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吃药,第一灵阵师!(已修)/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声音是突然出现的,而且出现的时候,卿云歌完全没有任何的预感,也完全没有发现这个神秘的玄灵塔第九层除了她之外,还有第二个人。

她顺着声音的来源低头望去,却发现自己脚边站着一个小姑娘,那个小姑娘嘴里叼了一根草,正眨巴着眼睛看着她,神色似乎有些诧异,就像是在这里见到她是一件很出人意料的事情。

“旧……旧时蒲?”卿云歌蹲下身子来,然后手很自然地直接捏住了面前小姑娘的脸,“你怎么在这里?”

“呀痛痛痛……不许捏我的脸!”旧时蒲正吃着星木根,冷不丁地被捏了一下脸,差点被噎住,顿时气冲冲地将红裙少女的手拍开,“你怎么每次见我都要捏我的脸啊,我虽然不是……但!我也是会痛的啊。”

她揉了揉自己被捏的地方,不高兴地嘀咕一声:“怎么跟明焰那个女人一样,老喜欢捏我的脸。”

“没办法,因为你太可爱了。”卿云歌缓缓起身,她环抱着双臂,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眼前气鼓鼓的小姑娘,忍不住还想捏一下她的脸,但目前的正事并不是这个,所以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每次见到旧时蒲,总感觉有一种亲切感,而且看着这个*岁的小姑娘,胖嘟嘟的脸蛋白白嫩嫩,带着诱人的红晕,精雕玉琢得让人想咬上一口。

想到这里,卿云歌不禁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心说这个想法可真是禽兽,她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居然想吃一个小姑娘,一定是最近太累了,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哼,这不是你捏我脸的理由。”听到这句话,旧时蒲的脸色变得稍微好了一点,但神情还是很不快,“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是这一届的考核第一?”

“对啊。”卿云歌感觉整个玄灵塔的第九层都散发着诱人的药香,她吸了一口气,“好香啊,诶,你吃的那是什么?”

“你不许跟我抢!”闻言,本来还在细嚼慢咽的旧时蒲顿时就小口一张,把剩下的星木根给吞下去了,但因为嘴巴太小,她被噎住了,脸色憋得通红,“咳咳咳……”

“我只是问问你吃的是什么,没想跟你抢。”看到这一幕,卿云歌抽了抽嘴角,“你看你,吃那么快做什么,都噎住了。”

说完这句话,她微微俯身,然后抬起右手在小姑娘的背上轻拍着。

而触及到旧时蒲的背的时候,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顿,这背……软过头了吧,怎么感觉没骨头一样。

“你你你……你不许动我!”旧时蒲好不容易把嘴巴里的星木根咽下去后,冷不防地又被拍了一下,气得不行,“你是不是对我图谋不轨,想吃我?”

完了,怎么这次传送进来的这个学员,和以前的那些人不一样呢,以前那些人看到她都是选择直接忽略,然后在把第九层转完之后,发现没有任何值得他们去看的地方,于是就失望地走了。

所以,每三年,只有一个人会来到玄灵塔的第九层,而且这个人进去一次后,就再也不回来了,他们宁愿去第八层修炼,都不愿意来这个空空荡荡的第九层,这也是她为什么不愿意待在玄灵塔之内的缘故。

因为没有人陪她玩啊!

她毕竟还是一个小姑娘,耐不住这里的寂寞,所以才会偷偷地跑出去,她也并不是想偷吃学员们采摘的药材,只是想多多地沾点人气罢了,这对于她的修炼也有帮助。

旧时蒲有些苦恼地看着红裙少女,正思考怎么让她把注意力不要再放到自己身上,而是集中在这第九层内。

“咦?”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摸了摸下巴,“你怎么知道我想吃你?”

这个名叫旧时蒲的小姑娘难道有读心术?居然能看出她想吃她?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她又没真的想吃。

“你居然真的有这个想法!”旧时蒲吓得直接跳了起来,准备拔腿就跑,然而还没走两步,就被一只手拽住了衣领,紧接着,身后传来了一个无奈的声音,“瞧把你吓得,我怎么可能去吃一个人。”

顿了顿,声音接着说道:“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现在应该轮到你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听到自己不会被吃掉,旧时蒲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停住了脚步,然后转过身来,有些疑惑地看着红裙少女,问道:“你的什么问题?”

“我进来的时候就问了。”卿云歌扶了扶额,心说小孩子的记忆力果然不可靠,她提醒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一直都在这里呀。”旧时蒲在身上摸了摸,然后从后屁股口袋里又掏出了一朵花,她毫不犹豫地将这朵花又塞入了口中,边嚼边说,“只不过老顽童没给你们说罢了。”

老顽童?

听到这个名词,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说的不会是玄灵吧?

想到这里,她眨了眨眼,道:“你说的老顽童可是玄灵?”

“是啊,就是他。”旧时蒲这个时候已经快将手中的花吃完了,她吃得津津有味,“你别看他在你们面前总是一副德高望重的模样,其实啊,他的心智比我还小呢。”

“这我到还真的没有看出来。”卿云歌想了想,她只觉得那个玄灵有些奇怪而已,“你和他很熟吗?”

“还可以吧。”小姑娘将最后一片花瓣塞入口中,吃完后,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明焰不在的时候,一般都是他出去给我采药。”

“采药?”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怀疑自己听错了,明焰殿主那么一个风风火火的人,居然会为一个小姑娘采药?

就算玄灵的性子是老顽童,但也不会去给差了他好几辈儿的人去跑腿吧,这分明是反过来了。

诧异地看了一眼旧时蒲,卿云歌问道:“你刚才吃的那些东西都是药材?”

“是啊。”旧时蒲已经吃饱了,然后索性就直接盘腿做到了地上,“呼……累死我了,吃得我好累啊。”

卿云歌:“……”

吃也能累她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个旧时蒲貌似比她还懒。

不过,说到药材,她才想起那日在交易市场中,易染染给她说自己丢了一个红晶果和一个绿晶果,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而这两个果子,就是被眼前这个有些神神秘秘的小姑娘吃掉的。

“你吃这么多药材,不怕爆体而亡?”卿云歌表示很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岁的小姑娘天天草药不离手,吃个不停,就像是把草药当饭吃一样。

虽然她吃的都是良性的药材,就算每种药材的药力没有多少,但是全部加在一起,成年人也受不住吧?

可这个旧时蒲吃了这么多的药材,却只是打了个饱嗝,没有其他任何的异常,反而脸色更加的红润了,肌肤透明,就像白水晶一样,看起来更想捏一捏。

“什么呀,我还嫌不够吃呢。”闻言,躺在地上的小姑娘哼哼两声,“上次明焰给我采的药又快被我吃完了,唉,我的胃口怎么这么大,这该如何是好。”

说完这句话之后,苦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小肚皮。

卿云歌被这一幕给萌到了,她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么能吃,为什么不自己出去采,反而让殿主大人帮忙?”

“咦,你是朱雀殿的啊。”旧时蒲这才看到了红裙少女右胸上绣着的徽章,她嘀咕一声,“还真是奇了,这一届的考核第一竟然选择朱雀殿。”

“这一届?”闻言,卿云歌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三个字,“你在这里呆了很久?”

按九岁来算,这个旧时蒲最多也就见过两届的学员才对,怎么听她的口气,像是已经见了很多届一样。

“没,我就见过你!”旧时蒲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好多事儿我都是从明焰那里知道的,朱雀殿式微这件事又不是什么隐秘。”

“这倒也是。”卿云歌微微点头,虽然她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也没有深究,她弯了弯唇,想要调戏一下这个小姑娘,“不过小蒲啊,你上次偷吃染染姐采的药材,又该如何?”

“染染姐?哦易染染啊。”旧时蒲先是疑惑了一下,继而才恍然大悟道,“她应该已经被我偷习惯了才对,反正按照她的标价,她采的药材也卖不出去,还不如被我吃了,也能让我长个子。”

“染染姐可是玄灵榜第三,你能在她眼皮子低下偷东西,有什么不得了的隐匿方法吧?”卿云歌方才用玄力试探了一下旧时蒲的修为,发现就是一般普通人的修为,顿时对她能偷到易染染的果子有些好奇。

“隐匿方法?”旧时蒲想了一会儿,貌似……自己那个也算隐匿?

想到这里,于是含糊道:“算是吧。”

“咦……你不会是明焰殿主的女儿吧?”卿云歌的脑海里忽然冒出了这个想法,能在玄灵塔第九层待着,又有这么多药材吃,而且以明焰殿主的性子居然还心甘情愿给这个小姑娘来采药,怎么也说不通啊。

“咳咳咳咳……!”听到这么一句话,旧时蒲直接被呛地咳嗽起来了,她好不容易才缓过气,顿时怒道,“谁是她的女儿,我有爹爹呢,你不要乱给我安排亲戚。”

这个红裙少女还真的是她的克星!

“那你爹爹呢?”卿云歌若有所思地看了旧时蒲一眼,“怎么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里?”

她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才能生出这样一个小姑娘,把药材当饭吃,还不会爆体而亡。

似乎这个旧时蒲跟明焰殿主有些熟悉,那么从玄灵塔出去之后,她倒是可以去找明焰殿主问一问关于旧时蒲的事情。

“我爹爹……”提到这个称谓,旧时蒲的小脸一下子变得沮丧起来,她难过道,“为了能让我诞生,死掉了。”

“抱歉,我……”卿云歌有些头疼,怎么每次她一向别人打听他们的家人,就会得到这样一个回答,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她以后还是不要问这方面的问题了。

“哼,我不听,你让我伤心了。”旧时蒲双手插着腰,气鼓鼓道,“你得哄我开心。”

卿云歌:“……”

总觉得这个旧时蒲和小九的性子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你怎么才会开心?”卿云歌摊摊手,“我可不会哄小孩子。”

本来以她的性子,听到这句话就直接走了,奈何确实是她问到了别人的伤处,就不得不收拾这个烂摊子。

“嗯……我开心的话……”旧时蒲歪着小脑袋想了想,“你有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给我我就开心了。”

自己身上的药材吃完了,可是她又懒得回去拿,如果这个红裙少女身上有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好吃的东西?”闻言,卿云歌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你是说药材?可是你先前不是已经吃饱了吗?”

她还真的是头一次见有人把药材当糖豆磕,而且还磕的很欢快。

“我饿的也快呀。”旧时蒲搓了搓手,双眼放光,“你要是能给我好吃的,我就让你知道玄灵塔的第九层究竟有什么秘密。”

说完这句话后,她扬起了小脑袋,神情很是得意。

“玄灵塔第九层的秘密……”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眸光微微动了动,如果这个旧时蒲不提,她还倒是忘了今天她的正事是在玄灵塔第九层修炼。

她这个看到可爱的东西就移不开步子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啊,连自己的正事儿都能忘。

“你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提升实力吗?”旧时蒲轻哼一声,“我可告诉你,玄灵塔第九层和其他八层都不同,而且呀,这个不同,只有我知道,你要是把我哄开心了,我就告诉你。”

“哦?”卿云歌的眸子眯了起来,“怎么个不同?”

虽然这个旧时蒲看起来不过*岁,但是她知道的东西貌似还不少,这是一个套话的好机会。

“玄灵塔的一到八层,只有着一个聚玄阵罢了。”旧时蒲一本正经地说道,“一到三层是天品灵阵,四到六层是灵品灵阵,七层是圣品灵阵,而八层则是帝品灵阵。”

灵阵共有七个等级,分别是:人品——地品——天品——灵品——圣品——帝品——神品。

而每个品级又分为三个小级,分别是上级、中级和下级。

等级越高的灵阵,效果越好。

就拿聚玄阵来举例,在帝品级别的聚玄阵中的修炼速度,会是在天品级别的聚玄阵中修炼速度的九倍,可想而知,更高的神品聚玄阵会是如何一个恐怖的修炼速度了。

而卿云歌这个时候也明白了为什么所有来到四灵学院的学员,都对玄灵塔趋之若鹜,就是因为玄灵塔之中有着聚玄阵。

聚玄阵其实并不是多复杂的灵阵,天品以下的聚玄阵也很容易就能制作出,那就难在天品以上的聚玄阵,因为能提升修炼速度,所以天品级别的聚玄阵,灵品灵阵师才能制作出来。

以此类推,第八层之中的帝品级别的聚玄阵,那可是只有神品灵阵师才能制作的灵阵,整个混沌大陆,帝品级别的聚玄阵,绝对不超过三个。

至于神品级别的聚玄阵,那就是存在于传说之中了。

而聚玄阵也有着大小之分,共一个人修炼和共多个人修炼,聚玄阵越大,也就越难制作。

四灵学院之中学员众多,玄灵塔却能容纳所有学员进行修炼,可见塔内的聚玄阵有多么大了。

卿云歌估计,四灵学院背后一定有一位实力很高的灵阵大师,而这位灵阵大师的品阶,一定不会低于神品,要不然玄灵塔内是不会有帝品聚玄阵的。

“按你的说法,这第九层应该有着神品聚玄阵咯?”卿云歌这才开始打量着玄灵塔的第九层,结果这一打量,她以为进错了地方。

第九层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更不用说什么神品聚玄阵了,就连凡品的聚玄阵都没有。

“我靠,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卿云歌忍不住爆粗口了,“这不是玩本小姐呢么。”

进来的时候,玄灵还说她只有一次机会去第九层,以后若还想去,就得接受测试。

没以后了,她不想来第二次了,还不如去第八层呢,那里充其量还有个帝品聚玄阵,还能提升修炼速度,这里什么都没有,可不是玩人呢吗。

“别激动别激动,我不是都说了,玄灵塔第九层和其他八层有着很大的不同吗。”旧时蒲捂住了自己的小耳朵,然后一副老成的样子,摇头晃脑道,“而且呀,这个不同只有我知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小姑娘就站在那里,眨巴着眼睛看着她,像是在说,快给我好吃的,要不然我就不告诉你。

“我身上的药材其实也并不多。”卿云歌有些无语,没想到好不容易拿到进入第九层的机会,还得贿赂一个小姑娘才能得到这第九层的秘密,她在七玄空间里查看了一番,然后丢出了一个葫芦形状的果子,和一个长条形的树枝。

“喏,就这两个,你看你喜不喜欢。”虽说已经晋升为天品炼药师了,可是卿云歌还没来得及把天灵果炼成丹药,于是还剩了不少,而那个长条形的树枝,是她在回来的路上偶然发现的。

剑灵说,这个长条形的树枝叫仙雾秘参,是一个木属性的药材,虽然不及天灵果,但也算很少见了。

她也算是运气好,得到了五个仙雾秘参,所以拿出来一个,也并没有多大的损失。

“嗯我看看啊……嘶!”旧时蒲根本没期望这个红裙少女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毕竟在她看来,这个少女挺穷的,所以她就漫不经心地那么一瞥,结果在看到那两个药材的时候,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这是天灵果?啊啊啊啊,这还是仙雾秘参?”

天啊,她还没有吃过天灵果和仙雾秘参,连见都是头一次见,这个红裙少女到底是什么来历,手里居然有着这种天才地宝。

“你……是不是激动过头了?”卿云歌万万没想到,面前这个小姑娘一把将她手中的天灵果和仙雾秘参抢了过去,然后尖叫了起来,叫得她耳朵都有些疼。

就像是没听到这一句话一样,旧时蒲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两个天才地宝身上,她先是迅速地三口两口,将天灵果啃完了,啃完之后,又鼓起嘴巴,呼出一口气,然后又很快地吃完了仙雾秘参。

仙雾秘参外表是长条形的树枝,但里面却有着浓香的汁液,旧时蒲吃的太快,有些来不及吞咽的汁液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她察觉到后,迅速伸出粉舌,然后将汁液又舔进了嘴中,才满意了。

看到这一幕的卿云歌:“……?”

至于吃的这么快吗,又没人跟你抢,不过同时吃了仙雾秘参和天灵果居然没有一点动静,甚至连玄力的波动都没有,这不应该啊。

她虽然没有吃过仙雾秘参,可是她吃天灵果的时候,修为还提升了一点,怎么这个旧时蒲就像是真的只是吃了顿饭?

“好吃,真好吃。”小姑娘意犹未尽,她吧唧着嘴,“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所以……”卿云歌虽然还是有些不理解,但她想,可能这个旧时蒲有什么特殊的体质,所以才会是这个样子,“你可以告诉我玄灵塔第九层的秘密了吗?”

“看在你让我饱餐了一顿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旧时蒲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她指了指某一处的塔壁,然后问,“看到那里有个凸起的石块了吗?”

听到这话,卿云歌顺着旧时蒲的手指望去,发现她所指的地方,果然有着一块凸起,只不过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你去把玄力注入到那个石块里,就能知道玄灵塔第九层的秘密啦。”旧时蒲鼓鼓嘴,像是想到了什么,补充道,“不过,就算你知道了这个秘密,可能也没有什么用。”

“这话是什么意思?”闻言,卿云歌挑了挑眉。

唔,难不成这个秘密其实是什么八卦?

“意思是……”旧时蒲正张嘴打算说什么,结果忽然又闭嘴了,顿了顿,才有些不高兴地说道,“哎呀你问那么多做什么,到时候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我要走了,就不和你多说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小姑娘蹭蹭蹭就朝着传送阵的方向跑去,她跑的速度很快,就像是害怕身后有人会追她一样,一会儿就不见了影子。

“真是个奇怪的小姑娘。”卿云歌耸了耸肩,她并没有想着要阻止旧时蒲的离开,左右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还是接着办正事吧。

想到这里,她朝着那块凸起的墙壁走去,准备一探究竟。

但是卿云歌并不知道,就在她转身朝着里面走去之后,传送阵的地方忽然又冒出来一个小脑袋,正是她以为已经离去的旧时蒲。

“唔……不知道阿影会不会骂我,这么轻易地就把这里的秘密告诉她。”小姑娘皱着眉,嘀咕一声,“算了,反正不关我的事儿,再说了,她能不能得到那个秘密还是个未知数呢,我还是先去交易市场看看有没有什么药材可以吃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小脑袋才彻底的没入了传送阵之中。

而这边,卿云歌走到墙壁面前,先是沉思了一会儿,才抬起手,按下了那块凸起的地方。

然而,她按下去之后,整个第九层依旧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变化。

“不会是被骗了吧。”卿云歌摸了摸下巴,“很有可能,那个旧时蒲看起来就是个机灵鬼。”

就在她准备摸索着这四周的塔壁上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机关的时候,忽然空无一物的玄灵塔第九层的正中央,出现了一道淡淡的浮影。

那是一个三十多岁女子的模样,她眉目冷淡,素面朝天,气势逼人,此刻她负手站在那里,目光冰冷地看着红裙少女。

卿云歌感受到了身后的目光,猛地转过身来,却发现这里多出了一道影子,而那个影子在看到她转过来的时候,缓缓地开口了:“你就是影给我选的徒弟?”

“徒弟?”听到这个词,卿云歌有些莫名其妙,她能看出这个影子并不是这个女子的本身,而只是一个投影罢了,而且很有可能,这个女子的本体与这里相隔了几十万米。

不过徒弟是怎么回事?

影?指的是院长影溶月么?

“影没有告诉你吗?”闻言,女子的眉头冷冷地皱了起来,然后紧紧地盯着红裙少女,缓缓道,“我是君岚。”

君岚!

听到这个名字,卿云歌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女子,脱口:“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她当然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却并没有料到拥有这个名字的人会这样出现在她的面前。

君岚,人族第一灵阵师,已经达到了神品上级的层次,而且在灵阵上的造诣,就算放眼整个九族,也没有几个人能与之媲美。

但是在几十年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位第一灵阵师忽然失踪了,就连和她交好的苏家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有人说,她是冲击更高层次的修为没成功,死掉了,也有人说,她是找了一个地方隐居起来,就是不愿意让别人找到。

“死?”闻言,君岚嗤笑一声,“我怎么可能会死,你们还真是目光短浅,我只不过离开了九族而已。”

离开了九族?

离开了九族能去哪儿?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却更加搞不明白了,但是她也不想去搞明白,反正君岚再怎么厉害,也与她无关,毕竟有君岚的那个时代,她还没有出生。

“咦,你才魂阶六段。”君岚的雪眸将红裙少女打量了一番,眉头又是一皱,“怎么影给我找了一个这么弱的徒弟。”

卿云歌心说我根本不是院长给你找的徒弟好么,我只是好奇这个第九层到底有什么,谁知道是您这个消失了几十年的第一灵阵师啊。

“小丫头。”君岚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你可对灵阵有了解?”

“呃……没多深的了解。”卿云歌这下子还真的被问住了,她试探道,“大概就是一种技能?”

她因为阵殿一直没有开启,所以也没有怎么了解灵阵。

“哼!”君岚冷冷地哼了一声,“真搞不明白影为什么选择了你,连灵阵都不知道是什么。”

“君岚前辈这可就误会院长大人了。”卿云歌蹙了蹙眉,“院长大人并没有选择我,只不过是我在玄灵塔的第九层按下了那块凸起的墙壁罢了。”

“哦?”闻言,君岚的双眸眯了起来,“这么说,你只是误闯进来的?”

“大概只能算是运气好吧。”卿云歌耸了耸肩,如果没有遇到旧时蒲,她可能在这里转半天,也不会发现。

如今看来,恐怕玄灵塔第九层的秘密,就是这位第一灵阵师君岚了吧。

“运气。”听到这两个字,君岚重复了一遍,声音里地嘲讽意味很浓,“你运气确实是好,能在这里遇到本座。”

这一句话刚刚落地,卿云歌的目光在瞬间变冷,她冷冷地和君岚对视着,然后弯唇一笑,笑声之中带着讥诮之意:“前辈能在这里遇到我,运气确实不好。”

短短的几句话的交流,她算是知道了这个第一灵阵师的性子,见她修为低嘲讽她,其实不过就是一句话,当我的徒弟,你不配,见到我,算你运气好。

笑话,她根本没打算拜眼前这个人为师,她心目中的师傅,只有岚烟一个,任何人都不能取代。

“嗯——?”君岚像是没有料到红裙少女会这样同她说话,神色变得更加冰冷了,“你意思是你不想拜本座为师?”

“不仅不想,而且不愿。”卿云歌冷笑一声,“你就算求着我拜你为师,我也不会拜。”

好像自己天生就高人一等一样,谁见了都会跪着去拜师。

“呵呵呵……”听到这句话,君岚罕见地没有生气,而是笑了起来,她的声音之中带了一丝怅然,“多少年了,都没有人敢这样和我说话了。”

她的容颜依旧冰冷,但眉眼处的寒意已经化开了不少。

卿云歌并不畏惧君岚,因为面前的君岚不过只是一个投影,伤不到她,就算君岚真的就在面前,以这位第一灵阵师的性子,也不会屈尊和她一个魂阶六段来动手。

“你很不错,小丫头。”君岚看了红裙少女一眼,幽幽地说道,“但你实在是太弱了,等你到灵阶之后,再来找我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也不待卿云歌回答,君岚的影子就缓缓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这本就是一个神魂投影罢了,等待神魂之力散去之后,这个投影自然而然就会消失。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不由地有些无语,她心想,是不是这些站在九族巅峰的高人性情都是古怪得不行,她对君岚恭敬的时候,君岚嘲讽她,她对君岚不敬的时候,人家反而还夸她,这还真的是……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

“让我去找她?本小姐才没有那个闲时间。”卿云歌嘀咕一声,“何况,我连她在哪儿都不知道。”

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接触一位灵阵师,这就让她对灵阵的兴趣更大了,然而不幸的是,以她目前的精神修为,还是打不开除了药殿以外的其余两殿,她估计,等她的精神修为达到入微境的时候,应该就能打开阵殿了。

其实君岚说的也没错,她的修为在这位人族第一灵阵师眼中,确实很弱,不过灵阶……目前还有些太过遥远,也不知道剩下的五个剑魂什么时候才能归位,她还是比较喜欢剑魂归为时候那种暴涨修为的快感。

又在第九层转了一圈之后,卿云歌发现没有什么其他异常后,才踏入了来时候的传送阵,离开了这里。

看来,她以后确实不用再来第九层第二次了,要想修炼,还得去其他八层,还以为第九层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原来就是看了一眼失踪很久的第一灵阵师。

耸了耸肩,卿云歌出了玄灵塔,然后准备朝着食楼的方向走去,结果没走多久,就被人叫住了。

“阿月?”她看到叫住她的人,有些诧异,“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找你。”慕月微微笑答,“听其他学员说你进到玄灵塔里去了,所以我就在这附近等你。”

“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卿云歌走上前去,和慕月并肩,“其实你给我传讯之后,我会自己去找你,这样就不用你在外面等了。”

“今天阳光不错,所以我出来晒晒。”慕月点点头,然后道,“我来找你是为了九界的事情,如果我们再不建立,很快这一届新生就要被其他势力瓜分完了。”

“唔……阿月。”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眨了眨眼,“你说如果我们建立一个只有几个人的势力怎么样?”

她是真的懒啊,如果一个实力里有太多的人,还要分出很大的精力去管理。

“几个人?”闻言,慕月不由失笑,“哪有什么势力几个人的。”

顿了顿,她又摇了摇头,语气有些无奈:“我知晓你是不想管理,我可以帮你管理一部分,剩下的你可以分给小沐或者沐晨,他们都是被当做家族继承人来培养的,对于管理这方面,都很得心应手。”

“话虽如此,但问题就算我们打算招很多学员进来,人家也不一定愿意进啊。”卿云歌摊摊手,“人家放着四大势力不去,来一个新成立的势力?”

“云歌,这一点你就放宽心。”听到这句话,慕月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我们只需要公布势力之主是你,就会有很多学员来加入。”

“为什么?”卿云歌有些诧异,“我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她连玄灵榜都还没有登上,和冷夜、姬翎还有吴萧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谁让你打败了元雷殿主呢?”慕月难得的打趣道,“现在你可是整个学院的大名人了,我刚才路过你屋子的时候,瞧见那里站了很多人,想要见你一面。”

“见鬼,我得换地方了。”卿云歌扶了扶额,“而且我也没打败元雷,只不过是用了一点小手段,如果真的较量起来,我肯定被打趴下了。”

“手段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慕月摇头,“而且云歌你的实力应该又提高了吧?”

“提高了一点,我现在是魂阶……”卿云歌的话还没有后说完,就被一个有些惊讶的声音打断了,“这不是云歌姐姐吗?阿景,你说的果然没错,云歌姐姐就在这里。”

听到这个声音,卿云歌和慕月回头看去,发现说话的正是曲绫裳,此刻她挽着蓝衣男子的胳膊,正朝着她们这边走来。

“阿月,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卿云歌看到曲绫裳的时候,只是微微地撩动了一下眼皮,然后就转过身去,拉着慕月就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这个曲绫裳还真是惹人厌,怎么哪里都有她,还云歌姐姐,真的是恶心死她了,一个魅魔管她叫姐姐,不仅装纯洁还装嫩,真不知道脸搁在哪里了。

“云歌姐姐你别走啊,裳儿有事找你呢。”曲绫裳见到两人要走,水眸中飞快地闪过了一丝什么,顿了顿,她嫣然一笑,“正巧,阿景找慕姑娘也有事呢。”

------题外话------

感谢花生叶落的评价票和打赏(捂脸),某卿看到叶落姑娘送了十几张评价票,实在是受宠若惊,但是以后不要再破费送评价票了~有免费的投一张就行~很高兴我的文能让你喜欢~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