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同心契,失踪(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由于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地观看这最后一场比赛,场上安安静静的,除了台上罗季宇和白竹灵因为拼杀所发出来的声音,没有任何其他的嘈杂声,所以这道声音显得特别突兀,虽然很轻柔,但每个学员都听得一清二楚。

正当众人疑惑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准备抬头一探究竟的时候,忽然,便听“嘭——”的一声巨响,整个大地都因为这声巨响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可知高台上的斗争有多么的激烈了。

于是学员们就忽略了那个声音,注意力又重新放到了比试台上,想要知道在这最强一击的对决之下,到底谁胜谁负,而等到他们看清楚的时候,都不由地倒吸了一口气。

两个人都还完好地站在那里,神色看起来都很自然,如若不是地面上已经变得乌黑一片,还有着因为玄力攻击而造成的凹陷,众人都要以为方才的对打不过只是一场幻觉。

“到底是谁赢了?”学员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十分的不解,这样一看,貌似是平手啊,难不成这一届的新生第一,要有两个人么?

“哈哈哈哈,明焰,看来这次新生第一又是我白虎殿了。”元雷此刻却是十分地高兴,他哈哈大笑起来,“三生玄力又怎么样,还是输给了竹灵丫头。”

学员们看不出来,是因为实力不够,不能看出这微小的差别来,可但他们四位殿主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相比较白竹灵,罗季宇显然受了更重的伤,只是外表没有怎么显露。

“哟,现在又说三生玄力不怎么样了。”听到这句话,明焰冷嘲热讽道,“也不知道谁当初还求着人家进你们白虎殿呢,怎么,开始打自己的脸了?”

这个结果在她的意料之中,所以她并不怎么惊讶,虽然罗季宇是三生玄力,但白竹灵并不弱,也有着双生玄力,更不用说,她还有着羽族的血脉,罗季宇打不过她也是正常的。

只不过明焰是真的看不过元雷这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呛回去,真的是让他在那里小人多作怪。

“哼,明焰,你别在那里阴阳怪气地说这些话。”元雷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其实一点都不舒服,才要讨一些口头上的快意。”

听到这句话,明焰嗤笑一声:“元雷,你别拿你自己的想法去揣测别人,我可不想你那么小心眼,输了就输了,说那么多有什么用?”

“行了行了,别争了。”楼剑波一见到情势不对,立马出来做和事佬,“该宣布结果了,别让学员们等着啊。”

说完之后,就给着一旁负责宣布结果的导师使眼色。

导师立马起身,朝着高台上走去,他先是咳嗽了几声,然后才高声道:“我宣布,本届新生大比的获胜者就是——”

顿了顿,导师率先鼓起掌来:“来自白虎殿的白竹灵!”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万万没想到获胜者居然是白竹灵,因为在他们看来,白竹灵与罗季宇应该是势均力敌才对。

一时间,所有学员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甚至还有些神情比较激动的平民学员怒骂出声,这些平民学员认为,是学院屈于白竹灵身后的白家,才把冠军给了她。

不同于台下的嘈杂,台上的两个人却是十分的平静。

白竹灵的神色依旧波澜不惊,但呼吸此刻却不同平时的那般平稳,微微急促,她抬头看了对面的少年一眼,然后淡淡地开口:“不错,你很强。”

这个名叫罗季宇的学员,不仅实力非常强,而且实战经验也十分丰富,如若不是她从小就被当成羽族的继承人来培养,这一场比赛,她很有可能落败。

“你也很强。”罗季宇尽管受了一些轻伤,但他的表情仍旧是酷酷的,“如果你没有羽族血脉,你一定不会赢我。”

可惜了,他还想着为朱雀殿夺得这次的冠军,没想到竟然以毫厘之差败给了这个有羽族血脉的女子。

不过这让他更燃起了熊熊的战意,来到四灵学院,就是为了提升实力,多失败也不是坏处,说不定还可以为以后的成功坐下铺垫。

“你以十八岁的年纪就有如此修为,实在是可以担得上天才一名。”白竹灵没有否认那一句话,而是话锋一转,“我查过你的身份,你是一名孤儿,那么,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从四灵学院毕业之后,加入我们白家当客卿长老?”

两人的对话皆是用精神力传音进行的,所以台下的人并没有听见。

“客卿长老?”听到这个称谓,罗季宇略略思索片刻,“有什么好处么?”

“白家会给你分配最好的修炼资源。”白竹灵淡淡地说,“而且,只要你能突破冥阶,白家可以保证,为你寻来一头超神兽作为契约。”

这一句话若是被别人听到了,绝对会被震得说不出话来因为从来还没有见过,白家用这种条件来邀请一个目前只是魂阶三段的人。

不过白竹灵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三生玄力的天才,值得这个价,而且在她看来,罗季宇只是一个平民,但他又十分的好战,所以以契约兽和资源诱之,再好不过了。

何况,她还是诚心邀请,不怕他会拒绝。

果然,少年的眸中有着一丝丝向往,但这抹光转瞬即逝,他望了白衣女子一眼,然后点点头:“我会考虑的。”

他并非是那种只慕名利之人,在他眼中,只要能提升修为,他就会去试一试,但自由对他来说也十分重要,如果当了白家的客卿长老,可能日后就得一直在白家待着,反正离他毕业还早,这种事可以放到以后再说。

白竹灵微微点头,她也没想着罗季宇能很爽快地答应,反而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问道:“这次朱雀殿就你一个人来参加新生大比么?”

“嗯。”罗季宇向来话少,即便是面对白竹灵这等身份尊贵的人,也不会多说一个字。

听到这个回答,白竹灵若有所思,她还本以为最终的决赛会和考核第一的那个红裙少女对上,万万没想到人家竟然直接没有参赛,这倒是有趣极了。

台上两人交谈地很是平和,台下却隐隐有着暴动的趋势,甚至还有几个学员想冲到高台之上,导师一看,不得不出声镇压:“肃静,肃静!这是四位殿主共同商讨的结果,绝对公正!”

此话一出,众学员这才平静下来,他们虽然仍在疑惑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但既然是四位殿主确定了的,那确实不容置疑。

“可恶,又被白虎殿拿去了这次新生大比的第一。”人群里,有一个女子暗暗咬牙,神色很是不爽,“怎么小师妹这一次居然没有参加比赛,要是小师妹参赛了,这次第一一定是我们朱雀殿的。”

“染染,你就别自己在那里置气了。”女子的身旁站着一个紫衣男子,他模样俊邪,眉眼间流露出一丝女气,“这新生大比本来就不是什么重要比赛,换了我是小云歌,我也不参加。”

“这话你自己信么?”闻言,女子斜视了他一眼,“你要是还不重视新生大比,那你当年怎么没把冠军让给我呀?”

这说话的一男一女正是玄灵榜的第二冷夜和第三易染染,本来老生们都不会来看这种无关紧要的比赛的,但是易染染想着这一次有了自家小师妹在,朱雀殿一定能拿第一,于是就兴冲冲地拉着冷夜过来一起看决赛。

结果,不仅朱雀殿没能得第一,小师妹的人影也没有看见,询问了一下明焰殿主才知道,她的小师妹居然直接就旷了整个比赛,真是让郁闷不已。

“唔……”冷夜挑了挑狭长的凤眼,扬起一抹微笑,“因为和你的比赛,我都很重视。”

言下之意,我重视的不是比赛,而是你。

“这话我爱听!”易染染立马不生气了,神色转怒为喜,“对了,你快说,你到底吃了什么,修为涨那么快?”

说起这个她就又来气,明明前一阵冷夜的修为还不让她,结果一下子,就比她高了一个段,她在玄灵榜第二呆了那么久,就这样被逼冷夜这个家伙给夺走了,偏偏自己现在还打不过他。

“我什么都没吃。”冷夜笑笑,长眸中却划过一丝暗光,“大约突然顿悟了,才一下子突破的。”

“怎么什么好事都落在了你身上。”易染染一脸郁闷,她也知道顿悟这种事情是可遇不可求的,拿她来说,她已经好久没有顿悟过了,有时候都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自己太笨了。

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又道:“对了,忘了告诉你,我碰见云歌小师妹的时候,她还问我玄灵榜第一是谁来着。”

闻言,冷夜的眸光微微动了一下,不动声色道:“你怎么说?”

“我说,我也不知道。”易染染摊摊手,“毕竟我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说不知道也无可厚非。”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撞了撞冷夜的胳膊,压低声音道:“不过你可就不同了,你是见过玄灵榜第一的吧?”

“算是吧。”冷夜一副慵懒的模样,漫不经心地答道,“我只不过听到了‘他’的声音罢了,算不得真正见面。”

“所以这个玄灵榜第一是真的存在,真不知道谁这么变态。”易染染嘀咕一声,“这等修炼速度,老娘就算是不吃不喝地修炼,在一年内也到不了冥阶九段。”

“你不要和‘他’比。”冷夜屈指弹了一下女子的眉心,音中带笑,“我们只是普通人,不要和那些非人类相比,比了会没自信的。”

“你就是一个非人类,修为蹦的比谁都快。”易染染哼了一声,“看着吧冷夜,等下次我一定超过你。”

“好。”冷夜微微一笑,目光变得柔和起来,“我等着。”

“你你你这样对我笑什么!”易染染看到这个笑容,忽然结巴了,“你正常点!”

怎么总感觉,冷夜这个家伙自从突破后,就有些不对劲,真是奇怪。

“正常点?”闻言,冷夜若有所思道,“来打一架?”

“我不跟你打!”易染染怒不可遏,“我不想再被你蹂躏一次。”

“不蹂躏你。”冷夜环抱着双臂,眸光微动,“我就站在这里,你打我我不还手,如何?”

“你不还手?”听到这句话,易染染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会这么好?”

“我向来都很好。”冷夜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既然你不信,那就算了。”

“信信信,说好了,你站在那里不许动。”易染染怎么会放过这种好机会,当即果断地说道,“等到我打尽兴了,才能结束。”

“来吧。”冷夜望了高台一眼,然后慢悠悠地转身,走到了学员们的视线死角之处,他站在一棵柳树下,对着易染染招手,“你来打,我设了结界,其他学员看不见。”

易染染表示十分开心,能轻轻松松蹂躏冷夜一顿,然而等她气喘吁吁地蹂躏完,却发现眼前的冷夜依旧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神色自若,姿态优雅无比。

“你居然骗我!你这个大骗子!”看到这一幕,易染染再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就是一个傻子了,“你居然用精神力干扰我的视线!”

冷夜的玄力是精神系,可以很轻松就将她的视线扭曲,从而让攻击落不到他身上,她就说,这个家伙什么时候那么好心,居然站着等着她来打,原来是早有准备。

“别气别气。”冷夜轻笑一声,“我这不是为了让你出气吗?”

“我更生气了。”易染染没好气地说了一声,“走了,我去交易市场卖东西去。”

说完之后,她气哼哼地转身就走,看都没看冷夜一眼,脚步飞快,离开了玄灵湖旁。

冷夜摇头失笑,这个丫头,还真是有趣,都快毕业了,怎么还天天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若是以后出去闯荡九族,定会惹下不少事情。

就当冷夜也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忽然,他的眉头忽然紧紧蹙了起来,就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一样,妖孽的面容变得有些苍白,他抬手捂住自己的胸口,那里是心脏的所在之地,此刻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割裂了一般,锥心的疼痛瞬间席卷了全身。

怎么回事,同心契怎么在这个时候出现异常了?以那个人的修为,混沌大陆还有能让他受伤的存在吗?

冷夜一手捂着右胸,一手从衣襟出摸出来一块玉简模样的东西,在他发现那块玉简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痕的时候,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

只有那个人受了重伤,玉简才会变成这个样子,自己也才会感受到这样彻骨的疼痛。

可到底发生了什么,连他居然都受了重伤?

狭长的凤眸微微沉了沉,冷夜苍白的面色此刻更是白如宣纸,他咬了咬牙,才将身体里的疼痛压制住了。

这股疼痛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那就说明,那个人受的伤,重到差点要了其性命。

想到这里,冷夜凝眉,自从被下了同心契后,他多多少少也感受过疼痛,可没有一次这样疼过。

如果那个人死了,在同心契的作用下,自己也会死,虽然他并不怕死,可也不想让别人决定他的生死。

“过一阵回到那里一趟吧。”待到疼痛过后,冷夜咳嗽了几声,低声道,“看看能不能找到解除同心契的办法。”

话虽然这样说着,可他却知道,若是有办法,他就不会被困住这么多年了。

有些女气的眸子里掠过一丝迷离而久远的光,紫衣男子苦笑一声:“为什么你生来是王,而我却是侍呢?”

“果然是命啊……”

柳树将枝条垂了下来,随风轻晃。

……

此刻,玄灵湖旁,所有学员都已经接受了比试的结果,虽然有几个神情还有些愤愤然,但这个结果毕竟是四位殿主定下的,他们也无法反驳。

“哼,要是云歌师姐参加了这次比试,这第一肯定是我们朱雀殿的。”说话的正是那日被琴蕊打伤的朱雀殿一个学员,他后来从其他人口中得知了当日发生的事情,顿时对救了他的这红裙少女很是感激,而且特别崇拜她,在朱雀殿进行课业的时候,一口一个师姐叫着。

四灵学院以实力为尊,实力高的自然就可以被称为师兄和师姐,所以这个学员这样叫,也无可厚非。

“得了吧,我听过那个什么卿云歌,听说是走了狗屎运才夺得了考核第一。”旁边有人听到了这句话,出言嘲讽道,“若是她真有那个本事,怎么不来参加?”

“那是因为云歌师姐不屑参加这种小比赛。”这个朱雀殿的学员不甘示弱地反驳回去,“若是云歌师姐参加了,你们白虎殿这次就空手而归吧。”

“大话谁不会说啊,就你会啊。”那人讥诮地笑了笑,“可惜你一心崇拜的云歌师姐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呢。”

朱雀殿的学员被这句话说得脸都憋红了,半晌,他才吐出一句话:“反正接下来的四殿大比,云歌师姐肯定会参加的,我敢保证,四殿大比,我们朱雀殿一定是第一。”

闻言,那人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大言不惭,四殿大比比的是每个殿的综合实力,就算你说的那个云歌师姐实力很强,可是你们朱雀殿整体可是十分的弱,还想争第一?我呸!”

说完之后,这人就像是得了什么趣事,猛地提高了声音:“大家听到了没有,这个朱雀殿的学员,说四殿大比肯定是朱雀殿拿第一呢,你们说好不好笑?”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就连一旁坐着的四位殿主,目光也是齐齐地落在了这个人的身上。

明焰神色冰冷无比,她冷冷地看着那个人,忽然笑了,森然道:“不知道是不是本座已经没有太多年没有打理学院的事情,已经被遗忘了?连一个小小的新生也敢骑在我朱雀殿的头上,谁给你的胆子?嗯?”

那个白虎殿的学员本来是十分地得意,结果直接忘了这里有的不仅仅是学员,还有着四殿殿主,听到朱雀殿殿主这么一句话,他直接被吓趴下了,整个人也都结巴起来:“殿主大大人,我我……”

完了,自己就算要嘲讽朱雀殿,也要在朱雀殿殿主不在的时候嘲讽啊,这下可怎么办,万一明焰殿主一怒之下杀了自己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偷偷地瞟了一眼一旁正在喝茶的白虎殿殿主,不知道元雷殿主能不能看在他打击了朱雀殿的份上,出手将他保下来?

就像是真的感受到了这个白虎殿学员的目光,元雷慢慢地放下手中的茶盏,然后漫不经心地开口了:“明焰殿主,我这个学员也只是无心之语,你何必这般动怒?还是说,他的话戳中了你的痛处,你才如此气愤?”

此话一出,众学员大惊,虽然进入到四灵学院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他们也都知道白虎殿殿主和朱雀殿殿主向来不和,可也万万没有料到,两人竟然直接在公众之下,撕破了脸皮。

听到元雷这么一句话,明焰只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然而正当她准备直接动手的时候,忽然,一道慵懒的声音插了进来,那声音慢悠悠地说道:“元雷殿主,那你这般说,是不是可以证明,那个学员的话其实是你让他那样说的,唔……你不就是嫉妒这届朱雀殿包揽了考核的第一和第二么,散布流言这种事情你一个殿主来做,可真是太丢人了。”

元雷正浮着茶,等明焰的回答,结果却被这番话给气得砸了手中的茶杯,他冷喝一声:“谁?谁敢这样放肆?”

“我放肆也不是第一回了,元雷殿主不知道吗?”忽然,高台之上又出现了第三个身影,那是一个面容绝美的少女,身穿着一袭红色长裙,她背负双手站在那里,抬起下巴,朝着坐席上的中年人微笑,可笑容之中,却带着一抹森然。

“小丫头?”看到台上的那个红裙少女,明焰惊喜地叫出声,“你回来了?”

来人正是从烈焰山脉回来的卿云歌,她对着明焰笑道:“回殿主,云歌回来了。”

她先前其实都开口说话了,但因为刚好台上的比试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所以声音很快就被淹没了,本来想着看完之后就偷偷溜回去,结果却出现了这一幕。

身为朱雀殿的学员,自然要维护朱雀殿的颜面,何况明焰殿主对她有知遇之恩,她不会放任白虎殿的人这样侮辱朱雀殿和明焰。

比牙尖嘴利是么?真不巧,她最擅长的就是这个。

而地下围观的众人这才知道这个站在高台上的红裙少女是谁,就是这一阵在新生和老生之中,传的沸沸扬扬的卿云歌,一边诧异着她怎么突然出现了,一边又感到由衷地敬畏,一个新生居然敢那样对白虎殿殿主说话,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看到卿云歌的时候,曲绫裳的眸光微微闪了闪,朱唇勾起了一丝微笑,终于回来了,那她的计划也可以正常执行了。

“云歌还真是神出鬼没。”萧沐晨摸了摸下巴,“而且一出来就给白虎殿殿主这么一个下马威,厉害,真厉害。”

“卿姐姐当然厉害。”苏沐颜得意地哼了一声,“比你这个腹内空空却草莽的人厉害多了。”

“苏沐颜!”萧沐晨再一次听到这七个字,顿时气得不行,“你就不能不提这句话吗?”

“我不,我偏不。”苏沐颜朝他吐了吐舌头,“你不喜欢听,我就偏要讲给你听。”

“老大,你在一旁休息。”凌墨沉这时候端着一杯水,然后毛遂自荐道,“我替你说。”

慕月选择直接忽视了这三个人,她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站在高台中央的红裙少女身上,秀眉微微一凝。

怎么她感觉……她已经看不透现在的云歌了,看来云歌此番出去,有很大的进步啊。

不同于明焰的惊喜,元雷的神色很是难看,他本以为他这一句话就能把明焰的形象直接毁掉,万万没想到,这个从考核完毕就一直和他作对的少女,竟然把他这句话挡了回去,还反击了他。

“明焰殿主不愧是明焰殿主,教出来的学员也这般嚣张。”元雷冷哼一声,“先前我的学员说的话是有些不对,但这个女娃子这般出言不逊,明焰殿主也不管管?”

“小丫头说的很对,你让我管什么?”明焰挑衅地看了元雷一眼,像是在说,气不气,气不气?

小丫头一回来就把这个不要脸的老东西气得半死,可真是深得她心,唔……容瑾淮那个腹黑的家伙眼光不错。

“哼,既然明焰殿主没有时间管教,那么我就替明焰殿主好好地管教一下。”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元雷忽然起身,脚步一点,飞上了比武的高台,看那个架势,似乎不是要管教红裙少女,而是要狠狠地收拾一顿。

而卿云歌依旧面不改色地站在那里,就像是根本没有把白虎殿殿主放在眼里。

“元、雷!”看到这一幕,明焰的身形也是一动,一个暴掠而出,也来到了高台上,她站在红裙少女前面,“你若想打架,我来奉陪,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东西,想欺负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你还要不要你的脸?”

闻言,元雷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他怒吼出声:“明焰,你不要得寸进尺!”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这样挑衅,是个人都会发怒。

“如果元雷殿主想教训我,那就试一试吧。”没等明焰说话,卿云歌上前一步,微微地笑了,“但就怕,元雷殿主不仅达不到目的,反而会自取其辱。”

白虎殿和朱雀殿积怨很久,元雷分明只是说着公话,却想做私事罢了。

她不怕元雷,若是他真的不顾脸面直接动手,那么她也要拿出她的底牌,绝对不会让这个老东西讨到一丝便宜。

“你放肆!”元雷听到这句话,已经压制不住体内的怒火了,他已经看这个红裙少女不顺眼很久了,此刻更是恨不得把她毙于掌下。

“元雷,还是那句话。”明焰冷冷地看着元雷,然后右手一挥,红色的鞭子凭空出现,“你要是想打架,我奉陪到底。”

此刻高台上僵成一片,台下的学员们也静默无声,谁都知道,若是这个时候插嘴了,保不准这几位的怒火都会转移到他们身上来。

还在坐席上的楼剑波和强铮无奈地对视一眼,正想开口劝上一劝,却听见“砰——”的一声响,他们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发现元雷直接动手了,顿时狠狠地吃了一惊。

“老元这也太冲动了吧,对新生动手?”强铮瞪着眼,很是不能理解。

“他肯定气坏了。”楼剑波摊摊手,“向来都是被学员尊重崇拜的,这么被落面子,肯定很生气。”

“哼,还不是自己先说错话的。”闻言,强铮哼了一声,“当年的四殿大比都过了多少年了,到现在他居然还记恨着明焰,也不嫌累得慌。”

“这话你可别在老元面前说。”楼剑波乐了,“他要是听见了,你玄武殿也要不得安宁。”

交谈了一句,楼剑波和强铮并不打算出手,反正有明焰在那里,他们也不担心元雷会真的伤到那个女娃子,反而倒是想看看,明焰和元雷之间,现在到底是谁强谁弱了。

学员们此刻也是眼睛亮光,殿主之间的对决,那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啊,这个叫卿云歌的新生可真是厉害,能让两大殿主都为她动手。

卿云歌早就做好了元雷会突然攻击的准备,于是并没有多大的意外,她神色一凛,然后迅速后退,一个凌空翻,就躲过了第一击。

而这个时候,明焰也反应过来了,她怒斥:“元雷,你是真的不要脸。”

“哼,我的面子都被这个臭丫头给丢没了,还管什么脸?”听到这句话,元雷却没有丝毫的脸红,而是接着进行攻击,看样子是不达到目的不罢休。

看着迎面而来的攻击,卿云歌微微冷笑一声,然后素手一扬,便见一大片火焰朝着元雷袭去,速度也是很快。

元雷知道卿云歌的火是极致之火,但是他的修为却要高出她太多,纵然是极致之火,也伤不了他,所以面对那片火并没有多大的在意,仅仅是开启了防护罩,就那样直直地迎了上去。

见状,明焰想要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她只能咬牙切齿:“元雷,若是小丫头出了什么事,我要你拿命来赔!”

“哼,那就来试试。”元雷充耳不闻,依旧攻势不减,朝着红裙少女冲去。

看到这一幕,高台下的曲绫裳却是面露喜悦之色,太好了,如果卿云歌能就这样死在殿主的手下,那么她也就不用费心在除掉她了,这样的话,容公子,她就唾手可得了!

就当有人焦急,有人紧张,有人幸灾乐祸的时候,卿云歌却依旧面色不改,她轻飘飘地看了一眼与她距离不过几米的元雷,像是在说,你大意了。

元雷冷笑一声,死到临头居然还如此坦然,真不知道不是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然而,就当所有人已经预感到高台上的红裙少女要死了的时候,忽然听见了一声惨叫,他们定睛一瞧,发现惨叫的不是卿云歌,而是白虎殿殿主元雷,顿时大吃一惊。

吃惊的不仅仅是学员,还有元雷自己,他本以为有着护体玄气罩,这片火焰根本伤不到自己才对,所以连躲都没有躲,可万万没想到,自己和火焰接触的时候,护体玄气罩直接就被冲破了,而那片火焰竟然将他给烧伤了。

就算是极致之火也不可能破的了他的护体玄气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雷猛地抬头望向对面的红裙少女,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卿云歌环抱着双臂站在那里,神态自若,她微微一笑,道:“您可是尊贵的殿主,我不过一个小小的学员,能对您做什么?”

她是没对元雷做什么,只不过……方才的那片火焰并不是用玄力凝聚的罢了,而是小九给她用来防身的不死鸟之焱。

这可是帝王兽的本命火焰,元雷的修为虽然已经到了魔阶,但是在没有施展任何防护性玄诀的情况下,别说挡住了,能不受伤,都算他好运。

看到自家小丫头没出什么事情,明焰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瞟了一眼被火焰烧得有些狼狈的元雷,嘲讽地笑了:“元雷,你真丢人,连小丫头都打不过,还当什么白虎殿殿主,我看,你还是直接退位让贤吧。”

虽然明焰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看到元雷吃瘪,她还是表示十分开心的。

听到这句话,元雷神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段沉默之后,他才用鼻子发出了一声冷哼,然后猛地一甩袖,就离开了高台,甚至也没有回到坐席,就那样走掉了。

“不要脸的老东西。”明焰对着元雷的背影呸了一声,然后一把搂过一旁的红裙少女,笑眯眯道,“走走走,小丫头,今天心情好,请你去吃好吃的。”

然后也不待卿云歌出声,明焰脚步一点,暴掠而出,就直接带着她离开了比武台。

见到元雷和明焰都走了,楼剑波和强铮互相对视了一眼,也相继离开了这里,反正这里也没有什么值得他们去看的东西了。

导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只能尴尬地说道:“好了,新生大比到此结束,前三名到玄灵阁处领奖。”

然而这句话刚刚说出来,一旁沉默很久地白竹灵忽然开口了:“我放弃第一的位置,这个第一,不应该由我来做。”

此话一出,导师吃了一惊:“为何?”

“我可打不过元雷殿主。”白竹灵从高台上跳了下来,声音淡淡,“到底谁是新生第一,学员们心里也都有数。”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朝着站在高台右侧的叶潇然点了点头,就直接离开了。

这下导师更尴尬了,他没想到新生第一这种人人都想要的名号,居然现在有人不要,于是他只好看了一眼另一旁的罗季宇,清了清嗓子说道:“既然第一选择放弃,那么你就是这次的第一。”

熟料,罗季宇也是朝着他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这第一也不应该由我来做。”

导师傻眼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圆场,于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原本定下的第一第二都离开了比武台。

“还真是奇了怪了。”他嘀咕一句,“这一届怎么跟往届完全不一样,唉,算了,这第一到底是谁,还是一会儿再去请示一下四位殿主吧。”

……

而另一边,食楼之中,明焰很满意地打量着坐在对面的红裙少女,她笑眯眯地问道:“此次出去感觉如何?”

“尚好。”卿云歌微微笑答,“就是路上波折不断,耽误了一些事情,所以才回来晚了。”

“有波折很正常,不过有容瑾淮在,什么波折都无所谓。”明焰摆摆手,下一秒,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由地有些诧异,“咦,他人呢,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闻言,卿云歌沉默了一下,才缓缓开口:“我不知道,他……应该是失踪了吧。”

------题外话------

3。7——3。9号有留言活动~很简单就是奖励xxb,一人限一次~

刷微博,看到江南老贼发了这么一条微博。

“说句实话你们不要伤心,有时候一个作品老坑,不是作者不想赚钱了,而是这个故事他已经心里想完了,爽过了,知道最后的悲伤与欢喜了,他就懒得写了(笑哭)。”

我:……

作为一个作者很认同这句话,但作为看龙族看了七八年还没有等到结局的读者,真的是想一巴掌呼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