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我舍不得,玄灵塔第九层!/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衣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细腻的眉眼间竟罕见地流露出来了一丝疲惫,他半靠在床上,唇边还有着未干涸的血迹,映着苍白的容色,竟生出一种别样的妖冶之感。

“那些东西?”听到这四个字,君临先是茫然了一会儿,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才失声道,“你进到君主空间里面去了?!”

“嗯。”容瑾淮微微点头,他淡淡道,“那日,我和她去烈焰山脉的时候,君主空间开了,刚好就在我所在的位置,其实,我不进去也是可以的,但是我发现了它们的气息,正有着隐隐上涨的趋势。”

“这不应该啊。”闻言,君临英挺的剑眉紧紧地皱了起来,“君主空间不同于玄灵域,那里可是用神力开辟的神域,按理说,君主空间内封印的那些东西,是不会有着突破封印的趋势的。”

“君临,你知道么?我和她抵达烈焰山脉的边境的时候,那里有一片红色的雾气,可以扰乱人的心神。”容瑾淮垂下双眸,长长的睫羽将他的瞳孔遮住,看不清眼中的神色,“我起初以为是跟红莲业火花有关,后来才发现,是跟那些东西有关。”

“你是说……烈焰君主虽然已经陨灭,但他毕竟是神,所以他开辟的空间也能承接他的神力?”君临摸了摸下巴,略略思绪片刻,“在感受到了那些东西有着脱离空间的趋势,所以才释放了这么一片迷雾,然后让其他人不要接近?”

“不错。”容瑾淮淡淡地说,“而我进去后,发现它们不是要脱离了,而是……已经脱离了。”

“你说什么?!”听到这话,向来稳重的君临大惊失色,“如果它们脱离了封印,现在整个九族应该已经乱成一片了吧?”

“不,它们没有完全脱离。”容瑾淮摇了摇头,他容色微凉,眉眼冷淡,“君主空间毕竟是神域,连玄灵域之中的那些东西都还没有突破封印,神域之中的就更不可能了。”

君临想了一会儿,然后问道:“那你……真的看到它们了?”

“嗯。”容瑾淮换了个姿势靠着,一举一动依旧优雅无比,仿佛是天生的贵族,声音慵懒,道,“还和它们打了一架。”

“打了一架?”君临脱口,“你的伤……是它们造成的?可是就算它们人数多,也不会让你受这么重的伤啊。”

容瑾淮先是沉默了一下,良久,才低声说:“我的修为没有恢复。”

这一句话让君临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他迅速抬起右手,然后伸出两指,搭在了白衣男子的手腕上,不知道是感觉到了什么,在触碰到的一瞬间,又收了回来,眉眼间满是难以置信。

“怎么回事,你的修为怎么失了那么多?”君临此刻有些抓狂,他的语气难得的冰冷了起来,“你是不是又干什么傻事儿了?”

本来,在五年前的时候,他这个老友的修为就应该已经恢复了才对,因为毕竟就算当年有着四灵守护兽的帮助,把一个神魂早已破碎成千万片的人送到别的世界,已经是逆天改命的事情了,所以十分的不容易。

为了让青璃丫头能重新回来,昔日受万人敬仰的诺兰殿下,生生地将自己一身的修为给废了,直到几年前,才慢慢地恢复了正常,甚至,在青龙血脉的帮助下,还突破了更高的境界。

可如今,君临居然又感受到,这个家伙的修为似乎不知道因为什么,差点又全部废掉。

虽然以他如今的修为,放眼九族,还算的上是高层次,但是,比起以前,也是跌了好几个段位,如果要是让一群心怀不轨的兽人们知道了,恐怕……

想到这里,君临双手握住白衣男子的肩膀,声音严厉而冰冷:“从现在开始,你给我好好地在混沌大陆待着,哪儿都不准去,直到你的修为恢复才可以。”

“你这是要把我软禁起来?”闻言,容瑾淮似笑非笑道,“我如果想出去怎么办?”

“不准!”君临怒吼一声,“你看看现在的你,我一根指头都能把你碾死。”

吼完之后,他仍然气得不行,双眸紧紧地盯着这个向来神态自若的白衣男子:“快说,你的修为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嗯,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容瑾淮偏头,望着窗外,他轻描淡写道,“我切断了凤璃剑和神凰之间的联系。”

“你……!”听到这么一句淡然的话,君临先是震惊,然后直接就被气笑了,“你还真能啊,你还有本事切断凤璃剑和神凰之间的联系,你怎么不去直接杀了神凰?”

他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情圣,这就叫情圣啊,切断凤璃剑和神凰之间联系的这种事,连他去做,也会失掉大部分修为,所以还要掂量再三。

这个家伙可倒好,想都没想,就直接做了。

“这个我目前还办不到。”容瑾淮懒懒地回答,“而且,我若是真的杀了神凰,等她醒了以后,我估计要被追着打了。”

听到这句话,君临像是看怪物一样地看着白衣男子:“别告诉我你还真的考虑过。”

“没有。”容瑾淮瞟了他一眼,顿了顿,然后补充道,“只是刚刚在你问的时候,稍稍考虑了一下。”

君临:“……你赢了。”

虽然向来都被容瑾淮噎得说不出话来,可是君临这次却是十分的苦恼,他背着双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焦躁道:“那现在到底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容瑾淮的呼吸已经慢慢地平稳了下来,他抹去唇边的血迹,然后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说你的修为啊!”君临见到当事人一副很淡定的模样,他更抓狂了,“怎么恢复啊!”

怎么到头来搞的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啊!

呸,他才不是太监。

“慢慢地就恢复了。”对此,容瑾淮倒是很淡然,他轻轻一笑,道,“而且,有着生灵血誓在,她的修为一突破,我也会跟着一起突破。”

“可把你能耐地不行。”听到这句话,君临不禁翻了一个白眼,“可你还别说,小丫头这一世天赋还真的好,连小九都选择跟了她。”

“小九?”闻言,容瑾淮的眸光微微一顿,“给朱雀前辈看门的那只不死鸟?”

“可不是吗。”君临摊摊手,“想当初,朱雀其实是要把小九送我的,可人家看不上我,结果现在选择了小丫头。”

“嗯,小九一向喜欢漂亮的人。”容瑾淮慢悠悠地说道,“看不上你,情有可原。”

“滚我说你不噎我是不是不舒服?”听到这句话,君临顿时被气得不行,他咬牙切齿,“我可是九位守护者中,排名第二的美男子。”

他怎么就不漂亮了!

不漂亮还能追到阿影吗!

明明是小九那个小孩性情古怪!

这可不能怪他!

“嗯,我算算。”容瑾淮撑着肘,微微一笑,“九位守护者之中,算上你,有五个是男的,其中两个呢,一个是亡灵,一个是死神,向来不露半点真面目,还有一个是穿着兽皮的兽王……”

“打住打住。”被拆穿后,君临连忙喊停,他有些气急败坏,“你不要拆我老底行不行。”

“好的不拆。”容瑾淮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顿了一下,他才说道,“我需要在你这里借住一段时间,恢复伤势。”

“凭什么呀,又不是我害你受伤的。”闻言,君临气哼哼道,心说这时候你想到我了,先前气我的时候怎么没为我着想啊,“你怎么不去找小丫头,她若是知道你受伤了,肯定费心尽力地照顾你,能得以亲近佳人,多好。”

“我并不想……”容瑾淮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道,“让她知道我受伤了。”

“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君临有些诧异,“你不是还嫌这一世她不好追吗?这不就又有一个接近的机会,你居然还不利用利用?”

他真的是有些搞不懂他这个老友的想法了,算了,搞不懂也正常,谁让人家是情圣呢。

“因为,我不想让她担心。”像是想到了这么,容瑾淮倏尔一笑,眸光变得温柔而缱绻,此刻那双墨色的眼睛里像是藏了最璀璨的星辰,万千星辰在瞳底流转着,折射出别样的魅惑。

顿了顿,他接着说:“我舍不得。”

声音柔和,仿佛说着这世间最动听的情话,一字一句,都在撩动听者的耳膜。

屋子里有片刻的沉寂,很长很长的一段静默之后,君临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靠在床榻上的白衣男子,尽管他这个时候面色苍白,但依旧俊美如同神祇,携着沉淀千年的神圣与风华,眉目偶尔流露出的笑意,让人感受到了惊心动魄的美,这份美,无法用言语来描述。

“这和你……换了白衣来穿,是不是有关系。”君临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问道,“我记得最早的时候,你一直穿着红衣。”

“嗯?”听到这个问题,容瑾淮轻轻一笑,“是有关系,因为她那个时候同我说,让我不要穿红衣,因为若我受伤了,血浸染了衣襟,她会看不出来,所以我就像她一样,择了白衣来穿。”

说这句话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另一个声音来,那声音带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似乎有些生气。

“诺兰,你以后不许穿红衣,这样你受伤了我都不知道,听见没有,你要是还穿红衣,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然后,他选择穿了白衣,但就像是造化弄人,这一世,轮到她来穿红衣了。

他就这个问题问过她,那时红裙少女是这样回答的。

“你说这个啊,我也不知道,就感觉潜意识中,我应该穿红衣。”

这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可他却知道,是因为生灵血誓和青璃那一世的缘故,她对红衣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深到就算失去了所有记忆,神魂重塑,潜意识中,依然还存留着。

“你看看你们俩,我简直是服了。”听到这番话,君临不禁抽了抽嘴角,“一个不想让另一个知道自己受伤,一个又想看出另一个到底受伤了没有,我看着你们都觉得累。”

“她我了解。”容瑾淮淡淡地说道,“她只是害怕我受伤不告诉她罢了,而我,我是不想让她知道我受伤了后担心难过。”

“结果,你倒是不穿红衣了,改穿白衣后,养好伤才回去?”君临对着白衣男子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神色中有着敬仰,“高,实在是高,小丫头肯定没料到你还玩了这么一出。”

“我就说你以前为什么受伤后,老是先躲着小丫头,现在我可算是明白了。”顿了顿,君临摇了摇头,“原来你是不想让她知道你受伤了。”

他心里美滋滋地想到,这个法子听起来很不错,他一定要学,说不定还能讨阿影欢心,真好。

“所以……我现在无处可去,只能在你这里养伤了。”容瑾淮轻飘飘地看了某眉开眼笑的人皇,然后浅声道,“我想睡觉,你出去吧。”

“什么玩意儿?”听到最后一句话,君临怀疑自己听错了,他气急败坏,“为什么你睡觉我就得出去?这可是阿影专门为我准备的房间!你要睡你就睡啊,我不发出声音就好了,实在不行我给你设一个结界,这样什么声音都传不进来了,你也刚好可以安心地睡你的觉,多好。”

“不,我只是……”容瑾淮看了男人一眼,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君临还真的想听听这个腹黑的家伙有什么理由,能把他赶出去。

“害怕你对我心怀不轨。”容瑾淮慢悠悠地说道,“我还要为卿卿守身如玉。”

君临:“……?”

我一个大男人对你心怀不轨?!

虽然你是长了一张祸国殃民,颠倒众生的脸,可我喜欢的是姑娘啊!对你心怀不轨什么!

君临咬牙切齿地看了一眼已经闭上眼睛的白衣男子,瞪了一会儿无果后,气咻咻地甩门离去了。

算了,且先将这间房让给这个腹黑毒舌的家伙,他可不想背上断袖的称号。

不过……现在外面下着大雨,虽然以他的修为站在雨中完全可以滴雨不沾,可是他也不想就这样在外面待着啊,他只想躺在摇椅上悠哉一会儿。

在门外转了半天,君临的神色颇为苦恼,想了半天,他才双眼一亮,一拍手道:“有了!”

他可以去找阿影啊,这下子有了理由了,不怕再被阿影打出来。

哼哼,容瑾淮你没有想到吧,你占了我的屋子,反而为我促成一段好事,姑且就不找你算账了。

想到这里,君临心情大好,然后身形迅速朝着玄灵湖中央的小岛上飞去。

天地幽蓝一片,大雨滂沱而下,万物寂静,无声无息。

……

第二日,卿云歌起了个早,她伸了个懒腰之后,才起身从床上下来,然后发现自己手里居然还握着一块传讯灵石,这才想起她昨天想着试试能不能给容瑾淮发讯息,结果发着发着睡过去了。

瞟了一眼手中的传讯灵石,卿云歌忽然看到上面多了一句话。

“吾安好,不久便归,勿忧。”

“居然还真的联系上了。”卿云歌将那句话看了好几遍,还是有些不信,她试着又发了一条讯息,问他在哪儿。

结果,对面很快就回复了,但这一次不是文字,直接就是声音。

“卿卿醒了?”声音一如既往的柔和,带着刚苏醒后的低哑,竟有一种别样的性感。

听到这个声音,卿云歌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心说这个男人不愧是《朱颜榜》第一,连声音都能让人着迷。

不过听他平淡的语气,应该是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呼……真的是白让她担心了这么多天。

“醒了。”她打了一个哈欠,懒懒道,“你从独立空间里出来了?”

“嗯,误入了一个小的独立空间。”容瑾淮知道以这个丫头的聪明,给他发讯息发布出去,肯定能料到他是进入了一个独立空间之内,不过,应该不知道他进的就是烈焰君主开辟的君主空间。

顿了顿,他笑了一声:“不过没什么大事,也就是出来的时候有些麻烦罢了,所以才耽误了一些事情。”

“唔,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不小心进到了君主空间内呢。”卿云歌松了一口气,她就说,君主空间怎么可能那么巧地就开启了,然后还在容瑾淮站的位置?

那既然他没有进入到君主空间之内,他也不是灵阶修为了?

想到这里,她双眼忽然一亮,看来她还是有希望追上他的。

哼哼,等她的修为超过他,她就把他药晕了后,卖给兽人,然后发家致富!

“听卿卿的语气,似乎……很是担心我?”容瑾淮依旧笑着,笑声撩动耳膜。

“我才没有担心你。”闻言,还想着如何药晕容瑾淮的卿云歌果断否认,她才不会担心这个腹黑的第一世子,轻哼了一声,道,“我是害怕你死了,我没法给整个人族交代。”

如果人们知道第一世子是再跟她出去的时候给失踪了,估计她会直接被他的桃花和后宫撕成碎片,想想就觉得可怕。

那边又传来一阵低笑,笑完之后,他才低声道:“那如果我真的死了呢?卿卿会为我担心么?”

冷不丁的听到这么一个问题,卿云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你死什么,要是你都会死,那我早就死了千百回了。”

虽然容瑾淮的修为没有达到灵阶,但也应该有冥阶高段的修为了,她比起来,还是弱得太多啊。

“不会再有那么一天的。”这句话不知道触动了什么,容瑾淮的声音一下子变冷了,“有我在,你不会死。”

“你要是少调戏我一些,我才能活得更久一些。”卿云歌对着传讯灵石翻了个白眼,好像和她对话的白衣男子就在这里一样,“所以你现在在哪儿呢?”

“还在卡撒大陆。”容瑾淮的声音微微顿了一下,然后缓缓答道,“再过几日我应该就能回去。”

嗯,再过几日,他的伤也差不多就养好了。

“那你记得小心一点。”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点了点头,“今天是玄灵塔开启的日子,我得去那里集合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便准备停止将玄力注入到传讯灵石之中,熟料,正当她准备切断传讯的时候,又穿来一阵低低的笑声。

容瑾淮在那边慢悠悠地说:“放心卿卿,我不会让你守活寡的。”

卿云歌:“……!”

还有精力调戏她,看来是没什么大事。

担心个屁啊,她真是闲的没事儿干!

立马切断了传讯,卿云歌将传讯灵石放入了衣襟之中,她的脸色有些黑,她才十五岁,守什么活寡?

不对,就算不是十五岁,也不会守活寡,她还没嫁人呢好不好!

真是的,这个腹黑的世子,从来都不放过调戏她的机会,偏偏被调戏之后,她还不知道说什么去反驳,因为就算她能想出什么话去反驳,那么接下来的调戏一定会更加猛烈。

这叫什么事儿啊。

卿云歌扶了扶额,她穿好衣服后,这才准备出门去玄灵塔。

昨天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雨,今早却是一个大晴天,太阳悬挂在高空之上,炙热无比,撒下灿烂的阳光,透过繁密的树叶,在地上留下了斑驳的影子,摇曳生姿。

玄灵塔每三年只会开启这么一次,然后持续整整三个月,便会再度关闭,而玄灵塔对修炼有着极大的帮助,所以学员们都会赶在玄灵塔开启的这一天,来到这里,接受测验,看看以自己的根骨和天赋,究竟能进入哪一层。

卿云歌来到玄灵塔的时候,高高的九重宝塔之下,已经围了很多人了,各个殿的学员都有,他们三个两个的聚在一起,正在聊天,喧闹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听说了吗?这届新生大比,出了一个不得了的天才。”一个学员神神秘秘地说道,“这个天才,让殿主们都大吃一惊呢。”

“师兄说的可是那个有着羽族血脉的,白家白竹灵?”另一个学员听到这话,好奇道,“她虽然也是个天才,但也不至于让殿主都吃惊吧?”

“嗨,不是那个白竹灵,我说的,是另一个人。”先说话的学员摆摆手,“你可知,这个人其实并没有参加新生大赛,但是却是新生之中公认的第一。”

“哦?”后说话的学员来了兴趣,“师弟还真的没有听过这个人,不知道师兄说的是谁?”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耳朵微微一顿,这俩个人说的不会是她吧?

果然,下一秒,那个学员说道:“就是这一届的考核第一啊,朱雀殿的,听说,叫什么卿云歌。”

“卿云歌?”这两个学员的对话吸引了更多的人,又一人道,“可是那个引起冷夜师兄和姬翎师兄争斗的?”

“就是她。”学员点点头,“我就是天地帮的一员,我能不知道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压低了声音:“听说啊,这个卿云歌跟元雷殿主动起手来了呢。”

“啊?”众人皆惊,“和殿主大人动手?那不是找死吗?”

“对啊,当时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这个天地帮的成员巴掌一拍,“可是最后,你们猜怎么着?”

众学员都竖起了耳朵,想要知道最后的结果。

“最后啊……”学员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他顿了好一会儿,看到周围人的表情都急切得不成样子,才说道,“元雷殿主被这个卿云歌给打败了。”

“什么?!”有人惊呼一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很长,你们且听我慢慢说来……”

站在一旁偷听的卿云歌这个时候抽了抽嘴角,她还没料到,昨天的那件事这么快就传开了,然后还被这个学员当做话本子讲给其他人听。

唔,不知道元雷知道这件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估计会被气的半死吧。

就在卿云歌的目光漫无目的地在玄灵塔周围游离起来,忽然,耳边传来了一道嘲讽的声音:“哟,这不是云歌师妹吗?云歌师妹恐怕还不知道吧,现在的你,可是闻名整个学院了。”

那道声音里的嘲讽意味很浓,而且尖锐无比,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众人这才看到了站在角落里的红裙少女,在看到那张素面朝天的脸时,都不由地有些失声。

红裙少女的妆容很是简单,眉目细腻如画,唇若樱花,墨发也只是用一根玉簪轻绾,露出了白皙的脖颈,她身上没有任何其他多余的点缀,却让人都不由为之所摄。

仅仅只是一眼,就永远的印在了脑海里。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目光微微一顿,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发现说这句话的不是别人,就是当初和姬翎一起来朱雀殿找事的琴蕊。

“原来是琴师姐。”她弯唇一笑,眉眼微挑,“怎么,琴师姐还想来找我要保护费?或者是来……找死?!”

声音原本是轻轻柔柔的,但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却倏地沉了下来,带着冰冰凉凉的杀机,仿佛一把利刃,即将出鞘。

“你……你竟敢这样和我说话?!”琴蕊见到红裙少女,心情本来就不好,于是才有了那一句的嘲讽,结果她没有料到,她竟然这么就被撂了面子,而且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这简直就是对她最大的侮辱。

“不这样和你说话,那该怎么说?”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似乎有些疑惑,她歪着头看了一眼因为过度气愤,那张妖艳的脸都扭曲起来的高挑女子,轻轻地说道,“我初来四灵学院,很多事情还不懂,不如琴师姐教教我,我应该怎么和你说话?”

以她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怕这个琴蕊,但既然有人想玩玩,那么她就奉陪到底。

“教你?”琴蕊冷笑一声,“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生,是该好好地被管教一番。”

上一次是她大意,没有使出全力,才让这个贱丫头得了便宜,这一次她可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了她。

下一秒,便见女子身形一动,速度飞快,在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时候,朝着红裙少女袭去。

看到琴蕊迫不及待的对她动手,卿云歌勾了勾唇,神色好整以暇,她甚至连动都没有动,就站在那里,神态自若地看着迎面而来的攻击。

“这个卿云歌居然敢直接和琴仙子动手?”有人惊讶,“琴仙子可是前几天刚突破到魂阶四段,这一届最强的新生我听说才魂阶三段巅峰,不要命了吧?”

“哼,新生就是新生,仗着自己是天才,一进来就这么嚣张。”又一人冷哼一声,“被管教管教也好,要不然,就反了天了。”

对于昨天那件事,很多老生还是不知道的,所以他们都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观看琴蕊教训红裙少女。

而仅有的几个知道的老生和这一届的新生,却是用怜悯地目光看着琴蕊。

人家连白虎殿殿主都不怕,你一个区区的魂阶四段,会被人家放在眼里?不自量力。

琴蕊见到卿云歌不躲不避,反而站在那里朝她微笑,而在那个绝美的笑容之中,她感受到自己被嘲讽了,顿时更加气了,然后接下来的攻击就用了十二分的力气,狠狠地朝着红裙少女袭去。

然而下一秒,那枚又琴蕊毕生修为和全部玄力凝聚的玄气弹在距红裙少女几寸的时候,就像是被什么挡住了一样,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就那样静止在空中了。

正对着这枚玄气弹的学员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在两旁的学员却仿佛见鬼了一样,狠狠地倒吸了一口气,因为他们看到,让玄气弹停下来的并不是什么防护性玄诀,而是一只手,一只素白无暇、如玉微凉的手。

“琴师姐,你这个攻击,似乎……有些弱啊。”卿云歌看着同样震惊的琴蕊,见她的神色有些难以置信,微微地笑了,“如果不信,那么你自己试试,它到底弱不弱?”

就在这一句话刚刚落地的时候,原本静止的玄气弹忽然又开始懂动了,只不过这一次动,却是换了一个方向,而袭击的人,也换了一个人,并且速度,也比先前更快了,快到根本无法躲避,就直接被击中了。

紧接着,便听一声惨叫响彻了整个云霄,连树叶都被这凄厉的叫声惊掉了几片绿叶。

“嘶——”

不知道是谁倒吸了一口气,众人这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然后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红裙少女身上,想看着怪物一样的看着她。

能轻轻松松接下琴蕊这一招,这个少女的实力,恐怕要比琴蕊高了不少。

新生之中居然还有如此实力的人,若是让她就此发展下去,未来的前途简直不可想象!

琴蕊只感觉自己的内脏都被绞成了一团,痛得她无法言语,此刻,她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躺在地上,忍受着那非人的疼痛。

没有人上去管琴蕊,因为在其他人看来,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落到这个地步,也算是咎由自取。

而这时,就在学员们都沉默的时候,忽然,一道有些苍老的声音从高处传了下来,那声音道:“每次玄灵塔开启,你们来的都很早啊,老头子我,看到你们这些年轻人,也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

声音一落,玄灵塔的塔门前便出现了一个人,那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他有着长长的白色胡子和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面容慈祥,眉目和蔼。

看到这个老人出现后,所有学员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这一下,更没有人去管躺在地上的琴蕊了。

“首先,向新生们自我介绍一下。”老人摸着胡子,笑呵呵地看着站在底下的学员,“我是玄灵,你们可以叫我玄灵爷爷。”

他就是玄灵?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挑了挑眉,还真的跟她想象中的玄灵有些像,一副老顽童的模样,不过……她怎么感觉这个玄灵似乎有些奇怪?

“玄灵塔三年开启一次,这一次和以前一样,也是持续三个月。”玄灵的目光在一处顿了顿,然后接着说道,“所以小家伙们,你们可要把握好这个时间。”

在这一刻,卿云歌忽然觉得有人在窥视自己,她警惕地四处望了望,发现所有人的视线都在玄灵的身上,这才收回了目光,然后低头沉思着。

不对劲,这个玄灵很不对劲,可是她又感觉不到是什么地方不对劲。

“下面,一个一个排队。”玄灵道,“将玄力注入到这个玉牌里,上面显示几层,你们就可以去几层。”

这一句话一出,下面的学员都兴奋起来,立马排成了一条长队,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进入玄灵塔了。

在得到玄灵的示意之后,第一个学员先上前一步,将玄力注入到了玉牌内,然后很快,玉牌上面显示了一个大字——壹。

看到这个字的时候,那个学员顿时沮丧无比,但也只能接受了这个事实,脚步一迈,就从大门里进去了。

玄灵塔共有九层,层数越高,修炼的效果越好,而要想进入到更高层之中,都是依据根骨和天赋来评定的。

定了是哪一层,那么就不可以再去别的层了,就算你想进去,也会因为结界而被拦在门外。

卿云歌站在了比较靠后的位置,但她的视力极好,所以前面的人测试的时候,她都能看情楚玉牌上的字

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玄灵榜上的高手还没来的缘故,前面的这些人没有一个能进入五层之上的。

而轮到她的时候,站在门前的老人只是笑着看了她一眼,然后和煦道:“你就是这一届的考核第一吧?不用测试了,直接去第九层,但只有这一次机会,日后也得像其他人一样,接受测试。”

“云歌明白。”卿云歌点了点头,并没有去纠结玄灵是怎么知道她就是这届的考核第一,而是直接朝着塔门的方向走去。

踏进去的时候,她还在想,能得到高层资格的人,是不是还得从一楼开始爬楼梯?

结果,等进去后,卿云歌这才发现她想错了,原来这个门就是一个传送阵,直接将她传送到第九层来了。

看来,这个传送阵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灵阵大师制造出来的,否则,不会因人而异,将每个人传送到不同的地方。

就在卿云歌准备看看这玄灵塔的第九层有什么秘密的时候,忽然,她的脚下传来一个有些疑惑的声音:“咦?这一届的考核第一竟然是你?

------题外话------

总感觉……写文的时候在吃狗粮,然后还吃得很欢快?

我大概已经是一只废卿了。

我们柿子是不是很帅气!

写的我都想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