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极致之火的威力,抱孙子(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宽阔的广场中央,静止在药鼎前的红裙少女忽然闭上了眼睛,然后下一秒,她的身上浮起了一层绿色的光,那光芒由浅逐渐变深,并且,在少女的周围,空气轻微地震动起来,仿佛江水泛起波澜,一张一翕,正是修为进阶的征兆。

炼药炼着还能突破?

大长老瞪着眼,差点把自己养了多年的胡子给揪了下来,亲娘哟,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会有人边炼药还边凝聚玄力准备突破?结果还真的就给突破了?

嘶……等下不对啊,看这小丫头的样子,分明才是魂阶六段初期,居然能炼制出渡厄丹?而且看起来还这般得心应手?

“大、大哥!”忽然,一向稳重的二长老忽然也跳脚了,平静的声音之中夹杂着一丝颤抖,颤抖中又带着几分惊喜,“你看这个小丫头的玄火是不是,是不是……”

“是什么呀?老二你别磨磨蹭蹭的,快点说行不行!”大长老正沉浸在震惊之中,冷不丁地听到自家二弟这么一句话,顿时急得不行。

熟料,这个时候,二长老整个人也出于震惊中,他“是不是”了半天,终于颤颤巍巍地吐出了四个字:“极致之火!”

“什么玩意儿?”听到这四个字,大长老哎哟一声,终于把自己的一缕胡子给揪了下来,他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立马把目光又放在了红裙少女身上,细细打量一番后,又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哦,我的天哪。”他已经凌乱了,边抽气边惊叹,“极致之火,竟然真的是极致之火!”

如果两人旁边有丹灵塔的子弟,一定会瞠目结舌,因为他们会看到一个老头儿在那里手舞足蹈,还不断地乱叫,而这个没有丝毫形象的老头儿,就是他们一向德高望重的大长老。

而现在,堂堂丹灵塔的大长老,因为一个小丫头,直接给发疯了。

恐怕传出去都不会有人信。

二长老也是一脸冷汗,他虽然没有像大长老直接跳了起来,但也差不多了,低声喃喃:“大哥,你说对了,这个小丫头,一定要绑回我们丹灵塔。”

极致之火,那可是极致之火啊!

人族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过极致之火了?

丹灵塔开创至今几乎已有万年,只有第一代丹灵塔的塔主才是极致之火啊,这么多年过去,还没有第二个极致之火的出现。

极致之火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拥有极致之火的人在炼药领域内会毫无阻碍,一路达到神品炼药师的层次,而这一路上,不会有任何的瓶颈,而且晋级的速度也会越来越快。

同一种丹药,若是由极致之火炼制出来,那么其丹药的品质,必然在丹纹以上,而且药力,也是普通丹药的数十倍。

大长老这个时候已经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了,他喉咙里不断嗬嗬着,脑子里只回响着四个字——极致之火。

老天爷,竟然让他在有生之年看到了极致之火。

由于丹灵塔的两位长老站着的位置太过隐蔽,所以没有人发现他们那里的异常。

而这个时候,围观的学员们也发现了红裙少女的不对劲,怎么炼着炼着突然不动了?而且不动也罢了,怎么还凝聚起玄力开始修炼了?

“冷、冷夜,你打我一下。”易染染看得目瞪口呆,她扯了扯一旁的紫衣男子,“小、小师妹这不是突破了吧?”

闻言,冷夜狭长的眸中划过一抹震惊之色,他自然也是发现了卿云歌的不对劲,有些不可思议地道:“是突破了。”

“嘶——”易染染感觉自己有些疯了,她真的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能一心两用到这种地步,不仅炼药没有丝毫的差错,居然还有精力去进阶修为,疯了,真的是疯了。

而坐在两人身旁的明焰也震惊地站了起来,手中的瓜子早已掉了一地,还兀自不觉,她的修为要比学员们高上不少,所以看得也更加清晰和仔细。

红裙少女身上传来的玄力波动,正是逐渐从魂阶六段达到魂阶七段的象征,而且她这一次的突破,几乎可以说是毫无阻碍,轻轻松松地就撞破了魂阶七段的屏障,绿光的颜色更深了一层。

明焰怀疑是自己看错了,她做了一个与自己身份十分不符的幼稚动作——揉了揉眼睛,然而揉完之后,她发现眼前的景象并没有什么变化,这才知道自己真的没有看错。

末了的末了,明焰只能蹦出这么一句话:“小丫头是个变态啊!”

这少女简直是个变态!

此刻,所有人的心中都是这一个想法。

而被吴萧邀请前来的青云早已收起了轻蔑的态度,他根本没有料到,这个红裙少女竟然真的拥有极致之火,不仅如此,还有着《玄鼎榜》排名第七的凤皇鼎,本来这两件事传出去一件,都能让整个九族都为之震动了,结果还不够,人家居然炼药炼着,直接突破了一个小段。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谁会信?

“吴兄,你这个师妹不简单啊。”震惊过后,青云啧啧叹道,“我敢打保证,她日后在炼药一途上的成就,绝对比你高!”

说这句话的时候,青云内心其实是十分幸灾乐祸的,因为终于有一个人比他极度这么久的吴萧强了,他能不开心吗?

听到这句话,吴萧只是轻轻地撩动了一下眼皮,声音淡淡道:“青云兄过奖了。”

青云忽然就感觉自己这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他冷哼了一声,不再和吴萧搭话,目光重新放到了红裙少女身上,准备观看她接下来的炼制。

林旭是和卿云歌离得最近的人,自然而然地发现了她的变化,而且他还被这股变化给惊扰了,因为本来正在专心致志炼药的他忽然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开始波动起来,他一个没有稳住,药鼎下的火一下子没控制好,只听“嘭——”的一声,火直接给熄灭了。

炼药之所以耗费精神力,就是因为在炼药的时候,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不管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就得从头开始炼了。

于是,因为卿云歌突破这么一下子,林旭第二次炼药又给失败了。

两次的失败都是因为同一个人,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旋即扭过头去,冲着红裙少女怒吼一声:“你炼药就炼药,能不能安分一些,别打扰我!”

然而就像是没有听到这一句话一样,红裙少女依然静静地站在那里,她闭着双眸,睫羽微微翘起,淡色的樱唇在阳光的照耀下镀上一抹莹光,诱人无比,她的呼吸极为平稳,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这个世界,只有她一人。

旋即,少女身上的绿光渐渐淡了下来,空气中的元素流也慢慢地平稳了,而与此同时,她睁开了双眼,在睁眼的那一刹那,她的双眸之中忽然爆发出了两道赤色的光。

这两道光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朝着凤皇鼎飞去,不一会儿,就融入到了药鼎之内。

看到这一幕,众人屏息,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们很快就知道了结果,因为随着赤光的进入,那座看起来破烂到极致的凤皇鼎忽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要破鼎而出。

专门精修炼丹的炼药师不由地有些惊讶,开始讨论起来。

“怎么回事,这么大动静,不会是失败了吧?”

“谁知道呢,就算失败了又能怎么样,渡厄丹可是灵品下级丹药,换了你,你炼的出来吗?”

“嘿我说你扯我做什么,我不过是一个地品炼药师,天品丹药都炼不出来好不好!”

“要我说,这个卿云歌还真是厉害的不得了,人家炼药炼着都能突破,这等修炼速度,我们可真的是比不来。”

不同于学员们的惊讶,高座上的元雷几乎差点将他坐着的椅子给震碎了,鹰眸中不是震惊,而是恐惧,对,没错,就是恐惧。

一殿之主,对一个不过十五岁的少女,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元雷的内心在颤抖,学员们兴许不知道卿云歌最开始的修为是多少,只知道她是新生第一人,可是元雷却清清楚楚地知道,入学的时候,这个现在的新生第一的修为,实际上连四灵学院的初试门槛都过不了,而现在呢?

如果说她从幻阶八段到了魂阶一段,元雷还是能沉住气的,毕竟幻阶修为还属于比较低的修为,突破到魂阶也不是没有例子。

可是怎么可能?

这个女娃子先前不还是魂阶初期的修为吗?怎么现在忽然变成魂阶高段了?

这是什么修炼速度?!

如果任由再这么继续修炼下去,元雷几乎可以断定,卿云歌的修为绝对会一日千里,说不定在不远的某一日,超过他!

以这个女娃子有仇必报的性子,肯定不会放过他。

这个想法让他不寒而栗!

所以,从这一刻开始,元雷内心已经下了一个决定,不,绝对不能得到四殿比试之后再将卿云歌送给梦玉染,他必须尽快挑一个日子,把她带到梦家去,越早越好,省得夜长梦多。

卿云歌并不知道元雷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她抓起来去做试验了,此时,她感受着体内充盈的玄力,满足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她其实也没料到她能够突破的,只不过在方才炼药的时候,她忽然感受到自己进入了一种十分玄奥的境界之内,于是接下来,在这个玄奥的境界的帮助下,停滞不久的玄力,又再度磅礴起来,甚至,一举助她达到了魂阶七段的初期。

而令她有些意外的是,她在进入到那个玄奥的境界内后,炼药的动作就停了下来,她本以为这一次炼丹会因为她的突破而失败,结果万万没想到,面前的药鼎依旧好好地,甚至药鼎下的火焰在没有了她的控制之下,依旧能把控在一个恰恰好的成功度上。

现在,药鼎已经弥漫出一股浓烈的药香了,这正是丹药成形的前兆。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挑了挑眉,她没有想到,在她的火玄力觉醒之后,炼药的时候,竟然已经到了不用控火,玄火就能自己把控自己的程度,难不成这就是极致之火的优势?

七玄空间内的剑灵自然而然也感受到了的自家剑主的突破,整被小九追着跑的他一下子停了下来,然后一不小心,就又被不死鸟之焱给烧了屁股。

剑灵这一次没有怪叫,而是和卿云歌开始进行意识交流。

“主子,距离你上次突破还没多久吧,怎么又突破了?”

自从凤璃剑有了新的主人之后,剑灵整个灵就一直处于不解、震惊之中,在这一届的剑主身上,怎么老出现一些传出去九族都会轰动的事呢?

“我也不知道啊。”卿云歌看到药鼎下的玄火已经不用自己控制了,于是就开始用精神力探测药鼎内的丹药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冷不丁地听到剑灵这么一个问题,她耸了耸肩道,“我炼着药呢,然后一不小心就突破了。”

“……?!”剑灵傻眼了,“什么叫一不小心就突破了?”

“就是……我觉得我这个突破也很莫名其妙。”卿云歌探测到凤皇鼎内的丹药已经马上要炼好了,于是收回了精神力,慢悠悠地说道,“我应该是炼药的时候顿悟了,然后顿悟着顿悟这着,就给突破了呗。”

闻言,剑灵一口老血飙了出来:“……”

他真的不能和主子这个变态说话,一说话就会损害他幼小的心灵,他算是明白了,这有人天生就是个变态,不仅修炼速度那么快,还一言不合就进入顿悟的状态,简直人比人,气死灵啊!

而这边,正在很开心地追着剑灵跑的小九看到他忽然不动了,有些疑惑地用翅膀戳了戳某灵:“喂,发光的东西,你停在这里做什么,接着跑啊!”

不跑她怎么有兴趣接着烧呢?

正沉浸在被自家剑主狠狠打击了的悲苦情绪之中的剑灵听到这么一句话,顿时来了气,他昂起头来,头一次强硬了起来:“我就不跑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哼,我在主子那里受气,在你这里我可不想再被气了。

“不怎么着啊。”闻言,小九歪了歪头,瞳中划过一丝狡黠,“你要是不跑,你就是在欺负我。”

剑灵正气着,听到这话,直接脱口:“没错!我就是欺负你这只小鸟了!”

然后他这句话刚刚落地,便听到旁边传来“哇——”的一声哭,那哭声越来越嘹亮,某只不死鸟委委屈屈,声音软巴巴:“呜呜呜,你欺负我,等娘亲来了我要找她告状!让她好好地教训你!”

哭得剑灵头都大了,他嘴角微微抽搐,心说自己怎么摊上了这么一只不死鸟,到底是谁欺负谁啊,明明他才是被欺负的那个好不好!

罪魁祸首居然还想先告状,简直孰不可忍!

然而剑灵是不敢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的,因为他太了解这只不死鸟了,简直就是双面魔女一个,在主子面前一副乖乖巧巧的模样,等主子走了之后,立马原形毕露,开始追着他跑,造了什么孽啊他这是!

“好好好,我跑我跑!”剑灵觉得自己也是十分的委屈,但他真的怕了这只不死鸟,于是在小九的淫威之下,又开始跑了起来。

“这才对!”小九见到自己威胁的话语奏效了,立马不哭了,她欢快地叫了一声,接着开始喷火。

于是,一直趴着睡觉的紫冥刚醒来,就看到这么一幕:一个发光的东西在前面飘着,后面又一团火在追,而那团火边追还边叫“快,再跑快点”,然后发光的东西就跑得更快了。

紫冥:“……”

他一定出现幻觉了,一定是他起来的方式不对,还是再睡一觉吧。

……

七玄空间外,中央广场上,阳光已经没有正午的时候那么炎热了,而距离比试开始,已经过了一个时辰了,所有学员依旧聚精会神地看着广场中央的两人比拼着炼丹之技,相比卿云歌的淡然自若,林旭就有些疯狂了。

到现在,五副药材,他已经已经用了四副了,而且没有一次成功,甚至没有一次炼出了丹药的雏形,更遑论成功地将渡厄丹炼制出来了。

不,不可以,自己绝对不能输!

林旭的表情十分狰狞,他看着桌子上最后的一副药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它们做完精华处理之后,开始了第五次的炼制。

然而卿云歌依旧神态悠闲,她甚至连手都背在了身后,目光也在广场上游离来起来,在她看到林旭满头大汗的时候,挑了挑眉。

她之所以选择渡厄丹来当做比试的内容,就是知道林旭一定炼不出来,既然他在当时选择跟他比炼丹,就得承受这个后果,她当然知道林旭的火属性肯定比不过他,所以两人同时炼制同一枚丹药,不管失败与否,都会是她赢,可是这些,林旭不知道罢了。

将目光收回来之后,卿云歌凑近凤皇鼎闻了闻,发现药香更加浓郁了,眸色微微一亮,看来,再过一会儿,就能炼成功了,这可是她第一次用极致之火来炼药,不知道这枚丹药的品质,会达到什么程度。

另一旁,林旭咬着牙,努力地控制着玄火,面前的紫炎鼎有些地方竟然已经被烧得发黑了,他下意识地瞟了一眼一旁的红裙少女,结果却让他大惊失色,因为他发现,卿云歌竟然已经快要炼制好了。

这怎么可能!

难不成她真的是灵品炼药师吗?

不可能的!

林旭的面容越发的狰狞起来,他已经知道这次比试的结果应该是他失败了,因为他连雏丹都炼不好,遑论最后的凝丹了。

不,不可以,就算他要输,他也绝对不会让这个新生赢!

想到这里,林旭的眼睛转了转,他趁着红裙少女专心炼丹的时候,忽然,控火的手猛地一抬,然后便见原本烧灼着药鼎的火突然转了方向,朝着旁边飞去,而目的地,正是卿云歌的药鼎。

因为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卿云歌的身上,自然没有发现林旭动了手脚,而等他们看见的时候,那片烈焰距离红裙少女只有几寸的距离了,顿时给惊住了。

若是炼药的时候,被其他人的玄火给染上了半点,这次炼药都不会成功,林旭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才用自己的玄火对着那个看起来破烂不堪的药鼎出手了。

然而殊不知他这么一做,却引起了众怒。

“我靠,这个林旭也太不要脸了吧!自己炼不出来,居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毁坏云歌师姐辛辛苦苦炼的药。”

“他居然敢这样做?这场比试还有什么公平可言?!”

“兄弟,这你就不懂了,林旭只是不小心把自己的玄火溅出去了一点,要是这都把卿云歌的丹药给毁了,那只能怪她运气不好。”

“你说这话还要脸吗!”

一直表情淡淡的吴萧看到这一幕,眸中划过一丝杀意,他示意身边的一个丹医阁的弟子低下身子来,然后语气冰冷地吩咐了一句:“林旭,可以从丹医阁除名了。”

弟子的身子霍然一震,但旋即他就回过神来,立马道:“明白了,阁主!”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不由惋惜地摇了摇头,真是可惜了林旭那么好的天赋,居然敢忤逆阁主的命令与九界之中的人作对,这下子把自己的前途也给毁了。

之所以这么想,因为弟子很明确地知道,吴萧师兄虽然还没有进入丹灵塔,但在炼药师公会也有着极大的话语权,可以确定,从今天开始,炼药师公会都会知道林旭这么一个人类,而且公会对于林旭,将永不开放,仅仅是因为吴萧的一句话。

然而看到这一幕,青云却忍不住幸灾乐祸起来:“这下好了,你那个小师妹,也要失败了。”

他的天赋不算好,所以他特别厌恶那些生来就天赋十分好的人,虽然他也为丹灵塔以后能将一个拥有极致之火的天才收入麾下感到十分的高兴,可骨子里的那种嫉妒,却是怎么也抹不掉。

一个吴萧就够了,现在居然又来一个卿云歌?

四灵学院里的天才就这么多?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红裙少女这一次炼药一定会失败,然而,令他们大吃一惊的是,卿云歌对于林旭打过来的玄火连看都没看一眼,依旧神色悠闲。

接下来,更让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原本只匍匐于凤皇鼎之下的火焰突然一个暴涨,将飞来的烈火给直接包裹了起来,下一秒,众人似乎听到了“嗝——”的一声响,就像是吃饱了的那种感觉,紧接着,火焰又重新弱了下去,回到了最初始的状态,仿佛先前的烈火只不过是一道美味的菜肴。

什么情况?!

看到这一幕,众人先是震惊了一会儿,然后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始作俑者林旭也惊呆了,然后这一惊,他便忘了控制火焰,这次火焰没有熄灭,反而一个暴涨,直接烧了他一脸灰,而自然而然,这第五次炼制,也失败了。

与此同时,卿云歌这边,药鼎已经停止了颤动,而底部的火焰也像是大功告成一般,缓缓地熄灭了。

这就意味着,渡厄丹,已经炼制成功了。

卿云歌弯了弯唇,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打开了药鼎,便见一片云雾自药鼎之中飘了出来,紧接着是十分浓烈的药香,这股药香迅速弥漫到了整个中央广场,萦绕在众人的鼻翼间,久久不散。

“嘶——!”大长老一直都在看着红裙少女炼药,连她的一份动作都没有放过,眼下看到那片飘出来的云雾时,差点又把自己的胡子揪下来一撮。

也许别人不知道那片云雾代表着什么,可是大长老却一清二楚,所以这才震惊不已。

丹药的品质有四分:丹晕——丹辉——丹纹——丹脉,而丹晕、丹辉、丹纹级别的丹药是没有任何异象的,唯有到了丹脉的层次,才会出现云雾。

这也就证明,那枚方才炼制出来的渡厄丹,其品质是丹脉灵丹!

这是大长老头一次见到,灵品丹药还会出现丹脉,且先不说丹脉灵丹多么难炼制,就算能炼制出来,这个丹药的品阶,也至少应该是圣品丹药了啊!圣品足足与灵品差了四个品阶呢!

“嗬嗬,老二,咱们丹灵塔中,品阶最低的丹脉灵丹是多少来着?”大长老捻着胡子,开始询问一旁的二长老。

二长老呆若木鸡了好一会儿,才呐呐道:“应该是帝品上级。”

帝品上级!

就连他们丹灵塔中的丹脉灵丹,最低品阶也到了帝品,这个小丫头是怎么将灵品下级的丹药也炼出了丹脉?

天才!委实是千古难遇的天才!

“哦,我的天哪。”自从今个儿来到了四灵学院,大长老一天都处于震惊、惊喜之中,他再度呻吟出声,“快,老二,扶我一把,我不行了,不行了。”

二长老其实也淡定不到哪儿去,然而他见到自家大哥似乎真的要晕过去了一样,连忙出手将大长老扶住,心中暗暗地抹了一把汗,幸好塔主他老人家没来,若是来了,估计也要跟大哥一样疯了。

若是塔主疯了,恐怕整个混沌大陆都要抖上一抖了。

就在二长老想着上一次塔主疯的时候是个什么模样来着,忽然,他的长老袍子被猛地拽紧了,力度之大,差点把他扯了个趔趄,还没等他稳住身形,便听见大长老在一旁咬牙切齿道:“老二,我等不及了,今天,就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小丫头带回丹灵塔!”

此话一出,二长老的眼皮跳了跳,虽然他也很想把小丫头带回去,可奈何这里是四灵学院啊,你二话不说的把这里的学员给带走,院长还不乐意呢。

四灵学院的院长,可是连塔主都要礼让三分的人物,何况,这个小丫头如此天才,四灵学院怎么会放走?

“大哥,你冷静一下。”二长老扶了扶额,“这个小丫头还是学院里的一员,咱们就算想带走也带不走啊。”

“我不管!”听到这话,大长老更加跳脚了,面目狰狞,声音有些歇斯底里,“就算影大人来追杀我,我也要把小丫头给绑回去!”

二长老:“……”

为了防止真的被影大人追杀,他觉得他应该把大长老敲晕过去比较好。

这时,广场上的卿云歌已经把手伸进了药鼎,在拿出来的时候,晶莹如玉的掌心多了一枚深蓝色的丹药,而丹药上却有着浅浅的脉络,仿佛连绵起伏的山脉。

“云歌已经炼制成功了。”卿云歌抬起头来,对着评判席上坐着的几个人微微一笑,“还请诸位导师们看一看。”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便走上前去,将丹药放在了导师面前的桌子上。

看到这枚深蓝色的丹药,几个导师的神色激动起来,其中一个年长的导师伸出了手,将丹药拿起,仔细地嗅嗅,然后目光之中带着惊喜,脱口道:“不错,这正是渡厄丹,而且还是最上等的渡厄丹。”

由于丹脉灵丹太过稀少,所以哪怕是四灵学院专门教学炼丹之术的导师也未曾见过,所以根本没有想到,眼前的这枚渡厄丹,竟然还是传说中的丹脉灵丹。

这一句话一出,林旭是一脸灰败,他知道这次是他输掉了,不仅输掉了比试,还输掉了脸面,输得彻彻底底,此刻他恨不得找到地缝钻进去。

“云歌丫头,你……已经成为了灵品炼药师?”年长的导师将渡厄丹放下之后,笑眯眯地看了红裙少女一眼。

“未曾。”闻言,卿云歌轻轻笑笑,“云歌目前还只是天品炼药师,至于灵品,恐怕还早!”

导师一愣,失声:“你只是天品炼药师?”

卿云歌点点头:“我的精神修为还未达到入微境。”

如果是灵品炼药师的话,其精神修为会是入微境。

听到这话,导师们倒吸了一口气,一瞬间,看向红裙少女的眼神立马都不对了。

一个十五岁的天品炼药师,传出去已经很轰动了,而这个天品炼药师,竟然还炼制出来了一枚灵品丹药!这已经不是轰动了,根本就是震惊九族啊!

“厉害,当真厉害,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厉害。”导师们笑着称赞了几句,然后给出了此次比试的结果。

“既然林旭没有炼制出来,那么此次比试,卿云歌获胜!”

话落之后,广场上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有些学员甚至激动地脸都红了。

而一直替卿云歌担惊受怕的易染染直接蹦了起来,一旁的冷夜见状,大手迅速地将她按住了,以防她因为过度兴奋而摔倒。

明焰也是一脸欣慰,果然,她的眼光,从来都不会出错,这个小丫头给她的惊喜,可真的是越来越大了,也是时候,将那部《朱雀于飞》传授给她了。

不同于其他的人高兴,元雷却是一脸阴沉,他根本连退场都没有宣布,直接冷哼一声,拂袖走人了。

千算万算,都没有料到,卿云歌居然真的赢了林旭,还真是运气好的可以!

那么,他必须尽快将她抓起来,送给梦玉染了!

……

比试完毕之后,在接受了一众学员的热烈问候之后,卿云歌觉得自己的身子都快散了架了,她好不容易应付完所有人,才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她算是体会到,前世的时候,那些明星的痛苦了,简直是要人命。

虽然这次炼丹没有费多大的劲,力气全部花在应付学员身上了。

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她相信,在这件事情之后,九界的名号,会更上一个档次,也许不久,就会和四大势力所比肩了。

想到这里,卿云歌摸了摸下巴,不过那个玄灵榜第一还真是神秘,她这些日子也不是没有见过潇湘楼的成员,可是就连她们也不知道,她们的楼主究竟是谁,好像玄灵榜第一真的只是一个虚拟出来的人物一样。

算了,玄灵榜第一到底是谁,反正也不管她的事,毕竟她目前还在第七十二,等到她达到冥阶的时候,再去冲击一次玄灵榜,挤进前五十应该不成问题。

“唔,有些困了,睡一会儿好了。”卿云歌打了个哈欠,正准备挪动着步子到床榻边,忽然感觉到了自己的传讯灵石正在发热,看来是有人给她传讯了。

她有些不情愿地从衣襟中掏出来那块白色的玉石,先要看看是谁给她发消息了,然而传讯灵石收到的并不是语句,而是声音。

那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此刻含了一丝沙哑,竟然带着别样的性感。

“卿卿,几日不见,可有想我?”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看都不看用,就知道是谁了,除了那个腹黑的世子,还有谁会这样问她?

她抽了抽嘴角,道:“我们不过分开几日,我想你做什么。”

那边听到这话,忽然笑了一下,笑声愉悦动听:“如果可以,我希望每一秒都在你身边。”

“打住,你别调戏我了。”卿云歌又不知道怎么接话了,于是只能迅速转移话题,“你现在到朱雀国了么?”

“到了。”容瑾淮的声音顿了一下,补充道,“而且,我现在就在卿家。”

“咦,你去见爷爷了?”闻言,卿云歌点了点头,问道,“爷爷近来身体可好?”

不是她不想回去,是因为她回去后,可能会给卿家带来祸端,所以现在的她,还不能见卿天。

这个时候她忽然有些嫉妒容瑾淮了,为什么他就可以这么轻松地在世俗皇朝之中去这去那呢,第一世子就是第一世子,走哪儿都有人跪拜。

“尚好。”容瑾淮浅浅一笑,道,“卿家骑士团也很好,我还看到他们训练了,而且你同我提起的海鸣天现在已经是黄金骑士了。”

除了容瑾淮之外,卿云歌并没有和其他任何人提起关于卿家其实团的事情,至于为什么独独和容瑾淮说了,她也有些没搞明白,大概可能是因为……信任?

这还真是奇怪了,她居然会信任这个老调戏她的腹黑世子,打死她她都不信。

“海鸣天确实天赋不错。”卿云歌点点头,“也许在三年之内,他真的能成为神佑骑士也说不定。”

两人就朱雀国的事情交谈了一句后,当卿云歌已经快要睡过去的时候,容瑾淮忽然又说道:“对了卿卿,我方才和爷爷聊天,他问了我们一个问题。”

什么爷爷,那是我爷爷好么!你叫的这么自然是怎么回事?

内心诽谤了一下某世子,卿云歌再度打了个哈欠,她懒懒地问:“什么问题啊。”

“爷爷问我们……”容瑾淮顿了顿,继而低低一笑,“什么时候让他抱孙子?”

------题外话------

今天上了大封推_(:3」∠)_我要给潇湘的美工加个鸡腿,没想到还挺好看的!

下一章就要开启校际竞争任务了,柿子要回归了~

于是云歌有过上了被调戏的日子(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