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凤天诀斩,帝王兽现!/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声惊叫凰焱竟然还想到了用精神力传音,而并非是用嘴巴说了出来,在听到凤天诀那三个字之后,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红裙少女手中的那把看起来普通至极的三尺青锋,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一把平常无奇的剑,竟然就是九族传说中的三把混沌灵器之一。

昔年,兽族原本是四大王族,但是自从比蒙族带着一部分兽人反叛之后,就只剩下了龙族、凤凰族和麒麟族三个王族,而也是为了抵御暗兽人的进攻,每个王族又打造了一把混沌灵器,只有凤凰族的混沌灵器献出了混沌兽的生命,而龙族和麒麟族的混沌兽仅仅不过是元气大伤。

自此,凤璃剑、龙瑾扇和麒麟书就成了世上仅有的三样混沌灵器,只有三大王族中血脉最高贵、最纯净的族人方可得到它们的认可。

凰焱身为凤凰族的一员,自然知道,凤璃剑乃是凤凰族的至宝,因此也会了解很多关于凤璃剑的事情,他知道凤璃剑原本是尊者凤青璃的本命武器,但是,在几千年前,璃尊者死去之后,凤璃剑也就不见了踪影,所有凤凰族的族人都以为是混沌灵器有灵,剑主死掉之后,自己也就消散在世间之中了。

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能在这里见到传说中的凤璃剑。

凰焱并不怀疑红裙少女所说的话的真假,因为只有凤璃剑主才能修炼《凤天诀》,这也是他偶然一次偷偷听族内长老说的,才记下了这个名字,本以为这三个字永远只是活在传说中的东西,却在今天派上了用场。

既然这把剑是凤璃剑,那么这个红裙少女……凰焱猛地抬起头来,再度凄厉地大叫一声:“你竟然也是……我凤凰族的人?”

“凤凰族的人?”卿云歌歪了歪头,然后耸耸肩道,“算是吧。”

她有一半的凤凰族的血脉,说她是凤凰族的人,姑且也可以。

而且凰焱不知道的事,卿云歌是故意说出《凤天诀》这三个字的,就是想试探一下凤凰族的人对凤璃剑的了解究竟有多深,她能看出眼前这个男人不过是凤凰族的一个小喽啰罢了,竟然也会知道《凤天诀》是凤璃剑主专有的剑诀,那么若是今天换了其他凤凰族的人……难不保在看到这把剑的时候,都能知道这是凤璃剑。

看来她以后,必须要少用凤璃剑,尤其是在外族人面前。

想到这里,那双玫瑰紫色的眸子微微的沉了沉,凰焱是不可能放回去的,自己凤璃剑剑主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而且也不适合暴露,她还没有那个准备,和整个凤凰族乃至整个九族的人都站在对立面。

卿云歌瞟了一眼身后的夜将臣,然后很快地收回了目光,方才她和凰焱的那番话都是用精神力传音来交谈的,那个什么破太子应该是没有听见,不过他一直站在那里,倒是不知道也做些什么,只要不碍自己的事情,怎样都无所谓。

“你……你到底是谁?”冷汗顺着凰焱的额头缓缓滴下,他感觉自己跌心脏已经跳到了喉咙眼,“如果你是凤凰族的人,为什么我在族内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要想驾驭凤璃剑,必须有凤凰族的血脉,所以眼前的这个红裙少女一定是凤凰族的人无疑,那么她不受璇姝的血脉威压也就说的通了。

可既然是凤璃剑主,想必血脉纯度在凤凰族内应属上等,而且有着一张如此倾国倾城的脸,若是族内之人,他怎么可能没见过?

就算他没见过,灵薇公主应该也见过,可是也从来没听公主殿下她提起,族里还有这么一位惊才艳艳的族人。

“我是谁?”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蓦然微笑起来,“我说了,我和你们凤凰族,有仇!”

有仇二字刚刚落地,在凰焱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三尺青锋猛地扬起,下一秒,空中传来一声冷冷的清喝。

“剑出生死一线间!”

剑花一挽,剑气迸发,剑势猛烈,剑意惊人。

“剑下尸骨踏红莲!”

这一招是《凤天诀》第二式中最美的一招,万千红莲绽放,血色妖娆,美到令人窒息,但又带着不可忽视的凌厉。

凰焱已经惊惧地说不出话来,他不仅要分出一部分玄力抵抗这里的高温,还要抵御红裙少女带来的血脉威压,如果不是他事先吃下了可以让玄力在瞬间盈满的丹药,恐怕早已死在了这两击之下

但他虽然没死,也受了不轻的伤。

果然不愧是《凤天诀》,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迅速朝着一个方向退去,凰焱咬了咬牙,想要摸出传讯灵石,给凰灵薇传讯说他遇到了凤璃剑主。

他可以感受的到,面前这个红裙少女的修为还不到冥阶,仅仅是魂阶中段,之所以他敌不过,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烈焰山脉对他的压制太大,他不能放开全力去对付她,否则,以他冥阶四段的修为,早就把这个还处于初生期的凤璃剑主毙于掌下了。

他的命可以没有,本来他受灵薇公主之托来到烈焰山脉,就没想活着回去,可是在死之前,一定要把他遇到凤璃剑主的消息和这个少女的浮影,全部传给灵薇殿下。

“别害怕,这两招我只是同你玩玩。”见到凰焱逃跑,卿云歌足尖一点,一个暴掠而出,就来到了他的面前,唇边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容来,“这最后两招,你可要……接、好、了!”

“灵薇公主,属下在烈焰山脉遇到了凤璃……”看到冲天而起的剑气,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威压,凰焱立马暗叫一声不妙,连忙从储物戒中拿出传讯灵石,就开始给远在卡撒学院的凰灵薇开始传讯。

可是他并没有说完,卿云歌的攻击就已经到了,只看见在一片火焰之中,红裙少女立于空中,淡淡地开口了。

“此去九幽路途远,斩尽日月欲封天!”

这一招,才是《凤天诀》第二式,最大的杀招。

喝声落地的瞬间,烈焰卷地而来,熔浆湖又开始剧烈地翻滚了起来,倏尔,一声嘹亮的凤鸣声在溶洞之内响了起来,带着高高在上的傲然之意,仿佛远古神明降临,俯视着卑微的生物。

凰焱猛地睁大了双眼,在这一招面前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直接被剑气冲破了心脏,临死之前,他还握着那块白色的传讯灵石,双眼死死地瞪着,怎么也闭不上,而“凤璃剑主”那四个字,也终究没有传出去。

这个时候,卿云歌呼出了一口气,才从半空中跳了下来,她重新将凤璃剑收到体内,然后注意到了尸体手中的那块传讯灵石,毫不讶异地挑了挑眉。

从这个凤凰族的人先前和麒麟族公主的对话,她就知道他是一位凤凰族公主的手下,她是故意让他知道她的身份的,但她不会让他把她的身份泄露出去,所以才收起了想玩一玩的心态,迅速快刀斩乱麻,将凰焱杀掉,如若不然,她可能还会将这只凤凰戏耍一番。

“唉……还想着让他变回本体,让我也骑一回凤凰,啧啧啧,真可惜,怎么那么不听话呢……”卿云歌耸耸肩,然后弯下腰,将凰焱紧握着的手指一一掰开,然后拿出了传讯灵石

正待她准备直接捏碎毁掉的时候,传讯灵石忽然亮了一下,紧接着那边传来了一个冰冰冷冷的女声:“凰焱,你说什么,你遇到了什么人?”

听到这个声音,卿云歌眉眼微挑,看来这个就是那个凰焱口中的凰灵薇了,不过很可惜,她永远得不到她想知道的东西了。

丝毫不顾传讯灵石在疯狂地闪烁着,素手一握,便听“砰——”的一声,传讯灵石在瞬间化为了碎片。

“唔……让我看看这个凰焱身上有什么好东西。”卿云歌拍了拍手,将手中的白色粉末擦拭干净之后,又在尸体上翻找着什么,她拿起凰焱手指上的储物戒,然后用神识探查了一番,不由啧叹一声,“啧啧啧,看来还不是特别穷,这戒指里还有几万晶石和丹药,那个凰灵薇对她的属下,到还是蛮好。”

以凰焱的地位,是不会有这么多晶石的,所以她能猜测地到,这些晶石和丹药应该都是凰灵薇给他的。

将储物戒中的东西全部收进了七玄空间之后,卿云歌将戒指直接扔入了熔浆湖之中,就待她准备走了的时候,忽然,一道红光在她眼前闪烁了一下。

她敏感地望向了红光的来源,发现是凰焱身体的左上方发出的,衣襟之内,隐隐有一个红色的点。

卿云歌微微凝眉,然后伸出手,将衣襟挑开,便发现那个红色的点,是一个红色的玉石,而刚才的光芒也正是这块玉石发出的。

“这是……”卿云歌看着自己掌心之中的红色玉石,“赤灵暖玉?”

然而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的时候,就被她否决了,容瑾淮给她见过赤灵暖玉,虽然和这块玉石长得很像,但给人的感觉并不同。

而且也不是什么所谓的朱雀之灵,她吃过朱雀之灵,对它再熟悉不过了,那么这到底是……

就在卿云歌沉思之际,她的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低沉喑哑的男声,声音十分复杂:“我以为,你死掉了。”

“抱歉,我这个人可能连九幽之境的死神都不想收。”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先是将红色玉石收进了七玄空间之内,然后弯唇一笑,“我没死,夜太子似乎很失望。”

说完之后,她见到这里也没什么值得她再去找寻的东西了,于是毫不留恋地转身,就朝着溶洞外走去。

本来还想着,自己要费老大的劲儿才能得到红莲业火花,结果,这花居然主动送上门来了,还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到了她的身体之内,她还想尝尝是什么味儿呢。

方才,在熔浆湖底部的时候,她最终把自己的修为压制在了魂阶六段的初期,这都让她废了好大的力气,就连那个红衣男子都说,小丫头,你了不得。

可不是了不得吗,人家是拼了老命地要往上提修为,她倒好,拼了老命地压制修为。

赤色剑魂归位,凤璃剑成功地晋级为上品天灵器,而她也觉醒了火系玄力,而且,在修为暴涨的同一时间,她的精神修为,也在瞬间达到了纵观境的巅峰,而她,也成功地晋升为天品炼药师。

但是让卿云歌十分郁闷的是,以她现在的精神修为,竟然还是打不开器殿和阵殿的门,看来只能等她的精神修为突破到入微境,才能再试一试。

至于那块从凰焱身上得来的红色玉石到底是什么,回去在好好研究,她可真的不想和夜将臣待在这里了。

“你是这样看我的?”然而,卿云歌刚走到门口,在与玄衣男子参见而过的时候,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让卿云歌停下来脚步,她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夜将臣,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她怎么感觉,这人说的话她有些听不懂呢,她怎么看他了?

夜将臣垂眸,声音淡淡,像是在解释,而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叹息:“我并不希望你死去,我本来是打算替你报仇的。”

“哦?”闻言,卿云歌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替我报仇?你一个人类,想要对上兽族三大王族之中两个?”

不得不说,夜将臣这句话倒真的是让她有些惊讶了,虽然他身怀极致之冰,可毕竟也只是世俗皇朝之中的一个太子罢了,居然还想着要杀了璇姝和凰焱给她报仇?

抛去这个不说,他为什么要替她报仇?

难不成……真的像羽毛说的那样,这个夜太子,对她有意思?

这样想了,卿云歌自然也就这么问了,她歪了歪头:“夜太子,你是不是看上我了,对我有意思?”

听到这句话,夜将臣的身子霍然一震,然后他这才抬起头来,墨眸之中有着挣扎之色,半晌,苍白的薄唇淡淡地吐出了一句话:“不是,卿姑娘怎么会这么想?”

“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对我有意思呢。”卿云歌长舒一口气,她眨了眨眼,“夜太子,幸亏你对我没有意思。”

羽毛简直太蠢了,回去以后一定要把他揍一顿,居然还给她说夜将臣对她有意思,瞧瞧,人家明明对她一点意思也没有。

要不是她向来脸皮比较厚,这个时候早都会尴尬地找个地方把自己埋起来了。

“此话怎讲?”闻言,夜将臣的眸光动了动,神色似乎有些不解。

“因为我无心无情,夜太子你要是喜欢上了我,可注定是个悲剧啊。”卿云歌没料到夜将臣还和她攀谈上了,但她并不打算多留,所以只是随便地敷衍了一句,“我已经办完了事情,该走了,夜太子请自便。”

说完之后,她便朝着溶洞外走去,因为有了火系玄力,她比先前还要来去自如。

夜将臣默默地看着红裙少女离去的背影,墨色的眸一点一点变得血红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血红才重新淡了下去,恢复了原本的清澈。

神色微微恍惚起来,他似乎又听见了有人在他耳边冷冷地说:“你,忘了你不能动情了么?”

“若你动情,那么离死,也就不远了。”

昔日,葬所说的话还都历历在目,他也知道他不能动情,若是动情,他便会死亡。

可是这种事情,确实由不得他。

但愿,在完成那件事情之前,他还能好好地活着。

……

走出了溶洞之后,卿云歌发现,原本将整个烈焰山脉都覆盖起来的红色雾气此刻却已经都散去了。

可能是因为红莲业火花已经被她吸收了的缘故,所以这些雾气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四处张望了一下,卿云歌发现烈焰山脉之中除了她,并没有其他的人。

“这个腹黑的家伙,到底跑哪儿去了。”她收回了目光,不爽地嘀咕了一声,“怎么雾气没了,他也不出现。”

到现在为止,卿云歌还是没有弄清楚,为什么她和容瑾淮失散了,如果是雾气搞得鬼,那么现在雾气没了,怎么人还是没有?

想到这里,她摸出了传讯灵石,然后直接给容瑾淮传讯,然而却发现,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传讯灵石竟然无法给发出讯息。

于是她试着给慕月发了一条,发现能正常使用,又给小沐和沐晨传讯,也发现很正常,但偏偏就是给容瑾淮发讯息的时候,传讯灵石就像是坏了一样,怎么也发不出去。

“不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吧?”这种情况卿云歌还是头一次碰到,她皱着眉头想了想,“但是就算受到危险,也不至于传不了消息啊。”

想了半天,她决定还是把剑灵这个行走的百科全书叫出来问一问。

“咦主子,你这么快就得到赤色剑魂了?”剑灵出来之后,先是惊叹一番,然后洋洋得意地说道,“看,我就说吧,混沌灵器不是梦,你看看,这就已经是天灵器了。”

“我问你,为什么我给一个人传讯的时候,传讯灵石却无法将消息传出去?”卿云歌颇为无语地看着自家这个十分脱线的剑灵,为了以防万一这个家伙将话题扯远,她得提前打断。

“因为主子你的传讯灵石坏了啊。”听到这么一句话,剑灵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坏了当然传不出去讯息了。”

说完之后,心里还悄悄咪咪地鄙视了一把自家剑主,心说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还要把天下第一机智的本灵叫出来,简直大材小用!

“问题就是传讯灵石没有坏。”闻言,卿云歌不禁扶了扶额,“我给其他人都能传讯,就是给那一个人传不了,要是坏了我能不知道吗?”

“只给一个人传不了?”剑灵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为什么给那个人传不了?”

卿云歌:“……我要是知道我叫你出来做什么?”

她这只剑灵哟,真的是越来越傻,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刚开始还没有这么傻。

“这倒也是。”剑灵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方才说的话十分的傻,他挠了挠脑袋,然后仔细想了一会儿,忽然一拍手道,“主子,我知道是为什么了。”

“快说!”卿云歌心说总算是不傻了。

“主子你之所以给那个人传不了讯,只有一个原因。”剑灵摇头晃脑地说道,“那是因为,那个人和你,不在一个空间之内。”

闻言,卿云歌的神色微微一变:“什么叫不在一个空间之内?”

“这么说吧,玄灵域主子你肯定很熟悉对吧?”剑灵咳了一声,故作神秘道,“玄灵域就是一个独立的空间,一个在玄灵域外的人是无法给一个在玄灵域之内的人传讯的,因为这是两个空间,传讯灵石的讯息就无法发出去。”

听了剑灵这番话,卿云歌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眸中满是震惊之色。

容瑾淮现在,居然和她不在一个空间?

难不成那片雾气还能将人送到别的空间?这怎么可能?

且先不说雾气没有这样的功能,若是有,她自然也会被送走,而且,容瑾淮的实力摆在那里,是不可能被送到别的空间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主子,主子,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啊。”见到剑主大人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剑灵表示十分的好奇。

“容瑾淮。”卿云歌眸光微微一动,神色凝重,“我和他在进入烈焰山脉之前,失散了,而现在我给他传讯,竟然传不出去。”

“咦,那不是主子你的夫君吗?”闻言,剑灵也是吃了一惊,“他现在跟主子竟然你不在一个空间?”

“夫君你个头!”卿云歌正琢磨着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冷不丁地听到自家剑灵冒出来这么一句话,差点被呛住,“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好吗!”

“谁信啊。”听到这句话,剑灵满脸的不信,“主子你要是跟他没关系,这么关心人家干什么。”

“放屁,我一点都不关心他。”卿云歌直接爆粗口了,她黑着脸,解释道,“我只是好奇他去了哪里。”

说出这个理由的时候,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些心虚。

“还能去哪里,不就是去了别的空间呗。”剑灵幸灾乐祸道,“主子,你好奇也没用,像玄灵域那样的独立空间虽然很少,但也有九族之中也有十几个,现在讯息传不出去,根本不知道你夫……咳咳,那个第一世子在这十几个空间中的哪一个。”

“有这么多独立的空间?”闻言,卿云歌皱了皱眉,“我还以为很少才是。”

“那个什么十大玄法世家排行前三的世家不是有个什么试炼地来着吗?”剑灵飘在空中,懒洋洋地说道,“一个试炼地,就是一个独立的空间,这就有三个了,而且,其他种族的独立空间更多。”

卿云歌蹙了蹙眉,按照羽毛这样的说法,这独立空间到也不算多么稀奇的东西。

“那我怎么才能联系到他?”略略思索片刻,她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不,当然不是因为关心,是因为人家毕竟是跟她一起来到烈焰山脉的,总不能丢下他一个人回四灵学院吧?

这不厚道。

“没办法,只有等他出来,主子你才能联系上。”剑灵摊了摊手,“但是他究竟什么时候出来,我就不知道了。”

卿云歌:“……那他要是一直不出来怎么办?”

“那主子你就一直都联系不到他了。”剑灵很实诚地说道。

“靠!”她额上的青筋跳了跳,“算了,不管他了,本小姐还要回去巩固一下修为,他爱去哪儿去哪儿,最好一辈子都别从那个空间出来。”

看到红裙少女隐隐有着发飙的趋势,剑灵很有眼力地迅速回到了七玄空间之内,然后拍着胸口说道:“主子生起气来,还真是可怕。”

说完之后,又小声嘀咕了一句:“还说不关心人家,真是口是心非。”

嘀咕声刚落,剑灵忽然感觉到七玄空间内少了什么东西,他挠了挠脑袋,有些疑惑地望着四周,然后才想起来少了什么:“咦,蛋祖宗怎么不见了?跑哪儿去了这是。”

发现那颗自己一直照料的火红色的蛋不见了之后,剑灵立马一个激灵,开始在七玄空间内寻找着,这可不得了,要是让主子发现他把她的宝贝帝王兽给看丢了,估计他不用做剑灵了,直接当死灵了。

现实世界中,卿云歌将心情平复了一下,然后才接着向外走去。

虽然不知道容瑾淮是不是被迫进入到那个未知的独立空间去的,可她还是十分的不爽,但她又没有办法联系到他,所以只能先离开卡撒大陆这个有些危险的地方,回到混沌大陆去向院长大人询问一下,再做安排。

……

烈焰山脉的最外围,一个身穿银纹色长裙的女子在天空中发射了一枚信号弹,然后过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她的面前就多出了十几个人影。

那十几个人影朝着女子单膝下跪,恭敬地说道:“参见公主殿下。”

“起来。”璇姝看到这些人的时候,阴沉的脸色才逐渐好转,“我不在的时候,外面可有什么异动?”

“回禀公主,没有。”领头的人沉声应道。

听到这个回答,璇姝点了点头,心道,看来凰灵薇并没有派其他凤凰族的人来,不知道是对凰焱太自信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公主殿下可得到了红莲业火花?”领头人这才抬起头来,在他看到银纹色长裙的女子右手腕处的伤痕时,大吃一惊,“殿下你受伤了?”

虽然以麒麟族的地位,是可以去水族找那些鱼人来帮忙医治,断手倒也算不得什么大伤,可到底是谁有这般能耐,能伤得了公主殿下?

“别提了,是本公主太大意了。”璇姝的心情依旧十分的不好,她已经将伤口的血止住,即便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可内心的耻辱却愈来愈盛,“不仅被一个无名少女伤了,还被她拿走了红莲业火花。”

其实璇姝并不知道那朵红莲业火花最终去了哪里,她这样说也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

“无名少女?”十几个麒麟骑士迅速对视了一眼,双眼之中都是震惊之色,他们公主可是族内血脉纯度排名前几的王室殿下,怎么会被一个无名少女断了手?还抢走了红莲业火花?

这样说来,那个无名少女岂不是比凤凰族的灵薇公主还要厉害?

“我叫你们出来,就是为了这个无名少女。”璇姝冷冷地说道,“这里是出烈焰山脉的必经之路,那个少女正在处理凰焱,凰灵薇的一条走狗,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她出来,然后把她带回麒麟族,好好地整治一番。”

雪眸之中划过一丝狠戾之色:“敢伤本公主,活腻味了。”

这十几个麒麟骑士皆是黄金骑士,而且有着天生就是超神兽的麒麟作为坐骑,那个少女纵然再强,也不会是这些麒麟骑士的对手。

“谨遵公主之命!”所有麒麟骑士恭敬地说道,就算公主殿下不开口,他们也要给那个伤了他们殿下的少女一点颜色瞧瞧。

“喔,她出来的还很快。”璇姝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望了一眼烈焰山脉的出入口,意外地挑了挑眉,“看来凰焱那个家伙已经死掉了。”

说完之后,她不由地有些幸灾乐祸起来,哼,凰灵薇,你这条忠心耿耿的走狗可算是死了,不知道你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听到这句话,麒麟骑士们抬头看去,发现出入口处多了一抹红色的身影,而那个红色的身影正朝着这个方向走来,步子不急不慢,仿佛这里并不是危险丛生的烈焰山脉,而是集市酒楼。

等到那个红色的身影走进的时候,璇姝的眸光微微一顿,面色虽然平静,但内心却是狠狠地吃了一惊。

怎么回事,这个少女怎么已经魂阶六段了?之前不还只是魂阶一段巅峰吗?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突破了五个段位?

想到这里,璇姝的脸色又由晴转阴,如果先前她还不确定红莲业火花到底去哪里了,现在她可以肯定,红莲业火花是被这个红裙少女给拿到了,除了红莲业火花能提升修为,还能有什么别的原因?

还真是好命!

跌入熔浆湖之中不禁没死,反而得到了红莲业火花,连天道都在眷顾着这个红裙少女。

卿云歌刚刚走出烈焰山脉,便发现在出去的必经之路上,多了一群人,而这群人的领头,就是方才和她过招的麒麟族公主璇姝。

在看到璇姝身后的十几个人时,她的目光微微一凝,这些人看样子,似乎都是麒麟骑士?

而他们在这里等着她,想必是因为璇姝受伤的事情。

神色不由地有些凝重,卿云歌知道,龙、凤凰、麒麟这三种玄兽,不管是什么属性,一诞生就是超神兽的级别,大多数是帝王兽,少数是大君主兽。

而既然能被称为麒麟骑士,想必他们每个人的契约兽都是麒麟,那么就意味着,有十几头超神兽在这里。

以她现在的实力,只能打得过低等神兽,在超神兽面前只有死路一条,璇姝还真是好大的手笔,为了报仇,直接叫出了这么多的麒麟骑士。

“哟,你出来了?”璇姝瞧见了红裙少女眸中一闪而过的意外之色,面露傲然,“本公主说了,不管你到底是谁,你伤了本公主,就别妄想完好着回去。”

哼,虽然这个少女修为涨了这么多,可却依旧不是她的对手,先前在烈焰山脉之中,她不得不分出心神来抵御高温,可在这里不一样,她可以用出全力来对付这个少女。

不过,也不用她动手,这些麒麟骑士,会替她教训这个狂妄的少女。

她倒要看看,在十几头超神兽下,这个少女还能如何嚣张。

如果不是父皇说只有她从卡撒学院毕业之后才能得到一头墨麒麟作为契约兽,她早就在溶洞内,就把这个少女给杀了。

“公主殿下似乎觉得,自己另一只手也痒痒了?”而出乎她的意料,红裙少女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是淡淡地望了她一眼,然后轻飘飘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言下之意,我替你把另一只手也砍了吧。

“大胆!”十几个麒麟骑士齐齐上前一步,大喝一声,“不准对公主无礼!”

璇姝被卿云歌那句话气得不轻,连胸脯都在剧烈地起伏着,她冷冷地说道:“如果你现在求饶,并且把你的鲜血献给本公主,再自断一手,本公主就饶你一命。”

红莲业火花虽然被这个红裙少女吃了,但是药力还没有完全被吸收,那么她只要拿到鲜血,也就相当于拿到了红莲业火花。

“求饶?鲜血?自断一手?”卿云歌没重复一个词,她就向前走一步,三个词说完之后,她和璇姝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一米,“是谁给公主殿下你这样的自信,能饶我一命?”

“本公主已经心胸宽广至此,你不要太不知好歹!”面对红裙少女缓缓地逼近,璇姝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血脉威压,比她先前在溶洞之内还要磅礴,她额上冒出来冷汗,旋即厉喝出声,“给本公主把这个狂妄的女人拿下!”

她有麒麟骑士,害怕这个红裙少女做什么,血脉威压只对兽人有用,可是对玄兽,却没有半点作用。

想到这里,璇姝不由地冷笑一声,她倒要看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到时候是怎么跪着求饶!

听到这声命令,十几个麒麟骑士在同一时间,召唤出了契约兽。

瞬间,十几头麒麟出现在了这片红色的土地上,除了元素属性不同,它们清一色都是超神兽级别的玄兽。

有了麒麟的麒麟骑士,才能真正地被称为麒麟骑士。

麒麟们嘶吼一声,虎视眈眈地看着眼前的红裙少女,只等它们的主人一声命下,就冲过去。

“本公主再问一遍,你……”璇姝很满意这一幕,她骄傲地笑了起来,然后看着卿云歌,结果她的话没有说完,就直接被打断了,“我什么我,我听不见。”

卿云歌面对十几头麒麟,只是神色微微变了变,但很快地恢复了正常,她掏了掏耳朵,不耐烦地说道:“公主殿下,你能不能快点,我还有事等着要走呢。”

“冥顽不灵!”璇姝怒不可遏,然后冷冷地挥手,冷喝道,“都给我上!”

听了这句话,麒麟骑士们立马给麒麟下了命令。

数只麒麟伸出爪子在地上摩擦了几下,便都朝着少女冲了过去。

然而,它们在即将来到少女面前的时候,忽然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双瞳之中出现了恐惧之色。

下一秒,一个顽童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声音不屑道:“哼,就凭你们几个小小的超神兽,也敢伤我娘亲?”

------题外话------

我们小九终于出来了!

剑灵:真是累死本灵了,让本灵好找!

明天开学╮(╯▽╰)╭幸好这个学期我没选多少课,明天时间正常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