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暗兽人将军,不来就认输吧!/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怪元雷会如此震惊,因为他看出来,眼前这只雪白的玄兽,分明就是一只雪灵冰晶兽,而九族大君主兽排行榜上,雪灵冰晶兽可是排在第五位,比不死鸟还高了两个名次,可想而知其威力了。

虽然地上的这只还只是一只幼年期的雪灵冰晶兽,并不是成年期的大君主兽,但其修为应该也不会低于帝王兽,而且,雪灵冰晶兽是只有寒冰大陆才有的玄兽,稀少无比,就算亲自去到寒冰大陆,也不一定能见到。

而如今,元雷居然在这里能见到传说中的雪灵冰晶兽。

“元雷前辈不必如此吃惊。”赫连笙离见到梦玉染已经将手从她身上放了下去,这才敛了眸中的冷意,对着一旁的中年人微微一笑,道,“这只雪灵冰晶兽,是当年母后派人为我去寒冰大陆寻找千年寒冰时,无意碰见的,当时它便是同这寒冰一起,被带回了混沌大陆,如今十年过去,并没有半点异常。”

言下之意,那位守护寒冰大陆的大君主兽是不会找来的。

“你那位母后也是一位奇人。”梦玉染瞟了一眼赫连笙离,挑了挑眉,“连雪灵冰晶兽都敢带回来,没在回来的路上被成年期的雪灵冰晶兽发现,也是幸运。”

因为梦玉染先前的举动,赫连笙离并不想给他什么好脸色,她声音冷冷道:“母后素来考虑周到,如若不是那位大君主兽当时不在寒冰大陆,她也不能这么顺利地将这只雪灵冰晶兽带回来。”

“有趣有趣,看来连老天爷都在帮你。”梦玉染抚掌大笑,“果然不愧是我梦玉染看上的人,有了雪灵冰晶兽,再加上阿离你的极寒之体,我这次实验若是能够成功,整个混沌大陆都会为之所震!”

他相信,赫连笙离和这只帝王兽级别的雪灵冰晶兽结合之后,其修为一定会比他还要恐怖。

有些女气的长眸中浮起一抹暗色,他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这次实验的成功了。

听到这番话,元雷也是一脸震惊,不过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微皱眉道:“可是雪灵冰晶兽只能在寒冰大陆生存,离开了寒冰大陆,便会死亡,阿离你又是如何将它保存至今?”

他可以看出,地上的这只雪灵冰晶兽只是昏睡了过去,并没有死去,依然生机勃勃,向来是用了某种灵阵将其封印了起来。

“元雷前辈果然博闻强识。”赫连笙离弯了弯唇,“至于为什么这只雪灵冰晶兽能活到现在,这就要感谢我那个好妹妹了。”

“妹妹?”闻言,梦玉染看了少女一眼,眸中划过一丝探究。

元雷也望了过来,等待着她接下来的回答。

“哦,其实也不应该是我妹妹,毕竟她和我没有半点血缘关系。”赫连笙离漫不经心地说道,“因为我差点夭折,我父皇为了补偿我母后,专门在外又寻来一个女婴,对外宣布我母后生下来双胞胎。”

“也不知道我父皇从哪里找到的这个婴儿,她的体质很特殊,可以吸纳雪灵冰晶兽体内的寒气,母后派人找来了灵阵师,设下灵阵,将雪灵冰晶兽体内的寒气全部都转移到了她的身上,雪灵冰晶兽没有了寒气,就会自动陷入沉睡,这样,它就不会死亡了。”

“等到我再用的时候,只需将冰元素注入到它的体内,它自然而然就能再度苏醒过来。”

此话一出,元雷和梦玉染皆是一震,万万没想到居然还能用这种方法将雪灵冰晶兽一直保存到现在,赫连笙离口中的那位朱雀国的皇后,看样子也是一位狠人。

毕竟,能被皇帝对外称作是双胞胎,年龄肯定和赫连笙离差不到哪儿去,而这头雪灵冰晶兽是十几年前就从寒冰大陆带回来的,那就意味着,为了让这头雪灵冰晶兽活下来,他们将它体内的寒气全部都转移到了一个还不到五岁的小姑娘身上。

且先不要说这个小姑娘的体质有多么特殊,就算她能吸收雪灵冰晶兽体内的寒气,一头帝王兽所拥有的寒气,远远不是一个人类可以相敌的,既然雪灵冰晶兽还好好地活着,那么那个吸收了它寒气的小姑娘应该已经……

像是看出了两人的疑惑,赫连笙离蹲下身子,素手抚上了雪灵冰晶兽的小脑袋,微微一笑,道:“不过我那个妹妹可真是好命,本来吸收了那么多寒气,她会直接死亡,可天算不如人算,父皇居然发现了此事,他将她送到了南淮城,也不知道是托谁照管了起来,这十几年来,竟然还好好地活着。”

说到这里,少女墨色的双眸之中划过一丝冷冽,瞳底泛起了冰蓝色的光芒,仿佛雪海之上的皓皓冰山,带着了足以将人冰封的寒意,缓缓逼近。

她被冰封十几年,只能沉睡,错过了女儿本该拥有的最好年华,而她那个替身妹妹竟然还活得好好的,不仅没有死,还得到了高人的照拂,天道何其不公?

母后没有半点过错,一心一意只为父皇,却因为父皇所在意的一个女人,差点没了性命,母后又有何辜?不过也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罢了。

以前的她沉睡在千年寒冰之中,帮不上母后半点忙,可现在不同了,既然她已经醒了过来,就要把昔日失去的东西,一样一样地讨回来。

于是,她苏醒之后,先是回到了朱雀国,从母后空中得知她的太子皇兄已经被卿云歌阉掉了这件事情,再利用一些手段,逼迫朱雀皇帝废了太子,改立她为太女。

不过,由于以她现在的身体素质还不适合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她请求母后推迟颁布谕旨和加冕的时间,才动身前往中州界,去找梦玉染。

而她又在偶然之中得知他在进行人兽杂交实验,这个实验可以极大的提升被实验者的实力,这让她来了极大的兴趣,想着自己若是不搏一下的话,依旧会死,还不如将自己的性命作为赌注,说不定能换来新生。

那只雪灵冰晶兽,就是她最好的工具。

想到这里,赫连笙离的眸光微微一动,掌心处浮起了冰蓝色的光芒,然后紧接着,光芒顺着少女莹白的指尖进入了雪灵冰晶兽的体内,这道光芒入体的时候,浑身雪白的小家伙忽然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该醒过来了。”赫连笙离很温柔地抚摸着雪灵冰晶兽的皮毛,仿佛是一样稀世珍宝,她轻轻笑笑,“有了你,我才能够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啊。”

这句话虽然很是轻柔,但带着一股莫名的寒气,随着话音的落地,雪灵冰晶兽颤抖地更加厉害了,忽然,那颗白色的小脑袋动了动,露出了一双碧绿色的眸子,眸子下是小巧的鼻子和嘴巴。

像是感受到了什么,雪灵冰晶兽张了张嘴,它的眼睛里满是茫然,然后又闭了起来,在重新沉睡之前,空气中响起了一声极低的轻唤。

唤的是:“姐姐……”

……

将元雷送走后,梦玉染重新离开了地道,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内。

反正赫连笙离要求的是三个月之内把她改造完毕,现在离着约定的时间还早,所以他并不着急,趁着这段时间,可以在多拿几个人和玄兽来做试验品,提高成功率。

而正当梦玉染低眉沉思的时候,忽然,原本只有阴柔男子一人的书房里,出现了第二个人,而随着这个人的出现,整个书房如坠冰窖,一股极为浓厚的黑暗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你去哪儿了?”看到这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衣斗篷里的人,梦玉染轻轻地皱了皱眉,“我同意放你出来,可不是让你乱跑。”

“没去哪儿。”黑影森然一笑,“不过是去了一趟南州界,把兰家的老祖宗给宰了罢了。”

“兰家老祖宗?”听到这个名字,梦玉染霍然抬头,他盯着面前这个黑影,冷冷地问,“谁让你这么做的?”

“唔,是你带回来的那个丫头咯。”黑影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他自顾自地走到一张椅子前做了下来,漫不经心道,“她不是说兰家日后会成为阻碍她最大的敌人么,我去朱雀国的时候,恰巧碰到兰家老祖宗闭关失败,于是就顺手杀了他。”

“呵呵……”梦玉染忽然笑了起来,眉眼间的阴厉被这笑容给冲散了不少,笑完之后,他意味深长地道,“我倒是不知,你还有着助人为乐的习惯。”

“我也是看那个丫头太过可怜罢了。”黑影哼了一声,“而且她是你的盟友,那么自然就是我的盟友。”

这句话刚刚落地,忽然,黑影的身子猛地绷直了,因为此刻,他的咽喉处被一只黑色的利爪狠狠地扣住了,而利爪的主人正是先前与他相隔几米远的梦玉染。

“你……”黑影刚想说什么,却蓦地发现掐着自己喉咙的爪子更加用力了,甚至在这股力度之下,已经有着鲜血渗出了皮肤,不过令人惊讶的是,这鲜血的颜色并不是红色,而是黑色。

“我说过了,你只是我的奴仆。”梦玉染狭长的眸子中暗光流转,他的唇角扬起一抹嗜血的笑来,“不要给我提你们光辉的那个时代,就算光辉又怎么样,几千年过去,你们不还是得夹着尾巴做人?”

语气慢慢地轻缓起来,温柔无比,他接着说道:“想想看,若是当初发现你的不是我,而是其他人,你现在早就被送到九大守护者那里,活都活不了,你还能在这里同我说话?你以为,你还是那位昔日伟大的暗兽人将军阿诺德?嗯?”

说完之后,梦玉染手一松,这才将黑影放开,而身体上的兽化也在这一刻缓缓褪去,又重新恢复成了那个高高在上的梦家少主。

咽喉得以解放,被称为阿诺德的暗兽人终于喘上了一口气,他重重地喘息了几声,暗紫色的眸子中划过一丝恨意,但这抹恨意转瞬即逝,他声音微弱下来:“多谢大人不杀之恩。”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修为没有恢复,眼前这个人类又趁着他最虚弱的时候给他下了毒,不仅用卑鄙的手段控制了他,还逼着他将暗兽人独有的禁忌玄诀交了出来,以他的性子,他早就把这个人类杀了,哪里还容得其在自己面前这般放肆?!

他可是暗首人中最伟大的将军之一,昔年带着半兽人大军踏遍了整个月光森林,如若不是那三把混沌灵器,他们暗兽人早就一统九族了,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他好恨!

“对了,你们把人兽杂交出来的生物叫什么来着?”梦玉染的手指扣成环,在檀木桌上轻轻地敲打着,他微微皱眉,“我给忘了。”

“回梦大人,叫半兽人。”阿诺德将眸中的恨意很好地隐藏了起来,然后恭敬地回答道。

“哦对,半兽人。”梦玉染点了点头,他略略沉思片刻,“你们当时制造半兽人用了多长时间?”

“几十年的时间。”阿诺德回想了一下,道,“当时负责人兽杂交的是大祭司大人,我也不过是旁听了一些罢了。”

“嗯……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在半年之内就能制造出半兽人大军?”梦玉染对这个回答似乎很不满意,他睨了阿诺德一眼,神色莫测。

在这一眼之下,阿诺德却是缓缓地打了一个寒战,半晌,他才道:“是有,但是,这些半兽人的寿命要更短,可能只有几个月的时间。”

“足够了。”听到这句话,梦玉染倏尔一笑,“那么你务必在半年之内,给我制造出至少一千数目的半兽人。”

阿诺德刚想说一千半兽人实在是有些太多了,但触及到梦玉染冷冽的目光时,生生地又把这句话咽了回去,他好不容易从地牢里被放了出来,可不想再回去一趟,而且,他还要去看看混沌大陆还有没有其他他的同胞。

虽然更多的暗兽人都被驱逐到了九族之外,但难免不会有一些遗漏,若是他能将这些遗漏在外的暗兽人聚集起来,那也是一股不弱的力量。

幸好他在的地方是比较和平的混沌大陆,也幸好当时他进入混沌大陆的时候,修为没有到魔阶以上,否则,他现在早就死在外面了。

“为了能让我珍贵的试验品快点拿回属于她的东西……”梦玉染抬起秀气如玉的下巴,略显女气的眸子里浮光流动,他极轻地笑了一声,“我需要,把一些计划提前进行了。”

他对人族是二分还是四分毫无感触,左右都是世俗皇朝的事情,也碍不着他们中州界和十大玄法世家。

不过……既然赫连笙离想要,那么他就姑且帮她一把好了,谁让她是他最喜欢的试验品呢。

……

三日后,四灵学院。

那天,卿云歌和林旭约定比试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学院,于是,一大早,很多好奇的学员们就起了个早,准备去中央广场一探究竟。

中央广场不仅是玄灵榜石碑的所在地,也是玄灵榜新老名次的比试之地。

而如今,广阔的广场上站满了人,放眼望去,密密麻麻一片,甚至有些学员害怕看不清,直接飞身站到了房檐之上,一个人做了这件事情之后,后面的人纷纷效仿,也都站在了屋顶。

这一下子,不仅地上全是人,连房顶也没有半点空地,导致一些来晚的学员只能暗骂一声,只有一些拥有风系玄力的学员表示很得意,因为他们哪儿都不用站,只要飘在空中就行,不仅视觉好,而且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当四位殿主都来到中央广场的时候,看到这么人山人海的一幕,也不由地吃了一惊,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一个小小的玄灵榜之争,会吸引这么多人来看。

而且,仔细一看,四大势力之中,乾坤盟、丹医阁和天地帮的势力之主都来到了这里,与其他学员们不同,冷夜、吴萧和姬翎三人还有个位置坐着观看接下来的比试。

“明焰,没想到你那个女娃子,在学院里这么受欢迎。”元雷先是冷哼一声,继而嘲讽一笑,“可惜,她不自量力要和林旭比炼丹。”

极致之火又如何,卿云歌那个女娃子才不过十五岁,精神修为根本高不到哪儿去,而林旭的精神修为可是在前不久,就已经踏入了纵观境巅峰,他本人也成功地晋级成了天品炼药师,虽说其炼丹的天赋比起丹医阁阁主吴萧还差的远,但也不失为一个好苗子。

就算卿云歌打娘胎里开始修炼,她的精神修为能到纵观境初期都不错了,天品炼药师?他信都不会信!

这次比试,卿云歌输定了!

元雷微微眯起眼,暗中冷笑一声,敢和他作对,就要接受身败名裂的下场。

虽然来了这么多学员让他有些意外,不过,刚刚好,他会让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子,在这一次比试之后,彻底沦为整个四灵学院嘲笑的笑柄!

明焰刚跟站在冷夜旁边的易染染打了个招呼,然后冷不丁地听到元雷说了这么一句话,目光顿时变得冰冷起来,她看了一眼元雷因为激动而有些扭曲的面容,讥诮地笑了笑:“我没想到元雷殿主心胸竟然狭隘至此,为了区区一件小事,就跟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小丫头这般置气,你几百年的岁数,真的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明焰你……!”听到明焰竟然丝毫不顾及这里还有其他学员在场,就这样直接开口骂他,顿时气不打一阵来。

“哦不对,说你是狗,还侮辱狗了。”明焰就像是没有看到元雷气急败坏的表情,只是轻轻地撩动了一下眼皮,然后就没再看元雷一眼,朝着易染染走了过去。

“来,徒儿,给师傅看座。”明焰撩了一下垂到额前的鬓发,一手搭在了易染染的身上,“刚才沾染了晦气,现在一定要好好地祛除才行。”

听到这句话,易染染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一边笑,一边招呼着乾坤盟的弟子,吩咐道:“再拿一个椅子来。”

吩咐完之后,她暗暗地摇了摇头,师傅哪里都好,就是护短这个毛病怎么都改不了,谁若是敢惹了明焰宝贝的人,一定会被她怼到死。

很快,就有一把椅子送了上来,明焰坐了上去,然后翘着二郎腿,从自己的储物戒中拿出了一把瓜子,旁若无人地磕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易染染忍不住扶了扶额,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人家的储物戒中都放满了玄诀、兽丹、晶石等跟修炼有关系的东西,她师傅倒好,放的全是瓜子。

要知道,储物戒只有修炼空间玄力的玄法修习者能制造出来,而这个修习者还必须要有着炼器的技能,所以,储物戒其实并不多,而且,最普遍的就是容纳量只有一个立方米的储物戒,像那种连房子都可以装进去的储物戒,整个混沌大陆,屈指可数。

虽然以明焰的身份,她戴着的储物戒的容纳量不会小,但是里面却有一半的面积,都用来装瓜子了,而且是各种口味的瓜子。

易染染每每想到这件事,都忍不住想把自家师傅的储物戒抢过来,然后自己用,简直暴殄天物好么!

你见过哪个人没事给储物戒中装瓜子?人家都恨不得把空间里装满晶石。

“染染,今天这瓜子的味道极好,要不要来尝尝?”就在易染染内心暗暗诽谤自家师傅的时候,忽然,她面前多了一只手,手的主人正是用储物戒装瓜子的明焰。

“师傅,您自个儿吃吧。”听到这句话,易染染不禁抽了抽嘴角,她才不要被她这个脱线的师傅带歪,虽然冷夜也常常说她脱线来着。

“真是不知道享受。”明焰耸了耸肩,然后又偏头问一旁的紫衣男子,“小染染不吃,小夜夜你要不要来尝尝?”

易染染:“……”

为什么会有小夜夜这种称呼?!冷夜他哪里小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家伙比她还大吧!

冷夜听到这个称呼,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微微一笑:“多谢明焰殿主的好意了,我早饭吃的有些多。”

言下之意,现在什么都吃不下。

闻言,明焰斜了两人一眼,哼了一声:“你俩还真是一样一样的,果然是一起待久了,都互相被传染了。”

说完之后,她就回过头去,自己嗑着瓜子,然后冷冷地看着元雷在众多白虎殿学员的拥簇下,坐在了她的对面。

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显摆,明焰轻嗤一声,以为自己是皇帝啊,走哪儿都要有人跪拜,都老了骨头了,还这般不知羞耻。

易染染为了防止自家师傅再让她吃瓜子,她悄悄地挪动了一下脚步,然后站在了冷夜的另一旁,边瞅着明焰,边低声在紫衣男子耳边说道:“喂,你说为什么我师傅这么爱吃瓜子?”

听到这句问话,冷夜微微抬了抬头,像是在思考:“可能对明焰殿主来说,瓜子很好吃吧。”

易染染:“……你这个回答跟没回答有什么区别?”

她不爽地看了冷夜一眼,换了个话题接着问道:“你认为小师妹能赢得了林旭那个家伙么?”

当时她听到自家小师妹冲击玄灵榜的消息,这可把她给高兴坏了,没想到小师妹竟然已经有能登上玄灵榜的实力了,结果刚没高兴多久,就又听到乾坤盟的弟子说,小师妹顶下来的那个名次,恰好是林旭的,这不由地又让她有些担忧。

因为常年盘踞玄灵榜,她很清楚,光光是名字刻在了石碑上还不行,必须还要赢过比试,而这个比试的内容一定是先前占据这个名次的人提出来的,那么一定会是自己所擅长的事物。

四灵学院之内,有人实战能力强,有人沉迷于丹药,有人在炼器上有着很高的造诣,还有人对灵阵有着很深的研究。

其实,若是碰上一个靠着战斗力登上玄灵榜的,譬如她,打一架就好了,但若是碰到什么炼丹炼器,就麻烦多了,因为不一定每个人都精通这些。

易染染知道,她家小师妹的玄力是极致之火,那么必然会走上炼丹和炼器的道路上来,不过,比起林旭那个已经炼了四五年丹药的人,小师妹恐怕是无法敌过啊。

“就这么对小云歌没信心?”冷夜没有回答,而是反问。

“我当然对她有信心了。”易染染摸了摸下巴,“要是她顶下去的人不是林旭,那么比试她肯定会赢,可她面对的是林旭哎,天品炼药师!”

无法否认,林旭只要一从四灵学院毕业,就可以进入炼药师公会,至于是否能被丹灵塔中的那些老家伙们看中,还要看他的造化了。

“又不是吴萧,有什么好担心的。”闻言,冷夜只是撩了撩眼皮,漫不经心道,“如果小云歌的对手是吴萧,你倒是可以替她担忧一番。”

“吴萧?”听到这个名字,易染染有些无语,“吴萧可是咱学院里的第一炼药师,别说小师妹了,就连其他人也比不过。”

冷夜轻轻地应了一声,表示认同,然后挑眉一笑,道:“不过说到他,我倒是没料到,这一次比试,他竟然也来观看了。”

他的目光掠过人群,落在了一个身穿青衣的年轻男子身上,然后微微一顿,唇边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来。

而青衣男子像是感受到了有人在注视他,抬起头来,刚好和冷夜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吴萧的眼眸凝了凝,然后朝着冷夜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

毕竟同为四大势力之主,这些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哈?吴萧也来了?”易染染也顺着冷夜的目光望了过去,在看到那个青衣的年轻男子时,略略诧异,“我记得他向来都不喜欢这种场面来着。”

“因为他也对小云歌有兴趣。”冷夜微微垂眸,“而且,你可能看出他身旁的那个人是什么身份?”

听到这句话,易染染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吴萧旁边站着的一个白衣人,在看到那人袖口处特有的花纹时,瞳孔不由微微地一缩:“丹灵塔的人?!”

“不错。”冷夜若有所思地笑了笑,“看来,小云歌的名字,已经传到丹灵塔去了。”

“不愧是我的小师妹。”易染染的眸中也燃起了兴奋之色,“竟然能把丹灵塔的人都引来。”

“毕竟小云歌可是千年都难得一见的极致之火的拥有者。”冷夜又瞟了一眼那个来自丹灵塔的白衣人,淡淡一笑,“丹灵塔的那群老家伙们,是不会放过一个日后会在炼药之路上,有着极大成就的人。”

正如冷夜所说,那个白衣人确确实实是丹灵塔的人,而他来的目的,也正是为了卿云歌。

“一会儿你说的那个拥有极致之火的人就会来这里和他人比炼丹?”白衣人皱了皱眉头,然后问坐在那里的青衣男子。

“嗯。”吴萧淡淡地应了一声。

“你能确定是极致之火?”白衣人似乎有些不信,“极致之火可是好久都没有出现了,连长老们都没有这么高纯度的玄火。”

“青云大哥若是不信,一会儿等她来了之后,不妨自己看看。”吴萧并没有多解释什么,而是漫不经心地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目光就游离了起来。

被称为青云的白衣人听到这么一句话,却很是恼火,他虽然在丹灵塔之中算不上地位很高的人,可不管走到哪里,也是受人尊崇敬仰的,什么时候会被人这么忽视?

然而他也只能在心里咒骂一番,毕竟,眼前的这个年轻的青衣男子,可是丹灵塔内所有长老都十分看重的人,长老们已经下了死命令,只要吴萧一从四灵学院毕业,就算是绑也要把他绑到丹灵塔来。

还没进到丹灵塔就已经有了如此高的地位,青云是万万不敢得罪吴萧的,所以见到他这般忽视自己,也只能选择了忍耐。

想到这里,青云微微冷哼一声,若是今天让我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极致之火的拥有者,我一定会让你好看。

就在中央广场已经里三圈外三圈的围满了人的时候,林旭来了,他脸上带着笑容,仿佛今天这场比试的结果已经是他赢了一样。

他走到广场中央,很是满意地看了一圈周围的人,心中暗自得意,没想到我林旭的魅力居然这么大,不过是一次小小的玄灵榜之争,竟然就有这么多人来看。

然而当他的目光看到了一个年轻的青衣男子时,不禁吓了一跳,在他的印象里,阁主可是从来不会观看别人比试的,怎么这一次连阁主也来了?莫非我的魅力连阁主都吸引来了?

正在林旭有些忐忑不安的时候,坐在高处的元雷开口了:“林旭来了?”

“回殿主,晚辈来了。”听到这个声音,林旭才回过神来,他对着中年人恭敬地说道,“比试随时都可以开始。”

说完这句话,林旭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因为他发现,与他约定比试的少女,竟然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出现。

难不成,那个少女在得知了他的名字后,被吓怕了,所以直接就不来了?

这个认知让林旭不由大喜,看来今天自己可以不战而胜。

不光是林旭这样想,围观的学员们也不乏有着这样的想法,见到太阳已经缓缓移到了天空的正中央,距离约定的正午只差了几分钟的时间,可红裙少女依旧迟迟没来。

顿时,窃窃私语的嘈杂声响了起来。

“哎我说,那个卿云歌不会是不来了吧,这马上就要到时间了。”

“谁说呢,一定是知道和自己比试的竟然是林旭师兄,直接怕了!”

“说不定人家根本不把林旭师兄放在眼里呢,这还没到点,你们怎么就知道人家不来了?”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林旭师兄可是天品炼药师,又得到了学院的悉心培养,一个新生怎么能和林旭师兄较量?”

“不错,我看还是因为那个卿云歌害怕了。”

有人不屑,有人嘲讽,有人旁观。

易染染也自然而然地听到了这些闲言碎语,她的面容冷了下来,这些人,可真是有够烦的,明明离着比试的时间还有几分钟,就已经妄下定论。

明焰的眼眸也是沉了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表面上她还是依旧神态自若地嗑着瓜子,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而看到这一幕,元雷却是心情舒爽,他本以为还要好好地计划一下,才能狠狠地将卿云歌收拾一顿,没想到她竟然直接没有来,这可还真是直接给他送了枕头。

想到这里,他故作疑惑道:“另一位比试者呢?”

“回禀殿主,卿云歌没有来。”一位负责评判的导师说道。

“哦?没有来?”听到这句话,元雷勃然大怒,“竟然如此不把本座放在眼里,连本座亲口定下的比试都敢不来。”

此话一出,嘈杂的中央广场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学员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高坐上的中年人。

“既然卿云歌没有来,那么本座宣布,此次比试林旭……”元雷在心中暗暗地冷笑了一声,准备直接判定林旭赢。

然而获胜两个字刚刚准备出口,就被一道声音给打断了,那声音带了一丝刚睡醒后的沙哑,慵懒无比:“这不是还没到时间呢么,元雷殿主怎么能说我没有来?”

元雷霍然抬头,发现他一直恨不得杀死的红裙少女,此刻竟然来到了中央广场,他看着她拨开人群,缓步走了进来,背负着双手,对着他微笑。

那笑容十分的明媚,衬着那一张绝美的脸,让围观的学员都不由地有些失神,然而看在元雷眼里,却是十足的挑衅。

元雷捏紧了座椅的把手,强压住内心的愤怒,冷冷地说道:“为什么来的这么晚?”

听到这个问题,卿云歌只是掏了掏耳朵,她很坦然地回答:“因为我刚睡醒。”

实际上,她真的不是故意拖到这么晚的,为了朱雀国的一些事,这两天根本没时间睡觉。

先是联系兰停云,再后来她又联系了海鸣天,得知卿家骑士团的训练依旧正常进行,她才放了心。

她并没有去联系卿老爷子,因为其一,若是联系了,老爷子肯定会问她一大堆东西,她不想让他担心,其二,容瑾淮已经去了朱雀国,想必应该已经见到她爷爷了。

所以忙活完后好不容易睡一觉,结果想起了第二天还要比试,她才有些不情愿地爬了起来。

所有人:“……”

这个回答虽然听起来很有问题但又让人无力反驳。

元雷只觉得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更觉地气愤不已,但再气愤也没有用,于是只能冷冷地挥手:“比试开始。”

然而话音还未落地,便又传来了一个声音,那声音道:“慢着——”

------题外话------

唔,这就是赫连繁凡为什么会中千年寒毒的原因了~

噗,昨天貌似没人猜对谁杀了兰家老祖宗~其实就是梦玉染遇见的那个暗兽人啦~我前文提过的。

今天偶然听闻霍金去世了,心情……略悲伤,因为我昨天还去看了他的微博_(:3」∠)_

又一个天才离我们而去。

然后查了查,发现真的有半兽人这个东西,就是人类和动物结合,貌似还有国家在做实验?

不得不感叹一句,好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