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君主空间,他回来了(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失踪?”听到这句话,明焰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卿云歌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复杂,她将事情经过来由都说了一遍,然后垂下眼眸,“反正我现在是联系不到他。”

“这到还是有些奇怪了。”明焰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她的神色虽然也有些凝重,但是并不同于红裙少女那般担忧,“不过小丫头,你别担心,以那个腹黑家伙的修为,肯定出不了什么大事,说不定他就是忽然觉得哪里好玩,然后就去了,这种事,他做多了。”

“殿主可知……”闻言,卿云歌沉了沉眼眸,神色并没有轻松起来,“容世子他的修为是多少?”

“他修为啊……”明焰一愣,然后打了个哈哈,含糊道,“反正很高就是了。”

不待卿云歌回答,她又迅速地说道:“所以小丫头,你可要快点修炼啊,现在对你来说,提升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这云歌自然知晓。”卿云歌微微点头,见到明焰并不想继续和她讨论容瑾淮修为是多少这个问题,于是也不多问,“但我还是有些担心,总感觉事出异常。”

她本以为,容瑾淮已经先她一步回到了四灵学院,结果等她回来之后却发现,他依旧还是不见人影。

“担心也没有用啊,这样,我去问问院长,看她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明焰其实也觉得有些奇怪,她出言安慰道,“小丫头,你先好好地修炼,等一有消息,我就会过来通知你。”

“多谢殿主大人了。”卿云歌笑笑,“先前殿主大人为我出面,云歌还没有好好地谢谢您。”

“嗨,那算什么,你可是我宝贵的学员啊。”闻言,明焰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我看元雷不顺眼很多年了,也不仅仅是为你出面,只是想单独教训他罢了。”

“不知……”卿云歌的眸中浮起一抹好奇之色,“殿主大人你,和元雷到底有什么恩怨?”

“哪里是什么恩怨。”明焰手中的筷子一顿,她耸耸肩道,“是元雷自己心眼太小而已。”

顿了顿,续道:“不过既然小丫头你问了,那我姑且也和你讲一讲,反正这件事对我来说,也不过是鸡毛蒜皮,上不得台面。”

“当年,在我还年轻的时候,也在学院里修习过,而元雷和我是同一批进入四灵学院的学员,和你们一样,那个时候我们的考核也是玄灵域,进入学院时候有新生大比和四殿比试。”明焰想了想,然后娓娓道来,“要说元雷根我能有什么恩怨,就是那届考核和新生大比,都是我第一,然后四殿比试,朱雀殿夺了魁首罢了,除此之外,我还真的想不通,他能和我有别的仇了。”

卿云歌微愕,她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的始末缘由竟然是这样子,本以为看着元雷那一副恨不得杀了明焰的模样,她盘算着肯定有什么类似夺妻之仇、杀父之恨的事情,结果闹了半天就是被打败了而已。

“哦,对,说到恩怨,我还真的又想起一件事情来。”明焰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忽然变得有些尴尬,“貌似入学的时候,我有一次当着四殿学员的面拒绝了一个学员的表白,那个学员好像就是元雷那个老东西来着。”

“噗——”卿云歌差点把喝进嘴里的清茶喷了出来,她这下子算是明白为什么每次元雷看明焰殿主的眼神有些不对,竟然还有这么一桩子隐秘之事。

难怪了,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当面拒绝不说,比试还屡次输掉,没有怨愤才怪,更不用说,元雷的心胸还十分的狭隘。

“好啦好啦,小丫头,我说这些呢,就是让你开心一下。”明焰有些无奈地看着红裙少女,“你没看自从你出去一趟回来后,脸一直拉着。”

“诶,有吗?”闻言,卿云歌愣了愣,她有些疑惑地捏了捏自己的脸,“没有吧。”

“没有?”明焰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你整个人都因为容瑾淮的失踪而乱了心吧?”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小丫头自己不知道,她这个外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真是的,也不知道那个腹黑的家伙哪里好,竟然把小丫头唬的一愣一愣的。

“我……”卿云歌感到了深深地无力,她扶了扶额,“明焰殿主你想多了,我只是在思考一些事情而已。”

虽然这些事情中是有几件关于容瑾淮的,可她也没到了为他乱了心的地步吧?

她明明是在想凤凰族的事情啊!

“行了行了,小丫头,我不打趣你啦。”明焰笑了起来,“反正,你别担心,他只是不见一段时间,又不是彻底失踪,担心有什么用,不如吃好睡好,说不定你哪一天起床,就看见他了。”

“我知道。”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点了点头。

明焰说的也对,她再怎么担心也没有用,毕竟独立的空间那么多,她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今晚再试试能不能把讯息传出去吧。

不过……既然他们是在烈焰山脉分开的,他会不会是进入了烈焰山脉附近的一个独立空间内?

想到这里,卿云歌一拍脑袋,心说自己真傻,怎么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于是她的意识探入七玄空间,然后询问某个行走的百科全书。

“羽毛,你可知,烈焰山脉附近有什么独立空间么?”

正在被小九追着跑的剑灵一听到这句话,先是哭丧着脸说:“主子,救救我,这只不死鸟要烧我屁股。”

“噗——”闻言,卿云歌忍不住笑出了声,她瞟了一眼剑灵身后的一团火,慢悠悠地道,“你不是个灵体吗,被烧一下也没什么事,又不会死。”

“就是,被本小姑娘烧,是你的荣幸。”小九得意地哼了一声,声音软软糯糯,“让你欺负我,在我还在蛋里面的时候,不给我挠壳儿。”

听到这句话,剑灵简直有苦说不出,他算是明白了,这只不死鸟根本不同于那些上古玄兽,反而跟个小孩子一样,天天给他捣乱,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一直想烧他屁股的玄兽,就是九族大君主兽排行榜上排名第七的不死鸟。

哪只不死鸟这么闲?

“好了,小九,别闹。”卿云歌只是意识进入到了七玄空间内,人并没有进来,所以只能出言阻止。

“小九只听娘亲的话。”果然,在听到红裙少女这句话后,小九就停下来,它挥了挥翅膀,耀武扬威道,“发光的东西,你要是在欺负我,我就接着烧你屁股。”

闻言,剑灵气得跳了起来,他指着一旁趴着的九幽梦魇:“你怎么不去烧它的屁股啊?”

紫冥“唔”了一声,然后翻了个身接着睡。

“哼,我们都是玄兽,娘亲的好宝宝。”小九又呼出了一片火,吓得剑灵连忙飘走,“谁像你,你这个发光的东西。”

“主子你瞧!”剑灵咬牙切齿,“你看见了吧,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他觉得这只不死鸟一定跟他有仇,可是他还活着的时侯,不记得跟不死鸟接触过啊,怎么这只不死鸟一上来就要叫嚣着要烧他屁股?

“行了行了。”卿云歌的声音里带了丝无奈,“我问你正事呢。”

“娘亲有什么事情问小九我哇。”小九欢快地叫了一声,“我可是不死鸟,有传承记忆,一些久远的事情我都知道,比这个发光的东西厉害多了。”

“哇,我说你这只活得还没我久的不死鸟……”剑灵一听,顿时怒了。

“那你们知不知道,烈焰山脉附近有什么独立空间吗?”卿云歌见到这对活宝似乎又有要吵起来的趋势,果断打断道,“就是类似玄灵域那种。”

“烈焰山脉附近的独立空间?”闻言,小九歪着头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娘亲你这么一问,我还真想到一个。”

“想到什么呀你。”剑灵睨了某只不死鸟一眼,“你说来听听。”

“在神明时代,每位君主都给自己开辟了一个空间,独立于九族世界之外。”小九这个时候才有了一些上古玄兽的样子,她一本正经地说道,“娘亲你要是问烈焰山脉的话,那边最著名的独立空间,就是烈焰君主开辟的那一个了,剩下的小九也不知道。”

“哦?烈焰君主开辟的?”闻言,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眯,“小九你意思是,寒冰大陆也有一个寒冰君主开辟的空间了?”

“对啊对啊。”小九点点头,“这样的君主空间,整个九族一共有九个,分别对应着神明时代的九位君主。”

“主子,这个我也听过。”剑灵见到这只跟自己一直作对的不死鸟已经快要把话说完了,于是急忙插嘴道,“不过这些君主空间已经被封闭很久了,不像玄灵域可以进去。”

“哼,大坏蛋,抢我话。”这回轮到小九怒了,它挥着翅膀飞了起来,然后对着剑灵的屁股就是一口火,“烧你屁股,大坏蛋!”

剑灵正在显摆自己的学识的时候,冷不丁地就被烧了,他嗷呜一声,捂着屁股开始在七玄空间里乱窜,边蹿边叫到:“啊啊啊啊,烧屁股了烧屁股了,主子救命,主子救命……”

卿云歌已经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于是意识就又从七玄空间里退了出来,她也懒得去管她那只脱线的剑灵,反正小九再怎么喷火,身为灵体的羽毛也不会受到一点伤害。

“嚎什么呢,发光的东西。”小九用翅膀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你不是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也不会受伤吗?”

她虽然喜欢捣乱,性子顽皮,但也不会专门惹是生非,只是觉得太无聊了,才想着要烧一下剑灵的屁股,左右他是一个灵体,烧了也跟没烧一样,还浪费了她那么多本命火焰。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四处乱窜的剑灵一下子停了下来,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尴尬地挠了挠头:“我忘了……”

小九:“……”

娘亲说你蠢,你还真是蠢,这都能忘,你怎么不忘了自己叫什么。

哼,本小姑娘以后还是离这个发光的东西远一些,要不然也被传染地像他一样蠢可就不好了,她还要为娘亲出谋划策呢。

想到这里,小九把目光放在了一旁趴着睡觉的九幽梦魇身上,欢快地叫道:“紫冥紫冥,我来找你玩啦。”

还是跟九幽梦魇玩一玩吧,她的传承记忆里虽然有关于九幽梦魇的介绍,可是她还真的没有见过九幽梦魇,唔,娘亲还真是神通广大,连死神的专有契约兽都能弄到手。

冷不丁被叫到的紫冥:“……”

你可千万不要过来找我玩!

……

这边,意识交流不过短短几息时间,卿云歌仍坐在食楼里和明焰吃饭,她得到了一些关于君主空间的事情,然后准备就这个事情再问问明焰。

“殿主大人,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她沉吟了几秒,“您可曾听说过君主空间?”

“君主空间?”闻言,明焰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会知道这个东西?”

“咳……”卿云歌肯定不能说是从一只不死鸟和一只凤璃剑的剑灵口中得知的,这要是说出来,明焰绝对会被吓死,于是只能编了一个谎话,“我偶尔看了一本书,书上写的。”

“什么书居然还记载了君主空间?”明焰更奇了,“书上不都是之记载了一些神话吗?”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书。”卿云歌摊摊手,“我是在家里的角落里翻出来的。”

“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把君主空间写到了书里,简直不可饶恕!”听到这句话,明焰神色愤愤,“这要是让灵阶以下的人看到了,不就出事儿了么。”

“为何灵阶以下的人看到了就会出事儿?”这回轮到卿云歌诧异了,她试探着问道。

“小丫头,本来以你目前的实力,是不能知道关于君主空间这件事情的。”明焰的神色一下子变得肃穆起来,她沉声道,“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书上看到的,但一定要记得,你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够了,万万不可告诉别人。”

“云歌明白。”头一次看到红发女人出现了这样的表情,卿云歌也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于是很果断地点了点头。

“君主空间其实就是类似于玄灵域的一种独立空间,只不过和其他的独立空间不同,因为君主空间是由神明时代,九位君主以神力开辟出来的,而不像其余独立空间,是由智慧生命,或者混沌兽制造的。”明焰淡淡地解释道,“所以君主空间,又被称为神域,而其余空间,可以被称为凡域。”

卿云歌从一些关于传说的书中得知,神明时代,是九位君主合力创世,才有了如今的九族世界。

这九位君主的栖息地分别在:烈焰山脉、寒冰大陆、月光森林、星辰海洋、九幽之境、暗黑之域、圣空之城、轮回之屿、风羽之谷。

而这些地方都是以九位君主的名字来命名的,所以九个君主空间,也都分别分布在这九个地方。

然而,神明时代距今已有几万年,神明也早已陨落,所以久而久之,九位君主的故事,也早已变为了传说。

卿云歌还未曾想到,真的有这些神明们留下来的神迹。

“九位君主陨落之后,神明时代消亡,取而代之的就是我们现在的玄法时代。”明焰顿了顿,接着说道,“之所以这种事情你们不应该知道,是因为你们的修为还不够,有些秘辛,知道了只会引祸上身。”

卿云歌了然地点了点头,犹豫了一回,最终还是问了出来:“那么殿主你说有没有可能,容世子他进到了烈焰君主开辟的那片君主空间之内?”

“进到君主空间之内?”这一句话让明焰惊得跳了起来,然后她断然否决道,“这不可能,君主空间早就封闭了,就算容瑾淮的修为很高,他也进不去,除非……”

说道这里,明焰忽然顿住了,神情在瞬间变得复杂起来。

“除非什么?”卿云歌捕捉到了最后两个字,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除非君主空间主动开启。”明焰不可思议地说道,“然后开启的地方,刚好是当时容瑾淮所在的地方。”

闻言,卿云歌微微一惊,她反问道:“可是我和他当时是在一起的,甚至我们还手牵着手,怎么他进去了,我没有进去?”

“手牵手?”明焰挑了挑眉,“你们居然还手牵手?”

卿云歌只觉得有心无力,她已经放弃挣扎了,于是只能说:“……这不是重点殿主大人。”

“你没进去很正常啊。”明焰对于此事倒是没有多少意外,她慢悠悠地解释道,“我先前不是说了吗,灵阶以下的智慧生命,其实是没有权利知道君主空间的,就是因为,就算君主空间主动开启,也会将灵阶以下修为的人排斥在外。”

“什么?容瑾淮他居然已经灵阶了?!”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关注的重点却没在自己为什么没进到君主空间内,而是发现,容瑾淮的修为已经到灵阶以上了。

靠,他不是只有二十一岁吗,怎么会修炼的这么快?打娘胎里开始修炼也没这么快吧!

在这种修为面前,玄灵榜第一算个什么!在他面前都是渣吧!

“咳咳咳咳……”闻言,正喝着茶的明焰被呛得直接咳嗽了起来,她意识到自己似乎暴露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于是只能尴尬地转移话题,“今天的阳光可真好啊。”

这句话一说完,忽然,窗外响起了一道雷声,紧接着瓢泼大雨从天而降,天地幽蓝一片,雨声沸沸。

明焰:“……”

这老天居然这么不给老娘面子!

“太变态了。”卿云歌丝毫没有意识到明焰的不对劲,她只是一脸郁闷,“我还想着等我再修炼一段时间能追上他,结果他居然都灵阶了,这我得修炼到什么时候啊。”

她本以为自己有着凤璃剑在手,修炼速度已经很快了,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比她更快,而这个人,就是容瑾淮。

“嗯?”明焰还以为自己说漏了嘴,以小丫头的聪明才智一定会逼问她容瑾淮到底是谁,结果出乎她的意料,小丫头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害她担心了老半天。

唔,看来,在遇到一些关于容瑾淮的事情上,小丫头这般聪慧的人,也变得有些傻了。

“他平常老调戏我,还老曲解我的意思。”卿云歌咬牙切齿,“我本想着赶紧修炼超过他,然后把他揍一顿,结果他的修为居然这么高,我这个愿望可算是落空了。”

这下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在玄灵域之中,魂阶二段的叶潇然用出全力,还是被容瑾淮一招给打败了,当时她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现在觉得很正常了。

这不废话吗,一个魂阶和一个灵阶,灵阶动动手指都能把魂阶捏死。

“他调戏你?”听到这句话,明焰忽然来了兴趣,“他怎么调戏你的,你给我说说看,让我也学一学。”

美眸之中,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殿主你就当我没说。”卿云歌抽了抽嘴角,转移话题道,“如果他真的进到了君主空间之内,那是不是只有等到下一次君主空间开启,他才能出来?”

“这倒不是。”这句话仿佛一盆冷水,瞬间将明焰眼中的火给浇灭了,她也不好打听人家的私事,所以接着解释道,“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从君主空间出来,但我可以肯定,进去容易,出来难。”

“君主空间里有危险?”闻言,卿云歌很敏锐地感觉到了不对,“所以才会把灵阶修为以下的人排斥在外?”

明焰给被这句话给问愣住了,她有些无语为什么自己只是随口一说,小丫头就能想到关键的地方,想了想,她才道:“我不知道,好多事情我也是听阿影说的。”

嗯,姑且先把阿影拿出来做一做挡箭牌,要不然难不保这个小丫头还会问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来,到时候她可就有苦说不出咯。

没得到确切的答案,卿云歌倒也不在意,毕竟明焰也没有去过君主空间,不知道这些事情也是正常的。

但是,如果容瑾淮真的进到了君主空间之内,那她可是没有任何办法了,先不说她的修为只有魂阶,就算她到了灵阶,人家君主空间也不一定就开启啊,这下子难办了。

看来,只能期待着他能从君主空间中找到出路了。

呸,不对,卿云歌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些问题,她为什么要期待他出来啊,应该期待他不出来才对,不出来的话就没有人调戏她了,多好。

“对了小丫头,你现在修为是多少了?”明焰见到卿云歌没有再问,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接着问道,“去了一趟烈焰山脉,应该有所长进吧?”

“我修为现在是……”卿云歌倒是忘了自己还用凤璃剑来掩饰着自己的修为来着,于是把掩饰撤掉,凝聚起玄力来,“魂阶六段,还有些低。”

“喔,魂阶六段,是低了……等等,你说多少?”明焰正慢条斯理地吃着火鸟烧土豆,冷不丁地听到了这句话,怀疑自己听错了。

不是吧,去了一趟烈焰山脉,就蹦了五个品阶?

就算吃了什么天才地宝也不会这么快吧!

“您也觉得低了是吧。”卿云歌自从知道容瑾淮的修为之后,她脑子里就只剩下了一个想法,那就是修炼。

明焰放下筷子,这才抬头看了一眼红裙少女,在看到她身上那层有些深的绿光的时候,像是见鬼了一样,然后所有话的都被咽回喉咙里了。

半晌,明焰才震惊出声:“你,你居然已经魂阶六段了?”

“嗯。”卿云歌点了点头,“这修为实在是太低了,都没法看。”

早知道她就不压制修为了,直接突破到魂阶九段多好,都怪容瑾淮那个变态,实力怎么那么高,让她望尘莫及。

“小丫头,你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闻言,明焰笑骂一声,脸上还有着未褪去的震惊,“你今年才多大,有十五了吧?”

“十五岁零三个月。”卿云歌虽然不明白明焰为什么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但还是答了。

“十五岁你就魂阶六段了,你还觉得低?”明焰直接被气笑了,“你可知道,四灵学院建立以来,最年轻的魂阶六段,也到了十八岁,可你呢,等你十八岁的时候,可能都已经灵阶了。”

“本来我不觉得低的。”卿云歌也是一脸郁闷,“可谁让容瑾淮的修为那么高呢。”

“行了小丫头,你天赋这么好,修炼速度又那么快,修为迟早会超过那个腹黑的家伙的。”明焰的这句话是出自内心,并不是安慰之语,顿了顿,语气之中带着遗憾,“可惜了,要是你能早一点回来,这一次的新生第一,一定是你。”

双生玄力的魂阶六段,这一届新生中,没有人能敌得过,就算是拥有羽族血脉的白竹灵,也得屈居第二的位置。

“新生大比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比赛。”闻言,卿云歌轻轻一笑,“比起新生大比,四殿比试,才是我的目标。”

那个元雷,不就是喜欢名利吗,半年之后的四殿之比,她一定不会让他得意的。

“殿试?”听到这个词语,明焰先是一愣,然后秀眉微微蹙了起来,“不是我打击你小丫头,虽然你的修为在新生里无人能敌,可是学员里还有很多老生,玄灵榜上排名前几的那些,都已经是冥阶修为的人了,要想拿到殿试的第一,是不可能的。”

“有染染姐也不行?”卿云歌挑了挑眉,离四殿大比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说不定她在这段时间之内,就能突破到冥阶,何况,还有着玄灵榜排行第三的易染染,朱雀殿想要夺得

“染小丫头?”明焰诧异道,“你和她见过面了?”

“嗯,我和染染姐在交易市场见的。”卿云歌点点头。

“原来如此。”提起易染染,明焰就有些无奈,“我就说嘛那个丫头天天往外跑,连我的话都不听,你若是能见到她,也只有交易市场那个地方了。”

顿了顿,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虽然染染的修为在学院之中数一数二,可是,四殿比试比的是每个殿的综合实力,只有一个染染,也是没用的。”

“不知道四殿比试,是怎么个比法?”卿云歌想了想,“所有人一起上吗?”

“你说对了一半。”明焰摇了摇头,“不是所有人一起上,是同等阶级的人一起上,简而言之,魂阶的学员和冥阶的学员会分成两个比武场,然后来一场大乱斗。”

闻言,卿云歌抽了抽嘴角,这四殿殿比,还是真是粗暴。

“好了小丫头,说了这么多,我也该去忙活了。”明焰伸了个懒腰,窈窕的曲线暴露无遗,她打了个哈欠,“我先走一步,你好好地修炼,明日,玄灵塔就要开启了,可别忘了,你还有一个进入第九层的机会。”

“云歌明白。”如果明焰不提,卿云歌还真的差点忘了这件事情,她笑着答道,“殿主慢走。”

明焰点了点头,然后起身,直接从窗户处跳了出去。

卿云歌:“……”

连走的方式也这么特立独行吗……不愧是明焰殿主。

见到明焰走了之后,卿云歌反正也吃饱了,于是也离开了食楼。

她本想尽快回到新生居住地,巩固修为,熟料,在食楼通往新生居住地的路上的时候,她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卿云歌正琢磨着是不是又有仇家上门了,然后抬头一看,发现来人她并不认识,不由地有些诧异。

来人是一个十分俊俏的年轻男子,他的五官分明,脸如雕刻,眉眼间似乎带着一丝戾气,但看起来又十分的倜傥,鼻若悬胆,眸若寒潭。

她看了一眼男子的衣着,估摸着应该是四灵学院之中的老生,于是斟酌着开口:“不知这位师兄拦住我的去路,有何贵干?”

“贵干?”男子微微摇头,声音里似乎带了一丝笑,“我此来只是想问问云歌师妹,愿不愿意加入丹医阁,算不了什么大事。”

“丹医阁?”听到这个名字,卿云歌一愣,“你是丹医阁阁主?”

“嗯。”吴萧点了点头,言简意赅,“听说云歌师妹的火玄力乃是极致之火。”

卿云歌意外地挑了挑眉,第一是因为丹医阁阁主亲自来邀请她进入丹医阁,第二是因为他居然知道她的火系玄力是极致之火。

“阁主是如何知道,我的火玄力乃是极致之火?”她眨了眨眼,“若是出错了,可就拜拜让你屈尊来这里邀请我了。”

“前一阵子,纪森炎来我这里求取治疗火毒的丹药。”吴萧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他中的并不是普通的火毒,只有极致之火,才会是那个模样。”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总让人感受到了一丝丝危险。

卿云歌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忽然笑了:“吴萧师兄不愧是丹医阁的阁主,仅仅凭着火毒就能看出我是极致之火,云歌佩服。”

她笑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吴萧看出了她拥有极致之火,而是在笑,入学以来,学院内的四大势力中的三个,都来邀请她加入,而且邀请的人,还都是这些势力的建立者。

这要是传出去,恐怕她的名声在四灵学院内,又上了一个档次。

“嗯,所以呢。”吴萧的目光并没有在红裙少女身上,而是游离在外,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不值得如他的眼,这一句话也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

“所以……”卿云歌弯了弯唇,抬眉一笑,“要让师兄失望了。”

此话一出,卿云歌顿时感觉到了一个威压迎面而来,带着丝丝的灼热气息,似乎要将她压倒。

吴萧还是没有看红裙少女,只不过那双眸子中的神色却微微变了变,眉眼间的戾气也重了起来。

“理由。”依旧是陈述句,语气依旧很平淡。

“云歌已经决定自己建立一个势力。”卿云歌知道这股威压是面前的年轻男子释放出来的,但她的面色没有丝毫地改变,波澜不惊道,“要辜负师兄的好意了。”

话音刚刚落地,下一秒,威压全部散去,仿佛潮水一般,有涨有退。

吴萧这才正眼看了打量了一下红裙少女,在看到那双灿若星辰的玫瑰紫瞳的时候,目光微微一顿,然后唇线一挑,倏地笑出了声:“不愧是让两大玄灵榜高手都为之争夺的人,此等气魄,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还没有。”

卿云歌轻笑不语,她已经从易染染的口中得知吴萧此人喜怒无常,别看他是笑着,也许下一秒,就会变脸。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吴萧说完这句话之后,竟然直接走了。

“果然性情奇怪。”卿云歌摸了摸下巴,“我还以为他要揍我一顿呢,看来是我想多了。”

耸了耸肩之后,她接着朝着住宿的地方走去。

……

玄灵湖旁边,君临躺在摇椅上,正悠哉悠哉地哼着小曲,心情畅快不已。

自从和阿影和解之后,他就被允许在四灵学院住下了,虽然还是进不了阿影的身,不过也算是近水楼台了,总有一天会重新得月,他时间长,不急不急。

然而,正当君临还在盘算着怎么重新得到自家夫人的欢心的时候,忽然,只听“砰——”的一声,屋子的门被猛地打开了,力量之大,把他躺着的摇椅都给震了一震。

“谁这么没眼力,打扰本座休息。”君临嘟囔一声,睁开了眼,然后抬头,漫不经心地看向了门外,结果这一看,吓得他直接从摇椅上跳了起来。

门前站着的不是别人,是一袭白衣的容瑾淮,而此刻的他容色有些苍白,脚步也虚浮,他咳嗽了几声,便有着鲜血顺着唇角缓缓流下,染红了俊美的容颜。

“怎么回事,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君临连忙走上前去,将白衣男子搀扶到床边,“你怎么没跟在小丫头身边,去哪儿了这是?”

除了千年之前的那一次,他可从来没有见到他这个老友受过如此重的伤,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变成如此模样?

闻言,容瑾淮又咳嗽了几声,面色依旧苍白,眸光有些迷离,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他才低声道:“我遇到了……那些东西。”

------题外话------

不虐不虐,柿子修为没恢复,所以才受伤了,不方,我是亲妈,从来不虐主角~

姑娘们节日快乐嗷~

这几天有留言活动,为了感谢你们的一路支持

所以……求评论!

还有……求鲜花_(:3」∠)_,一朵两朵都可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