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若她有事,苍生做祭!(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卿云歌已经都快闭上眼睛,睡过去了,方才那句话也是迷迷糊糊之间问出来的,结果听到容瑾淮的回答之后,只听“砰——”的一声,身子直接从床上栽了下来。

“卿卿,卿卿?”传讯灵石那边听见这一声,声音顿时稍稍提高了一下,语气之中带了一丝担忧,“怎么回事?”

卿云歌呲牙咧嘴地捂着自己的脑袋,好不容易才爬起来,她脑海里还回响着先前容瑾淮说的那句话——爷爷问,我们什么时候让他抱孙子啊。

抱、孙、子?!

有没有搞错!

她现在才十五岁好不好!抱哪门子的孙子!

“没事!”卿云歌咬牙切齿地挤出这么一句话,扶着床沿站了起来,然后重新躺到了床上,这一次她努力地往床里面移着,以防万一一会儿自己再听见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把自己摔一下。

真是要命!

本来想睡觉呢,结果摔这么一下子,清醒地让她想撞墙!

“方才我听到了一声响,卿卿你不会是……”容瑾淮顿了顿,忽然一笑,笑声之中带了一丝玩味,“从床上摔下来了吧。”

靠!

要不要猜得这么准!

她以后还怎么混!

“不是!你想多了!”卿云歌黑着脸,想一把切断传讯,但忍了忍,压低声音怒道,“爷爷真的这么问?”

她虽然有些不信这种露骨的话是卿老爷子说出来的,但……以老爷子的性子,可能还真的说过类似的话,要不然当初也不会一口一个孙女婿叫着,想想现在就觉得牙根疼。

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

你说你当初没事儿为什么要调戏人家第一世子呢?这下可好,没享受一下调戏美人的滋味,反而被美人给调戏了。

而卿府之中,容瑾淮听到这丫头用这种语气说话,知晓她是恼羞成怒了,于是也不戳破,依旧浅浅笑着:“是,爷爷还说,让我好好照顾你,别让你饿瘦了。”

饿、瘦、了!

卿云歌差点现在就想飞奔到朱雀国去,然后和卿老爷子当面对峙。

要不要这样卖你孙女啊,说好的贴心小棉袄呢?

“你告诉爷爷,让他放心。”卿云歌这下子是真的准备切断传讯了,她从牙缝里挤出来了最后一句话,“我一定不会饿瘦的!”

然后便听“啪——”的一声,她直接把传讯灵石撂进了七玄空间之内,再然后又听“哎呦——”一声,貌似不小心把谁给砸了个正准?

卿云歌的眼皮跳了跳,正想将意识探入七玄空间,看看究竟是把谁给砸了,如果是羽毛倒也没什么关系,如果是紫冥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如果是……

下一秒,她的脑海里就传来一道委屈巴巴的哭声:“呜呜呜,娘亲欺负人,娘亲居然用石头砸小九,小九好痛嗷嗷嗷。”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怎么这传讯灵石就这么不长眼,把小九给砸了呢!

怎么砸的不是羽毛和紫冥?

剑灵:“……”

九幽梦魇:“……”

为什么主子这么偏心啊嘤嘤嘤,难道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叫她娘亲吗。

卿云歌万分无奈之下,将小九好言好语地哄了一会儿,好不容易哄住后,她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准备去和周公下上一盘棋。

为了能让自己这一觉睡得比较好,她专门封住了自己的听觉,然后还在屋外设立了一道结界。

不得不说,这一举措,委实是明智之举,因为还真的有学员在见识过那场炼丹之比后,想见一见卿云歌,于是就来到了她的住处,准备叫门。

结果,几个来了的学员叫了半天,屋内也没有一点动静,他们还以为是卿云歌不在,所以只好又失望地走了。

……

与此同时,南州界,朱雀国,卿家。

白衣男子望着掌心之中灭了的传讯灵石,极轻地摇了摇头,然后薄唇蓦地发出了一声轻笑,还真是有趣,居然气得直接掐断了联系,唔……看来他方才的话,说的有些过火。

不过……这也并不能怪他,因为他是真的把卿老元帅的话重复了一遍给她。

将传讯灵石收起来后,容瑾淮撑着肘坐在桌子旁,开始仔细打量着这座典雅的闺房:虽然不奢华,但却大气无比,木质的梳妆台上放着一面铜镜,映着从雕花的镂空窗户中透进来的阳光,刚好将见不着光的角落也照亮了,床榻上有着流苏自高出垂落,随风飘荡。

仔细一闻,还有着未褪去的淡淡幽香。

他低眉,唇边浮起一抹浅笑,没想到再活一世,她的喜好,还同前世一样。

目光有些迷离起来,略显女气的长眸中泛着久远的光,白衣男子静静地坐在那里,仿佛在等地老天荒。

直到屋内的寂静被一阵敲门声所打破,容瑾淮才凝了凝眉,先前的眷恋之色顷刻褪去,下一秒,如洪钟的声音自门外传来:“世子,老爷请您去大厅用膳。”

说话的正是管家云叔,此刻已到傍晚,夕阳西沉,卿家知道第一世子来到这里后,立马开始吩咐下人们准备,然后,在卿天的有意吹嘘下,顿时,卿家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位第一世子会是他们日后的姑爷,也就是说,他们的大小姐要成为世子妃了。

天大的好事啊!

很多下人都是看着卿云歌长大的,也看着她从以前的懦弱胆小,变成现在的坚强果敢,不得不说,他们是欣慰的。

昔年,卿风琊造就了卿家前所未有的辉煌,他的女儿,也一定不会差到哪儿去。

“我知道了,多谢云叔。”听到这句话,容瑾淮微微笑答,“瑾淮这就随您来。”

云叔被这一声道谢给道懵了,心说,这第一世子怎么这么和蔼可亲,对着他一个下人还这么尊敬,和那些皇族中人也太不相像了吧。

管家不知道的是,彼时自家大小姐和第一世子聊天的时候,专门提起过他,还很自豪地说:“除了爷爷,就属云叔对我最好了。”

也就是这一句话,才有了容瑾淮今日的态度。

对她好的人,那就是他要去感谢的人。

“世子不必同属下这般客气。”云叔有些受宠若惊,他笑呵呵道,“时候不早了,世子请。”

卿云曾经是卿天手下的一个骑士,一起跟着卿天打过很多仗,老年之后,因为妻子不满他去参兵,所以带着儿女改嫁了,卿天于心不忍,就让卿云在卿府住下了,还专门为了表彰他的功勋,专门赐了卿为姓。

其实说卿云是管家,不如说是卿天的好兄弟。

这些年来,卿家最早一批的骑士要么死在了战场上,要么死在了床榻上,到现在为止,卿天也就剩下卿云这么一个属下了。

容瑾淮推开门,跟在卿云后面,一路穿过卿云歌住着的院子、卿家的后花园,来到了专门宴请贵客的大厅,便见卿老爷子已经坐在了那里,见到他们来了之后,招了招手,神色很是愉悦。

“辛苦容世子了,还劳烦你替那个臭丫头跑一趟。”卿天摸着胡子,笑眯眯地说道,“其实老夫一直很好,卿家没出什么大事。”

说完,他就上上下下将坐在他对面的白衣男子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然后越看越满意,瞧这长相,这气度,这身姿,甩那个赫连太子几条街啊,哦不对,现在应该是废太子了。

他家臭丫头做了那么多坏事,唯有在给他选孙女婿这件事情上做得不错。

“瑾淮不辛苦。”容瑾淮微笑,笑容清雅,“卿卿也是不便回来,如若不然,卿爷爷现在也可以见到她了。”

“唉……都怪老夫。”听到这句话,卿天不由地叹了一口气,“如若不是当年风琊故去,老夫生怕自己百年之后无人照料臭丫头,也不会给她定下那门与皇室的亲事,导致现在臭丫头有家回不了。”

“卿爷爷不必自责,谁也无法料到日后的事情。”容瑾淮的眸光微微一动,他仍笑着,“不过卿爷爷大可放心,有我在,卿卿必然会无事。”

顿了顿,他的神色变得郑重起来,眸色更加幽深,俊美的面容在这一刻让人感觉到神圣不可侵犯。

白衣男子竖起了三根修长莹白、骨节分明的手指,长眸轻扬,一字一顿道:“我容瑾淮,以朱雀之名在此立誓,卿云歌,吾毕生所爱,她生我生,她死我死,若她有事,苍生做祭,天地共倾!”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如画的眉眼间是深深的眷恋之色,眸底是惑人的风流,微微抿起的薄唇性感诱人。

卿天的身子霍然一震,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白衣男子一眼,苍老的面容之上是满满的动容,饶是以他的性子,都忍不住为这句话所震,眼眶微红,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溢出了一片湿润。

“好,好,好!”卿天看着容瑾淮,嘴唇蠕动了半晌,最终吐出了三个好字,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他欣慰道,“她有你,老夫就放心了。”

“老云,上酒!把我珍藏的好酒都搬上来!”卿老爷子这个时候朝着门外的卿云喊了一声,“今天破例,让你也喝上一坛。”

“什么?!老爷你居然准许属下喝酒?”由于卿云站在门外,门内的对话他并没有听见,结果听到老爷子说了这么一句话,怀疑自己听错了,他试探道,“老爷,你是不是今天没睡好?”

“胡说八道!还编排起老夫来了。”卿天正感伤着呢,被自家管家这么一问,顿时横眉倒竖,怒道,“还不赶紧去把酒拿来,老夫要和我孙女婿一醉方休。”

卿云虽然还是摸不着头脑,但也依言下去准备了,边走边嘟囔:“奇了怪了,老爷子一定是没睡醒,要不然怎么会让我喝酒呢……”

大厅内,因为卿云的那句话,卿天的神色有些尴尬,他看了容瑾淮一眼,见其仍微笑着,这才又摸着胡子,笑呵呵道:“虽然说世子吃喝用的东西肯定不差,但老夫的那些酒,可是已经存了几十年,保准世子从来都没有喝过这种酒。”

“卿爷爷说笑了。”容瑾淮端起杯子,先是抿了一口茶,然后笑道,“能喝道卿爷爷的酒,是瑾淮的荣幸才是。”

“对了,那臭丫头在四灵学院过得可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卿天摸了摸胡子,“我听说那里的天才很多,臭丫头会不会被打击到?”

自从卿云歌退了赫连盛的婚之后,卿天便发现他这个便宜孙女真是愈来愈像风琊了,连性子都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不服输也从不甘居于人后。

他可听说,四灵学院之内,修为最低的也是幻阶九段,而臭丫头才刚刚有了玄力,会不会因为在学院里垫底而灰心丧气?

“卿卿过得很好。”容瑾淮放下杯子,微微笑答,“而且卿爷爷猜错了一点,不是她被打击,而是其他人被她打击。”

“嗯?”闻言,卿老爷子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此话怎讲?”

“卿爷爷可知这一届新生之中,修为最高的人是谁?”

“世子请说。”卿天心想,总不可能就是臭丫头吧。

“正是卿卿。”容瑾淮又是一笑,“而且卿爷爷大可放心,以卿卿现在魂阶七段的修为,已经足以自保了。”

“嘶——”听到最后一句话,卿老爷子直接把自己的胡子揪下来一撮,他瞪着眼睛,急吼吼道,“魂阶七段?!”

老天爷,他是不是在做梦?

怎么臭丫头离家不过两个月,就从幻阶蹦到了魂阶?还是魂阶高段的修为?

“不错。”容瑾淮点了点头,眉眼带笑,“所以卿爷爷不必担忧。”

见到白衣男子的神色很是认真,不似作假,卿天这才信了,他老怀欣慰,道:“不愧是风琊的女儿啊,风琊已经是人族难得一见的天才,没想到云歌更胜一筹,好,真好!”

不过几番交谈,卿老爷子已经将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

有着第一世子的照拂,又有云歌自己的努力,他相信,在某一天,卿家一定会在她的带领之下,重回巅峰!

到那个时候,他也好放心地走啊。

这时,卿云已经将地窖里存放了多年的酒搬了上来,足足有七八坛,也幸得饭桌够大,否则可能还真的放不下。

“来,容世子,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卿天大手一挥,率先开坛,然后对着白衣男子招了招手,“如果不够,酒窖里还有。”

尽管这些酒喝一坛就少一坛,但是今儿个他高兴,哪怕喝完都无妨!

“谢过卿爷爷了。”闻言,容瑾淮一笑,然后也将面前放着的一个酒坛上的盖子打开,闻到那股醇厚的香气时,顿时赞道,“好酒!”

听到这声夸赞,卿天不由地有些自豪,他直接拎起酒坛,也没有用碗,抱着就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

因为是武将出身的缘故,卿天从来都不拘于泥那些繁复的礼节,喝酒就要拿着酒坛喝,用碗?实在是有辱这么好的酒。

容瑾淮的眸光微微一动,他也是直接将酒坛送至了唇边,然后微微抬头,将纯净透明的酒水喝了下去,一入口,便满是醇馥幽郁的气息。

淡色的薄唇边有着晶莹的水珠顺着唇角留下,映出一种别样的魅惑之感。

他喝完之后,将酒坛放下,容色依旧微凉如玉,一点变化都没有。

“世子好酒量!”卿天见到白衣男子竟然也是直接用酒坛喝酒,顿时心里的满意程度又上了一层。

闻言,容瑾淮扬了扬唇,然后,他忽然问了一个问题:“不知道卿爷爷这酒,是哪里来的?”

“这酒啊……”听到这个问题,卿天先是怔了一下,面上的喜悦之色慢慢地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怀念,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他才轻声道,“是亡妻生前酿的。”

容瑾淮也是一怔,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无心之话却触碰了老人最不愿意回想的过去,他刚想道歉,却被卿老爷子挥手止住。

“如果不是世子提起,我都快忘了臭丫头的奶奶是什么模样了。”卿天摇了摇头,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可惜啊,她也去的太早,风琊刚生下来不过几年,就离开了,唉……”

说完之后,他又叹了一口气。

“卿爷爷的妻子是哪里人?”容瑾淮的眸色微微深了几分,他望了一眼酒坛里的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酿酒手法,他可以确定,不属于九族之中任何一个种族,而且他游遍整个九族大陆,也未曾喝过味道相同的酒,莫非……

“她啊,应该是孤儿吧。”提起妻子,卿天忽然笑了一笑,仿佛是忆起了旧时的美好时光,“老夫也是年轻的时候,打完仗在归途的路中认识她的。”

“原来如此。”闻言,容瑾淮点了点头,也不在多问,不过那幽深的眸色,却昭示着他内心并不像表面这么波澜不惊。

如果说,卿卿体内的那道神秘的血脉之力,是来源于卿风琊,那么卿风琊体内的血脉之力,又会来源于谁呢?

眼下看来,不会是卿天,因为卿老爷子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这点他还是看得很清楚的,那么……就只有卿卿的奶奶了。

依照卿天所言,卿卿的奶奶是一个孤儿,也就是说,她的背景其实是一片空白,然而他可以断定,她绝对不会是一个孤儿那么简单,否则不可能拥有与凤凰一族都可以抗争的血脉之力。

现在想想,除了九族之外,他还一直遗忘了一个地方……

如果卿卿的奶奶真的是那个地方的人,那么他可以断定。

卿风琊,绝对没有死。

想起那个地方,容瑾淮阖了阖眸,是啊,只有那个地方的人,会拥有这么强大的血脉之力,毕竟那里可是……神明的诞生之地啊。

……

吃完饭后,容瑾淮回到了卿云歌从小到大住着的地方,在谢过管家之后,他略略思索片刻,然后身子一隐,出了卿府,一路来到了兰家的领地。

现在已经入夜了,夜色深沉,月光如水,洒下淡淡的光辉。

到达兰家后,在看到整个府邸都被白色所覆盖,容瑾淮的眼眸微微一凝,心里已经猜出了几分事情的真相,然后他脚步一顿,朝着兰家的禁地——紫竹林走去。

而在那里,他看到了一袭蓝衣的贵公子,坐在冰冷的石凳上自斟自饮。

“你来了……”看到容瑾淮,兰停云似乎没有丝毫的意外,他仍喝着酒,然后淡淡地说,“坐吧,这里没有其他人。”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也不推辞,就在兰停云的对面坐了下来,他的声音也很淡:“兰家有长辈去了?”

如果死的只是兰家的小人物,不可能是这个模样,举家同祭。

“……”闻言,兰停云放下来手中的杯子,他沉默了一瞬,然后说道,“是老祖宗。”

这一句话一出,就算是容瑾淮也怔了怔,他的瞳孔微微缩了缩,低声道:“可查出来是什么人做的?”

兰家贵为十大玄法世家之中,排名第四的家族,其开家之人,实力肯定到了魔阶巅峰,而兰家又不像梦家、楚家和纪家等家族在中州界,一向实力低微的世俗皇朝之中,会有人有实力杀了兰家老祖宗?

“未曾。”兰停云的双眸浮起了一抹狠戾之色,声音也是前所未有的冰冷,“不过若是让我查出来,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

容瑾淮不置可否,他倏尔轻笑一声:“你怎么不放过?那个人可是连你们兰家的老祖宗都杀的了。”

言下之意,你根本不是罪魁祸首的对手。

闻言,兰停云握着酒杯的手一下子缩紧了,指尖因为过度用力而有些发白,沉默了片刻,他道:“总会有办法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这才抬起头来,一向温润的容颜此刻却略显憔悴。

他看着白衣男子,幽深如海的眸中飞快地闪过一丝什么,问道:“你要在朱雀国待几日?”

“还没有定。”容瑾淮撑着肘,神色淡淡,“看事情能不能办完。”

“为了太女之事?”兰停云又问。

“只是其一。”容瑾淮微微颔首,道,“我还要确定卿家无恙。”

“卿家你大可放心,她……”兰停云眸光微微一动,然后话锋一转,“你定下的那位世子妃同我做了交易,在她回来之前,我会用兰家的势力,保护卿家。”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才正眼看了一眼蓝衣贵公子,他像是明白了什么,微微一笑,意有所指道:“若是兰老祖宗还在,兰家自然可以,但是现在,兰家恐怕自身都难保吧?”

顿了顿,和煦的声音蓦然转冷,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而且我的人,不劳烦兰少主操心。”

兰停云猛地抬起头来,和白衣男子的目光直直地对上了,然后他便看见,那双清冷如月的墨眸忽然变成了金色,瞳底的光芒浓烈的耀眼,在金光的注视下,他的身子不由地一震。

“你……”如果先前兰停云只是认为,容瑾淮是人族之中最惹不起的人,那么现在他看到这双黄金瞳后,就已经明白了他的身份,他有些不可思议地道,“原来你竟然是圣纳城的人。”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又重新低下头去,唇边不由的浮起一抹苦笑。

是了,只有圣纳城的人才会拥有黄金瞳,而且血脉纯度越高的人,黄金瞳会越亮,容瑾淮在圣纳城的地位,并不低啊。

不要说兰家了,就算十大玄法世家加在一起,也无法和圣纳城相敌。

“我会再在朱雀国待一段日子。”这个时候,容瑾淮的眸子已经重新变回了墨色,仿佛方才的黄金瞳只不过是兰停云的幻觉,他的声音清清淡淡,“在这段时间内,我会帮你查到底是谁杀了兰家老祖宗。”

听到这句话,兰停云敛了眸中的所有情绪,然后淡淡一笑:“那就多谢世子了。”

既然容瑾淮是圣纳城的人,那么他的人手一定会比自己强了不少,本来,以兰停云的性子,是不可能答应让其他人帮助他的,但事关兰家生死,他只能退步。

毕竟,在他心里,最重要的,还是兰家。

“不必言谢。”容瑾淮挑了挑眉,扬唇一笑,“就当是……你帮她的报酬。”

他可不会让别的男人接近卿卿半步,就算是公平的交易,也不行,何况,这个同她交易的人,似乎对她的感情,不是普通的朋友之情啊。

没想到来一趟朱雀国,唔,就又碰见一只桃花,而且这只桃花,质量还可以。

但是不好意思,质量再好的桃花,他也要给掐掉。

闻言,兰停云的神色骤然一变,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白衣男子,然后说了四个字:“我知道了。”

容瑾淮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他微微低眉,然后问道:“兰家老祖宗怎么死的?”

“被掏心而死。”听到这句话,兰停云回想起前几日的那一幕,面色一冷,“而且心脏还不知去处。”

“很残忍的杀人手段。”容瑾淮蹙了蹙眉,“正常来讲,人族之中,是不会用这种手段杀人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兰停云看着他,“会不会是你们种族的人?”

“兽人?”容瑾淮眸中掠过一丝疑虑,“能杀了兰家老祖宗的人,实力不会低于魔阶九段。”

言下之意,不可能是兽人,因为会连混沌大陆的天堑都过不了。

“可是你……”兰停云刚想说你不是就轻易地来到了混沌大陆了么,然后想起还有令牌这种东西,才悟了。

能拥有令牌的兽人地位在兽族之中绝对是上等,这些兽人性子高傲,一般看不上人族,更遑论跑到人族之中的世俗皇朝里来杀一个人,因为这会让他们觉得很没有面子。

“除了心被掏出来,可还发现了其他什么异常?”容瑾淮修长的食指在石桌上轻轻敲打着,神色若有所思。

兰停云仔细回想了一下,然后道:“似乎……被挖心的地方笼罩着浓浓的黑暗气息。”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神色一变:“难道是恶魔一族的人?”

这也不应该啊,恶魔一族只有两枚令牌,全部都在恶魔族的守护者大恶魔手中,守护者的原则就是为了让九族世界和平,又怎么可能命令属下去人族杀人呢?

那除了恶魔族,还会有什么种族,杀人之后,能留下这么浓的黑暗气息?

“不,不是恶魔一族的。”容瑾淮的眸色微微深幽,他收起了平素慵懒闲适的神态,头一次变得凝重起来。

除了恶魔一族,当然还有一个种族也有着浓烈的黑暗气息。

暗兽人。

……

由于那日和林旭的一场炼丹之比,卿云歌的威望在四灵学院之中,又再度提高了一个程度,自然而然,九界的名号,也传的更远,甚至有好多四大势力的人,退了原有的帮派,转而加入了九界之中,就是为了能够一睹红裙少女的风采。

这可把姬翎气得不行,因为四大势力之中,就属天地帮最弱,好多得力的手下都弃他而去,他能不愤怒吗?

本来还想着,九界太过树大招风,不用他动手,丹医阁和乾坤盟肯定会先出手,谁知,这俩势力居然放出话说,谁若是敢惹九界,就是惹了他们。

更令姬翎震惊的是,一向隐在背后的潇湘楼楼主,玄灵榜第一,竟然也在同一时间放出话来,和九界作对的人,潇湘楼见一次打一次。

那可是玄灵榜第一啊!

从来神神秘秘,不再众人面前露面,为什么这一次居然放出话来维护九界?

难不成……这九界的界主和玄灵榜第一之间,有什么比较亲密的关系?

九界界主卿云歌:“……”

这可就误会她了,她连玄灵榜第一是谁都不知道好吗,还什么亲密的关系,就算有什么关系,也得见一面再说不是?

这一段日子,因为玄灵塔的开启,四殿的日常学业便停止了,方便学员们去玄灵塔修炼。

而卿云歌自然而然也随大流,去玄灵塔提升实力。

经过测试之后,玉牌上显示的字眼是——捌,这就意味着,她可以去往玄灵塔的第八层。

这下子又引来一众学员羡慕的目光,但是也有些人嘲讽说,不就是个第八层么,有本事去第九层啊。

卿云歌表示,她是不会再去第九层了,第九层除了旧时蒲那个小姑娘还能让她捏一下脸,是真的没有让她感兴趣的东西了,至于那个什么第一灵阵师君岚,她已经抛到脑后了。

而于是,在第八层的帝品聚玄阵的帮助下,卿云歌的修为可以算得上是一日千里,很快,就又从魂阶七段,蹦到了魂阶八段巅峰,只消一步,就能达到魂阶九段。

然而,帝品聚玄阵好是好,但是消耗的玄灵点也很多,在第八层修炼一天,就要付出八万玄灵点。

当第一次从第八层出来之后,看到自己玄灵卡上余额的卿云歌:“……”

闹了半天,好不容易从林旭那里赢来的玄灵点,竟然只够她在玄灵塔修炼四天都不到?

到底是谁定下的这个价格,这也太黑心了吧!

不过卿云歌也能理解,毕竟是帝品聚玄阵,这放在九族之中都是炙手可热的东西,多些玄灵点也无妨,就是她实在是太穷了!

她必须得赚玄灵点了。

随着实力的提升,她能接的任务等级也到了灵级,完成一次,就可以拿到十万玄灵点,然而也不过是够她在玄灵塔第八层修炼一天罢了。

更高级别的任务也不是没接过,就是更加麻烦,你说累死累活的完成一项任务之后,才那么换来那么少的玄灵点,实在是让她没有做下去的*啊。

就在卿云歌琢磨着怎么挣钱的时候,她接到了容瑾淮的传讯,他说,被事务缠身,一时脱不开,可能最近回不来,不过,他会在南淮城等着她。

卿云歌表示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腹黑的世子要在南淮城等着她,且先不说她现在不会回朱雀国,就算回去了,也不会去南淮城啊。

然而,在某一天,她看到学院的任务栏上多了一则任务的时候,她这才明白,为什么容瑾淮要在南淮城等她了。

因为……卡撒学院的学员们来到混沌大陆了!

四灵学院是在那批兽人踏入沧澜城的时候,就得知了这个消息,然后立马就颁布了校际竞争任务,准备随时抢夺卡撒学院运往风羽学院的货源,即便四灵学院还不知道这批货源到底是什么。

但是,既然是卡撒学院要办的事,四灵学院就得插上那么一脚,不然真的对不起以往的学院大比上,卡撒学院对四灵学院的心狠手辣了。

而这一次任务所定下的地点,就是朱雀国的南淮城。

有精准的消息说,卡撒学院似乎在南淮城有什么眼线,会在那里停留三日,所以南淮城,是最好的动手地点。

南淮城是朱雀国最南边的一个沿海城市,从港口出发,坐船不过几日,便能抵达羽族所在的风羽之谷,所以卡撒学院选择南淮城当落脚点,也就说得过去了。

卿云歌想着,这一次卡撒学院来的人里面,必然会有凰灵薇,所以这个校际竞争任务,她怎么也得接下,结果她准备去接任务的时候,却被负责人告知,这个任务由于太过重要,是不对外开放的,只有被院长亲自选择的学员,才能够去。

这下卿云歌郁闷了,虽然她的修为在新生里是第一,可在整个四灵学院,也只能算得上是中上,之所以是校际竞争任务,比拼的就是两大学院的顶尖势力,所以她可以断定,影溶月应该不会让她去。

要不然自己到时候……偷偷跟去?

事关凤凰族,她怎么也得去看一看啊。

不过,确实是卿云歌多想了,因为在卡撒学院即将抵达南淮城的时候,四灵学院公布了这次校际竞争任务的学员名单,分别是:冷夜、易染染、沈长玦、白陌尘、梦玉惜、白竹灵、卿云歌,一共七个人。

除了白竹灵和卿云歌,剩下的几个人都是玄灵榜排行前十的人物,可见学院对于这一次任务的重视了。

对于影溶月选择了白竹灵,其他人表示理解,因为这一次要面对的不仅是卡撒学院,还有风羽学院,白竹灵作为羽族的小公主,想必能让此次任务更加顺利地进行。

不过卿云歌,却让他们十分不解了,虽然她的修为是不弱,可是也没到能参加校际竞争任务的地步吧?这样子让一些玄灵榜上的老生的脸往哪里搁?

可是再不解,也没有任何办法,影溶月定下的人,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于是,七个人在院长的授意之下,从中州界动身,去往朱雀国所在的南州界。

与此同时,卡撒学院的学员,也在朝着南淮城进发。

然而,这个时候,他们却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五年一次的九音大会,也开始了,而地点,正是南淮城。

------题外话------

今天闹肚子了,哭……更新晚了一会儿,书城的小可爱有推荐票投一张嗷!

世子:什么叫除情敌与无形之中。

云歌:你的桃花我都还没替你摘,你就摘了我的桃花,不公平!

世子:桃花任你摘,留下自己给我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