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强迫症的世子,冲击玄灵榜!/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卿云歌还想着,等某世子回来,她请他吃顿饭,以表谢意,再关心几句,但是现在,她只想让容瑾淮赶紧从她的床上下来。

一回来就爬床这种操作,简直无耻!

这幸好是她,要是换成了其他姑娘,冷不丁地看到自己的床上多出来一个男人,估计就直接尖叫着跑出去了。

“赶紧从我的床上下来!”卿云歌黑着脸,然后站起身来,走到床边,伸出手就开始拽某位躺在她床上的腹黑世子,边拽边怒道,“这可是我的房间,你一声不吭地就进来,还上我的床,实在是太过分了。”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她死命地想将容瑾淮从她的床上拽下来,甚至都动用了玄力,居然还是没有拽动。

卿云歌不死心,然后再次猛地一拽,结果这下子,人依旧没有拽动,倒是把人的衣服给拽开了。

“卿卿嘴上说让我从床上下来,可是身体似乎很想让我在床上留着。”白衣男子斜靠在床榻上,一只手撑着下巴,似笑非笑,“激动地连我的衣服都扯开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狭长的凤眼微微挑起,眼眸如夜深沉,墨色弥漫开来,眸光温柔而缱绻,仿佛有些万千星辰从天滑落,全部都落入了他的眸子里,映出了一片璀璨。

白色的衣衫因为方才的过度扯拉而半敞开来,不经意间露出了性感的胸膛,几缕未挽起的墨发垂在了锁骨处,平添一分风情,撩人至深。

妖孽横生啊!

“你闭嘴!”一听到这话,本来还因为把别人衣服扯开而有些不好意思的卿云歌更来气了,她咬牙切齿,“说,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我怎么拉你拉不动。”

说完这句话,她像是害怕某世子再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又立马把他的衣服给拉了回去,将诱人的男色完全遮住后,才松了一口气。

她敢保证,要是这样的容瑾淮出去逛一圈,绝对有一群少女扑上来,然后把他吃抹干净。

什么叫美色,这就叫美色,美色误人,她差点都有些把持不住。

内心不禁掩面,这叫什么事儿啊。

“卿卿难道不应该说,扯了你的衣服不好意思么?”容瑾淮任由那双素手在他身上扯来扯去,然后若有所思地望着面前离他不过几寸的红裙少女,眉眼间的笑意更深。

闻言,卿云歌的动作一顿,半晌,她才干巴巴地说了一句:“扯了你的衣服真不好意思。”

她又不是真的想扯!

明明只是想把他从床上弄下来好么!

鬼知道扯人扯不动,扯衣服一扯就开,扯开后,还顺便瞟了一眼某人的好身材,这么一算倒也不亏。

“怎么个不好意思?”容瑾淮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接着问道。

“你想让我怎么不好意思!”卿云歌这下子明白过来,眼前的这个腹黑世子又在戏耍她,顿时感觉一阵憋气,然后冷哼一声,“我就扯怎么着了,我很好意思,好意思地不得了。”

说着,为了表达自己很好意思,本来收回去的手又抬了起来,猛地将有些凌乱的白衣再次扯了开来,而这一次扯的幅度有些大,直接将衣服给扯坏了。

卿云歌沉默地看着自己手中的衣服碎片,铁青着脸:“那个,我不是……”

完了,她怎么把人家衣服给直接扯坏了,这下子不会被当成不轨之徒吧。

她刚想解释她不是故意的,就听见耳畔边传来一阵低笑,仿佛蝴蝶的薄翼轻轻拍打过人的耳膜,只是一听,就忍不住沉沦在其中。

“嗯,卿卿一定是很久未见我,太过想念罢了。”容瑾淮笑完之后,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自己的上身都已经暴露在空气中,他的声音微微低沉,“想念到连我的衣服都不放过。”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不管说什么,吃亏的都是她,所以思来想去,索性直接闭了嘴。

但是把容瑾淮的衣服扯烂了又是个事实,她盯着手中的碎衣服片半晌,然后偏开头,不去看那副裸露在空气中性感的身材,声音不自然道:“要是你没爬我的床,我也不会扯你的衣服。”

顿了顿,补充道:“所以我们扯平了,谁也不欠谁。”

“哦?”闻言,容瑾淮挑了挑眉,“卿卿的意思是我不应该爬你的床?”

“废话!”卿云歌抬起头来,瞪着他,“你说你一个大男人,爬我个黄花闺女的床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忽然,面前那张颠倒众生的脸缓缓地逼近了,绯色的薄唇轻轻地吐出了一句话,“爬完床才好爬你。”

卿云歌看着距离她不到一寸的俊美容颜,在一片冷梅香中,微微有些晃神,然而这只是一瞬间,她很快就回过神来,迅速地后退几步,和眼前的人拉开了距离。

“你……简直无耻!”她呼吸有些急促,气得想一拳挥到这张无数女子趋之若鹜的脸上,但还是忍了下来,然后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那你还是爬床吧!”

为了防止她真的被爬,一张床算得了什么,这间屋子她都可以送人。

“呵呵呵……”闻言,容瑾淮又是一阵低笑,他慢条斯理地起身,然后动作优雅地将衣衫整理好后,才从床上走了下来,朝着红裙少女一步一步走去。

“你……”卿云歌警惕地看着白衣男子,心中忽然有了不好地预感,“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打你!”

完了,他不会是因为她把他的衣服扯烂了,上身看光了,然后想杀人灭口吧!

不行,她得赶紧跑!

然而她刚刚说完这句话,就被人逼到了墙角,灼热的气息拂面而过,在白皙的肌肤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幽幽的冷梅香气在空中弥漫开来,萦绕在鼻翼间,仿佛清酒一般,醇厚醉人。

“没什么。”就在卿云歌真的要忍不住体内喷薄而出的玄力的时候,面前的人忽然开口了,他轻笑一声,然后抬手抚上了她的发梢,声音淡淡道,“卿卿你的发簪歪了。”

卿云歌:“……”

发簪歪了你说不就行了,搞得这个样子她以为要干上一架。

果然,容瑾淮替她重新戴好发簪之后,就后退了几步,眯起双眸欣赏了一会儿,道:“这样看起来就好多了。”

卿云歌:“……”

敢情这个世子还有强迫症?

“说吧,你来我这里什么事儿。”卿云歌没好气地看了白衣男子一眼,“别告诉我只是为了爬我的床。”

“嗯?我不是说了是为了爬你么?”闻言,容瑾淮笑吟吟道,在见到红裙少女的脸色已经黑得不能再黑的时候,才见好就收,转了话锋,“我是来向你道歉来的。”

“道歉?”原本脸色很黑的卿云歌听到这话,不由地有些诧异,“为什么来向我道歉?”

难不成……容瑾淮背着她做了什么坏事,然后这事儿给走漏了,怕她生气,才给她道歉?

“抱歉,因为我……”容瑾淮看了她一眼,然后道,“我说带你去烈焰山脉提升实力,结果却不告而别,我失言了。”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卿云歌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她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呢,“你也说了是误入了独立空间,我应该向你道歉才对,明明是你带我出去,我就没把你带回来。”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上上下下地将他仔细打量了一番,眨了眨眼睛,道:“幸好容世子你完好无损,否则我可就成为人族的罪人了。”

看样子他似乎真的没受什么伤,是她多想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没真正看到容瑾淮之前,她心里总是不安宁,甚至有一次做梦还梦见了他受了重伤,然后她那一晚就没睡着觉。

现在看来,真的是杞人忧天,人家好端端地站在自己面前,别说受伤了,就连头发丝儿都没少一根。

“我可舍不得让卿卿独守空房。”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狭长的眸中快速地闪过了一丝什么,然后他慢悠悠地开口,“毕竟,这张床睡一个人,有些空了。”

“放屁,明明还不够我一个人睡!”看了一眼并不大的床榻,卿云歌果断反驳,然后才意识到了不对劲,“你不会还想着……和我同床共枕吧?”

“卿爷爷都将你许配给我了。”容瑾淮的声音慵懒,带着一丝笑意,“同床共枕,是迟早的事。”

闻言,卿云歌黑了脸,她爷爷还真的是胳膊肘往外拐,趁她一个不注意,就把她给卖了。

她是听说过这件事情,还是云叔不小心说漏了嘴才让她知道的,等她想去找她爷爷的时候,却被卿老爷子告知,连聘礼和嫁妆都已经订好了,也就是说,这桩婚事,是铁定的了。

铁定个屁啊,她不同意!

这个世界的人寿命普遍都偏长,而且修为越高,活得也越久,她才不想嫁人,她要去闯荡九族。

“那你可得再等十年。”卿云歌哼了一声,“爷爷是说了将我许配给你,可是也说了要等我从四灵学院毕业才行。”

四灵学院毕业一共有两种途径,第一就是到二十五岁自动毕业,第二就是修为达到灵阶提前毕业。

她有着凤璃剑可以掩饰修为,完全可以磨到二十五岁再毕业,那个时候,以容瑾淮的身份和地位,估计早就被青龙皇帝逼着娶妻生子了,哪里还会记着她。

嗯,就这么做!

“十年而已。”这句话不知道是触动了什么,白衣男子的眸色骤然深幽,仿若望不见彼岸的大海,海上波澜泛滥,涟漪片片,他低声喃喃,“千年我都等得起,十年又何妨呢。”

这一句话说得很轻,也很模糊,所以卿云歌并没有听清,只是注意到了前面四个字。

什么叫十年而已?十年不娶妻不生子?你以为你是守夜人啊!

卿云歌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她掏了掏耳朵,狐疑地看了一眼白衣男子,声音有些纠结,然后神色也一下子诡异起来:“容世子你该不会是……不行吧?”

除了这个理由,还有什么原因能让他说出这番话来?

唔,难怪传言说第一世子不近女色,原来是因为不行啊!

这句话出口的瞬间,就算是容瑾淮也愣了一下,半晌,他才知道这个丫头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倏尔轻笑一声:“我行不行,卿卿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么?”

说着,作势就要上前将她扛起,然后撂到床上去。

“停停停!”看到这一幕,卿云歌立马喊停,她咬牙切齿,“你行,你很行!”

“嗯?”容瑾淮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不紧不慢道,“可是你刚才还说我不行。”

“你听错了!”闻言,卿云歌一阵憋气,为了不让某腹黑世子真的过来,她只好昧着良心赞赏道,“你哪里不行,你是那种一夜七次的人,行的不能再行了。”

明明是他自己说的话让人误会,怪她咯。

倒也是,这种对一个男人能力置疑的话,也难怪让他不舒服。

“一夜七次?”听到这四个字,容瑾淮停下了脚步,然后深深地看了红裙少女一眼,旋即浅浅一笑,“看来卿卿喜欢这样?”

“嗯?哪样?”卿云歌正想着这下容瑾淮应该舒心了,结果冷不丁地听到这一句话,不由地有些茫然,她想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话,顿时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

以前在暗月联盟的时候,开荤段子玩笑开习惯了,结果把这个习惯带到了这一世,想都没想就直接说出了口,真是造孽!

“我什么都不喜欢。”卿云歌瞪了他一眼,“你,出去,我要修炼了!”

还是把这个喜欢调戏她的人赶走,她才能安安心心地修炼,然后等自己实力超过这个腹黑的第一世子,先打一顿,再药晕了卖给兽人!

“对了卿卿。”容瑾淮仿佛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再被人往外赶,而是握着手上的扇子,忽然问道,“见到红莲业火花了么?”

“不仅见到了,我还吃了。”说到红莲业火花,卿云歌就有些无语,她还真没想到,赤色剑魂的伴生物就是红莲业火花,就算她不去摘,红莲业火花也会到她手上来,璇姝和凰焱二人再怎么争,也不会得到。

“恭喜卿卿了。”听到这句话,容瑾淮轻笑,“卿卿的修为也应该有了很大的提升了吧?”

提升的越高,到日后,在面对那些人的时候,才有能力保护自己啊。

“魂阶六段。”卿云歌瞟了他一眼,“比起容世子你,还是差远了。”

她虽然现在还是不清楚容瑾淮的修为,但肯定要比她高了很多,而且既然他没有告诉她他的修为是多少,想来应该是不想让她知道,所以她也懒得多问。

“魂阶六段……”闻言,容瑾淮的双眸微微沉了沉,他略略思索片刻,道,“应该已经能够登上玄灵榜了吧?”

“大概。”卿云歌这才想起来她这次回来,还有一件事,就是冲击玄灵榜,结果为了九界的事情,给忙忘了。

琴蕊以魂阶四段的实力都可以登上玄灵榜第九十二,那么以她现在的实力,肯定也能登上,只不过名次比较靠后罢了。

“既然没事,不如现在就去玄灵榜那里,看看卿卿你究竟能达到哪一步。”容瑾淮偏过头来,朝她笑道,“玄灵榜上的人,每天都可以得到玄灵点,名次越高,奖励的玄灵点也就越多。”

“这个我知道。”卿云歌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我现在最缺的就是玄灵点,那就现在去玄灵榜一趟吧。”

接了几次任务天级任务后,她才不过攒了二十万玄灵点,然而加上九界的建设和一些对九界有贡献的学员的奖励,杂七杂八的下来,她现在只剩下了五万玄灵点,真的是……穷光蛋一个啊!

她还想着赶紧攒齐五十万玄灵点,然后把玄灵阁里她发现的那块刻录着《夜神的黄昏》第二部的玉简买下来,省的夜长梦多。

前一阵和易染染聊天的时候,她说,她每天都可以从玄灵榜上得到三万玄灵点,那么一个月就是九十万玄灵点,这对卿云歌来说,委实是一笔巨款。

虽然以她现在的实力,还到不了易染染的高度,但是一天拿到几千玄灵点,应该还是可以的,这样算算,一个月也能有十几万。

想到这里,卿云歌的双眼一亮,然后立马道:“我现在就去玄灵榜那里。”

说完之后,她就迅速地离开了屋子,把屋子里的人给忘得一干二净。

容瑾淮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貌似在卿卿眼里,他还没有玄灵点重要。

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之后,白衣男子也迈开步子,出了房间,朝着玄灵榜的所在地走去。

……

玄灵榜位于四灵学院正中央的大广场处,四面分别是青龙殿、白虎殿、朱雀殿和玄武殿,所以这也是人流量最大的地方。

卿云歌来到玄灵榜的时候,前面已经排了几个人,看样子也是准备冲击玄灵榜,但是等到他们把玄力注入到玄灵榜前的那块玉牌上时,都不由地失望起来。

“唉,我明明已经提升了很多了,怎么还是连玄灵榜的尾巴都挤不上去。”一个学员垂头丧气道,“不知道猴年马月,我才能让我的名字也刻在这块石碑上。”

“你提升的时候,人家也在提升,更不用说,玄灵榜上的这些人天赋还比我们好。”他身旁的人安慰道,“上不了玄灵榜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只要我们毕业了,在十大玄法世家之中谋个一职半位,也算是此生无憾了。”

这几人的对话落入了旁边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岁左右的人的耳朵里,那个人不屑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冷嘲热讽:“就凭你们几个废物,也想登上玄灵榜?再修炼百八十年吧!”

“你……”听到这话,那个学员顿时气得脸都红了,他想出言反驳,却被拉住了,身旁的人低声道,“不要命了你,这个人可是在玄灵榜排行七十二的林旭,咱们连玄灵榜都登不上。”

知道方才嘲讽他的人竟然在玄灵榜上有着排名,这个学员立马就怂了,他只是愤恨地看了一眼那人,然后就和同伴走了。

“嘁,废物就是废物。”年轻的男子冷嗤一声,“这辈子都登不上玄灵榜。”

林旭本来是想看看自己这一次是不是能再前进几名,结果就撞上了几个连玄灵榜都登不上的人,以为这一次能找点乐趣来玩,结果他只是言语上激了几句,这几个人就走了,不要说和他动手了,连出言反驳都不敢,真是废物。

想到这里,林旭不禁有些得意洋洋,虽然他的修为在那群老生之中不算最高的,可是他却是一名天品炼药师,所以就算是修为比他高的人,见到他也要礼让三分,这可让他乐了好久。

看来成为炼药师是对的,没有人敢得罪一名炼药师,更何况,他的背后还有着丹医阁,就更没有人敢和他较量了。

所以,即便以他的修为是不能待在七十二这个名次的,他的位置,也没人敢动。

然而,就在林旭准备再冲击一下玄灵榜的时候,却发现,有一道红色的身影抢在了他的面前,已经率先一步,将玄力注入到了石碑前的玉牌上。

看到这一幕,林旭冷哼了一声,被他人抢先让他感觉被落了面子,这种感觉十分的不舒服,但他也没办法做些什么,于是再度嘲讽道:“哟,又来了一个不知好歹的新生想要冲击玄灵榜?师兄我劝你一句,还是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熟料,这一句话刚刚落地,便见一道耀眼的白光冲天而起,然后紧接着,一个新的名字就出现在了石碑上。

下一秒,那个名字以十分快的速度移动着,白光灼目,吸引了玄灵榜周围所有人的目光,众位学员都不由地停下了脚步,然后屏住呼吸,望向了那个出现在石碑上的新名字,看着这个名字,一步一步地向上爬着。

“这少女是谁?”人群中,有人惊叹出声,“看她的装束只是新生吧,竟然已经能登上玄灵榜了?”

“你可真是孤陋寡闻,不会连卿云歌这个名字都没有听过吧?”另一人摇了摇头,脸上却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连元雷殿主都在这个卿云歌的身上吃了一亏呢,你说她有没有本事冲击玄灵榜?”

即便卿云歌这个名字已经闻名了整个四灵学院,可毕竟还有很多人没有见过她的真面目,更何况,还有很多老生对此表示不屑,在他们看来,这个新生一定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才让元雷殿主都吃了大亏。

“快看,快看!”这时,忽然有人惊呼,“已经进入前八十了!”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泛着白光的名字,正在迅速攀升着,就在众人心中不禁猜想,这个名字最终会停留在哪一个地方的时候,白色的光芒也淡了下来,名字攀升的速度也在缓缓减慢,然后在一个位置,停了下来。

“嘶——”在看到名字所在的位置的时候,学员们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顿时,广场上嘈杂声一片。

“老天爷,一个新生就到了七十二名?要是再在学院里修炼几年,第一的位置也能到手吧!”

“第一?第一哪里能那么好得到?不过前三,还是可以的。”

“不过,我怎么记得,原来的七十二名好像是……”

这一句话出来的时候,众人这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然后想起,原先的玄灵榜第七十二名,是一个不能得罪的人,只因为那个人的身份,是炼药师。

而他们也不知道,原先的七十二名此刻正站在石碑前,目光阴冷地看着红裙少女。

林旭此刻的心情十分的不好,他本来还想着自己这一次能在前进几名,结果,别说前进了,自己先前的名次也直接被占了,而且占掉他名次的人,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新生!

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他的东西,绝对不能被别人抢走。

想到这里,林旭朝着红裙少女走去,却没等他走过去,少女已经起身,然后走到另一个人的身旁,对着那人笑眯眯地说道:“七十二名,一天我能得到四千玄灵点,虽然感觉还是有些少了。”

听到这句话,林旭更是怒不可遏,那每天四千的玄灵点可是他的东西啊,现在他被挤下去,他就没有这部分的收入来源了。

你一个小小的新生竟然还觉得一天四千玄灵点少?不知好歹!

而这边,正和容瑾淮说话的卿云歌敏锐地感觉到有人在盯着她,而且目光很是不善,她微微偏头,发现在她的右后方,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正一脸阴沉地看着她,眼睛里的怨毒像是要把她撕成碎片。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有些诧异,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子会这样看着她,好像她和他有什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容瑾淮显然也注意到红裙少女望着的方向,他也看到了那个年轻的男子,眸光微微顿了顿,然后低声道:“那是玄灵榜上原来的七十二名,林旭。”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这才有些了悟,怪不得这样看着她,原来是因为她占了他的位子啊,难怪了,换做她,她心情也会不爽。

“喂,容世子,你怎么知道他是谁?”她狐疑地看了一眼身旁的白衣男子,“你不是说你并非四灵学院里的学员么,怎么对玄灵榜上的人都一清二楚。”

闻言,容瑾淮顿了一下,然后道:“猜得。”

卿云歌:“……你赢了。”

这也能猜到,她真的佩服。

不过这个人究竟是不是林旭,也与她无关,除非他想要把玄灵榜第七十二的位置夺回来,然后向她发出挑战,但愿这个林旭最好不要这么做,她真的是懒得再跟别人打架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永远和美好的想法背道而驰。

因为就在卿云歌准备走的时候,一个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她抬头望去,发现正是先前一直盯着她看的林旭。

“有事?”她客气地问了一句,很耐心地等待着林旭的回答。

林旭神色阴冷,就在卿云歌的耐心都要被耗尽的时候,他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我要和你比试!”

卿云歌:“……”

真的是烦什么来什么,怎么她就这么不走运,冲击一下玄灵榜也能碰见原主。

由于先前的震动太过剧烈,学员们还没有散去,而此时看到林旭居然也出现了,顿时又把目光集中了过来,然后等着看好戏。

“要我说,这个卿云歌厉害是厉害,可是真的没把林旭师兄放在眼里。”一人幸灾乐祸道,“这不,找上门来了。”

“人家没把林旭放在眼里很奇怪吗?”又一人冷嗤道,“人家可是九界的界主。”

“九界?哦,你们说那个新建立的实力啊。”有人插话道,“我可听说,九界和天地帮很不对付呢,被四大势力之一盯上,这个九界,迟早玩完。”

那边嘈杂声不断,这边林旭和卿云歌对峙着。

“那么林旭师兄想要如何比试呢?”卿云歌弯了弯唇,轻笑出声。

按照玄灵榜的规矩,若是进行比试,这个比试内容是由原先占据这个名次的人定的,这也是为了更好地来锻炼学员的能力。

听到这句话,林旭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红裙少女,原本他以为她知道他的身份后,一定会直接将名次让出来,没想到居然还问他要比试什么,那么就休怪他无情了。

“好胆量。”林旭冷哼一声,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和你比炼丹。”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你要和我比什么?”

比炼丹?这真的不是为她着想的比试吗?

然而这句话让林旭听来,却是眼前的红裙少女害怕了,他不由地得意地哼道:“如果你怕了,就直接认输好了。”

他可是天品炼药师,他不信这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女,能在炼丹上还超过他。

“好,我们就比炼丹。”卿云歌这下子确定林旭是真的想和她比炼丹,于是果断道,“现在就比?”

炼丹只是消耗精神力,不像打斗,玄力和精神力都要消耗,所以对于这个比试内容,她还是乐于接受的。

更何况,炼丹不就是她最擅长的副业么?

不比白不比。

这下子林旭更加吃惊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少女不仅不惧怕和他比炼丹,而且看样子还很迫不及待来送死,那么看在她如此知趣的份上,就多让她在玄灵榜上带几天,体验一下站在高处的滋味,再摔下来的时候,想必更加痛苦。

“不急。”想到这里,林旭怜悯地看了卿云歌一眼,“三日后,我们再比。”

“随你便。”卿云歌耸了耸肩,算是答应了。

她本想着速战速决,日后也好省事儿,不过既然林旭要三日后再比,那她也就奉陪到底。

两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小,在场的学员们修为也不低,于是将这番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顿时都惊呆了。

“我没听错吧,卿云歌居然要和林旭师兄比炼丹?林旭师兄可是天品炼药师啊!”

“听说这个卿云歌的玄力属性也是火,想必也对丹药一途有所研究?”

“再深的研究能比得过林旭师兄吗?就连导师们也常邀请林旭师兄去给他们炼丹呢。”

“唉,卿云歌还真惨,好不容易冲到了玄灵榜上,没过几天,又得交出去。”

有人叹息,有人嘲讽,有人扼腕。

就在所有人看戏的时候,忽然,广场上响起了一个中气十足的浑厚声音,那声音道:“本座也好久没见过林旭炼丹了,不如这一次比试,就有本座来当评委吧。”

下一秒,石碑前出现了一个中年男人,他的身后还跟了一个白衣的年轻人。

在见到这两个人的时候,有人惊呼出声。

“元雷殿主!”

“陌尘师兄!”

来人正是元雷和白陌尘。

卿云歌挑了挑眉,她虽然有些意外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也懒得多说什么,于是轻描淡写道:“有元雷殿主来当评委,我想,这次比试,一定会很公平。”

公平那两个字说得很重,就像是在提醒着什么一样。

闻言,元雷的脸色变了变,但很快恢复了正常,他冷冷道:“那是自然。”

顿了顿,看了一眼一旁的白衣年轻人,目光柔和下来:“陌尘,这件事你负责去办,把学院内负责教学炼药的导师也都叫来吧,一起来评判。”

“陌尘遵命。”白陌尘恭敬地说道,他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红裙少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旭却是受宠若惊,他没想到自己的比试居然惊动了一殿之主和他很崇拜的陌尘师兄,顿时高兴起来:“谢谢殿主,谢谢陌尘师兄。”

道谢完毕之后,他这才望向卿云歌,挑衅道:“三天之后,我们这里见。”

三天之后,就是你身败之时!

面对这句极具挑衅的话语,卿云歌只是微微地笑了笑,然后道:“我等着林旭师兄。”

……

于是,在有心人的宣传下,这一次玄灵榜之争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四灵学院,很多人都已经做好了三日后去观看的比赛。

毕竟,这还是头一次有着殿主和导师来评判,可遇而不可得。

……

白虎殿。

“师傅。”白陌尘欲言又止地看着元雷,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陌尘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元雷却是很清楚自家弟子的心思,他淡淡解释道,“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打击那个女娃子的机会,林旭刚好送了枕头,我又岂能不接?”

“师傅,其实您大可不必这般同一个小丫头计较。”白陌尘微微摇头,“以您的地位,她再怎么厉害,也撼动不了。”

“陌尘,以前我做什么决定,你可是不会反驳半句的。”听到这话,元雷多看了一眼白陌尘,“怎么这一次,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劝导?”

白陌尘微微怔了一下,墨眸中很好地掩饰了情绪,他和煦地微笑:“陌尘只是不希望师傅为一个新生而大动干戈罢了。”

闻言,元雷摆摆手,正想说什么,忽然,他的耳朵动了动,不知道是听到了什么,动作一顿,淡淡道:“陌尘,你先下去,为师有要事要办。”

白陌尘知道自家师傅十分顽固,这句话也只是为了让他不要再去劝,于是只能恭敬道:“陌尘告退。”

元雷微微眯起眼,等到白衣年轻人的身影完全不见了之后,才冷冷地开口:“出来吧,这里已经没人了,有事就快说。”

------题外话------

唔,来猜猜这个来找元雷的人是谁~

扯衣服那个梗2333写出来的时候感觉好好玩,我都脑补出来是什么样的场景了。

ps:守夜人是冰与火之歌里面一个组织~

里面有一句话是这样: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

用在这里是云歌内心吐槽柿子的喵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