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小九,不要闹,乖,听话!/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声音是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让所有人和玄兽都愣了一下,只有卿云歌像是早就料到了,她环抱着双臂站在那里,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因为恐惧而匍匐不前的十几头麒麟,樱唇弯了弯,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

小九,终于来了!

下一秒,忽然,便见苍穹之上倏地出现了一大片火,随着那片火的逼近,麒麟们已经连头都抬不起来了,仿佛那片火就是帝王降临,在它面前,其他玄兽只能俯首称臣。

“那是……”璇姝也看到了那团火,但是由于离得有些远,看的不太真切,她并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接到麒麟骑士命令的麒麟会突然停了下来,于是神色难看地厉喝出声,“快叫你们的坐骑上啊,一个个都待在那里做什么?”

真是没用,还什么超神兽,怎么面对一个魂阶六段修为的人,就已经怕了?

麒麟骑士们也有些没搞明白,他们还以为命令出了什么问题,正准备再度下令,结果,还没等他们开口,便目瞪口呆地看见自家的麒麟忽然嗷呜了一声,然后立马一个掉头,转身又跑了回来。

回到麒麟骑士身边的时候,麒麟们的双瞳之中仍然有着恐惧,它们低低地轻吼一声,然后身子缓缓地趴在了地上,可以清楚地看见,皮毛都因为太过恐惧而微微颤抖着。

“废物废物!”璇姝大怒,“我让你们进攻,不是撤退,一个个听不明白吗?”

她见到这些麒麟不仅没有攻击,反而都撤了回来,还以为是麒麟骑士们忤逆了她的命令,顿时怒不可遏。

这些奴才,一到关键时刻就不好使,什么骑士,简直就是饭桶!

“公主,属下……”被这样骂,向来高贵的骑士们也都面露愤然之色,但是敢怒却不敢言,骑士长上前一步,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一道慵懒而轻灵的声音打断了。

“我说过了,璇姝公主,不要以为你有十几位麒麟骑士,就可以耀武扬威了。”卿云歌挑了挑眉,“十几头超神兽而已,我还没有把它们放在眼里。”

这句话刚刚落地,先前那个顽童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语气之中带着小孩子特有的骄傲:“就是,才十几头超神兽,还不够小九塞牙缝,就你们几只小兽兽,还想欺负娘亲,不知好歹。”

声音软软糯糯,听起来十分的可爱,但是就是这个声音,让那些已经稍微恢复正常的麒麟,再度恐惧地发抖起来。

“谁?”璇姝猛地抬头起来,“谁在那里装神弄鬼?!”

难不成这个少女还有别的帮手?听这个声音,并不是夜将臣才对。

“哼哼,就是本祖宗我!”这个时候,天空之上的那片火的模样终于展露在了众人眼前,带着无上的至尊与光辉,俯视着下方所有麒麟族人。

那是一只赤红色的神鸟,巨大的翅膀下有着烈焰在燃烧,长长的尾翎鲜艳美丽,宛若最上好的绸缎,神鸟的双瞳是金色的,它飞在那里,仿佛另一颗太阳,照耀着整个大地,所有人都被那耀眼的光芒刺的睁不开眼。

“那是……”璇姝看到天空中那只神鸟的时候,心中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她失声,“凤凰?”

这个少女难道竟然是凰灵薇留的后手吗?可是若是凰灵薇的人,又怎么会杀了凰焱,夺取了红莲业火花?

“不,那不是凤凰,公主殿下。”骑士长这时候已经和自己的契约兽交谈过了,神色也有些慌张和惊恐,“那是……不死鸟!”

麒麟们身为超神兽,有着传承记忆,自然而然知道这只神鸟是什么,而骑士长从麒麟的口中得知了那只神鸟的身份,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麒麟们在看到那片火的时候,会那样的恐惧了,因为那可是不死鸟啊,已经在九族之中消失了很久的不死鸟。

不死鸟就算是幼儿期,那也是帝王兽的级别,超神兽纵然很厉害,但是在帝王兽的面前,也只能屈膝下跪。

玄兽到了帝王兽之上,便会有着天生的威压,凡是比它们阶级低的玄兽,都要跪拜,因为它们是帝王,而其他玄兽只是臣民。

“哼,娘亲说你胸大无脑,还就是胸大无脑。”小九挥着翅膀,金色的瞳孔中浮现出一抹不屑,“枉你还为麒麟族的公主,竟然把我和凤凰都能认混。”

卿云歌:“……?”

她确实说过这个公主胸大无脑,可是是在心里说的,小九怎么知道!

莫非是母女连心吗?

呸!什么母女!卿云歌默默掩面,完了,她的思维已经被小九给带跑了,连母女这个词都自然而然地蹦出来了。

“你!”璇姝被这一句话气得暴跳如雷,“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契约兽,一样的嚣张,呸,什么不死鸟,比得上我们麒麟族吗?”

她不知道这是不死鸟,情有可原,毕竟她只是麒麟族内的小辈,又不是那些活了上千年的长老,她出生的时候,不死鸟早就在这个世界消失了,也许还存留着几只,但是没人能找得到。

不死鸟可是上古玄兽排行榜上排名第七的存在,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后来所有不死鸟都不见了,如今又见到一只,也怪不得璇姝不认识了。

“麒麟?”闻言,小九冷哼一声,翅膀一挥,一团火就朝着地面冲了过去,然后顿时直接将银纹色长裙女子的头发给烧着了。

璇姝根本没料到眼前这只帝王兽竟然会直接对她出手,她尖叫一声,不断地拍打着自己的发梢,等到她好不容易将火熄灭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头发已经焦黑了一片,甚至头皮的有些地方已经完全失去了生机,换句话说,就算复原了,那些地方以后也不会再长出头发,除非能拿到生命泉水。

“这,这是什么火?!”璇姝大吃一惊,她的火属性已经很高了,怎么还是无法抵御这团火的灼烧?

一想到自己差点就被火给烧秃了,顿时气得雪眸中含泪,眼角通红。

她可是麒麟族最尊贵的公主,居然被一只畜生给伤成了这样,传出去还怎么见人!

看到这一幕,麒麟骑士们都低下头去,神色各异,甚至有几个骑士还有些幸灾乐祸。

也不想想,那可是帝王兽,帝王兽就是玄兽中的帝王,怎么会容许别人骂它们?公主殿下还真是被娇生惯了,才敢对着帝王兽也颐气指使。

“什么火?”小九昂起首来,神态骄傲,“不死鸟之焱啊,你这么胸大无脑肯定没有听说过。”

哼,在蛋里的时候她就看这个麒麟族的公主不顺眼了,打不过她娘亲就背后暗害,甚至还以多欺少,简直不要脸!

不过现在有她在,这个麒麟族的公主,嚣张不了多久,她要给娘亲狠狠地出了这口恶气。

卿云歌:“……”

她现在真的有些怀疑小九是不是真的是她生的了,怎么这性子在某些地方和她有些像?

不,她不是蛋生,是胎生。

有些无语地扶了扶额,卿云歌朝着天空中的那只不死鸟招了招手,然后说道:“小九,过来,别闹。”

果然是小孩子脾气,直接把人家公主的头发给烧了,唔……不过,她喜欢!

“嗷嗷嗷,娘亲我来啦。”小九听到自家美貌娘亲的召唤,顿时从天上俯冲直下,然后轻盈地落在了红裙少女的身旁,伸出自己的小脑袋蹭了蹭少女的手掌,感觉很是舒服,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小九做的棒不棒啊?”

“小九最棒!”卿云歌摸了摸小九的头,毫不吝啬地夸赞道,“小九把我心中想做的事情都做了。”

听到这句话,小九立马欢呼一声,然后金色的眼珠转了转,流露出一丝狡黠:“那娘亲是不是该奖励小九点什么?”

“奖励?”卿云歌倒是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她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然后抚掌道,“奖励你可以命令羽毛再照顾你一个月。”

剑灵:“……”

主子我可以也把你叫娘亲吗?

不带这样欺负灵的嘤嘤嘤。

“哼,娘亲,小九告诉你,那个发光的东西天天就知道欺负小九。”闻言,小九的声音顿时变得委屈巴巴,像是在撒娇,“娘亲,小九可苦了,你可要好好收拾那个发光的东西!”

说到这里,小九收起来的翅膀又拍了几下,哼,真是不听话,不就是给本小姑娘挠一下壳吗,还那么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羽毛欺负你?”卿云歌一愣,然后果断地答应,“好,等我们回去后,我就替你好好地收拾他。”

剑灵:“……”

现在他跑路还来得及吗!

“哎呀,回去还不容易,娘亲你快做到小九身上来。”成功地阴了某灵一把,小九开心地叫了一声,它挥着翅膀,“娘亲你想去哪儿,我都可以驼你去。”

“小九你……是幼儿期的不死鸟,就已经这么大个了?”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她仔细地算了算,小九的身上足足可以坐下三四个人,这还只是幼儿期的不死鸟,要是到了成年期,该有多大?

“娘亲你傻了!”小九忽然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我们不死鸟生下来就这么大,是不会再长的,不过娘亲要是觉得小九大的话,小九可以变得跟麻雀一样小。”

话一说完,便听“砰——”的一声,面前巨大的不死鸟倏地化为了一只只有巴掌大的小鸟,模样和方才威武的形象完全不同,反而让人感觉十分的可爱。

“我现在还是觉得小九你大一点比较好。”看到这一幕,卿云歌只想掩面而泣,说好的不死鸟是上古玄兽呢,怎么小九一点也没有上古玄兽的威严呢,这么跳脱,真的跟小孩子一样。

“娘亲说什么就是什么!”小九很痛快地点了点头,然后又“砰——”的一声,变回了原样。

这边,一人一兽正愉快地交谈着,把对面的麒麟族忽视了个彻底。

璇姝脸色阴沉的站在那里,此刻早已失了往日的高贵,不仅断了一只手,头发还被烧得焦黑,简直有辱她王族公主的身份。

可她现在不敢轻举妄动,因为那里还有着一直帝王兽级别的不死鸟,她虽然手下有着十几位麒麟骑士,可依然不是帝王兽的对手。

这个少女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还有着一只帝王兽作为契约兽?

就连凰灵薇的契约兽也没有到帝王兽的级别吧?这个少女比凰灵薇还要厉害许多!

可是,有些地方不对劲啊,璇姝皱了皱眉头,仔细思考着,不一会儿,她就想出了那个不对劲是什么。

这个红裙少女只有魂阶六段的修为,怎么可能契约得了帝王兽?

要知道,帝王兽只有灵阶以上的人才有可能契约,因为还得看帝王兽自己愿不愿意追随这个人类,如果不愿意,是无法强迫的,就算有驯兽师也不行,哪怕是超神级别的驯兽师,也无法驯化。

在玄兽之中,帝王兽以上的玄兽都是无法被驯兽师驯化的,因为它们是天生的王者,不能与其他玄兽相提并论。

但纵然帝王兽愿意和这个人契约,还得看他的实力够不够,实力不够,是无法契约的。

想到这里,璇姝心中已经有了对策,在她看来,这只不死鸟只是一时被那个红裙少女蛊惑了而已,她们并没有缔结契约,那么就可以说明,她是可以用点办法,将这只不死鸟给弄过来。

有了帝王兽作为契约兽,就算是凰灵薇那个女人,也不是她的对手!

“喂,我说你一定是被这个少女给骗了吧。”璇姝高喝一声,神色变得恍然大悟起来,“看你也不过刚刚诞生,一定还不知道人世的险恶。”

一定是这样,这只不死鸟刚刚出来,遇到的第一个人是这个红裙少女,才会对其有着亲近之感,倘若第一个人遇到的是她,那么现在帮的,也就是她了。

听到这么一句话,卿云歌和小九同时望了过去,一人一兽,都有着不解,小九还是小孩子性子,于是也没有多想,直接开口叫到:“喂,你这个胸大无脑的公主是什么意思?”

“本公主是说,这个少女能给你的,本公主能给你翻上十几倍。”璇姝又听到了胸大无脑那四个字,雪眸之中有着怒火在燃烧,但她的声音还是平平静静,甚至带了一丝笑意,“你何不离开她,跟着本公主?本公主保证,若是你跟着我,保你吃香喝辣,甚至,你还可以去我们麒麟族的专属玄兽栖息地去住着。”

闻言,卿云歌微微一笑,她现在算是知道,这个麒麟族的公主在打着什么主意了。

以她的修为,是不能和小九契约,可是她和其他的智慧生命并不一样,有着凤璃剑在手,就相当于有着一位天生的驯兽师,就算是大君主兽,她都可以越阶去契约,当然,这个前提是有大君主兽愿意和她契约。

而小九和其他玄兽也不同,它是朱雀一手带大,对朱雀的话言听计从,而现在它被朱雀送给了它,自然也是不会背叛她,更不用说,早在小九破壳而出的那一刻,她们就已经建立了心灵契约,除非一方死亡,才能解除心灵契约。

不过这个璇姝,到还不是那么傻,竟然能想出这样的方法来,若是今天换了一个人或者玄兽,保不准会被她给成功离间。

“听起来是很不错诶!”小九歪着头,双瞳亮了起来,仿佛真的被璇姝这番话给说动了。

璇姝一看,觉得有戏,于是接着说道:“而且,只要你跟着本公主,本公主能保证,你可以得到六星麒麟大人的指导,六星麒麟你知道吧,那可是守护我们麒麟族的混沌兽!”

“六星麒麟啊……”听到这个名字,小九的声音拖地很长,“比得上七彩凤凰吗?”

“这……”璇姝一愣,没想到这只不死鸟竟然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事实确实如此,为了能顺利地说服这只不死鸟,于是只能说,“是没有七彩凤凰厉害,但是七彩凤凰一死一封印,我们六星麒麟大人,可还是好好地活着。”

真是到哪里都逃不开凤凰族的影子,她的心情十分不好,在卡撒学院里被凰灵薇压着,在这里又被说六星麒麟不如七彩凤凰,如若不是为了这只帝王兽,她早就甩脸走人了。

“胡说,谁说七彩凤凰一死一封印,朱……”像是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小九立马住嘴了,伸出小舌头舔了舔爪子,才不屑道,“既然没有七彩凤凰厉害,那你说什么。”

六星麒麟之所以没有七彩凤凰厉害,就是因为比七彩凤凰少了一种玄力。

“你不要不知好歹!”璇姝这才明白过来,眼前这只不死鸟是在戏耍她,顿时怒不可遏,“本公主已经好话说尽,你这只畜生竟然还如此冥顽不灵!”

“说你胸大无脑,就是胸大无脑!”小九也被那一声畜生给激怒了,它可是帝王兽,居然被一个麒麟族人这样骂,顿时来了火气,“还想离间我和娘亲,也不看看你那个丑模样,真难看,我要是长你这么难看,绝对不出来,没那个脸!”

气死她了,居然敢骂它是畜生,它真想一把火烧了这个麒麟族的公主,但是娘亲不允许,它只能作罢,于是气呼呼地瞪着银纹色长裙的女子,仿佛在说,咬死你,咬死你。

卿云歌之所以不让小九动手,因为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诚然,她可以在这里把璇姝杀了,但是紧接着,会是麒麟族疯狂的报复,如果她是一个人倒也没什么事,左右就是打不过就跑,等实力到了再反打回去。

可是她现在是在四灵学院修习,不能给学院带去麻烦,所以这个璇姝,目前还不能杀。

“如何,胸大无脑的公主?”卿云歌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银纹色长裙的女子,“你还要不要继续?”

璇姝觉得今天自己真的是撞了邪,先是被凰焱气的半死,又遇上了一个抢她红莲业火花的少女,结果这个少女的契约兽竟然也是这般牙尖齿利,这烈焰山脉不是她的福地,而是她的遭殃之地。

“撤、退!”璇姝知道今天自己注定是要空手而归了,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两个字,然后身形一转,率先朝着一个方向暴掠而出,她走的非常快,像是根本不愿意在这里多待。

十几个麒麟骑士们对视了一眼,然后便将麒麟又召了回去,也紧跟着银纹色长裙的女子,眨眼间,这里就只剩下红裙少女和一只巨大的不死鸟了。

“呜呜呜,娘亲,那个胸大无脑的公主说小九是畜生。”小九眨着眼睛,声音里带了丝哭腔,但金色的瞳孔之中却没有半点晶莹,一看就是又在演戏了。

“不哭不哭,小九不哭。”卿云歌顿时头大了,然后安慰道,“等到日后,我一定替你再把那个公主好好地收拾一顿。”

还有半年,就到九族所有学院大比的时候了,璇姝身为麒麟族中的年轻一辈,想必也是卡撒学院中的一员,那么在学院大比之上,定会再次相见。

比试向来无情,就算比试之上有学员死了,那也只能怪自己不小心,怪不得别人,就算是王族殿下,这个规则也不会改变,谁让你技不如人呢?

想到这里,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而且除了璇姝,她最感兴趣的,还有那个凰灵薇。

不知道若是一个月后,混沌大陆出现的那批兽人里,会不会有凰灵薇?

如果有,她一定会接下那个校际竞争任务,虽然在凤凰族人的面前很有可能暴露身份,但为了知道一些关于娘亲的事情,她不得不去接触凤凰族。

而且,也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她才能够打开那个黑色的盒子,反正她在突破到魂阶六段的时候已经试过了,不要说打开了,玄力注入进去仿佛石沉大海,一点动静也没有,这就只能说明,想要打开这个盒子,魂阶的修为还远远不够,甚至有可能,就算她到了灵阶,都不一定能打开。

不过卿云歌表示很乐观,娘亲也说了她在族内是没有什么危险的,反之,她的危险到还有点大,所以她虽然很想见到娘亲,但这种事情也急不成,眼下还是提升实力最为重要。

“唔,现在倒是可以好好地和罗季宇那个好战的家伙打一场了。”卿云歌摩拳擦掌,双眸中也燃起了火焰,“这一次,就能凭真实的实力来打败他。”

摸了摸下巴,她嘀咕一声:“不知道新生大比比完了没有,回去看上一看,说不定还能赶得上决赛。”

嘀咕完后,卿云歌对着一旁用翅膀抱着她腿哭的某只变成了迷你状,为了博得同情的不死鸟说:“小九,我们走,准备回人族。”

听到这句话,小九立马不哭了,然后“砰”的一声,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它昂起头说道:“娘亲你上来,小九绝对会用最快的速度,带你回到人族。”

卿云歌足尖一点,一个翻身就坐到了小九的身上,然后她伸出手摸了摸颜色鲜艳的羽翎,不由赞叹一句:“小九,你的羽翎可真好看。”

“那是,小九最注重外表啦。”小九得意地叫了一声,然后展开翅膀,就飞了起来,朝着混沌大陆所在的方向冲去。

禽类玄兽的速度都很快,不死鸟自然也是,不过片刻,便飞出了几十里。

巨大的不死鸟载着红裙少女在高空中飞着,离开卡撒大陆的时候,连出关都免了,因为以守关兽人的实力,就算发现了有人没经过检查就出了兽族领域,也不敢得罪一只帝王兽级别的玄兽,更不用说,这只帝王兽还是传说中的不死鸟。

随着所有人的离去,烈焰山脉又重新变得平静起来,唯有烈火在山上熊熊燃烧着,依稀可见山脉之间有着几道裂缝,约莫是方才的震动造成的。

但是这份平静没有持续多久,在一人一兽离去后,这片红色的土地上,忽然又多出了一个黑色的影子,正是用了破碎虚空直接从混沌大陆赶过来的人皇。

“咦,看样子这里不久前经历了一场打斗。”君临摸着下巴观察着周围,“但是也没有什么别的异常,那方才为什么天空会变成红色?还真是有些奇怪。”

他皱了皱眉,然后大手一挥,便见面前的空气忽然扭曲起来,然后出现了一个画面。

如果有人在这里,一定会震惊地发现,先前这里所发生的所有一幕,都又重新在这里演了一遍,无论是红裙少女和麒麟族的对峙,亦或是不死鸟的出现,在这一刻,全都丝毫不差地落入了男人的眼中。

“啧啧啧,小丫头的性子果然是有仇必报,这麒麟族的公主,还真是倒霉。”君临边看,边评论道,“这和青璃前一世差别也太大了吧,简直两个不同的人,也不知道究竟当初被送到哪个世界了,怎么养出来这样杀伐果断的性子,不过,这性子,我喜欢!”

他就像是观众看戏一样,看着过去的事情在眼前重现,等到他看到大片火的时候,双眼一下子睁大了,像是见鬼了一样:“嘶……老天爷,那是不死鸟吧,我记得最后一只不死鸟不是在玄灵域之中吗?怎么现在跟在了小丫头身边?”

想了一会儿,君临恍然大悟:“看来是朱雀把那只不死鸟送给小丫头了,我就说,怎么又出现了一只不死鸟。”

说完之后,又不禁打了一个哆嗦,他嘟囔一声:“想当初朱雀还想将小九送给我的,谁知道人家居然不想跟着我,原来是知道有一个更好的在后面,小小年纪,心里算盘倒是一堆。”

画面迅速地过着,很快,就全部放完了。

君临沉吟了半晌,心中已经有了猜测,看来方才的天地异象确实跟小丫头有关,要不然她的修为也不会一下子蹿这么多,想必也是凤璃剑的功劳。

“咦,不对啊,那个死腹黑怎么没在小丫头身边?”君临这才发现少了点什么,他不由地有些诧异,“以他盯妻狂魔的性子,这么关键的时刻居然不陪夫人,一个人跑哪儿去了?”

想到这里,他恶意揣测了一下,不会是……被小丫头给赶跑了吧?

唔,有这个可能啊!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君临可算是扬眉吐气,心中得意,让你天天在我面前显摆,结果人都还没追到手,哼,我看你这一世追妻得追多久。

又在烈焰山脉查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别的异常后,君临这才又重新施展了破碎虚空,离开了这里。

……

四灵学院,玄灵湖旁的比武台上,一女一男正在对峙着,战争一触即发。

新生大比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场,而进行对决的,正是朱雀殿的罗季宇和白虎殿的白竹灵。

“萧沐晨,你可真没用,居然输给了白竹灵。”苏沐颜望了一眼高台上的白衣女子,然后嫌弃地踩了一脚身旁的人,“亏你还拿到了玄武殿的资格勋章。”

“苏沐颜!”萧沐晨冷不防地被踩了一脚,顿时低声痛呼了一下,然后咬牙切齿地看着她,“你还好意思说我,你也没有赢了叶潇然,你们苏家不是第三世家吗,同样是家主继承人,怎么没赢过一个排行第七的叶家?”

“哼,那是我放水了。”苏沐颜毫不示弱地扬了扬下巴,“再说了我现在可是有小弟的人,对这种比赛,才不会放在心上。”

说完这句话之后,朝着另一旁的凌墨沉勾了勾手:“凌小弟,我说的对不对?”

凌墨沉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台上的比赛,听到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老大说的都对!”

“我看你这个所谓的小弟也没多厉害啊。”萧沐晨不在意地说道,“我如果记得没错,他在第一局就败给那个什么……哦,想起来了,曲绫裳,那个曲绫裳还没到魂阶吧。”

“小弟要那么厉害的做什么。”苏沐颜冷哼一声,“小弟就是用来罩着,你这种没有小弟的人,是永远不会懂的。”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慕月在一旁听得头疼,“早知道我就像云歌一样出去了。”

“对了阿月,说起云歌,她去哪儿了?”萧沐晨瞪了苏沐颜一眼,这才消停下来。

“我也不知道。”慕月摇摇头,“反正这一次新生大比,云歌没有参加,如果她在学院,是不可能不参加的。”

慕月说完,没等萧沐晨和苏沐颜开口,忽然一道柔柔弱弱的声音插了进来:“卿姑娘是跟容公子一起出去的吗?”

听到这个声音,三人偏头望了过去,发现说话的正是依偎在云景怀中曲绫裳,此刻她睁着大眼睛,神色很是不解,但是她没等到她想要的回答,因为很快三人就收回了目光,接着聊天。

“又是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烦。”萧沐晨撇了撇嘴,“也不知道云景是不是眼睛瞎了,怎么看上这么一个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要实力没实力的,比我们阿月差远了。”

此话一出,慕月的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恢复了正常,她垂眸,默然不语。

“喂,你闭嘴啦。”苏沐颜一把捂住萧沐晨的嘴,低声警告道,“你在月姐姐面前说这些事,不就是让她难受吗?”

《朱颜榜》的评语还真是一点都没错,真的是腹内空空却草莽。

萧沐晨这才反应过来,然后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立马不说了。

同为十大玄法世家,他们自然也知道关于云家和慕家之间的那点事,原本两家都已经定亲了,谁知,这件事情后来竟然不了了之了,后来才知道是因为云家主动悔婚,而且还是因为另一个女人悔婚,这件事让慕老爷子大怒不已,直接断了和云家所有的交易,甚至还不断利用家族势力打压云家。

“哎,苏沐颜,你知不知道那个曲绫裳到底是什么来头?”萧沐晨觉得自己心中的八卦之火无法熄灭,于是精神力传音问道,“我看云景每次看了她就跟没了魂一样,不会是一个狐女吧?”

他这么说,是因为狐女有着天生的魅惑能力。

“肯定不是兽人,人家兽人放着卡撒学院不去,偏偏来我们四灵学院?”苏沐颜嫌弃地看了萧沐晨一眼,“我看,就是云景自己眼瞎,如果是狐女,那你看她的时候,魂还在吗?”

“在啊。”萧沐晨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我还是很好奇。”

“那你就自己去问。”苏沐颜索性不理这个一八卦起来就停不住的人,然后扭头对着一旁的凌墨沉说道,“小弟,来,给我倒杯茶。”

凌墨沉正看到比试的精彩之处,冷不丁地听到这么一句话,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

“噗——”苏沐颜看到他这个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凌小弟,你可真是可爱。”

闻言,凌墨沉的面容微微抽搐了一下,但快速地恢复了正常,然后一脸严肃道:“老大,你想喝什么茶,千里香还是黄金桂?”

苏沐颜一脸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的表情:“……我还是喝水吧。”

此刻,台上的比试已经进展到了最焦灼的一刻,罗季宇和白竹灵都用出了最强的一招,这一招完毕之后,就能知道这一次的新生大比的第一花落谁家了。

四个殿主坐在下面,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

“老元,你白虎殿可真是了不得。”楼剑波惊叹一声,“有一个白陌尘还不够,又来了一个白竹灵,我可听说,这个白竹灵有着羽族血脉,这一次的第一,恐怕非她莫属啊。”

“话还早,还早。”元雷似乎也极为高兴,他哈哈一笑,“竹灵这丫头的天赋极好,说不定在二十岁之前,就能达到冥阶,比陌尘要好多了。”

“老元,你真的是在说大话。”强铮瞪眼道,“二十岁的冥阶,除了二十年前那个天赋异禀的学员,几千年来根本没有人能达到。”

“哼,是不是大话,我们到时候再看。”元雷轻哼了一声,显然不认为自己说的是大话。

明焰并没有参与到这个话题之中来,她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着台上的比赛,然后在心中默默地哀叹一声,她本以为,这一次新生第一一定会是罗季宇,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一个白竹灵,虽然白竹灵的修为是差了罗季宇一筹,但是人家有着羽族血脉啊。

唉……看来这一次的新生第一,又得让给白虎殿了。

而这时,就在所有人都盯着台子上的比试时,忽然,一道声音从高处落了下来,那声音笑着道:“还没比完啊,那看来我回来的,还真是时候。”

------题外话------

唔,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出君临的玄力属性是什么。

预告一下3。7——3。9号有留言活动╮(╯▽╰)╭,过一个美好的女神节。

不要问我世子去了哪里,我是个不剧透的作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