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你怎么一回来就爬我床!/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让卿云歌和慕月二人的脚步成功地停了下来,而曲绫裳看到这一幕,朱唇微微弯了弯,她放开了云景的胳膊,然后小步走到了二人面前,声音娇娇弱弱,对着红裙少女笑道:“我可是听说云歌姐姐此次出去之后实力大涨呢,连殿主大人都在姐姐手中吃了一点小亏,不知道姐姐可不可以教教裳儿,裳儿也想尽快提升实力,然后就可以……”

说到这里,她忽然娇羞地笑了起来:“裳儿也就可以给阿景多帮一些忙了,阿景老给说我,以前慕姑娘在他身旁的时候,可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贤内助呢。”

话音一落,慕月的神色骤然一变,藏在长袖之中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而她的目光有些恍惚,眸子里满是伤色和痛色。

她知道曲绫裳是什么意思,无非是来向她耀武扬威,瞧瞧,你的青梅竹马已经不属于你了,枉你们十几年的感情,在美色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这只小魅魔还真的算得上是魅魔一族的败类了,虽然魅魔一族是喜欢去诱惑男人,可是她们也一般是挑无主的,因为有主的她们不屑去做,可没想到曲绫裳她偏偏反着来,先是云景,再是……

想到这里,慕月看了一眼身旁的红裙少女,却见她竟然对着曲绫裳展颜一笑:“你想让我教你?”

这句话的语气很轻柔,仿佛春风拂过,三千桃花灼灼盛放,听在人的耳朵里,都不禁让人去想象,拥有这种声音的少女,该会是怎样的颠倒众生。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愣了愣,她根本没有料到自己会得到这样一个回答,原以为要么卿云歌会不理她,要么就直接动手,这样的话,她也就有理由让这个站在高处的少女狠狠地跌下来,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

“嗯?你快说啊。”卿云歌像是根本没看到曲绫裳的愣神,她依旧笑着,又把那句话重复了一遍,“你想让我教你?”

红裙少女的唇是淡淡的樱色,她笑起来的时候,似乎都有樱花的香气弥漫开来,在空中悠悠地打着转,萦绕在鼻翼间。

这个地方距离玄灵塔并不远,所以人流很大,而卿云歌又已经是学院的成名人物,好多学员虽然还没有见过她,但也看过她战斗的浮影刻录,对她有了一定的深刻印象,于是在见到真人的时候,都不由地停下了脚步,驻足观看。

“那位就是将元雷殿主都打败的卿云歌?”一人好奇道,“看起来也没什么了不起。”

“噤声!”另一人警告道,“要是让云歌师姐知道你在后面编排她,保不准下一个被打趴下的就是你。”

这个人是一名新生,他在昨日的新生大比将卿云歌和元雷的对打全部都看在了眼里,见到红裙少女不过是挥出了一片火焰,就让元雷殿主受了伤,顿时对她五体投地,心服口服,也就跟着先前那个朱雀殿的学员一起称呼云歌师姐了。

而且,像他这样的新生,还不在少数,甚至新生之中,有一种隐隐以卿云歌为首的趋势。

“云歌姐姐是什么意思?”曲绫裳可不认为卿云歌会这么好心去教她,毕竟她都说了,她要对容瑾淮下手,这世上还没有人的心能宽大到自己在乎的人要被抢了,还能以礼相待的程度。

“不是你说让我教教你如何提升实力的么?”卿云歌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这个柔柔弱弱的白衣女子,好似风一吹,就能把她吹到一样。

白莲花送上门来让她玩,她不玩一玩怎么对的起人家?

阿月的性子其实也很坚韧,要不然也不会被当成慕家的继承人来培养,只是在这件事上,实在是有些软了,既然阿月动不了手,那么她就替阿月一把,动手玩玩。

唔,她会注意轻一点,不把这个曲绫裳玩死,要不然,以后的乐趣可就少了那么一些呢。

“裳儿是这样说的,可是……”曲绫裳万万没想到自己设下的套反而把自己套进去了,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站在那里开口也不是,闭口也不是。

于是双眼迅速凝聚起了水雾,她睁着大眼睛看了一眼周围围观的人,想让他们站出来替她说话。

“咦?我今天有空,你说让我教你提升实力,我问你你又不说,看来是不想了。”卿云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幽怨,“曲姑娘是不愿意让我教你了,也对,有着元雷殿主的亲自教导,曲姑娘看不上我,也在情理之中。”

卖惨谁不会啊,她卖起来那可是影后级别,小样,还跟本小姐斗,告诉你,你玩的都是本小姐以前扮演各个职业玩剩下的。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呆在了那里,连哭都忘了哭了。

“这女的真的是不知好歹。”而这时,围观的学员里有人嘲讽出声,“云歌师姐可是我们这届新生中修为第一,她一个幻阶九段巅峰,能得到云歌师姐的教导可真是走了狗屎运,居然还不愿意,我呸!”

“就是,我要是能得到云歌师姐的指导,我肯定高兴的疯了过去。”又有好几个学员接话道,“她居然如此不领情,难怪修为如此之地,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真丢人。”

“哎,你们瞧,这女的是白虎殿的学员啊。”忽然,有人幸灾乐祸地笑出了声,“我说呢,她怎么一脸怨愤的看着我们云歌师姐,原来是因为自己所在的白虎殿的殿主被云歌师姐打败了。”

此话一出,一些围观的白虎殿的学员们顿时就变了脸色,他们都有些不悦地看了一眼曲绫裳,然后冷哼一声,就离开了这里。

真的是太丢他们白虎殿的脸了,真不知道为什么殿主招了这么一个女子进来,实力差不说,还没眼色。

虽然白虎殿的学员们都走了,可这里围观的人却是越来越多,甚至好多老生也在这里观看着,他们对这个引得玄灵榜两大高手都相争的新生,很感兴趣。

曲绫裳这下子是真的慌了,她本来是准备动用群体魅惑技能,在加以言语诱导,然后让学院里的其他学员都厌恶卿云歌,这样对于她以后的计划也能有些帮助,可万万没想到,她还没魅惑这些学员,却被卿云歌反将一军,现在人人唾弃的反而成她了!

慕月这下子才明白卿云歌为什么先前会做出那样的举动了,原来是为了这个目的,不由地摇头失笑,果然啊,以云歌的性子,谁若是得罪了她,就要接受更加猛烈地反击和报复了。

如果自己当初能将心硬下来一些,那今日是不是就可以……

“阿景……”曲绫裳最终还是将目光放在了云景的身上,她扑到他怀里,哽咽地泣不成声,“裳儿不是那个意思,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我都知道。”云景看到他心恋的佳人哭成这个样子,也是心疼的不行,于是抬起头来,眸光冷冷地扫视着周围围观的人,神色冰冷。

让裳儿哭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看见没,这个曲绫裳原来背后是云家的少家主啊,怪不得连云歌师姐都不放在眼里。”看到这一幕,围观的学员们的声音更加大了,语气之中的嘲讽意味也更浓,“没想到云家少主这么没眼光,看上一个幻阶九段的人,啧啧啧……”

闻言,云景的神色更加冰冷了,可是这里并非是云家,他的手下也没有带到这里来,无法镇压这群出言不逊的学员。

在他看来,今天的一切都是那两个人搞出来的,收拾了那两个人,裳儿自然就不会哭了。

于是,看了一眼对面的两个“罪魁祸首”,云景这时候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冰冰凉凉:“卿姑娘好手段。”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抬头看向红裙少女身旁的浅蓝色长裙的女子,目光微微一顿,眼眸中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像是在挣扎着什么,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下一秒,云景冷冷地说:“还有你,慕月,你太过分了,你上一次伤了裳儿,我没有取你性命,已经对你心慈手软,没想到你居然还不死心。”

他认为,卿云歌是不会无缘无故针对裳儿的,那么这么做,一定是受了慕月的指使,呵,到还是变聪明了,这一次不亲自动手,反而让别人来,不过,他是不会被蒙骗的。

曲绫裳将半张脸都埋在了云景的胸膛之中,可是她的余光却观察着周围的一切,此刻听到这些话后,朱唇一弯,神色很是得意。

只要有着云景在,慕月永远都不敢对她动手。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神色一冷,她目光森然地看向了抱着白衣女子的蓝衣男人,正想说些什么,却被慕月挡住了。

“阿月?”她担忧地唤了一句,便见浅蓝色长裙的女子给了她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然后上前一步,就站在了云景的对面。

阳光之下,慕月站在那里,仿佛不似凡间之人,她抬起有些苍白的下巴,看着云景,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她才阖了阖眸,然后微微冷笑一声:“什么时候,你云家也敢在我慕家面前如此放肆?!”

“慕月你……”云景猛地抬起头来,神情微愕,似乎没有料到向来性子娴静的慕月会说出来这样一句话,而且,他印象中的慕月,是从来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同他说话的。

“云少主,从今天开始,我,慕家慕月,代表整个慕家,正式对云家下战书。”慕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冰冷,“此后,凡是云家的产业,都将得到慕家的全力打击,而且,那些与云家合作的家族,亦、在、此、列!”

说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一股强烈的杀气猛地爆发开来,就像是积压了多年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得以倾泻而出,森然冰冷的语气,让听者的身子都不觉一震。

此话一出,不光是围观的众学员,就连卿云歌都微微一惊,更不用说云景这个当事者了。

慕家可是十大玄法世家排名第三的家族,而云家虽然也不弱,却依然落了慕家两个名次,排名第五。

而且,十大玄法世家之中,只有排名前三的家族才有着家族试炼地,试炼地是用来锻炼慕家子弟的实战能力的。

可以这样说,同等修为的家族继承人,剩下七个家族,绝对不会是梦家、苏家和慕家的对手,何况,云景目前的修为比起慕月,还差了一筹。

如果慕家要对云家出手,就算云家以全力抵抗,不出一年,云家也会废掉,再也不复十大玄法世家之名。

云景没有料到,曲绫裳就更没有料到了,跟云景一样,她印象中的慕月,向来都是温柔沉静的,就如同其名字一样,月,月光微凉,月色倾人。

可是这样的慕月也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是刺激太过了吗?

“慕姑娘,裳儿可听阿景说,下一任的慕家家主,可不一定是你呢。”见到事情有些脱离她的掌控,曲绫裳将头从云景的胸膛处抬了起来,然后看向慕月,咬了咬朱色的唇,故作疑惑道,“你又怎么能代表慕家,对云家动手?”

不,绝对不可以,云家现在不能倒,她还需要云家来做后盾,来提升自己的实力,如果云家倒了,她可就没有了安身之处了。

虽然她目前看上了比云景更好的容瑾淮,但毕竟还没有得手,所以云家她还是要的。

“我跟云家少主在说话,有你什么事儿?”慕月这一次却丝毫没有给曲绫裳面子,她只是轻轻地撩动了一下眼皮,“莫非,曲绫裳你已经嫁给了云少主,成为少主夫人了么?”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顿时变了脸色,水眸之中浮起了丝丝怨毒,慕月这一句话戳到了她内心的伤处。

虽然她得到了云景,可是她却入不了云家的门,就是因为云老爷子的强烈反对,因为老爷子说了,他认定的儿媳,只有慕月一人,其他女人都甭想。

而云景向来敬重父亲,从来都不会反驳云老爷子,所以对于此事,也是没有任何办法,所以这才把她带到四灵学院来,离开了云家。

慕月能说出这么一句话,显然是知道了她在云家的处境。

可恶……要不是云老爷子的修为太高,她无法去改变他的想法,现在的她,早就是少主夫人了。

围观的学员们都是聪明人,他们已经能从这几人的表情和话语中,将事情猜了个透彻,顿时,看曲绫裳的目光都变得鄙夷起来,原来还是一个横插他人感情的第三者,也不知道谁教导出来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女子。

“裳儿虽然不是少主夫人,可她是我云景的挚爱。”云景此刻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他的墨眸紧紧地锁着浅蓝色长裙的女子,一字一顿道,“而且裳儿说的不错,慕月,你代表不了整个慕家。”

十大玄法世家之间无论敌对还是友好,都有着紧密的联系,所以云景自然知道,慕家这一代的形势。

慕月和慕兰分别代表了两个派系,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却暗潮汹涌,而且,因为慕月的一次任务失败,慕兰一系已经占了上风,所以,下一任的慕家家主,很有可能是慕兰。

而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掏了掏耳朵,然后看了一眼云景,也是一声冷笑:“云少主的挚爱,可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如果没有猜错,云景以前恐怕也对慕月说过这样的话吧。

说完之后,她瞟了一眼神色怨毒的曲绫裳,慢悠悠地开口:“曲姑娘,这两位在解决私人恩怨,你我是外人,干站着也没什么用,不如就趁这个时间,我好好地教一教曲姑娘,如何提升实力。”

哼,小白莲,还想欺负我家阿月,想都别想,本小姐会让你到时候连话都说不出来。

不过阿月……卿云歌心中却是为慕月感到由衷的高兴,她终于能强硬一回了啊。

“云歌姐姐,裳儿……”曲绫裳意识到了危险,连忙出声拒绝,她还得隐藏她魅魔的身份,如果动手,一定不会是卿云歌的对手。

可是她的话没有说完,就感觉身旁一阵清风拂过,紧接着,她的衣领被一只手提了起来,耳边也落下了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云歌知道裳儿妹妹其实很崇拜姐姐,不必和姐姐客气,姐姐也就把毕生所学都教给你。”

不是叫姐姐来恶心她么,那她也姑且叫一声妹妹好了。

曲绫裳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直接被卿云歌带出去了好一段距离,等她再次回过神来,已经出了围观的人群,来到了玄灵湖的边上。

湖水泛着微微的波澜,树影摇曳,暖风拂过,好不惬意。

可这么一副画面在曲绫裳的眼中,却不啻于修罗地狱,那个站在青草上的红裙少女,更是恐怖如同恶魔。

卿云歌将曲绫裳放下来之后,就像是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她掏出了一块帕子仔仔细细地将自己的手擦拭了一番,这才漫不经心地开口:“别装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再装也没有人看得见。”

唔,她还没有见过魅魔呢,不知道魅魔长得是个什么模样。

“云歌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闻言,曲绫裳的神色微微一变,水眸之中划过一丝恨意。

该死,这个卿云歌怎么实力又变强了,连拥有着魅魔独有的修炼方法都赶不上,她到底修炼的是什么玄诀,几天不见,就强了这么多。

“我的意思是……”卿云歌轻轻一笑,她向前迈出了一步,朝着曲绫裳缓缓逼近,“把你的真身露出来让我瞧瞧。”

“你竟然……”听到这句话,曲绫裳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她失声,“慕月告诉你的?”

面容顿时微微扭曲起来,水眸中盈满着怨毒,她失策了,原本以为慕月是不会把她魅魔的身份告诉别人的,没想到转眼,居然就给别人说了,而这个别人,还是她最想杀掉的人。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卿云歌依旧微笑着,顿了顿,声音之中带了一丝讥诮之意,“我记得你还说,看上容瑾淮了?”

不待曲绫裳回答,她接着说道:“就因为你是魅魔?可以诱惑男人?还真是肮脏。”

“你闭嘴!”这句话不知道是触动了什么,曲绫裳忽然尖叫一声,声音凄厉。

下一秒,她的身上迅速起了变化,一身白衣在慢慢地变成了紧身的黑衣,然后耳朵也在变尖,背后生出了一对黑色的羽翼,头上也长出了一对犄角,身上泛着暗紫色的光芒。

这,就是魅魔的真身。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么你……”曲绫裳刚想说话,却被红裙少女的目光看了一个哆嗦,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你、你看我做什么。”

“看你长得有些丑。”卿云歌很坦然地就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她还真没料到,这只魅魔的原身竟然如此丑,不是说魅魔是恶魔一族最美丽的种族吗,怎么曲绫裳长得却是这么一副普普通通的模样,真是让她白白期待了一番,欺骗她的感情!

“你,你……!”曲绫裳被这一句话气得要死,连柔弱的样子都不伪装了,直接就朝着红裙少女动手。

卿云歌看到曲绫裳居然对她出手了,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然后只是一个简单的转身,就躲过了这道攻击,然后足尖一点,来到了她的背后,淡淡地说:“让我来教教你,如何提升实力。”

这一句话刚刚落地,曲绫裳便感觉一股源于黑暗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感受到了极深的恐惧。

不,不应该,她虽然在魅魔之中实力不算高,可她毕竟是诞生于暗黑之域的生命,本身就是源于黑暗,怎么又会对黑暗感受到恐惧?

可是现实容不得曲绫裳多想,因为下一秒,她就感觉到她全身的玄力都被抽空了连一丝一毫都没有剩下来。

“怎么,怎么回事,我……”她尖叫出声,猛地转过身来看着红裙少女,咬牙切齿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卿云歌明明不只是一个人类吗,怎么会有如此诡异的手段,这种手段,应该只有暗黑之域的人才有,难道……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忽然惊叫一声:“你是大恶魔殿下的人?”

只有大恶魔身边的那些恶魔,才能让她有如此恐惧的感觉。

“大恶魔?”卿云歌已经停止了暗系玄力的凝聚,听到这个名字,她挑了挑眉,这个曲绫裳还真的是蠢,居然能把她和恶魔一族的守护者扯到一起去。

“你,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一想到那位统治暗黑之域的大恶魔,那张高贵俊美的脸,曲绫裳这个时候已经有些疯癫起来了,她抱着头在地上不断尖叫着,全然没有了先前美好的形象。

“放心,我不会杀你。”卿云歌勾了勾唇,“你,还是由阿月亲手来杀比较好。”

不是她不想杀了曲绫裳,而是如果杀了,那么慕月在情这一方面的心魔就永远无法被根除,这对于日后的修炼很是不易,等到冲击魔阶的时候,很有可能会被心魔直接冲碎了神魂,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曲绫裳,一定要由慕月亲手杀掉,这样才能根除她的心魔。

“慕月?”听到这个名字,曲绫裳已经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忽然大笑起来,“只要还有云景,她就不会杀掉我。”

如果慕月杀了她,那么云景也活不了多久!

闻言,卿云歌冷笑一声,她伸出手,将曲绫裳又提了起来:“云景?你放心,他,护不了你多久。”

说完之后,她将曲绫裳整个人都甩了出去,然后轻飘飘地撂下了一句话:“对了,你最好赶紧恢复成人类的模样,否则,可能今天你就要死了。”

如果被院长和四殿殿主知晓这一届的学员之中居然混进来一个来自暗黑之域的魅魔,一定会直接将曲绫裳杀掉,那么到时候,可就没好戏看了。

曲绫裳被摔得眼冒金星,正昏昏沉沉着,冷不丁又听到这么一句话,顿时愤怒地尖叫出声:“卿、云、歌!”

这一声尖叫传出去好远,让在远处的人都不觉微微一惊,在猜想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一个人发出如此的叫声。

而这个时候,卿云歌已经走出去好远了,她并不想去看曲绫裳什么表情,无关的人做什么,对她来说都无所谓,就是在旁边蹦跶的时候,有些烦人。

卿云歌处理完了曲绫裳,慕月也已经处理完了她自己的事情,这个时候看到红裙少女走了过来,微微一笑:“云歌,今天的事情要多谢你了。”

“阿月你这可就跟我太见外了。”卿云歌也笑了笑,“而且我并没有帮你什么忙,都是你自己解决的罢了。”

“如果没有云歌你在身旁替我撑着,我很有可能……”闻言,慕月轻轻地叹息一声,“很有可能想以前一样,落荒而逃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眸中划过一丝哀意。

“阿月你……”卿云歌注意到了慕月的表情,她斟酌了一会儿,才开口,“你还没对云景死心?”

“不,我早就死心了。”慕月摇了摇头,神色有些疲惫,“只不过……有些事情,忘不掉罢了。”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默然,她知道慕月是什么意思,过去的欢愉被如今的痛苦所覆盖,这种伤痛,是无法忘记的,尽管已经过了这么久。

因为如果时间真的能磨平一切,那么这个世界上,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痛和哀呢?

“那你方才……”卿云歌微微蹙眉,她不知道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但她不想让慕月受伤。

“全力对付云家,这是我爷爷早就有的计划。”慕月轻轻笑笑,“只不过当时被我阻止罢了,但现在,我不会阻止了。”

她以前在对于云景的事情上,做法确实有些软了,不过这一次,她不会再放任云景和曲绫裳伤害她了。

没有云景算不了什么,她还有着慕家,有着疼爱她的爷爷,有着一群忠心耿耿的属下,她还是很幸福的。

然而,十大玄法世家之中虽然小摩擦不断,但大的斗争是没有的,如此一来,慕家对云家动手,势必会引起其他家族的不满,难保不会引出什么祸端。

“我听小沐说,阿月你那个妹妹,似乎有些不好对付。”卿云歌也听说过慕兰这个人,知道她是这一代慕家家主强有力的竞争者。

“慕兰?”闻言,慕月先是一愣,继而笑出了声,她摇摇头,道,“我只是故意让她得意一阵罢了,实际上,下一任的慕家家主,已经定了,只是这个消息只有我和爷爷,还有大长老知道,所以没有传出去。”

“原来如此。”卿云歌了然地点了点头,看来下一任的慕家家主就是阿月了,否则先前在面对云景的时候,也不会说出那番话了。

“这我就放心了。”她眨了眨眼,打趣道,“我可真是好运气,十大玄法世家之中,我已经认识了不少下一代家主了,这样以后我出去,报阿月你们的名号,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了。”

慕月失笑:“若是日后你出去,哪里用得着报我们的名号,那些欺负你的人,肯定会被你打回去吧。”

“唔,还是阿月了解我。”卿云歌打了个哈欠,“走吧,被一些人扰乱了好心情,我们接着去谈关于九界的事情。”

“嗯。”慕月微微颔首,“去我那里说吧,你住的地方,估计现在是回不去了。”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她还真的是没想到,教训了一下元雷,就给她整出这么大的麻烦,这下住的地方回不去,还真是造孽。

“阿月,我这阵子去你那里小住一段时间吧。”她扶了扶额,“等到风声散了,我在回去。”

“好好好,你想住多久都没问题。”慕月笑答,“反正屋子也很大,我一个人住也很无聊,有人作伴,我高兴都来不及。”

两人说着,然后结伴向着慕月的住处走去。

……

这一月,注定是轰动的一月,新生大比落幕,玄灵塔开启,各方势力开始广纳新生,学院内暗潮汹涌,波澜澎湃。

也是这一月,一个名为九界的势力,缓缓地进入了所有学员的眼帘,与此同时,各大势力之主也得知了这个消息。

……

乾坤盟领地。

“九界?”紫衣男子摸着下巴,听着手下人的禀告,然后勾唇笑了笑,笑容妖娆,“染染,没想到小云歌竟然取了这么一个名字,比我还有野心呐。”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小师妹。”易染染得意道,“我说,不如我们解散乾坤盟,却投奔小师妹吧?”

“染染你的胳膊肘,可真是一直往外拐。”闻言,冷夜无奈地笑了笑。

易染染哼了一声:“小师妹的势力才刚刚起步,万一被其他势力攻击了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冷夜挥了挥手,邪肆一笑:“传我之令,从今天开始,乾坤盟与九界结盟,侵犯九界的人,就是侵犯乾坤盟。”

……

丹医阁领地。

“哦?你说很多新生拒绝了我们的邀请,反而去了一个新建立的势力?”年轻男子微微眯起了眼,声音很是平淡,看不出喜怒,却让一旁的人颤抖了一下。

“回禀吴萧师兄。”一个成员上前一步,恭敬道,“几乎全部的新生都进入了一个叫九界的实力之内。”

“九界?”听到这个名字,吴萧的眸光微微一顿,然后倏地笑了起来,“这种名字,也只有她能想出来了。”

“阁主……”

众成员对视一眼,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阁主不怒反笑,难不成是被气疯了?

“所有人,都不许与九界起任何矛盾。”在一片震惊的目光之中,吴萧淡淡道,“如有违者,逐出丹医阁。”

……

天地帮的领地。

姬翎脸色阴沉地坐在上方,在得知九界的时候,直接捏碎了手中的茶杯。

“老大,那个卿云歌分明就是不把你放在眼里。”一个小喽啰义愤填膺道,“不仅拒绝了你的邀请,竟然还自建势力,简直是嚣张地不得了!”

“可不是吗,连琴仙子都被她打伤了。”又一人道,“琴仙子可是老大您的人,打伤她就是让你颜面无光啊!”

此话一出,嘈杂声起此彼伏,大堂里顿时乱成了一团。

“够了!”姬翎冷喝一声,“全部都给我闭嘴!”

听到这句话,成员们顿时安静了下来,神情惶惶地看着姬翎。

“九界?我让你变成无界!”姬翎挑起阴鸷的眉眼,然后狞笑一声,“天地帮全体成员听令,全力打击九界,让他们知道,得罪我姬翎的下场,究竟是何!”

……

就在暗潮汹涌的时候,卿云歌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本来因为九界的建立,她住的地方又跑来了一堆人,差点又让她无家可回,但幸好,执法队将她门前的人给赶走了,而且还颁布命令,以后不许再出现这么一幕,否则记大过,她这才能回去。

执法队是直属于院长的势力,换而言之,就是只听院长的命令,想必应该是影溶月知道了这件事,才派执法队来帮她。

卿云歌本以为,九界应该招不到人才对,结果,就在建立的第一天,一群人就挤上门来,抢着要加入九界,甚至还有一些老生,脱离了原有的组织,也要进入九界。

这下子她算是明白,什么叫一战成名了,虽然她是用了小手段才打败了元雷,但在这群学员的眼里,却是十分的不可思议,自然而然,崇拜者就多了起来。

“成名的滋味也不好受啊。”卿云歌嘀咕一声,走到自己的房门前,然后推门走了进去,结果这一进去,她有些诧异。

按理说她这么久没回来,这里应该已经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才对,怎么连一点尘土的气味也闻不见呢,不会执法队赶人的同时,还充当了一回清洁工,帮她把房子给打扫了吧?

抱着这个想法,卿云歌疑惑地走了进来,然后在檀木桌前坐了下来,正当她准备给自己烧一壶水的时候,忽然,房间里响起了另一个声音,那声音带了一丝幽怨:“我还以为,卿卿不回来了呢。”

“咳咳咳……!”听到这个声音,卿云歌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她像是见鬼了一样望向了声音的来源,然后在看到自己的床上还躺着一个人的时候,顿时黑了脸。

“容、瑾、淮!”她咬牙切齿,“你怎么一回来就爬我床!”

------题外话------

卿云歌:好过分……本小姐的床居然被爬了。

容瑾淮:卿卿你要习惯,日后我们总要是同床共枕的。

卿云歌:……我不听!

大概会把昨天那一章小修一下,但情节不会有什么大变,修好之后我会加一个已改~(伸懒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