烈焰赤眸中流露出一丝伤感,红衣在空中猎猎舞动,男子负手站在那里,周围萦绕着一股荒芜之气。

“可惜啊,我的老朋友,我醒了,你却要走了……”红衣男子微微抬头,火光映在他坚毅英俊的脸庞上,他轻声喃喃,“我本以为,我们还有相聚的时候。”

言语之中,是浓浓的怀恋。

他的目光透过了熔浆湖,又掠过了烈焰山脉,像是看到了很远的地方,那个地方是一片荒芜的战场,灰色的天空之下是千疮百孔的大地。

忽然,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原本空无一人的大地之上倏地出现了一道身影,那是一个女子的模样,她的面容高贵而圣洁,就像是不存于人世,而她的身体却已经变成了透明色,而且令人惊异的是,她的双脚已经不见了,仿佛化为了尘土,烟消云散。

“这是……”女子的双眸微微一动,瞳底浮起一抹震惊之色,她又仔仔细细地感受了一番,才确定她感受到的是真真切切存在的,“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啊……”

她低声说道,然后抬起头来,望着纤尘不染的天空,仿佛那里有一个人在和她默默对视,可是那个人,她却怎么也接触不到。

“你也感受到我要消散了罢。”女子收回了目光,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身,不由微微苦笑一声,“你和她给了我一块赤灵暖玉,却也不过让我苟延残喘了千年罢了,其实……我很想在千年之前,就追随他们三个而去了。”

这句话刚刚落地,突变忽生,女子的双腿,也忽然变成了虚无,而她的整个身躯,都在慢慢消散,但她的面色依旧平静,眉眼淡淡,仿佛将这一切都不放在心上,即便到最后,她会死亡。

与此同时,这片空旷的战场之上,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那声音沙哑无比,像是沉寂许久,在今天才得以释放。

“哈哈哈哈,朱雀!”那声音凄厉地大笑出声,“没想到你也要死了,你镇压我们这么多年,可会预料到今天的后果?!”

“预料到如何,没预料到又如何。”朱雀的声音清清淡淡,双眸淡然如水,“就算我死,你们也别想从这里出来。”

“青龙死去的时候,也曾说过这番话,可是又能怎样?!”那声音忽然变得断断续续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制着它一样,“只要你们一死,我们的封印就会慢慢解除,不管是百年还是千年,我都等得起!”

“哈哈哈哈……”

说完之后,声音又大笑起来,而笑声却渐渐弱去,直到消失不见,仿佛声音的主人再一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而此时,朱雀的身影已经快要看不到了,慢慢地,她的身躯逐渐变得更加透明,开始一点一点的消散,归位虚无。

女子自知无法改变自己身体的变化,所以面色很平静。

很快,荒芜的战场之上再度变得空旷起来,如果不是地上残留的点点光辉,根本不能证明,有人曾经来过这里。

天地间,只剩下一声轻喃,带着幽幽的叹息之意。

“生而为人族,死亦为人族,不怨不悔,不畏不悲。”

“只要人族无恙,吾纵死,也得以心安……”

……

与此同时,玄灵域之外,四灵学院之中,老人正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神情惬意,然而下一秒,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老人蓦地睁开了双眼,他张开右手,难以置信地望了一眼手心处的印记,在发现最后一个印记也缓缓消失的时候,原本平静的脸色忽然大变。

“怎么可能……”老人失声惊呼,“朱雀大人……竟然也去了?”

“此事一定要禀报院长大人。”老人微微思索片刻,便立马起身,“朱雀之死,事关整个人族兴亡,人皇大人不在,那么只有院长大人能定夺。”

说完之后,他便伸出两只手,在自己面前虚抓了一下,紧接着,空气颤鸣起来,然后出现了一道裂缝。

老人毫不犹豫地跨入了那道裂缝之中,动身去找他要找的人。

……

玄灵湖中央的小岛之上,黑衣女子带着一块面纱,坐在小岛的一边,默默地看向远方,阳光落在她的背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辉。

就在她准备起身进屋的时候,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的神色十分的焦急,显然是遇见了什么大事。

“玄灵?”影溶月看到来人的时候,双眸之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但声音依旧淡淡,“你怎么来到我这里了,发生了什么事?”

“影大人,朱雀大人她,她……”玄灵因为整个人还处于震惊之中,所以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完整。

影溶月微微皱眉,然后抬起了右手,便见她掌心之中出现了一个茶杯,而茶杯之中有着凉茶,她递了过去,淡淡道:“喝点水,怎么急成了这个模样,你我距离根本没有多远,到底是什么事还劳烦你用破碎虚空?”

玄灵接过了那一杯茶,然后咕嘟咕嘟地一饮而尽,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下呼吸,他又因为喝的太快被呛住了,然后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影溶月的神色这才变得凝重起来,她知道玄灵做事向来稳重,要不然也不会让他来守卫四灵学院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玄灵都变成这个样子?

难不成……跟玄灵域有关?

想到这里,黑衣女子的眸光微微一动,看来,应该是玄灵域之中出什么问题了。

“影大人,我方才……方才感受到……”玄灵终于喘上了一口气,便迫不及待地说道,“朱雀大人,已经去了!”

朱雀已经去了!

这一句话让影溶月整个人都处在了震惊之中,向来寡淡的神色也出现了裂痕,那双深灰色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她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一下,才淡淡地问道:“此事当真?”

“影大人,我因为是四灵守护兽大人创造出来的,所以他们若完全死去,我便能感受得到,并且,在我被创造出来的时候,我的掌心之中变多了四个印记。”玄灵的双眼之中满是悲怒,他的声音也很轻,“那四个印记分别代表着四个守护兽,如果印记消失了,那就说明,它的主人死掉了。”

说完之后,他将右手张开,而掌心之中,此刻却什么都没有。

“千年之前,青龙大人率先离去,我手中的印记便少了一个。”玄灵沉声道,“这些年来,只有朱雀大人的印记还保留着,我以为朱雀大人还能坚持很久,没想到……”

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哽咽起来。

影溶月默默地站在那里,双眸波澜不惊,看不出喜怒,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她才低声说:“这件事不要传出去,不要让其他八位守护者知道四灵守护兽已经完全死去。”

其实,所有人都以为守护人族的四灵守护兽已经死了,但只有个别人,譬如九大种族的守护者等人才知道,四灵守护兽是为了镇压一些东西,才不在人世出现的。

而到现在,那一辈人,除了影溶月、玄灵以及人皇之外,都以为四灵守护兽还好好的在玄灵域中活着,根本没有料到,千年之前,就已经有三个守护兽完全死亡了。

四大混沌兽死亡的这件事绝对不能传出去,如果要让那些人知道四灵守护兽是因为镇压某些东西才死亡的话,会引起整个九族的慌乱和动荡。

九大种族的守护者表面上关系极好,同气连枝,但难不保背后会捅刀子,若是他们知道人族的所有混沌兽都死去,那么人族,也将大难临头。

“这我当然知道。”玄灵苦涩地说道,“也不知道人皇大人什么时候回来,自从青龙大人完全死去,他就再也没出现过。”

“人皇……”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影溶月的眸光微微地变了一下,但很快地恢复了正常,“他你不必担心,我会去找他。”

“影大人你……”玄灵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一时间有些失声。

“玄灵,别惊讶,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很久了么?”影溶月抬起手,在太阳穴处按了一会儿,似乎有些疲惫,“我自己的私事,又怎么能敌得过人族的兴亡?”

“影大人你能这么想,玄灵我也就放心了。”老人像是松了一口气,原本紧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不过影大人你知道人皇大人在哪儿么?”

“我?我不就在这儿吗,还能在哪儿!”没等影溶月开口回答,只有两个人的小岛忽然又出现了第三个人的声音,那声音带着一丝慵懒的笑意,“不用来找,我自己来!”

话音刚落,影溶月和玄灵的面前便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乍眼看去,他和影溶月穿的衣服样式似乎是同一款,不过是一个男装,一个女装,此刻站在一起,竟然十分的相配。

看到来人,影溶月撩动了一下眼皮,然后冷哼一声,心说一千年不见,这人竟然变得如此不要脸,也不知道是跟谁学得,明明以前还是一个榆木桩子,老了到还开窍了,真是稀奇。

玄灵却是大吃一惊,他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黑衣男人:“人皇大人?!”

“是我是我。”君临笑吟吟地同这个面目慈祥的老人打了一声招呼,“多年不见,玄灵你的身体还这么好。”

闻言,玄灵正受宠若惊着,一旁的影溶月冷冰冰地开口了:“不要告诉我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些客套话。”

言下之意,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哪里哪里,阿影,我可是专门来看你的。”君临深情地凝视着黑衣女子,口中款款说着情话,“这一次,不管你打我多少次,我都不会走!”

说完之后,君临暗自得意,那日,他向容瑾淮求教怎么哄女人,熟料那个腹黑无比的家伙居然不告诉他,他只好去买了一些话本子,然后专挑那种里面男人如何哄女人的地方看,这几天,他也学了不少。

哼,你不教我,我也能自学成才。

熟料,听到这句话,影溶月的面容微微抽搐着,她像是在极力地压抑着什么,深灰色的眸子里隐隐有着怒火闪现。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到底跟谁学的,净说这些无用的话!

而玄灵像是见到了鬼一样看着黑衣男人,怎么……怎么人皇大人消失了一千年,性子居然变得如此滑头不着调?以前那个手握生杀大权,君临天下的人皇大人去哪儿了?面前的这个不会是假的吧?

君临正等着面前的人给他一个拥抱,熟料,等来的不是拥抱,而是一拳。

“啊——!”君临捂着自己的右眼惨叫一声,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睁着完好的左眼,这才发现自家夫人正怒气冲冲地看着他,恨不得把他在吊起来打一顿。

“你这一千年到底做了什么,怎么性子完全转了样?”影溶月收回了手,语气之中带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是不是我不打你,你就走了?你怎么这么欠揍?”

听到这句话,君临一懵,怎么回事,阿影怎么会是这个反应,话本子里的女子不都是抱着男子哭,然后说“我不打了,绝对不打了”吗?

为什么他把那句话用到阿影这里就不一样了?

看到这一幕,玄灵失笑地摇了摇头,看着黑衣男人的目光之中带了一丝怜悯,仿佛再说,你自求多福。

“我错了我错了!”君临立马恢复了正常,他揉了揉自己的右眼,将乌青消掉之后,才正色道,“其实我来这里,也是为了四灵守护兽的事情。”

影溶月本来还想着再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揍一顿,但冷不丁地听到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又收起了这个想法,然后轻飘飘地看了某人皇一眼:“你去过玄灵域之中了?”

“是啊。”君临点点头,“在上次见你之前,我去了玄灵域一趟。”

闻言,影溶月顿时感觉心里十分的不爽,这个家伙回来了竟然不先来看我,反而跑到玄灵域之中,实在是太过分了,看来上次打得还不够,一会儿在打一顿才行。

君临根本不知道他这一句很平常的话又触动了自家夫人的怒火,而仍自顾自地说道:“那日,我去见了朱雀之后,朱雀同我说,再有七日,她便要完全消散了,而今日,便是第七日。”

“唉,没想到朱雀大人已经提前感知到了自己的死亡。”一旁的玄灵听到这话,有些难过,“我也是发现我手中的印记消失了,才知道朱雀大人已经离去。”

“玄灵,我知道你和四灵守护兽之间的感情十分的深,我也一样,但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方才还嬉皮笑脸的君临像是换了一个人,他语气严厉,神色冰冷,在这一刻,玄灵才真正的感受到,昔日那个手握生杀大权的人皇回来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就是封锁消息,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并且,还要保持着四灵守护兽还活着的假象,万一那些家伙有哪天心血来潮,要去玄灵域转一趟,事情就要露馅了。”

“不错。”影溶月微微颔首,表示认同,“从现在开始要封锁玄灵域,任何人不得入内。”

玄灵默默地点头,他是玄灵域的守域者,自然而然能在玄灵域中轻易地进出,所以封锁玄灵域不再话下。

“那么影大人,人皇大人,我就先下去了。”老人语气之中还有着怅然,显然还沉浸在朱雀逝去的悲伤之中,“你们也好久没见面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之后,玄灵便纵身飞出了小岛。

“阿影,我……”君临见到这里又剩下他和影溶月两个人了,忽然感觉头皮有些发麻,上一次被胖揍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他真的怕这一次又来一遍。

影溶月沉默着不语,她负手站在那里,看着玄灵湖的对面,几个学员在岸边走着,年轻的面容之上洋溢的笑容,令人羡慕不已,良久,她才幽幽开口:“我们都已经老了,这个时代,已经不属于我们了。”

闻言,君临先是一愣,然后大喜,心说终于不会打他了,所以他故作严肃地咳嗽了一声,也叹息道:“是啊,凤璃剑都有了新的主人了,我们也该退休了。”

“这一批四灵学院的学员之中,有一位你的老朋友。”影溶月并没有接这句话,而是又换了一个话题,声音也蓦地沉了下来,“可是我发现不了他的伪装。”

“老朋友?”闻言,君临略略思索片刻,“你是说其他八位守护者中的一位?反正不可能是兽王那个家伙,我前几天才和他见过面,他正在忙兽族的事情呢。”

“你果然是越回越过去了。”影溶月一记眼刀甩了过来,冰冰凉凉,“我虽然修为是不如你们,但也不至于看不穿你们的伪装,能让我都看不穿伪装的,除了他,还会有谁?”

“你是说……”君临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才不会承认他根本没有怎么关注这个话题,被说了一句之后才正正经经地想着,然后他的神色一凛,“你是说九幽之主那个家伙?”

“嗯。”影溶月微微点头,目光悠远,她仍望着那群在岸边漫步的学员,声音淡淡地道,“前一阵子,我感受到了四灵学院内出现了死神的气息,但是学员之内并没有人死去,而那个死神的气息仅仅只是出现了一会儿,便又不见了。”

顿了顿,神色有些凝重:“后来我才发现,九幽之主伪装成了这一届的一个学员,来到了四灵学院。”

“如果是九幽之主的话,这就有些难办了。”闻言,君临的眼眸微微沉了沉,“那个家伙的伪装,连我都看不出来。”

“所以我最近让执法队加强了巡逻和防守,一有异动,便会禀报给我。”影溶月颔首,双眸之中有着浓浓的疑惑之色,“只是不知……九幽之主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按理说,我这里,应该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亲自来。”

“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君临迅速地说道,“不过阿影你放心,我们身为九大种族的守护者,是不能随便出手灭杀生灵的,所以四灵学院之中的学员是不会有事的。”

“不,我并不害怕这件事情。”影溶月摇了摇头,轻声说,“我总有一种预感……九族已经开始动荡了,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罢了。”

她望着远方的天空,清风拂面而过,岁月安详而静好,两人这样站着,仿佛在等天荒地老。

然而平静永远不会持续太久,忽然间,天际发生了异变,在天地相交处,凭空出现了一抹红色,紧接着,那抹红色迅速地扩散开来,瞬间将湛蓝的天空都覆盖了起来,连高高悬挂的烈日也没能逃过这抹红色的吞噬,顿时,整个苍穹都变成了赤红色。

看到这一幕,君临和影溶月皆是一惊,更不用说四灵学院之中的学员了,他们有人惊恐地望着天空,甚至还有人被吓得瘫倒在地。

“天生异象,这是第二次了。”影溶月倒是没有丝毫的慌张,她目光凝重地看着头顶上的红色,“上一次,是凤璃剑出世,那么这一次……恐怕也和凤璃剑有关系。”

听到这句话,君临的眸光微微动了一动,沉思道,阿影并不知道谁是凤璃剑主,知道这件事的应该也就他和容瑾淮,看来,小丫头那里,有问题啊。

前些日子容瑾淮同他说,他带着小丫头去烈焰山脉,难不成……烈焰山脉有什么异变么?事关凤璃剑,他确实需要去看看。

想到这里,君临沉声说道:“我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完之后,他一个暴掠而出,迅速从小岛上消失了。

“哼!”影溶月冷哼了一声,“还说什么不会走,走的比谁都快。”

……

卡撒大陆,烈焰山脉。

“怎么回事,红莲业火花怎么被熔浆吞噬了?”看到先前还在熔浆湖正中央的红莲业火花不见了,璇姝的脸色大变,“熔浆不是为了保护它的吗,怎么会把它吞噬了?”

“呵,璇姝你果然不配得到红莲业火花。”一旁的凰焱虽然已经耗空了力气,但他还是禁不住想要嘲讽,“就连熔浆都为了不让你得到它,直接将它吞噬了,啧啧啧,璇姝,你还真是惨!”

“你闭嘴!”璇姝转过头来,低吼道,“凰焱,是不是你搞的鬼?!”

“我?”闻言,凰焱嗤笑一声,“我要是有那个本事,你还能在这里活蹦乱跳?笑话!”

因为先前的震动,夜将臣此刻停下来攻势,目光落到了熔浆湖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因为眼睁睁地看着红裙少女落入熔浆湖之中,他便直接认为她已经死了,一时间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了这两个罪魁祸首为她报仇。

但现在静下来想想,他看上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死了?

就在三人都十分疑惑的时候,忽然,熔浆湖又剧烈地翻滚了起来,下一秒,百尺熔浆掀起,直直地冲破了溶洞的上方,而在熔浆之上,红裙少女踩着一把剑站在那里,神圣风华无比。

看到那个红色的身影,夜将臣原本有些死寂的眼神在这一刻活了过来,他死死地盯着站在熔浆上的红裙少女,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

她没死,真好。

“不,不可能,你怎么没死?”璇姝显然也看到了,她难以置信地尖叫出声,整个人都有些歇斯底里,“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

就算这个红裙少女拥有着极致之火,也不可能在熔浆之中存活下来。

“我是谁?”卿云歌冷冷地看着地面上的人,樱唇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容来,“我是你的神!”

话音刚落的下一秒,百尺岩浆就像是活了一般,载着红裙少女朝着地上淌去,她跳下岩浆,脚底下的剑也在这一刻重新回到了手上。

“刚才,你是用这只手打得我是不是?”卿云歌缓缓走到银纹长裙的女子面前,握着剑指着她的右手,轻声询问,声音轻轻柔柔,就像是在问你这个好不好吃。

“你……”璇姝整个人都处于极度的恐惧之中,因为她忽然感觉,她身体里的血脉在这一刻都战栗了起来。

不,这是怎么回事,她可是纯血的麒麟族,血脉纯度极为上等,怎么会在这个少女面前,竟然还有着要臣服的感觉?

“看来是这只了。”见到璇姝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卿云歌微微一笑,笑容嗜血而冰冷,“打了我的手,留着又有什么用呢?”

“你说是不是,麒麟族的璇姝公主殿下?”

下一秒,只看见一抹凌厉的剑光从眼前划过,刹那间鲜血四溅,血肉撕裂的声音夹杂着女子的惨叫声,让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头皮发麻。

璇姝用左手捂着自己右腕,神色愤恨地看着面前的红裙少女,尖叫道:“你竟敢这样对我,你不怕麒麟族的报复吗?!”

断了一只手,虽然对她没有任何影响,但是也十分地不美观,要是被凰灵薇那个女人知道她居然被人断手,绝对会畅快地大笑起来。

该死,一个两个居然都不把麒麟族放在眼里,真以为她很好欺负吗?!

璇姝冷哼一声,先是给自己止了血,便一个转身,就出了这个溶洞,没有人阻拦她,这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们还是有些忌惮麒麟族的,毕竟她在麒麟族中的地位可不低。

雪眸之中的神色怨愤不已,她有着自知之明,有夜将臣在,她杀不了这个少女,而且就算没有他,在烈焰山脉之中,她也不是这个少女的对手,只能等到她出去之后,召集麒麟族的兵马,好好地将这个伤她的少女收拾一顿。

看到璇姝走出了溶洞,卿云歌挑了挑眉,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然后她转过身来,望向了另一个人,然后轻轻地哦了一声:“我忘了,这里还有一个凤凰族的族人呢。”

凰焱头皮发麻,心生恐惧,他也想像璇姝一样离开这里,可不知道为何,他像是被一股庞大的威压给震住了,别说走,就连起身,他都办不到。

就连灵薇公主全面释放血脉威压,他都不会有这样难受的感觉,这个少女到底是谁,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血脉威压?

可凰焱虽然恐惧,但并不怎么害怕,在他看来,这个红裙少女既然没有杀璇姝,那么必然也不会杀他。

“你不要以为,那个女人能走是因为她是麒麟族的公主,而你同样身为王族之人,我就不会杀你。”凰焱心里的想法全都被卿云歌看破了,她歪了歪头,然后用精神力传音道,“真不巧,我和凤凰族有仇,所以你,我必杀无疑!”

这一句话像是一道惊雷在凰焱的脑海中炸裂开来,他惊惧地看着眼前的红裙少女,凄厉地叫了起来:“你不能杀了我,杀了我,灵薇公主会为我报仇的!”

“其实我也不想杀你,但是,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卿云歌忽然话锋一转,“如果答案我满意,我就放你走,如何?”

“好,你问我什么,我都可以回答。”听到这句话,凰焱松了一口气。

“我问你……”卿云歌的声音倏地沉了下来,“你们凤凰族中,是不是有一个叫凤琅嬛的女子?”

不知道能不能从这个凤凰族的人口中套出一点关于娘亲的事情来,但她却没报什么希望,因为这个凰焱显然都没有见过她娘亲,要不然在看到她的时候,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发现她的身份。

“凤琅嬛?”凰焱想了想,迟疑道,“好像有吧,但我没有听过。”

“那看来你是想死了。”卿云歌其实根本没打算放过凰焱,凤凰族的人,除了她娘亲,她都不在乎,而且这个人方才还想置她于死地,她是不可能留下他的。

更何况,如果他回到凤凰族之后,若是有朝一日见了她娘亲,那么必然会将看到她的事情告诉凤凰族的那些人,这个结果不是她想要的。

“不不!”凰焱见到少女手中的三尺青锋又扬了起来,顿时嘶叫地不断哀求道,“你再换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我绝对能说的出来!”

“刚好让我拿你来试试,我今天新学的《凤天诀》第二式。”卿云歌扬眉冷笑,下一秒,剑气猛地爆发开来。

“《凤天诀》?”凰焱听到这个名字,失声,“你竟然是凤璃剑主?!”

------题外话------

朱雀死了,写到这里其实有些伤感e=(′o`*)))唉,不过没办法,这是四灵守护兽的使命。

考虑女神节要不要搞个活动呢,你们都不给我活跃起来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