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凤皇鼎,炼药天才?(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话的正是卿云歌,阳光之下,绝美的少女站在广场中央,一身红裙潋滟芳华,她微微抬着下巴,眉目冷淡,容色微凉,樱色的唇轻轻勾起,抿出了一点笑意。

但是,她明明是在笑着,却给让人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寒意。

而这股寒意的首当其冲者,就是和她面对面的元雷。

看到那个笑容的时候,元雷的心当即不由地缩了一缩,旋即有些骇然,明明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竟然能有如此气势,差点让他都为之所摄。

而骇然过后,紧接着是愤怒,他向来受人敬仰,但这个少女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丝毫的面子都不会留给他,还和明焰那个女人一起来和他作对,简直不知好歹。

所以,本来就心情不好的元雷明显更加不悦了,他看着站在下方的红裙少女,冷冷地皱眉:“你还有什么事?”

如果只是故意落他面子,就算有着这么多学员在场,他也一定不会再手下留情!

“我和林旭师兄只说了要比炼药,可怎么个比法却还没有确定好。”卿云歌像是完全没有看到元雷眼中盈满的怨毒,依旧轻笑着,“总不能,我们各自炼各自的,就能评判出高低吧?”

这一句话又让在场围观的学员们窃窃私语起来,其中有些人难免有些吃惊。

“她还真的想和林旭师兄比啊,竟然主动提出设定比法。”

“嘁,我就说,肯定是想利用这个漏洞来方便自己,什么睡过头了,就是害怕!”

“阴阳怪气什么,没有比法本来就没办法评判高低,这是常识,懂不懂?”

“就是,云歌师姐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会害怕?”

很快,学员们就分成了两派,一派是力挺卿云歌,一派是嘲讽看戏,两派此刻吵得不可开交,如果不是这个地方不易动武,恐怕此刻已经打起来了。

“肃静!”元雷作为此次比试的组织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冷声喝道。

他真的是无法忍受了,每一次只要一遇见和卿云歌有关的事情,这件事就会脱离他的掌控,这种感觉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卿云歌背着双手,半眯着眼站在那里,神态悠闲惬意,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干扰不到她,但实际上,她现在正在观察着坐在高座上的元雷,玫瑰紫色的瞳孔中透着冷冷的寒意。

在得知朱雀国立了赫连笙离为太女的那日,等她将兰停云和海鸣天一一联系完后,才从玄灵城回到了四灵学院,而当她走到新生居住地的时候,却被在那里等了她很久的白陌尘,给一把拦住了。

当时白陌尘的神色有些焦急,因为他在她的步子还没有完全停下来的时候,就拉住了她的手腕,语气急速地说道:“云歌师妹,你要小心,有人想抓你去做实验。”

正准备回屋再给卿家骑士团炼几炉丹药的卿云歌:“……?”

什么叫有人想抓她去做实验?

她长得那么像小白鼠吗?

“陌尘师兄的这句话,到让云歌有些疑惑了。”懵逼归懵逼,她对白陌尘的态度目前还是很客气的,毕竟人家这么急匆匆地跑来提醒自己,虽然这个提醒让她觉得很是奇怪,“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谁知,听到她这个问题后,白陌尘却微微变了脸色,眸中有着挣扎,半晌,他才低声道:“抱歉,云歌师妹,这个人的身份我不能告诉你。”

顿了顿,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仿佛要将她镌刻到灵魂深处一般:“云歌师妹,四殿大比之后,你要万万小心才是。”

说完这句话之后,白陌尘向她到了别,就离开了这里,他来得快,去得也疾。

卿云歌虽然不了解白陌尘这个人,但也知道,他不会没有任何原因,就会上门来同她说这么一番莫名其妙的话,那么她可以肯定的是,白陌尘一定知道了什么。

姑且退后一步讲,真的有人想拿她做实验,那么这个人一定跟她有仇,而白陌尘又不肯说出来这个人是谁,她几乎可以断定,这个人一定就是白虎殿殿主元雷。

因为只有元雷的身份,会让白陌尘难以启齿。

虽然她并不知道为什么白陌尘会这么好心地来提醒她,但提防一下总归没有坏处。

按照白陌尘所说,元雷想拿她做实验,而且,似乎实验的时间就在四殿大比之后,否则他不会说出那句——“四殿大比之后,你要万万小心”这句话来。

可元雷能拿她做什么实验?这一点让卿云歌没能想明白。

所以她今日才故意说一些极具挑衅的话来试探元雷,想看看那个想拿她做实验的人究竟是不是他,然而这一试探,虽然没有试探出她原本的目的,但是却让她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她总感觉……元雷在一夜之间变了一个人似的,虽然面容未改,性格也同以前一样,但她心中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元雷变了样。

如果非要用什么词来形容的话,就是原本只有一点泥沙的河流,变成了污水沟,本质还是一条河,但里面的水已经不能喝了。

而且元雷身上……怎么多了这么多的黑暗气息?

因为有着暗系玄力的缘故,又修炼着《夜神的黄昏》,虽然卿云歌并不是恶魔一族,可对黑暗的敏感度也是很高,她有些惊讶地发现,这个时候的元雷,仿佛是被暗黑之域洗涤了一番,身上的黑暗气息之浓,完全不像个人类。

那么元雷到底在这三天之内发生了什么?

在结合白陌尘告诉她元雷想抓她做实验的事情,她不得不将警惕心提到了最高,不管元雷身上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都与她无关,但若是他想把注意打到自己身上来,她一定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元雷虽然十分的愤怒,但卿云歌所说的话却是是个关键,炼丹之法千奇百怪,如果不能定下一个特定的比试内容,根本无法评判。

他先是冷冷地看了一眼红裙少女,然后威严地开口:“本座不是炼药师,无法制定这次比试的内容,那么就请我们丹医阁的阁主吴萧来定吧。”

之所以扯上吴萧,也是想给红裙少女一个难堪,因为元雷也从一些学员口中得知,吴萧此人,喜怒无常,说不定他会选择直接忽视,理都不理。

然而出乎了元雷的意料,吴萧先是看了他一眼,目光之中掠过一丝淡淡的疑惑,然后这才缓缓起身,走到了广场中央。

将在场的所有学员们都扫视了一圈之后,青衣的年轻人慢慢地开口了:“既然元雷殿主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我自然是不会辜负他老人家的好意。”

“炼丹,最重要的是炼药师的控火能力。”吴萧淡淡地说道,“云歌师妹和林旭师弟既然都是炼药师,那么想必对于玄火的把控也有着一定的造诣。”

“所以不如……两人炼同一个药方,最后来比一比,谁炼出来的丹药的药力,更为精纯。”

几个专门负责教学炼药的导师们相识了一眼,其中一个最为年长的导师摸着胡子,笑呵呵道:“萧儿言之有礼,就让他们炼同一个丹药,不过到底炼什么丹药,二位比试者可有提议?”

听到这句话,林旭先是转了转眼珠,他最拿手的就是天品下级丹药天罡丹,可以在一炷香内大幅度提升服用者皮肤的坚硬程度,如果他炼得好,甚至可以达到刀枪不入的阶段。

可是他肯定不能说要炼天罡丹,毕竟他提出比试炼丹,本就已经让自己占了便宜,如果在丹药上再占点便宜,那么就可得不偿失了。

于是,林旭只是拱了拱手,然后转过头去,对着一旁的红裙少女,客气地笑道:“不如就由云歌师妹来定我们比哪一个丹药的炼制吧。”

在林旭看来,不过卿云歌提出什么丹药,他都能接的了,毕竟他可不认为,这个不过十五岁的少女,其精神力已经达到了纵观境的巅峰,就算精神修为能合格,天品炼药师也是不可能在这个年纪就能达到的。

可以说,此次比试,他必胜无疑。

卿云歌看到林旭把这个摊子撂给了她,玫瑰紫色的眸子里浮翠流丹,明明灭灭,继而化为一笑:“既然林旭师兄这般照顾云歌,那么云歌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顿了顿,樱唇微微扬起,续道:“至于炼什么丹药,我倒是前一阵刚学了一个丹药的炼制之法。”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瞬间集中在了红裙少女的身上,连吴萧那般万事都不关心的人,双眸也紧锁着那抹红色的身影,而他身旁的青云却是不屑地哼了一声。

众学员都在想,到底卿云歌会提出炼制什么丹药,不会是普通的凡品或者人品丹药吧,那样可真的是太丢脸了。

就在各个学员内心暗暗猜测的时候,那道空灵清雅的声音再度响起了。

“不如……我们就来炼制渡厄丹吧!”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连林旭也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红裙少女,脱口:“你说什么?”

卿云歌微微一笑,樱唇轻启,又将那三个字重复了一遍。

“渡厄丹。”

这一次说的声音不大不小,但让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楚,他们震惊地看着站在广场中央红裙少女,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渡厄丹,灵品下级丹药,其作用是为了帮助灵阶九段巅峰修为的人在突破魔阶的时候,抑制心魔,另一个作用便是可以让魔阶修为的人更进一步。

因为魔阶之所以被称为魔阶,就是因为,在突破到这个阶段的时候,会有着心魔在困扰,若是无法将心魔摈除,那么会终身止步灵阶九段巅峰,但若是成功的剔除心魔,就能晋升魔阶,去往更高的层次。

所以,修为在魔阶以上的人很少,很多人都被困在灵阶九段,不能寸进半步,直到死亡,这也是为何,昔年四灵守护兽立的那道天堑,其分界点,刚刚好是魔阶了。

这样一来,渡厄丹就成为了很多人都求之不得的东西,因为只有灵品炼药师才能炼制出渡厄丹,而灵品以上的炼药师基本上都进入了炼药师公会,少数在十大玄法世家当客卿长老,而那些玄力苦修者,若是想得到渡厄丹,除非拿着数十万晶石去炼药师公会买,否则连渡厄丹的影子都见不着。

虽然在场的学员们不是每个人都精通炼药一道,但是对于渡厄丹这么有名的丹药,还是有着了解的,所以听到红裙少女竟然以渡厄丹作为比试内容,都不由地狠狠地吃了一惊。

那可是灵品上级丹药!难不成这个卿云歌是灵品炼药师吗?这怎么可能?!

林旭显然也想到了这个可能性,他猛地抬头看向红裙少女,声音夹在了一丝颤抖:“你、你是灵品炼药师?!”

如果不是灵品炼药师,怎么会提出炼制渡厄丹?

“不啊。”闻言,卿云歌歪了歪头,“我不是说了么,这是我前几日才习得的一个丹药的炼制之法,还没开始炼呢,今日又碰巧要和林旭师兄比试,刚好玩一玩。”

此话一出,学员们先是倒吸了一口气,炼制渡厄丹,叫做玩一玩?好大的口气!

而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的青云这时候眼中的不屑意味更重了,小姑娘就是小姑娘,这个时候还想着玩,什么极致之火的拥有者,他看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一旁坐着的吴萧听到渡厄丹那三个字的时候,只是轻轻地撩动了一下眼皮,并没有多少意外,仿佛这件事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放肆,你怎么能把玄灵榜之争当成儿戏?!”高坐上的元雷在听说卿云歌要比试炼制渡厄丹的时候,还真的差点以为这个十五岁的小丫头已经是灵品炼药师了,结果现在又听她说了这么一句话,顿时怒不可遏。

没想到他亲口定下的比试,竟然被她当做了玩一玩的地方,真的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元雷殿主这个罪名扣下来,云歌可真的担待不起。”卿云歌扬眉浅笑,玫瑰紫色的双眸中浮光流动,“我可是很认真呢。”

她可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这渡厄丹的炼制之法确实是她前几日才学到的,今天也确实想试一试,能不能炼出来。

她虽然现在只是天品炼药师,可并不代表,灵品级别的丹药她炼不出来,毕竟,在还是地品炼药师的时候,她就已经把天品丹药炼出来了,现在赤色剑魂归位,火系玄力苏醒,在炼药上,她只会更加的得心应手。

听到这话,元雷眼中喷火,他压抑着内心的愤怒,冷冷地问:“你确定要炼制渡厄丹?”

“我想……我应该已经说了两次了。”卿云歌耸了耸肩,她毫不畏惧地看着高坐上的中年人,“元雷殿主而耳朵不好使吗?”

“云歌师妹,你说你要使性子,也不必这样啊。”元雷还没有回答,林旭却是恼怒了,“你明明知道你我都不是灵品炼药师,还偏偏要炼制渡厄丹,这场比试又怎么评判得了?”

此话一出,窃窃私语的嘈杂声又响了起来。

“是啊,逼着天品炼药师去炼制灵品丹药,那不是开玩笑呢么!”

“这你就不懂了,估计人家打着咱俩都不能炼制出来这渡厄丹,到时候评判的时候能取巧这个想法。”

“要我说,也怪林旭那小子以大欺小,非要比什么炼药,这不,自己给栽了?”

听到这些话,明焰皱了皱眉,虽然和这个小丫头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可她到现在也摸不清这个小丫头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这捉摸不透的滋味,就跟她初次认识容瑾淮一样,难不成……夫妻就是夫妻,连性子也这般相象吗?

“小师妹不会疯了吧,居然要炼制渡厄丹?”易染染吃了一惊,“渡厄丹咱们学院也没几个人能炼制出来吧。”

冷夜也是微微凝眉,他声音低哑:“小云歌应该是有自己的考量,我们不必担忧。”

而另一边,青云却是嘲讽地同吴萧搭话:“我说吴兄,你这个小师妹可还真是会说大话,居然想炼渡厄丹?还真以为自己打娘胎里出来就是灵品炼药师啊。”

闻言,吴萧的眸中划过一丝极淡的杀意,他不置可否:“是不是大话,青云兄看下去就知道了。”

“我可没这个时间陪你在这里耗。”青云冷哼一声,虽然他是这么说的,可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他还真想看看,这个说大话的红裙少女,究竟能不能炼制出渡厄丹来。

广场中央的两个人仍在对峙着,卿云歌看了林旭一眼,挑了挑眉,道:“所以林旭师兄认为,我们炼制不出来渡厄丹?”

“这不是废话么!”林旭想都没想,直接脱口,“天品炼药师怎么能炼制出灵品丹药?”

别说灵品丹药了,就是炼制天品丹药的时候,也会有很大的可能性炼制失败,让一个天品炼药师去炼制灵品丹药,就像是让魂阶的人去和冥阶的人打架一样,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今天……也许会出一个能炼制灵品丹药的天品炼药师。”卿云歌只是轻笑,“而且林旭师兄也说了,炼制什么丹药由我来定,现在要说话不算数了么?”

闻言,林旭只觉得一口老血梗在了喉咙里,确实是他把这个摊子撂给了卿云歌,可是他没有想到她会选择炼制渡厄丹啊,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就依云歌师妹所言。”林旭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只能冷着脸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们炼制渡厄丹。”

反正都炼不出来,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丢脸。

不过……卿云歌方才好像说什么,今天会出一个能炼制灵品丹药的天品炼药师?

林旭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他们俩是对手,卿云歌居然还说这句话来鼓励他,莫非是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失败,在向他示好?

想到这里,他重重地哼了一声,如果先前他还想照拂一下这个师妹的面子,现在既然她都不给他面子,他也不必留手了,这玄灵榜的位置,他必须要拿回来。

看到比试双方都已经认同了这个比试内容,元雷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只能挥挥手:“上药材。”

因为是临时起意的比试,学院负责提供这次炼丹的药材,也算得上是学员的福利了,因为比试完毕之后,没有用完的药材是可以自己拿走的。

渡厄丹所需要的药材并不是特别珍惜,所以学院之内在这短短三天之内也能凑齐不少,药材的分量足够炼制十枚渡厄丹,之所以给两个人每人送来了五份药材,就是因为存在着炼制失败的可能性。

然而这一次,在所有人看来,这些药材,注定都是要被浪费了。

很快,就有专门负责比试的导师将药材送了上来,这些药材里有:青霜天草、米萝果、虚灵花以及黄金参。

每种药材都有十株,这些药材被一分为二,送到了两人面前的桌子上。

看到药材已经准备完毕后,元雷眯了眯眼,再度挥手,高喝:“比试开始!”

结果,他的话音还在广场之中回荡的时候,便听得另一道声音道:“慢着——”

元雷正心想着又是谁这么不知好歹打断他,结果一看,说着两个字的又是卿云歌,心中的怒火已经快要溢出来了,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又怎么了?”

“这次玄灵榜之争,难得来了这么多人,如果只是单纯地看比试多没意思。”卿云歌丝毫不在意元雷那杀人的目光,轻轻笑笑,“不如,我和林旭师兄来赌一把。”

“赌什么?”一旁的林旭冷不丁地听到这句话,有些疑惑地看着红裙少女。

“就来赌……我能不能炼出渡厄丹。”卿云歌弯了弯樱唇,她的声音清冽,如泉水叮咚作响,“如果我能炼出来,就麻烦林旭师兄将玄灵卡上的全部玄灵点交出来吧,反之,若我输了,我会将我身上的玄灵点交给林旭师兄。”

这一句话刚刚落地,中央广场上的抽起声此起彼伏,而林旭也是吃惊地望着红裙少女,像是根本没有料到她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他怀疑是不是卿云歌说错了,可在看到少女唇边那笃定的笑容时,他这才确定她没有说错。

笑话,渡厄丹连他都炼不出来,这一个不过十五岁的少女能炼出渡厄丹?说出来他都不信!

左右这个赌注都是他占便宜,不赌白不赌,至于玄灵点……他身上虽然还有三十万,但是有人想给他送枕头,他也乐得接受。

“好,云歌师妹好胆量!”想到这里,林旭猛地提高了声音,“我林旭接下这个赌了!”

卿云歌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了,然后她便从七玄空间内,随便拿了一个药鼎出来,准备用于一会儿的炼制。

为了掩饰自己有一个空间,她还专门给手指上带了一个戒指,所以在旁人看来,这个药鼎就是她从储物戒中拿出来的一样。

然而在看到卿云歌拿出来的药鼎时,林旭不屑地哼了一声,连药鼎都那么破旧,还想和他比试,简直不自量力。

不光是林旭这样想,其他观看比试的学员也这么想,因为那个药鼎看起来像是从泥土里刨出来的一样,药鼎表面有着多处破损,甚至底座还缺了一个口。

一个炼药师若是想炼好一枚丹药,除了火玄力属性的高低、对火的把控能力、药材的年份,就是药鼎了,一个好的药鼎,能在更大的程度上帮助炼药师炼出高品质的丹药,也能使炼药时候的成功率大大增加。

而眼下看到红裙少女竟然拿出了一个破损的药鼎出来,都不由暗暗地摇了摇头,看来果真是先前在说大话。

青云看着那个药鼎,也想嗤笑一声,不过还没等他笑出来,他就觉得那个药鼎有些不对劲,因为让他感觉到他似乎在那里见过这个药鼎,但是一时间却怎么想不出来。

而就在青云苦思冥想的时候,吴萧淡淡地开口了:“青云兄也看出了,那个药鼎是是什么来头了么。”

听到这话,青云一怔,摇了摇头,道:“未曾,只是感觉那个药鼎有些熟悉,应该不是什么破烂。”

“呵呵……”吴萧倏尔笑了一声,他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很温和的感觉,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很有可能下一秒就会变脸,“看来青云兄需要把《玄鼎榜》那本书,再好好地读一遍了。”

玄鼎榜!

这三个字让青云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难不成那个看起来破破烂烂的药鼎,竟然还在玄鼎榜上有着排名吗?

《玄鼎榜》记载着九族世界之中的所有有名字的药鼎,并且将这些药鼎排了个名次,名次越靠前的药鼎,越是珍贵。

青云凝眉,仔细回想着《玄鼎榜》上绘着的那些药鼎的图,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倒吸了一口气,失声:“凤皇鼎?!”

凤皇鼎,《玄鼎榜》上排名第六,传说是一位凤凰族的炼器师铸造而成的,故名凤皇,药鼎中的凤中之皇。

凤皇鼎已经失传已久,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重新看到它,而且它的拥有者,竟然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简直太难以置信了。

如果不是青云看到了那破烂的药鼎之上,隐隐约约有着赤红色的丝线在流转,他根本不能相信,这么一个看起来在垃圾堆里就能见到的药鼎,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凤皇鼎。

黑色的药鼎上有着淡淡的红线在浮动,仿佛流动的烈焰,这就是凤皇鼎最显著的特征,普天之下,除了凤皇鼎之外,再也不会有第二个药鼎是这个模样了。

“可是凤皇鼎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青云震惊过后,是极大的不解。

按理说,《玄鼎榜》上的药鼎,都是经过高级火焰淬炼而成,哪怕过了万年也不会出现半点磨损。

“尚且不知。”吴萧的双眸之中也划过了一丝疑惑,他静静地注视着红裙少女,想要从她脸上发现点什么。

在场的人,只有吴萧和青云看出这是凤皇鼎了,而至于凤皇鼎为什么是一副破破烂烂的模样,就只有卿云歌本人知道了。

卿云歌表示她也很无奈,因为在她炸掉无数个药鼎之后,七玄空间之内就只剩下这一个药鼎了,结果没想到,这个药鼎居然还在《玄鼎榜》上有着排名。

怀璧其罪的道理她还是懂得,能不展露就不展露,可以少很多麻烦。

所以方才,她将凤皇鼎拿出来之前,专门给自家剑灵打了个招呼,让他把这个药鼎变得破烂一些,越破烂越好。

剑灵表示,以他这么机智的一个灵,也委实搞不清楚剑主大人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

但奈何剑主大人的命令就是天啊,所以百般不情愿之下,剑灵还是乖乖地照做了,于是,大名鼎鼎的凤皇鼎,就变成了垃圾堆里捡来的破烂鼎。

当卿云歌把凤皇鼎从七玄空间里拿出来的时候,也不禁抽了抽嘴角,虽然只是改变了外观,实质没变,她还是觉得实在是太破烂了,破烂的她都不想炼药了。

反观林旭,他也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个药鼎,但人家的药鼎看起来却十分高端大气上档次,甚至药鼎表面还泛着淡淡的莹光,这料谁一看,都知道这个药鼎不是凡物。

很快,围观的人群之中就有人认出了这个药鼎,他惊呼:“那可是《玄鼎榜》上排名第八十九的紫炎鼎?”

此话一出,众人又是齐齐一惊,他们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还能看到在《玄鼎榜》上有着排名的药鼎。

林旭此刻很是得意,他轻蔑地看了一眼卿云歌,惋惜地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元雷已经将心中的怒气平复下来了,所以看到两个差别极大的药鼎后,眼中划过一丝精光,然后哈哈一笑道:“既然两位都已经准备好了,那么本座宣布——”

众人屏息。

“比试,正式开始!”

这句话刚刚落地,林旭便迅速地开始炼制了,他先是凝聚起玄力,将玄火注入到药鼎内,这才开始挑拣药材。

而与林旭的手忙脚乱不同,卿云歌就像是在逛集市,十分的悠闲,她慢慢地抬起手,就在众人以为她终于要开始炼药的时候,结果如玉微凉的素手忽然又放了下去,更加令他们惊讶的是,红裙少女不仅没有炼制,反而站在那里闭着眼睛冥想起来。

实际上,这个时候卿云歌正在和七玄空间内的剑灵交谈。

“羽毛,你觉得我炼制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剑灵很诚实地回答:“零。”

闻言,卿云歌哼了一声:“你可别小看你家剑主,我今天就给你炼出渡厄丹来看看。”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的意识便从七玄空间内退了出去,然后睁开了闭着的眼。

而此时,林旭已经开始了第一次的炼制了。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没有搞懂红裙少女到底在做什么,说好地比试炼制渡厄丹呢?怎么这个时候还不动手?

林旭表面是在炼丹,但却分了几分神,关注着旁边的卿云歌,眼下看到她居然还没有开始炼制,心中不由暗嗤一声。

结果就是这一分神,玄火一个没把控好,只听“砰——”的一声,药鼎剧烈地颤抖了起来,然后便见先前扔进去的药材,此刻都被玄火给蒸发掉了。

就在林旭阴沉着脸,准备进行第二次炼制的时候,一道慵懒的声音带笑道:“林旭师兄,别看我,看火。”

卿云歌自然而然地看见了林旭的失败,她轻轻笑了笑后,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面前的药鼎上。

素手一挥,一片火焰自掌心卷出,倾泻到了药鼎上,继而开始熊熊燃烧着,火焰不大不小,刚刚好将药鼎的底部完全包裹住。

然后她看都没有看面前的几株药材,直接就将四味药全部扔进了药鼎之中,一边仍,一边控制着药鼎下的玄火。

看到这一幕,一些丹医阁的弟子皆是惊了一惊,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居然有炼药师连精华处理都不做,就直接将药材给放入了药鼎内。

这也叫炼丹?你这是炼西北风呢吧!

就连四灵学院内负责教学炼药的导师面容也是微微抽搐,不会炼丹,就不要炼,就算是凡品炼药师,也知道精华处理这一步啊。

然而,没有人知道,除了广场上这一群人在观看着这场比试,还有两个不属于四灵学院的人,也在凝神看着。

当看到红裙少女轻描淡写就将四味药材全部丢进药鼎的时候,两人吓得差点跌倒了地上。

“嘶……老二,我没看错吧?”其中一个人瞪着眼睛,喉咙里嗬嗬两声,“炼药还能这么炼?快,你掐掐我,我是不是在做梦?”

另一个人默默地将放在他腿上的那只手移开,然后板着脸说:“大哥你没有看错,那些药材进到药鼎之前,糟粕的部分自动被剔除了出来,所以直接省略了精华处理。”

先前说话的人低低地呻吟了一声:“哦我的天啊,这等人才我们丹灵塔怎么没有早点发现,天啊,要不是跟着吴小子来到这里,就要错过了。”

这两位正是丹灵塔中的大长老和二长老,他们也是心血来潮,来看一看到底什么比试连吴小子也想去看,结果这一看,就被一个大惊喜给砸晕了。

大长老死死瞪着红裙少女,看着她动作如流水一般地迅速进展着,看着那只素手在药鼎上一拍,不断地控火,而每看见少女的手扬起来一次,大长老就会发出一声惊呼。

“哦,我的天啊。”

“我的天啊老二,你看这个小丫头的控火技巧,简直就像是已经炼了几百年的丹药一样。”

听到这些话,二长老嘴角抽了抽,他虽然表示也很震惊,但也没想大长老这般疯狂,不由地抚了抚额:“大哥,你淡定一些,别激动。”

“淡定个屁!”大长老直接爆粗口了,“他奶奶的,老子现在就想把这个小丫头绑回丹灵塔。”

二长老:“……”

这么粗暴真的好吗?

不仅仅是大长老、二长老被卿云歌给震住了,现在在场的所有学员也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想到,到现在红裙少女还没有出半点差错,而且,似乎那个破烂的药鼎之中,已经弥漫出淡淡的药香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聚精会神地观看着卿云歌炼药的时候,她忽然不动了。

“咦,这个小丫头怎么不动了?”大长老急得跳脚,“都快到关键时刻了,可不能出错啊。”

“大哥,人家当事人都不急,你急什么。”二长老对于自家大哥这火爆性子也是无可奈何,“而且人家也就是不动了,并不是……”

说到这里,二长老的声音忽然顿住了,仿佛被一把利刃凌空斩断了喉咙。

正在跳脚的大长老发现了自家二弟的不正常,他有些诧异:“你怎么了?”

二长老木着一张脸,然后抬了抬手,指着红裙少女说:“大哥……你看。”

大长老顺着二长老指的方向望去,正想说这个小丫头怎么还是不动,结果定睛一看,倒吸了一口气,失声:“这、这是突……突破了?!”

------题外话------

马!上!

云歌就要和凰灵薇见面了!

等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