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把她送我,朱雀国出事!(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虎殿内静默了很久,就在元雷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大殿里终于响起了一个阴沉沉的笑声,那笑声道:“看样子,元雷殿主是很不想让你的得意门生见到我。”

“哼,如果你愿意来到四灵学院,我的得意门生会是你。”元雷轻嗤一声,“说吧,这个时候来找本座做什么?”

“哦?看来元雷殿主还是很欣赏晚辈。”下一秒,偌大的白虎殿中出现了第二个人,那人的面容极为阴柔,声音也有些女性化,他微微一笑,“倒是让晚辈受宠若惊了。”

“欣赏又如何?”看到来人的时候,元雷微微哼了一声,“我再欣赏你也不会来。”

“毕竟晚辈还要管理整个梦家,若是再来四灵学院,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来人正是梦家的少主梦玉染,他很自然地走到一个空着的位子上做了下来,然后拎起摆放在桌子上的茶壶,给自己到了一杯茶,动作流利,仿佛这里就是自己的家一样。

如果是别人在元雷面前这么做,一定会被他直接动手打出去,可对于梦玉染,元雷却丝毫不在意,反而极为高兴,他哈哈一笑,道:“玉染你这个理由骗骗别人还行,骗我?”

声音一顿,他摇了摇头,意味深长道:“还是嫩了点。”

“自然什么都瞒不过元雷殿主。”梦玉染已经将杯中的茶喝完了,他也是一笑,“我也很想拜在元雷殿主门下,奈何……晚辈实在是走不开身啊。”

说到这里,他故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有这么忙?”闻言,元雷的眸中闪过一丝诧异,“梦家不都已经完全被你掌控了么,玉染又在忙什么?”

“晚辈忙的可不是梦家的事,晚辈忙的是……”梦玉染阴柔地笑了笑,压低声音,然后缓缓地说了四个字。

听到那四个字的时候,元雷的身子猛地绷直了,瞳孔也剧烈地收缩了起来,他像看着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看着梦玉染,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才失声:“你疯了?!”

“晚辈疯没疯,元雷殿主应该心里有数。”梦玉染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元雷的震惊,而是笑吟吟道,“而且元雷殿主似乎也对此……”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元雷厉声打断:“玉染,你若是还把我当成一个长辈,那么最好听我一句劝,停止你的人兽杂交实验,否则,会引来大祸。”

他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个他一直很看好的后辈,居然在进行着这么危险的实验,而且不仅危险,很有可能会引来创造出这个方法的暗兽人。

“元雷殿主为何不问,晚辈怎么会知道人兽杂交?”梦玉染丝毫不在意,他漫不经心道,“而且相比利益和权势,危险又算得了什么?”

“玉染,我不管你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停止!”元雷重重地喘了两口气,他的呼吸变得不平稳起来,“你是没有经历过当年那场大战,所以才不知道暗兽人的恐怖之处,人兽杂交大军又是昔年暗兽人最得力的军队,它们的破坏力是你难以想象的。”

当年,兽族叛乱的时候,他虽然也没有出生,可他也是从少有的浮影中见过那场惨烈的大战,虽然暗兽人选择的第一个进攻目标是精灵一族的月光森林,可是人族却也损失重大,就是因为那些魔阶以下的暗兽人进入到混沌大陆之中,开始肆意地抓捕人族中的平民百姓。

由于他们的行踪诡异,又是在黑夜之中进行的,很多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直接被抓走了,然后被关起来,用来进行那恐怖的人兽杂交实验。

而那个时候,人皇还在,但是暗兽人太多,抓捕的人族又是平民百姓,散布到了混沌大陆的各个角落,就算是人族的守护者人皇,也无法将这些暗兽人全部杀掉,更何况,因为有着神玄岛立下的规则,守护者并不能参与九族的争斗当中来。

所以据传言,当年和兽王打了一架的,并不止精灵族的守护者月光女神,还有人族的守护者人皇。

因为也隶属于守护者,兽王依旧无法出手,这才派出了兽族仅剩的三大王族开始锻造混沌灵器,来抵御暗兽人的袭击。

但因为混沌大陆有着一道天堑能够阻碍魔阶以上的暗兽人进入,所以比起精灵一族,人族只能算得上是轻伤,因为月光森林几乎被暗兽人全部毁掉了。

人兽杂交大军之所以成为了暗兽人的主力军队,就是因为它们的修为全部都在魔阶以上,但是也因为是杂交才制造出来的生物,所以他们的寿命都很短,不会超过五十年。

自从暗兽人战败,被驱逐出九族之后,人兽杂交的方法也就失传了,而如今居然又重新出现在了世人眼前,到底是无意间被找到的,还是有心人故意流露出来的?

或者这个有心人很有可能就是……

想到这里,元雷的目光唰的一下看向了神态自若的梦玉染,声音沉沉道:“玉染,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遇见了暗兽人?”

最后三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元雷的声音倏地转冷,整个白虎殿都似乎被这句话所冰冻了,森寒的气息萦绕在空中,久久不散。

梦玉染不可置否地笑了一声,他放下手中的杯子,抬眉一笑:“既然元雷殿主都已经猜到了,那么还问晚辈做什么呢?”

真的是暗兽人!

听到这一句肯定的话,元雷的双眸冷冷地眯了起来,瞳底满是怒火,他咬牙斥道:“玉染,你是不是疯了!遇到了暗兽人,不仅不上报,还跟他们学习人兽杂交?你可知这会给九族带来多大的动乱?!”

元雷此刻已经气得连呼吸都不稳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人类,居然会进行这种惨绝人寰的实验,这可是拿自己同胞的命来满足自己的*,简直卑鄙!

“安心,元雷殿主,晚辈心中有数。”梦玉染轻描淡写,道,“我虽然遇见了暗兽人,但那个暗兽人也是我无意间才碰到的,我碰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重伤之身,所以我将其关在了梦家的地牢之中,他不会跑出去联系其他暗兽人。”

听到这句话,元雷却丝毫没有觉得安心,反而更加的气愤,他怒极反笑:“所以你从那个暗兽人的口中得知了如何将人类和玄兽杂交在一起?不要忘了,你也是人类!”

昔年人皇为何震怒?就是因为他的子民到最后变得人不人,兽不兽,还要被暗兽人一直控制的,终身都被奴役,只知道向前冲,杀掉一切他们看到的东西。

“是,以前的晚辈当然是人类,不过现在……”梦玉染又喝了一杯茶,然后挑眉一笑,“晚辈的确不能被称为人类。”

“你……”这一句话听在元雷耳中,让他有了不好地预感,“你不会是……”

不,一定不是他想的那个可能,就算玉染再怎么狠心,也不会对自己动手才对。

然而,下一秒,在看到梦玉染身体上出现的变化时,元雷彻底震惊了。

阴柔的男子背后出现了一对巨大的黑色羽翼,双手也变成了利爪,而他的眼睛,此刻闪烁着暗紫色的光芒,仿佛鬼火一般可怖。

“你竟然……竟然……”元雷失声,“竟然拿自己做实验?”

“其实晚辈当时也没有这么样想,还是她提醒了我。”梦玉染将兽化的右爪伸到唇边,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漫不经心道,“也幸好上天眷顾我,才让我还保留了神智,获得了更大的力量。”

如果不是赫连笙离来找他,他还真的没想到拿自己也做一下人兽杂交的实验,赫连笙离的体质确实很适合进行人兽杂交,而且她带来的那只玄兽,他后来查过了,那可不是普通的玄兽。

他当然不想让这么好的实验体毁掉,于是就先在自己的身上试了一下,若是成功,自然是极好的,但若是失败,不死,也会重伤。

当然,他这么惜命的人,怎么可能真的不要命了呢?

那个暗兽人不仅给他了人兽杂交实验的法子,也给了他如何在失败之后,依然能恢复到原先状态的法子,只不过这个法子的条件有些苛刻,因为不仅需要一些传说中的天才地宝,还要有特定的灵阵来进行辅助,而且,人是可以恢复,但玄兽就会死亡。

所以梦玉染并不想冒那个险,他活了二十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那种级别的玄兽,再配合赫连笙离,他相信,若是人兽杂交实验在他们身上成功了,他会制造出一个前所未有的怪物出来,而赫连笙离的实力,也会在瞬间达到极高的层次。

以他梦玉染的眼光,他自然也不会选择一个普普通通的玄兽,而与他进行杂交的玄兽,正是与他玄力属性相对应的暗系玄兽,更重要的是,这头玄兽来自于暗黑之域。

当然,他一个人类是不可能去暗黑之域的,就算他的实力在同辈之间无人能敌,暗黑之域也不是他可以肖想的地方,就算不会被那里的恶魔抓起来吃掉,也会因为暗黑之域的太过复杂的地形而迷路。

所以,能得到这头玄兽也是十分的不容易,这还是他和一个魅魔进行了交易,才从她那里得来的,嗯……如果没有记错,那头魅魔现在应该也在这座学院之中?

唔,等这件事情办完之后,他倒是可以去看看她,不知道几年不见,这只魅魔的实力是不是又上了一层。

梦玉染站在那里,眼眸暗沉,眸色深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的唇边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而这笑意映在元雷眼中,却让她感受到了无比的愤怒。

“为了力量你就进行人兽杂交?”元雷微微冷笑一声,“玉染,你变了,变得已经不像从前了,从前的你,可不似今日这般心狠手辣,冷血无情。”

听到这句话,梦玉染脸上的笑意顷刻敛去,暗沉的眼眸之中浮起了一丝痛色,他难得地失态起来,低吼一声:“我有什么办法,我又有什么办法?我如果不这么做,我怎么成就我的皇图霸业?而且,是他们逼我的,如果他们不逼我,我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模样!”

“逼你?”元雷依旧冷笑着,“玉染你生来就是梦家的大公子,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还有什么不满足?我当然不满足!”梦玉染咬着牙,一字一顿道,“我只不过是梦家的少主罢了,而梦家在他们那些人眼里,又算得了什么?无论是四灵学院的院长,还是丹灵塔里的那些老东西们,他们都可以一一人之力,灭掉整个梦家,你说,我该满足吗?”

“玉染!”元雷厉声斥道,“影大人他们那种站在巅峰的人,怎么会对梦家动手?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

“呵呵呵……”闻言,梦玉染阴沉地笑了起来,“我在想些什么,我想……”

顿了顿,他轻轻地吐出一句话:“将他取而代之!”

“谁?”元雷猛地看向梦玉染,想要从那张阴柔的脸上看出点什么蛛丝马迹,直到他看到梦玉染那个森然无比的微笑时,他才明白过来那句话中的“他”是谁。

“疯了疯了,玉染你真的疯了!”这一刻,元雷终于忍不住怒吼出声,“那个人是你也敢肖想的?他可是天定之人!更何况,自从四灵守护兽死去之后,他就不见了踪迹,你可万万不要被别人蛊惑!”

说到这里,他重重地喘了一口气,然后走上前去,一把握住梦玉染的手腕,声音沉重道:“玉染,你是我最喜欢的后辈,我不希望你误入歧途,你立马和我去见院长大人,然后停止你的实验,将那个暗兽人交出来。”

说着,他就要拽着梦玉染往外走,然而,他用上了玄力,也没能让梦玉染的位置移动半步,顿时回过头去,眸中闪烁着难以置信地神色:“玉染你……”

难道人兽杂交的威力居然如此之大,竟能让一个人的实力在短短的一瞬间提高这么多?他分明记得,上一次见到玉染的时候,玉染的修为还只是冥阶初期,怎么现在……

“元雷殿主,你已经当这个殿主当了几百年了吧,可是又得到了什么呢?”梦玉染任由元雷拉着他,面上却微笑起来,“难道你就不想到达更高的层次吗?不想……成为四灵学院的院长?不想和九族的守护者一起谈笑风生?”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暗沉的眸子中闪烁着凛冽的幽光,随着幽光渐渐地变浓,说话的声音也变得虚幻空灵起来,飘飘渺渺如山间云雾,让听的人忍不住恍惚起来。

元雷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来,他看着梦玉染那双幽光流转的双眸,就像是看到了什么诱惑力极强的东西,他低声喃喃:“更高的层次?”

“元雷殿主,跟晚辈一起,你这样的人,怎么能屈居于一个小小的白虎殿之中?”梦玉染的声音愈发地蛊惑起来,“你应该,站在人族的最高处。”

“我应该……站在人族的最高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元雷的面容上忽然浮起一抹愉悦之色,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张开双臂,仿佛自己已经登上了巅峰,脚底之下都是向他跪拜的智慧生命,这种感觉,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没错!我元雷,怎么能只当一个小小的白虎殿殿主?!”元雷猛地闭上了眼,在睁开时,他原本清明一片的瞳底,此刻也浮起了暗色的光芒,他仰天怒吼,“我应该站在世界巅峰,你们那些卑微的生命,都要匍匐在我的脚下!”

看到这一幕,梦玉染蓦然微笑起来,阴柔的面容此刻显得十分的妖异,而那双暗沉的眸子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眸中的幽光迅速淡了下去,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人都会有的东西,他只要将他们心里那点小小的*诱发出来,就足以让他们和他站在一起。

如果是先前的他,就算用暗兽人交给他的那个方法,也是不可能将元雷诱导成功的,可现在的他,体内有着一只帝王兽,变身的时候,实力能达到一个极高的层次,就算是元雷,也无法抵抗。

“玉染,你此次前来,可是有什么事情来找我?”元雷此刻也恢复了正常,只有瞳中偶尔闪过的一丝幽光,才能证明现在的元雷已经和以前的元雷不一样了,“你说出来,只要我能帮你,就一定会帮。”

“晚辈在此,谢过元雷殿主了。”梦玉染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地将元雷的黑暗面诱发了出来,也不担心自己的实验会被暴露出去,他轻笑一声,“晚辈只想请元雷殿主去梦家一趟,看看我最新的试验品……”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微微顿了顿,才道:“而且这次实验,还要请元雷殿主多加帮忙。”

“好说好说!”元雷哈哈一笑,“我也想看看,人兽杂交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不过玉染,我可不能白帮你,你也得帮我一个忙才行。”

“元雷殿主有什么忙晚辈能帮得上?”闻言,梦玉染心中暗暗冷笑一声,果然他选择元雷是正确的,就算他没有去诱惑他,以元雷这般狭隘的心胸,他迟早自己也会找上门来。

“玉染没进四灵学院,不知道这一届来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子。”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元雷的眸中满是怨毒之色,“那个女娃子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我挑衅,甚至还屡次在所有学员面前,让我大失颜面。”

“哦?”听到这番话,梦玉染饶有兴趣地看着元雷,“那元雷殿主就这样放过了那个害你丢脸的少女?”

“哼,本座当然不会放过她,本座恨不得杀了她!”元雷重重地哼了一声,他握紧了拳头,“只可惜那个女娃子被明焰那个女人保护的太好,现在又有院长大人给她撑腰,本座就算想杀她,也力不从心。”

元雷本以为,卿云歌背后只有一个明焰罢了,万万没想到,连院长都站在了她的背后,甚至让执法队去帮她赶人,这种事,四灵学院里还是头一次发生。

“这倒是有趣极了。”梦玉染的双眸微微眯了起来,他漫不经心道,“据我所知,四灵学院的院长向来都不管学员,怎么会对一个小丫头如此上心?难不成这个小丫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玉染果然聪明,那个小丫头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她的玄力是极致之火。”元雷赞赏地看了一眼梦玉染,在看到他眼中的惊讶时,接着说道,“极致属性的玄力拥有者已经很久没出现在四灵学院了,院长大人也应该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对她另眼相待。”

“极致之火……”梦玉染轻轻地重复了这四个字,眸光动了动,“我也还没有遇见过极致属性的人,不如……”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来,对着元雷挑眉一笑:“不如元雷殿主把你口中的这个小丫头,送给我好了。”

“嗯?”元雷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梦玉染,“送给你?你要她做什么?”

“元雷殿主有所不知,人兽杂交制造出来的生物之所以威力巨大,最重要的不是玄兽,而是人。”梦玉染浮着茶,淡淡道,“如果这个人天赋越好,那么实验成功地可能性越大,实验结束后其实力也会更高。”

“你是说……”闻言,元雷的目光微微一顿,“你想拿她做实验?”

“正有此意。”梦玉染极轻地点了点头,又是一笑,“元雷殿主恨不得杀了这个小丫头,但杀了也只是能解一时的心头之恨,不如让我拿她做实验,实验失败了,她会死,也就刚好满足了元雷殿主的心意,若是实验成功……”

顿了顿,他看着元雷,微微一笑:“这个小丫头变成了一个非人非兽的怪物,元雷殿主岂不是会更加畅快?”

元雷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他边笑边摇头:“玉染啊玉染,你不愧是梦家的少家主,这般折磨人的方法也能想出来。”

梦玉染依旧微笑,只是笑容却带着一抹阴冷。

“好!”忽然,元雷大喝一声,“等到四殿之比后,我会亲自把那个小丫头带到你的面前,到时候,玉染可要好好地替我招待一下。”

“为何非要等到四殿之比后?”闻言,梦玉染的眸中划过一丝疑虑,“现在不行么?”

“玉染你有所不知,每次四殿之比后,院长大人都会出去一段时间。”元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只有那个时候,我才能更好地对那个女娃子下手。”

听到这话,梦玉染低下头去,略略思索片刻,然后道:“行,反正我也不急这一时,就依元雷殿主所言。”

“走走走,现在就去你梦家的领地。”元雷的心情十分好,身形一动,率先离开了白虎殿,“让我看看玉染你的实验,究竟进行地如何了。”

“晚辈绝对不会让元雷殿主失望。”梦玉染扬眉一笑,身子也是一个暴掠而出,迅速地跟在元雷的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朝着梦家领地——梦落城的方向出发。

然而,梦玉染和元雷都没有料到,在他们走之后,白虎殿的一个角落里,站着一个白衣的年轻人,此刻他的脸上,满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人兽杂交?暗兽人?”白陌尘失声喃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之所以没有被两人发现,是因为他修炼的玄诀可以让他很好地隐匿起来,再加上元雷并不会对他有所防备,他才能站在这里,听完了二人全部的对话。

“太……太疯狂了。”白陌尘只要一回想起先前的那一幕,就不由冷汗涔涔,“如果此事要是被他人知晓,恐怕就要引起轰动了。”

“我,我要不要去告诉院长大人?不,院长大人不会信我的,反而会将我交给师傅,以师傅的性子,就算我是他的亲传弟子,他也会杀掉我,不,不能这么做。”

白衣的年轻人在空旷的大殿里不断踱步,眸中的神色很是复杂,他喃喃:“我该怎么做?”

而且,最让他大惊失色地并非是人兽杂交和暗兽人,而是他师傅和梦玉染竟然想把卿云歌当成实验对象。

“不行,我一定要去告诉她!”思来想去,白陌尘微微一咬牙,“不管她信不信,我都得将这件事告诉她。”

想到这里,他身形也是一动,然后朝着新生居住地的方向飞去。

……

卿云歌并不知道白陌尘去找她了,因为她此刻根本不在四灵学院之内,而是在玄灵城之中。

而之所以会来到玄灵城,是因为某世子说,三天后就要比试了,这个时候应该出来放松一下心情,逛逛街,而不是一头扎到炼药房里炼药。

“我说容世子啊,为什么你一天到晚这么闲?”卿云歌委实不能理解,容瑾淮为什么天天闲成这样,按理说,他身为一国世子,就算不是皇室成员,不也应该天天上朝什么的吗?

怎么一直待在中州界,不回青龙国?

“陪你。”容瑾淮轻飘飘地说出了这两个字,神色很是坦然。

卿云歌:“……”

得亏青龙国的百姓不知道他们的世子撂下一整个国家是来陪她,要不然她绝对会被骂红颜祸水。

“你……都没有什么事务要忙?”卿云歌有些诧异,“连赫连盛都会因为朱雀国的事情忙得七手八脚,你还是第一世子,怎么比我都闲。”

她知道赫连盛的事情,还是从这具身体以前的记忆中挖掘出来的,毕竟,在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以前的卿家大小姐,眼里只有一个人,就是赫连盛,自然而然,也对他的一举一动都有着很深的了解。

然而这句话卿云歌说着无意,却让听者的心情变得有些不好。

“卿卿不提,我倒是忘了……”容瑾淮微微眯起眼,神色有些危险,他缓缓道,“赫连太子,似乎还是卿卿的前未婚夫。”

“别给我提那个人渣!”一听到这话,卿云歌黑了脸,她不爽道,“谁想让他成为我的未婚夫?送上门来我都不要。”

“如果我没有记错,是卿卿你先提起的。”容瑾淮轻飘飘地说道,“我还以为,卿卿对赫连太子,依旧念念不忘。”

“放屁,我哪里念念不忘了。”卿云歌知道又被某世子曲解了意思,顿时咬牙切齿道,“我是在问你问题,然后顺便一提。”

“我不是说了么,因为陪你,我才闲。”容瑾淮偏过头来,眉目带笑,“而且我也并没有什么事务要忙,所谓的第一世子,不过是一个名号罢了。”

“青龙皇帝也不催你回青龙国?”卿云歌还是不能理解。

“唔,我在这里就好了,其他事,霜临和雨落会做好的。”听到这句话,容瑾淮微微抬头,“除非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他们才会来这里找我嗯——?”

这句话的话音刚刚落地,忽然,一道黑色的影子出现在了二人的前面,那个黑影对着白衣男子单膝下跪,声音冰冷道:“雨落参见主子。”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没想到容瑾淮刚说完那句话,下一秒他的属下就出现了,看来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还真是巧,是不是玄灵城这个地方邪门?

“何事?”容瑾淮看着跪在他面前的黑衣女子,眸光微微一动。

霜临是负责看守青龙国的,而雨落则是其他三国,如今她来,莫非是朱雀、白虎和玄武国发生了什么异变?

“主子。”听到这句话,雨落抬起头来,神色微微凝重,“朱雀国废了太子。”

闻言,卿云歌也看向了这个黑衣女子,赫连盛被她斩断了命根子,他的太子之位肯定不会坐稳,被废掉也是迟早的事情,那么若是赫连盛被废,这个新任太子,又会是谁?

算来算去,应该只剩下瑞王赫连瑞一人了。

她想到的,容瑾淮显然也想到了,他的眸光微微一动,淡淡道:“可立了新太子?”

“立了,不过……”雨落的声音微微迟疑了一下,她犹豫了一会儿,才低声道,“不过不是太子,而是太女。”

太女?

听到这两个字,卿云歌和容瑾淮对视了一眼,眸中浮起了一抹惊色。

朱雀国的长公主赫连知杳已经远嫁他国,而四公主赫连笙离依旧昏迷不醒,这个新立的太女会是谁?

“太女是谁?”卿云歌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不对劲,但愿,不是她想的那样。

雨落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神色轻蔑地看着红裙少女,像是在说: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让我回答?

“她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容瑾淮低头看了一眼雨落,声音清清淡淡,“她若问什么,你便答什么,懂?”

最后一个字,已经隐隐地带上了一丝杀意。

听到这句话,雨落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她迅速低下头去,然后道:“属下也是潜伏在朱雀皇宫的时候才听到的,太女是……”

顿了顿,她才有些不情愿地吐出了那个名字:“四公主,赫连笙离。”

卿云歌微微一惊,脱口:“赫连笙离醒了?!”

她记得赫连繁凡给她的提醒,说,赫连笙离此人,有着朱雀的血脉,可谓是赫连皇族第一人,但是她又从朱雀那里听说了关于朱雀血脉的事情,当即能判断这个赫连笙离是不可能拥有朱雀血脉的。

但是,赫连笙离依旧不容小觑。

若想日后灭了赫连皇族,最大的敌人,非赫连笙离莫属,而她竟然这么早就醒了过来,这个时间点,也太过凑巧了一些。

“对于此事,属下不知。”雨落此刻的语气十分不好,甚至有些怠慢,“姑娘若是想知道事情缘由,不如亲自回朱雀国一趟。”

笑话,她可是第一世子的专属暗卫之一,一个无名无分的少女,也妄想命令她?

然而这句话刚刚说完,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她闷哼一声,唇边溢出了一丝艳丽的鲜血,顿时猛地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白衣男子:“主子?”

然而容瑾淮并没有看她一眼,而是淡淡地说道:“如今看来,赫连笙离是醒了过来。”

“没错。”闻言,卿云歌的眸光微微沉了沉,“我是得回朱雀国一趟。”

她的爷爷还在朱雀国,她不得不担忧,只不过,她本来就是以重病之名偷偷离开朱雀国的,若是她回去被人发现,以她目前的实力,根本保护不了卿家,但是赫连笙离醒了过来,这就有些麻烦了。

“卿卿,你不必回朱雀国,你若是回去,再出来时,就没那么容易了。”而这个时候,一只手握上了她的手,容瑾淮望了一眼红裙少女,浅浅一笑,道,“这朱雀国我替你走一趟,顺便拜访一下卿爷爷,也好让他放心。”

“你去?”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感到很是意外,“这是我的事情,怎么能让你去?”

诚然,以容瑾淮的身份,却是比她更适合去朱雀国,可她已经欠他太多了,这件事上,她并不想麻烦他。

她虽然已经认下了这个同伴,可总不能事事都麻烦他吧?

“无妨,左右也闲。”容瑾淮轻轻笑笑,望向她的目光温柔而缱绻,“而且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其实不……”卿云歌还是想拒绝,但是下一秒,她忽然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冷梅的香气扑面而来,耳畔处传来一道柔和的声音,“等我回来。”

听到这四个字,卿云歌的神色忽然恍惚起来,因为仿佛在很多年前,也有人对她说了这四个字,那个时候她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好像是——我等你。

……

玄武国,东宫。

玄衣男子坐在书桌前,将最后一道奏折批阅完毕后,这才靠在了椅子上,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他容色微凉,眉眼冷淡,仿佛整个人都是从冰天雪地中走出来的一样。

“殿下,朱雀国来了一封信。”就在夜将臣准备起身,回到寝宫之中歇息一会的时候,忽然听见门外的侍卫扣了扣门,似乎很是焦急。

“进来。”他淡淡地说道,又重新回到了椅子上。

侍卫得到允许之后,这才推开门进来,然后便抱拳行礼道:“朱雀国快马加鞭送来这封书信,说一定要让太子殿下亲启。”

说完之后,就递上了一份信。

夜将臣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接过那封信,修长莹白的手指慢慢地将信封撕开,抽出了里面的信纸。

而在看到信纸的时候,他这才发现这封快马加鞭送来的信上只有一句话,但就是这一句话,却让他看凝了眼。

“不知道夜太子有没有兴趣,和我,二分天下?”

夜将臣的视线缓缓下移,然后看到了这封信的署名——赫连笙离。

------题外话------

感谢花生叶落的五百朵鲜花,嗷嗷嗷,谢谢叶落姑娘这么喜欢我的文,前天还送了一百颗钻石(/w\)

这章写的略痛苦tat,再为后面做铺垫。

艾玛,容我缓缓,去撸一撸大纲。

有人又在背后作妖了~等着我们云歌去狠狠地收拾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