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死,极寒之体!(万更,已修)/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由于朱雀国废了太子,改立太女的事情太过突然,所以卿云歌连招呼都还没有来得及和容瑾淮打一声,他便跟着雨落一起前往朱雀国了,自然而然,她也没能计较某腹黑世子又占她便宜的事情。

左右也不是第一回了,她姑且就把这个拥抱当成他替她去朱雀国的谢意好了。

不过,思来想去,她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略略思索片刻,卿云歌从衣襟里摸出了一块传讯灵石,眸光微微动了动,她开始给一个人发讯息。

……

而与此同时,南州界,朱雀国,兰家领地。

兰停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传讯灵石在发热,眼眸微微一沉,他将传讯灵石拿出来后,看到上面出现一句话:“兰少主,关于朱雀国最近发生的事情,我想和你探讨探讨。”

他低眉沉吟片刻,然后也传过去一句话:“卿姑娘但说无妨。”

看来,她既然能在这个时候问他,应该已经得知了朱雀国立了新的继承人的事情。

没想到她居然能知道的这么快,这件事,就连他也是今天早上刚刚知道的,中州界和南州界相隔那么远,她也能在第一时间知道,想必……

兰停云抬手按了按眉心,眸色深幽,是了,有那个人在,不管混沌大陆发生什么事情,都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得到,既然云歌她在四灵学院,那么容瑾淮也一定跟着去了,毕竟……她可是他亲口定下的世子妃。

一想到四国宴会上发生的那件事情,他轻轻地摇了摇头,也许,从那一刻开始,就已经预兆了四国动荡的局面,只是时间的早或晚罢了。

此刻,手中的传讯灵石再度亮了起来,对面很快又回了一句话:“云歌听闻朱雀国新立了四公主赫连笙离为太女,兰少主可曾见过她本人?”

“未曾。”兰停云顿了顿,回道,“只是今早皇族颁发了圣旨,说,‘太子赫连盛品性不端、无能无德,即日起废除其太子之位,以正朝纲,兼儆效尤,另,公主笙离,天资粹美,特立其为太女,以此昭告天下。’”

他把这句话传过去之后,那边明显停顿了一下,紧接着,传来的不再是字句,而是声音:“兰少主以为,赫连笙离是否真的已经苏醒了?”

听到这个空灵却不失少女特有轻柔的声音,兰停云的眸中有着风云在缓缓汇聚,瞬间变得深沉起来,他低声说:“停云不知。”

顿了顿,续道:“但既然皇族能颁发这么一道谕旨,想必这件事也应该做不了假,否则,等到笙离公主加冕的那一天,就会露馅。”

“哦?”尾音轻轻扬起,“皇族可有说什么时候加冕?”

“未提。”兰停云的声音清清淡淡,永远都看不出来喜怒,“但应该不会太久,否则,是无法在百姓之中树立威严的。”

“多谢兰少主了。”卿云歌轻笑一声,“我走的这一两个月,卿家也是劳烦了兰少主不少,想必少主也废了很多的心思。”

“卿姑娘与停云做了交易,停云不会言而无信。”闻言,兰停云也是一笑,“何况,在整个朱雀国之中,我兰家要保护的东西,还没有人能动的了。”

“如此,云歌就放心了。”卿云歌顿了顿,接着道,“还请兰少主在今后的日子里在多加关照,日后等云歌从四灵学院回来,必会给兰少主备上一份大礼。”

“卿姑娘不必和停云如此客气。”兰停云微微凝眉,他话锋一转,“不知道卿姑娘在四灵学院的日子如何?”

那边似乎没料到他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愣了愣,才道:“尚好,比起皇城那种风云诡谲的地方,学院内明显宁静多了。”

听到这句话,兰停云沉了沉眼眸,他因为兰家的事情走不开,而兰家又不像梦家、楚家等家族在中州界,与四灵学院离得很近,所以他并没有前往四灵学院,即便四灵学院已经朝他抛出了橄榄枝,可他还是拒绝了。

如今听她讲起,他竟然不觉有些向往那里,她说得不错,学院要比世俗皇朝安宁的多了,而他又向来喜欢这份安宁。

而且,若是当初自己也能够随她一起前往四灵学院,是不是就可以……

微微摇了摇头,兰停云将这种想法又生生压回了心中,他的声音低柔下来:“如此,恭喜卿姑娘了。”

“对了,兰少主,还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你了。”卿云歌想着容瑾淮要去朱雀国,于是说道,“容世子应该现在已经动身前往朱雀国了,到时候他可能也会向你询问一些关于近来朱雀国的事情。”

本来她都已经给容瑾淮说,不用麻烦他去了,但是他说不亲自看看不放心,于是她只好放弃了。

其实不得不说,在容瑾淮提出要替她去朱雀国的时候,她忽然感受到了温暖和安心,就像是自己终于不再是孤身一人,而是有人陪伴在自己身边,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容世子?”听到这个名字,兰停云的神色骤然一变,像是想到了什么,他问,“你不方便回来,所以他替你来?”

“兰少主果然聪慧。”卿云歌还真没想到兰停云能这么准确地就猜到,她抽了抽嘴角,“其实我说了不让他来,但是他说不放心。”

这句话一出口,兰停云的眸色更加幽深了,他的声音顿了顿,然后淡淡道:“我知道了。”

“多谢兰少主。”卿云歌说完这句话后,就切断了传讯。

看到手中的白色玉石上的光渐渐地暗了下去,兰停云却没有将传讯灵石收回去,而是久久地望着掌心,睫羽微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书房内静默一片,只能听见窗外风吹树叶发出的清脆响声,蓝衣贵公子静静地站在那里,身姿挺拔,容色微凉。

稀薄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了他的脸上,这才略微驱散了眉眼间的寒意。

直到这段持续很久的静默被一阵敲门声打断,兰停云这才回过神来,他将传讯灵石重新收起,然后淡淡道:“进。”

在得到允许后,门外的人走了进来,然后对着书桌后的蓝衣贵公子行完礼后,才道:“少主,老祖宗出关了。”

“哦?”听到这句话,兰停云的神色骤然一变,素来平静的双眸中此刻也泛起了波澜,他看了一眼来人,声音冰凉清淡,“什么时候的事情?”

来人正是兰家的一个护法,负责护卫兰家老祖宗的专属庭院,听到自家少主询问后,护法道:“就在刚刚不久前,属下得知后,便迅速前来告知少主了。”

“做得不错。”兰停云背负双手,神情淡淡,“父亲呢?”

护法再拜,恭敬道:“另一位兄弟去禀告家主了,想必这个时候也已经知道了。”

闻言,兰停云微微眯起眸子,他偏头望了一眼窗外,瞳色有些暗沉。

上一次老祖宗闭关前曾说,要冲击圣阶,如果冲击成功,他才会出来,当时老祖宗还说,这一次闭关,时间会很久,很有可能持续一百年,而如今却连五年还不到,这么早出来,莫非……

想到这里,兰停云将目光重新放到了护法的身上,淡声询问:“老祖宗现在在何处?”

“就在兰家禁地。”护法迅速回答,“老祖宗出关的时候说,若是少主此刻有空,便让少主前去禁地一趟。”

听到这句话,兰停云略略思索片刻,才淡淡道:“我这就去。”

“属下要不要陪着少主呃……”一起去三个字还压在舌尖,护法就又把它们咽回了肚子里。

因为他吃惊地发现,这偌大的书房此刻只剩下了他一人,如若不是檀木桌上的毛笔上的墨还未干涸,他真的要以为方才他和蓝衣贵公子的对话只是一场梦了。

有些后怕地抹了一把头上冒出的冷汗,护法不禁打了个哆嗦,看来……少主的实力,又得到了很大的进步,果然不愧是兰家自建族以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才。

……

就在护卫刚出书房,这边,蓝衣贵公子已经来到了兰家禁地,他站在门口半晌,直到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浑厚的笑,那声音道:“停云来了?赶紧进来,让老夫好好地看看你。”

听到这句话后,兰停云这才迈开步子,朝着禁地里面走去,入眼的是一片茂密的紫竹林,在林子转过了几个弯后,眼前这才变得空旷起来。

紫竹林后,乃是一方假山泉水,旁边立着一个石桌和几个石椅,而其中一个石椅上,此刻坐着一个白眉老人,他面前摆着一副酒杯,见到蓝衣贵公子来了之后,招了招手,又是一笑:“来,停云,陪我这个快要入土的老家伙,喝几杯酒!”

说完之后,老人直接拎起紫玉酒壶,给两只酒杯都满上了酒,然后端起其中一个,一饮而尽。

“停云可不敢跟老祖宗喝酒。”闻言,兰停云极轻地笑了笑,意有所指,“老祖宗的酒量太好,停云恐怕远远不如,还会被父亲大人骂上一通。”

“嗯?云平那个小兔崽子敢骂你?”听到这话,老人顿时横眉一竖,“他若是敢骂你,你就告诉我,我替你收拾他。”

老人口中的云平正是现任的兰家家主,兰停云的父亲,兰云平。

“哪里哪里,既然老祖宗有如此好的兴致,那么停云就恭敬不如从命,陪老祖宗喝上几杯。”兰停云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在掌心中转了转,才将杯中的酒喝了个干净。

“哈哈哈好!爽快!”看到这一幕,老人哈哈一笑,心情显然是极好,他还想说些什么,面色却突然一变,紧接着,就像是被呛到了一样,老人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仿佛要将心肺都咳出来。

令人更加心惊的是,他的唇角竟然溢出了丝丝鲜血,将白色的胡子都给染红了。

“老祖宗!”见状,兰停云微微一惊,他放下手中的茶杯,迅速起身,来到老人的面前,然后食指和中指以最快的速度,搭在了老人的脖颈处。

不知道是发现了什么,他的手指刚刚一触碰,就猛地收了回来。

瞳孔微微收缩着,兰停云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老人一眼:“老祖宗你……”

怎么回事,方才他用自身的玄力感受到,此刻老祖宗身体里的玄力竟然紊乱一片,而且经脉也隐隐有着爆裂开来的趋势。

“咳咳咳……没什么。”老人仍在咳嗽着,不过已经比先前好上了很多,他毫不在意地笑笑,“老夫这次闭关失败,才会弄成这么狼狈的模样。”

听到这句话,兰停云猛地抬起头来,饶是以他平稳的心性,也不由地有些震惊,他失声:“失败了?”

“是,我失败了。”这个时候,老人已经完全地平复了下来,他苍老的面容上浮起一抹苦涩,“我以为,我能成功达到圣阶的,可是,我还是太过自大了。”

顿了顿,目光变得有些迷离起来:“我这副身子,撑不住了啊。”

“撑不住?”闻言,兰停云的眸光微微一动,抬起手来,虚按在了老人的胸口处,有着淡淡的蓝色光芒在他指尖流转着,然而,他接下来的动作却被老人给打断了。

“没用的停云。”老人微微侧身,躲过了那双骨节分明而修长的手,他淡淡道,“我的寿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你就算将你体内的玄力全部传给我,也无济于事。”

蓝光渐渐地暗了下去,静默良久,兰停云终究还是收回了手,他垂下眼眸,任由额前的发丝将自己瞳中的情绪遮住,但是那微微颤抖的身体,却出卖了他此刻的不平静。

“不必为我感到难过。”老人笑笑,神态闲适,“我活了这么久,就算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蓝衣贵公子依旧没有开口,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他才轻声道:“那么,兰家呢?”

老祖宗你若是走了,兰家该怎么办?

“兰家?”听到这两个字,老人怔了怔,良久,他才伸出手来,抚上了兰停云的头,“兰家有你,我很放心啊。”

“我?”闻言,兰停云微微苦笑一声,“我怎么可能撑起整个兰家,现在的我,比起老祖宗你,还是太弱了。”

十大玄法世家之所以能立于人族的巅峰,就是因为这十个家族都传承已久,每个家族之中都有着祖宗在坐镇,据传言,排名前三的梦家、苏家和慕家之内,都有着圣阶修为的存在,这也是这三家能牢牢地占据前三的位置而不动摇的缘故。

所以,若是兰家的老祖宗去了,恐怕兰家会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甚至会直接退出十大玄法之家。

这也是兰停云震惊的原因,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兰家仅存的一位老祖宗,竟然也因为冲击圣阶失败而命不久矣。

“这就是我叫你来的目的。”老人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他温和的表情变得肃穆起来,“我虽然冲击圣阶失败了,但幸运的是,一身修为还是完好地保留了下来。”

兰停云的眸中划过一丝疑虑,他并没有明白老人说这句话的目的是什么。

老人望了蓝衣贵公子一眼,目光之中带着欣慰,他和蔼道:“停云,你是兰家最出色的后辈,有你,我很放心,所以,我会将毕生修为都传给你。”

听到这句话,兰停云这才明白老人想要做什么,他的瞳孔微微一缩,脱口:“那样您会没命的。”

“反正就算不这样,我也活不了多久不是么?”老人望向蓝衣贵公子的目光之中带着爱怜之色,他笑了笑,“还不如让我再为兰家做点贡献。”

“老祖宗不可!”兰停云的眸色愈加得深沉起来,像是在极力地忍受着什么一样。

他绝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从小就看他长大的老祖宗就这样死去。

“停云,你不必多说,我意已决。”老人的声音蓦然冷硬起来,他的身子也在这一刻停止了,仿佛昔日那个一手建立兰家的家主又重新出现,“而且生死由天,你若是如此心软,如何当得了一家之主?”

闻言,兰停云沉默了一会儿,半晌,他才低声说:“其实……我们可以去找死灵法师。”

这四个字让老人的目光顿了一瞬,然后视线骤然犀利起来,他冷喝:“停云,莫要让感情干扰了你的心,当你决定要守护兰家的时候,就该放下一切情感。”

一切情感……倒是有些难办。

不过,老祖宗说得对,兰家于他而言,才是最重要的,他不能辜负兰家那些逝去的人的期望。

“停云明白。”想到这里,蓝衣贵公子敛去眸中的复杂情绪,他微垂着睫羽,像是不敢再去看面前的老人一眼。

“这样才对。”老人终于又露出了笑容,他摸了摸胡子,“去吧你父亲叫来,我还有事情要同他说。”

听到这句话,兰停云默默起身,忽然,他蓝衣一撩,整个人都跪了下来。

“停云?!”看到这一幕,老人吃惊之中还带着一丝愤怒,他厉叱一声,“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是未来的兰家家主,岂可随意下跪?”

“停云只想请老祖宗在兰家再多留一段时间。”兰停云罕见地没有听从这句话,“过几个月再将修为传给停云也不迟。”

他只希望,眼前的这个老人,能多活一段时间,即便这段时间也只是寥寥数月,但至少爷能让他再感受一些温暖。

闻言,老人一怔:“原来你是这个意思。”

长袖一挥,便将跪着的蓝衣贵公子扶了起来。

“我知道了。”老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圈带了一丝酸涩,“三个月后,你必须重新回到这里。”

兰停云微微一笑,道:“谢过老祖宗了。”

“去去去,去把云平那个小兔崽子叫来。”老人别过脸去,声音有些不自然,“你不愿意陪我这个老家伙喝酒,就让你父亲来。”

“停云这就去把父亲叫来。”兰停云顿了顿,这才朝着禁地外走去,走到紫竹林前,他才又回过头来,“老祖宗,您多保重。”

说完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停下,径直出了紫竹林。

“这小子。”看着蓝衣贵公子远去的背影,老人摇头一笑,目光之中有着眷恋之色,“兰家有他,我无憾啊。”

就在老人自斟自饮,等待着兰云平的到来时,忽然,紫竹林之中起了一阵阴风,连带着竹叶都哗哗作响,仿佛暴雨降临的前兆。

“什么人?!”老人的神色一凛,猛地抬起头来,耳朵微微动了动,然后冷哼一声,直接将手中的酒杯朝着一个方向掷了出去。

然而并没有听到预想中杯子碎裂的声音,而是“咚——”的一声响,飞旋的酒杯被一只手握住了。

下一秒,阴测测的笑声在这里响起了,那笑声令人有些毛骨悚然,宛若置身于森罗地狱般的寒冷:“兰老祖宗倒是好兴致,还有时间在这里喝酒。”

闻言,老人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看向了先前将酒杯投掷出去的方向,便看见那里出现了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之内的身影。

“你是谁?”他冷冷地反问,另一只藏于身后的掌心已经隐隐泛起了光芒。

此人能在兰家的防护之下毫无阻拦地闯到这里,连他都没有察觉到半分,这个人的修为,一定不会弱于他,甚至,还有可能在他之上。

老人的心中迅速计算起来,兰家在十大玄法世家之中算得上是中立的家族,按理说谁都不会得罪,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

“兰老祖宗不必知道我是谁。”那人再度阴笑,笑声仿若鬼哭狼嚎,“因为兰老祖宗今天就要死了,知道我是谁,也没有什么用处。”

此刻一出,老人的目光在瞬间变冷:“就凭你?”

他虽然没有成功地冲击到圣阶,但他目前的修为,也是恐怖的魔阶九段巅峰,除了四灵学院的院长,梦、苏、慕三家的老祖宗,以及丹灵塔的那群老家伙们,还没有人的修为在他之上。

他可以断定,眼前这个人,不隶属那几个比他修为高的人之中,而且,此人身上有一股浓浓的黑暗气息,人族之中,就算是纯修暗系玄力的玄法修习者,暗元素也不会达到如此高度。

那么看来,这个人一定不是人族,有很大的可能,是来自于暗黑之域的恶魔。

想到这里,老人的心微微地定了下来,有着天堑的保护,其他八族之中高于魔阶的人都不可能来到混沌大陆,所以来人的修为再怎么高,他也能应付得了。

“是的,就凭我。”黑影蓦然微笑起来,“为了表达我对兰老祖宗的敬意,我还是专门等着你的宝贝晚辈出去之后才出来。”

“少说废话!”一听到这个黑影似乎还想对兰停云动手,老人终于变了脸色,他猛地起身,凝聚起玄力,就朝着黑影袭去。

“别这么激动,兰老祖宗,放心,我只想要你一人的命。”黑影面对来势汹汹的攻击,一边躲,一边说,“毕竟,兰家没了你,根本不足为惧。”

老人冷冷地抬头,攻势逐渐加强,可毕竟还是刚刚出关,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不多时,便已经气喘吁吁。

这个黑影怎么……

“兰老祖宗在想,我为什么能躲过你的攻击?”黑影像是看出了他内心的想法,阴测测一笑,“如果是闭关前的老祖宗,我自然是不敌,但是现在……你因为冲击圣阶而神魂不稳,根本不能跟我斗!”

“你到底是谁?!”老人冷冷地反问,他的眼中掠过一丝惊色,因为从先前的交手来看,这个黑影的修为竟然不在他之下。

如果他是外族人,怎么过得了天堑,倘若他是人类,身上又怎么会有这么浓厚的黑暗气息?

“看样子兰老祖宗似乎只有知道我的身份才会死心,那么我就让你知道好了。”黑影似乎笑了一声,然后忽然,身子一个暴掠而出,在老人没有察觉的时候,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我是……”黑影压低了声音,在老人耳边说了三个字。

听到那三个字,老人的瞳孔剧烈地收缩了起来,他脚步一点,只想快速离开这里,然后将这个人的身份上报,然而已经晚了,因为他的左胸膛,已经被一只黑色的利爪,狠狠地贯穿了。

一种陌生的酥麻感自心脏的位置传来,老人瞪着眼前的黑影半晌,双眼之中满是震惊,甚还来不及问这个黑影是怎么破了他的护体玄气罩,就已经支撑不住,倒了下去,而他倒下去的时候,胸膛处的心脏被利爪给掏了出来,一地的鲜血淋漓,昭示着方才惨烈的一幕。

黑影眯起眼睛,望着掌心处的那一颗鲜红色的心脏,舔了舔唇,然后竟然直接塞进了嘴里,而吃完之后,丝毫不顾自己手中的鲜血,冷冷地笑了一声,就离开了这里。

而他离去没有多久,就听见兰家传来一声震天动地的惊叫。

“哼,兰家我已经摆平了。”黑影朝着中州界的方向飞去,他微微冷笑一声,“剩下的家族,就看你们了。”

……

中州界,梦落城,梦家领地。

元雷此刻跟着梦玉染,进入到了一个地道之中,地道里潮湿阴暗,仅有一盏灯照亮了前行的路,但幸得二人的修为都不低,眼前的黑暗对他们来说算不了什么,于是很快,他们就抵达了一个石室之中。

石室很大,足足能容纳数千人,而石室的两边,有着无数隔间,隔间被铁栏杆分开,里面竟然有着无数玄兽,数量约莫不下千百。

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玄兽都像是生了病一样,病恹恹地躺在那里,完全没有那些生活在森林之中的玄兽般活跃。

“这是……”元雷的目光将石室扫视了一圈,不由地有些吃惊,“这里竟然有这么多玄兽!”

“那是自然。”梦玉染毫不在意,“人兽杂交实验本来就很麻烦,而且成功地可能性很低,所以需要大量的玄兽,元雷殿主你别看这里有这么多玄兽,但实际上,只够用半年而已。”

“玄兽还好得到,那么人类你又是怎么找到的?”元雷不由地皱了皱眉。

“中州界的乞丐那么多,虽然他们天赋低下,但是也可以成为最差的一批试验品。”梦玉染抬眉一笑,阴柔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冷冽,“而且除了乞丐,还有很多依附于我梦家的小家族,我只需随便给他们安上一个罪名,便可将这些人全部抓起来。”

如果是以前的元雷,听到这番话一定会大怒不已,但现在的元雷不仅不会生气,反而十分高兴,他哈哈一笑,道:“玉染你果然聪明,能想到这种办法。”

听到这句话,梦玉染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走到石室的一面墙壁边,将墙壁上的一块石头向里按了进去,旋即,便听“轰隆隆——”一声巨响,石室的地面忽然裂开了一道缝,紧接着,便出现了通往更深的地方的石阶。

“元雷殿主,晚辈这就带你去看我最珍贵的试验品。”梦玉染看到了元雷惊讶的目光,他淡淡解释道,“这里虽然已经不容易被他人发现,但万事都逃不过一个万一,所以晚辈才又在这里开辟了新的地道。”

闻言,元雷了然地点了点头,便跟着梦玉染顺着那层层的石阶,走了下去,然后来到了一扇紧闭着的门前。

梦玉染双手结印,瞳中暗光闪烁,他低低地喝了一声,便见掌心之中出现了一个六芒星的印记,然后他抬起手来,按在了门上,下一秒,白色的光芒猛地爆发开来,便听“哧——”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而在这个声音落地之后,门才被打开来。

“小封灵阵?”看到这一幕,元雷微微失声,“玉染已经成为天品灵阵师了?”

“前一阵子刚刚进阶。”梦玉染轻轻地嗯一声,便朝着门内走去,顿了顿,他道,“笙离公主,出来见见老朋友吧。”

这一句话刚刚落地,两人面前一花,便看到一个身材玲珑的少女出现了在他们眼前,那少女的容颜素白,肌肤几近透明,依稀能看见皮肤之下青色的血管,那是一种病态的苍白。

“阿离?”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元雷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梦玉染口中最珍贵的实验品,竟然就是赫连笙离。

赫连笙离明显也有些意外,不过她却没有多少震惊,只是微微挑了挑眉,抿唇一笑:“没想到阿离在这里还能见到元雷殿主,倒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

顿了顿,她对着面前的人微微躬身,轻挑的语气也变得恭敬起来:“阿离还未感谢昔年元雷殿主对我的救命之恩。”

“谢什么,举手之劳罢了。”元雷摆了摆手,他将少女上下打量一眼,“你现在已经能从寒冰之中醒过来了?”

十几年前,他外出游历的时候,碰巧碰见了这个将死的女婴,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但他竟然发现,眼前的这个女婴竟然是罕见的极寒之体,这可是举世难见的体质,于是他就改变了心意,将这个女婴救了下来。

不过,由于女婴在母体之中孕育的时候,就已经受了很大的伤害,他当时也不过是能以神魂之力替她稍稍地压制体内的伤势罢了,至于根除,他还做不到。

于是临走之前,他告诉这个女婴的母亲,只有寻来寒冰大陆的寒冰,将其冰封起来,催动她的极寒之体,才能让他痊愈。

后来的事情他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毕竟还是白虎殿的殿主,他还要回到四灵学院管理白虎殿的事务。

如今赫连笙离好端端地站在他的面前,那么想必她的家人应该是替她找到了寒冰大陆的寒冰,没想到……世俗皇朝之中还有人敢去寒冰大陆,而且去了不仅没死,还带回来了那里的千年寒冰,倒是让他不由来了一丝兴趣。

“前一段日子刚刚醒来,但事情太多,没有去中州界拜访元雷前辈。”赫连笙离微微笑着,面容清丽绝俗,但眉眼间却有着一抹挥之不去的戾气。

“玉染同我说,你是他的实验品?”元雷有些不能理解,按理说,赫连笙离刚捡回来一条命,应该很是珍惜才对,怎么会主动要求进行人兽杂交这等十有九失的实验?

“不瞒元雷前辈,阿离虽然已经醒了过来,但……”赫连笙离看了一眼梦玉染,然后神色有些黯然,“但阿离还是撑不了多久,又听闻梦兄有着可以提升实力的办法,这才来找梦兄。”

“原来如此。”听到这句话,元雷了然地点了点头,“可惜了,昔年你在母体之中的时候,受到的伤害太大,否则仅仅凭我的神魂之力,就可以替你治好。”

“元雷前辈有心了。”赫连笙离的眸光微微一动,一双玉手握紧,“不知道元雷前辈此来所谓何事?”

“玉染就是来请我帮忙罢了。”元雷哈哈一笑,道,“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了你,到还又给了我一番惊喜。”

“帮忙?”听到这两个字,赫连笙离的目光落在了一旁的梦玉染身上,带着一丝疑虑。

这时候,沉默很久的梦玉染终于开口了,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赫连笙离,忽然一个闪身来到她的面前,挑起了少女的下巴,戏谑道:“你可是我最珍贵的实验品,我为了你都拿自己做实验了,所以这次实验绝对不能失败,而至于元雷殿主……”

瞟了一眼一旁的元雷,他挑眉一笑:“有他为我们护法,实验成功地可能性才更高。”

“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赫连笙离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而与此同时,房间之内竟然腾起了丝丝的寒气,冷意浸透了衣服,深到了骨子里。

“别这么看着我。”梦玉染摸摸她的脸,见到赫连笙离瞳底的杀气已经占据了整个眼眸,这才收了手,又是一笑,“哦对说到我最珍贵的实验品,可不能少了那个小家伙。”

话罢,一道白光闪过,便见三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白色毛绒绒的东西,随着这个东西的出现,整个房间的温度降到了最低点,连元雷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元雷殿主,以您的慧眼,可看出这只玄兽是什么来头?”梦玉染偏头,对着元雷笑道。

听到这句话,元雷凝眉,他上前一步,蹲下身子,开始仔细地查看这地上的那只玄兽,直到看到那双碧绿色的兽瞳时,他震惊地起身,猛地看向了梦玉染和赫连笙离,不由失声:“你们竟然能将它也弄来?不怕守护寒冰大陆的大君主兽发怒吗?”

------题外话------

这一章的伏笔真的埋的我……(有气无力)

想躺下,等稿子自动形成qaq

来猜猜杀了兰家老祖宗的人是谁~前文有提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